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追妻火葬场

王爷追妻火葬场

恩很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泞在清醒之后,发现自己竟然穿书了!她穿进了一部古言架空小说里,没有主角光环加持,反而成为了书中那位不起眼的炮灰女配!原主是男主角宸王的原配妻子,因为嫉妒,做了很多坏事,最后被心爱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斩杀。安泞该如何保住小命?

主角:安泞,叶栖迟,萧谨行   更新:2022-11-28 1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泞,叶栖迟,萧谨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恩很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泞在清醒之后,发现自己竟然穿书了!她穿进了一部古言架空小说里,没有主角光环加持,反而成为了书中那位不起眼的炮灰女配!原主是男主角宸王的原配妻子,因为嫉妒,做了很多坏事,最后被心爱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斩杀。安泞该如何保住小命?

《王爷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热!

好热!

全身仿若要灼烧了一般,又仿若在被一点点撕裂。

难道遭丧尸咬死,就是这种滋味吗?!

安泞忍受着身体的煎熬,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死了吗?”

“启禀王爷,王妃已经死了。”

王爷?

王妃?!

什么情况?!

她是出现幻觉了吗?

“立刻差人去宫里请御医,就说王妃突发心疾,让御医速来府上。”那个低沉的男性嗓音,不缓不急的口吻,从不远处传过来。

“是。”声音随着脚步隐去。

有人似乎靠了过来。

安泞在黑暗中,努力让自己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富丽堂皇的古色建筑,还有穿着华贵古代宫廷服饰的男人……

男人看着她突然睁开眼睛,俨然有些讶异。

安泞看着男人也被震惊了,她激动的想要起身,头突然一阵剧痛。

一瞬间,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灌入了她的脑海里……

她居然……穿书了。

穿进了一本古言架空小说里!

原文女主遇人不淑遭人算计,全家都死在了奸人手上!一朝重生,女主手撕渣男,报仇雪恨,并毅然决定帮助上一世为自己默默付出的男主宸王打下江山,宸王登基之后立马娶了女主为后,从此夫唱妇随,国泰民安。

故事很完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穿过来的身份不是女主,她TM是N线女配,礼部尚书的嫡女叶栖迟。因政治联姻,叶栖迟嫁给了宸王萧谨行,理应荣华富贵一生,哪里知道萧谨行是个心狠手辣的疯批男主,除了对女主痴心一片外,对谁都是冷血无情。只要挡了他复仇的路,他就可以杀人不眨眼!

当时安泞看这本小说的时候,还骂作者阴暗,怎么能把男主写得这么坏!

然而她做梦都想不到,她居然穿了进来。

她作为末世的神医战士,家族世代为医,创造出来的医学科技震惊全世界,所有种族都想要联姻的医学世家大小姐,却在一次出行猎尸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被丧尸咬断了脖子。

本该死翘翘的她,怎么就能,穿书了?!

游神之余。

安泞蓦然看到面前的男人端了一碗黑色汤药放在她嘴边。

安泞吓了一大跳。

原文中,叶栖迟霸占了萧谨行王妃的位置,萧谨行为了和女主在一起,就要杀了她。

想到这里,安泞差点没有气晕死过去。

如果没有记错,面前的药就是弥香,喝了之后就必须和男人发生关系,否则就会筋脉紊乱,七窍流血而亡。

所以刚刚身体的折磨,就是来自于这种药物的药性。

此刻药性还在继续,她深切的能够感受到,身体的需求反应。

安泞保持理智!

叶栖迟当初就是这么死的,刚开篇就死了。

她好不容易活了过来,怎么能又死?!

“王妃,乖,把药喝了。”萧谨行蛮横的掐着安泞的下巴,言语间却是极致的温柔,让安泞不寒而栗。

死变态!

安泞紧咬着牙关,涨红了脸,拼命反抗他对她的强行灌药。

萧谨行笑意不达眼底,按照用量,这女人早该死了,命居然这么大。

他脸色阴冷了些,手上的力气也更大些,安泞忍耐不住,不得不松开了牙关,与此同时,一口汤药灌进了她的嘴里。

刚灌进去。

安泞就拼尽了全力,一把将萧谨行推开了。

霎时,安泞才注意到萧谨行坐在轮椅上。

这货确实是残疾,下身因为被毒害而丧失知觉。此刻她这么一个用力,萧谨行不留神直接跟着轮椅摔翻在了地上。

安泞也管不了那么多,她冲下床,直接压在了萧谨行的身上,将刚刚萧谨行强行灌进她嘴里的药,嘴对嘴的喂到了男人嘴里,还用舌头强迫性让他喝了下去。

才得逞,安泞就猛地被萧谨行一把推开了,摔翻在地上,眼冒金星。

萧谨行剧烈咳嗽,试图想要把汤药呕出来,半天也只呕了一堆空气。

“叶栖迟!”萧谨行声音暴戾。

呵,这个狗男人终于装不下去了。

20岁的萧谨行别说和人接吻了,连手都没有和女人拉过,就算成亲后,也一直在为女主守身如玉,此刻突然被偷袭,恨不得一刀砍死她!

安泞在地上稳定了好一会儿,她才转头看着男人盛怒得可怕的模样,她狠狠的说道,“萧谨行,喝了弥香,你不和我睡,你也得死!”

原文中萧谨行灌了叶栖迟弥香之后,就这么冷眼看着她的死亡,任凭叶栖迟怎么求他,这个男人也无动于衷。

“你!”萧谨行脸色狰狞,根本想不到,一向软弱无能的叶栖迟会突然暗算他!

他紧握着拳头,青筋暴怒。

安泞也不怕他。

为了活着,死马也能当活马骑。

安泞从地上爬起来,猛地骑在了萧谨行的身上。

“你要对本王做什么!”萧谨行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就是你想的!”安泞笑得邪恶。

“你敢!”

“夫妻之间行夫妻之事,有什么不敢的……”

“小伍……唔!”萧谨行想要叫侍卫,直接就被安泞用嘴堵住了嘴。

萧谨行气得眼眶充血!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敢对他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然而那时。

加上他身体的残疾,又在安泞的强势下,萧谨行根本无法推开...........


夜晚的宸王府邸。

侍卫带来了御医,急急忙忙推开房门,刚进去就立马折了回来,一并还关上了门扉,动作那个一气呵成。

只是这么一趟之后,呼吸有些重,脸有些红。

御医已不惑之年,也被刚刚一瞥而过的画面红了脸。

好半响才开口道,“不是说王妃患了心疾吗?这王爷和王妃……”

御医实在说不出口了。

侍卫也说不出口。

从小跟着王爷这么多年,还不知道王爷居然有这种癖好?!

侍卫和御医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不敢进,也不敢走。

只听屋内,声响了一夜。

……

翌日,清晨。

叶栖迟绝对不是自然醒的。

她全身酸痛不已,身子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了一般,只想睡死过去。

只是睡梦中突然被一根树藤勒住了脖子,让她无法呼吸,她一直在挣扎,可是怎么挣扎,仿若都抓不到东西,怎么都弄不掉脖子上那根树藤。

叶栖迟吓得一下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那一刻,吓得更猛了。

近距离下,就是一张阴鸷冷血的脸,带着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表情。

而她之所以会感觉到呼吸不畅,就是被他给掐住了脖子。

玛德。

萧谨行这个疯批。

一大早就开始杀人了。

叶栖迟拼命的想要反抗,此刻脖子被他死命掐住,力气之大,根本推不开。

眼看着自己真的要被萧谨行杀死了,叶栖迟突然脚一抬。

原本压在他身上的男人,脸色猛然巨变。

叶栖迟正中中间。

男人差点没有痛晕过去。

却也因为疼痛,不得不松了手,下一秒迅速捂住了自己受伤的部位,脸都扭曲了。

叶栖迟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离这个疯批几步之遥的距离。

“叶栖迟,你居然敢偷袭本王!”萧谨行咬牙切齿的吼着她。

我TM不偷袭你,我就成为一具尸体了。

叶栖迟根本不想和萧谨行废话。

此刻走为上策。

谁都不知道这个疯批下一秒又要做什么杀人的举动。

叶栖迟直接就往门口跑去。

“你给本王站住!”萧谨行气急败坏。

此刻狂怒的程度,让叶栖迟不由得顿了顿足。

反正,萧谨行这残疾,也没办法下床杀她。

她回头看着萧谨行,“王爷有何吩咐?”

“给本王把你身上的衣服穿好再滚!”萧谨行命令。

叶栖迟此刻才发现自己身上……不说一丝不挂,但也算是衣不遮体了。

昨晚上那个嘴上说不要的男人,身体比谁都诚实。

叶栖迟咬牙。

这个疯批,都要杀她了,还管她穿不穿衣服?!

脑回路还真是清奇。

叶栖迟跑回来,抱起地上的衣服,太过复杂的衣服,别说穿上了,她现在都在怀疑昨晚上萧谨行是这么脱下来的。

“还不穿?!”萧谨行似乎从身体的疼痛中回过神来。

他儒雅的从床褥上坐起来。

如墨的长发滑落过他的脸庞,落在了他裸露的锁骨处,这画面怎么都觉得有点……

叶栖迟的眼眸不禁顿了顿。

昨晚上她从睁眼开始就一路在匆忙的活着,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萧谨行的长相。

书中只说萧谨行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风韵眉梢。所谓一朵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原来不可言传,真的是无法找到言语去形容他的绝色倾城。

似乎不管多优美华丽的辞藻,都无法和面前男人的容貌相提并论。

而叶栖迟此刻的愣怔,不只是因为被美色所震撼。

她万万没想到,这人长得和她的初恋男友,一模一样。

她还以为昨晚睁眼看到的脸,只是她出现了幻觉。

“叶栖迟!”萧谨行被安泞直勾勾的眼神看得脸色一沉。

叶栖迟回神。

她不动声色的把眼泪咽了下去。

嘴角还轻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

她怎么能去奢望,那个男人死了也可以穿书的!

天底下哪来这么多好事儿。

她轻抿了一下唇瓣,恢复了冷静。

刚刚那一丝失控的情绪就好像是错觉。

萧谨行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这女人的情感什么时候能够这么收放自如了。

以往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根本不懂得伪装。

“我不会穿。”叶栖迟开口说道,“要不,你帮我?”

“你想造反了!你凭什么让本王给你穿衣服!”萧谨行暴怒,一副安泞玷污了他尊严的表情。

“谁脱的谁穿!你娘没教你,凡事都要善始善终吗?!”叶栖迟也被萧谨行的臭脾气,搞得火大!

话一落。

叶栖迟就觉得萧谨行脸色不对了。

他狠狠的盯着她,攒紧的拳头青筋暴露,骨节发白。

这货。

生气了。

好像不只是生气。

叶栖迟也知道寄人篱下,保命最重要。

她连忙拿起衣服胡乱穿了一通,穿得有些凌乱但勉强也算是穿上了,穿好之后撒腿就跑,粗鲁的打开了门扉。

门外,摇摇欲睡的侍卫和御医听到门声,立马站直了身体。

侍卫看到叶栖迟那一刻,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王妃王妃是是是……诈尸了吗?!

昨晚上难道不不不是在奸尸?!

“王妃,王爷说您心疾发作,可否让臣为您诊断一下?”御医作揖。

叶栖迟顿足。

书中叶栖迟死了之后,御医就来看过了,萧谨行还表现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当时看书的时候没有感同身受,毕竟叶栖迟没什么剧情对这个人也没有代入感,这一刻突然为叶栖迟这女人严重不值。

亏原文中,叶栖迟还那么爱萧谨行!

“你才有心疾,你全家都有心疾!”叶栖迟气不打一处,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了。

“……”

“小伍!”屋内,突然传来一道冷冰的声音。

侍卫连忙答应着,“是,王爷。”

然后赶紧进了屋。

屋内,一片狼藉,要不是王妃活生生的走出来,小伍真的以为他家王爷有特殊癖好。

“王爷。”小伍下跪行礼。

“给叶栖迟送一碗避子汤去。”萧谨行吩咐。

“是。”小伍领命,不敢多问。

只是越发的好奇,昨晚他离开之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王爷和王妃怎么搞到一张床上去的?

那以后,还要暗杀王妃吗?!


叶栖迟走出萧谨行的寝殿,依着叶栖迟的记忆,回到了她居住的小院。

院子不大,在宸王府比较僻远的地方,显然是不被萧谨行那个疯批待见。

她走进院子里。

还未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听到一个啼哭的声音,哭得差点没有断气,“王妃,你终于回来了,奴婢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边哭,边小步跑向了安泞。

叶栖迟看着女子,身穿一套绿色的衣衫,梳着双挂髻丫,绑着绿色发带,整体都很简朴,一眼就能看出是丫鬟。

只是这王妃的丫鬟,也未免太寒碜了些。

“王妃,你昨晚上被王爷带走,王爷的贴身侍卫又不允许我跟着你,我都以为王妃会被王爷,被王爷……”话没说完,又哭了起来。

叶栖迟实在受不了这古代女人哭哭啼啼的个性。

她说,“绿柚,我没事儿。你帮我打盆水,我洗个澡。”

绿柚,叶栖迟的陪嫁丫鬟,嫁给萧谨行后,因为萧谨行不待见她,整个王府也就只有绿柚忠心耿耿对她,后来叶栖迟死了之后,绿柚就被赶出了王府,因长得还算灵秀,被城里小混混盯上给糟蹋了,最后选择了自刎。

因为是配角,书中这些情节都是一笔带过。

现在反而有点,细思极恐。

“好,我马上去给王妃准备。”绿柚擦了擦眼泪,连忙就进屋了。

叶栖迟也就跟着进了堂屋。

刚走进去,就听到“啪”的一道巴掌声响起。

叶栖迟眼眸一紧。

紧接着一个凶恶的声音呵斥道,“不长眼的东西,走路都不看路的吗?你想撞死我是不是?!”

是绿柚因为着急,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妇人。

老妇人穿着明显比绿柚华贵,头发银白,规矩的盘成一个髻,戴着价值不菲的翡翠簪子,脸上皱纹横生,面色凶狠。

“刘嬷嬷对不起,绿柚不是故意的,绿柚只是急着给王妃打水才会不小心撞到嬷嬷的……”

“下贱婢子,还在狡辩!”说着,刘嬷嬷扬手又要打绿柚。

叶栖迟脸色一沉,厉声道,“住手!”

刘嬷嬷听到声音,扬起的手没再打绿柚,却也不带害怕的。

她转身面对着叶栖迟,装模作样的行了礼,“王妃,我在教训奴才,还请王妃不要插手。”

根本没有把叶栖迟放在眼里。

“什么时候轮到奴才来教训奴才了!”叶栖迟冷声,气势逼人。

刘嬷嬷明显怔住了。

脸上还挂着眼泪的绿柚也怔住了。

王妃居然敢冲着刘嬷嬷大吼。

刘嬷嬷可是王爷封王离开皇宫时,由皇后娘娘钦点陪着王爷到王府的,地位一直很尊贵,别说王妃,王爷对刘嬷嬷可都是,礼让三分的。

“刘嬷嬷,在皇宫这么多年,别连最基本的主奴关系都掂量不清!”叶栖迟呵斥。

刘嬷嬷被叶栖迟说得有些难堪。

在宫廷皇室,尊卑关系绝不容许侵犯。

刘嬷嬷涨红着脸没敢反驳。

只是暗自有些惊讶叶栖迟的改变。

以往在她面前叶栖迟从来都是唯唯诺诺,就怕她在王爷面前说了她的坏话,让王爷更加不待见她,现在居然对她这般。

怕莫非是她走了眼!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去给我烧盆热水送进房间里。”叶栖迟命令,不容置喙。

刘嬷嬷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从皇宫到王府,她还从来没有被人指使着做事情,凭着她的年龄和皇后的关系,谁都不敢指使她!

刘嬷嬷气急攻心,“你让我给你烧水……”

“奴婢!”叶栖迟直接打断她的话,“在本妃面前,注意自己称谓!”

刘嬷嬷瞪大眼睛。

眼前的叶栖迟,在王爷寝殿过了一夜,就以为自己升天了吗?!

“还不快去!”叶栖迟脸色又一沉。

刘嬷嬷咬牙。

台面上她也不敢真的和王妃对着干,主奴有别,真的追究起来就是她的大不敬!

但私底下,刘嬷嬷暗自阴冷一笑。

这个院子里面的人除了绿柚都被她收买了,她有一万种方法折磨她。

刘嬷嬷双手叠放在小腹前,微蹲身体,“是,奴婢遵命。”

叶栖迟也没再多看刘嬷嬷一眼,这个老太婆心狠得很,当时叶栖迟死后,就是她把绿柚赶出王府造成绿柚最后的悲剧,看她以后怎么以牙还牙!

“绿柚,扶我进去。”叶栖迟叫着绿柚。

绿柚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她刚刚没走眼吧,王妃居然把刘嬷嬷教训了一顿。

以前,都是反过来的。

绿柚也不敢耽搁,连忙扶着叶栖迟走进了叶栖迟居住的寝殿。

比起萧谨行寝殿的华丽,这里应该叫茅草屋吧。

叶栖迟扫视了一眼,再次把萧谨行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

“王妃。”闺房中,绿柚有些担忧,“您刚刚这么对刘嬷嬷,她会不会报复你?”

会。

但是又能怎么样?!

她会让刘嬷嬷吃不完兜着走。

“放心,我自有分寸。”叶栖迟敷衍着,她叫着绿柚,“帮我拿个镜子过来。”

“……哦。”绿柚总觉得王妃好像……变了。

但是样貌身材还是一模一样啊。

绿柚拿了一块铜镜给安泞。

叶栖迟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震惊了!

这女人也太太太美了吧!

在末世,她作为安家大小姐的时候,也是大美人一枚,但是对比起镜子中的女人,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看看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看看每一个堪称完美的五官,特别是含情脉脉的眼睛还有那小巧动人的嘴唇,看得她一个女的都心血澎湃。

她微皱了皱眉头。

连皱眉的神情,都这么风情万种。

“萧谨行那货是眼瞎吗?!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要反而还想杀了她?!”叶栖迟忍不住喃喃。

文中没有特别提过叶栖迟的美貌,只描绘说出嫁当天,门外的喜鹊都因她的容颜而掉下了树丫。

绿柚在旁边听着叶栖迟的话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王妃也太……不谦虚了。

虽若确实是事实,但也不能说出来。

女子就应该,含蓄委婉才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