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神君悄悄喜欢我

重生后神君悄悄喜欢我

亦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瑾萱是陆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莫名其妙的被人推进了湖里,再度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附身到了妹妹的贴身丫鬟身上!换了一个视角后,她认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原来继母是最恶毒的存在,而贴心的妹妹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得知真相后,陆瑾萱在心底暗自发誓,她一定要报仇雪恨!

主角:陆瑾萱,沧无   更新:2022-07-16 00: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瑾萱,沧无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神君悄悄喜欢我》,由网络作家“亦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瑾萱是陆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莫名其妙的被人推进了湖里,再度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附身到了妹妹的贴身丫鬟身上!换了一个视角后,她认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原来继母是最恶毒的存在,而贴心的妹妹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得知真相后,陆瑾萱在心底暗自发誓,她一定要报仇雪恨!

《重生后神君悄悄喜欢我》精彩片段

“来人啊,不好了,大小姐掉进池塘淹死了!”

随着护院一声焦急的大喊,惊醒了还在魂游的陆瑾萱,她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睡在丫鬟的通铺上。

怎么回事?

她可是堂堂的陆家大小姐,是谁那么大胆把她送到下人房里?

“大小姐昨晚只是多喝了几杯,怎么会淹死?”房门外有人惊讶的议论。

“我淹死了?!”陆瑾萱抬手指着自己,诧异一秒,随后气愤地跳起床冲出去大声证明。

“本小姐还好好的活着呢!”

门外一片寂静,一个人也没有,刚刚说话的人已经跑走了。

一阵喧闹声从陆家内院池塘边传来。

陆瑾萱好奇地走过去。

“哎呀,瑾萱呐,我苦命的孩子呀,你爹外出经商不在家,你怎么就……要是你爹回来,二娘我怎么向他交代啊!”

“姐姐,你怎么如此想不开啊,我知道昨晚是你的生辰,你高兴多喝了几杯,却没想到……”

池塘边上,陆瑾萱的继母张氏和妹妹陆珍珍抱着一具湿漉漉的尸体哭得很大声。

围观的丫鬟佣人以及护院都在默默地抹泪。

有丫鬟窃窃私语:“大小姐平日里虽然跋扈了那么一点点,但她对我们这些下人还是挺好的,现在她就这么淹死了,我心里还挺难受的。”

站在人群外的陆瑾萱纳闷了。

她明明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哭她死了?

难道他们联合起来和她开玩笑?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她要揭穿他们。

下一瞬,陆瑾萱挤进人群,当她准备大声为自己证明时,却看到湿漉漉的自己毫无生气的躺在冰冷的石板上,死不瞑目。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季小优,你过来。”陆珍珍忽然看向她站立的方向,杏目诡异的眨了眨,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还在震惊中的陆瑾萱随声看去,这一看,她不由得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妹妹刚刚哭得那么大声,面上竟然没有一丝泪痕,眸底反而有些笑意?”

见她未动,陆珍珍有些暴躁了,怒道:“季小优,你胆肥了是不是,敢不听本小姐的话?”

陆瑾萱还是未动,旁边的丫鬟抬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提醒,“小优姐姐,二小姐喊你呢!”

陆瑾萱懵逼了,妹妹喊她季小优,丫鬟喊她小优姐姐,这、这称呼?

她记得没错的话,季小优是妹妹的贴身丫头,难道现在的她变成了季小优?

这、这怎么可能。

下一刻,陆瑾萱不顾众人的目光跑到池塘边,当她看到水里那张属于季小优的脸,惊吓的连声尖叫。

“啪!”重重地一耳光狠狠地煽来,陆瑾萱的脸上顿时显露五道血红指印。

陆瑾萱瞪着煽她耳光的陆珍珍,捂着发疼的脸颊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疯丫头,鬼叫什么?”陆珍珍愤怒地瞥了陆瑾萱一眼,“还不快点滚去我姐姐的房间收拾一下。”

陆珍珍说话时不停对陆瑾萱眨眼睛,示意非常明显。

然而,陆瑾萱完全看不懂,可此刻,她是季小优,必须听从陆珍珍的命令。

“是!”

陆瑾萱非常勉强的应声,缓缓地挪动步伐。

她的视线从陆珍珍转换到继母张氏的脸上,不知是她错觉还是换了视角看人比较清晰的缘故,她竟然看到继母抹泪的时候眼角似有若无的闪着得逞的笑。

她淹死了,继母和妹妹都很高兴?!


怀着疑惑不解的心情,陆瑾萱来到自己曾经的闺房门口。

“解忧阁!”

她默念着门头上的横匾,心里五味杂全。

“嘭!”

一声巨响,房间里好像什么东西倒了,陆瑾萱闻声推门探头查看,忽然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朝她迎面扑来。

“啊!”陆瑾萱惊吓得退到走廊上,那个蓬头垢面的人也跟到了走廊上,脏兮兮的手指着她,发出憨憨傻傻的笑。

“呵呵……”

陆瑾萱听声觉得很熟悉,这人好像是她的贴身丫鬟华小雅。

只是华小雅那么机灵的丫头怎么变得如此痴傻脏乱?!

“小雅,你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陆瑾萱心疼好一会,伸手过去想要撩开华小雅盖住脸上的脏乱发丝,却被狠狠地打开。

“坏人、帮凶!”

华小雅忽然疯了似地扑向陆瑾萱,吓得陆瑾萱撒腿就跑。

“小雅,我是……”你家小姐,陆瑾萱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边跑边解释,可话到嘴边她又咽回肚子里。

她现在是季小优,不是陆瑾萱!

小雅已经疯了,她就算解释了,小雅也听不明白。

或许,季小优的身份能让她调查清楚她的死因,小雅为何变得憨傻的原因。

不过当下,她要想办法支开小雅,进入她的闺房,看看陆珍珍到底让她收拾什么?

她记得小雅最喜欢吃鸡腿,于是,她跑出院落,去了厨房。

奇怪的是小雅并未追出。

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厨房今儿冷冷清清,几个厨娘无精打采的备着午饭。

陆瑾萱踏进厨房,那些厨娘看了她一眼,开始不阴不阳的暗讽她。

“有些人啊真是主子身边的一条狗,主子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来不管做的那些事有没有伤天害理。”

“谁说不是呢,这陆府的老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陆府能有今日的辉煌,那是大夫人在世时经营有道,如今大小姐去世了,往后这陆府有些人怕是要横着走了。”

“姐几个,别太泄气,这因果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听着这些暗讽季小优的话,陆瑾萱心里更加怀疑自己的死因有问题。

她默默地拿了一个鸡腿出了厨房,里面的厨娘错愕的互相对望,“今儿季小优这小蹄子怎么如此安静,这不是她的风格呀?”

陆瑾萱从厨房院落出来,远远地就看到两个家丁拿着草席往继母张氏的“德源居”走去。

她疑惑地跟上。

德源居里,陆大小姐的尸体摆放其中,白布遮面。

继母张氏和陆珍珍以及官差手拿白布立在两旁,仵作正在验尸。

怎么报官了?!

躲在墙角的陆瑾萱暗暗自问。

难道她的死是他杀?

“林捕头,确实是天花。”

仵作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部用手中的白布捂住口鼻。

“快,快拿席子来!”

张氏紧张的吩咐家丁,就那么草草地将陆瑾萱的尸体裹上。

“立刻送去郊外焚烧!”

林捕头一声命令,陆瑾萱的尸体就那么被抬走了。

墙角处,陆瑾萱惊愕的愣住了。

淹死,天花?!

那个才是她真正的死因?!

正厅里,林捕头一行人刚刚出门,张氏就塞给仵作一沓银票。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但张氏和陆珍珍以及仵作交流的眼神足以看出,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不好,他们可能要毁尸灭迹!


不好,他们可能要毁尸灭迹!

------------

情急之下,陆瑾萱溜出德源居,可她刚到前厅就被管家陆叔喊住。

“小优,大小姐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没、没有!”陆瑾萱有些心虚的回应。

陆叔急了,“怎么连你也办不好这点事,你可知道大小姐是染了天花才掉进池塘里的,她的东西必须立刻整理好焚烧掉。”

陆叔的语气很肯定,陆瑾萱有些动摇了,追问道:“陆叔,大小姐染天花的事你一早就知道了?”

“昨儿大小姐喝酒后满脸都是红疹,我当时就怀疑是天花。”

陆叔压低声音对陆瑾萱道:“只是奇了,大小姐从池塘里捞起来的时候,尸体的脸上并未看到红疹,在大夫人的德源居放了一会又出现那些红疹了。”

“不过仵作已经证实,确实是天花,小优,你收拾大小姐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别传染上了。”

“知道了。”陆瑾萱满心疑惑的应声,在陆叔的紧盯的目光下返回曾经的住处:“解忧阁”

刚进门就被憨傻脏乱的华小雅堵了去路,陆瑾萱不慌不忙的拿出鸡腿。

华小雅看到鸡腿瞬间就变小乖乖。

看着啃着鸡腿的华小雅,陆瑾萱心里疑惑顿生:华小雅是她贴身丫头,若她得了天花,为什么华小雅没被传染?

事情有蹊跷,她必须赶去郊外制止他们毁尸灭迹。

只是她要怎么阻止呢?

她现在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小丫鬟,怎么斗得过林捕头和那些五大三粗的官差?

在溜出城的路上,陆瑾萱左思右想,终于她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

城外乱葬岗,裹着草席的尸体刚刚放上柴火堆,乱葬岗周围就响起阴森森的女人哭声,紧接着,四周升起浓浓的烟雾,瞬间将整个乱葬岗淹没。

烟雾中,一道白影忽隐忽现,一个官差惊恐的狂叫,“有鬼啊,快跑!”

瞬间,林捕头和在场的官差跑得无影无踪。

“一群胆小鬼!”

陆瑾萱扯去身上甩袖的白色长衫,熄灭乱葬岗周围的火堆,抹去脸上红色的胭脂,走到裹住尸体的草席前,掀开看了一眼,趁着没人扛起就跑。

这季小优的身体还真是强健,果然做杂活的丫鬟有力气,抗起她的尸体完全不吃力。

她已经想好了,先将自己的尸体安置在城外的义庄,那边有冰床,能让尸体在短时间内不会腐化。

等她找到自己真正的死因,再来处理自己的尸体。

安置好这一切,陆瑾萱从陆家后院翻墙进入,脚刚着地,就被候她多时的陆珍珍一把揪住头发,摁在地上,怒声质问。

“臭丫头,你死去哪里了?”

按照陆瑾萱之前的暴脾气,陆珍珍这般虐待下人,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可如今,她是季小优,还是陆珍珍的贴身丫鬟,若想活命,就得在陆珍珍面前忍气吞声。

“二小姐,奴婢、奴婢去查探烧东西的地方了。”陆瑾萱卑微的解释着,“大小姐得了天花,她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在府里焚烧,得找个人少偏僻之处。”

“那你为何有门不走?”陆珍珍闻言松了松手,准许陆瑾萱站起身和她说话。

“天花是传染病,我处理大小姐的东西自然要谨慎,不能被邻居说闲话。”

陆瑾萱的话打消了陆珍珍的猜疑,毕竟现在的陆瑾萱是季小优,亦是陆珍珍最信任的丫鬟。

“真是个机灵鬼。”陆珍珍撤回手,夸赞了陆瑾萱一句,随后附到她耳边小声交代:“烧掉所有陆瑾萱生前用过的东西,一件不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