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异世棋缘寒门娇女美又飒

异世棋缘寒门娇女美又飒

小胖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棋因为一场车祸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姑娘!这里是一个以棋为中心的世界,可原主因为家里太穷,所以长这么大,连棋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看着家徒四壁的生活环境,以及愁眉不展的父母,夏棋发誓要出人头地!且看乡野小丫头如何落子无悔,逆袭成神!

主角:夏棋,墨逸辰   更新:2022-07-16 0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棋,墨逸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异世棋缘寒门娇女美又飒》,由网络作家“小胖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棋因为一场车祸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姑娘!这里是一个以棋为中心的世界,可原主因为家里太穷,所以长这么大,连棋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看着家徒四壁的生活环境,以及愁眉不展的父母,夏棋发誓要出人头地!且看乡野小丫头如何落子无悔,逆袭成神!

《异世棋缘寒门娇女美又飒》精彩片段

一个破旧的小屋子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不是一个穷字能够形容的。

“孩他爹,你回来了,”一直在榻边守着的女子,见有人走了进来,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声,“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别哭,人各有命,”男人搂住朝他扑来的妻子,头仰的高高的,生怕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一边安慰着。

榻上躺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小女孩,此时此刻可不像是断气的模样,渐渐的呼吸变的均匀了,脸色也有了血色。

“嘶~,”女孩只感觉头上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感,睫毛轻轻的颤动了两下,忍不住的摸了摸脑袋。

“这是哪,”女孩缓缓的坐了起来,看着这陌生的环境,眼中出现了迷茫。

短短的三个字,却吸引了两个人,女人松开了男人,两个人惊呆的看向了坐起来的女孩。

女孩打量着这个房间,房间不大,一张床榻占满了房间的一半,床榻前放着一张破了角的桌子,其中一个桌子腿断掉了,是用一块不大的小木头垫住的。

桌子上放着几个破了角的茶碗,围着桌子放了几个四四方方比较平整的小木块,这大概就是代表着小凳子吧!

这间屋子里东西不多,一目了然。

女孩这个时候被两道炙热的目光盯着,极为不自在的收回了目光,打量着她们两个人。

女人的年纪不大,一块破布缠住了头发,三十岁左右,皮肤黝黑,身上穿着带补丁的衣服,缝缝补补不知道穿了多久,只知道洗的很干净。

女孩眼中有些惊讶,这衣服自己还从没见过别人穿过,倒是有些像看古装剧里的粗布麻衣。

“小棋,”男人一副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女孩。

这一道声音十分的熟悉,是爸爸的声音。

女孩顺着声音望去,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皮肤是小麦色的,可见是健康的颜色,只不过身上想必也是穿的那个粗布麻衣。

“爸,”女孩直接从榻上跑了下来,冲进了男人的怀里,号啕大哭的喊着,“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亲眼看着爸爸为了救自己被车撞的倒在了血泊中,自己也是肝肠寸断,从那一刻知道了后悔。

“说什么傻话呢,”男人轻轻地拍着女孩,对上了妻子的眼神,也是有些疑惑。

“爸,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棋的,我一定听你的话,”女孩松开了男人,眼睛里充满了坚定之色,“前提是只要你不离开我。”

男人听到了棋字,脸色巨变。

“小棋,你刚醒,先去榻上躺着,让你爹去请大夫来给你看看,”女人察觉到了男人的变化,回头朝着女孩说道,一边推着男人出去。

男人的变化,小棋也是看在了眼里,只不过她有些不明白。

这时候她听到了一阵的对话声。

“你刚才在屋里变什么脸,”女人有些埋怨的说道:“人家大夫说小棋活不过昨晚,今儿都在准备后事了,突然间又活蹦乱跳的了,你不开心吗?”

“她是我女儿,活了我当然开心了,”男人一脸自豪的样子,渐渐变得有些颓废,“只是你也听到了,她要学棋。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没钱,让你们跟着受罪了。”

“孩他爹,别这样说,”女人心软了,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也明白他的难处,“棋儿醒了就要学棋,说不定日后定是不凡,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嗯,”男人点点头,“那咱就让她去学棋,哪怕是砸锅卖铁。”

“行了,快去找大夫吧,给咱们小棋看看。”

这时候女孩只感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什么都听不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她的脑子里很乱,有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也涌现出来。

这个地方是棋天大陆,如今自己在的地方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

自己叫夏棋,今年十岁了,夏棋居然是因为父母不识字,这里又是以棋为中心的世界,所以便起了此名,竟然和穿越前一样的名字。

夏棋因为调皮爬上了屋顶,从屋顶上一头栽了下来,栽破了脑袋,一命呜呼,恰巧又逢自己穿越。

不过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棋是什么样的,和不和自己那个时代的一样。

只可惜夏棋家里太穷了,她从来没见过棋,更别提学棋了。

“棋棋棋,又是下棋,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穿越都不放过我。”

这里学棋的人,都是十分有钱的,因为以棋为尊,难怪刚刚她说出那样的话,爸爸会变了脸色。

爸爸,这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爸爸居然和自己的爸爸长的一模一样。自己从小没有见过妈妈,如今便多了一个妈妈,她也是蛮开心的。

只是不知道爸爸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都是穿越而来。

“夏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夏母满脸担心,刚进来的时候见夏棋倒在了地上,她真的快吓死了。

刚刚好的女儿,若是又出了什么事,她肯定会不活了。

“怪哉,怪哉,”夏大夫眉头一皱,捋了捋胸前的胡须。

“夏大夫,”夏父脾气不是很好,见他摇头晃脑的样子,心中急了。

“莫急莫急,这丫头命大,没事,多休息会,就行了,”夏大夫被吓得一个激灵,说完便拉着药箱跑了。

“爹,娘,”夏棋被吵得头都快炸了,再睡不着了,掀开了带补丁的被子,坐了起来。

“你这丫头以后可不能在调皮了,”夏父一脸严厉的说道。

“以后都不调皮了,”夏棋笑了笑,觉得特别的温馨,自己的那个爸爸又回来了。

“快到晌午了,我去做饭了,你们先聊,”夏母得知女儿没事,心情特好。

夏棋望着夏母离开的背影,笑着说道:“爹,这就是我娘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夏父没好气的说道。

“呃,”夏棋沉思了,想着说些什么让爸爸认出来自己呢,突然灵光一闪,带着试探的语气,“有了,爹,告诉你,我已经学棋十几年了,都是你教的。”


“女儿,你是不是脑子摔坏了,你如今才十岁,再说了,爹不会下棋,”夏父看向夏棋的目光有些复杂,“要不我再去把夏大夫请来好好给你看看吧。”

夏棋始终没有错过夏父的眼神,眼中一阵的失望,他不是爸爸,爸爸真的离她而去了。

不过那又如何,就算他不是自己穿越而来的爸爸,依旧是自己这个身体的爸爸,两个人有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

“爹,爹,不用了,我没事,我没事,”夏棋见夏父要走,赶紧下床拉住了他,然后在他面前转了一圈,表示着自己没事。

“没事就好,”夏父表示有些半信半疑的模样。

不多会儿,夏母的这个饭便做好了。

一家三口在正堂屋里头儿,吃着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夏棋多多少少算是了解了一些家里的情况。

正堂里也就放了几个凳子,一张桌子,接待客人或是一家吃饭的地方。

正堂的东面一个墙开了一个门,那边是爹娘的房间,西边这里是自己住的。

自己的房间出了门,便是进到了堂屋里。

出了正堂便是进了自己家的小院子,按着爹娘的房子,有着一间厨房,真是小的可怜。

“唉,”夏棋在这院子里已经是第三次叹气了。

“阿棋,你若是无聊,就出去逛逛吧,只是你的头上有伤,不能跑远,”夏母生怕夏棋憋坏了,笑着说道。

夏棋一蹦三尺高,风风火火的跑出了院子,在自己家的大门口前,陷入了沉思中。

爹是给人干苦力的,娘只会在家里缝缝补补,做这些东西在这个世界是最不入流的职业,难怪没什么钱,家里会穷成那样。

“阿棋姐姐,你好了是吗,”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夏棋的思路。

“好了,”夏棋笑了笑,这个八岁左右的小丫头她认识,是她的堂妹夏珠。

仅仅八岁的珠儿,倒是生的一副好面孔,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只是有些雾气朦胧的。

“阿棋姐姐,我是来找你还有二叔二婶道别的。”夏珠努力的在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尽量表现的和往常一样。

“珠儿,道什么别,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夏棋见夏珠的眼圈有些微红,疑惑的问道。

“阿棋姐姐,以后你恐怕是见不到我了,”夏珠被这么一问,哭的梨花带雨。

“怎么了,”夏棋为她擦着眼泪,询问道:“你别总是哭,你得告诉阿棋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我……”夏珠抽噎道:“我们家太穷了,爹娘养不起我,我娘就把我卖给镇上的一户人家当童养媳了。”

“什么,”夏棋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情她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听到。

只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她们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却是极为常见的。

夏珠苦笑一声,没有再说话,转身就要走。

“你干嘛去,”夏棋问道。

“我得回去收拾东西了,”夏珠努了努嘴巴,尽量不让自己露出来,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她不想再进二婶家了,怕自己狠不下心离开。

“收拾东西干嘛,不去,”夏棋抿了抿嘴,一把拽住了夏珠,“出什么事我担子。”

“阿棋姐姐,”夏珠因为这句话,突然哭了,泪水涌现,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爆发。

“你这……”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夏棋有些措手不及,不怎么会安慰人,“别哭了。”

“走,珠儿,我们去你家,去找大伯,”夏棋拉着夏珠,直奔着夏大伯家。

“这……这样不好吧,”夏珠一脸的为难。

“没什么,这是我身为姐姐应该做的,”夏棋拍拍胸脯,说道。

两个人很快便到了夏大伯家。

爷爷一生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自己的父亲,另一个便是父亲的哥哥,也就是自己的大伯,爷爷早逝,奶奶一个人把一对儿子拉扯大,前几年也是因病去世了。

夏大伯家也并不富裕,与夏棋家也是有过之无不及。

只是她们家有一对儿女,大儿子叫夏大,今年十五岁了,一个八岁的女儿夏珠。

“是阿棋来了呀,”这时候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人,夏伯娘面带微笑,有些憨厚,望着倒不是一个像干出这样事的人。

“对,大伯娘,”夏棋笑了笑。

“珠儿,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帮你娘收拾东西去,”这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从屋里走出来一个瘦高的男人。

这男人样子也不大,和自己的父亲差不了一两岁。

“哦,”珠儿闷声回了一句,随着自己的母亲进屋了。

“大伯,”夏棋带着商量的口气,说道:“你看珠儿还那么小,我看还是算了吧。”

夏大伯眉头微微一皱,眉宇间带着一股愁容,“说句不好听的,你看大伯家一穷二白,实在是养不起,若是到了别人家肯定不会饿肚子,我这也是为她好。”

夏棋抿着嘴,夏大伯说的道理她也都懂,只是不忍心……自己家什么情况她也知道,若是把夏珠带回去了,也不一定能管饱饭。

“人呢,”突然间夏大伯的院子门前十分的热闹。

闹哄哄的放着鞭炮声。

“大伯,”夏棋眼中疑惑。

“这是来接珠儿那丫头的,”夏大伯解释道:“你随我一起去看看吧!”

两个人出了院子,门前停了一辆牛车,牛车旁边站着四五个人,一副家丁的做派。

虽然只是家丁,那身上穿的衣服,也比他们这些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只不过长相也是一般,多少说的过去。

“一二三四,高矮胖瘦,”望着这阵仗的夏棋,忍不住的笑了,这也太搞笑了吧。

这时候一个胖胖的男人,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见夏大伯出来了,有些不屑的问道:“人呢,我们少爷都快等急了,我们得赶紧的送过去。”

“好好好,”夏大伯点头哈腰的样子,朝着院子里一声喊,“珠儿丫头快出来,那边来人接了。”

这娘俩走了出来。

珠儿身上还背着包裹,有些怯怯的跟在夏伯娘的身后。

“珠儿姑娘快走吧,别让我们少爷久等了,”胖男人一把拽过珠儿,狠狠的瞪了珠儿一眼。

“娘,娘,”珠儿显然被那人凶狠的表情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往回在空中想要抓住夏伯娘的手。


夏大伯一下子抓住了夏伯娘,朝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尽管他心中也是不舍,但这也是没有办法。

“你放开她,”夏棋见没人出头,身为妹妹的娘家人,这时候她理应站出来。

“哪里来的小兔崽子,”胖男人李三嘲讽道。

夏棋人本来就小,二话不说,一个扫堂腿,直接把毫无防备的胖男人给踢倒了。

一把把夏珠护在自己的身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倒在地的胖男人说道:“我妹妹是要进你们少爷家做童养媳的人,是未来你那个什么少爷的妻子,理应是少夫人,有你们这样对她的吗?”

她从小除了学棋,最喜欢的还有这跆拳道,踢倒一个人自然是不在话下。

这个李三就是一个无赖,怎么会把一个孩子放在眼里,他直接坐在地上不起了,撒起泼来。

“哎呦,摔死我了,”李三坐在地上,哀嚎着,“这孩子打人了,这可不得了,我要见你们族长,这孩子定不能饶了她。小小年纪打人,以后还得了。”

这人的哭声吸引了不少夏家庄的人,好事的人早就去请族长了。

在夏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被夏大伯拽在了身后,说道:“有什么事冲我来,她只是一个孩子。”

“孩子怎么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矮男人铁虎双手掐腰与他怼道。

夏珠紧紧的拉着夏棋的手,好像在说姐姐别怕,我保护你。

忽然夏棋才想起来一道规矩,这棋天大陆最最重要的一条,不准动手打人,不然就是犯了大罪。

其实打人也不是不行,必须要斗棋。

在家里缝缝补补的夏母也听到有人议论着什么,上前一问才知道自己的女儿闯祸了,急急忙忙的赶来。

族长也在几个人的带领下来到了。

“出了何事,”夏族长五十岁出头,身子骨也是格外的硬朗,两个眼睛里透着精光,一道声音不怒含威。

刚刚还有几个人窃窃私语的场面,瞬间便安静了。

“夏族长你来的正好,你们这村里有一个小兔崽子把我给打了,”这时候李三见夏村长到了,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好似我刚从地上起来,就是证据。

“谁打的,站出来,”夏族长扫视着众人。

“我打的,”夏棋脸色一沉,站了出来。

“你不知道棋天大陆的规矩吗,你爹娘怎么教的孩子,”夏族长怒气冲冲的样子,说道。

“族长,都是我的错,没有教好孩子,”夏母低着头站了出来。

“这女人长的不错,”胖李三一边打量着夏妈妈,伸手便摸了一把夏妈妈的小脸,猥琐的说道:“夏村长,只要这女人陪我睡一晚,今儿这事就翻篇,我也不计较了。”

“我去你的,”夏棋咬着唇,一脸铁青,又是一脚踹在了胖男人的肚子上,恶狠狠的表情说道:“你也配,你给我娘提鞋都不配。”

这是尊严的问题,她身为一个子女,连自己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以后怎么光宗耀祖。

“我……”胖李三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快摔成八瓣子,怒气冲冲的说道:“夏族长,你看看这个兔崽子。”

“呸,”夏棋碎了胖男人一口,“你才是兔崽子。”

“有血性不愧是夏家的人儿,”夏族长不禁都要为夏棋的这一番行为点赞了,不过若是一个男娃,就更好了,只是可惜了……

“行吧,既然夏族长这般的作为,那我们也不必和谈了,走,直接见官去。”胖李三咋咋呼呼的样子,像是有点誓不罢休。

“别别别,只要不见官,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如果真见官,夏棋的这辈子恐怕就完了,她还小,夏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眼红红的。

“娘,你这是干嘛,你起来,快起来,”夏棋用力拉着自己的母亲,可她终究是个孩子,能力有限。

“阿棋,以后可不能再打人了,你放心,娘没事的,”夏母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嘴角微微的上扬,勾起了一抹苦笑。

“真是下贱的东西,”胖李三不屑的望着跪在的女人,一脚踹了上去,“老子看不上了,不稀罕了,今儿必须见官。”

“娘,”夏棋慌忙的去扶起夏母。

“不准见官,”夏珠突然站了出来,恨恨的望着那个胖男人说道:“她是我姐姐,既然我是你们未来的少奶奶,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们少爷买的一个童养媳,还妄想当少奶奶,不妨告诉你,你不过是一个买回去暖脚的丫头罢了。”胖李三讽刺的说道:“还真当自己是个葱了,真是看不清自己的身份,还在这里蹬鼻子上脸的。”

夏大伯一听,差点喷血,“之前咱们可不是这样说的。”

“之前是之前,”胖李三白了一眼,“之前不那么说,你愿意让她当童养媳吗?”

“大伯,你收人家东西没,”夏棋扶起了母亲,一双眼睛曾亮,望向了夏大伯。

“还没有,”夏大伯轻轻头。

“既然没有,这一桩事就不存在,”夏棋的话说的是再明显不过了。

“好,”夏大伯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与其说让女儿落去狼口,倒不如呆在自己的身边。

“你这小崽子,”胖李三一把拽着夏棋的胳膊,怒目圆睁的像是要吃人似的,“我们见官去。”

“见官就见官,谁怕谁啊,”夏棋气势不弱的说道。

“阿棋,”夏母两个眼睛通红,是她没用,连自己孩子都保护不了。

“娘,你放心,我会没事的,等我回来,”夏棋朝着夏母微微的一笑。

“族长,”夏母见夏棋被人带上了牛车,几个人扬长而去,把目光转向了夏族长。

“阿棋娘,莫急,”夏族长安慰道:“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你也看到了,阿棋当着我的面,也把人给揍了。”

“这可怎么办,阿棋,阿棋,”夏母急忙的去追赶那辆牛车。

“娘,你回去吧,我真没事儿,你放心,女儿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夏棋朝着夏母挥了挥手,面上带笑的喊道。

“婶婶,”夏珠见夏母差点摔倒,急忙的扶住了她。

“弟妹,都是我们的错,连累了阿棋,”夏大伯脸色也十分难看,朝着夏母有些自责的说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