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逍遥龙兵

逍遥龙兵

疯狂的兔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从军生涯,罗陨在战场上愈发勇猛,屡立战功,成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阎罗。可在他凯旋回家后,去发现父亲重病,时日不多。想去探望,他又被奸人所害,失去理智的他直接将那歹人打成植物人。从此,他入狱三年,与妹妹林可儿走失。在狱中的时间,他没有灰心丧气,反而韬光养晦,一个任务,阎罗出山,兵王依在!

主角:罗陨,林可儿   更新:2022-07-16 0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陨,林可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逍遥龙兵》,由网络作家“疯狂的兔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从军生涯,罗陨在战场上愈发勇猛,屡立战功,成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阎罗。可在他凯旋回家后,去发现父亲重病,时日不多。想去探望,他又被奸人所害,失去理智的他直接将那歹人打成植物人。从此,他入狱三年,与妹妹林可儿走失。在狱中的时间,他没有灰心丧气,反而韬光养晦,一个任务,阎罗出山,兵王依在!

《逍遥龙兵》精彩片段

天囚山,监狱内!

“爷!您今天可有要吩咐的?”

一名穿着囚服的壮汉端着一碗茶,站在一名青年身旁,恭敬问道。

“没有,下去吧!”

罗陨摇头,接过茶水,放在了一旁。

壮汉闻言,如蒙大赦,直接逃离了这里。

而罗陨,则是看向了手中的枯黄照片,呢喃自语道:

“可儿,你如今在哪!”

一滴泪水,不自觉从眼角滑落。

这一幕,如果让监狱内的其他人看到,将会掀起一场恐慌。

“呼!去看看老头吧。”罗陨强行平复心情,自语道。

他站起身,离开了休息区。

一旁看守的警卫见状,举起枪支,跟在罗陨的后面,额头不经冒出些许冷汗。

直到罗陨进入牢房后,警卫才松了口气。

“呦,难得的休息时间,你怎么有空来我这!”牢房内,一名发须灰白的老者淡笑一声,调侃道。

“闲的无聊,来找你说说话!”罗陨带着些敬意,继续道:

“老头,我很好奇,凭借你的实力,这监狱根本困不住你,可你为何不选择离开?”

“哈哈哈,这外面和里面,有什么区别嘛?”老者反问道。

罗陨闻言,一时语塞。

对于这老者而言,里面和外面,还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好了,这三年我也教了你不少东西,以后可就靠你自己了。”老者哈哈一笑,随意道。

“嗯!”罗陨一愕,以为老者是在跟自己道别。

因此,他直接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恭敬说道:

“师傅,受徒儿一拜!”

“哈哈哈,好,好啊!你也算是我白云天的弟子了!”老者见此,大笑出声。

不等罗陨开口,老者继续道:“我教你的那套武学,名为化龙诀!此法之奥妙,绝不是你我所能想象的。”

“徒儿明白!”罗陨点头,说道。

老者点头,闭目养神许久,才是说道:“去吧,找你的人来了!”

罗陨一愣,还不等他开口询问,牢房外就响起了警卫的声音。

“罗爷,外面有人找您!”

“找我?”罗陨眉头蹙起,看向警卫,有些疑惑。

“是的!”警卫点头,思索一下后,继续道:“是官方的人!”

听到这话,罗陨脑海深处的记忆被唤醒,拳头不自觉的紧紧握起。

“走!”罗陨道。

……

天囚山监狱,是大夏关押重大罪犯的地方。

而这里的存在,也是机密中的机密。

除了极少部分的人外,没有人知道这里还有一座监狱。

此刻!

在监狱门口的位置,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哪里。

“欧阳问天,那家伙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你确定吗?”狱长看着手中的文件,对着西装男子提醒道。

“不,他不是危险人物,他是国家的英雄!”欧阳问天摇头,纠正道。

“那是以前,现在他就是一个囚犯,他可是……”

“好了,老朋友,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欧阳问天打断狱长的话,坚定道。

“哎,好吧!”狱长摇头,很是无奈。

很快,警卫就带着罗陨,从专属通道内走出。

当欧阳问天见到罗陨,眼前顿时一亮,走上前,敬了个军礼,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大夏特安局的人,我叫欧阳问天!”

对此,罗陨有些意外,先是回礼,然后问道:“嗯,找我什么事?”

“你自由了!”欧阳问天道。

“哦?那代价呢!”罗陨淡笑,直接挑明道。

对此,欧阳问天并没有意外,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罗陨,继续道:

“我需要你去贴身保护一个人,时限两年!”

“嗯?”罗陨有些好奇,查看起手中的文件。

许久,他将文件收起,看向欧阳问天,笑着道:“就是这抗癌特效药……你们才会找我去保护这个女孩?可我为什么要答应呢!”

欧阳问天闻言,轻笑一声,显然早有准备。

他从包内拿出另一份文件,对着罗陨说道:“你的妹妹,我们找到了!”

“什么!”罗陨一惊!

他立马抢过这份文件,仔细查看起来。

许久,罗陨长舒口气,对着欧阳问天说道:“哈哈,看来,这任务我是必须接了。”

“这么说?”欧阳问天道。

“接!”罗陨点头,说道。

此时,他才明白,老者说的靠自己是什么意思。

“好!”欧阳问天哈哈一笑,让开一个身位,一只手抬起指着外面的红七车,恭敬道:

“恭迎阎罗兵王,回归!”

罗陨点头,径直走了出去。

阎罗,其实就是他还是兵王时候,敌人给他取的代号。

阎罗,地府之王!

……

坐在前往江城的车上,罗陨看着手中的文件,内心焦急。

他的妹妹并非是亲妹妹,而是继母的女儿。

罗陨的母亲在生他时,难产死了,父亲独自一人,带着他生活了十年。

十岁那年,父亲娶了继母,自己也因此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

一晃!六年时间过去了。

罗陨在这一年,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从戎。

甚至因此,还与父亲大吵了一架!

此后三年的时间,他内心始终憋着一股气,这让他在战场上更加勇猛,履历战功,成为了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阎罗!

就在他凯旋归来,准备回去看望父亲的时候!

一场噩耗,却是传入了他的耳中!

父亲已然重病,时日无多。

他却未曾得到过半点消息!

最后,想回去见父亲一面,却又因奸人算计,未能如愿。

失去理智的他,选择复仇,将那奸人变成了植物人。

而他自己,也因此入狱。

继母得知,一夜之间病倒在床,不久也走了,只留下了妹妹孤身一人。

当罗陨在监狱得知这事情的时候,整个人都疯了。

在这监狱内,他疯狂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也正是因此,监狱内的其他人才会如此惧怕罗陨。

幸好,他遇到了师傅,也就是老者。

在这三年时间里,他虚心向老者请教,老者也乐得教他。

实力不断提升的同时,罗陨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江城!

一个豪华的酒吧内。

几名流里流气的青年走了进来,对着里面嚷道:“给爷来几个漂亮妞!”

话落,几人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大笑起来。

四周众人见状,虽眉头微蹙,却并没有说什么。

许久,一名穿着女仆装,却打扮严实的女孩走上前,看着几人,询问道:“请问几位要喝什么?”

“喝?我们哥几个不喝酒,要女人,听不明白嘛?”

几人中留着胡渣的青年冷哼道。

“哈哈,大哥说的没错,赶紧叫几个漂亮妞过来,把我们伺候好,明白嘛?”一旁小弟附和道。

听到这话,女孩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说道:“抱歉,我们这里不提供那种服务,请你们离开!”

“嗯?臭娘们,你踏马是不是不给我虎哥面子?”胡渣青年冷哼一声,说道。

“不是。”女孩摇头道。

就在这时,酒吧内的灯光正好扫过女孩,胡渣青年顿时眼前一亮,大笑一声,道:

“还找什么呀,这不就是美妞嘛!来,把哥几个伺候好了,好处不会少你。”

“听见没有,赶紧给虎哥过来!”小弟再次附和道。

“我不做那种工作,请你们自重!”女孩后退几步,脸色苍白,紧张道。

此刻,周围众人只是看着女孩,却没有一人上去。

小弟见此,脸上更是得意。

站起身,冷笑一声,走上前就要抓女孩的手臂。

“不要!”女孩尖叫一声,拿起一旁桌上的酒瓶,直接扔了过去。

“啊!”

那名小弟惨叫,连退四五步!

“贱人,你踏马找死!”小弟捂着脸,怒吼一声,冲上来,一巴掌扇向女孩。

女孩见状,伸手去挡。

可一个柔弱的女生,又怎么挡的住一个发怒的青年呢。

啪!

女孩捂着左脸,强忍着泪水,朝着一个方向逃去。

就在这时。

另一名小弟站起身,堵在了女孩逃跑的路上。

女孩见此,目光决绝!

她抓起地上破碎的啤酒瓶,抵在自己脖颈的位置,看着这两人。

“哈哈哈,小贱人还玩起纯洁了?上,把她抓过来,这么辣的女孩,可是很带劲的!”胡渣青年大笑道。

两名小弟相视一眼,皆是冷笑,一步步向女孩逼近。

女孩见此,眼角泪水滑落,紧咬着牙齿,小声道:“哥!”

她闭上眼,手上一用力!

想象中刺骨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相反……

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下一刻。

两道惨叫声响起。

不等女孩睁开眼,罗陨就说道:“可儿,都是哥的错,是哥害了你们!”

他紧紧抱住怀中的妹妹,感受着来自妹妹身上的体温,他的心此刻无比的宁静。

女孩睁开眼,缓缓回过头,当看清男子面容时,粉唇紧抿,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

“哥!”

一声轻呼,仿佛融化了罗陨心头多年的寒冰。

当他看到妹妹脸上的手掌印时,顿时被怒火包裹!看向两名混混,冷声道:

“你们两个,谁动的手?”

“小子,你踏马知道我们是谁嘛?我们可是……啊,不要,救……救命!”

罗陨右手轻抱着女孩,左手抓着这混混的脖颈,直接提了起来。

“再敢多说废话,下辈子就当个太监吧。”罗陨冰冷道。

“不……不敢了,求大爷……饶命!”混混喘着粗气,艰难道。

闻言,罗陨随手一甩,将这混混丢了出去,砸在墙上。

“啊!”

混混发出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随即,他看向另一名混混,再次问道:“是你动的手?”

混混见罗陨看向他,吓的一哆嗦,恐慌道:“啊!不,不……是,是我,可我……”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罗陨看向怀中的女孩,柔声道:“是哥不好,哥让你受委屈了。”

“哥……你这几年,都去那了。呜呜,你知道吗?妈……走了!呜……”林可儿泪眼婆娑,哭泣道。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罗陨心头一震,一股窒息感涌了上来。

他冷冷地看向那混混,一只脚抬起,直接踹了过去。

“啊!”

混混惨叫一声,倒飞而出,砸在墙上落了下了。

罗陨走上前,一只脚抬起,踩在混混的第三条腿上。

“啊……”

惨叫再次响起!

罗陨回到妹妹身旁,看着妹妹,承诺道:“可儿,以后有哥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话落,他看沙发上的青年,冷声道: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跪下,给我妹妹道歉,然后自废一条腿,从这里滚出去。”

“二,我废掉你俩条腿,然后你从这里爬出去。”

听到这话,那名叫虎哥的青年浑身颤抖,他看向罗陨,威胁道:

“小……小子,我可是龙虎帮的人,你要是敢动我,你绝对走不出这酒吧。”

“哦!是嘛?”罗陨闻言,笑道。

“没错!你要是敢动我,我到时候叫人。你,包括你的家人,朋友,都要受到牵连。”虎哥继续威胁道。

“哈哈。”罗陨笑着,冷声道:“我等着!”

下一秒!

罗陨欺身向前,一把抓住虎哥的手臂,用力一拽。

“啊!不要……”虎哥惨叫一声。

对此,罗陨并没有停下。

他将这虎哥提了起来,如拎着死狗般,扔在地上。

走上前,一只脚抬起,踩在虎哥的左腿上。

咔嚓!

一道脆响响起。

“啊!”

惨叫声紧跟其后。

罗陨对此,则是冷哼一声,踩在左腿上的脚用力一扭。

“啊……呼!”

“给你一分钟时间,你可以逃走,也可以选择叫人。”罗陨冷声道。

说完,他走上前,拉住可儿的手,柔声道:“让哥哥看看你的伤!”

“嗯!”林可儿点头,乖巧的跟着罗陨坐在了沙发上。

一旁,如死狗一般的虎哥则是掏出了自己腰间的手机,恶狠狠地看向罗陨,嘶吼道:

“你完了,你给我等着,我今天要你走不出这里。”

话落,虎哥拨通了手里的电话,求救道:“大哥,救命,我被人打了,我在凯琳酒吧,好好!”

挂断电话,他得意地看着罗陨,怒吼道:“小子,你等着,你给我等着。不仅你要死,就是这贱人,也要被我玩弄!”

听到这话,坐在罗陨一旁的林可儿身子一颤。

罗陨眉头蹙起,有些无奈。

原本,因为妹妹就在一旁的缘故,他并不想太暴力。

但有些人,就是逼着你要对他暴力。


罗陨站起身,径直走到虎哥身旁。

“你……你想要干什么,你要是还敢对我动手,那个贱人也别想好过!”虎哥浑身颤抖,再次威胁道。

下一刻!

罗陨一拳击出。

“啊!”

惨叫声从虎哥口中响起。

对此,罗陨冷声道:“这一拳,是为我妹妹打的!”

啪!

话落,又是一巴掌扇在虎哥脸上,几颗牙齿混杂着鲜血从其嘴中吐出。

“这一巴掌,是为我自己打,因为你让我很不高兴!”罗陨继续道。

说着,他左脚抬起,直接踩在了虎哥的第三条腿上。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整个酒吧。

让周围驻足观望的人都不自觉的裤裆一凉。

罗陨看了眼死狗般的虎哥,重新坐到林可儿身旁。

“可儿,你会不会觉得哥太暴力了。”罗陨看着妹妹,好奇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林可儿摇摇脑袋。

“那你会害怕吗?”罗陨继续问道。

“不怕,我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只会躲在哥哥后面的小女孩了。”林可儿摇头,目光坚定道。

闻言,罗陨心中涌起一抹酸楚。

他的妹妹,这三年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以后你就继续躲在我后面,谁也不能再欺负你。”罗陨再次承诺道。

“嗯!”林可儿轻点头,道。

许久……

一名美妇出现在这酒吧内。

当她看到地上那几人的惨状时,不自觉的眉头蹙起。

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

她快走几步,站罗陨身前两米的位置停了下来,笑着说道:“你好,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嗯,何事?”罗陨道。

“哈哈,先生不需要如此,怎么说我也算是林可儿的恩人,先生就没必要对我有所戒备了吧。”美妇见状,淡笑道。

“哦?”罗陨一笑,看向一旁的林可儿,见其点头,便继续道:

“我妹妹这三年,多谢你照顾,算我罗陨欠你一个人情。”

“哦?先生的人情,很值钱嘛?”美妇柳眉微咪,笑着道。

对此,罗陨并没有回答,他看向林可儿,继续询问起这三年的事情。

这美妇虽是妹妹的恩人,但显然也是有目的。

而之前那种情况下,这美妇都未曾出现,意思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罗陨没有出手,也是看在这三年时间里,她对自己妹妹的照顾,才会如此。

一旁,美妇见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却并不在意。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一道暴呵声突然从酒吧外响起。

下一刻!

一个粗犷大汉带着七名小弟,冲了进来,当看到躺在地上的虎哥时,壮汉怒道:

“虎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龙哥,就是那小子,你要为兄弟报仇啊!”虎哥艰难的抬起手,指向罗陨,颤抖道。

大汉顺着方向看去,见是一个青年,顿时喝道:“就是你小子把我兄弟打成这样?上,把他四肢给我卸了。”

七名小弟闻言,挥舞着手中的棍棒,将罗陨围了起来。

罗陨见此,无奈一笑,看向一旁的林可儿,问道:“可儿,你害怕吗?”

“不怕,有哥哥在!”林可儿摇头道。

“哈哈,不愧是我妹妹!”罗陨哈哈一笑,随即他站起身,将林可儿护在怀中,冷冷地看向这些人。

“还愣着干嘛,上啊!还有那女人,也不要放过!”壮汉怒道。

几名小弟闻言,手中的棍棒一齐砸向罗陨。

轰!

众人预想中,罗陨重伤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相反,几名小弟却全都倒飞而出,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这一幕,顿时让壮汉吓了一跳。

“你……你是什么人?”壮汉后退几步,恐惧问道。

“我?一个普通人。”罗陨轻笑,走上前将这壮汉直接提了起来。

“你……你不能杀我,我背后可是青竹帮!”壮汉威胁道,试图让罗陨忌惮。

“我不杀你!”罗陨说道。

壮汉闻言,内心大喜,以为这青年是怕了。

可下一秒。

一股巨痛袭来,他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可儿,我们走吧!”罗陨松开提着壮汉的手,对怀中的妹妹说道。

“嗯!”林可儿乖巧的点头,仍由罗陨抱着。

酒吧外!

欧阳问天见罗陨走了出来,赶忙上去,恭敬道:“阎……罗陨,事情处理完了?”

“嗯!”罗陨点头。

“好,那我们出发吧!”欧阳问天道。

罗陨带着林可儿,坐上了他来时的车。

嗡!

车子启动,驶离这里。

……

夜晚,慕容家府邸外!

此刻,这里站着五个人。

其中三人,正是慕容家的家主慕容天以及他的妻子叶沐和女儿慕容馨。

而罗陨要保护的目标,正是慕容馨,也就是正治医药的董事长。

而站在两旁的,乃是慕容馨高价聘请的保镖。

“爸,我都说不用了,你为何还要给我找保镖。”这时,慕容馨看向一旁的父亲,不满道。

“女儿,如今这个时期,爹必须为你的安全考虑。”慕容天严肃道。

“爸,真的不需要。而且我不是已经找了两名退役军人当保镖嘛!”慕容馨苦着一张脸,说道。

“不一样,我找的那人,实力在整个大夏,那也是顶尖的。”慕容天摇头。解释道。

听到这话,慕容馨不以为意。

而一旁的两名保镖,也很是不服气。

他们在部队的时候,可都是特种兵级别的。

如果不是慕容馨高价聘请,他们根本不会来当保镖。

滴滴滴!

这时,一阵长长的鸣笛声响起。

一辆被改装过的红七驶进了众人视线内。

下一秒。

红七车停在了慕容家府邸前。

从上面,走下来一名中年男子,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老哥,我可算把你盼来了!”慕容天走上前,惊喜道。

“哈哈,老哥我也没闲着,为了你这事我可是连晚饭都没吃呢!”欧阳问天笑着道。

“正好,我备了饭菜,老哥就留下了吃点吧!”慕容天说道。

“好!”欧阳问天道。

这时,慕容天看向一旁的青年,微微躬身,带着敬意问道:

“请问!您是罗陨?”

“嗯!”罗陨点头。

“罗先生,十分感谢您能接受这次委托!”慕容天感谢道。

“无碍,我这也是为了大夏!”罗陨摆手,说道。

一旁,林可儿好奇地看着哥哥,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很懂事的没有询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