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新娘超凶的

替嫁新娘超凶的

愤怒的小野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初然一直生活在乡下,突然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她亲生父亲的男人找上门,在那之后,她被迫苦练名媛技能,一跃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安家千金。可后来她才知晓,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安家失踪的女儿重回豪门,她则被扫地出门。殊不知,安初然身上的马甲并不少,她立志要逆天改命!

主角:安初然,傅云深   更新:2022-07-16 00: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初然,傅云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新娘超凶的》,由网络作家“愤怒的小野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初然一直生活在乡下,突然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她亲生父亲的男人找上门,在那之后,她被迫苦练名媛技能,一跃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安家千金。可后来她才知晓,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安家失踪的女儿重回豪门,她则被扫地出门。殊不知,安初然身上的马甲并不少,她立志要逆天改命!

《替嫁新娘超凶的》精彩片段

抚城,安家。

“安初然,若溪回来了,你的替身任务结束了。”

替身————

安初然瞳孔深处的某个地方突然暗了暗,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

三年前,久居乡村的她突然被告知是安贺厉的私生女,又被莫名其妙的接到安家,之后,便是一系列的培训。

钢琴,舞蹈,画画……各种名媛需要的技能她都要学。

她从一个乡巴佬迅速成为万众瞩目的“安家千金”,同学羡她,外婆欣慰。

她也以为自己终于有爸爸妈妈了……

而就在三天前,一个叫安若溪的女孩儿出现,彻底让她醒悟了,她,只不过是安家用时呼来,没用时便一脚踢开的工具人罢了。

今天,正是安家给安若溪举办回归宴的日子,大厅里鼓乐齐鸣,觥筹交错,轻歌曼舞,热闹不已。

她却躲在黑黢黢的角落里,活生生像见不得光的老鼠。

正想着,视线中突然出现一双水晶鞋,可爱的洛丽塔裙将安若溪衬托的俏皮可爱,如孩童般那样纯真的看着她。

“姐姐,听说你喜欢吃法国慕斯蛋糕,我特意找了全抚城最好的甜品师做的。”

安初然愣了一下,下意识要伸手。

下一秒,蛋糕却“啪”的被她扣在了自己身上,漂亮的裙子瞬间被玷污。

紧接着是安若溪夸张的尖叫。

安若溪一脸不知所措。

“姐姐,你怎么能把蛋糕扣在我身上呢。”

“我没有!”

她急于站起来解释,却已经来不及了,大厅里宾客纷纷朝这边看过来。

“这是安家那个私生女吧,以前看着挺乖巧的,现在怎么这样?”

“正牌千金回来了,慌了呗!”

“切,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上不了台面,偷了人家三年还不够,真不要脸。”

有人不屑的啐了一口。

“哎哟,谁欺负我的女儿呢。”

一个穿着雍容富贵的女人从人群中挤进来,一脸心疼的看着安若溪。

“妈,我没……”

啪!

还没等她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呼到了她的脸上,沈丽瞳孔放大,发狠的看着她。

“别叫我妈,你妈三年前就死了。”

“我见你可怜,才同意安贺厉把你接回家的,这三年我供你读书,教你弹琴画画,哪一样亏待你了,你就这么报恩?”

“这可是我唯一的女儿,才回来三天,你就这么容不下她,既然这样,安家恐怕也留不得你了。”

安初然紧紧攥着衣角,表情无比错愕,只是一遍遍摇着头说“我没有。”

人群再次哗然。

“都人赃并获了,被人抓了个现行还不承认,我们都看到了。”

“是啊是啊,再说这就她们俩人,她这意思不会是正牌千金说谎,自己拿蛋糕砸自己?”

闻言,安若溪可怜兮兮的摆着手,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任谁看了都觉得她是受欺负的一方。

“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不能请到正宗的法国蛋糕师,才让姐姐吃不上正宗的法国慕斯,对不起对不起……”

“可,可能是我回来的太突然了,姐姐还没办法接受家里存在另一个安家女儿吧,那我先走,等姐姐真正接受我时再回来。”

话落,安若溪作势要走,却突然被一个有力的臂膀拦住,顺势将她揽入怀中。

“你不用走,该走的人,是她。”

这熟悉的声音————

傅恒,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只见他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西装,直接无视掉安初然的眼神。

“借此机会我顺便也宣布一件事,大家都知道,我们傅家跟安家有婚约,但是,我傅恒订婚的对象是安家大小姐,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人,更何况,还是这么心肠歹毒的女人……”

安初然难堪的咬了咬嘴唇。

“以上种种,我们的婚约可以直接不作数了。”

全场爆炸。

安初然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为了众矢之的,浑身的血液倒流,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

有人还恶毒的拿来镜子放到她面前,让她照照自己,配吗?

安初然神情有些恍惚,配吗?

身上不合身的洛丽塔,公主鞋,与她长相不符的齐刘海,双马尾……此时她俨然一个小丑。

不管她承不承认,这三年,她只不过努力的再扮演另一个人罢了。

可是现在,原主回来了,她该退场了不是吗?

可她不甘心。

凭什么。

凭什么这群人可以随意决定她的去留。

凭什么她们利用她的感情随之后又狠狠地践踏。

正当她神情恍惚间,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谁给你的权利说婚约不作数?”

声音不大不小,却带着十足的威力,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何时,一个高大俊逸的男人出现在现场,他五官精致耐看,气质出尘脱凡,所过之地,均留下两个字:气场。

“小叔?”傅恒有些紧张,但还是强行镇定道:“你怎么……”

安初然心里迅速猜测着男人的身份。

傅恒的父亲傅祁是傅家在抚城唯一的权势,而傅家真正的势力却不在这里,而是在雄城,国家的特治区。

傅家一心想跟安家联姻的原因之一也是借势想逐渐掌握傅家的核心势力,所以安贺厉跟她提过傅恒的小叔。

傅云深,傅家真正的掌权人。

傅云深看着她,目光深沉淡漠,眸底似有万年冰雪。

“小叔,你别看她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实际上内心坏着呢,若溪回来的这几天,几乎天天都被她欺负,她就是个……”

“住口!”

婊子两个字被这不可违背的声威狠狠的压了回去。

“口无遮拦,成何体统。”

作为傅家的子嗣,在这种公共场合,像个泼妇一样大呼小叫,简直丢了傅家的人。

一旁的安若溪一紧张,连忙想解释:“小叔,你误会傅恒了,都怪我……”

“看来安小姐很有自知之明。”

“啊?”安若溪懵了。

傅云深没看她,话确实说给她听的:“忘了告诉安小姐,刚才我就在不远处。”

安若溪浑身僵硬。

“怕是傅家,配不上安小姐这么好的演员。”

演员两个字从傅云深的口中说出来,大家心中都有了定义。


安初然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分量。

傅云深简短的几句话,竟足以解决她的困境。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身旁这个面无表情却稳如泰山的男人似乎加了滤镜。

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察觉到宾客异样的眼神,安若溪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她竟然……

傅恒赶紧干咳两声,打圆场地说:“误会,应该是误会。”

宾客们见事态发展不对,也都识趣的离开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要就此结束,可谁知安若溪却是前后趔趄几步。

“若溪,你怎么了。”

“傅恒,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我没有……”

她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若溪。”

“若溪。”

傅恒眉间染上焦急,刚刚赶来的安贺利更是直接冲上来将女儿护在怀里。

看着傅恒将人抱走,他满眼的担忧。

“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沈丽哭着喊着:“我的女儿这三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你过的又是什么日子,就算犯了一点小错,你当姐姐的就不能让着点。”

“干嘛上纲上线,我可怜的女儿哟。”

“我看安家是容不下你了,我也不想在看到你,你给我滚!”

……

看着这一幕,安初然感到了深深的刺眼。

记得有一次她练舞蹈练到全身脱水,吐的不省人事,沈丽却只是沉声骂她没用,并吩咐老师让她继续。

直到最后,她累昏了过去———

医生说,晚来一小时就可以直接准备丧事了。

可笑的是,她那时还天真的以为她是为她好。

还有好多好多,她记不清了。

这三年来,她也累了。

安初然敛了敛眸子,深叹一口气,再抬眸时,眼中多了几分轻松。

“第一,三年前是你们强行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我要求的,而且,我过的并不好。

第二,你们都记错了,我比安若溪还要小两个月,所以并不是姐姐,就算是,我也没有义务让着她。

第三,我可以离开安家。”

说完这些,安初然感觉身上的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

浑身的舒畅。

傅云深的人眉头轻皱。

就连安贺厉和沈丽也是满眼的惊愕,不敢相信她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你真的愿意离开安家?”

安家在抚城也是强族的存在,抱大腿还来不及呢,竟然主动离开?

沈丽第一个不信。

“好,过两天我会寄解除监护人关系的合同给你,别想给我耍什么花招。”

安初然声音微哑,但还是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好!”

这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见她这样逆来顺受,沈丽只觉得她还是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心里不屑冷哼,也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光是解除关系恐怕不行,这三年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你报的钢琴舞蹈书法班,哪一样不需要花钱?

我也不要求你全部偿还了,你就偿还百分之五十吧,毕竟……养只狗都需要花钱。”

安初然一阵错愕。

沈丽最后那句话在她脑子里不停的循环播放着。

眼睛里渐渐水波荡起。

最后,她咬了咬牙,语调却是平淡无波。

“好。”

钱可以赚,她现在只想离开安家。

“真是没出息的东西!”

安贺厉和沈丽转身气囊囊的离开了。

“呼!”

“谢谢你,我自由了。”

不管傅云深是出于维护傅家的面子还是别的什么,他的确帮到了她。

傅云深点头,算是回应。

随后他看着几乎毫不留恋,转身离开的安初然,一向习惯隐藏表情他,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那背影明明小小的,弱弱的,却透着一股坚定,宛如充满自信的女战士……

从安家出来,安初然鼻子有些酸。

三年了,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三年前,她的妈妈因病去世,外婆一时接受不了也进了ICU,是安贺厉出现,替母亲办了葬礼,又安顿好了外婆。

虽然恨他,但更渴望父爱。

安初然终于忍不住,身体蜷缩成一团,肩膀不停的抖动起来。

嗤———

一辆黑色迈巴赫突然停在她面前。

车里传来毫无悬念的声音。

“上车。”

安初然被车灯照的有些晃眼,但还是能通过声音听出这个人是傅云深。

他的声音有自己独有的特点,很容易辨认。

强行压下心中的难过和委屈,小心翼翼的拒绝。

“不,不用了,你放心,和傅家的婚约我会解除,不会赖上傅家的。”

她现在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傅云深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嘴角几分不详的意味。

原来是以为他要谈解除婚约的事。

“八点四十分,你确定?”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这么一个小姑娘,又能去哪呢?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跟傅家有关系,他也不能放任不管。

再说……

安初然咬了咬唇:“我不怕黑。”

傅云深搭在腿上的手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膝盖。

半晌,他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这里是抚城,不是长安村。”

安初然心脏一颤,是啊,这偌大的城市,她却找不到一个安身之地……

“那就麻烦傅先生了。”

“嗯。”傅云深点头,面色不改,语调平淡却又理所当然,“不麻烦,你以前也帮过我。”

“嗯?”

安初然刚沉下去的情绪又提了起来。

对啊,傅云深怎么知道她是长安村的。

“开车。”

还没等安初然问个清楚,傅云深就好像预料到似的已经闭上了眼睛。

车子启动,绝尘而去。

车子刚走,傅恒气喘吁吁的从安家追出来。

“什么玩意儿,我看错了吗,小叔竟然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难不成小叔跟这个女人———

小叔明明最不爱多管闲事,刚才竟然站出来帮她说话,他就知道不简单。

一定是安初然。

勾引他小叔,在自导自演让他误会若溪,连同讨厌自己。

怪不得小叔这次回来对他态度冷淡,本来是将他调到公司本部培养的计划也都临时取消了。

“好啊,臭婊子。”


车上,气压极低。

安初然一只手不停的搅动衣角,莫名感觉车里有些热。

另一只手轻轻扇了两下风来缓解自己的燥热。

“你很紧张?”

头顶突然响起一个严肃的声音。

“啊,没有。”安初然迅速答。

她硬着头皮看向旁边的人,可傅云深依旧闭目养神,根本没有睁眼。

天哪!

难不成他有天眼?

不过细看这位小叔长的还怪好看的,清新俊逸,品貌非凡这样的词,描写的就是他吧,她忍不住想。

不对不对,想什么呢……

意识到哪里不对,安初然赶紧摇了摇头,乖乖的坐正身体。

“那就是很热。”傅云深突然得出结论,然后淡漠的吩咐着前面的司机,“打开空调。”

“不,不热。”

虽说现在已经立夏,可毕竟才刚进五月,又是晚上,再怎么说也没到开空调的时候。

傅云深眉头微皱,缓缓睁开双目。

他一年来不是工作,就是工作的路上,生活也是严谨规律,很少跟女孩子相处。

虽然对他前仆后继的女人并不少。

“抱歉,我不是很了解女生的想法,有什么需要的你直接吩咐阿龙就好。”

噗!

看着傅云深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安初然突然想到了一个词,老干部。

这个男人跟傅恒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放铛不羁公子哥的样子,一个却是成熟沉稳,只要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威严存在。

大概没一会儿,车被停在一个豪华复式别墅前。

安初然跟着他下车。

“少爷回来了,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嗯,贵叔,多背一双筷子碗筷。”

被称为贵叔的人看了他身后的安初然一眼,眼神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才转身去做事了。

全程安初然就紧绷的跟在身后,一言不发,直到坐到饭桌上时,才稍微放松了些。

她现在是满脑子的疑问。

傅云深为什么要帮她?又为什么把她带回家?还有,他说的那句她也帮过他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一句都不敢问。

毕竟说多错多……

而且再怎么说傅云深跟傅恒也是一家人,一家人肯定向着一家人啊,她一个外人,而且还是刚让傅家下不来台的外人……

安初然决定好了,过了今晚,她就重新回到长安村,也能好好照顾外婆。

至于安家说的还钱的事,她也会努力的。

不管了,先吃饭吧。

安初然刚拿起筷子,却见傅云深将筷子放好摆正,然后靠在后面的椅子上看着她。

“你和傅恒的婚事……”

安初然脸一白:“你放心,我一会儿就签傅恒给我的婚约解除书,对外也会好好澄清的,绝对不会给傅家莫抹黑。”

“……”

“我和傅恒本来就是商业联姻,他想娶安家正牌千金也没有什么错,我,我不会从中作梗的。”

“……”

“明天我就回长安村了,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你喜欢傅恒?”

自己都这样了还护着他,除了喜欢,傅云实在不出别的理由。

安初然神色一呆。

这个老干部是怎么的出这个结论的?

“主动退出成全,这难道不是喜欢的表现吗。”

呃……呵呵呵。

安初然恍然大悟。

可她能说都是迫于傅家的权势么……

还有自己面前这位,可是拍拍手,就能轻易改变一个人命运的存在。

见安初然不说话了,傅云深更确定了心中所想。

他面色冷峻,声音却透着坚定:“你放心,这门婚事,傅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如果傅恒不愿意,我会把他绑到你面前。”

话落,傅云深起立,转身离开了。

安初然:???

是她说的还不够明显吗?

救命,她实在跟不上这位小叔的脑回路啊。

安初然有些欲哭无泪。

不过除了她,另一个人也是摇头晃脑的,一脸叹息。

这个人就是贵叔。

“看来今天的菜还是不合少爷的胃口。”

安初然回忆了一下,发现傅云深确实没吃几口。

她尝了一口。

“这菜还可以啊,傅……少爷为什么吃这么少?”

贵叔略显无奈:“小姑娘,你是有所不知啊,少爷自从五年前……”贵叔似乎回忆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欲言又止,“总之就是少爷得了神经性厌食症,很少有饭菜合胃口的。”

“进食障碍?”

沈丽当时为了让她嫁给傅恒后伺候好公婆,专门让她学了养生饮食这门课,当时她觉得这门课比那些跳舞弹琴什么的有用多了,听的非常认真。

毕竟将来伺候外婆也能用到。

贵叔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那他总不吃饭对身体没有影响吗?”

人是铁饭是钢,总不能一直不吃饭吧,那不是成神仙了?

再说傅云深看着也蛮健康的,不想长期不吃饭的样子……

贵叔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她心中所想。

“你是少爷带回来的,少爷还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儿回家,告诉你也无妨。

傅家有专门的私人医生,少爷每天也都有特定的医生为他输入身体每天需要的营养。”

……

还能这样。

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傅云深帮了她,她也想为他做点什么,虽然明天之后两人就不会再相见了。

“神经性厌食症应该是被什么事刺激到了吧,请问……”

“你啊,还是别问那么多。”

贵叔警惕了起来,又看了一眼傅云深剩下的饭,摇了摇头离开了。

安初然不解,原来像傅云深这样的大佬,也有过不去的心结。

她突然就释然了些,傅云深不在,安初然自在了不少,抱着碗吃了两大碗才作罢。

饭后,安初然主动收拾好了碗筷。

然后看了一眼书房,发现灯还亮着,她想起了贵叔的话,还是决定做点什么。

说做就做,安初然来到了厨房。

厨娘看到她刚想说什么就被制止了。

想到安初然是少爷带回来的,厨娘也不再多说,点了点头出去了。

安初然看着厨房里的食材,直接眼花缭乱了,各种蔬菜水果,鸡鸭牛猪肉,海鲜……

简直是梦幻厨房!

只有你想不到的食材,没有这找不到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