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权臣请离我远点

权臣请离我远点

姜吱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重生,苏凝霜回到了惨剧还没有发生的时刻。前世,她是无忧无虑的小郡主,不光有父母疼爱,同时还是外祖父的掌中宝。可天有不测风云,外祖父遭到皇帝忌惮,最终被陷害致死,而苏家也受到了连累。重活一世,苏凝霜没有别的目标,只想守护外祖父一家周全!

主角:苏凝霜,萧桓   更新:2022-07-16 00: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凝霜,萧桓 的女频言情小说《权臣请离我远点》,由网络作家“姜吱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重生,苏凝霜回到了惨剧还没有发生的时刻。前世,她是无忧无虑的小郡主,不光有父母疼爱,同时还是外祖父的掌中宝。可天有不测风云,外祖父遭到皇帝忌惮,最终被陷害致死,而苏家也受到了连累。重活一世,苏凝霜没有别的目标,只想守护外祖父一家周全!

《权臣请离我远点》精彩片段

北风呼啸而过。

大雪倾盆,四周是触目惊心的白,苏凝霜直挺挺的跪在暖春阁门前,整个人几乎都被雪埋住,苍白的小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一旁的婢女云竹满脸泪痕,止不住的劝慰着:“郡主,您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雪这么大,您总要顾及着自己的身子才是啊!”

焦灼担忧的声音缥缈的落在耳中,苏凝霜只觉得头痛欲裂,才要说话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倒了下去。

“快来人啊!郡主不好了!”

凌乱的脚步声恍然响起,身下是极寒的触感,苏凝霜眼皮轻轻翕合,有微弱的光照进来,待她彻底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一切惊住了。

她难道还没死吗?

“苏管家,快去叫大夫啊!”

苏凝霜转动脖颈,目光落在身旁焦急的绿衣少女的身上,瞳孔猛地收缩,她未想过有一日还能够再见到云竹。

她记得清楚,四年前,云竹为护她……已经被她父亲亲手诛杀了。

“郡主?您怎么样?”

云竹见着苏凝霜转醒,忙扶着她站起身,脸上的泪水随着雪花拧成了冰疙瘩:“郡主,您就别再同老爷置气了,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老爷……老爷他也没有在意啊……”

苏凝霜身形一顿,赫然抬头,暖春阁三个字清晰的印在眼底,早已经被封存的记忆破开了口子,猛地涌入了脑海。

四年前,娘亲突生重疾不过半月便撒手人寰,可偏偏在娘亲即将下葬这日,父亲苏允臣受了府中妾室的勾引竟从灵堂离开,她当时愤怒不已,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冒着大雪跪在暖春阁前,可苏允臣却视而不见,而她也因着染了风寒足足昏睡了五日之久!

她不知道这五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醒来之后,当今昊帝的心腹尚虞备用处统领萧桓带着一众人马搜查了伯昌侯府,在侯府书房中搜出了通敌叛国的证据,外祖伯昌侯宋连深被贬入狱,伯昌侯府更是深陷泥淖。

而她长达四年暗无天日的生活也因此而起——

手指狠狠的嵌入肉中,鲜红的血迹沿着指尖落入雪地格外的醒目,胸中燃烧着的恨意灼然而上,若不是云竹的声音响起,只怕苏凝霜此刻早已丧失了理智。

所以,这是老天爷垂怜她四年来的悲惨,才要再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郡主……”

“云竹,你在外候着,无论屋中发生什么事都不用进去。”

苏凝霜深吸一口气,声音嘶哑冷沉,袖中始终带着外祖父赠予她的银图匕首,看来今日还当真能够派上用场了。

染着血迹的手将匕首从袖中抽出,身后是白茫茫一片,苏凝霜面容肃冷,嘴角逸出一丝冷笑,今日是母亲下葬的日子,可她这个父亲,竟然还有心思与小妾厮混,说什么结发夫妻,如今看来真是可笑的很!

“嘭”的一声,房门被她猛地踹开,一股浓郁的香味便扑面而来。

“啊!”紧随其后的便是女子娇呼声和男人的沉声责问。

“放肆!谁许你进来的?!”


她的动作很快,站在院中的云竹和一众的仆役都被惊呆在原地,却没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苏凝霜毫不停顿,握着匕首快步进了内室,屋中燃烧着腾腾的地龙,暖意盎然,可她却觉得身上是一阵一阵无法抑制的寒凉。

“凝霜,你要做什么?是不是为父往日对你太过放纵,让你连规矩都不懂了?”苏允臣一把将那小妾拥入怀中,冷着脸怒吼道。

目光泠然的从苏允臣身上转到小妾莺莺身上,年轻而娇媚的面庞,肤如凝脂的肌肤,怪不得会让苏允臣不顾一切宗室礼法,在母亲下葬的日子里还能与她颠鸾倒凤!

这样冷冽的目光把莺莺吓了一跳,她急忙往苏允臣怀里挤了挤,带着恐惧的声音响起:“老爷,您瞧瞧郡主这模样,夫人才刚刚故去,她便如此不知规矩,若是放任郡主这般下去,长此以往,岂不是连老爷都不放在眼里了?”

这话一出,苏允臣的脸色更难看了。

原本他不过是个普通家族的嫡子,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伯昌侯府嫡次女宋如意,顺利成为了伯昌侯府的乘龙快婿,因此平步青云,从六品小官升至从一品户部尚书,权势滔天,可他平日最为忌讳的便是旁人说他是因着伯昌侯府才有如今的成就,连带着对宋如意的女儿苏凝霜也一直有所微词。

莺莺的话让苏允臣对苏凝霜更多了几分厌恶:“你贵为郡主,行事却这般荒唐,传出去岂非要说我苏家教女无方?还不快给我滚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凝霜苑一步!”

凌厉的声音在内室里回荡,再冠冕堂皇的言辞也掩饰不住男人气急败坏的丑态。

对苏允臣的话充耳不闻,苏凝霜步步逼近,脸色一如这凄寒的天气一般阴沉的可怖。

“苏凝霜,你连为父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父亲,你若是现在不让开,一会儿伤了你,可别怪女儿不孝。”

她扯动唇角,毫无感情的话语迸出,苏允臣几乎在一瞬间察觉到了她的意图,登时怒目横睁:“苏凝霜,你敢!”

“有什么不敢?”

苏凝霜眼神又冷又煞,手中的匕首冷光乍现,在苏允臣还没来得及阻止之前,银色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莺莺的心口。

血花四溅,喷了她缟素的孝服上开出了点点的红花,本就苍白的脸上染上血红,犹如暗夜鬼魅一般极为恐怖。

“你这个不孝女!莫不是你还想要杀了我?”

温热的血喷在脸上,苏允臣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一把将没了气息的莺莺扔到了一旁,披上外衣便跳下了床。

“来人,快来人!把苏凝霜给我关进祠堂再不许她出来!”

“谁敢!”

苏凝霜一声厉喝,震住所有人,“我乃当今圣上亲封的郡主,我娘乃当今圣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品级皆在你之上,你岂敢动我?”

伴随着话音落下,苏允臣的脸上的肌肉动了动。

苏凝霜恶狠狠的盯着他,缓缓从莺莺的胸口拔出了匕首:“距离我母亲下葬只剩下三个时辰,你却不顾祖宗礼法如此荒淫无道,就不怕传出去身败名裂?”


“你--!”

苏允臣拧起眉头,双手缓缓握成了拳状,又在看到苏凝霜冷鸷的神情之后轻轻放了下来。

“如果父亲还想保住自己的名声,女儿奉劝你一句,现在就回到我娘的灵堂之上!”

苏凝霜冷冷说道,在苏允臣阴冷的目光下甩了甩匕首,残留的血迹刚好飞到了她的眼角。

她缓步出门,面无表情的吩咐道:“去收拾收拾,将莺莺的尸体拖到后山去,喂狼。”

这样的苏凝霜是府中的人从未见过的,仆役们不敢违抗,连忙从她身边快步进了暖春阁。

一直绷着的神经总算是松弛下来,苏凝霜身子晃了晃,云竹眼疾手快的扶住她,见着她浑身的血迹更是担忧的不行:“郡主......”

“扶我去灵堂。”

“可是郡主您现在......”

“扶我去灵堂!”

见她如此坚定,云竹也不敢再说,只得搀着她一步一步的往灵堂走去。

走在熟悉的小路上,苏凝霜几乎把整个身子都靠在了云竹身上,雪越下越大,身后的脚步很快便被新雪覆盖,低低的哭灵声从不远处传来,她再也忍不住心中酸涩,眼泪陡然而落。

前世她未曾送母亲最后一刻,直到她死都在遗憾,如今重活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亲眼看着母亲入土为安。

“小贱人,我让你别哭了你听不见?本小姐说话你都敢不听,是不是想被发卖出去了?”

才走进灵堂,一道尖锐的女声便落入了耳中,苏凝霜微微拧眉,立时辨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府中的庶女,她的庶妹苏凝雪。

“人都死了,你哭能哭回来?吵死了,就不能安静安静?”

很好。

苏凝霜拍了拍云竹的手,示意她暂且停下。

她微微眯了眯眼,目光落在不停骂人的苏凝雪身上,早先散去的恨意再度涌上心头,她可是记得真切,当初要不是苏凝雪和她娘柳姨娘的怂恿,她又怎么可能被送到昊帝的床榻之上......被那般折辱?

也是她前世太过单纯,才一直把苏凝雪当成亲妹妹一样对待!

如今看来,全都是痴心错付!

她母亲可是正室嫡妻,一个小小的庶女竟敢在母亲的灵堂如此大闹,还真是让人开了眼界!

“就算她是伯昌侯府的人又怎么样?如今她死了,这府上的女主人自然是我娘,若是惹得我和我娘一个不高兴,就把你们都发卖出去!”

看着苏凝雪嚣张跋扈的模样,苏凝霜冷冷一笑,撑着云竹的手往前走。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府反倒成了柳姨娘做主了?怎么,是我和爹爹都死了吗?轮到一个小小的庶女在正室夫人的灵堂前这般大闹?”

苏凝霜的声音不大,却是带着十足的威严和冷意。

苏凝雪哪成想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着实被吓了一跳:“姐姐,你怎么......”

“你不过是个庶女,而我则是云惠郡主,你与我身份悬殊,有何资格喊我一声姐姐?苏凝雪,你可不要坏了规矩!”

苏凝霜冷眼看她,见她并没有身着孝服,反而穿了一身绯红的襦裙,更是怒极:“云竹,银珠,把二小姐身上的衣裳给我扒下来扔出府去!”

“姐......”

苏凝雪喊了一声,又忙捂住了嘴:“郡主,我......我是无心之失,我......”

心里又气又恨,苏凝霜她凭什么!

不就是投了个好胎,有个伯昌侯的外公,天下的好事却都让她给占尽了。

忍气吞声那么久,好不容易那个病秧子夫人已经死了,母亲终于有机会扶正,只要等她过来--

谁知苏凝霜竟像是洞悉了她的心思,“传我的吩咐,苏凝雪以下犯上,竟敢在夫人灵前身着红衣,即刻起跪在灵堂思过,直到夫人灵柩下葬为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