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重生世子别太宠

嫡女重生世子别太宠

璃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懿宁爱了一个男人整整五年,原本以为二人终将携手到白头,可对方却把她塑造成妖女,并且亲手送上了黄泉路!原来那个男人只是为了利用沈家的权势而已,对她根本没有爱!有幸重生,沈懿宁回到了还未出嫁的时刻,这辈子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定要让负心汉血债血偿!

主角:沈懿宁,苏景湛   更新:2022-07-16 00: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懿宁,苏景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嫡女重生世子别太宠》,由网络作家“璃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懿宁爱了一个男人整整五年,原本以为二人终将携手到白头,可对方却把她塑造成妖女,并且亲手送上了黄泉路!原来那个男人只是为了利用沈家的权势而已,对她根本没有爱!有幸重生,沈懿宁回到了还未出嫁的时刻,这辈子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定要让负心汉血债血偿!

《嫡女重生世子别太宠》精彩片段

“妖女!烧死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女!”

“烧死她!烧死她!”

耳边是猎猎风声,还有高台之下不断怒吼的群情激奋的百姓们。

身上不断有石子砸过来,沈懿宁奄奄一息的睁开几乎半瞎的眼睛,人们的表情她看不真切,但那些腾腾燃烧的火把却如同一把把利刃刺进她的胸口。

眼泪混杂着鲜血从脸上滑落,她扭头看向高位的几个人,隐约能够看见有个身影正朝着她走过来。

“宁儿,多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带着凉意的手指从她的脸上划过,沈懿宁只觉得全身战栗。

即便她什么都看不清,可这声音她却是到死也忘不掉!

这是她爱了五年的男人,也是把她塑造成妖女的男人,更是亲手把她送到别的男人榻上的男人。

“穆亦荇!”她咬牙切齿的喊着他的名字,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

感受到她的愤恨,穆亦荇却只是微微一笑:“你且放心的去吧,本王自然不会忘记你对本王是多么情真意切。”

“本王也不会亏待了你的妹妹,只是嘉儿如今有了身孕,不能送你最后一程了。”

“穆亦荇,你和沈蓉嘉如此狠毒,就不怕午夜梦回,顺昌侯府因你们而死去的人回来索命吗?”沈懿宁目眦欲裂,两行血泪顺流而下,若不是她被绑在架子上,她定要亲手撕掉这男人伪善的面皮!

若不是他的花言巧语,当初她也不会选择同汾阳郡王府退婚,若不是他的伪装,顺昌侯府也不会满门覆灭!

“本王即将登基成为新皇,真龙天子又岂会害怕区区孤魂野鬼?”

穆亦荇冷冷一笑,眸光里闪烁着阴狠的光芒:“你放心,你死以后,本王不会忘了你与侯府对本王的帮助,定会给你们多烧些纸钱,也算是答谢你们这五年来为本王做的一切。”

他的话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缠住沈懿宁的四肢百骸,眸子里映照出越来越近的灼热火光,她瞪大眼睛,模糊中看着他缓缓后退,火舌四起,百姓们的声音越来越高亢,身上传来炙热而难忍的痛感,她仰天嘶吼,最终被无尽的火焰彻底吞噬。

四周一片漆黑,沈懿宁犹自挣扎,冷热交替,让她忍不住轻呼出声,耳边似有声音响起,她吃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带着担忧的稚嫩面容。

“大小姐,您可是吓死奴婢了,您没事吧,可是梦魇了?出了这一身的汗,要不要奴婢去请个大夫来瞧瞧?”

沈懿宁拧着眉看着身前的小丫头嘴唇不断的翕合,大脑一片空白。

她明明记得就在刚刚,她已经被穆亦荇下令烧死,怎么可能会看见白鹭?难道她这是到了地狱,与白鹭相见了?

“白……白鹭?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小姐这是什么话,奴婢不在这里伺候您,奴婢应该去哪里?”

白鹭柔柔一笑,抬手为她掖起了被角:“这几日您总是睡不踏实,不若还是找个大夫来看看吧,若是让夫人晓得您不舒坦,又要心疼了。”

“白鹭,真的是你吗?”

沈懿宁冰凉的手一把拉住白鹭拉被子的手,连眼眶都跟着红了。

被自家小姐这么拉着,白鹭有些诧异:“大小姐,是奴婢,您若是要叫飞燕的话,奴婢这就去喊她。”

“等等!”

沈懿宁扯住她,目光扫过四周的陈设,按捺住心中的震惊与激动,完全没料到她竟是又回到了自己的闺房之中!

自从当年与穆亦荇成婚,她便五年再未踏入过织翠苑,这里是她最为熟悉却又逐渐陌生的地方,可她早已经被大火吞噬,怎么会又回到了这里?

“小姐,您可莫要吓唬奴婢啊,您昨日闹着脾气要同汾阳郡王府的世子退婚,方才侯爷已经派人去送信了,您要是着急,奴婢现下再去打听打听送信的可曾回来,不让您着急便是。”白鹭被沈懿宁死死拉着,见她不撒手,也不敢松手,只好试探着说道。

退婚?

沈懿宁目光一滞,她同汾阳郡王府退婚,可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难不成……她这是回到了五年前?

她记得清楚,五年前因为穆亦荇的拉拢,父亲被说动,连带着她对穆亦荇也生出了好感,因此主动与汾阳郡王府的世子苏景湛退了婚,很快就嫁给了穆亦荇成为了晋王妃,而后整个顺昌侯府唯穆亦荇马首是瞻,却不想狡兔死走狗烹,穆亦荇一朝夺得了权力,竟第一个便拿侯府开刀!

可怜侯府上下一百三十七条人命,除了沈蓉嘉与其生母沈姚氏之外,无一幸免。

她看错了人,押错了宝,最终作茧自缚尝了自己亲手酿造的苦果,如果当初她没有选择退婚,没有选择穆亦荇,是不是这一切都会不一样?

沈懿宁垂下头,脑海里浮现出苏景湛清冷的面容,当初她与苏景湛退婚之后不久,汾阳郡王府因为在春猎中护驾有功,很快便被晋为汾阳王府,苏景湛也凭借着过人的才识成为了当今圣上最为宠信的臣子。

饶是穆亦荇借着侯府夺下了储君之位,汾阳郡王府也未受到半点波动,甚至一再的水涨船高,以至于最后连穆亦荇都想要拉拢。

可想而知,若当初她选择的不是穆亦荇,而是苏景湛,怕是侯府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往事历历在目,沈懿宁忍不住叹了口气,倒是老天怜惜她,竟是在她死后又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回到了五年前!

她松开白鹭的手,默然发誓,绝不会白白浪费了这次重生的机会,她定要亲手杀了穆亦荇,为侯府上下的人,为自己报仇雪恨!

而眼下最要紧的,便是不能与汾阳郡王府退婚,只有借着汾阳郡王府的力量,她才能更好的对付穆亦荇。

“白鹭,把我的佩剑拿来!”

沈懿宁利落的翻身下床,伸手将衣架上的红色斗篷披在身上,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英姿飒爽。

可惜,这样巾帼不让须眉的衣裳自从嫁给穆亦荇后她便再没有穿过,为了他,她放弃了曾经喜欢的一切,只为了能成为他喜欢的贤淑模样,可最终……她还是痴心错付。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沈懿宁回来了!

从地狱里爬出来,她可以断情绝爱,却绝不会忘记血海深仇!

“小姐,您的剑。”白鹭望着她一脸迷茫:“小姐,您这是要去做什么?”

“府上去送信的人什么时候走的?”沈懿宁接过佩剑急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

白鹭只当她是着急那人去的慢,拧着眉道:“刚走才一会儿,小姐,您别着急,这事一定……”

“我要出去一趟,你莫要跟着!”不等白鹭的话说完,沈懿宁摆手说道,抬脚便往马厩走去。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那封退婚的信送到汾阳郡王府!

沈懿宁匆匆拉着马出府,翻身上马快速前行,面上的神情极为焦躁,若是她的脚程快能拦住送信的人最好,若是没能拦下来,她也只能厚着脸皮去汾阳郡王府了。


直到了郡王府门前,沈懿宁才终于看到了送信的沈忠,眼看着他已经进门,沈懿宁面色微变,忙翻身下马追了进去。

“沈忠,你等等!快把信给我!”

“大小姐?您怎的来了?”沈忠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沈懿宁,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把信给我!”

她重复了一句,眼看着正厅里已经有人出来,她心下一急,身后将沈忠手中的信封扯了过来,几下便撕了个粉碎被她随便甩了出去。

洋洋洒洒的纸屑落在地上,沈忠愕然的盯着这一幕,几乎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大小姐,您这是……”

“你回去吧,一会儿我去向世子解释今日之事,待我回府我会同爹爹说明原因的。”沈懿宁盯着地上的碎纸长出了一口气。

沈忠不疑有他,恭敬了拜了拜转身便往侯府去了。

“沈大小姐?”

沈懿宁正犹自平复心绪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过来,她猛地转头,不期然便落入一双沉静的眸子里。

“苏世子?”她下意识脱口而出,没曾想出来的竟会是苏景湛。

“沈大小姐这般匆匆的来郡王府,可是有事?”

苏景湛清隽苍白的脸上隐隐有一丝笑意浮现,墨色的长发只有一根玉簪挽着,玉色的长衫显得他格外单薄,却平白的给他添了几分疏离。

沈懿宁眉头轻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前世她与苏景湛虽然定了婚约,但到底也没有见过几次,现今陡然见面,又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免有点尴尬。

京城上下无人不知,汾阳郡王府世子爷身子孱弱,自幼便有隐疾,因此平日皆坐轮椅而行,如今他却是站在自己面前,让沈懿宁不免惊讶。

“今日世子怎得没坐轮椅?小心累着。”

许是因为方才解决了退婚送信的事,沈懿宁陡然见着苏景湛还点心虚,好在那封信虽进了郡王府却也没交到他手上,否则他们侯府这面子还当真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垂下眸子,尽量不让苏景湛看见她心虚的表情,眼下除了不能让他知晓退婚一事,更重要的便是定要牢牢抓住汾阳郡王府这棵大树,才能确保不再重复前世的结局。

所以,她必得要同苏景湛打好关系,能让他对自己放心,那侯府也会安然无恙了。

苏景湛闻言只是淡淡一笑,手中的折扇开合,更显他气质隽永:“今日不似平常虚弱,况且在府中我不常坐轮椅,方才也是听得门童通报说是侯府管家求见,却不想来人竟会是沈大小姐。”

听到这话,沈懿宁心下一紧,看着刚刚离开的沈忠面色微红。

事情是定然不能让他知晓的,好在那封信也没送到他手里,她略略思索,抬头时脸上便带上了柔润的笑意:“沈管家是同我一道来的,方才我想着家中还有事,便让他先回去了。”

“原是如此,看来是我多心了。”苏景湛唇角微勾,倒也没追问其他,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底掠过一抹惊艳。

虽然他不常出门走动,但多少也见过许多贵女,可如沈懿宁一般的却当真少见,她手持佩剑,马鞭卷在手腕上,红色的披风显得她格外的明媚,在这初春时节里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灼目多姿。

沈懿宁心中忐忑,听得他这么说,微微放下心来,便听得苏景湛道:“不知沈大小姐过来,可有什么事?”

“我来看看你。”她晶亮的眸子里如同星子闪烁着微光,樱唇轻启露出洁白的贝齿:“看看你身子可好些了没。”

“劳沈大小姐挂心,我没什么大碍。”

苏景湛缓步朝前走,声音散在风中,沈懿宁见状忙跟着他走过去:“苏世子要去哪里?”

“贵和楼喝茶。”他回道。

沈懿宁拧眉看他的背影,倒是没想到他竟会这么回答,心下一横,直对他说道:“世子可否带上臣女一起?”

越早的让苏景湛不抗拒她,就能越早的把婚期定下来,只要能够同他成婚,那么不管他们有无感情,汾阳郡王府都不会对侯府坐视不理,自然也能够保住侯府无虞。

前面的身形泠然定住,苏景湛转过身对上沈懿宁的眸子,合上折扇勾唇笑道:“大小姐都开口了,我自然不会拒绝。”

他收回目光先出了郡王府的门,沈懿宁定了定心神也走了出来与他并肩而行,只是她想要询问苏景湛的话还没开口,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谧。

“苏世子今日好兴致,竟愿意出门了。”

清朗的声音带着虚假的笑意传来,沈懿宁身子一僵,原本微红的脸颊瞬间变得苍白。

被火舌吞噬灼烧的痛感还缠在身上,她面上闪过一抹怨恨,顷刻之间又变得平静起来。

苏景湛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情绪尽收眼底,侧过身对着来人微微施礼:“晋王殿下。”

穆亦荇身骑高头大马,低下头看他摆了摆手:“世子无须多礼。”

话毕,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一旁的沈懿宁身上,眼中精光乍现:“不想沈小姐也在此。”

沈懿宁扼住心头喷薄的愤恨,头也没抬的行了一礼:“臣女参见晋王殿下。”

眼见着她的态度如此漠然,穆亦荇心中疑惑,但顾忌着苏景湛在此也不好多问,翻身下马走到她身前,故意显出些亲昵:“何须这般多礼,今日既是有缘在此相见,倒不如一道出去走走,眼下春光正好,不去看看景儿当真是可惜。”

“臣女与晋王男女有别,既是殿下要去赏景,臣女便不打扰殿下与世子了,臣女先行告退。”沈懿宁后退几步拉开了与穆亦荇的距离,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穆亦荇脸上的笑随之僵硬,未曾料到沈懿宁竟会如此果断的拒绝,且今日沈忠去传信退婚的事他也是知情的,可眼下看起来……

他不由得皱起眉头,下意识的看向苏景湛,谁知带着探究的目光正对上苏景湛淡然的眼神。

这一对视更是让穆亦荇心生忐忑,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了侯府退婚,若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岔子的话,那么对他而言,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况且,瞧着苏景湛此时的模样,他似乎对退婚一事根本不知情。

看来他须得让苏景湛知道这事才行。

“大小姐着急回去,可是要与沈侯爷商议与世子婚约一事?”穆亦荇淡淡开口,却偏在看向苏景湛的时候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沈懿宁何尝不知道穆亦荇心中所想,勾唇冷笑:“不想晋王殿下竟能猜到,如今世子身子好了许多,臣女想着府上也的确要准备臣女与世子的婚事了。”

她说的自然,全然不似旁的女子说起婚嫁事宜时那般的羞涩,反而格外的落落大方。

苏景湛没料到她竟会这么大胆的在男子面前谈论这事,还真是……女中豪杰,可谓是极为豪迈。

穆亦荇面色微变,目光也不可察觉的阴沉了几分,眼神一转却突然笑道:“看来这几日本王听到的侯府要退婚的消息想必是谣言了。”

这话便是说给苏景湛的听的,然而让穆亦荇更为诧异的是,苏景湛听完这话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一般。

沈懿宁摆弄着手中的马鞭,看着穆亦荇的目光带上了几分玩味:“殿下这话可真是谣言了,臣女与侯府从未想过同郡王府退婚,也不知这谣言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殿下可莫要相信这等无稽之谈。”

这话一出,不仅是穆亦荇黑了脸,就连苏景湛都不由得震惊,他一早便知晓侯府想要退婚的事情,可现在看着沈懿宁如此斩钉截铁的样子心中不禁疑惑,难不成顺昌侯府对此事又生出了变故?

苏景湛不动声色的握着折扇,却对沈懿宁产生了些许的疑问。

府中的线人前几日便已经告诉了他,顺昌侯府同晋王府的关系极为亲密,且穆亦荇多次前去侯府面见沈懿宁,他也料到了可能会走到退婚这步,只是……

他微微蹙眉,抬眸看了看沈懿宁,她迎风而立,脸上已经褪去了当初定婚时的稚嫩,格外的清秀动人。

“是本王乱信谣言了。”穆亦荇笑着点点头:“苏世子才识过人,在京中无人敢与其并肩,虽说身子孱弱些,却也不妨事。”

沈懿宁冷眼看着穆亦荇,知他这话是故意刺激苏景湛,当即黑了脸。

“世子身体不好也非世子所愿,但臣女觉得这并不会影响人们对世子的欣赏与敬重,倒是有些伪君子真小人,怕是嫉妒世子的才学,所以处处以世子身体虚弱来嚼舌根。”

她冷哼一声,抬眸对上穆亦荇愕然的眼神:“晋王殿下,您觉得,臣女所言可是这个道理?”

穆亦荇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脸色越来越难看,却也只得点头道:“是,你说的不错。”

看着穆亦荇吃瘪却又无法发作的样子,沈懿宁面上的笑意更甚,要不是机会不合适,她甚至想要一剑要了他的命!

见沈懿宁笑的开心,苏景湛却微微低了头,方才沈懿宁对他格外的维护他又岂会听不出来?饶是面上依旧淡然,可心里却是翻腾不已。

他着实没想到,在穆亦荇故意挑唆之下,她竟然还会维护他。

“这处是风口,世子身子不好,还是不要吹风了,本王还要去赏景,就先行离开了。”穆亦荇随意找了个由头离开,此刻他只想去问问顺昌侯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沈懿宁的变化如此之大!

若当真无法顺利与侯府联姻,那么对他未来的大业影响可是极大的!

他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世子,现下起风了,您还是回府莫要去喝茶了,懿宁也先回去了。”

只剩他们二人之后,沈懿宁便觉得十分害羞尴尬,那些话说出的时候不觉得如何,现在想想还真是让人脸红心跳!

“不如我送你回去?”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苏景湛只觉心情大好。

“啊?”沈懿宁愣了愣,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眸子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不劳世子费心,我骑马很快就回去了。”

她面色绯红,本想着是能给他留下个好点的印象从而能稳定两家的婚约,却未曾想到苏景湛竟会如此与她玩笑,心中多少有点窘迫,此刻只想尽快回府免得二人相对更为尴尬。

“世子还是回府吧,我……我就先回去了,改日我会再登门来看世子的。”她翻身上马,却是再不敢看苏景湛的脸,双腿一夹,便绝尘而去。

马蹄绝地而起,扬起轻微的风沙,看着沈懿宁的背影,苏景湛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却:“苏恒,你去查查,为何沈大小姐会突然有如此改变。”

跟在他身后的苏恒点头应是:“属下这就去查。”

一个时辰后,苏恒便查出了结果。

“世子,属下方才查到,沈侯爷的确想与晋王府结亲,却不知为何,沈大小姐亲自拦下了送信的沈管家。”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景湛摆摆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既是沈侯爷决议要与穆亦荇结亲,为何沈懿宁却不愿?

或许,这其中有什么他暂且尚未得知的隐情。

而这隐情,极大概率就出在沈懿宁身上。

苏景湛缓缓闭上眼,一袭红衣骑马而去的女子身影油然出现在脑海里,他微微勾唇,再度睁眼,眼底一片清明。

与此同时,沈懿宁也回到了顺昌侯府,只是她并不知道,穆亦荇已经差人送来了质问的信件,沈侯爷眼下正在为如何回复此事着急呢!

“大小姐,侯爷让您去书房一趟。”

才换好了常服喝了口水,沈忠便来到了织翠苑传话。

“我这就去,正好我也有事情找父亲商议。”沈懿宁放下茶杯便跟着沈忠一道去了书房。

书房中异常安静,只隐约能够听见翻动书页的声音,沈懿宁定了定神,敲开了门。

“进来吧。”沈侯爷正愁眉不展,一见来人是她,脸色更难看了:“宁儿,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且看看今日晋王的来信!早几日你不是说过愿意同晋王结亲,怎得今日又变卦了?”

“爹爹慎言!”沈懿宁不悦的拧眉,接过沈侯爷手中的信看了看,随手便撕碎了:“爹爹,前几日女儿被猪油蒙了心,未曾细想个中后果,今日是想透了才忙去阻止管家传话的!”

见自家女儿说的郑重,沈侯爷不禁问道:“这是何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