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返1984

重返1984

秋意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刻,方凯正在与客户推杯换盏,哪知道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这里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家,至今已经过去二十几年。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方凯决定牢牢把握住。父亲死亡的真相被掩盖,青梅遭人迫害,他要调查出背后隐藏的真相,还亲人与爱人一个清白!

主角:方凯,马文龙   更新:2022-07-16 00: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凯,马文龙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返1984》,由网络作家“秋意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刻,方凯正在与客户推杯换盏,哪知道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这里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家,至今已经过去二十几年。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方凯决定牢牢把握住。父亲死亡的真相被掩盖,青梅遭人迫害,他要调查出背后隐藏的真相,还亲人与爱人一个清白!

《重返1984》精彩片段

“穿林海,跨雪原......”

宏亮的唱腔从收音机里传出。

方凯挣扎着睁开眼睛。

“下次说什么也不能喝这么多了!”

他痛苦的捂住后脑袋。

昨天的商务宴,有重要客商,他不得不亲自上阵陪酒,醉的昏天暗地。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听样板戏?”

循着声音,就看到了黑色的老式收音机,放在一张漆面泛光的木桌上,一只桌腿断了,垫了三块转头。

墙上挂着一面镜子,上面写着“东胜陶瓷厂建厂二十周年纪念。”

方凯猛然起身,环视四周。

“这不是厂子的传达室吗?”

方凯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以前他经常跟传达室的老张头下棋,对这里很熟悉。

可是......东胜厂已经倒闭好多年了呀。

“小凯,你好点没有?”

老张头听到屋里的动静,趴着窗户向里面喊道。

“老张头没死?”

方凯明明记得,老张头去世的时候,自己还随了份子。

这太诡异了!

他猛地看向镜子。

这是一张英气勃勃的脸,浓眉大眼,下巴上胡茬还不算太重,看上去二十来岁。

“我,我这是重生了!”

方凯脑子‘嗡’的一下。

他忽然想起,这个场景,不就是三十年前,自己被冤枉关起来的时间吗!

方凯的父亲就是东胜厂职工,因公身亡。

他中专毕业之后,就进厂里当技术员。

本应该是安安稳稳的一生,却因为一件事情,发生了转折。

一星期前,副厂长马学良的儿子,保卫科长马文龙,调戏播音室单身女孩苏琳。

方凯碰巧遇到,他是个仗义的性子,也没管马文龙的背景,直接揍了他一顿。

马文龙自知理亏,没敢报警。

可是随后,报复就来了。

车间主任告诉方凯,由于仓库缺人,他被调到了仓库担任保管员。

虽然保留干部身份,但是待遇跟普通工人一样。

方凯心知肚明,这是马文龙在使坏。

可是形势比人强,方凯没有背景,只能接受。

当他以为忍一忍就能过去,又出事了。

昨天夜里他当班,今天早晨下班时,因为熬了一夜,脑子迷迷糊糊。

等要去车棚取车的时候,后脑突然被重重砸了一下,随后就失去知觉。

由于车棚比较偏僻,没人看到是谁打的。

幸亏其他工友发现,把他抬到传达室,又让厂里的卫生员看了,没有大事,就是后脑肿了个大包。

这时候的大厂,不但有自己的学校、医院、甚至还有武装力量。

东胜厂是个五千多人的大厂,保卫科就有三十多人。

可是这么强的保卫力量,方凯却被人在单位里打了闷棍!

“小凯,听叔一句劝,一会上级来问就说自己摔得,忍一忍就过去了,那马文龙你得罪不起啊。”

老张头苦口婆心的劝着。

方凯父亲生前跟老张头是好友,老张头没家没口,孤身一人,一直拿方凯当自家孩子看待。

马文龙本身就是握有实权的科长,还有个副厂长的爹,在厂里没人敢惹。

“张叔,你放心吧。”

方凯答应一声,知道老张头是关心自己。

不过,他可不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性格。

后世的经历,让他明白了,面对欺凌,必须反抗到底。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上一世,他就是被打之后怂了,想要委曲求全。

本以为马文龙会放过自己,可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厉!

明天还会有针对自己的大动作!

马文龙趁方凯上班时将他迷晕,将仓库物资偷走,然后把责任全都推到方凯的身上。

结果方凯被抓起来关了半个月,最后证据不足才放出来。

可是他不仅背上了处分,还成了坏分子的典型。

这期间,马文龙还找机会想糟蹋苏琳。

苏琳极力反抗,正好有路人经过这才吓跑马文龙,但此事过后,苏琳也受了刺激得了抑郁症,后来寻了轻生。

马文龙却什么事都没有。

从那以后,方凯在厂里就抬不起头来,整天郁郁寡欢。

直到九十年代国企改革,东胜厂倒闭,他才下了狠心,去南方闯荡。

几经沉浮,不知吃了多少苦,他终于打下了一片天地,成了成功人士。

那时候,虽然东胜厂倒闭,但是马文龙父子却就借着工厂改组的机会,赚的盆满钵满,摇身一变,成了省内知名企业家。

“恶人没有恶报,那就由我来报!重活一世,我不会再留遗憾!”

想到一直对自己有好感,却下场凄惨的苏琳。想到马文龙父子对自己多年来的打压,方凯的眼神冰冷下来。

“方凯,马厂长来了!”

老张头喊了一声,门外的锁头被打开。

一个穿着呢子大衣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是马文龙的父亲马学良。

“方凯,听说你在车棚摔倒了?”

马学良烟瘾大,烟不离手,而且只抽好烟。

他吸了一口,将烟雾轻轻吐出。

“马厂长,年轻人毛手毛脚,难免磕碰。”

老张头陪着笑脸。

“呵呵,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这种人,也只配守仓库。”

对于方凯这种小角色,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只是在儿子马文龙一再要求下,他才亲自出马。

在他看来,自己威压之下,方凯绝对会惊慌失措,然后低头认了。

可是,眼前的年轻人,却是一脸平淡。

“我不是自己摔倒,而是被人袭击!”

方凯说道。

“年轻人,话不能乱说!咱们厂可是省内闻名的安全示范单位,保卫科年年都是先进科室,怎么会有人袭击你!”

马学良语气严厉起来。

“要是你胡说八道,损坏了厂里的声誉,影响创产创收的大好形势,你就是厂里的罪人!”

一顶顶大帽子扣了过来。

“谁是厂里的罪人,自己心里有数。这件事属于治安案件,咱们不用再谈。”

方凯脸上露出冷笑。

“嘶......”

马学良吸口烟,眼睛眯了起来。

“行,那你等候处理吧。”

他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哎呀,你怎么连厂长都敢得罪啊!”

老张头着急的跑进来。

“他只是个副厂长,做不到一手遮天。再说,我是个爷们,怎么会被他们爷俩吓住!”

方凯心里很坚定。

见他这副样子,老张头也只能叹气。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有个年轻人过来。

“吴秘书?”

“张叔,我来传达上级指使。”

吴秘书看向方凯:“你的事厂里会进行调查,现在可以走了。”

“行。”

方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马文龙找了个二流子打自己闷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自己翻不出什么浪花,人家并不害怕。

不过,自己现在不是容易冲动的毛头小伙。

既然他想玩,就好好陪他们玩玩!

“张叔,回头见。”

方凯离开阴暗的传达室,迎着阳光走了出去,摆手告别。

“这小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

老张头嘀咕一句。

“前世仇,今生怨,咱们就一并解决吧!”

方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心里已经有了对付马文龙的办法!


“方凯!”

一个女人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方凯皱眉,该来的还是来了。

“方凯,我妈说不让我跟你继续交往,咱们分了吧。”

女人冷冷的说道。

她叫魏秀娟,是方凯的女朋友。穿着很洋气,颇有姿色。

两人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处了小半年。虽然魏秀娟性格不太好,经常爱使小性子,还总觉得方凯没本事。

可是方凯觉得,两人还是能结婚,过一辈子。

直到这次事情发生。

魏秀娟的父母都是厂里工人,他们听说方凯得罪了马文龙,就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怕连累自己女儿。

魏秀娟本来就有些瞧不上方凯,现在终于下决心,提出分手。

来之前,魏秀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管方凯是发火吵架,还是跪地求饶。自己都不会心软,一定坚决分手!

哪知道,方凯听了之后,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我说要跟你分手!”

魏秀娟怀疑他没听清。

“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方凯问。

“没,没了。”

“那我走了。”

方凯说完就转身离开,魏秀娟楞在那里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哼,一定是被刺激的脑子不正常,跟他分手就对了!”

魏秀娟心里还有点庆幸。

方凯先去车棚里,找到自己的黑色二八大扛自行车。

出了厂子大门,直接去了派出所。

富集路派出所,是一个套院,里面有着三座呈‘品’字型的平房。

虽是初冬时节,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冷。

警务室里,所长杨凤林披着军大衣,正在土制炉子边生火。

这种土炉子用煤炭生火,火没烧旺的时候,会冒出滚滚浓烟,很呛人。

“冷死了,咱啥时候能安装暖气啊?”

一个年轻的女警抱着热水袋,往手上呵着气。

“嘿,今年的煤还是东胜厂送来的,指望局里给咱安暖气?”

杨凤林自嘲摇摇头,现在是1984年,警务系统经费严重不足。

“你好,我要报案。”

门帘掀开,一个年轻男人伴着一阵凉风走了进来。

女警抬头看去,眼神一亮。

其他不说,这人长得够帅的。

来人正是方凯,他扫了几眼,就把目光放在炉子边的杨凤林身上。

杨凤林今年刚好五十,皮肤黝黑,因为经常熬夜,头发已经花白。

他的眉头总是皱着,看上去很威严。

“报什么案?”

杨凤林问。

“这里方便吗?”

方凯看着杨凤林,眼角余光却瞥向那个年轻女警。

“是关于东胜厂的。”

方凯小声补充。

“我叫杨凤林,是这里的所长。她叫杨珍珍,是执勤民警,也是我侄女,你尽管说。”

杨凤林坐直,身上展现出一股威严正直的气质。

杨珍珍显然察觉到了方凯的不信任,鼻子轻轻哼了一声,不过还是尽职的拿出本子,开始记录。

见杨凤林把亲属关系都说了出来,方凯这才放心。两世为人,他学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谨慎。

“我要举报,东胜厂有人倒卖厂里资产......”

方凯一边说,女警一边记。

杨凤林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

“这件事牵扯到你们厂的高层,确定没有乱说?”

杨凤林眼神锐利。

“我确定!”

“他们今天早晨还打了我一闷棍,这是证据!”

方凯指着自己的后脑勺。

杨凤林瞧了一眼,心里有了数。

他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方凯的伤,是被钝器击打。

打人者并没有下死手,看起来警告的意味更大。

“就算有伤,也不能证明你说的就是真的吧?”

杨凤林心里已经信了几分,可事关重大,他不会轻易表态。

“很好证明,他们明天晚上就会有行动!”

上一世,马文龙就是在明晚动手,将自己坑死。

“如果你撒谎,知道什么后果吗?”

杨凤林紧紧盯住方凯的眼睛,一脸严肃。

“我愿意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方凯镇定的说道。

“行,那就这么定了!”

杨凤林当机立断。

方凯跟杨凤林握了手,又向杨珍珍点头示意。

杨珍珍显然还在记仇,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方凯轻轻一笑,转身离开。

“叔。”

“叫所长。”

“所长......”

杨珍珍拉长声音,还吐了下舌头表示不满,然后又一脸好奇:“这个方凯说的是真的吗?副厂长的儿子,会联合外人倒卖厂里物资?”

“呵呵,其实早就有人反应过这个问题,只是迫于种种压力,咱们没法进厂里去查,现在有了方凯,就能放手去干了!”

杨凤林经验老到,虽然早就听到风声,可迟迟没敢动手。

一来东胜厂是高配的副局级单位,在市里都能说得上话。二来没有切实证据,贸然动手,容易打草惊蛇。

他两次打报告,都被分管局长压了下来。

现在,只要证明方凯没有撒谎,他就愿意博一次!

“叔,我去联系所里其他人吧!”

杨珍珍对方凯起了浓烈的好奇心,抢着去安排明天行动的人手。

“不要大肆声张......”

还没等他说完,杨珍珍就已经跑了出去。

“这丫头,整天疯疯癫癫,也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

杨凤林一脸宠溺。

方凯骑着自行车走在回家路上,速度不是很快。

一边看着街道两旁熟悉又陌生的风景,一边在脑海里进行思考。

马文龙盗卖仓库物资已经有一段时间。

由于他掌控着保卫科,挑选的时机又好,所以一直没被发现。

正所谓灯下黑,自己刚刚出了事,没人会想到,马文龙明天晚上,就要再次下手。

根据方凯的记忆,马文龙这次要来一把大动作!

“方凯......”

一个糯糯的女声,从不远处响起。

方凯正想事,没听到。

那个女孩又提高音量喊了一次,方凯这才回过神来。

“苏琳,你怎么在这?”

这里已经是方凯家附近,苏琳家离这里很远。

“我,是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苏琳眼圈发红,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她梳着根麻花辫,后面用一方淡黄色的手帕扎紧。白皙的脸上,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即使用后世的标准,也能称得上绝美,难怪被公认为厂花。


“呦,厂花跟我说对不起,我可承受不住。”

方凯下车走到苏琳面前,露出一个笑脸。

“......”

苏琳惊讶的睁大眼睛。

这个年代的风气,还是十分保守,即使一对情侣走在大街上,都要隔上三五米的距离。

像方凯这么大胆的话,苏琳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瞬间羞红了脸。

“呵呵,开个玩笑,别介意。”

方凯知道以苏琳的性格保守。

“嗯,反正就是谢谢你!我回去啦。”

苏琳的脸上,悄悄染上了一丝红晕。

“我送你吧!”

方凯拍了拍车子后座。

“不,不用。”

苏琳像只受惊的小鹿,转头赶紧走了。

方凯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其实他知道,自从救了苏琳,她就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可是前世的他,顾忌太多,始终不敢越线一步。

等成熟起来,一切都晚了,苏琳已经香消玉殒。

这一世,他绝不会让悲剧重演!

方凯家是老式的筒子楼,没有独立卫浴和厨房。

大家公用一个厨房,一座公共厕所。

一家炒菜,整层楼都闻得到香味。

正是饭口,楼道里飘散着阵阵香气。

方凯家里,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一对母女坐在桌前,没有动筷,在等着方凯。

这是方凯的母亲刘淑梅和妹妹方娜。

饭桌上,每人面前一碗稀饭,只有方凯的位置,摆放着一个馒头。他是劳动力,需要补充营养。

至于菜,只有黑乎乎的咸菜。

“咳咳......”

刘淑梅一阵剧烈的咳嗽,方娜赶紧帮她拍打后背。

“妈,我去给你买点药吧。”

方娜着急。

“再等等,你哥还没开工资呢,得省着点花。再说娘的病,吃药也没用。”

刘淑梅说完一句,就喘的不行。

“妈,我不想念书了,我要进厂挣钱,给你看病。”

方娜眼圈通红,她心疼妈。

自从丈夫去世,刘淑梅就得了重病,身体一天比一天差。

明明是上班时因公身亡,厂里却说他自己违章操作死的,不但没有抚恤金,还要赔偿厂里损失。

最后看在人已经没了的份上,才不追究。

刘淑梅气不过啊,心里始终想不开。可是自己家小门小户,没人替出头。

好不容易方凯长大,想着能进厂就不错啦,哪还敢旧事重提。

这口气憋在心里,什么药也治不好她的病。

看着懂事的女儿,刘淑梅却摇摇头。

“小娜乖,妈没事。”

“不,我一定要挣钱给你看病!”

方娜今年十五,读初中。虽然年龄不大,性格却十分倔强。

“小娜,家里有我呢,哪轮到你挣钱?”

门口,方凯走了进来。

“哥!”

方娜伸手快速在眼睛上抹了一下。

“儿子,你没事啦?”

刘淑梅听邻居说儿子被放出来,一直惦记着。

“妈!”

方凯的心揪了起来。

多少个日子,他只能在梦里见到妈妈那慈祥的面容。

上一世,刘淑梅在明年就会带着满身遗憾去世。

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他永远的痛。

“放心吧妈,我没做错事,他们没理由关我。”

方凯知道刘淑梅心思重,特意解释。

“唉,这我就放心了,咳咳......”

方凯赶紧帮刘淑梅倒水。

“妈,咱家的伙食也太差了,小娜正长身体,应该多吃肉。”

方凯看着桌上的咸菜稀饭皱眉。

“吃的差一些有什么?你的终身大事才重要!等发了工资,先去给你对象买身衣裳吧。”

刘淑梅最大的愿望,就是抱孙子。

“妈,您就别操心啦。”

方凯本来想把跟魏秀娟分手的事说出来,看着刘淑梅这样子,还是算了。

晚上收拾完毕,方凯坐在书桌前,思考起来。

家里的窘境,已经到了难以维系的地步。

妹妹要上学,母亲要治病。

自己这点微薄的工资,根本不够。

改善家人的生存环境,要放在第一位!

他在纸上写了下来。

父亲当年的死,很蹊跷。明明是公亡,却被压下。回想起来,父亲操作的设备,正是马学良力主引进。

父亲多次反应设备有质量问题,都没有得到回应。

他出事不久,那批设备就被运走。

“马学良和父亲的死,一定脱不开关系。那批设备,一定有问题!”

方凯也是多年后,才偶然知道当年父亲死亡的真相,可年代已经太过久远,找不到什么证据。

现在那些当事人都健在,不怕查不清楚。

他想了想,将“调查父亲死因”写在了第二条。

“马文龙明天就要陷害我,必须尽快解决!”

“马学良父子在一天,自己就没有好日子过,要彻底铲除!”

“苏琳有情,我有意,花开堪折直须折。”

“派出所长杨凤林位置关键,可以结交。”

“目前私有经济还形势还不明朗,需要先在厂里打开局面......”

一条条写下来,轻重缓急一目了然,这是方凯在后世养成的习惯,可以帮助理清思路。

等这页纸写满,方凯也基本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他找出家里的烟灰缸,将纸烧掉。

这上面记载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如果被别人发现,会是个大麻烦。

多年商海沉浮,方凯养成了胆大心细的性格,十分注重细节。

今天休班,明天就该轮到他去仓库值班。

“马文龙,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方凯躺在床上将明天的计划仔细过了一边,确认没有疏漏,这才安心睡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