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奇万岁爷

神奇万岁爷

天河云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奕在清醒之后,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宫殿,不由得大吃一惊,他穿越了!更加令人惊讶的是,竟然穿越成了一国之君!只不过在了解完原主的遭遇后,宋奕陷入了深深地担忧中。原主虽然贵为一国之君,却是个傀儡,被有心之人培养成了一个荒诞无度的昏君!宋奕表示,坚决不做昏君,他要做明君!

主角:宋奕,赵甜儿   更新:2022-07-16 00: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奕,赵甜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奇万岁爷》,由网络作家“天河云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奕在清醒之后,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宫殿,不由得大吃一惊,他穿越了!更加令人惊讶的是,竟然穿越成了一国之君!只不过在了解完原主的遭遇后,宋奕陷入了深深地担忧中。原主虽然贵为一国之君,却是个傀儡,被有心之人培养成了一个荒诞无度的昏君!宋奕表示,坚决不做昏君,他要做明君!

《神奇万岁爷》精彩片段

大丰皇城,永宁宫。

宋奕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在他身边坐着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子。

她长的很美,长发及腰,身段不肥不瘦,韵味十足。

看着女子白如脂玉的肌肤,貌若天仙的容颜,宋奕惊讶之余有些激动,又有些茫然。

昨日在公司向暗恋的女神表白,却被她当众拒绝并羞辱,他在痛苦之下喝了个烂醉如泥,为何醒来身边却有位陌生美女?

就在他疑惑之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如同洪水一般冲进了他的脑海!

大丰王朝,安乐八年,皇帝宋奕……

“什么,我穿越到了古代,还是皇帝?”

前世的他不过是个公司职员,今世却成了皇帝,身份巨大的反转,令他有些不敢相信。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股芬芳馥郁般的体香飘入了鼻孔,宋奕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

“皇上,你醒了。”

这位古典美女笑靥如花,看着他的眼神之中,眉目含情。

身为皇上,自然是后宫佳丽三千,宋奕心中顿时充满了兴奋。

管他呢,反正自己单身狗多年,又回不去了,现在身为皇上,资源丰富,就该好好享受。

宋奕脑子一热,抓住了她的手。

可就在此时,一丝刺痛感从大脑中传来,他的身躯猛然一震,迅速抬起头。

一个名字跃然出现在脑海之中。

于娇燕。

她不是自己的皇后,更不是自己的妃子,而是大丰王朝的皇太妃。

冷汗瞬间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皇太妃是什么人?

先皇的女人啊,虽然大不了他几岁,但在辈分上可是他的长辈,他要叫做皇姨娘。

我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皇太妃为何在我床上?

难道这个皇上在搞鹊鹑乱事?

震惊和恐慌之后宋奕很快冷静下来,前世苛刻的职场环境,练就了他敏锐细致的思维能力,他开始仔细梳理这位皇上所处的环境。

结果让他差点儿崩溃。

这是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宋奕是在十一岁登基皇位,虽然是个皇帝,但朝政由顾命大臣赵煦把持,还给他起了个谥号,叫做安乐。

今年是安乐八年,赵煦带着先皇遗命,努力辅佐和培养宋奕,将这位安乐帝彻彻底底培养成了一个昏庸无能的废物。

十一岁便让他沾染女色,醉梦春阁。

本是男儿发奋时,他却将大好年华用在了温香暖玉、巫山云雨。

他还是个大恶人,手底下养着一群小太监,跟着他无恶不作。

可谓是做了不少缺德事。

尤其是昨天夜里,他酒醉之后朦胧中看到一位绝色美人,之后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

估计这个皇上醉死了,而自己恰好穿越而来。

“那个……太妃娘娘,这是哪里啊?”

他试探着问。

“皇上难道不记得了?这里是永宁宫呀。”于娇燕眼眸之中有些嘲弄之色。

“什么,永宁宫?”宋奕大吃一惊,永宁宫可是于娇燕的寝宫。

自己为何会出现于此?

宋奕仔细梳理,身躯猛的一颤,突然之间,他明白了,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他和她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关系。

这是要给自己坐实鹊鹑之乱啊,古人最忌讳的便是这种事情,尤其他还是皇上。

这个皇上要是有实权还好,这件事情也就被压下去了,但他却是个傀儡,万一被左相赵煦利用,那他可就完蛋了。

该死的原主,开局便给老子挖这么一个坑。

这个烂摊子可咋整啊?

宋奕心乱如麻,若在前世他还能想出办法,但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自己的人脉关系也没搞清楚,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对了,趁着其他人还没有发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宋奕一把丢下于娇燕的手,抱着衣服就往外跑。

然就在此时,寝宫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位端着金盆的婢女走了进来。

“太妃娘娘,准备更衣了……”

四目相对,接着咣当一声,婢女手中的金盆落地,她尖叫一声,朝着门外跑去。

“碧月,你给朕站住。”宋奕认出了她,是专门伺候皇太妃的丫鬟。

匆忙呼叫,人却已经逃了出去。

此事万万不可被传出去,不然老子这个皇帝就做不成了。

宋奕三步并作两步奔到门口,正要去抓碧月的胳臂,却见有两人迎面而来。

卧槽,这不是左相赵煦吗?

他怎么来了?

“相国大人,皇上他……他……”碧月吓得不轻,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赵煦没有多大反应,只是看着衣冠不整的宋奕,微微眯上了眼睛。

“皇……皇上,您在这里做什么?”说话者乃是另一个人,当朝太师林真卿,也是宋奕太子时期的老师。

“这个……”宋奕即使脑子再好使,此种情况之下也是百口难辩,他感觉好像有一种被人现场捉奸的场面。

“朕还有事,先走了。”

宋奕知道自己现在是百口莫辩,只能择慌而逃,另寻法子。

丫鬟碧月此时已经跑进了皇太妃寝宫,没多时便传出于娇燕一声惊叫,撕心裂肺。

“林太师,皇上他……这……哎……”赵煦摇摇头叹了口气。

林真卿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是宋奕的老师,没有将学生教好,他这个老师羞愧难当。

“若皇上真做了鹊鹑乱事,老臣自当谢罪。”

“太师言重了,皇上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咱们什么都没看见,快快离去。”赵煦赶紧拉着林太师的手,从永宁宫离开。

宋奕为此担忧了一整天,也没有听到风声,他以为此事就此结束了,也在为皇上的面子之大而沾沾自喜,可到了傍晚之时,身在御书房的他却被软禁了起来。

整个皇宫之中都在疯传着一件事,某个角落之中有人在议论。

“知不知道,昨夜皇上在永宁宫过的夜。”

“你说什么,永宁宫住的可是先皇贵妃,皇上的姨娘。”

“千真万确,皇上已经被软禁在御书房了。”

“不管是真是假,此话就此作罢,老子还想多活几年。”

……

禁卫军营。

“听说了没有,皇上把皇太妃给……”

“不会吧,皇上敢做这种事?”

“千真万确,看来大丰皇朝要变天了。”

……

“贵妃娘娘,出大事了,皇上被软禁在了御书房。”

永丽宫中,一位拥有倾国倾城之貌的女子震惊之下,站起身来问道:“出了何事?”

“听说……听说皇上昨夜在永宁宫过的夜。”丫鬟支支吾吾的回道。

“什么,这……”云贵妃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小手紧紧的握着衣角,心中依然是慌了神。

宋奕有一位皇后及两位皇妃,其中她是最不被待见的一位皇妃。

因为她性格直率,敢于谏言,嫁给宋奕的当天便在洞房里好言相劝,要他改过自新,励精图治,做个好皇帝。

这话自然是成功的惹怒了宋奕,他直接怒而离去,还将云贵妃足足软禁了三个月。

之后便是云溪的父亲云烨,官居礼部尚书,因对女儿之事心怀不满,更对宋奕昏庸荒诞痛心疾首,一次在朝堂之上,没能忍住顶撞了宋奕。

在赵煦势力集团的蛊惑下,宋奕脑子一昏,将云烨从正三品直接贬为正六品上,赶出京城,去担任一个地方县令。

从此之后,宋奕与云贵妃直接就是行同路人。

“不行,我要去找皇上,他虽然好近女色,但绝对不会做鹊鹑乱事。”


御书房。

宋奕发现自己被软禁了起来,对门口的禁卫军怒斥:“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将朕软禁于此?”

“皇上,这是从大宗寺来的禁令,臣也是没有办法。”禁卫军左统领孟宇回道。

大宗寺,专门管理皇族事务,并且对皇亲国戚所犯罪责有监督谴责的权力。

这是大丰国开国皇帝为了防止后世子孙败毁江山而想出的办法。

大宗寺宗令,一般由皇族之中德高望重之人担任,现在是由先皇的皇兄贤亲王任职。

竟然是皇叔所为。

宋奕明白这其中的缘故,贤亲王宋越在与先皇争夺皇位的斗争中失败,本应杀头,但先皇仁慈不仅没有杀他,还给他赏了一块封地。

八年前宋奕继承皇位,贤亲王又从封地跑了回来,也是想寻找机会,可惜他又失败了。

“皇叔这是贼心不死啊。”宋奕坐在御书房的龙椅之上,眼中目光闪烁锋芒。

“老奴见过皇上。”就在此时一个太监走了进来,跪在宋奕身前磕头。

“噢,原来是梁公公。”宋奕认出这是伺候过自己父皇的老太监,对他算得上是忠心耿耿,属于身边可信之人。

“皇上,昨夜之事老奴听说了。”梁公公弯着腰,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嗯,你怎么看?”宋奕直接反问,他知道这个老太监有话要说。

反正所有人都当他是荒淫无道,昏庸无能,他们表面上的这种恭敬,那都是装的。

梁公公一愣,皇上何时变得如此冷静,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

“老奴认为这是有人在陷害皇上。”梁公公自小看着他长大,有些话也不藏着掖着,“皇上难道不想一想,昨夜您酒醉在自己的寝宫之中,为何今日又出现在太妃娘娘寝宫?”

宋奕眼睛一亮,总算遇到个明白人。

没错,他在御书房吃过饭喝了点酒,便昏昏欲睡,恍惚间看到一位绝色美人,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今晨醒来之后,他却在皇太妃的床上,这就说明他是被人放到那张床上去的。

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因此而遭受世人谴责,他心中涌出强大的自信,这件事情一定要彻查清楚。

“孟宇,给朕滚进来。”

门被推开了,左统领孟宇钻了进来。

“昨夜是谁在护卫朕?”宋奕目光锋利,死死盯着他。

孟宇回道:“昨夜皇上不要人护卫,将我们都打发走了。”

有这事?

宋奕皱起眉头,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就在此时,一位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匆匆来到御书房。

只见她行如扶风摆柳,举手投足之间彰显着高贵气质,再看她的容颜,端的是倾国倾城,天下无双。

宋奕眼睛都快看直了,心中感叹,世间竟有如此美人。

“臣妾见过皇上。”女子跪在了面前。

宋奕脑海中立刻闪出一个人来,永丽宫的云贵妃,官名云溪。

她和她父亲一样,性格耿直,嫁给他的第一天便教育他端正品行,做个好皇帝,但是却招来了他的厌烦,加上她的父亲在朝堂之上顶撞自己,至此以后,他便与她形同陌路。

其实她才是真正关心自己,深爱着自己的人啊。

宋奕感觉自己愧对云贵妃,连忙柔声唤道:“爱妃……你怎么来了?”

“啊……”

一句爱妃,令云贵妃娇躯轻颤。

自己十五岁嫁给他,已经三年了,从洞房之夜怒而离去,至今未曾给过好脸色,连碰都没有碰过。

今日如何说话这般怪异,就像变了个人?

“皇上您……”云贵妃眼含热泪。

“爱妃快快请起。”宋奕心中喜欢的不得了,没想到自己的老婆不仅是位绝色佳人,况且温柔善良,知书达理,心中万分欣喜,亲自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梁公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皇上真的变了,与之前简直可以用判若两人来形容。

他何时对云贵妃如此彬彬有礼?

“梁公公,你是伺候过父皇的老人,朕信任你,你应该清楚,朕现在最需要什么。”宋奕目光灼灼看着他,此刻的他,身上不再是玩世不恭的荒淫之气,而是如真龙震怒,威严冷峻,“去御膳房好好查查,朕昨夜的御膳是否有问题。”

梁公公听闻之后越发震惊,宋奕玩世不恭,昏庸无道,哪里有此等智商说出此种话语?

难道是他真的悔过自新了?

苍天有眼啊,先皇您在天之灵,也该安心了。

“老奴明白,老奴告退。”梁公公擦了擦湿润的眼睛,退出了御书房。

此刻,房中只剩夫妻二人,宋奕握着那一双柔若无骨的柔荑,心中感慨万千。

自己前世被人当做狗,向心仪的女孩表白时又遭嫌弃,谁能想到穿越古代,竟然有位如此善良美丽的妻子。

“爱妃,你受苦了。”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臣妾不敢相信。”云贵妃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她要弄明白,皇上是不是变了个人,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哎,朕自从登基以来,朝廷被赵煦把持,如同傀儡一般,若非装作昏庸无道,恐怕早已身首异处,朕是给世人一个障眼法啊。”宋奕紧握着她的小手,撒了个善意的谎言,他已经在心中暗暗发誓,接下来他要励精图治,做一个青史留名的好皇帝。

“陛下果真如臣妾所想,隐忍不发,臣妾就知道皇上不是那样的人。”云贵妃听闻宋奕心声,心中欣喜万分,感觉就像吃了蜜一样甜,以往的种种不快,在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望着面前的可人儿,宋奕的心都快化了,将她搂进怀中,温柔的说:“难得爱妃对朕如此信任,从今往后,朕会好好疼你爱你,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

“皇上,臣妾不是在做梦吧。”

“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两人紧紧相拥,宋奕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勾下头吻住温软香甜的红唇,感觉自己又恋爱了。

就在此时,突然门又被推开,一声悲腔在身后传来。

“皇上,这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忘贪恋美色,皇上啊,你都要被废黜了,老臣有愧于先帝啊……”


宋奕赶紧将云贵妃搂进怀里,轻抚着她的脊背,安抚着她,同时扭头一看,来人竟然大丰王朝的太师,林真卿。

他可是位德高望重的三朝元老,虽然只任个虚职太师,但是他在天下读书人的眼中,那地位可不一般,乃是圣人般的存在。

他刚刚得到消息,皇太妃得知自己被宋奕欺负之后,几欲寻死去追随先皇,最后被宫女救活,现在永宁宫那边都乱做了一团。

迫于舆论压力,大宗寺决定三日后,连同内阁大臣,大理寺对宋奕进行三法会审,届时要依照大丰皇族祖训,对宋奕进行罢黜,废除帝位,另立他人。

林真卿得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坐不住了,宋奕好歹是他的学生,倾注过他太多的心血,如今发育成这般模样,他实在是心愧难安,感觉自己愧对先皇。

如果宋奕被废黜,他只能以死谢罪。

御书房外已经被禁卫军重重把守,他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进来面圣,准备好好教训宋奕一番,让他在审判之日当众认罪,对列祖列宗忏悔道歉,求得悔过自新,到时候他再出言训诫,看能否保住皇位。

他怀着一线希望,以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宋奕肯定是在追悔莫及,哪知一进门便看到他怀抱着一位女子,又亲又摸的,当场便气的差点儿驾鹤西去。

“咦,是老师来了,您刚才说什么?”宋奕不在乎他的什么反应,而是关注着他刚才说的话,“朕要被废黜?”

“皇上,你真是太让老臣失望了。”林真卿气的身子发颤,也不理会宋奕的问话,颤颤巍巍走了过来,“老夫倒要看看,这是哪位不知廉耻的女子,到这个时候了,还勾引皇上。”

他将气全部撒在云贵妃身上,认为都是她们这些妖精,整天勾引迷惑皇上,他才变得如此堕落。

林太师是她敬仰之人,天下文化圣人,帝王之师,赶紧从宋奕怀里钻出来,整了整仪容,红着脸问候:“云溪向太师问好。”

“啊,你,你,你,你是云贵妃。”

当林真卿看到云溪的面容时,惊讶的合不拢嘴,本来要破口大骂的架势,突然间就惊呆了。

皇上最讨厌的就是云贵妃呀,为何刚才两人……

林真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实在看不透眼前的形势。

要知道这门亲事还是他一手促成的,因为宋奕不学无术,而他又看中了云溪的温柔善良、知书达礼,于是说服云尚书,将女儿嫁给了宋奕。

后来发生了那些事,他也是追悔莫及,认为毁了人家云尚书的女儿。

可是现在……

“老师,朕深知愧对云贵妃,心中追悔莫及啊。”宋奕向云溪深深的鞠了一躬。

“皇上,万万不可,您乃九龙之尊。”云贵妃吓了一跳,赶紧跪在地上。

“爱妃快快请起,莫再行此大礼。”

看着两人相敬如宾,林真卿点了点头,心中甚是欣慰。

看来这个昏君真的是醒悟了。

“老师,您说要将朕废黜,这是哪儿来的消息?”宋奕赶紧问,他刚刚穿越而来,拥有江山与美人,岂能拱手让给他人?

“三日后,大宗寺,内阁及大理寺三法会审,要对皇上进行罢黜。”林真卿深色凝重,“不过臣已经想好了对策,届时皇上可在列祖列宗牌位前真心忏悔,老臣再出来说说话,还是有机会能够保住皇位。”

“朕为何要忏悔?朕又没有做错什么,难道老师以为朕真的将皇太妃给睡了?”宋奕目光灼灼的反问。

这话说的虽然难听,但却让林真卿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喜色:“皇上与皇太妃是清白的?”

废话,老子就是再好色,也不可能自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再说了,那位可是父皇的女人。

“朕与于娇燕明明白白,这是一个陷害朕的圈套。”

“臣妾也相信皇上是清白的。”云贵妃满脸柔情的望着宋奕,美丽的大眼睛中情意绵绵。

“爱妃,你真好。”宋奕忍不住在她光洁似玉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还是老婆理解我啊。

林真卿老脸一红,赶紧问:“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宋奕将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林真卿愤怒之下拍案而起:“这帮乱臣贼子,其心可诛。”

他乃三朝元老,帝王之师,一辈子为宋家江山操碎了心,可谓是忠心耿耿,即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老师,朕心中已有定数,此刻开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您就装作没事人一般。”宋奕叮嘱着说道,此刻的他再无往日的软弱无能,反而是大智若愚的表现。

看着他镇定睿智的样子,林真卿再一次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和听到的。

难道这才是皇上真实的一面?

这些年他装作昏庸无道,忍受朝堂之上的耻辱,黎民心中的辱骂,竟是隐忍不发,这需要多么坚定的心性啊。

苍天有眼啊,先皇陛下,大丰的江山有救了,老臣现在就是死了,也能安然瞑目。

宋奕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老师,您和赵煦为何会出现在永宁宫?”

昨日那个场面,分明就是现场来捉奸的,怎么可能没有阴谋和圈套。

“昨日赵煦给老臣传信,说太妃身子有恙,便约我一同去探望,这么说来,此事是有意为之。”林真卿抚着颌下胡须,皱起了眉头。

赵煦把持朝政多年,独揽大权,培养的一大批自己的亲信,他是担心皇上掌权啊,因此昨日之事,一定出自他一手的策划。

只是有一事不明,皇后娘娘可是赵煦的亲生女儿,一旦宋奕被罢黜,他的女儿岂不是也沦为废后,这盘棋究竟是怎么算计的?

其实宋奕也想不明白,皇后赵甜儿对他不冷不淡,但两人也是同床共枕多年,早就行了周公之礼,自己一旦被罢黜,赵煦的女儿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为何要这么做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