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二少你家夫人又又又作妖啦

二少你家夫人又又又作妖啦

唐一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祁星辰在给姐姐接风洗尘的宴会上多喝了两杯,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睡着一个男人,那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京都叶家二少叶浦深。祁星辰吓得魂飞魄散,这可是位她惹不起的大人物。谁成想,某人非但没有怪罪她,还甘愿做她的临时替补未婚夫,甚至真的打算把她娶回家。闪婚之后,脾气不好,喜欢作妖,随时泄愤的她,被叶浦深宠上了天。

主角:祁星辰,叶浦深   更新:2022-07-16 00: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祁星辰,叶浦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二少你家夫人又又又作妖啦》,由网络作家“唐一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祁星辰在给姐姐接风洗尘的宴会上多喝了两杯,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睡着一个男人,那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京都叶家二少叶浦深。祁星辰吓得魂飞魄散,这可是位她惹不起的大人物。谁成想,某人非但没有怪罪她,还甘愿做她的临时替补未婚夫,甚至真的打算把她娶回家。闪婚之后,脾气不好,喜欢作妖,随时泄愤的她,被叶浦深宠上了天。

《二少你家夫人又又又作妖啦》精彩片段

L市,锦沅酒店。

祁星辰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男人。

男人倚坐在床上,身材健硕,相貌俊朗。

看清对方的脸时,祁星辰犹如晴天霹雳。

京都叶家二少叶浦深?!

祁星辰被吓得魂都差点飞了。

“你你你…你为什么会坐在我身边!”她猛然惊坐起,混乱间满脸警惕的质问对方。

叶浦深不慌不忙的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昨天都干了些什么。”

这话把祁星辰问懵了。

昨天…昨天不就是在给姐姐接风洗尘的宴会上多喝了两杯酒吗?跟这有什么关系?

下一秒,祁星辰的脑子灵光一现!

不,不对!

她被人给阴了!

想到此,祁星辰五味杂陈,一张脸臭的快要滴出水。

她为男朋友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却在他刚回国之际被人给阴了一手,阴差阳错之下跟叶浦深有了一次。

这让她怎么去面对谢愉辰?

她和叶浦深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同寻常。

混乱间,她连忙惙拾好自己的失态。

“实在抱歉叶先生,昨晚的闹剧并非我们双方自愿,希望你也把它当场一场梦给忘掉。”

“祁小姐把我吃干抹净了就想跑?”

叶浦深朝她缓缓吐出了个烟圈,语气带着些许戏谑,但眼神却凌厉无比。

他禁多年欲却在祁星辰面前破防,被她当成解药拿走一血,他可没打算轻饶祁星辰。

见了他那一副小媳妇讨理得架势,祁星辰内心思绪万千,“叶先生,昨晚的事是我不对,我会想办法弥补你的。”

叶浦深的神色逐渐阴鸷,“你要怎么弥补?”

祁星辰在床头柜上扒拉了一通之后掏出手机,“二维码给我一下,我给你转点钱,你拿去买点吃的喝的,好好补补身子。”

刷——

叶浦深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

他掐灭了烟,阴鸷的冷眸往祁星辰身上一盯,从牙缝里挤出话,“祁星辰,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卖的?

强大而又压抑的气场扑面而来,差点没把祁星辰给压垮。

她知道,叶浦深这是火了。

“没……没有,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想让你把昨天的精力都补回来,毕竟你才是受害者。”

敢情这女人是在往他身上贴“肾虚”“不行”等标签?

叶浦深大手一伸,一把钳住了祁星辰的下巴,并与她拉近距离,“用我想要的方式来弥补即可。”

闻言,祁星辰顿感危机十足。

“你…你想干嘛?!”她有些惶恐的往后退,却发现自己浑身酸痛无力。

“想。”

“流氓!!”

她惊呼了一声就往后缩,叶浦深则是不断的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眼看着她的脑袋就要撞上墙壁时,他伸手抚住了她的后脑勺。

祁星辰一僵,身后已经退无可退,而叶浦深还在不断靠近。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

去他大爷的,反正都已经有过一次了,也不差再来一次,就当哔了狗后又被狗反咬一口吧!

谁让她在太岁头上动了土呢……

想到此,她咬着牙闭上了眼,等着对方下杀手。

一秒,五秒,十秒……

想象中的吻没有落下来。

她微微睁开眼,恰好看到叶浦深一脸看热闹的戏谑之色。

“你在期待些什么?”

顿时,祁星辰闹了个大红脸。

她猛推开了对方,并从床上跳下来,“我期待你个大头鬼!”

祁星辰三下五除二的穿上了衣服就要逃离犯罪现场,但手刚摸上把手,就听到背后的男人冷不丁的说到,“你内……”

对方还没讲完剩下的话,祁星辰就感觉到了衣服里一阵空荡。

她忍着羞愧咬咬牙,“送给你当纪念品!”

言罢,祁星辰落荒而逃。

但人还没逃出酒店,她的手机就响了。

她刚接听,母亲陈兰芝焦灼的声音就从另一端传了过来。

“死丫头你跑哪儿去了?客人基本都到齐了,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祁星辰傻了,“什么?客人?”

“昨晚就跟谢家说好了今天让你和愉辰订婚,你在犯什么糊涂?”

一觉醒来身边多出个男人就算了,怎么还凭空蹦出了个订婚宴?

事情来的猝不及防,祁星辰瞬间风中凌乱。


“妈,我这边发生了点意外,我觉得……”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陈兰芝就打断到,“少说废话,赶紧给我滚回来!”

“嘟嘟嘟……”

通话被掐断。

祁星辰无奈至极。

现在撤订婚宴是来不及了,只能先去应付一下,事后再跟谢愉辰坦白,到时纵使有千般痛苦万般不舍,也得是该分手分手该走人走人的局面。

不多时,悦汇大厦。

祁星辰赶到会场时,场上已经聚满了人,她一进门就发现里边儿热闹非凡。

“好一出鸠占鹊巢,要不是谢家少爷拿出了证据,今天可不就让祁星辰得逞了!”

“得亏祁明月和谢愉辰这些年一起在国外留学,要不然这辈子到死他们也不会知道祁星辰当初都做了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她得有多缺男人,竟然连她亲姐的初恋都要抢!”

“……”

一众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谈话内容劲爆无比。

祁星辰在茫茫骂声中走上高台,还没来得及问清现状,母亲陈兰芝率先冲到她跟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焦急的问话。

“星辰,当初救下愉辰的人不是你?你是不是冒名顶替了明月?你知不知道明月跟愉辰在游戏里网恋过一阵?”

一键三连的问话让祁星辰傻了眼,这哪儿跟哪儿?

就在祁星辰懵逼时,祁明月发话了。

“妈,我也没想到愉辰竟然会把当年的事查出来,更没想到他竟在这几年的相处中对我生出了情愫……”

陈兰芝面色不太好看,她可没想到姐妹争一男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家,气的她连忙给自己顺气。

“妈…只要愉辰情愿,我是非常愿意把他让给星辰的……”

她满脸愧疚的挽着谢愉辰的手臂,身形微微颤抖,弱不禁风,我见犹怜,那娇弱的姿态把谢愉辰的保护欲激到了顶峰。

谢愉辰本能的把祁明月护在了身后,对着祁星辰就喷。

“祁星辰,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结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原来如此。

她算是明白了三年前祁明月为何会千方百计出国留学。

她走向谢愉辰,“你觉得当初把你从水里救出来的人是祁明月?并且今天还要为了她当众悔婚?”

“对。”谢愉辰回答的格外坚定。

怪不得他这几年一直用这忙那忙时差不一的借口晾着自己,原来是早已跟祁明月暗度成仓。

祁星辰呵了一声,解开了领口的扣子,“还真是巧,我也正愁该找什么理由踹了你呢。”

话音一落,祁星辰脖颈间那成群结队的草莓瞬间曝光。

嘶——

一众吃瓜群众不约而同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互绿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会玩儿的吗??

这可真够刺激的!

众人炸了锅,祁谢两家的父母也是一懵,谢愉辰的脸更是直接就绿了。

此刻,谢愉辰羞耻感浓浓。

他做梦也不曾想到过自己竟会被祁星辰绿成青青草原。

祁明月一急,反过来把谢愉辰护在身后,腆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不温不火的怪罪祁星辰。

“星辰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你竟然在还没跟愉辰分手的情况下出轨劈腿,这……”意犹未尽,欲言又止。

祁星辰仿佛闻到了一股清香悠远的绿茶香。

“我过分?你们能比我高尚到哪儿去?”

祁星辰气乐了。

她一把捏住了祁明月的下颌骨,“你一个小三也敢对我指手画脚,谁给你的脸!”

“不是的,我跟愉辰没有发生什么的……”祁明月的泪水劈里啪啦的掉下来,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见状,谢愉辰一把推开了祁星辰,“差不多得了,你还想要闹到什么时候,是这世上除了我就没有其他男人要你了还是怎么的?”

闻言,祁星辰差点没忍住往他脸上吐一啪口水。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

祁星辰咬牙忍住随时暴发的怒火把大厅里的人都扫了一圈后,做出了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临时需要换个订婚对象,请问有没有人愿意上来当替补?”

闻言,场下顿时鸦雀无声,一群吃瓜群众目光各异。

你当这是打球呢,还替补!

“……”

“……”

就在气氛安静的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时,一道清冷而又低沉悦耳的男声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安静。

“祁小姐,你昨晚刚上了我的床,今天就想给我戴绿帽?”


男小三出现了??

众人纷纷侧目,都非常好奇那位敢给谢愉辰扣绿帽的人是哪路神仙。

但这一看,众人都傻了眼,祁家父母也是傻在了原地。

叶家二少叶浦深?

这还真是个硬茬!

这个男人手里主宰着整个夏华国的经济命脉,行事简明扼要雷厉风行,向来深居简出,今日竟会出现在祁谢两家小小的订婚宴上!

不对……他刚刚说什么来着?做昨晚跟祁星辰睡了?

睡了???

吃瓜群众们大惊失色,静观事态的下一步发展。

叶浦深在万众瞩目之下踩着红毯来到祁星辰跟前。

他往祁星辰耳边一凑,捎带几分隔岸观火的戏谑,“这状况对你似乎不太友好?”

“是有点不太友好,不过问题不大,你这不是来帮我找回场子了嘛。”祁星辰不自在的捏起衣襟遮脖颈间的殷红。

她不允许自己的尊严被人丢在地上践踏,叶浦深来的正好。

“我可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

“你刚刚都对外宣称我们睡过了,你的女人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祁星辰打蛇上棍。

叶浦深的眼眸深了几分。

他的女人当然只有他自己能欺负。

“我帮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叶浦深好整以暇的问话。

“先救场,好处事后再议。”此时的祁星辰并不知道她给自己挖了个超级无敌大的坑。

叶浦深眉间带笑,往祁星辰耳边贴近了许多,“好。”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温温的,柔柔的,让祁星辰的耳垂不争气的红了个底儿掉。

谢愉辰见了此行此景,脸都快要被气变形了。

祁星辰这破女人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叶浦深亲昵恩爱咬耳朵!让他的脸往哪儿搁?

祁明月也是无比震撼,一双眼死死的黏在叶浦深身上,心脏狂跳不已。

祁星辰何德何能?竟让她钓到了这等绝物!

祁明月顿时觉得身边的谢愉辰他不香了。

祁明月别别扭扭地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刚要捏着嗓门儿和叶浦深说话时,对方先行一步搂住了祁星辰的腰肢,并发言。

“感谢大家从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我和星辰的订婚宴,大家吃好喝好,也希望你们在不久的将来能来参加我和星辰的婚礼。”叶浦深颔首,微微鞠躬。

话音刚落,场上响起了不算热烈的掌声。

祁星辰在暗中掐了叶浦深一把,咬牙压低声提醒他,“让你演戏没叫你来真的。”

“做戏就要做全套,你瞧瞧谢愉辰的脸色。”他把人搂的更紧。

祁星辰瞄了一眼谢愉辰,这才发现对方的脸已经绿的快要滴出菜汁来。

真爽。

见她喜形于色,谢愉辰的羞愤感被推到了顶峰。

故意的!这女人是故意膈应他来了!

谢愉辰眼睛一黑,咬着牙愤然离开现场,祁明月见状,一脸紧张的追了上去。

他这一走,谢家夫妇俩人可谓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终,谢峰带着妻子乔氏来到祁家夫妻面前诚恳道歉。

“祁兄,谢某教子无方,让你看笑话了,改日我必定带着犬子登门来负荆请罪。”谢峰鞠躬致歉。

“谢老弟言重了。”祁正秋客气婉拒,态度生冷。

谢峰羞愧不已,携妻离去。

见父亲面色不好看,祁星辰分分钟化身贴心小棉袄。

“爸,叶浦深可比谢愉辰好了不止百倍。”

“我介意的是这个吗?是这个吗!”祁正秋被气得甩袖。

小女儿当众宣扬自己睡了谁谁谁,拉着叶浦深胡闹了这么一通,以后在L市可谓是声名狼藉,就算真要嫁去了叶家他也不放心。

所谓一入豪门深似海,他这小女儿没心眼,还能打能闹能上天,压根就不是嫁入豪门的那块料。

“我的小姑奶奶,你今天可是玩大发了。”陈兰芝也是一个脑袋十个大,恼得揉起了眉心。

“这一波确实玩大了。”叶浦深顺势接话。

“你不跟我回去见一见我爸妈的话,我没法交代。”

叶浦深眉间带笑,看似是在商量,但祁星辰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这破男人他想干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