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全球豪宠娇妻可盐可甜

全球豪宠娇妻可盐可甜

四月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木兮曾经经历过一场意外,被救后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无法与人有身体接触。如此孤僻自保的活了很多年,直到她遇到盛恒君,她发现,她可以和他接触。初次见面时,她以为他像外界说的那样,杀伐果断,不近人情,是个冷漠怪物。但随着他帮助她收拾恶毒继母,踢走白莲花和绿茶,她发现,他这个人还是很可爱的!

主角:林木兮,盛恒君   更新:2022-07-16 00: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木兮,盛恒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球豪宠娇妻可盐可甜》,由网络作家“四月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木兮曾经经历过一场意外,被救后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无法与人有身体接触。如此孤僻自保的活了很多年,直到她遇到盛恒君,她发现,她可以和他接触。初次见面时,她以为他像外界说的那样,杀伐果断,不近人情,是个冷漠怪物。但随着他帮助她收拾恶毒继母,踢走白莲花和绿茶,她发现,他这个人还是很可爱的!

《全球豪宠娇妻可盐可甜》精彩片段

十年,整整十年过去了,林木兮终于再次踏上故土,她本以为自己会激动甚至会哭,却没想到此刻看着周遭的一切她就只有陌生感。

“林小姐?”一个男人的声音把她偏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您是?”

“我是您父亲林浩天派来接您回家的司机。”

听到这话林木兮笑了出声,指着自己:“我父亲派人来接我?”

那男人恭敬道:“是的。”

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最希望她死的,那人一定是她的父亲林浩天。

如今居然会派人来接,真是稀奇了。

“这里不让停车,我们先上车吧。”男人伸手要拉她的行李,林木兮条件反射一样收回扶在行李杆上的手的同时抬脚往后退了几步。

她的反应太大,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林小姐您怎么了吗?”司机说着上前了几步。

“站住!”林木兮呵斥道:“往后退!”

司机听话的往后退了几步。

在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林木兮得以正常呼吸:“抱歉,别离我太近就好。”

“好。”司机顺从她的意思又是往后退了几步打开了车门:“小姐请上车吧。”

后面的车在滴喇叭,林木兮忙钻进了后座。

上车她就打开了车窗,风吹了进来把她过分紧张的情绪舒缓了半分。

十年前,她的母亲意外身亡,在母亲入土为安的第二天,她的父亲迫不及待的带着情人上门在房间里苟且,她碰巧看了个正着。因为过重的心理打击她患上了PTSD心理创伤后遗症,她没有办法活得跟正常人一样,一但别人过分靠近她就会身体发抖,呼吸急促,严重的可以威胁生命安全。

这么多年来,她看了无数的医生,得到的结果都是无药可医,除非她做脱敏治疗,脱敏治疗就是她需要回来面对给她造成应激创伤的始作俑者,除此之外今年是她母亲去世十周年,她的父亲说要给母亲举报一场宴席,她身为母亲唯一的女儿必须出席。

车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处停了下来,正面她母亲带着她看过喷泉的中心广场已经翻新过。

中心广场上的大荧幕正在播放着新闻,楼下一群人在围观,她还纳闷现在国内的人这么喜欢看新闻了吗?直到她看见了新闻内容里的男人。

下面的字幕介绍这男人的身份:CA集团总裁,盛恒君

十年前CA集团不过还是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十年后CA集团已经是国内房地产行业的龙头老大,而这一切都归功于CA集团如今的总裁盛恒君。

对于盛恒君,林木兮是有点了解的。

如今这个在世人眼中看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完美男神国民老公盛恒君,二十岁那年当年曾为了资金问题在林家下跪过。

那时林木兮因为心理问题已经在家中待了数月,从她的窗台上看过去就能看到那个男人,双膝跪在花园里,身影跟黑夜融为一体,明明是跪着却一身的傲气。

林木兮看着失了神,后来下起了雪,那是一场初雪。

林木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拿了一把最大的伞就出了门,他在跪着她就给他撑伞。

盛恒君赶她走,她也不走。也不知道两人就这么磨了多久,最终盛恒君起身离开,走的时候还望她冻得发抖的身体披上了自己的衣服,留下一句话:“他一定会成功的。”

他就这么衣衫单薄的消失在那场雪里,后来她就出国了就再也没见过盛恒君。

这男人说到做到了。

等等,这是哪里?

她就这么失神回忆往事的时间里,这车怎么开到这里了?

林浩天终于要对她下手,把她埋在荒山野岭了?

“这是哪里?”林木兮问司机。

司机不回答悠哉悠哉的吹起了口哨

“停车!”林木兮拍打车窗:“快停车!”


“这荒山野岭的你就别折腾了吧。”司机停了车,回头朝她笑了笑。

这一笑怪渗人的,林木兮当场就结巴了起来:“你你你是谁?”

司机打开车门赶着她进了一个工厂里,林木兮生怕自己会跟他身体接触引起发病因此一直都很配合。

司机抽出一根绳索眼看就要绑她,林木兮急忙抽过他的绳索:“大哥,不劳烦您动手,我自己来。”

林木兮特别熟练的绑上了自己的腿跟手。

司机就没看见过这样的人,一脸见了鬼似的:“你该不会是个疯子吧?”

“你这得问问盛恒君了我是谁了。”

“盛恒君?”林木兮无语了:“大哥,你绑错人了吧,我跟盛恒君什么关系啊!”

“未婚夫妻的关系。”

林木兮要疯了:“我怎么不知道!”

她什么时候跟盛恒君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

“还想骗我,你自己看吧。”司机把报纸扔在她的身上。

林木兮抖着手捡起报纸。

《盛林两家世纪婚礼》

《CA集团盛恒君迎娶林氏集团林木兮》

这一沓报纸都写着差不多的标题。

林木兮终于明白了,母亲的宴席就是一个幌子,林浩天是要把她给卖了!

“哥,我叫您叔了,您要什么我们好商量,千万别伤害我,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呸呸呸!”林木兮拍自己的嘴巴:“我是说生命很宝贵!我才二十,死了真的太冤了啊。”

“放心,我不杀你,我的目标是盛恒君。”

“对,冤有头债有主,您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林木兮感激不尽,朝他深深鞠躬。

司机疑惑的皱眉:“你跟盛恒君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关系,天地可鉴!我要是说谎我天打五雷轰!”林木兮举手发誓。

“那好,你给他打电话约他一个人来这里,等他来以后我可以放你走。”

“好!”生死关头林木兮想也没想就答应来下来,忽然想起:“我没有他电话。”

司机嘴角抽了抽:“……我有。”

“你别靠近我,把手机扔过来。”

“真是矫情。”司机把手机扔了过去。

林木兮顺利拨通来盛恒君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盛恒君。”电话里的男人声音沉稳,平淡的语气里透着一种威严,气场强大,林木兮本来就激动的心情现在有些犯怂。

“我,我是林木兮。”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

“我是那个林家的女儿,林木兮,就是小时候曾经给你打过伞的那个小孩。”

“我记忆还没这么差。”盛恒君说:“有什么事?”

林木兮觉得这人气场是真的可怕,自己都想把电话挂了,司机却把字写在报纸上并且亮出了一把刀。

林木兮没办法硬着头皮一口气道:“那个,我想跟你见一面,在临安大道南边的一个工厂,你一定要一个人来!”

救我啊,快来救我啊盛恒君。

林木兮心想之前好歹也帮他撑过伞,他应该会念及一丝过往之恩救她一命。


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他居然挂了我的电话!”林木兮气愤不已:“他怎么能随便挂人的电话!”她说着给盛恒君把电话打了回去。

一个接一个都是接不通的状况。

司机很想说算了,但林木兮像是跟这电话杠上了一样连续打了三个。

“就这种态度,还指望我嫁给他!我呸!我嫁给一条狗我都不会嫁给他!”

林木兮这一吐槽跟司机一拍即合,两人开始针对盛恒君这个人“讨论”了起来。

在外人眼中盛恒君都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要找到一个对他不满的人都是稀奇,司机看着林木兮跟遇见知音一样。

两人越聊越兴奋,时间也随之过得飞快。

林木兮看着过去的时间,心里焦躁难安。她不知道给盛恒君打过去的暗示够不够明显了吗?第一通电话响了一声,第二通电话也是一声,最后一通电话刚拨过去她就挂了,这110的意思他究竟懂不懂?他怎么还没来?

原本聊着好好的司机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一个电话。

林木兮没办法,只能自己想着逃跑了,她给自己绑的看着是一个死结其实是一个活结,趁着司机去接电话的时间她飞快的给自己解了绑,正当她准备逃跑的时候,司机的目光看了过来。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林木兮朝外跑了出去,司机咒骂了一声追了上来。林木兮蹲得太久现在腿都是麻的,还没跑出工厂就被司机一手便扯住头发往里拖。

林木兮挣扎着双腿往外蹬,歇斯底里地喊:“放开我!放开我!”

司机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用了狠劲狠狠地拽住她的头发,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给扯掉。

林木兮痛得眼泪在往外冒,与此同时她感觉自己都呼吸频率加快,完了,这是发病的前兆。

“李逵。”

凌厉的短发下,一张面庞年轻,英俊得惊人的男人。

皮肤雪般白皙,轮廓如雕刻版锋利,扬起眉时,是一双狭长深邃的黑眸。

盛恒君眼神凌厉阴森的看向李逵,“给你个机会,放开她。”

林木兮怔怔的望着他,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刚过三十,A市最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

长得挺帅的嘛,可以考虑去参加偶像练习生了,就是年纪大了一点不知道给不给参赛资格。

不对不对,她在被绑架了呢,哪有闲情功夫考虑那些啊。

林木兮扯破喉咙,大喊道:“救我,记得救我啊!”

林木兮被扯了起来,司机单手圈住她的脖子用刀低在上面,怒喊:“做梦!你把我害得这么惨,今天不是你死就是她死!”

“很好。”盛恒君举起手像是一个发号施令的神:“带进来。”

一个女孩被抱了进来,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爸爸,你在干什么?”

“小朋友,你爸爸在玩一个游戏,你想玩吗?”

“哦。”小女孩笑着点头:“我也想玩!”

“好啊,那你先不能听我们都对话。”盛恒君双手捂着小女孩的耳朵,原本温柔的脸庞瞬间乌云密布,身上散发着一股戾气。

“李逵,我没这么好的耐心,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要么你放了她,我也放了你的女儿。要么,你杀了她,我也杀了你女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