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病弱王爷的娇医妃

病弱王爷的娇医妃

松海有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脚跨越时空,现代女神医何沉烟穿越到了一个新娘子的身上!在理清头绪之后,她不由得无语问苍天,为何偏偏穿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废材?原主是何侍郎家的嫡女,因为没有母亲庇护处处受苛待。如今燕王身受重伤,家人竟然逼着原主替嫁冲喜!在成亲之后,何沉烟已经做好了成为小寡妇的觉悟,可那位王爷夫君怎么醒了?

主角:何沉烟,楚骁   更新:2022-07-16 00: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何沉烟,楚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弱王爷的娇医妃》,由网络作家“松海有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脚跨越时空,现代女神医何沉烟穿越到了一个新娘子的身上!在理清头绪之后,她不由得无语问苍天,为何偏偏穿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废材?原主是何侍郎家的嫡女,因为没有母亲庇护处处受苛待。如今燕王身受重伤,家人竟然逼着原主替嫁冲喜!在成亲之后,何沉烟已经做好了成为小寡妇的觉悟,可那位王爷夫君怎么醒了?

《病弱王爷的娇医妃》精彩片段

“新娘子跳水啦!快来人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一队抬着花轿的迎亲队伍立刻慌了神,其中会水的一个人抢先跳入了湖中,一头扎进了冰凉的湖水中。周围的街坊邻居也纷纷挤过来看热闹。

“这跳下去的就是何侍郎家的嫡女么,哎呦怎的搞成了这样?”

“你不知道啊?听说前几日圣上赐婚,把她许配给了燕王哩。”

“燕王不是才从边疆回来嘛,听说是受了重伤?哎呦……难道是冲喜?”

“可不是嘛……”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个个你一句我一句地闹开了。负责此次行程的喜婆没看着新娘子,一不留神就让她冲出来跳了湖,现在正是气得头脑发晕,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去去去!侍郎家的人也是你们能说三道四的?再说,我就要禀报到何大人那,撕烂你们的嘴!”

喜婆扯着她那尖锐的嗓子喊道,周围嘴碎的人全都噤声,但是眼睛还是止不住地往湖里瞧。

湖水很深,新娘子又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腿脚也被下面的水草缠住,花了好一会功夫才捞上了岸,可惜此时的新娘子已经浑身冰凉,脸色煞白,没有一点活人气息。

“起开,都起开,让我看看!”喜婆扭动着她那肥硕的身躯,挤开众人,用手指试探新娘子的鼻息,随后浑身肥肉一抖,吓得猛地坐到了地上。

“这……这这……”喜婆被突然的变故吓得说话都断断续续,围观的人也被这副惨相吓得双目圆瞪,大气也不敢出。

“这是……死了?”死寂的氛围被人一语道破,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皇帝赐婚,用来给战绩显赫的燕王冲喜的新娘子,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眼看着自己的大把银子就这么离自己而去,而且说不定自己还会摊上牢狱之灾,喜婆心一横,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厉声道:“什么死了!人这是还活着呢!来人,把新娘子抬上轿!”

这时,有细心的人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人……好像不是何小姐啊?”

礼部侍郎何大人的嫡女何巧晴,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虽然地上这位也是姿色非凡,但是却不是人尽皆知的何巧晴。

那……这新娘子到底是谁?

喜婆脸色一变,语气森冷地冲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这就是何小姐,胡乱说话,当心你的脑袋。”那人立马收回自己探究的眼神,周围的人也都缄口不言,都不想惹上这麻烦事,纷纷作鸟兽散。

随行丫头又拿出了一块喜帕和新的喜服,这些都是何大人先前准备的。喜婆接过,往已经断了气的新娘子脸上一盖,又在轿内给换了一身衣裳,招呼道:“启程!腿脚麻利点。”

轿子被几个雇来的壮汉抬了起来,里面已经冰凉的新娘子突然身体抖了抖,灌进体内的水被尽数吐了出来。

何沉烟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不停地摇晃,还未睁开双眼,便发现自己眼前一片通红。

她记得,自己是已经死了。

二十一世纪的何沉烟出生在一个古武医学世家,家中的规矩多得压的人喘不过气,自己从小就被逼着学礼仪学功夫学医术,平时还要去学校上课。还好她天资聪颖,算得上是个天才,这些都能应付的过来。

但是繁重的课业之下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熬夜成了何沉烟的家常便饭,久而久之,何沉烟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病症。家里人虽然知道,却并不关心,还把她当成了测试数据的实验品。

直到死去的那天她才知道,自己这艰难的一生,原来只是家族发展的垫脚石而已。

不,我还没能享受人生,我还不能死!


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何沉烟睁开双眼,这才发现她正穿着古时候新娘子出嫁时的喜服,原主的记忆也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原主和她有着相同的姓名,她也出生在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同样的爹不疼娘不爱。自打出生以来,她就没有一天享受过属于自己的幸福。

四岁的时候原主就被送到了郊外的小院子,与世隔绝。周围没有同伴和她玩,负责养育她的也是一个在府中犯下罪行的老婆婆,大字不识一个,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所以原主长到这么大,什么都不会,性格还非常懦弱。

这次被紧急接回来,原主以为是自己终于得到了爹娘的认可,谁知回府之后连爹娘的面都没见着,她就要代替那个与她势同水火的妹妹,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王爷冲喜。

十七年来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她整整哭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嘶哑着嗓子互换母亲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反馈。终于在轿子上看到了一片湖,便头也不回地跳了进去。

我的天,这也太惨了……何沉烟一边回想一边感慨,仿佛在看别人的故事。她双手合十,心中吊唁她身体的原主:“你就放心地去吧,接下来我会替你过好这一生的。”

迎亲队伍到达燕王府,燕王府门外一片张灯结彩,门口还摆了个火盆,大门敞开,却没有见到燕王的身影,府中上下也没有一点迎亲的氛围,连个凑热闹的人都没有。

漆红的大门外只站了两名穿着银甲,手持长枪的士兵,喜婆命人把轿子放下,用帕子擦了几下满是冷汗的脸,这才上前说道:“两位官爷,王爷他……”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名长相俊俏的士兵打断她说:“王爷有命,还请王妃自己下轿,跨过火盆,便是礼成。”

喜婆一听,双腿顿时就软了,还好有随行的丫鬟搀了一把。

这人都死了,还怎么自己跨过火盆啊!喜婆的脑子转的快要冒烟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燕王成亲,竟然面都不露一下,只让两个五大三粗的士兵迎接。

不过京城中本来就有传言,说这个燕王冷血无情,在战场上杀惯了,见谁都没有一副好脸色,浑身充满了让人不敢靠近的戾气,鬼神靠近了都得退让三分。

她原本的计划是,在跨火盆的时候,自己和燕王各扶住新娘子的一边,被问到新娘子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冷的时候,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不过现在见不着燕王,没有王爷见证可怎么办?

见证者……喜婆灵机一动,看了一眼面前的两名士兵,他们不是更好吗?

“怎么了?王爷不喜欢有人在门口闲聊,动作快点。”士兵被喜婆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催促他们赶紧进去。

喜婆脸上堆着笑,肥肉拧在一起:“来了来了,新娘子害羞,我和丫头去扶一把。”

正当她把头伸进轿子里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了正对着她一脸微笑的何沉烟。

轿子里昏暗得很,只有透过红布照进来的光,衬得何沉烟的笑容诡异又恐怖。

“啊!!!”喜婆被这笑容吓得人仰马翻,肥胖的身躯咕噜噜滚了出来。旁边的丫鬟不屑地撇了撇嘴,死人都没见过?真是没见识。然后她自顾自用脚踢开了喜婆,自己把头伸进去一瞧……

这一瞧不要紧,何沉烟的正倚在轿内,伸出手向她晃了晃:“嗨~”


“啊!!!”丫鬟的反应比喜婆更加夸张,直接坐在了身后的喜婆身上,双目无神,嘴里还一直念念有词,像是疯了。

她是何巧晴的贴身丫鬟,这次跟出来就是害怕半路上出点什么幺蛾子。结果没想到中途这何沉烟投了湖不说,现在还诈了尸!

士兵不知道他们在轿子里看见了什么,刚想过去查看情况,就看到一双苍白的纤纤玉手从轿子里伸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一名身着大红喜服,盖着红盖头,身形瘦弱却仪态端庄的女子,迈着细碎的步伐走了出来。

现在的何沉烟其实已经饿得两眼发花,脚步虚浮,一身武艺根本使不出来,不然早在她吊唁完原主之后就插着翅膀飞了。

眼前这两名拿着枪的士兵自己也惹不起,全是因为原主身体羸弱,没半点功夫,现在连走个路都费劲。

士兵见到新娘子自己走出了轿门,分开两边站直了身体,大声喊道:“恭迎王妃娘娘!”

何沉烟站在丫鬟和喜婆的旁边,透过下面的缝隙冷着脸剜了她们一眼,两人像是被这一眼剜去了魂魄,就这么坐在地上,紧紧抱住对方发抖,嘴皮青紫脸色苍白。

深呼吸了几口气,稳了稳因为饥饿导致的心慌,再次抬起穿着绣花鞋的脚,提起大红的裙摆,迈过了燕王府门口的火盆。

“不好啦,王爷又晕倒了,快去请太医!”

喜娘和丫鬟刚扶着何沉烟从门口进来,就看见有人边喊边从里面跑出来,双方正好打了个照面。

擦肩而过的时候,一股花香从何沉烟的鼻尖飘过,她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掀起盖头往后看了一眼。

“哎呦我的祖宗诶,这盖头现在可千万不能掀,不吉利。”喜婆说“不吉利”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惹得何沉烟咯咯地笑。她俯下一身子,凑在喜婆的耳边轻轻说:“有什么……比我这个死人还不吉利的吗?”

喜婆当即浑身都软了,好像何沉烟的嘴吹出来的风带着剧毒,把她浑身都给麻痹了。

“呵呵,真有意思,你胆子不是挺大的?”何沉烟无情嘲讽。

丫鬟还沉浸在何沉烟诈尸的恐惧当中,走路的时候整个人像个没打油的机器,四肢的关节都是僵硬的。

盖头被迅速拉了下去,何沉烟只看见那人的双手有些粗糙,衣着简单却不失体面,是个保养得当的妇人。

妇人边喊边跑到何沉烟三人身后,着急忙慌地对刚才那两名士兵说道:“王爷的伤口又裂开了,萧大人,请您快去宫里……”

“明白了。”俊俏的士兵点头应道,他身边的另一名士兵已经会意,这时已经转身冲了出去。“我先去看看王爷的情况,你带王妃娘娘去喜房吧。”说完,他向何沉烟行了个礼,大跨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妇人站在何沉烟三人面前,望着她口中的“萧大人”离开之后,舒了口气,这才缓缓回过头来,换上另一副嘴脸,颇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们几个,跟我过来。”妇人随便招了招手,喊来了两个丫鬟,然后才对何沉烟三人说:“跟我来吧,王爷今日身体不适,一切从简。”语气嚣张又傲慢,头也不回地走在了前面。

她身边的两个丫鬟低着头唯唯诺诺,低着头跟在她后面。

喜婆低声应了一句,叫上丫鬟跟着,何沉烟却听见了她极小声的抱怨:“神气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家仆……”

“你说什么?”妇人听见了喜婆的声音,打断了喜婆的话,语气严肃凶狠。她身边的丫鬟被这股气势吓到,赶忙让示意喜婆闭嘴,喜婆以为吴嫂是什么大人物,吓得也不敢说话了。

“我可是皇上为王爷钦点的奶娘。”妇人语气有些骄傲:“你们可以叫我吴嫂。王爷从小就跟在我的身边,在这个王府里,除了王爷,都要给我几分薄面。”

王爷的奶娘,就是除开王爷的母亲和皇上之外,和王爷最亲近的人。何沉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妇人在王府里这么嚣张,连带个路都要找两个丫鬟来给自己撑排场。

“是是是,是小的多嘴了,您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咱别让王妃娘娘站久了。”喜婆的话头软了,并不想和她多言。倒不是因为她吹嘘自己的身份,而是身边还有个活死人。

但是话题说到了何沉烟那,吴嫂又来了劲头。

“哼。娘娘?”吴嫂又冷哼一声,语气里是十成十地看不起何沉烟。何沉烟没说话,心里怀疑这人怕不是老母猪转世,怎么哼哼唧唧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