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团宠大小姐是顾少心尖宠

团宠大小姐是顾少心尖宠

百里夜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挥金如土的温家大小姐温雨瓷,被她的养兄兼未婚夫,害得家破人亡,从首富之女,沦为无家可归之人。被迫继续做仇人的女人?她绝对做不到,这个时候,顾少修出现了,她主动提出合作,两个人结婚。本以为是一场心知肚明的交易婚姻,顾少修却强势霸道的闯进她的私人世界,攻占她的心房,让她的心里再也放不下别人。

主角:温雨瓷,顾少修   更新:2022-07-16 00: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雨瓷,顾少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大小姐是顾少心尖宠》,由网络作家“百里夜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挥金如土的温家大小姐温雨瓷,被她的养兄兼未婚夫,害得家破人亡,从首富之女,沦为无家可归之人。被迫继续做仇人的女人?她绝对做不到,这个时候,顾少修出现了,她主动提出合作,两个人结婚。本以为是一场心知肚明的交易婚姻,顾少修却强势霸道的闯进她的私人世界,攻占她的心房,让她的心里再也放不下别人。

《团宠大小姐是顾少心尖宠》精彩片段

夜,俪宫国际酒店包厢内。

第六杯白兰地下肚时,温雨瓷头脑已经晕沉的厉害,身边的老男人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小雪,吃完饭陪哥去唱K啊?”李总一手搭上她的肩,一手端着酒又送过来。

“不了,我今晚还要去医院照顾病人。”温雨瓷身子往旁边偏了偏,不动声色的躲开他。

西陵雪是温雨瓷为自己取的假名字,温雨瓷这个名字在景城太响亮,根本没办法应聘找工作。

“照顾病人哪用的着你这样的美人儿亲力亲为?”李总大手一挥,又将她揽回身边,“小雪只要将哥伺候好了,哥请上十个八个的护工专门帮你照顾病人。”

伺候?

她堂堂温家大小姐,什么时候沦落到要靠伺候男人才能活下去?

心似刀绞,恶心欲呕,终于绷不住,她将李总推开,“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

蹲在水池旁,使劲儿干呕,她捂住胸口,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多么讽刺,她这样不要命的陪吃陪喝陪玩儿陪乐,只是为了赚一天父亲的医药费,而上个月时,她还是挥金如土的温家大小姐,无数人仰她鼻息生存。

不过一夜之间,全都变了,天堂到地狱的差别。

家族企业被她的养兄兼未婚夫吞掉,父亲一气之下重病昏迷,一夜之间,她从首富之女,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而她的未婚夫……

想起那个有多俊美就有多冷酷的男人,她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扑到水池前,将凉水狠狠拍在自己脸上。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十三年前的大雪中,她会睁大眼睛看着他活活冻死在雪地里,绝不会带他回家,爱他护他,痴痴守他十三年。

温雨瓷是个大笨蛋,天下第一的大笨蛋!

神智恍惚中,她推开洗手间的门,清冷悦耳的声音,如碎冰击玉钻进她的耳中,令她浑身一震。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

灯火阑珊处,洛寒的身影渐渐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他没有系领带,衬衣领子上解开了两个扣子,手臂上还随意搭着一件深色西装。

走廊里的水晶灯那么明亮,映的他脸庞愈加清俊,连着那一拢迫人的眉峰都似夹了些光芒,冰冷耀眼的让人惶然敬畏,却又挪不开眼睛。

温雨瓷死死攥拳,任尖锐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中。

洛寒!

温洛寒!

他的名字,还是她给取的。

她曾经所有的幸福,如今无边的梦魇。

她往后退了一步,掩上门,听到温洛寒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不过分秒之间,她却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步履摇晃的回到包厢里。

她重新坐下后,即使神智恍惚,依然察觉李总的目光比方才又灼热了几分。

一滴水从鬓边滴落,她惊了一下。

糟了,刚刚在洗手间太激动,用冷水拍脸,将脸上的妆洗掉了!

别人化妆是为了美,她化妆却是扮丑,虽然职业需要,她不可能把自己弄的太丑,但化了浓重的妆,便有了浓重的烟火气,不会像此刻这样清纯逼人。


在这世上二十年,她清楚她的五官气质会带给男人怎样的震撼。

看来今晚她要提前离开了。

她拿起手包,起身想走,李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中是不加掩饰的惊艳,“小雪,我看你以后还是不化妆的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你这个样子,是要把世上所有男人都迷疯啊!”

李总自以为说了句很文雅很高明的话,得意大笑,一双眼睛却依旧贪婪的死死盯着温雨瓷,似乎少看一眼就像掉了块肉一样。

温雨瓷拂落他的手,“对不起李总,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李总怎么可能放过她,一把搂住她的腰,“小雪,别做公关了,跟着哥吧,哥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温雨瓷终于恼了,一把推开他,正经八百的看着他,“李总,你比我爸老多了,这样装嫩,不好!”

李总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下,但他还是强笑着过来揽她的腰,“宝贝儿,哥是老了点儿,但哥知道疼人啊,保准你上了哥的床,再也舍不得下来了……”

温雨瓷何曾受过这种羞辱,弯腰端起酒杯扬手泼在他脸上,“就您这样的,去找头母猪还差不多!”

扔了酒杯,她转身就走,门外却进来两个虎背熊腰的西装男,不由分说架住她的胳膊。

温雨瓷也不反抗,只是冷笑。

也好,这里不好施展拳脚,出了俪宫她会让那个老男人知道,不是所有女人他都可以调戏。

她被两个男人拖进了地下停车场,灯光幽暗,空无一人,李总狞笑着走近她,“臭丫头,我李四海看上的女人,还没哪个像你这么拽,老子让你上老子床,那是抬举你,敢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伸手去捏温雨瓷的下颌,温雨瓷蓄势待发,身后却传来冷若冰霜的说话声:“李四海,你从哪里借来的胆子,敢动我温洛寒的人?”

温洛寒几步走到温雨瓷身后,只是一个纤美轻柔的背影,就要令他把持不住,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将她抱进怀里。

那两个彪形大汉押着她的手,看起来便格外刺眼。

他的女人,他都好久没碰,他们有什么资格碰?

李四海见来人是温洛寒,立刻软了,点头哈腰,额角的冷汗瞬间淌下来,“原来是温总,误会误会,早知道她是您的人,借我几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碰啊!”

商场上,温洛寒的冷血无情有目共睹,惹了他就等于给自己找了一条不归路,他这是倒了几百辈子的血霉,惹上这杀星?

他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就差没跪下喊爹叫爷爷了。

温雨瓷背对着温洛寒,不说话也不动,温洛寒没来由的心烦气躁,冷冷吐字:“滚!”

李四海如逢大赦,带着两个保镖屁滚尿流的滚了。

几十秒后,停车场拐角处传来惊叫声、惨叫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很快又归于一片沉寂。

温雨瓷一动不动的听着,讥诮弯唇。

很好!

他一点儿没变,一如既往的这么狠!

轻轻吐出一口气,她举步朝前走。


“瓷瓷!”温洛寒压抑唤她一声,紧走几步,拦住她的去路。

灯光下,他高大英挺的身躯美好到虚幻,从他身上投下的影子笼罩着温雨瓷,如同他给她的生命带来的重重雾霭。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又走,被温洛寒叫住:“瓷瓷。”

她皱眉,回头看他,“不要再这样叫我,你这样叫我,让我很恶心!”

瓷瓷是她的乳名,只有最亲近的人才可以这样喊她,如今的他,有什么资格?

他眸色暗沉,冷冷盯着她,“瓷瓷,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你是我的,只能属于我,签下契约,你父亲的医药费,我一次性付清!”

温雨瓷讥诮的看着他。

她父亲的医药费?

呵!

多么讽刺!

如今躺在医院里的那个人,曾经也是他的父亲啊!

十三年来,给了他无数关心无数爱的男人,如今正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等钱救命,而他却能站在这里一脸漠然的和她讲条件,而那个条件居然是让她做他一辈子的地下情人,做他一辈子的玩宠!

到底狠心到怎样,才能做到这般绝情?!

她嘲讽勾唇,“洛寒,哪怕我死,都不会做你的玩物,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不管你父亲死活了吗?”洛寒盯着她,视线比这夜色还冷。

“我们温家都是有骨气的人,我爸若是知道,为了救他,我沦落成仇人的玩物,就算他醒了,也会被我活活气死,我最爱的人是我爸,最尊敬的人也是我爸,在我心目中,我爸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我不会给他抹黑,我会用我自己的双手救他,而不是出卖我的肉体和灵魂,洛寒,朝夕相处那么久,你还是不了解我,你太小看我!”自反目成仇后,温雨瓷还是第一次和洛寒说这么长的话,既然事已至此,说明白也好,省的这男人总还心存幻想,阴魂不散的缠着她。

“你太乐观。”洛寒英俊的脸上寒意更重,冰冷的语气似乎可以冻结四周的空气,“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如今的景城已没有你容身之地!”

“呵!那要多谢温总裁高抬贵手了!”温雨瓷耸耸肩膀,语气忽然欢快起来,“温总裁心狠手辣,手段高杆,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吞掉我温家,当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让我温雨瓷从景城消失,但是……我又怎么会怕?如今的温雨瓷,烂命一条,大不了和我爸一起去地下陪我妈,下辈子我给爸妈做牛做马赎我今生的过错,这样想想也挺好,我还要拜托温总裁再加把劲儿,早点儿让笨蛋白痴温雨瓷从这个世上消失,省的贻笑大方,笑掉世人的大牙!”

是她温雨瓷在十三年前的一场大雪中,救了洛寒这只白眼儿狼回温家,细心呵护,崇拜敬爱,让父亲也疼他护他,育他成材,才有了今日父亲重病,温家破产。

她是父亲的罪人,温家的罪人,死有余辜,死有何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