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专虐白莲花

重生后专虐白莲花

纳兰灵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入宫门深似海,云曦玥在嫁进皇家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父母。没想到第一次与家人相见,竟然是在刑场!是她痴傻,是人是鬼没分清,不光害了家人,同时还连累了至亲骨肉。一朝重生,云曦玥回到了幼年,那时悲剧还未发生,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主角:云曦玥,楚御,朱颜   更新:2022-07-16 00: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曦玥,楚御,朱颜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专虐白莲花》,由网络作家“纳兰灵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入宫门深似海,云曦玥在嫁进皇家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父母。没想到第一次与家人相见,竟然是在刑场!是她痴傻,是人是鬼没分清,不光害了家人,同时还连累了至亲骨肉。一朝重生,云曦玥回到了幼年,那时悲剧还未发生,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重生后专虐白莲花》精彩片段

破败的冷宫中。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阵冷风倒灌。

云曦玥冷的一瑟缩,朝外看去,一个女人牵着个孩子在门口伫立。

那孩子大约十来岁,很瘦很瘦,一双大大的眼睛呆滞仿佛看不进任何东西。

而那个女人的脸也清晰起来,“啊,啊……”

云曦玥张嘴尖叫,却满口无牙,舌头被拔。

那是她的墨儿,那孩子是她的墨儿,她十月怀胎的墨儿。

云曦玥努力想爬过去,可她的手脚已被砍掉,张嘴除了破败尖锐的啊,再没其它声音。

眼泪落下,心若刀绞。

一把剑横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孩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木愣愣的任由剑划破了他的喉咙,血沿着剑滴到地上。

“啊!”

云曦玥摇着头,眼泪落的飞快。

也看见了那拿剑的人,那是一个绝美的女人,曾经和她一起称为京城双珠,朱颜。

只是一个庶女而已,却攀附着她这个皇后表姐,一步一步将她害至这般境地。

“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今天,就要你儿子死!”

东西?

什么东西?

云曦玥不知道自己手里还有什么东西是朱颜没拿走的?

朱颜瞧着云曦玥的样子,一脚踹开了墨儿,扬手让人上前,那些人手里拎着木桶,木桶内还冒着热气。

一桶滚烫的热水从云曦玥头上浇下,烫的云曦玥晕厥过去。

身上破旧的衣裳被脱掉。

“没有,怎么会没有?”朱颜尖叫,气急败坏。

云曦玥只觉得很痛,很痛。

而那双曾经明亮的眸子,只是看着坐在地上的孩子。

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只在乎他,只在乎他了。

“娘娘,皇上派人来问,可得到藏宝图了?”

一个太监在门外低声。

朱颜看了一眼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云曦玥,

“把她的肉割下来,喂给那傻子吃!”

云曦玥瞪大了眼。

朱颜,朱颜,我云曦玥诅咒你,咒你不得好死,咒你以后重蹈我今日覆辙,生生世世不得善终。

不过,幸好,朱颜是让墨儿吃她的肉,不是让她吃墨儿的肉,至少墨儿还活着。

云曦玥看着地上垂着头的儿子。

墨儿啊,墨儿啊。

是娘对不起你,是娘对不起你,早知不能保护你,当初便不该把你生下来。

云曦玥再也看不见其它,只看见有人端了一盘子生肉,放在了墨儿面前,

墨儿伸手抓起了肉,塞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

“啊……”

云曦玥尖叫一声,坐了起身。

“不要吃,不要吃,墨儿不要吃!”

云曦玥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她,她居然会说话。

声音不对劲。

身子一动,一下子滚下了床,一个丫鬟站在一边噗嗤笑了出声。

云曦玥闻声抬头。

整个人越发震惊。

这是……

她的闺房,面前的丫鬟,是祖母赏她的如新。

一个最会讨巧卖乖,又喜欢仗势欺人的势利小人。

那她?

云曦玥闭上眼睛,那些记忆一下子在脑海中翻滚,刺激的她喘息都困难。

“呼呼!”

云曦玥大口大口喘息,看向自己的手,小小的,嫩嫩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云曦玥就那么瘫坐在地,回不过神来。

而如新居然不过来扶她起身,任由她瘫坐在地上。

直到云曦玥的奶娘元氏端着药进了屋子,见如新站在一边笑,云曦玥瘫坐在地,

元氏怒喝一声,“如新,你好大胆子,这么冷的天,任由小姐坐在地上!”

如新刚想开口反驳,就见元氏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

一个正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明柳,一个是大夫人身边的甜蜜。

吓的如新一哆嗦,连忙上前去扶云曦玥。

云曦玥却甩开了她,“不敢要你扶,去外面院子跪着吧,跪足一个时辰,自己去领二十板子!”

如新吓住。

元氏也吓住。

明柳、甜蜜也愣住。

因为这个四小姐,性子最是软绵,从来不会大声说话,更别说这么疾言厉色,直接罚跪又罚打板子。

“小姐,你不能这么待奴婢!”如新尖叫。

云曦玥冷笑,由着元氏把她扶起来,坐在床上,才慢吞吞说道,“既然我罚你,你不服!”

看向明柳和甜蜜,“明柳姐姐、甜蜜姐姐,我先前从床上摔下来,浑身没力气,在地上至少有一炷香时间,

而如新就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的看着,你们进来也瞧见了,她是祖母赏我的,既然我打不得,骂不得,明柳姐姐,你把她带回去让祖母做决定吧!”

如新一听就傻了。

云曦玥只是小小的惩罚,若是去了老太太那里,她是卖身到云家的奴婢,怕是要被打杀的。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小姐,奴婢错了,奴婢知错了,奴婢这就去院子跪着!”

如新说完,爬起身跑到院子里跪着。

明柳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却开口问道,“四小姐身子可好些了?

老太太吩咐奴婢过来问问,若是需要什么,尽管让元嬷嬷问大夫人拿!”

真的吗?

自然不是真的。

云曦玥微微一笑,“本来好多了,只是先前在地上似乎又凉着了!”

明柳顿时明白,如新怕是留不住。

“那小姐先休息,等奴婢回去禀了老太太,如新这丫头该如何处置,老太太定不会委屈了四小姐的!”

“那就麻烦明柳姐姐了!”

“奴婢告退!”

明柳福身离开。

压根也没把云曦玥当回事儿。

甜蜜是大夫人也就是云曦玥大伯娘身边的大丫鬟,如今大伯娘掌中馈,甜蜜也是十分有脸面的。

“四小姐先好好休息,奴婢也告退了!”

甜蜜福身离开,也不说她来做什么的。

云曦玥靠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要好好捋一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姐!”元氏担忧低唤,见云曦玥不语,又唤了一声,

“小姐先把药喝了吧!”

喝药?

云曦玥忽地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桌子上的药碗。

她为什么要喝药?

“奶娘!”

“小姐有何事吩咐?”

“奶娘,我……”

云曦玥不知道要怎么说。

这会,脑子乱糟糟的。

但,云曦玥还是知道,奶娘是可以相信的。

深吸几口气,“奶娘,我为什么要喝药?”

“小姐不记得了吗?前几日小姐和表小姐在荷花池边玩耍,小姐失足掉进荷花池了!”

掉进荷花池?

那不是十岁那年冬天的事情?

十岁?

天楚国,元和十五年冬!

那些事情是真正发生过?还是一场梦,老天爷给她预警?

若她再那么懦弱无能,被亲子吃她肉,就是她的下场?

不,她不要那么凄惨,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

“小姐,有什么事情,和奶娘说,奶娘一定会帮你的!”元氏紧紧握住云曦玥的手。

云曦玥看着奶娘,那梦里,奶娘是跟着她一起嫁去了五皇子府,也一起进宫,看着她做了皇后,帮着她生下了墨儿,最后被朱颜害死。

是活活被蒸死的。

奶娘死的时候,她就在一边看着,无能为力。

元氏很可怜自家小姐,二夫人不管事儿,几乎不怎么理会小姐,二老爷也是,见着小姐就跟没看见一样。

更别说老夫人了。

小姐明明是府里二房嫡长女,却过的还不如大房一个庶女,更别说寄住在云家的表小姐了。

云曦玥看着元氏,苦涩一笑,“奶娘,帮我把药端过来吧!”

“好!”

奶娘把药端了递给云曦玥。

云曦玥看着药碗,闻着药碗内的气息,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又睁开,眸中寒凉一片。

“奶娘,把这药悄悄倒了,不要让人发现!”

这碗药里下了毒,让她子嗣艰难的毒。

也多亏嫁给楚连歌之后,楚连歌知道她有一个神医外祖父,就要她学医,各种医书、固本要她背下来。

然后千方百计请了外祖父到京城,教她医术,不然她也不会一闻就知道这药里下了什么毒。

如此恶毒,到底是谁这么狠心?

不管是谁,一定要揪出来!

元氏点头,悄悄的去处理药,也没问为什么。

云曦玥喝了两口水,觉得好受了许多,靠在床边,看着外面。

“奶娘,如新呢?”

“老太太派人来带走了,据说发卖出去了!”元氏说着,心虚不已。

云曦玥却松了口气。

至少如新被发卖了,和梦中已经不一样了。

“奶娘,你去打听一下,大伯父今夜宿在哪里?”

元氏不解的看着云曦玥。

“奶娘,我大伯父身为从四品御史,最是刚正不阿,他是绝对不允许后院有苛待嫡女的事情传出去,让人嘲笑他自己的后院都管不好,还去谏言别人!”

云曦玥说着,眸子渐渐亮了起来。

大伯父,就是救她出这个困境的良药。

元氏沉思片刻,顿时就明白过来,“那明日小姐穿哪身衣裳?”

“就大姐姐送我的那身吧!”

修改过,她穿着很合身。

“是!”

元氏悄悄摸了出去,很快就回来了。

“小姐!”

“嗯?”

“打听清楚了,大老爷宿在了翠姨娘那里!”

云曦玥颔首,“我知道了,奶娘也早些睡吧!”

翌日一早。

云曦玥早早就起床。

穿好了衣裳,梳了一对丸子头,戴着元氏绞的珠花,带着元氏出了年年苑。

没人会相信,她一个二房嫡女,身边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奶娘,粗使丫鬟、婆子没有。

洗衣、端茶递水都要元氏来做。

云曦玥在暗处等了好一会,才见大老爷云谶迈步走来。

四十来岁的年纪,很是儒雅,也很是严肃,俊逸的脸,薄唇紧抿。

云曦玥连忙走了出去,冲云谶微微福身,“曦玥见过大伯父!”

云谶看着云曦玥,微微一笑,“是曦玥啊,这么早做什么去?”

“回大伯父,听说花园的梅花开了,想去摘几支给祖母送去!”云曦玥乖巧说着。

有孝心。

云谶满意颔首,却觉得云曦玥身上的衣裳有些眼熟,“你身上的衣裳瞧着不错,颜色也适合你!”

“是大姐姐给我的,只是我穿有些大,奶娘就帮我改了改,剪掉了好些,真是可惜了,不过这里面的棉花是崭新的,穿着可暖和了!”

云曦玥比划着,却微微露出了内里泛旧的里衣。

云谶忽然想起昨日听到的闲言碎语。

当时他还以为是哪个姨娘、庶女身边的丫鬟,不敬主子,就随口说了句,不敬主子的奴才留着作甚,发卖出去便是了。

这会子见到云曦玥身上的衣裳,顿时有些明白过来。

那个丫鬟是云曦玥身边的丫鬟。

再看云曦玥头上的珠花,这样子的珠花,府中得脸的丫鬟都不会戴,却出现在云曦玥一个嫡女头上。

“真是个好孩子,去摘梅花吧!”

“是,大伯父!”云曦玥福身带着元氏离开。

云谶看着云曦玥离去的背影,眸子微微一眯,出了内院,去了外院书房。

唤了管家过来,“你和我说说,后院的事情吧!”


 


管家错愕,“老爷想知道什么?”

“说说曦玥的事情,说说昨天发卖出去的丫鬟!”云谶淡淡说着。

可他身为御史,那一身刚正不阿,让管家很是慌乱。

“老爷,四小姐挺好的!”管家干巴巴说道。

“是吗?看来我一直去弹劾别人,倒是没想到自己最该被弹劾的那个。

你去收拾包袱,离开吧,云家容不得你了!”云谶依旧淡淡的。

管家却吓的跪倒在地,“老爷,不是小的,不是小的,是老太太有话,不许给四小姐用太好,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所以四小姐身边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奶娘!”

云谶气的整个人都抖了起来,沉声,“接着说!”

“年年苑的吃食都是冷了以后才送过去,今年炭也没有送过去,冬衣都是大小姐不要的,

前几日四小姐失足落入荷花池,老夫人也没派人请大夫,只是让人去外面随意抓了药……”

“滚下去!”云谶怒喝一声。

管家吓得屁滚尿流。

“把嘴巴闭紧了,传出一个字出去,你知道后果的!”云谶又冷冷说道。

管家哪里敢出去乱说。

云谶深深吸了几口气,往花园走去。

花园里。

云曦玥很认真的挑着梅花。

元氏有些担心,四处张望。

“奶娘!”

“小姐?”

“你要镇定,我要等的人,他一定回来的!”

云曦玥说着,把摘下的梅花枝递给元氏。

忽然开口说道,“奶娘,你说祖母见了我这梅花,会不会赏我几块绿豆糕?”

“……”

元氏一时间接不上话。

云曦玥继续说道,“昨天午饭、晚饭都没吃,今天早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得吃,我好饿!”

元氏顿时哭了出声,“小姐,都怪奶娘没用,奶娘昨日去厨房的时候,已经没吃的了,要是早些去就好了!”

“怎么能怪奶娘呢,奶娘不是也没得吃么,一会若是祖母赏我几块绿豆糕,我一定留两块给奶娘!”

“不,不,不,小姐自己吃就好,如今小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云曦玥不在多语,因为假山后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云谶再次回到了书房,从暗处唤了一个人出来,让他去查内院的事情,便出门去上朝了!

云谶出了门,心里十分难受。

云曦玥摘了梅花,带着元氏慢吞吞的往老夫人的慈心院走去。

老太太的院子虽名为慈心,却一点都不慈祥。

在门口,云曦玥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笑声,是老夫人的外孙女,云曦玥九岁的表妹许心莬。

因为她母亲也就是云曦玥的姑姑早逝,许心莬的父亲又要外任,老夫人舍不得外孙女受苦,便把人接到了身边。

许心莬在云家有自己的院子,不过大多数都住在老夫人的慈心院里。

最得老夫人的宠爱,也最喜欢欺负云曦玥这个表姐。

明的暗的,从来不收敛。

“是四小姐来了啊!”

明柳一声高呼,屋子里的笑声一下子就断了。

然后就听到咚咚咚的声音,许心莬已经一身娇俏的粉色衣裳,趾高气昂的看着云曦玥,厉声质问,“你来做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