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爱情他来过

爱情他来过

花影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越暗恋徐宁申整整七年,换来他的一句从未爱过。别人嘲讽奚落她的时候,一个叫邵凌晖的男人出现了,他给了她足够的尊严,也给她足够的爱和包容。夏越以为自己遇见了良人,结果他却将她推进更深的深渊里。经年后,她这样安慰自己,自己跟邵凌晖之间,至少爱情曾经来过,这便足够了!

主角:夏越,邵凌晖,徐宁申   更新:2022-07-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越,邵凌晖,徐宁申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情他来过》,由网络作家“花影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越暗恋徐宁申整整七年,换来他的一句从未爱过。别人嘲讽奚落她的时候,一个叫邵凌晖的男人出现了,他给了她足够的尊严,也给她足够的爱和包容。夏越以为自己遇见了良人,结果他却将她推进更深的深渊里。经年后,她这样安慰自己,自己跟邵凌晖之间,至少爱情曾经来过,这便足够了!

《爱情他来过》精彩片段

“我要订婚了,你申请调离吧。”徐宁申说这些话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看夏越一眼。

“……”

“我没有说过喜欢你,对吧。”

夏越脸上浮上一抹自嘲的笑意,她点了点头。

是的,徐宁申从没有说过喜欢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她在暗恋,他只是接受她的暗恋罢了。

“市场部我打过招呼,你填张表就行。”徐宁申把申请表放到桌上。夏越说了一声好。

“下去吧。”像是命令更像是驱赶。

“好。”

走出徐宁申的办公室,夏越突然发现她好像从未在徐宁申面前说过一个不字。

那怕他用这种方式把她驱出他的世界。

把填好的申请表交到人力资源部下午公司就有人知道夏越申请调岗的事。

“夏越这是在做无声地反抗吗,还是说在徐总面前使小性子,怎么突然申请调岗。”有同事不解。

“应该不是使小性子,十有八九是徐总的意思,夏越工作能力是很强但徐总都要跟千丽集团的大小姐订婚了,把一个暗恋者放在身边不太合适,孰重孰轻徐总心里清楚。”

有人开始取笑夏越,觉得她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落了空。更多的人觉得这个结局早就注定,夏越在工作上是能辅佐徐宁申,但是她的家庭情况太拉垮,一个吸血鬼母亲外加一个不务正业的哥哥,这样的家庭谁敢沾染?

夏越交完申请表就回到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时手机响了。

是她的母亲韩淑梅。

夏越的眉头皱了一下,她知道这个时间点她妈给她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事。她哥夏伟找了一个女朋友,说是要结婚,女方家一开口就是要三十万的彩礼钱。

她哥无业游民一个,她妈就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来了。

三十万,又不是一笔小数目,参加工作三年的她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她把电话按了静音,任凭屏幕闪动。

很快调岗申请批了下来,人资部给夏越打电话,让她马上到市场部报道。

夏越抱着收拾好的私人物品出了办公室。

总经理办公室门前,邵紫晗正蹦跳着扑进徐宁申的怀里,“宁申,我哥等一下也会来……”

夏越没有往徐宁申那边望也没有跟他打招呼,径直往前走。快到市场部的时候,夏越这才想起自己办公室的钥匙还没有留下,她重新折返回到电梯前。

电梯从F1上来,进去的时候夏越看着电梯里站着一个男人,高子很高身姿挺拔三十岁左右很是斯文的样子。

夏越进了电梯看了男人所要到的楼层自好是自己要去的,她没有多想静等着电梯一层一层往上爬。

这时电梯突然摇晃起来,紧接着电梯里的灯灭了。四周一下子陷入了死寂!怎么回事?电梯故障了吗?

两秒过后夏越冷静下来,她掏出手机按下手电筒功能,然后借着光亮按了电梯里的应急按钮。

这时,身后传来剧烈的咳嗽声。夏越这才想到电梯里还有一个人。

“你还好吗?”她举着手机问。对方的样子看上去并不好,他紧靠在电梯轿箱上大口地吸着气。

“先生?”夏越生字还没有说出口,男人一头栽倒在地上似乎晕了过去。

是惊吓过度引起的心梗吗?

我该怎么做?夏越问自己,慌乱过后她想到大学里学得急救知识。

她连忙跪到男人面前,解开他的衣物然后对他进行心肺复苏,1、2、3……然后是吹气。

正当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向对方嘴里吹气时,对方的眼睛睁开了,在微弱的手机光亮中幽幽地看着她。


夏越脸一红连忙与他分开。

男人爬坐起来,伸手整理了一下被夏越全部脱光的衬衣,但从他的精神状态来看他似乎还是很虚弱。

“我有黑夜幽闭恐惧症。”他说,“你能快点让人把电梯修好吗?”

“已经按了应急按钮了。”夏越看着他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想了想从自己的物品盒子里拿出水杯。

“要喝水吗?”

男人接过来灌了一大口,但仍无法抚平他的焦虑不安。

夏越又去按了两下紧急按钮,这次电梯里传来了维修人员的声音,告诉他们不要紧张现在正在排查原因。

“可能要等一两分钟。”夏越回头看向男人,可能是听到维修人员说要等一两分钟变得更加焦虑不安,面色潮红人似乎又要昏厥过去。

夏越决定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于是没话找话地问道,“先生你贵姓?”

“你让他们快点开门。”男人变得爆燥起来。

夏越倒是很平静,她说道,“我跟你一样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所以你的要求我无能为力。”

“不过我可以帮助你。”夏越说着过去用手捂住了男人的眼睛,“你可以把这里想象成你的卧室,而你此时闭着眼睛在睡觉,四周是安全的舒适的。”

她话音刚落,男人的头就靠到她的肩膀上。

他似乎又晕了过去。

几分钟后,电梯被人从外面打开。

先冲进来的是邵紫晗,她一把将夏越推开然后去查看男人的情况。

“哥!哥!”她大声地喊着。

第二个冲进来的是徐宁申,他看着跪坐在地上夏越又看了昏迷不醒的男人,面沉如水。“紫晗,我先把你哥弄出去。”他轻声细语地对邵紫晗说道,然后挥手让一名维修工进来跟他一起扶着男人出了电梯。

夏越从地上起来,重新抱起自己的私人物品。

她也打算出去。

邵紫晗却拦住了她,“你想要干什么,难道宁申没跟你把话说清楚吗?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喜欢他。”

“我有说什么吗?”“你是什么都没说,但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邵紫晗气愤地看着夏越。

夏越,“……”邵紫晗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哥有黑夜恐惧症,你这样做会出人命的。”“我做了什么?”夏越是真的不明白。“做了什么?电梯故障难道不是你弄的吗?”

夏越整个人都懵了,她万万没有想到邵紫晗会这么以为。“那邵小姐说说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想在我哥面前说宁申的坏话好让我们订不成婚,刚才我在宁申办公室门口是故意当着你的面说我哥要来,我想看看宁申让你离开他的视线后你是照办还是在背后耍心机。”“事实证明我猜中了,虽然差点害到我哥不过我很高兴,宁申终于认清了你伪善的假面。”邵紫晗说这些话时脸上挂着鄙夷的微笑。

夏越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终于明白徐宁申刚才进电梯时为什么会那么看她。

他肯定也相信邵紫晗的猜测。

突然间夏越又想笑,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失败透顶。

喜欢一个人,为了他,她换了专业推掉高薪的工作,在他身边为他赴汤蹈火。

最后只换来一句我没有说过喜欢你。当然,这些并不重要,她喜欢他从来都没有求过回报。

她只是希望他知道曾经有个人那么拼命地喜欢过他,就够了。

没想到他根本没有在乎过她的真心,甚至还相信她会耍心机,会破坏他的好事!

既然是这样,那她就认了。

“是,我是准备在你哥面前说一些徐宁申不为人知的事情,邵小姐你想听吗?”


“你想说什么?”邵紫晗问。

“我想说邵小姐你很傻很天真,我喜欢徐宁申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相信徐宁申自己也知道,他知道却让我在他身边待了四年,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十分享受别人对他的喜欢,甚至还利用别人对她的喜欢,也许跟邵小姐你订婚也是一样,他在享受你的喜欢在利用你喜欢,这并不是爱情。”

“胡说八道,我跟宁申是真心相爱!”

“既然是真心相爱又何必害怕别人的诋毁?”

邵紫晗轻笑道,“你以为我是在担心你会诋毁宁申,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担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看清你的真面目,我站在这里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警告你不要用这种手段,幸好我哥没事,如果有事十个你夏越也陪不起。”邵紫晗说完一巴掌拍翻了夏越抱着的盒子,傲慢地走出电梯。

电梯里,只剩下夏越,还有散落一地的物品。电梯事故发生后,公司又多了一条夏越的谈资。

【夏越在电梯里被徐宁申的正牌女朋友邵紫晗掌掴了】

至于邵紫晗为什么要掌掴夏越,是不是真的掌掴了,没有人在意真相,大家更喜欢听八卦。夏越在众人探究与好奇甚至有点同情的目光中到市场部报了道,主管给她安排了一个工位,交待了两句就离开了。

临下班时,部门大办公室的玻璃门被人推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魁梧男人走了进来。

“你有什么事吗,我们马上要下班了?”市场部前台接待员问对方。

“请问夏越小姐在吗?”男人身形魁梧长相粗犷但说话十分有礼。

夏越听到说话声站起来看向对方,

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找我什么事?”但她还是站了出来。

“您就是夏越小姐,我们老板有请麻烦您跟我去一下。

”老板?夏越没有动,只是打量对方。

对方马上给她解了疑惑,“我们老板是邵凌晖先生。”

邵凌晖,刚才在电梯里晕倒的那个男人,邵紫晗的哥哥?

对方又朝夏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夏越拒绝了,“不好意思,如果是为了感谢我今天在电梯里为他施救,那就大可不比,我是成达的员工,有人在成达晕倒我出手相救是应该的。”

中年男人笑了笑继续做出邀请,“我们老板是想请夏越小姐吃顿饭。”

夏越再次拒绝,“吃饭就更加不必了。”

“小夏,你还是去一趟吧。”这时主管走到夏越身边,压低声音提醒道,“千丽集团是公司的大客户,这个你应该很清楚。”

夏越当然清楚,就因为千丽集团是公司的大客户,徐宁申才认识的邵紫晗。

虽然邵凌晖做为一个国际象棋手,退役后开了一家象棋俱乐部并没有进入千丽集团。

但并不能忽略他千丽集团太子爷的身份。

考虑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夏越听从了主管建议,跟着这个男人出了公司。

当她在魁梧男人的指引下坐进一辆黑色轿车时,发现车里已经坐着一个人。

正是邵凌晖。

此时的他窝在车上翘着二郎腿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看上去斯斯文文但又给人一种肃杀的气息。

他手里把玩着一个国际象棋,看向坐进来的夏越淡淡地来了一句,“夏小姐好像不太好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