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爹地快逃影后妈咪超凶的

爹地快逃影后妈咪超凶的

言叶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宁星辰是国内娱乐圈的新生代小花,出道既巅峰,火得一趟糊涂。她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算计,跟霍霆臣扯上了关系,她惹不起这尊大神,于是,她直接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六年后,宁星辰携天才萌宝回国,彼时,她是光芒万丈的影后。再见霍霆臣时,他不想追究她当年逃跑的事,看在她给自己生了可爱儿子的份上,他决定宠她一辈子!

主角:宁星辰,霍霆臣   更新:2022-07-16 00: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星辰,霍霆臣 的女频言情小说《爹地快逃影后妈咪超凶的》,由网络作家“言叶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宁星辰是国内娱乐圈的新生代小花,出道既巅峰,火得一趟糊涂。她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算计,跟霍霆臣扯上了关系,她惹不起这尊大神,于是,她直接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六年后,宁星辰携天才萌宝回国,彼时,她是光芒万丈的影后。再见霍霆臣时,他不想追究她当年逃跑的事,看在她给自己生了可爱儿子的份上,他决定宠她一辈子!

《爹地快逃影后妈咪超凶的》精彩片段

“嘶!”

头痛得几乎快要炸开,双腿也逐渐开始不听使唤。

宁星辰艰难的扶着墙,想要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

她,宁星辰,国内娱乐圈的新生代小花,出道即巅峰,三年连续出演四部大IP,如今正火得一塌糊涂。

这样的丑态,若是不小心被哪家媒体的记者给拍到,那明天的头条一定会是空前的爆炸级新闻。

想到这里,宁星辰咬咬牙,强撑着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九号房……”

她眯起眼睛确认了房间号之后,松了一口气,推门进入。

然而房间的落地窗前却站着一个熟悉的挺拔背影。

男人穿着一身笔挺昂贵的黑色手工定制西装,身材颀长,比例堪称完美。

此刻的他正在打理领带,听到动静,蹙眉回过头。

宁星辰猛地撞进他那双深邃如幽井般的眸子里。

她微微一愣,却突然睁圆了双眼:“霍霆臣!”

“你在这干什么?”宁星辰暗中咬牙,音色已经沙哑。

她好不容易强撑着走回来,怎么一开门却是这尊大神?

该死!

此刻她的意识正在慢慢混沌,几乎快要坚持不住了……

霍霆臣孤傲地挑眉,挤出一声冷笑:“该问这个问题的人是我吧?”

宁星辰无力地靠着墙壁,心中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这样的身体反应、这样的异样感觉……宁星辰不是傻子。

刚才在宴会上,她只喝过宁月茹递来的那杯酒。

宁月茹是宁星辰同父异母的妹妹,俩人关系势同水火。

二人同在娱乐圈,为了抢夺资源,宁月茹过去没少暗地里给她使绊子。

今天居然又使出这么下作的手段……

宁月茹和她母亲当年联手逼死了宁星辰的母亲,如今又想毁了她的前途!

宁星辰现在简直想把宁月茹给碎尸万段!

她目光阴冷,抬眸望向面前的男人。

霍霆臣可是宁月茹的青梅竹马,而且宁月茹也倾心他许久。

如果今晚……

一阵酒意上来,宁星辰冷笑,她今天就要让宁月茹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打定主意,宁星辰踉踉跄跄地缓步靠近霍霆臣。

霍霆臣眸光渐深,他上下打量着宁星辰,终于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语气像浸了冰似的。

“宁星辰,我给你三秒钟,滚出我房间……”

然而下一秒,他的话却被生生堵在了嘴边。

宁星辰踮起脚尖,直接笨拙又蛮横地封住了他的唇……

第二日,清晨。

宁星辰是被一声撕心裂肺地尖叫给吵醒的。

“宁星辰,你到底要不要脸啊?”

宁月茹满脸泪痕,整个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宁星辰顾不上身体的不适和昨晚的回忆,一看到宁月茹这气急败坏地脸就让她的心情瞬间舒适起来。

宁月茹既然有本事害她,也要有本事承担后果!

“哟,我的好妹妹你来了啊?你昨天晚上的安排,姐姐我真是满意极了,感谢你送了我一个这么好的男人!”宁星辰嘴角一勾,又挂上了恶劣的笑容。

这话彻底踩住了宁月茹的尾巴。

“宁星辰,我杀了你!”

她再也不能保持良好的表情管理,泼妇一般朝宁星辰扬起手,以往的白莲花形象,瞬间粉碎一地。

“啪——”

然而,下一秒她的手腕却被宁星辰稳稳掐住,紧接着宁星辰直接反手,一个清脆的耳光就落在了宁月茹脸上。

“呵!宁月茹,你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害人终害己了吧?”

宁星辰挑眉,大大方方地往身上套着衣服,挑衅般的目光让宁月茹怒火中烧。

但是碍于心爱的男人还在场,她只得梨花带雨地捂住嘴巴,将楚楚可怜地目光投向一旁的霍霆臣,哭得委屈极了。

“霆臣哥哥,我知道是她勾引你的,这件事情纯属意外,不是你的本意是不是?”

宁星辰余光中注意到一旁披着浴衣抱臂靠墙的霍霆臣一脸淡然,完全没有想要安慰宁月茹的意思。

那她也可以放心大胆地怼一怼宁月茹了。

“勾引?当初你妈不就是这么对我妈妈的吗?”

宁星辰挑眉,目光冷得骇人,“宁月茹,这就叫报应!你还记得吗?当初你和你妈在我妈重病的时候,骗我签下股份转让书后就翻脸不认人,把爷爷死前留给我的财产全都夺走……”

宁星辰双眼通红,起身一步步逼近宁月茹,咬牙说道:“我妈最后因为拿不出医疗费而耽搁了手术,含恨离世,这笔仇,我一定会报的,抢走你的男人,这只是个开始!”

她凑在宁月茹耳边,嗓音清寒,令宁月茹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是这样的,姐姐你一定是误会我了。”冷静下来,宁月茹还在装无辜,可怜兮兮地抹眼泪:“霆臣哥哥,你救救我吧,我害怕。”

又来这一套!

宁星辰简直恶心的想吐,翻了个白眼懒得再与他们纠缠。

她快速地整理好衣物,在掀开被子的一瞬间,目光扫到了洁白床单上一抹刺眼的红。

宁星辰心头一疼,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她自认倒霉,就当是被狗咬了吧。

“让让。”宁星辰蹙眉推开伫立在门旁的霍霆臣,淡然潇洒地离开了房间。

霍霆臣眉目微敛,幽邃的眸子饶有兴味地望向那一抹倩影。

女人,你以为惹了我,就能这么轻易逃脱吗?

然而,从那以后,宁星辰就真的消失了……

几天后,霍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霍霆臣愤怒地摔落了手里的文件:“还没找到宁星辰吗?我招你们来有什么用?连个女人都找不到!”

手下们低头受训,谁也不敢出声反驳一句。

霍霆臣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怒火中烧,却又深深地遗憾着……

宁星辰,我早晚会找到你

五年后。

云城国际机场。

亮堂的大厅里一对外形惊艳的母子俩格外引人注目。

走在前面的女子窈窕轻盈,即使脸上戴着墨镜,也可以看出是一个极美的人儿。

她身后则跟着一个半大的小奶团子,头发自来卷,就像洋娃娃一样精致,他用稚嫩的小手帮妈咪推着比自己还要高一头的箱子。

“妈咪,这就是你的家乡吗?我们回家了对吗?”

小团子仰头看向妈咪,用软糯的嗓音问道。


宁星辰脚下微微一顿,目光渐冷。

她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些事情……

宁星辰当时被宁月茹事后报复,公司将她雪藏,她不服气,但又碍于宁月茹的势力,不得不暂时隐退,去国外散心,却意外发现自己怀了霍霆臣的孩子。

经过多番考量纠结之后,宁星辰最后还是选择生下这个孩子。

因为怀孕,她不得不暂时留在国外,而这一留,就是五年。

她给儿子取名宁子言,在陌生的异国他乡,这个可爱的儿子就是她全部的慰藉和希望!

“这里不是妈咪的家,妈咪在这里没有家。”

宁星辰淡淡一笑,蹲下身整了整儿子的衣领。

宁子言小朋友眨了眨眼睛,他敏锐地察觉到妈咪此刻伤感的情绪,赶紧用自己的小手拍拍妈咪的肩膀,用自己的方式安慰她。

“妈咪,不用难过,以后子言把爹地找回来给你一个家,好不好?”

妈咪这次回国来是手撕绿茶的,而宁子言小朋友则是来找爹地的。

有了爹地,他和妈咪才算是一个完全的家。

有了爹地,他和妈咪就再也不用受欺负了。

“好啊,妈咪就等着你把你爹地找回来呢。”

宁星辰笑道。

因为儿子的话,她心里瞬间暖洋洋的。

只是,想起子言的亲爹霍霆臣,她心里又是一阵伤感。

五年前的那一晚,只是一场意外,她也不确定,霍霆臣会不会接受这个孩子的存在。

她想了想,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了。

随后,宁星辰找到闺蜜宁薇甜将宁子言安置稳妥后,便直奔影视城片场而去。

这五年在国外,她可一秒钟都没有闲着。

好莱坞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电影制作地,所有的国际巨星都以登上好莱坞的作品为荣。

宁星辰这些年就是在好莱坞不断的学习,提高自己,并且用自己的片酬,在暗中一点一点地收购宁氏的股份,就等着有朝一日来一个大反击,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当年风头正盛的爆红小花突然隐退,音信全无,圈里圈外的人都对此事纷纷做出猜测。

宁星辰消失的事情甚至一度被冠上年度悬疑事件的标签。

回国之前,她的经纪人已经隐隐透出消息。

她若在此刻选择回归,一定能一举带起舆论的潮流,话题度直达巅峰。

汽车逐渐驶入影视基地,宁星辰用手机接收了经纪人发来的最新剧本《万里山河图》。

这是国内一直享誉好评的一位小说家的作品,在影视化之前就已经是人气第一的大IP,广受大众关注。

多少小演员挤破了头,只想在这部剧里露个脸。

更何况宁星辰这次的角色是女主,而宁月茹只是女二。

傍晚,剧组开机前的第一次聚会上,宁月茹紧紧跟随着霍霆臣的脚步,举止温柔似水。

霍霆臣一身深色西装,气质非凡,引得无数女演员注目,但他本人却丝毫未觉,在聚会中只简单地举起几次酒杯,神色厌厌。

他就是《万里山河图》这部剧的最大投资者,而出演本次女二的,是一直在大众眼中视为霍家未来媳妇的宁月茹。

这一对璧人难得一起同框,人们纷纷上前赞美奉承。

就在这时,宴会厅的大门突然打开。

一个久违的熟悉面孔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只是这一次她比曾经更加美丽。

宁月茹睁大了双眼,右手不安的抓住了霍霆臣的袖边。

而霍霆臣自从看清那女子容貌的一刹那,便再也没有移开过眼神。

宁星辰容貌清丽,气质惊艳,带着淡淡的笑意走进来。

一抬眸,正对上霍霆臣锐利的目光和宁月茹愤恨的眼神。

宁星辰淡淡一笑,大大方方的与他们二人打了招呼:“好久不见,二位。对了,妹妹,我是这部戏的女主。”

四周的媒体见状纷纷抬着相机涌上前来,激动地拍摄着。

这么一来,今天开机发布会本来的主角就这么被空降的宁星辰给抢了风头。

宁月茹心中气恼极了。

更令人嫉恨的是,霍霆臣自始至终都在关注着宁星辰的一举一动。

这简直不能忍!

然而在镜头下,宁月茹却温和又大方,她与宁星辰握手,淡淡一笑:“嗯,姐姐,请多关照。”

这一场开机聚会一夜之间就登上了全天的热搜第一。

所有人都知道曾经的当红小花,现在的过气女明星宁星辰重新回归,而且一回来就接了大导演的大制作剧,激烈讨论。

宁月茹却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安。

她怕宁星辰出演这部大女主剧之后一定能够重新火起来。

她不能就让宁星辰这么顺心如意。

阴险的神情在她眼中闪过,她立马打开社交软件,用语音联系到了本次剧组的总导演,下达撤掉宁星辰女主的命令。

以她宁家的背景和霍霆臣未婚妻的身份,导演只是略微为难了几分,就一口答应了。

然而,宁月茹却不知道,她刚打完电话的导演对面正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正是宁星辰。

她笑意盈盈的伸手:“导演,把录音给我吧。”

翌日,宁星辰刚接到来自制片人撤掉角色的通知,霍霆臣就突然联系了她。

氛围静谧高雅的餐厅伴随着悠扬的大提琴演奏。

宁星辰带着疑惑准时前来赴约。

霍霆臣双手交握,神情倨傲,开门见山道:“听说你的角色被撤了?”

宁星辰放包的动作一顿,随即嘲讽一笑:“没错!不过你应该很清楚谁做的好事。”

霍霆臣低嗤一声,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宁星辰。

宁星辰也好不示弱地正对上他的目光,挑眉道:“怎么?你要是为了落井下石而来,那我就不奉陪了。”

“要是为了五年前的事……”宁星辰尴尬地咳了一声,“只是个意外而已,罪魁祸首是你的好未婚妻,跟我可没关系。”

“不,我的意思是这一次我可以帮你。”霍霆臣后仰,定定地望着她。

“只要你肯求我。”他嗓音低沉好听,似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宁星辰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霍霆臣。

她站起身:“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告辞。”

言毕,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

随后,打开手机,直接找出那天导演发给她的录音证据,好不手软地将证据打包发上微博,瞬间爆到了各大站点的热搜第一。

#宁月茹带资进组,让编剧把女二戏份改成女一。#

#《万里山河图》剧组被宁月茹折磨的苦不堪言#

#宁月茹剧组霸凌#

……


一夜之间,一连许多个话题登上了爆点热搜榜,全部都是对宁月茹接二连三的石锤与网络谩骂。

宁月茹一个晚上都没能睡着,此刻黑眼圈浓郁,一副败犬的模样。

经纪人听着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几欲崩溃。

谁知宁月茹还在不停的催促抱怨:“公关呢?公关在干什么?已经变成这样了都不会控制吗?”

“公关那边已经出钱在压热搜了,但是这件事就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就算把它们全撤了,也已经没用了。”经纪人无力地回复着,心中却不停地在咒骂。

“哇—”宁月茹终于彻底崩溃,嚎啕大哭出声。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宁星辰这个恶毒的女人就是想要毁了我!”

你不招惹人家什么事都不会有好吗?经纪人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建议道:“要不您现在联系霍先生?让他帮你想想应对的办法。”

宁月茹听完豁然开朗,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拨通了霍霆臣的电话。

“霆臣哥哥,你帮帮我吧!只有你能救我了!”

霍霆臣对于这样的哭诉感到无比厌烦。

这么多年以来,他虽与宁月茹有两家定的婚约,但是他向来对这女人不怎么喜欢。

尤其是今天这事,在他看来完全是自作自受。

“既然做了那就接受代价吧,自己反省想办法!”霍霆臣直接冷淡地挂掉了电话。

宁月茹的心逐渐沉下去,尖叫着摔掉了手边所有的东西。

霍霆臣挂掉电话,脑海中逐渐闪过昨天宁星辰那自信的神色,嘴角不知不觉上扬。

这女人……还真就有能力把局势反过来。

现在迫于舆论的强大压力,《万里山河图》剧组要是还坚持换角的操作,怕是真的要把宁月茹往死路上送。

总导演与制片人只能双双腆着笑脸去找宁星辰赔礼道歉,到最后恭恭敬敬地给人重新迎了回来。

小萌娃宁子言挥着小手送妈咪进了剧组,却在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家金碧辉煌的集团,看到一个西装革履,身形挺拔,丰神俊逸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而且那个男人居然还跟他长得一样帅气好看,一定是他爹地!

宁子言眼珠一转,立马欢欢喜喜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蹬蹬蹬的跑过去。

于是下一秒,霍氏集团楼下,刚谈完合作回来的霍霆臣就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正太死死抱住了大腿,而且那小正太居然还抬起了一张霍霆臣缩小版的小脸,脆生生地喊道:“爹地!我终于找到你啦!”

听到这称呼的一瞬间,霍霆臣觉得自己身体中好像有电流通过。

他低头看向这个孩子的脸,立刻便生出了亲切感。

况且,这个孩子的容貌竟与小时候的自己有八九分相似,可以说简直就是他的翻版。

“你叫什么名字?”霍霆臣身子蹲下来,让孩子不用再艰难地仰着头看他。

两人平视,霍霆臣又发现这孩子的眼眸像黑曜石一样,清澈而又干净。

心中对于这个孩子的好感瞬间又提高了几分。

“爹地,我的名字叫宁子言。”宁子言奶声奶气地微笑道。

霍霆臣不禁觉得好笑,温和道:“为什么一个劲儿的喊我爹地?”

“因为你就是我的爹地呀!”宁子言眨了眨他明亮的眸子:“爹地,有没有觉得你跟我长得好像,有空的话,你可以去做个亲子鉴定哦!”

霍霆臣简直要被这小孩的童言童语给弄得哭笑不得,他这辈子碰过的女人只有一个,可是那个女人并没有怀孕,所以他是绝对不可能有孩子的。

宁子言挠了挠小脑袋,一头卷毛十分可爱,又问霍霆臣:“爹地,你叫什么名字呀?”

霍霆臣微笑柔声道:“我叫霍霆臣。”

公司的人们看着自家的大BOSS霍霆臣居然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还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话,一个个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小家伙十分喜欢霍霆臣,并且大有赖在这里不放他走的意思。

霍霆臣只好将他抱起来,走上电梯。

小孩子香香软软的,抱在怀里舒服极了。

直到来到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霍霆臣才将宁子言放下。

“请坐吧。”霍霆臣指着房间的小沙发说道,转身拿起杯子。

秘书连忙走过来:“霍总,您给我吧……”

“没事。”霍霆臣淡淡地拒绝了,“我来就行……”

“喝吧。”他接了满满一杯热牛奶,回到房间,递给了在沙发上乖乖坐好的宁子言。

“谢谢。”宁子言小大人一般的礼貌接过。

霍霆臣抬头看了看时间,忽然蹙眉道:“宁子言,你的妈咪去了哪里?叔叔该去剧组探班了,要把你交给你的妈咪才可以。”

宁子言连忙道:“那太好了,我的妈咪也在剧组!”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来到了拍摄现场。

宁星辰这时正与编剧讨论角色的情绪,转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以及……后面跟着的霍霆臣。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宁星辰连忙躲避,谁料眼尖的宁子言已经率先看到了她。

他哒哒地跑到了宁星辰身边,刚做出一个“妈”的口型,宁星辰就连忙拦住了他。

“妈咪。”他小声道:“我找到爹地了。”

“不可能,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没有爹地。”宁星辰只好随意敷衍了几句。

因为眼前的霍霆臣已经走了过来。

一看见两人站一块,宁子言便带着撮合爹地和妈咪二人世界的目的去找其他小姐姐玩了。

宁星辰看霍霆臣没有怀疑自己与宁子言之间的关系,刚想松一口气。

谁料霍霆臣却突然撩起了宁星辰的一缕耳发,将它别到了耳后。

随之他的唇也逐渐靠近她的耳畔,声音低沉喑哑让人难以招架。

“离那么远都要偷偷看我,你站在这里是在等我吗?”

温热的呼吸就打在宁星辰的耳侧与脖颈之间,她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宁星辰缩了缩脖子,想要把突然犯神经的霍霆臣推开。

没想到这人先她一步,骨节分明却极其有力的手瞬间抓住她的手腕。

他略微一使劲,就将宁星辰的手背到了腰后面。

更要命的是,霍霆臣还用另外一只手臂死死揽住宁星辰纤细的腰身,将她整个人往前带。

于是两个人的距离就更靠近了一些,可以说是几乎要贴在一起。

“你们在干什么?”

直到一声尖利地叫喊,将他们两人分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