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盛年不知夏

盛年不知夏

草色近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知夏是一个平民,是一个孤女,其实,她还是林家的私生女,是林家大小姐的妹妹,两个人甚至长得一模一样。赫连盛跟林家大小姐早就有婚约在身,所有人都觉得能够嫁进赫连家的,一定是林家大小姐,谁成想,最终成为赫连太太的人,居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安知夏。被命运推向一处的两个人,婚后将开始怎样“水深火热”的生活?

主角:安知夏,赫连盛   更新:2022-07-16 0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知夏,赫连盛 的女频言情小说《盛年不知夏》,由网络作家“草色近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知夏是一个平民,是一个孤女,其实,她还是林家的私生女,是林家大小姐的妹妹,两个人甚至长得一模一样。赫连盛跟林家大小姐早就有婚约在身,所有人都觉得能够嫁进赫连家的,一定是林家大小姐,谁成想,最终成为赫连太太的人,居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安知夏。被命运推向一处的两个人,婚后将开始怎样“水深火热”的生活?

《盛年不知夏》精彩片段

安知夏赶到酒店时,林熙妍已经在等她了。

总统套房里,林熙妍被佣人簇拥着,她扫了一眼安知夏,冷笑。

“不是让你穿好点吗,这么寒酸,哪点像我。”

安知夏不言,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球鞋牛仔裤和T恤衫,又看了一眼林熙妍一身的名牌。

她扯动嘴角笑了笑,“自然不能跟林小姐你比。”

林熙妍面露厌恶,“我让你笑了吗?看到你这张脸就倒胃口。”

她抬手挥了挥,身后训练有素的佣人就一拥而上,拿掉了安知夏的背包,手机,解开了马尾辫。

安知夏也不说话,任凭她们将自己带到了一旁的房间里。

然后就听到林熙妍吩咐,“把她从头到脚清洗一遍,连指甲缝都不要放过。”

一个小时后,安知夏出来了。

她褪下了一身的地摊货,穿上了私人定制名牌,细高跟大长腿,烈焰红唇波浪卷。

她眸如秋水,灿若星辰,眼神婉转中,尽是似水柔情,浑身都散发着沁人的香味,勾人心魄。

惊叹,这还是刚才那个穷酸的打工妹吗。

林熙妍看到她,不自觉的捏紧了双手,心中升起强烈的妒意。

安知夏并没有看出来,只是问,“林小姐,这样你满意吗。”

林熙妍不言,缓缓站起,走到安知夏跟前,轻蔑的打量着她。

安知夏这一身名牌,和林熙妍身上的一模一样,无论是首饰还是妆容,都是一比一复刻林熙妍,就连林熙妍左眼下的泪痣,安知夏都有。

更惊异的是,这天差地别的两人,竟然长着同一张脸。

她们站在一起,就像在照镜子一样,你是我,我就是你,不分彼此。

“不错。”

林熙妍捏起安知夏的下巴。

“待会知道怎么应付吗。”

安知夏垂眸,“知道,我都背下来了。”

“很好。”

林熙妍松开手,将一直拿在手里的包包交给了安知夏。

“去吧,想活着,就乖乖的把这事办好,否则——你懂的。”

-

安知夏坐电梯来到了顶楼,出来后在原地站了很久。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刚刚从林熙妍房间顺走的一瓶酒,猛灌。

那辛辣刺鼻的味道呛得她连连咳嗽,浑身像火烧,没过一会儿眼前就出现了重影。

她猛甩脑袋,扔掉酒,借着酒劲,来到了顶楼唯一的一间总统套房门前。

安知夏深呼吸几次,叩响了门,没过一会儿门开了。

这是一个长相如同妖孽一般的男人,他整整高出安知夏一个头,他手撑着门框,狭长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安知夏。

安知夏心里一紧,条件反射的想要逃离这里。

然而她还没迈开腿,男人就长手一伸抓住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拽进门抵在墙上,动作粗鲁,丝毫不怜香惜玉。

安知夏还没站稳就见他俯身下来。

尖叫声差一点冲破喉咙,安知夏双手死死的抵住男人的胸膛。

男人突然放开她,嗤笑,他胸腔震震,像看玩物一样的俯视着安知夏。

“林熙妍,你这是在跟我玩欲拒还迎?嗯?”

听到这个名字,安知夏浑身一震。

她咬唇,随即低头敛眉,几秒后重新抬头,已是眉眼含笑,眼神如丝线般勾魂摄魄的看着男人。

她刻意夹着嗓子对男人说:“盛,你好讨厌,明明知道我中意你,为什么对我视而不见。”

安知夏在脑海中快速搜索着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台词,她学着林熙妍的神态语气,收放自如。

而男人的目光却在她的脸上不停的逡巡着。

“喝酒了?”他答非所问,“心虚?”

安知夏笑而不语,因为林熙妍给她的台词中没有这类的答复。

男人却以为她在故作姿态。

突然,他一把抓住了安知夏的头发,迫使她仰头,对上他阴鸷的眼睛。

“林熙妍,时若是不是你害死的。”

安知夏眼波流转,脑海中快速搜索着。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先睡再谈,要不然,你永远也别想知道答案。”

男人收紧手,那眼神仿佛想把安知夏给生吞活剥了。

良久后,他笑了,低头附在安知夏的耳边。

“你一定会后悔的。”

-

安知夏艰难起身,床单上的一抹殷红格外的醒目。

身旁的男人呼吸匀称,早已熟睡,她匆匆瞥了一眼就下床捡起衣服穿上,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她再次回到楼下套房,林熙妍正等着她,安知夏一进门,佣人就拿过她手里的包包交给了林熙妍,林熙妍从包里取下了一个隐形的摄像头。

安知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将脸上的妆容洗干净,出来之后,再次变回了那个落魄的打工妹。

而林熙妍正抱着电脑戴着耳机,面无表情的看着什么,安知夏想都不用想,电脑上放的,恐怕就是刚刚隐形摄像头拍到的。

“林小姐,如何。”

她问,林熙妍啪的一声关上了电脑,盯着她一言不发。

许久后林熙妍才说。

“很好,你没有说漏嘴。”

安知夏抿了抿嘴,“那钱呢。”

林熙妍讥笑出来,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扔到了安知夏的脚边。

“钱全打在卡上了,密码是你的手机尾号,五百万买你一晚,你不亏。”

安知夏看着脚边的银行卡,缓缓蹲下身捡了起来。

“那我可以走了吗。”

林熙妍颔首,“滚吧,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有多远滚多远。”

安知夏深深的看了一眼林熙妍后,就紧紧握着银行卡离开了这里。

“小姐,你就这么让她走了?你不担心……”

佣人担忧,林熙妍摆了摆手。

“安知夏是穷,但她不傻,我这钱可不好收,她要是敢透露半个字,我就告她敲诈勒索,直接送她进监狱,她敢吗?”


安知夏一口气冲出了酒店,滚热的空气钻进了她的鼻尖,仿佛在灼烧她的肺。

她盯着渐渐露出鱼肚白的东方,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脸颊火辣辣的疼,豆大的泪珠也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内心的屈辱和不甘沸腾到了顶点,可安知夏却不敢让自己哭出声。

因为她没资格。

手里的银行卡也像烙铁一样灼伤着她的肌肤,她的心。

此时此刻的她觉得自己跟那些坐台女没什么区别。

可是能怎么办?不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那一刻,谁愿意出卖自己?

安知夏抹了把眼泪,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车赶回家里。

家中,外婆还没有起床,安知夏洗掉一身肮脏后,又出去了一趟,两个多小时才回来。

“外婆,你起来啦。”

这是一栋老旧的西式小洋楼,安知夏回来就看到外婆苏明意正坐在院中的摇椅上乘凉。

安知夏盛了一碗早已放凉的小米粥端给苏明意,苏明意接过,并没有喝,而是缓缓放了下来。

“知夏,刚刚陈院长打电话给我了,说你给医院支付了一大笔的医疗费,让我今天就去做化疗。”

苏明意抬头看向安知夏,“你哪来那么多钱。”

安知夏早已料到,笑着说:“当然是借的了。”

苏明意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知夏,你别骗我,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去求林庚尧那个混蛋了。”

安知夏急忙摇头,“我没有外婆,我怎么可能去求他。”

“那你哪来这么多钱?你——咳咳咳——”

苏明意猛咳起来,苍白的脸色瞬间涨的通红。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要这个畜生的一分钱!我们家被他害得还不够惨吗?你外公你妈妈,还有我们整个安家,全都被他毁了!我们再穷再窝囊,也不能去求他!再累再苦,也不能丢了尊严!”

苏明意明显有些激动,她好像认定这钱是找林庚尧借的。

一提起他,安知夏是一阵恨意涌上心头。

这恨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外婆,我可没忘记上一次是怎么被他给轰出来的,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怎么可能再去求他?这钱是我找朋友东拼西凑的,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苏明意却狠狠打了安知夏几巴掌。

“你这傻孩子,就我这把老骨头,你借钱给我看病干什么,顶多只能拖几年晚点死而已,背上这一笔人情债,你以后怎么还的清。”

“还不如趁我现在还活着,多存点钱,早点准备和小海的婚事,好让我在死之前看你结婚生子,让我了了一桩心事。”

“等等,你这钱该不会也跟小海家借了吧,糊涂啊,你们俩人的婚事还没定就像他们程家借钱,这以后你要是过门了,还怎么在他们程家立足啊。”

一听程海瑞的名字,安知夏咬着嘴巴不说话了,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让外婆看出什么,可眼睛里还是爬上了泪水。

苏明意吓了一跳,以为这孩子是在担心自己,不想看着自己死,一时间便也悲从中来,红了眼睛。

“别哭知夏,我死后你一定要坚强的活着,你还有小海,你还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到时候把这栋老房子卖了,和小海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回来。”

外婆这么一说,安知夏绷不住了,眼泪一滴一滴流了下来,她一直摇着头,可却什么都不能说。

现在的她还怎么和程海瑞谈婚论嫁?在她决定出卖自己尊严的那一刻起,和程海瑞就已经没有可能了。

只是心里的这份委屈和屈辱,她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头破血流,只能一个人走下去。

_

赫连盛悠悠转醒,侧头一看,身边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他一下子就记起了昨晚的情形。

奇怪,他怎么会睡到现在?他明明是要问时若的死的,完事后突然就睡倒了。

一定是昨晚的那杯水。

他记得昨晚完事后,林熙妍给他到了一杯水,然后他就……

记起这些,赫连盛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他起身穿上衣服,然后漠然的将一旁熟睡的林熙妍给踹下了床。

林熙妍一声惨叫,裹着被子坐在地上。

“盛,你这是干什么?你弄疼人家了。”

赫连盛脸色愠怒,“昨晚的那杯水你是不是下了安眠药。”

林熙妍将长发理齐,不慌不忙的说:“是啊,这不是想和你多待会吗,我知道你问完事后肯定会离开,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赫连盛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林熙妍见状也不装糊涂,从包里拿出了一个u盘交给了赫连盛。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可没有食言。”

赫连盛拿过u盘端详了一阵,然后收好。

“我暂且相信你,你要是敢耍我,必死无疑。”

赫连盛穿戴整齐,戴上墨镜,转头就走,毫无留恋之意。

林熙妍提醒他,“我劝你现在不要出去,酒店大门早已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你这会出去,刚好被他们抓个正着。”

赫连盛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林熙妍。

“你喊来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林熙妍大方承认。

“没错,是我喊来的,谁让你三番五次拒绝我,总不给我好脸色,这次好不容易被我逮到了机会,我当然要制造舆论来逼迫你了。”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

林熙妍得意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赫连盛拿起桌上的酒杯狠狠朝自己砸过来。


“啪——”

“啊——!”

她一声尖叫,玻璃杯从她脸颊滑过去,狠狠砸在了身后的墙上,啪的一声碎成了渣。

细碎的玻璃渣溅了林熙妍一身,她吓得脸都白了,惊恐的看着赫连盛。

隔着墨镜,林熙妍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赫连盛那恐怖的眼神。

这杯子要是扔偏一点点,她可就毁容了。

“跳梁小丑,你以为这对我有用?”

赫连盛讥讽,那不屑的神情仿佛在看一块垃圾。

林熙妍暗自咬唇,然而赫连盛根本不想再多看她一眼,扭头就要走。

林熙妍大喊,“赫连盛!你不要忘了,我和你可是有婚约的!”

赫连盛就像听到笑话似的,笑了出来。

“可笑至极,长辈间的口头之言你也当真?再说戏言而已,又不是法律,我为什么要遵守。”

林熙妍咬牙切齿,想起身理论却不小心被被子绊了一下,跌倒在地。

“林熙妍。”

赫连盛却突然叫住她,“昨晚那人是你吗。”

林熙妍顿住,几秒后抬头看向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翻脸不认账?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看这是什么。”

林熙妍指着床单上的一块血渍。

“把我吃干抹尽,不仅拍拍屁股走人,现在还想不认账?这就是你们赫连家的规矩?”

赫连盛却突然冷了脸,“我问那人是不是你,你跟我扯什么规矩。”

林熙妍气急败坏,“赫连盛!你混蛋!不是我还能是谁!”

“哦?是吗。”

赫连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熙妍,转头就离开了。

林熙妍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当即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

“把视频发出去,发给各大媒体头条,给赫连家也发一份,我倒要看看赫连盛这次拿什么理由拒绝我!”

_

几天后,京宁市的八卦娱乐头条炸锅了。

——赫连三公子情挑林家大小姐!大尺度视频流出!

——林大小姐逼婚!赫连三公子翻脸不认人!

——惊!赫连三公子翻脸无情,林大小姐错付良人,清白尽毁!

安知夏刚打开手机,系统就连番给她推送了这些桃色新闻。

甚至周围的同事都在讨论这事。

“哇塞,这视频是我不花钱就能看的?”

“流鼻血,好赤鸡。”

“有没有视频分享一下,我还没看过呢。”

“这赫连三公子长得是真帅,那林小姐也好漂亮。”

她们七嘴八舌,再忙的工作也挡不住八卦的心,而安知夏的脸色却十分难看,连拿着手机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哎?这视频里的林小姐,怎么有点像知夏呀。”

不知是谁提了一句,安知夏的心猛的一跳,脸色比刚刚白了好几分。

“不会吧,是你看错了吧。”

“不是,你自己看呀,是真的有点像,只不过这拍的有些暗,不清楚。”

他们凑到了一起,研究起了视频中的林小姐的长相。

“这林小姐的妆好浓啊,五官还真的有些像知夏。”

然后,她们齐刷刷的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安知夏。

“知夏,你看没看视频,你跟那个林小姐长得真的有几分相似。”

安知夏笑了笑,“没看,我跟那个林小姐怎么可能像呢,她可是千金小姐,而我只是个打工仔。”

“你们别说,这世上真的有毫无血缘关系,但长相十分相似的人,我在新闻里就看过好多呢。”

“我也看到过,你们说这林小姐卸了妆,会不会就和知夏一模一样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只有安知夏的心惴惴不安,脑门上出了一层薄汗。

当时林熙妍告诉她包包里安装了隐形摄像头的时候,她就隐约猜到了她想做什么,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视频发出来。

虽然没人知道视频中的那个人其实是她,但是安知夏还是觉得万分的羞耻,甚至连看新闻的勇气都没有。

“别吵了别吵了,把手机给我收好,上班时间给我注意点。”

组长江铃开完早会回来,一脸的严肃。

“我可警告你们,从今天开始,不要在公司讨论有关于赫连家族的任何八卦新闻,更不要在工作群里聊这些东西。”

“为什么?”

“刚刚开会领导已经确认了公司被收购的消息,而收购我们公司的,正是赫连财阀。”

“也就是说我们的新老板,是赫连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