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

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

墨浅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初,许柠不顾任何人的反对,执意嫁给薄雲深。她以为只要经过磨合,总有一天可以得到对方的一颗真心,可现实是残酷的,三年来,丈夫从未停止过在外面沾花惹草,甚至与她的好闺蜜搅合在了一起!直到被最亲近的两个人背叛,她才明白,原来这个男人与她结婚,不过是为了报复而已……

主角:许柠,薄雲深   更新:2022-07-16 0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柠,薄雲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由网络作家“墨浅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初,许柠不顾任何人的反对,执意嫁给薄雲深。她以为只要经过磨合,总有一天可以得到对方的一颗真心,可现实是残酷的,三年来,丈夫从未停止过在外面沾花惹草,甚至与她的好闺蜜搅合在了一起!直到被最亲近的两个人背叛,她才明白,原来这个男人与她结婚,不过是为了报复而已……

《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精彩片段

许柠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从黄昏到深夜。

“咔哒”一声开门声响起。

许柠倏地挺直了背脊,下意识的瞄了眼角落的座钟,凌晨一点,这才朝玄关看过......

帅气挺拔的男人踏入玄关橘黄的灯光里,立体的脸部轮廓,眼睛深邃,挺直的鼻梁,薄唇润红,浑身弥漫着矜贵不凡的气息.

许柠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疾步过去,身侧的一双小拳头,泄露着她的紧张不安。

“雲,雲深,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换了拖鞋正在松领带的薄雲深动作顿住,看过来,深邃狭长的眼眸里闪着一抹嘲讽,低沉声音响起:

“你才知道?”

许柠呼吸一窒,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脚底生寒。

薄雲深双手伸进裤兜,弯腰凑过来,盯着她,浑身泛着冷意,薄唇却挑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呵,许大小姐装聋作哑三年了,今天终于安奈不住了?”

许柠小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是,她知道,结婚三年,和薄雲深上过头条的女人数不胜数,她这个领了证的妻子却像地下情人,不被世人知道......

不,她连情人都不配。

半晌,许柠缓缓开口,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对自己说:

“你,你那是逢场作戏......”

“嗤。”

薄雲深嗤笑一声,直起身子解袖扣,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薄太太是觉得,我作为一个男人,没有正常的需求?”

他是在讽刺她自欺欺人。

许柠煞白的脸上闪过一抹难堪,手揪住了裙子。

薄太太,需求,这些字眼像无形的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让她的心一阵阵抽痛。

结婚三年,薄雲深不曾碰过她,她挂着“薄太太”的头衔,却只守着这套,这套......

许柠瞬间觉得后背发凉,不许自己往下想,仰起脑袋看着薄雲深,声音加大了几分:

“那你也不可以和姜熙媛搅和到一起啊!”

姜熙媛是她的闺蜜啊,她们十年感情,无话不谈,好到穿同一件裙子,吃同一个雪糕,哪怕天天都会见面,也还会打几个电话。

而如今,她最爱的男人,和她唯一的闺蜜......

许柠只觉心口被重重插了一把刀,痛的她喘不上气。

薄雲深冷眼看着她,嘴角的笑意隐去。

“许大小姐在教我做事?”

许柠逼回眼眶里的泪水,胸腔里的委屈变成了怒火,看着她曾经最爱的男人,咬着牙根说道:

“薄雲深,你让我觉得肮脏无比,我们离婚吧。”

薄雲深的瞳孔几不可闻的收缩了一下,然后一把抓住了许柠的手腕,把她往大厅扯。

知道他要做什么,许柠像受到惊吓一般奋力挣扎。

“不,不要,薄雲深......”


可她哪里敌得过男人的力气,轻而易举的被他拽到了客厅的灵堂前。

是的,灵堂。

她和薄雲深的婚房客厅里,供奉着他母亲的灵位。

“离婚?许大小姐的婚姻如此儿戏?当初是谁死乞白赖要嫁给我的?是谁不顾一切,扫除一切障碍,连我妈都不放过,只为嫁给我的?”

“不,不要,雲深你不要这样对我......”

许柠别过脑袋,不敢看墙上挂的那七十寸的黑白照,用力想收回自己的手,可薄雲深的手像铁钳一般禁锢着她,拽的她觉得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不要?你杀了我妈的时候怎么没听见她说不要?许柠,你有脸说我肮脏,你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

薄雲深每一个字里,都裹着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恨意!

“薄雲深,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

许柠哀求着,披散的发丝因为不断挣扎而变得凌乱,她一手捂住耳朵,想阻止薄雲深的话传入耳朵,可还是清晰的听到了他的说辞,脑海里不由闪现出折磨了她三年的画面:

就是在这座房子里,薄雲深的母亲林婉,也是像现在这刻一般,拽着她的手不放,骂她不要脸,骂她狐狸精,骂她是表子的女儿......

她不解,气愤,试图和她沟通,林婉却不依不饶,骂的越发难听。

自己不想和她争执,甩开她的手,怎料她却没有站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路滚到了楼下,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地砖......

薄雲深正好过来找她,在大门口清清楚楚的看到林婉从楼梯上滚下去......

他震惊,愤怒的眼神,让她每每午夜梦回都泪流满面,悔不当初。

她捂着脑袋,一遍遍道歉:

“雲深,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甩开她的手......”

薄雲深喘着粗气,一个用力,把她抵在灵桌上,满眼狠厉。

“你有什么资格提离婚?你受到的折磨,有我们全家的万分之一吗?想解脱?你做梦!”

许柠满心绝望,侧过脑袋看到灵桌上的白色骨灰盒,骨灰盒上贴着林婉的照片,分明慈眉善目的样子,在她眼里却如此可怖,吓的她失声尖叫: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离婚!离婚......”

还敢提离婚!

薄雲深怒火越发高涨,想到下午接到的消息,眼眸瞬间阴沉了几分,一手扣住了她的下颚。

“放开你?你好投入他的怀抱是吗?”

他?

谁?

许柠的脑海里突然传来一股尖锐的疼痛,是那种让她恨不得下一秒死去的痛,然后就突然虚脱了一般,两眼一黑,身体软了下去......

......

许柠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

她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天花板好一会,才透过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确定这儿是医院。

昨夜的一切慢慢回到脑海里......

是谁送她来医院的?

薄雲深吗?

呵,也是,总不能看着她死在他的房子里。

她抿了下干燥的唇瓣,觉得口渴的厉害,撑着手臂坐起来,病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她下意识抬头看去......

姜熙媛穿着一套香奈儿秋款限量版套装,披散着波浪一般的卷发推门进来,看到坐起来了的许柠,露出笑意。

“小柠,你醒了。”

一贯轻轻浅浅满含关怀的声音。

她把包和打包的早餐一起放床头的桌上,扶起病床上的小桌子,再把早餐提过来,一个个盒子打开。

“先扶你去洗漱,还是先吃点东西垫垫底?医生说你是低血糖加上神经紧绷引起......”

“多久了?”

许柠冷声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姜熙媛不解的看她一眼。

“什么多久了?”

“媛媛,是不是只要我不撕破脸,你就继续在我面前装,一边和我姐妹情深,一边和我老公去开房?”

昨天傍晚,她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让她六点到韵都酒店,有她最在意的人出现。

她本不想理会,可架不住“最在意的人”这几个字的诱惑,就去了,然后就看到了让她痛心的一幕:

姜熙媛从薄雲深的车上下来,亲密的揽着他的胳膊,一起进入酒店......

当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死心的到前台客服那,用姜熙媛的身份证号码查到了房间号,并且登记的身份信息不止有她,还有薄雲深。

那一瞬间她只觉天都塌了,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瘫坐在地上,开始回想和姜熙媛过去十年的点点滴滴。

她是有多傻,居然从没想过姜熙媛也会对薄雲深动心,还傻乎乎的把她当爱情顾问,什么都和她说......

姜熙媛动作慌乱的继续整理桌上的东西。

“你先吃点东西吧,身体要紧......”

“我说多久了?!”

许柠拔高了声音,浑身又有些颤抖了。

“两,两年了......”

姜熙媛颤巍巍的应道。

许柠笑了,没有泪水,满眼凄凉。

她和薄雲深结婚三年,结果他和她最好的闺蜜在一起两年了?

她是有多瞎?

爱这样的男人爱的死心塌地,为这样的闺蜜掏心掏肺?

“小柠,你别这样,总归是我们对不起你,可我和雲深真心相爱,小柠,你知道的,他不爱你,我求求你成全我们......”

姜熙媛的姿态低到了尘埃里,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梨花带雨,一脸悲伤愧疚。

许柠紧紧揪着被子,那句“他不爱你”,像一把尖刀,狠狠扎进了她的心脏,瞬间鲜血直流......

是啊。

他不爱她,薄雲深原本三年前是要把她送进监狱,要一命抵一命的。

是父亲用整个谢氏集团,换来她活命的机会。

看着姜熙媛低声下气的哀求自己的样子,仿佛自己才是抢闺蜜老公的第三者。

打着点滴的手一阵阵疼,拉回许柠的意识,她低头看了一眼,刚刚动作太大,针口处回血了。

下意识的侧身抬手,不想,姜熙媛却忽然端起了粥碗凑了过来,碗瞬间碰翻,热粥撒了姜熙媛一手......

“啊——”

姜熙媛痛呼出声......

“怎么了?”

薄雲深的声音在门边骤然响起


许柠的心一提,朝门口看去,只见他径直大步朝姜熙媛走去,一个眼神都没看过来......“怎么回事?烫伤了吗?我送你去皮肤科。”

薄雲深说着,直接用手擦去她手背上的粥......

“我没事,雲深哥,是我不好,惹小柠不开心了她才这样对我的......”

姜熙媛说着,眼圈却红了起来。

许柠冷笑,敢情姜熙媛的意思,粥是她故意撒她手上的?

果真,薄雲深确定姜熙媛的手没被烫伤后,立马满眼怒火的看过来,上前一步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重重抬起。

“许柠,熙媛要是因为你受到丁点伤害,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真可笑,她的丈夫为了小三,要让她这个正妻付出代价......

许柠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正想挥开他的手,姜熙媛快她一步握住了薄雲深的手,满眼真切地摇头:

“雲深哥,不要这样对小柠,她已经很痛苦了......”

“呵。”

许柠突然笑了,两人下意识看过去。

许柠看着姜熙媛,问道:

“姜熙媛,你是垃圾袋吗?”

“什么......”

“那么会装。”

姜熙媛顿时一脸受伤,薄雲深皱着眉头正要说话,突然拳头一紧,只见许柠用右手直接拔了左手上的点滴针,动作大得让头顶的点滴瓶乱晃,而她不顾手背上迅速涌出的血,掀开被子从那头下了床!

许柠踉跄了一下,扶着墙才站稳,她背对着他们,没有看到薄雲深的身子颤了一下,脚下挪动了一步猛地打住......

“小柠......”

姜熙媛着急的声音响起,刚跨开步子,许柠已经穿了鞋,绕过床尾走了过来,努力让自己每一步都走的稳稳的。

她一个眼神都没看向薄雲深,而是定定的看着姜熙媛,苍白的唇挑起一抹弧度。

“媛媛,你想让我成全你们是吗?行啊,你让他和我离婚,我就,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你!小柠,你骂我可以,怎么可以这样骂雲深哥!”

姜熙媛顿时一副又气又急的样子。

薄雲深浑身也弥漫着低气压,

许柠惨白的脸上勾起一抹苍然笑意,“这里留给你们卿卿我我,我走,我走......”

说完,她踉跄着奔出了病房,转身的瞬间泪花一串串滑落。

薄雲深是她最爱的男人啊!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走到这般境地?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许柠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丝希翼,是薄雲深追出来了吗?

下一秒:

“小柠,你等等......”

是姜熙媛。

许柠在心里苦笑,脚下想加快步子,可她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头重脚轻,只几秒,就被姜熙媛握住了手臂。接着,一个鼓鼓的小塑料袋塞进她的手里。

“小柠,雲深哥的事我晚点再和你解释,这是医生开的药,缓解神经衰弱和安神的,你带着,记得按时吃。”

姜熙媛的眼里依旧是满满的关切,仿佛对刚刚自己骂她“狗男女”的事一点都不介怀......

许柠低头看着手中的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病房的方向,薄雲深站在病房门口,目光冰冷的看着这边,是怕她对姜熙媛动粗,随时过来救她吗?

是,姜熙媛温柔贤惠,端庄大方,自己一个疯子,一个杀人凶手,拿什么和她比?

许柠挣开姜熙媛的手,转身走开。

姜熙媛背对着薄雲深,眼神落在许柠握在手中的药上,嘴角挑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