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

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

不想叠被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古风言情小说《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全文围绕着女主角式微的经历编写,网络作家“不想叠被子”的最新原创作品,本站纯净无弹窗,阅读体验极佳,主要讲述的是:式微,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她每天战战兢兢打怪升级,结果因为效率太高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她以为自己可以在新的世界里,过最逍遥自在的小日子,谁成想,周围的男人都是一副不太省心的样子。重活一世,式微再次开始被迫营业,王妃当成她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主角:式微   更新:2022-07-16 00: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式微 的女频言情小说《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由网络作家“不想叠被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风言情小说《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全文围绕着女主角式微的经历编写,网络作家“不想叠被子”的最新原创作品,本站纯净无弹窗,阅读体验极佳,主要讲述的是:式微,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她每天战战兢兢打怪升级,结果因为效率太高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她以为自己可以在新的世界里,过最逍遥自在的小日子,谁成想,周围的男人都是一副不太省心的样子。重活一世,式微再次开始被迫营业,王妃当成她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精彩片段

酷暑难当,光明三中斜对门的小卖部生意火爆,旁边修车的老大爷看酸了牙。

小卖部是寻常规格,卖东西的是个在这种夏天都把全身用黑衣服裹起来的人,一位声音沙哑的老太太。

如果这是小学,对于这样看上去就不怎么吉利的小卖部老板,恐怕大多家长都会带着孩子绕开走。

但作为当代天朝中学生,他们只会在心里叨句“真不怕热嘿”然后放下手中的钢镚儿拿走冰镇饮料,有时甚至让黑布里的人产生能与这个世界联系上的无语。

“老板来瓶冰可乐”

清脆的少年声,独属于这个年龄的质味,蓝白色校服,脸热的红红的,笑的很天然。

全身裹着黑布的老板转身去拿,嘴上也没停,用沙哑的声音慢吞吞地问:“小朋友,你们明天就放假了吧?放几天啊。”

男孩子显然习惯了学校周边店主们的这类问题,利落地回答“对啊,咱们低年级的放七天,刚刚那几位高年级的就放三天。”

老板点了点头,说了句“小孩子读书真辛苦”继续下一单生意。

光影渐斜,人也逐渐稀少,只有偶尔几个被老师留堂的学生拉耸着脑袋,背着书包走过。

小卖部老板不跟周围的大爷大妈们嗑瓜子聊天,也不玩手机,就戴着帽子枕着黑布,趴在那里睡觉。偶尔有初中幼崽进来买辣条,也是蔫蔫的慢吞吞的,不情不愿地挣着口粮钱。

一直到天色完全变暗,周围没什么人了,小卖部老板似乎才悠悠转醒,收摊回家。

陈旧的公寓楼,长长的走廊,半夜黑的吓人,只有有人走过时,楼道的灯才会象征性亮一下。

这楼偏僻又破旧,还常有一些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传出,因此十分便宜。

一个年轻姑娘身穿运动装,快步走着,马尾随着步子晃荡,皮肤白皙,一双眼睛生的很漂亮,但没什么神采,身上唯一的首饰就是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纯木头没花纹,好看不起眼。

“几百岁的老妖精整天跟学生一个打扮.......”

式微停在自家门前,瞥了一眼扒在门边上的一团黑雾,也就是刚刚发出吐槽的东西。

“也比你鬼样都没有,一团黑的好。”

式微,就是刚才的小卖部老板,这会儿的声音是她自己的,也就二十来岁小姑娘清亮的声线。

式微打开门进去时戒指在门框上随手轻敲了一下,关上门。

黑雾被迫散开又合上,合上时被一缕黄光刺激了一下。

“~啊呀~~人家疼~~你轻点儿~~”

“......怎么,才这么一下就不行了?”

式微习以为常地回了一句,去冰箱拿了瓶水,坐上沙发打开电视,新闻里循环播报着距本地不远的邻城——宛城最近发生的几起夜市失踪案。

“......嘤”一团雾一个人,一天天的开些玩具车。

这团雾是五六十年前式微刚搬到这里捉到的,没什么祸心但嘴毒,前者决定了它是只清鬼,后者决定了它欠揍。

这可能也是它作为一只清鬼生命力却很强的原因。

清鬼就是一种对应恶鬼的东西,恶鬼有攻击性难收服,是度鬼师的主要头疼目标,清鬼则好很多,就是留着不愿意走或者走不了的。

不论清鬼恶鬼,都是一些不愿意入轮回或者生前有奇遇的人,长期没有被度化的清鬼容易变恶,作了恶成了恶鬼就开始伤人,所以就要度鬼师。

度鬼师还有个听上去很装的名字叫点灯人,其实就是度化一只清鬼木戒内亮一盏灯,收服一只恶鬼戒指内亮三盏灯,难一些的就多亮几盏。

灯盏越多法力就越有加持,对于其他有问题的鬼的方位预测也就更敏感,然后就能更快的点更多的灯.......

至于点这么多灯干嘛就不知道了,反正不能换钱,不然点灯人本人式微这几十年也不至于靠小卖部过活。

学校周边小卖部这种学生上课期间打瞌睡,没人来时打瞌睡的工作方式最适合她这样半夜要出去度鬼的熬夜党了。

要是能碰到其他的点灯人她倒真想问问大家都是怎么过日子的,怎么她会这么落魄?一点都没有城市守护者的B格。

可惜除了几百年前消失的爹妈她还没见过其他的度鬼师。

式微懒懒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吐槽完这糟心日子,跟旁边的黑雾提了句:“刚度了只清鬼,跟我讲西边那里有点问题,跟鬼盏对上了,我明天去趟。”

黑雾上蹿下跳的“鬼盏?是你上次说的宛市对吧?我也去!我也要去!”

式微穿着鞋,半个身子倒在床上,从旁边拿起被子往头上一蒙,“随你”。

黑雾高兴地转了两圈,关掉电视,缩到自己可爱的粉色小窝去休眠。

这只黑雾是式微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度不进轮回的清鬼,当年一度让她怀疑自己的道行。

清鬼没害过谁总不能杀,式微只好带在身边,防止它转化成恶鬼到时候更不好收场。

但黑雾真的很闹腾,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没少挨揍,天天嚷着跟式微出去度鬼,直到后来看见传说中心怀天下的点灯人凶残地虐杀了一只作恶颇多的恶鬼,这才消停。

室内安静了一会,式微又一把将被子扯下,“呼——干活”。又甩了甩头,走到衣柜前面,拉开衣柜。

衣柜里是稀稀拉拉的各种颜色的运动服,衣服拨开后面还有个门,拉开是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通道,狭窄黑暗,通向这个城市最罪恶的地方。

式微一手叉腰一手扶着柜子叹气,沉思了一会认命地走进去,脚步沉重。

踏进去好一会儿,几个灯才亮起来,但是由于它们年纪过大,灯光暗淡,看着像是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

“姐姐不是来伤害你们的,姐姐只是想给每个坏蛋一个‘家’。”如果你们能自觉地各回各“家”,姐姐也不至于每天晚上无偿加班。

夜晚的城市,热闹的地方总带着点繁华,寂静的地方又似乎藏着些什么。

 


第二天早上七点,人来人往的火车站。

“哒,哒,哒。”

式微踩着血红色的高跟鞋,红色的抹胸小洋裙,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漂亮的桃花眼内,仍是漆黑一片,似乎没什么光能照的进去。

虽然在人群中突出且亮眼,但是浑身气质清冷,隐隐约约的霸总气质总让人不大敢上去搭讪,担心碰到个强势的女强人被锤。

式微拖着小巧的行李箱,黑雾就跟在她旁边,除了鬼和度鬼的也没谁看的见它。

一人一雾就这么走着。

跟着小卖部女强人一路飘到了火车站,黑雾实在憋不住,绕着式微转了两圈道:“小小啊,你怎么乘活人的工具去?还有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式微忍了这个喊了几十年揍了几十年都没改掉的称呼,侧头低声回答道:“不然呢,走路吗。我还要回去进货呢。”

等走到那,学校都开学了她小卖部还没开门呢,过两天就有别的小卖部代替她,然后他就没有生意了,就要没钱了,就要守着那几盏破灯饿死了。

“至于打扮成这样...”

式微将被风吹起来的头发别到脑后,瞥了眼僵住的黑雾,“红色辟邪,再说,女孩子家家出门化妆打扮有问题吗?”

“辟邪……”某团黑雾抽抽了两下,嘟囔了声,没再发言。

“身份证前两年十八岁成人的时候办的。”冒着被别人当成自言自语的神经病的风险,式微还是低声给被怼到的黑雾解释。

具体什么流程恐怕只有这几百岁的小姑娘自己知道了,黑雾又绕她转了一圈,没再打破砂锅问到底。

第二天早上九点·宛城

车内闭塞,什么味道都有,是以进城时式微倒没感受到什么。

但是一下车,一股对点灯人和清鬼来说都极浓极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黑雾缓缓地飘出车门,道,“啧啧,这味道可不好闻呐”。

式微揉了揉鼻子,嫌弃地摇了摇头,拎起箱子前往定好的酒店,补觉。

这一觉睡到深夜,窗外的路灯都熄了。

窗外除了零星喝醉者的动人歌声,也就只有车子开过的声音了。

在隔壁战况激烈的情况下仍然睡的舒服的式微被黑雾按时叫醒,不怎么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式微拿过床边的运动服,慢吞吞地套上,“隔壁还没消停呢?”

她踩着为方便杀鬼耗费几百大洋买的白色运动鞋,伸了个懒腰站到窗前,抬起右手将法力灌入木戒。

光滑的戒面受到灵力催动泛起淡纹,戒内灯盏的光随之相继飞出戒指,在式微面前拼成一个复杂的罗盘。

天善,向恶。

式微看向右边,抬手又从戒指里抽出法力,视玻璃如无物地穿过窗户,玻璃和人两方都毫发无损——这是一个经济节约型的法术——就是有点费法力。

一人一雾跟着罗盘去往鬼的恶气越来越浓的地方。

“唉,但凡你别那么怂,抢银行当雇佣兵刑法上种种哪个不比开小卖部挣钱。”

黑雾跟在式微身边,看着点灯大人飞檐走壁如是感叹。

“是啊,抢珠宝抢银行偷衣服,穿金戴银坐游艇,到时候抓到清鬼,度人家的时候发现它鬼生履历比我都像个好人,金鞭哗哗自发往我身上抽,我还要脸不要?”

身穿59.9某宝包邮运动服的点灯大人如是说道。

“要那玩意儿干嘛,不比一天三顿吃泡面,出行搭绿皮火车,酒店廉价到WIFI都不提供好。”

“嘶给你吃泡面了还是你能玩手机,法力喂不饱你就找个身强体壮的男鬼喂饱你,我不行。”

“女人不能说不行,还有我不要男鬼我要身娇体软说话嗲的小女鬼。”

“单着吧。”

一人一雾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脚下也没停,将近半小时总算是飞到了白天没有人晚上只会有鬼的城郊林区。

轻轻落地,式微有点心疼浑身上下最值钱的运动鞋,同时心疼洗鞋的自己。

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抬头观察环境。

周围黑漆漆的,纵使式微夜视能力不错,一片树林遮着还是很难找东西,偶尔有点风刮过,对于拥有特殊嗅觉的度鬼师来讲,钱的味道夹杂着血腥味,十分难闻。

一片寂静中,又湿又密的啃啮声从前方传来,黑雾一闪消了身影。

式微丢开罗盘,指间戒化为一把通身漆黑的刀恒在胸前,微微弯腰,收敛气息,借着树木的遮挡缓缓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前方的鬼似乎有所察觉,啃啮声暂消。

式微垂下的睫毛颤了一下,投下的阴影遮住了眼睛。

1秒...2秒...

式微耳朵动了动,嘴角勾起,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右手竖刀暴起向那位置砍去。

刀上金光微闪,刷地插在了被啃的还剩下半边身子的“人”的身上。

罪魁祸首迅速向后退去,被刀上携的凌气划伤,开战便削了三分鬼力。

式微左手轻张,运起法力打出,恶鬼似乎并不愿意和度鬼师交战,对了一掌想逃。

挥刀作圆,式微一连向前分散开丢了几十个金色的圈,最终套到了脚步愈发慢也愈发慌不择路的恶鬼身上。

恶鬼道行不浅,几个呼吸他就运法撑裂了身上的圈,没来得及将法力灌到脚上用来逃跑,又被逼近的人影套了几百个金圈。

恶鬼:“......”

除了不能换钱,灯盏还是很有用的,比如极耗法力的捆圈,它们能一秒钟挽好几千个。

式微缓缓走向这个看上去道行很深打起来却还挺容易的恶鬼,绕着他转了几圈,又套上几百个捆圈。

恶鬼:“你们这一代的点灯人就是靠灵力的吗?不积累点实战经验?”

式微给它一个白眼:“闲的我。”

打量了下眼前的恶鬼:胡子拉碴,上面还沾着血,衣服破烂依稀能看出是长袍,长得一般但表情凶恶,是个老鬼。

式微观察完,抬头看向恶鬼浑浊的眼睛,双手抱胸闲适地站着:

“也比您当年靠着坑蒙拐骗捉鬼好吧?宋定伯。”


恶鬼瞪圆了他那本来不大的眼睛,“你!休要胡说!”

式微无聊地抬了抬嘴角,“又想自居长辈骂人又不想毁自己一世‘英名’,哪有那么好的事。”

随手又丢了三百金圈。

“但是不好意思,我可不是你当年那种只有一百来盏灯,鬼都套不住的废物,也不是只靠坑门拐骗吐唾沫,背鬼背到三里外的度鬼师。啧,就是杀鬼的,连清鬼都杀。”

恶鬼听到这里已经已经气得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我好歹是你前辈!你!你!”

式微歪了歪头,眼睛盯着恶鬼身后,轻笑。

“前辈?不过是个贪财无信,偶得机遇的门外人”。

视线移回恶鬼身上,“好了,交代罪行吧。”

式微杀不得他,宋定伯也是千年之前的度鬼师,其中一个捉鬼的故事至今还有人在传颂在夸赞,她一个几百年道行的后后后辈要弄死他会受很大反噬。

恶鬼显然也想到这里了,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愿说话。

式微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是门外汉吧你不信”,随即以刀化鞭裹挟着法力抽了过去。

“啊——你!”

“我什么我,活几千年就会骂这个?不能杀你没错,这鞭影响不了你下辈子运也不错,但它打鬼疼呀。

就你身上这罪孽我分分钟抽的你哭爹喊娘好么,交代罪行赶紧的。”话落反手又抽了一鞭。

“啊——别打别打我说”

式微右手拿鞭,左手叉腰以待。

反正他肯定不会被度化,反正这女的也杀不了他,宋定伯后悔挨了这两鞭,缓了口气述罪。

“我当年仁心,放走了一个清鬼,啊啊啊啊别打别打,我当年骗了一个鬼将他变成羊卖到了宛市,拿了钱担心这鬼害人,就夜里用法术杀了他。”

式微复又看向恶鬼身后,“嗯,骗鬼取灯,诛杀清鬼,你这事是我们度鬼师小时候爹妈必讲的反面教材了,继续。”

“后来不知怎的这鬼没死成让他逃了,后来成了恶鬼找我报仇啊啊啊啊啊啊”

式微垂下鞭子,左手掏了掏耳朵“没死成是你法力薄弱只打破了唾沫那道微弱的禁制,顺道伤了他一点点;他没成恶鬼,报复你也只是还了他的因果。继续。”

恶鬼吸了吸不存在的鼻涕,身上被打的地方像有火在烧,不敢再乱说,“然...然后就...我好不容易这一世有了点灯人血脉,有了法力,怎么甘心入轮回下一世做个什么法力都没有的普通人?只能利用法力以鬼身活在世上。

又担心被其他点灯人伤害,只能吸点人气增加身为鬼的法力,但是点灯人血脉又总是和鬼身练的法力冲突,我就只能杀人食人,压制血脉。

那我杀了人又顺手拿了钱,就随便找了个看上去作恶不少的人附身享乐一番,我都是迫于无奈啊。但是后来这边没什么人过来了,我又因死于宛市困于宛市,就只能趁夜半去有人的地方寻人杀,就...把你引来了,我就一百年吃三四人,最近是因为...大限将至饿的太快所以才...冲动了”

千年道行也确实有用,身负如此多人命,这几百年式微都没感受到动静,也是最近鬼盏凑齐了十万上了一个境界才能感应到。

式微沉吟了一会儿,“断臂的女清鬼,身着黄衣,右眼眼位有一颗痣,笑起来有酒窝,可是你生前骗的一个清鬼?”

恶鬼舔了舔嘴唇,“是。。是的。”

“也没杀死?”

“嗯。。。”

“呵,就你这法力,清鬼都杀不死,骗人小姑娘感情断人家一臂才点了半盏灯,真是。。废物。”

式微曲起鞭子往恶鬼身上戳了戳,金鞭穿过了颤抖的恶鬼,没有变成红色,说明当事鬼未撒谎也未漏其他类型的罪。

短短几句话,述尽无头案。

“能。。能放了我了吗,你这金圈也是耗法力的吧。我以后不再杀人就是了,况且我之前杀的都是些坑蒙拐骗不忠不孝不义的人....”

“那也轮不到你这种坑蒙拐骗不仁不义的人来审判,他们有他们的制度,别为自己找遮羞布。”

式微将鞭化戒戴回手上,站定,“哎,所以说你是门外汉嘛,竟然叫我放掉你”点灯大人第三次感叹道。

说罢,式微左手抬起,周边围绕着金光,在恶鬼面前虚虚一握,将尖叫的恶鬼收进了木戒的鬼盏之中,霎时间木戒内光芒大盛。

“不能杀不能度,我还不能囚禁你压榨你吗”式微敛息看了看木戒内部,由于只是将鬼囚禁在鬼盏以内,是以一盏灯都没增加,但是往后使用法力时,可以压榨这恶鬼的法力,使出的力量会更加强大,相当于多了几百盏灯。

到底活了千年,还算实惠,毕竟抓它也没费多大力气。

式微看向之前捉鬼时拦那恶鬼去路让她没费什么劲就逮到鬼的黑雾,它刚才动用了法力拦住恶鬼,黑雾更加稀薄了一点,“啧,你虚了,我强了,你的因果也结束了,进戒指休息吧”。

不像恶鬼是被式微强行囚于鬼盏中压榨法力的,黑雾找了盏他觉得最漂亮的鬼灯,飘进去休养了。

“嗯,法力更充沛了,好地方。”声音又扬了起来,欠欠的。

式微揉了揉鼻梁,“进戒指了就别叨叨了?”

“哼,干什么?爷大发善心跟你说话你不要不识抬举。”

“那大爷收收善心,休息会儿吧。”

本就出来的晚,这一番操作下来天也快亮了,式微打了个哈欠,打算靠着树睡一觉。

熟练地抬脚,扫开树旁边的叶子,坐下闭眼,很快便陷入沉睡。

许久,左手指间的木戒似乎努力想冲破什么,金光忽明忽暗,但最终还是黯淡下来。

之前被式微扫到旁边的叶子血红,像是沾上了刚刚恶鬼吃人时飞溅过来的血。

风微动,几片叶子被吹起,落到式微腿边,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抚了下去。

蓝色运动裤沾上血,不明显,不干净。

天最终大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