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沧海云舒终有尽

沧海云舒终有尽

丢了一只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执拗的尝试了很多次,云容依旧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三生石上名姓消,她与沧澜再也没有携手走到最后的可能。作为战神之女,她本不应该流连于儿女情长,所以她只想爱他最后一次。可最后一次的结果,却让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原来爱情竟如此伤人……

主角:云容,沧澜   更新:2022-07-16 00: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容,沧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沧海云舒终有尽》,由网络作家“丢了一只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执拗的尝试了很多次,云容依旧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三生石上名姓消,她与沧澜再也没有携手走到最后的可能。作为战神之女,她本不应该流连于儿女情长,所以她只想爱他最后一次。可最后一次的结果,却让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原来爱情竟如此伤人……

《沧海云舒终有尽》精彩片段

东天界,生死门,因果台。

云容站在台前,看着她名字旁,愈发暗淡的另一个名字,心头一苦。

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

“丫头,你明白的,这名字暗了,便是缘尽了,为何不放手?”一侧眼含悲悯的月老劝慰道。

放手?

她也想,可终归是不舍,也不甘!

云容将眼中欲倾泻而出的泪水尽数逼回了眼眶,哑着嗓子道:“我还想……再试一次!”

最后一次……

回到寝殿,已接近日暮。

云容迎着月色踏入映着星星烛火的寝殿,脚步却是在瞧见屋内那人身影时猛然顿住。

“你……怎会在此?”

复提步走进寝殿,却难以掩盖心中的惊喜,云容定定的看着那人问道。

“不在此,本殿下怎知太子妃这般闲适,门落锁都未回宫!”他微挑的眉眼中划过抹讥讽。

云容抿唇不语。

成婚七百年,他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恶劣。

她本是北天界战神之女,奈何父君殒于神魔大战,继位后,为了扛起北天界之责,她要东天界仙主履了婚约之信,于是,她嫁给了他的儿子——沧澜。

也是她念念不敢忘的初心!

云容压下心内的怅然,走上前为他斟着茶:“有事便说吧。”

沧澜嘴角牵起抹讥讽的笑,掌间仙力翻涌,划过云容腰间,带着一物回落到他手中。

云容垂眸,视线划过空无一物的腰间,松松扣在一处的五指猛然收紧。

沧澜手中的,是代表东天界太子妃的宫令……

他这是要……收回?

云容压着喉头涌上来的滞涩之意,装作不明出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不明白?”沧澜眯了眯眼,掌心令牌砸在桌案上,发出声响。

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不想明白而已。

云容压着心头的憋闷,强压着鼻尖的酸涩,颤声问道:“你要同我和离,总要给我个原因吧!”

“七百年的名义婚姻,原因需要本殿下说?”沧澜轻呵了一声,站起了身,嗓音幽凉。

猛然闭上眼,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云容甚至不敢面对眼前的场面!

沧澜要休了她!七百年夫妻,原是连个体面都不愿给她。

云容紧咬着牙,目光怔怔的望着那块令牌,满眼湿润。

“沧澜,再等等好不好,再给我点时间……”

我不想这般放弃你,放弃我们之间的所有……

“云容,本殿下没义务陪你演这无聊的戏码,过往这七百年,已是念着你父君的情分。”沧澜睨着云容如今这般卑微的模样,心头滑过抹异样。

他蹙了蹙眉,冷声斥道:“这幅样子不适合你,收了吧。”

彻骨寒凉,云容抓着他的手微松。

她这般爱他,看在他眼中,竟只是做戏么?!

因果台上尘缘渐消的场景猛然浮上脑海,云容心中升腾起一抹决然,掩盖了她满眼的悲戚。

“沧澜,我……”

“放手!”

手中陡然空落,云容站不稳的摔坐在地上,五指微张伸向沧澜的背影,却是如何都抓不住了……


“太子妃的宫令本殿下今日不会带走,若是你聪明,明日便去寻父君,自请和离。”沧澜冷眼扫过云容此般神态,眉心蹙了一下,转身漠然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云容呆坐在地上,寒凉浸入骨髓,却抵不过心中的冰冷。

沧澜啊,你可知,我能陪你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她抬手看着腕处虽缓慢却不停消散的仙力,满心苦楚。

七百年前,她父君陨落,为救重伤的师尊,她舍了大半的灵丹,自身只剩了小半,勉强维持仙身,可这仙力消散的病根却也是落下了。

纵使这东天界灵气漫布,也不过是堪堪养着她,不至于立刻烟消云散罢了。

今日因果台前,月老劝她放下,让她去寻隐匿仙山休养的师尊修复自身灵丹,这般她最起码还能多活个百年。

可她舍不得啊!一刻都舍不得离开沧澜。

但他,终究是不要她了!

眼泪划过眼角,没入鬓发,酸涩感兜沉了心间。

“父君,容儿好累啊,容儿好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迷茫中,云容恍若瞧见了父君慈爱的眸光,温暖的大手拂过头顶,给她最坚强的依靠……

一夜清寒,第二日云容还是撑着精神赶回了北天界。

今日是神女飞升北天界之日,她身为北天界之主,必须到场。

踏临北天界时,飞升时辰已过,众人聚在一处,言笑晏晏。

云容走上前,欲瞧瞧今次神女是何人,然而当那人的身影映入眼帘时,云容僵住了!

兮渃……

原是她回来了,怪不得沧澜想要休了自己……

此时,兮渃被一众仙人围着,随着她颔首动作,发鬓间一只流光的凤钗刺痛着云容的双目。

凤钗,四天界中唯有沧澜之妻能用的物什!

“这只凤钗瞧着精细的紧,不似凡物啊!”众人之中一道声音响起,带着浓重的谄媚之色。

云容离的有些远,瞧不见兮渃的神情,只听见她轻柔的声音响起。

“这只么?旁人送的,觉得相配,便带着了。”

兮渃抬手拂上发髻,脸上迎着清浅的笑,难掩其中的情意。

这旁人是何人,众人心知肚明,但笑不语。

“相配么?”

云容走上前,淡然着一张脸看着她发间的凤钗。

她的出现令众人缄默,四天界谁不知晓她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今日遇着了,怕是有一出好戏瞧了!

“看来兮渃神女被贬凡间七百年,竟是将东天界的规矩忘了个干净。”云容说着,手中仙力微转,原本插在兮渃头上的凤钗,便到了她手中。

她细细瞧着手中的凤钗,嘴角轻巧的勾起一抹笑,忽而眼神一凉,仙力涌动,掌心凤钗转瞬化为了齑粉,被风吹散不见。

“待何日,兮渃神女得到了太子妃的名分,再带这凤钗也不迟。”

而兮渃见状脸上的笑意也在顷刻间落下,化为愠怒,望着她的眼底,俱是寒意。

“云容,若不是你,七百年前我就该带上这凤钗!”兮渃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心中一惊。


“云容,若不是你,七百年前我就该带上这凤钗!”兮渃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心中一惊。

-------------------------------------

云容神色依旧淡漠,浅声道:“神女莫不是重回天界,欣喜的失了神志?这般心性,还是寻药仙看看吧,免得重蹈覆辙。”

侍女闻云容所言,忙走上前,作势给兮渃引路。

兮渃闻言,姣好的面容有些扭曲,脑中似有回忆起了七百年前自己经历的事情。

她一把拂开侍女尖声道:“云容,你还真当自己是阿澜的妻子了,别忘了……”

啪!

一巴掌,不带仙力的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兮渃的脸上。

“我是东天界太子妃众所众知,你若是不认,便去天主面前问个清楚。刚刚凤钗之事,我不欲与你计较,但你需得记清了,不论你同他关系如何,也都该称他一声太子殿下!”云容眯着眼冷睨着大放厥词的兮渃。

可心中,却是被那一声阿澜弄得酸涩不已。

他,从不允她唤他这两字,便是沧澜,也是她一人强求!

“你竟敢打我!云容,你可知那凤钗是阿澜送予我的,在他心中,我才是他的妻!”

云容闻言心中一堵,袖口内的手猛然攥紧:“还不将神女送去药仙那儿!”

“谁敢!”

寒凉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紧接着,众人让出一条路,沧澜不疾不徐的度了过来。

“阿澜,我不过是戴了你送我的凤钗,她竟是毁了它,还打了我!”

兮渃瞧见沧澜像寻到了主心骨忙小步投进了他的怀中,低声哭诉着。

众人神色奇异,沧澜好似没瞧见般,手落在兮渃腰间,揽着人走上前,睨着云容:“谁给你的胆子动她?”

云容闻言心口酸胀,沧澜为了兮渃,竟是连七百年来做出的恩爱模样都不要了么!

深呼了一口气,云容抬眸看向他,轻声道:“凤钗之事,是她过了,我不过……”

“凤钗是本殿下送她的。”

一句话,沧澜堵住了云容解释的话。

她怔怔的望着沧澜,神色悲戚。

忽然,云容整个人却是被一道仙力掀飞,重重摔落在地,一口鲜血涌上,重咳出声。

众人的目光射向沧澜怀中出手的兮渃,噤若寒蝉的等着沧澜的态度,心中却是神思各异。

要知道,云容是北天界战神的女儿,更是如今北天界之主,今次竟是这般柔弱,随便一击便狼狈至此?!

“这是你欠我的!”兮渃从他怀中冒出头来看向云容此状,眼底划过抹诧异,却不耽误其中的讥讽。

沧澜也是没有想到兮渃会出手,眉心微微一蹙,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一旁的侍女忙上前将云容扶起,满目担忧:“天主,你怎么样?”

云容撑着无力的身子站起,手捂着胸口,心内一片惊愕。

如今的她竟是连这般微弱的攻击都经受不住了!

回想起往昔大杀四方的场面,云容只觉得荒唐。

她垂眸扫过手腕,流失的愈发快的仙力让她有些不安。

敛去起伏的心绪,她抬眸看向沧澜,难道他就这般看着兮渃欺侮她么?!

四目相对,终于,在云容沉甸甸的目光下,沧澜动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