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太太她追求者太多了

太太她追求者太多了

小熊曲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软软隐忍十二年,终于以替嫁的名义,重回京市。她扮猪吃虎,装疯卖傻,只为复仇。人人都说陆软软貌丑无盐,穷酸的要命。御枭双腿残废,身患隐疾,陆家和御家联姻,也算是一桩“美谈”。婚后,两个人面面相觑,互相拆马,开启甜蜜生活日常!

主角:陆软软,御枭   更新:2022-07-16 0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软软,御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太她追求者太多了》,由网络作家“小熊曲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软软隐忍十二年,终于以替嫁的名义,重回京市。她扮猪吃虎,装疯卖傻,只为复仇。人人都说陆软软貌丑无盐,穷酸的要命。御枭双腿残废,身患隐疾,陆家和御家联姻,也算是一桩“美谈”。婚后,两个人面面相觑,互相拆马,开启甜蜜生活日常!

《太太她追求者太多了》精彩片段

京市,京海航班。

距地三千英尺的高空中,陆软软站在洗手间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几分晃神。

十二年了,她终于即将回到陆家!

时隔十二年的流放,只因为六岁时的那场火灾。

那场火灾,烧死了她的母亲和外公,也一并烧没了她陆家大小姐的地位。

她被视为灾星,送往乡下,直至今日才被接回。

原因很简单,陆家早年和御家定下了婚约,而如今要履行这婚约,就需要一个去联姻的女儿。

联姻的对象,是御家大少御枭,一个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残废!

传闻中,御枭早已成为了御家的废棋,生性残暴凶戾,跟着他的女人,都活不过三天。

这等“好事”,落在了陆软软的头上。

陆软软抬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张清秀的脸上泛着微红的光泽,她微微勾唇,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不在乎嫁给谁,只要有契机能名正言顺的回到陆家就行。

十二年了,该向陆家讨回公道了!

忽而,有人蛮横的从外拉开了门,迅速侧身进入。

强劲有力的风裹挟着浓郁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洗手间。

空间过于狭小,陆软软被迫和那人面对面紧贴在一起。

那是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整套手工缝纫的定制西装,鲜红的血顺着贝母材质的纽扣缓缓淌落。

男人却并不在意,拧开水龙头,简单的冲洗了伤口。

继而转头,隐匿在面具之下的鹰眸沉蛰冰凉,声音清冽颇具威严,“不许出声。”

与此同时,洗手间外已然传来暴乱声。

哀嚎,尖叫和怒骂交杂。

听得陆软软不由微微挑起柳叶眉。

这是遇到寻仇了?

而且地点还选在三千尺高空的飞机上,对方想置男人于死地的目的格外迫切啊!

砰砰砰——

外面传来了砸门声,似乎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如果见到洗手间里的男人,对方肯定会进行无差别攻击。

而她则会成为炮灰。

陆软软思绪飞快转动,狡黠如小狐狸般的杏眸里,划过一抹淡淡的笑。

声音却软糯娇颤,仿佛在大风中被肆虐的小白花,“我......我马上就出来!”

陆软软的手,搭上了门把。

男人看着陆软软,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并未言语。

面前的少女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慌张,修长的羽睫下,甚至藏着淡淡的寒意和狠戾。

他忽而有点好奇,接下来少女会怎么做。

随着洗手间的门被打开,陆软软藏在身后的消毒液迅速洒向门外的众人。

没有半点防备,众人纷纷捂住眼睛惨叫起来。

男人走出来,搂住了陆软软的腰,直接带着她往飞机尾舱而去。

“抱紧我。”男人面具下的黑眸熠熠生辉,沉声问道。

陆软软心中咯噔一声,忽然意识到男人想干什么。

这男人打算跳伞离开!

要甩掉这些亡命之徒,又不会脏了自己的手,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机舱。

陆软软忍不住在心中骂娘。

她挣扎起来,想要从男人的桎梏中逃离。

却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迅速的穿戴好降落伞,遒劲有利的手掰开锁扣,安全通道随即被打开。

巨大的吸力下,陆软软和男人跌落万丈高空!

三千英尺高空,急速降落!

巨大的失重感迫使陆软软下意识的环住了男人精瘦的腰。缠得像只无尾熊。

心中早已经将男人骂了个千万遍。

早知道当时在洗手间里,就该用消毒液先制服了男人,然后推他出去被那群人抓走!

可骂骂咧咧的模样映入男人眼中,却显得格外俏皮可爱。

看着那张绯红的玫唇紧抿,俨然不悦的娇憨模样,男人心中骤然一动。

竟鬼使神差的,便直接吻了上去。

柔软的唇瓣带着淡淡的玫瑰香味,尽数被男人裹入了腹中。

陆软软愣怔住。

这可是她的初吻,竟然就这样丢给了这么一个亡命之徒!

陆软软气愤,想要伸手抢走降落伞装备,然后一脚踹飞这个男人。

最好是让他摔个粉身碎骨!

可男人却已经察觉到她的意图,干脆利落的拉开降落伞。

打开的降落伞稳稳固定在男人身上,陆软软心中怒骂一万句,却也只能抱得更紧,免得自己掉下去。

殊不知,她无尾熊一样的动作,却让男人的心中涌起了轩然大波。

那双隐匿在面具之下的黑眸闪着复杂的情愫,紧紧的注视着陆软软。

好半天,降落伞终于平稳落在了一片人造湖泊里。

不远处的安保人员惊呼着,奔着他们而来。

男人托着陆软软不盈一握的腰,将她托出水面。

白色的棉麻上衣被浸湿,紧贴在润白的皮肤上,勾勒出完美的身形来。

隐约的,可以看见陆软软近乎透明的衣服下,锁骨处有一处青色胎记。

可没等男人再仔细看,安保人员便已经冲了过来。

男人干脆利落,取下了自己佩戴的耳钉,干脆利落的戴在了陆软软的右耳上,声音低沉沙哑,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戴着它,我会回来找你的。”

继而潜下水去,迅速的消失在了安保人员的视线之中。

......

看着男人消失在水面之中,陆软软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果然是个亡命之徒,所以才会跑得这么快。

亡命之徒送的耳钉,她可不想要!

被牵扯进不必要的麻烦之中,她还怎么在陆家查清楚当年的真相?

想着,陆软软便伸出手去,想要摘掉那枚耳钉。

却在触碰到耳钉时,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这枚耳钉居然用的是极为复杂的机械密码作为固定,正常人一旦戴上,除非知道密码和解锁的程序,否则是绝对取不下来的。

不过,她可不是什么正常人。

赶在安保人员接近自己之前,陆软软取下头上的发卡,三两下便解开了耳钉上的机械密码,又将怀中的疤痕道具贴在了脸上。

下一瞬,“满脸烫伤疤痕”的陆软软在水中惊恐的扑腾起来,“救......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


京市,卢浮大礼堂。

今天在这里,将举行陆家和御家的联姻婚礼!

陆软软从水中被捞出,便马不停歇的被送到了这里,化妆师对着她飞快的化妆做造型。

咔擦,化妆间的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长相格外甜美的女人。

仔细看,和陆软软没伪装前还有七分相似。

这是陆家的二小姐,陆知绵,陆软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姐姐,听说你回京市的方式格外特别,竟然是和男人抱着从天而降呢,果然是灾星,就是与众不同啊。”陆知绵讥讽开口,琥珀色的杏眸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陆软软。

心里的评价只有一个字,那就是丑!

那满脸火燎之后的伤疤,让陆软软就跟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多看一眼都嫌恶心。

“真不知道哪个男人这么重口味,居然还有勇气抱你?”陆知绵啧了一声道。

陆软软眼皮都不抬,“我长这样都有人抱,还有人娶,你气不气?”

“你......”陆知绵气得顿时胸脯重重的上下起伏,对着陆软软咬牙切齿,“你有什么得意的,你嫁的是御枭,是我不要的男人,权当我施舍给你的而已!”

“哦?”陆软软挑眉,“你为什么不要这个男人啊?”

“那当然是因为......”陆知绵得意洋洋,仰起头便准备回答。

才开个头,便被人给拦住了,“知绵,今天是你姐姐大喜的日子,岂容你这样胡言乱语?赶紧出去招待宾客!”

陆知绵气得跺脚,“妈,陆软软她刚才羞辱我!”

“姐妹之间拌嘴而已,你怎么还当真?”陆知绵的生母,柳嫣儿露出和蔼的笑容训斥道。

一面凑到陆知绵耳边低声警告,“赶紧出去,要是被陆软软抓了你话里的把柄,你以为御家会放过我们?”

要是被御家知道,她们陆家当御枭是个垃圾,推来推去的找个人凑合联姻,必然会动怒的!

陆知绵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咬牙跺跺脚,转身离开了化妆间。

留下柳嫣儿摆出慈母的和蔼模样,“软软,你妹妹就是被宠坏了,你宽宏大量,别放在心上,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她。”

陆软软露出软糯的笑,俨如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并不答话。

陆知绵当然被宠坏了,毕竟整个陆家都归了柳嫣儿这个二夫人掌管,而柳嫣儿就这么一个女儿,还不众星捧月的让陆知绵长大?

而陆软软这乖巧的样子,让柳嫣儿心中一阵满意。

看上去就十分好拿捏,看来把她从乡下接回来联姻,果然是明智的选择!

“软软,收拾好了便跟我走吧。”柳嫣儿又温柔说道。

陆软软面露诧异,疤痕牵扯着表情有些勉强,“去什么地方?”

“御家的大少爷,也就是你的未婚夫如今脚还没好,医生交代最好卧床休息,所以他不能来礼堂参加仪式,御家那边发话,直接送你去御家别馆。”柳嫣儿轻声说道。

不办婚礼直接去洞房?

陆软软勾起绯红的唇畔,正好,她也不想和什么瘸子走结婚的仪式呢。

省了反倒干脆!

面上仍旧乖乖巧巧的,“那就走吧。”

......

没有任何仪式,连接亲的队伍都没有,就一辆普通的保姆车,陆软软便被送去了御家的别馆。

别馆的管家迎接了陆软软。

“陆小......不,御太太,御少脾气不太好,又喜静,所以别馆除了每周有人来打扫之外,平时一个佣人都没有,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我会尽力办到。”管家轻声道。

陆软软颔首,模样优雅,举手投足都落落大方,“我知道了,多谢你。”

这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让管家多了几分诧异。

相传这位在乡下长大的大小姐粗鄙不堪,大字不识几个,还满身的陋习,难登大雅之堂。

可如今看来,除开长相实在是丑陋之外,居然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这京市的传闻,看来也不尽可信!

想着,管家又将陆软软送去了房间,“御少稍后便会过来,请太太稍等。”

陆软软嗯了一声权当答应,目光已经在房间里打量起来。

这是一间极尽奢华,却又低调无比的房间,通体黑白灰的设计,让整个房间都显得冷冰冰的。

唯有床头那张大红的囍字,为房间里增添了几分暖色。

陆软软抬步走进去,抚手碰上那张囍字,心中喃喃,“妈妈,外公,我已经回到京市了,等我,我一定会查出当年的真相,让你们九泉之下瞑目的!”

下一瞬,手中的红字便被人扯走,撕成了两半。

陆软软回眸,对上一双沉蛰的黑眸,英俊的面庞难掩阴郁,那一身黑色的西装,几乎和身下的黑色轮椅融为一体!

“御少。”陆软软认出来人,垂眸打招呼。

御枭狭长清冷的丹凤眼里难掩厌恶和嫌弃,“陆家送来的女儿,就这个货色?”

还真是把他们御家当做垃圾站,什么垃圾都敢送来了!

陆软软骤然在心中给御枭扣了个外貌协会的帽子。

那双如小鹿般的眼睛却湿漉漉的,“对不起御少,这是我小时候被火烧伤的伤疤,因为在乡下没有整容医生,所以才会这样丑陋。”

“出去。”御枭怒声道,“别脏了我的眼睛!”

这反应,在陆软软的意料之中。

她反而还要感谢御枭这样厌恶自己的脸,否则这准备给陆知绵的第一份大礼,可就送不出去了!

陆软软垂头乖巧的往外走。

经过御枭身旁时,却不小心撞到了轮椅的把手,整个人便失去了重心,直接摔倒在了御枭的怀中。

“滚!”御枭脸色越发阴沉了,从喉咙里咆哮出音节。

陆软软赶紧爬起来往外走,关上门靠在墙壁上,心脏仍旧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


听见楼上的响动,管家迅速上楼查看。

御枭坐在轮椅上,周身布满寒霜,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怖。

“陆家送来的那个女人呢?”御枭冷声质问道。

管家态度毕恭毕敬,“太太说您心情不太好,先去一楼客房待着了,免得再惹您生气。”

呵——

倒是个会察言观色的。

陆家送来的丑东西,也颇有两把刷子!

“去查,这陆软软究竟是陆家送来搪塞我的新娘子,还是其他人有意安排在我身边的细作。”御枭沉声吩咐道。

听闻这话,管家面上不由露出几分惊讶,“御少,太太她......”

“恩,她能和我亲密接触。”御枭的眼底染上几抹阴郁。

管家心中也诧异万分。

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了!

自家御少自打小时候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便再也不能和异性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这些年尝试了无数办法,请了几百个名医都束手无策。

而这位刚过门的太太,却能和御少肢体接触?

难怪御少会面色阴沉,怀疑陆软软是某些人送来的细作。

管家收回乱飞的心思,答应着,便准备退出房间。

刚走到门口,又被御枭给叫住,“再帮我找一个女人,她今天乘坐航班回的京市,在飞机上算帮了我一把,我把耳钉给她戴上了,你凭着这个找吧。”

轰隆——

宛如一道惊雷劈在了管家的头顶上。

这这这,今天地球是倒转了吗?

自家御少八百年不接触异性,这一接触就接触两个,后者还直接被赠了耳钉当信物。

要知道,那可是御少五岁时,他母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是这么多年来他收到的唯一一件来自亲生母亲的生日礼物,因此二外的宝贝,从来不离身。

能舍得送给那个女人,可见有多珍惜那个女人。

这是要在一起的节奏啊!

不行,他得赶紧找到这个女人,然后送到御少面前,等他们擦出爱情的火花,再造出爱情的小结晶,他就可以开始侍奉小御少了!

管家心中激动,赶忙出去着手安排。

而楼下,陆软软挑了间客房,舒舒服服的躺下了。

今天又是跳机又是结婚,忙得几乎没落脚,沾床没多久,陆软软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正睡得香甜,房间门便被打开了,御枭转动着轮椅,缓缓的到了床前。

看着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陆软软,极为不悦的蹙起了眉头。

这女人,睡姿还能再豪迈一点吗!

身上那件绵绸的长裙皱巴巴的挤在一起,露出大片嫩白色的肌肤,墨色长发肆意倾撒在枕头上。

陆软软丝毫没察觉到床边有人,嘤咛一声,翻个身继续睡。

一不小心,裙子堪堪遮住大腿,眼瞅着就要走光了。

御枭眸底的沉郁越发厚重,嫌弃无比的转动轮椅,准备离开客房。

恰逢一阵风吹过,吹开了陆软软胸前的墨色长发,隐隐约的,有一块青色的胎记露出边缘来。

脑子里电光火石,御枭想到了今天一起跳机的那个女人。

在河中打湿了衣服后,他看见了那个女人胸前也有一块胎记......

鬼使神差,御枭伸出手去,想要拨开陆软软的衣服看得更真切。

手刚刚触碰到那温润的肌肤,陆软软便猛然睁开了眼睛。

满是疤痕的脸颊上,琥珀色的杏眸却格外澄澈,宛如山间小鹿,警惕又防备。

“你想干什么?”

陆软软拢紧了衣服靠在床头,心中暗叫一声大意了。

她平时身旁五米有人靠近都能轻松察觉,而今天却险些被御枭给扒了衣服。

都怪这客房里的熏香太催眠,害她睡得太死!

不过,这御枭到底什么毛病?

之前吼着让她滚,现在又主动凑上来扒她衣服。

难不成精神分裂?

再说了,她长这个样子,御枭居然还能下得去手,可真是太饥渴了!

御枭看着面前的女人表情急剧变化,最后满是嫌弃和鄙夷看向自己,骤然俊脸阴沉得能拧出墨汁来。

“收拾好就滚出来,我让管家送你回陆家。”御枭沉声道。

回陆家?

陆软软眨了眨眼睛,这是打算赶她走吗?

“等一下,”陆软软利索翻身下床,拦在了御枭跟前,“我已经跟你结婚了,你不能赶我走。”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御枭不悦的蹙紧了眉头。

陆软软勾唇轻笑,迅速的蹲下身子,隔着西装裤抚上了御枭的膝盖。

“色诱?”御枭低声嗤笑,“你或许应该看准自己的位置!”

话音刚落,御枭却陡然变了神色!

他的膝盖刚才,忽然有了疼痛的感觉!

众人皆知,御家大少双腿不灵,只能靠着轮椅行动。

殊不知,他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只不过双腿却失去了痛觉,找了无数名医都无济于事。

可眼下,却被这么一个乡下长大的丑丫头随便捏了两下,就有了痛感?!

“御少,您应该看到我的价值所在了,我可以治好你的腿疾,而你成为我的庇护所,我需要御太太这个身份在陆家站稳脚跟。”陆软软轻声道。

御枭眸光暗沉,“我的腿现在如何?”

“肌肉没怎么退化,不过气血堵塞循环不畅,你没什么知觉吧?这点用针灸的话,三个月能痊愈。”陆软软回答。

顿了顿又道,“至于要站起来,或许需要一点时间,我暂时没看出门道来。”

自然是看不出门道来!

因为他早就可以站起来,没有的病症要想查出来,难于上青天。

御枭目光微微往下放,落在了陆软软光洁白皙的肩头上,不由得喉结微动。

继而,又飞快的别过头去,眸底划过一抹懊恼。

他刚才有一瞬间,竟然将陆软软和飞机上的那个女人联想到了一起。

只不过是身形有点像而已,那张脸,以及空无一物的耳垂,都说明陆软软不可能是那个女人。

御枭的眸光越发阴沉,带着浓浓的寒意。

陆软软露出一抹小鹿般的怯意,像只受惊的兔子。

“老实安分点,不要给我惹麻烦,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御枭坐在轮椅上,看着面前半蹲着的陆软软,抬起骨节分明的手钳住她的下巴,声音威严无比,俨如君王般充满了强大的气场。

陆软软应了一声。

虽然语气凶巴巴的,但起码是答应留下她了。

很好,她得握着御太太这个身份,才好回陆家去收拾那对母女,以及那个生物学上滥情的亲爹!

正想着,御枭便松开了她,“收拾好了就出来。”

“不是都达成交易了吗?怎么还要送我回陆家?”陆软软有些懵。

御枭语气格外不耐烦,推着轮椅往外走,冷冷的扔下两个字,“回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