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甜药利于病

甜药利于病

草莓红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盛古兰是不出镜只出声音的美女主播,闲暇时间也是漫展常客。而韩文帆是习惯了低调但不低俗的天才提琴手,休息时间也是厨艺精湛的大神。两人原本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却因为一场意外车祸产生纠葛,随即演变成情感纠缠。纵使通往爱情的路上充满艰险,唯有甜蜜征服一切!

主角:盛古兰,韩文帆   更新:2022-07-16 00: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古兰,韩文帆 的女频言情小说《甜药利于病》,由网络作家“草莓红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盛古兰是不出镜只出声音的美女主播,闲暇时间也是漫展常客。而韩文帆是习惯了低调但不低俗的天才提琴手,休息时间也是厨艺精湛的大神。两人原本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却因为一场意外车祸产生纠葛,随即演变成情感纠缠。纵使通往爱情的路上充满艰险,唯有甜蜜征服一切!

《甜药利于病》精彩片段

“铃铃铃……”

随着一道刺耳的铃声响起,凌乱的被子里伸出了只手,在被子里摸索着寻找手机,接着十分流畅地关掉了闹钟。

下一秒,手机便不知道被扔进了哪个犄角旮旯。

墙上的时钟还在滴答滴答地走着,压根影响不了床上躺着的某人的睡眠。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逐渐升起,当一缕缕阳光透过洁白的窗帘照进房间时,盛古兰才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满是困倦的双眼。

她打了个哈欠,旋即就瞧见了墙上的时钟,她愣了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便立刻跳下了床,冲进了卫生巾。

好家伙,不是设了闹钟了吗?怎么还能迟……话说她的手机呢?盛古兰一边刷牙一边回去找手机。

她盛古兰,作为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如今答应了官方去参加漫展,怎么能起晚呢?盛古兰作为播音专业毕业的女同学,毕业后就开始做起了直播。虽然没有人见过她的样子,但因为她的声音甜美动听,所以收获了许多粉丝。而昨天,为了满足粉丝的期待,她延长了一个小时的直播时间,导致今天一觉睡醒就不早了。

“唉……”她默默叹了口气,心里满是后悔,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应该熬夜直播。

但此时悔恨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她用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今天的音乐家很特殊,他 6 岁就展现了过人的天赋,16 岁就被某音乐学院破格录取,在学校里成为学校乐团的首席提琴手,而现在更是皇家乐团的御用小提琴手。接下来就让我们欢迎音乐神童韩文帆为大家带来的精彩表演。”

音乐会现场,主持人正在介绍本次演出嘉宾韩文帆的生平,场内很少有人不认识韩文帆,于是他的名字刚刚被提起,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天呐,特邀嘉宾竟然是韩文帆!”后排有人听了主持人的话忍不住惊呼。

“他很厉害吗?”旁边有不认识他的人发出疑问。

“韩文帆啊!你没听主持人说的话吗,他可是难得一遇的音乐神童啊。”

韩文帆作为皇家乐团最年轻的首席,不仅有令人惊叹的实力,更有明明能靠脸吃饭的外貌。所以一直都是抢手的香饽饽,哪怕是受邀参加大型音乐会也不会有任何人不服。

他缓缓走上舞台,优质做工的皮鞋在灯光的照射下发着光,整个人自信又从容。

他左手架起小提琴,眉峰轻扬,当灯光打在他身上,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这一刻,是属于他韩文帆发光的时刻。

拿起琴弓开始拉动,悠扬的琴音传来,是他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下一刻,他便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开始动情的演奏。

小提琴曲的声音宛转悠扬,时而像清脆的鸟鸣,时而像优美的歌声,时而又像自然的泉水倾泻而下,奔涌激荡。

那一根根弦发出的动人美妙的声音响彻整个音乐厅,每个人无不闭眼享受,陶醉其中,被这音乐的美妙所折服。

此时,头顶一道光打在韩文帆的身上,让他像极了天神降临,而他的琴声便是他所施下的法术。

“韩文帆好帅,他天生属于舞台。”不少人心里不自觉地便浮现出了这么个念头。

她们静静欣赏着,不论是音乐还是脸。

突然,一声尖锐的琴声破坏了这和谐的场面,韩文帆手一颤停下了演奏。

灯光立刻熄灭,杜青快速上前去交涉,等灯光再一次亮起,灯光下的人却从韩文帆换成了主持人。

主持人并没有过多解释,只说了句出了意外,便开始和场下一众人打马虎眼,开始预告下一场表演。

而此时的韩文帆坐在车里,望着车窗外,眼眸里满是茫然。

“没事,我们先去看医生是怎么说的。”杜青在一旁安慰,拍了拍他的肩膀。

韩文帆一动不动,并未做出什么反应。

就在刚刚他本来应该站在舞台上以一个完美的结尾,结束这场盛大的演出,可就在关键时候,他出现了耳鸣,紧接着便是一瞬间的窒息。

刹那间,他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他第一次感受到,世界是那么的安静。

那一刻他整个人不安到了极点,突如其来的异变打得他措手不及,甚至连演奏都忘记了。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站在台上愣住了。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决定,暂停演奏。

耳鸣的时间不算长,他下台前已经好了,但这让已经取得不斐成绩的韩文帆害怕。

他作为一个音乐家,却忘了该如何演奏,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他不敢想象,自己若真的是耳朵出问题了该怎么办。

等回过神来,他又开始祈祷,希望自己没有事情。

“碰!”

随着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波将韩文帆的身体狠狠砸向了车椅上,平静后,他只觉得头疼,今天一天发生的事让他心情异常烦躁,而这场交通事故无疑是导火索。他立刻坐起身,等着撞车的人找上门。

“我的天!怎么这么倒霉!”盛古兰气的一八巴掌拍在方向盘上。

本来就来不及了,怎么还撞车了啊。

烦躁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她知道这次车祸的原因是因为她,所以主动下车,疾步走到韩文帆的车窗前,敲响了玻璃。

车窗被按下,韩文帆没有说话,疏离的眼睛望着窗外,似乎是在等对方开口。

盛古兰抿了抿嘴唇,有些不安,她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啊,是我车开快了。”

说着,她抬手看了看表,眼见时间越来越迟,心里是愈发的着急。

“是这样的,这件事完完全全是我的责任,但我还有急事,要不这样吧,我们改天解决行吗?”

说完,盛古兰就要回到车里。面对盛古兰如此敷衍的态度,韩文帆眯了眯眼,按了按被撞疼的脑袋,打开车门,一把抓住了盛古兰的手臂。

“不许走,在这等警察。”他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盛古兰没注意一下子被人拉住,不小心绊了一下,旋即有些生气。

“先生,我说了这件事的责任在我,我会负责任,但我现在有急事,我需要先离开一下,ok吗?”

盛古兰感觉自己的态度已经非常好了,可她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人误会了她,以为她是想肇事逃逸。

韩文帆:“根据法律规定,肇事逃逸……”

他说着,盛古兰十分不敢置信地打断了他,“你说什么啊你!谁要肇事逃逸啊,我说了我是有急事,哎呀我跟你说不清楚,你别抓着我……”

眼见时间一点点过去,盛古兰心里急的不行,但无奈怎么都挣脱不开韩文帆的束缚。

“哎呀,文帆你也别着急,说不定人家是真的有什么事呢。”杜青从车上下来,上前拦住了韩文帆。

他安抚了下韩文帆,再跟盛古兰交涉。

“是这样的,我现在是确实有事情,也可以跟你们保证,我绝对没有肇事逃逸。”盛古兰飞快地解释着:“我可以给你们留下我的电话,等我处理完事情之后,我们再联系。”

说着她就朝自己的车走去,从车里拿出了便条,三两下写下了自己的电话以及名字,递给了杜青。

她将笔收起来,望着韩文帆:“现在能相信我了吗?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可以。”韩文帆没说话,反倒是杜青点点头,答应了她。


而后盛古兰便也不在啰嗦,开着车直接离开了。

有了之前的教训,盛古兰好歹是有惊无险,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了漫展。

可哪怕是最快的速度,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进不去了。

“喂,你好,对我是盛古兰,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麻烦你派人出来接一下我好吗?”

盛古兰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明明答应了主办方还迟到,实在是不应该。她立刻停好车,等待工作人员接她。

电话那头的人也没有多想,听到盛古兰已经到了立刻答应下来:“好,麻烦盛老师等我一下,我出来接你。”

盛古兰道了谢便在门口等着,顺便回顾了下这极其倒霉的一天。

她有些哀靡,眼底还有着浓浓的青黑色黑眼圈,彰显着昨晚她熬出来的战绩,即使用遮瑕盖了又盖,也无济于事。

她打了个哈欠,下一秒带着牌牌的工作人员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略带尊敬地握了握她的手。

“盛老师……”

盛古兰有些不好意思,她摸了摸后脑勺,“叫我盛古兰就好,盛老师……听着莫名有些羞耻,哈哈哈……”

说玩,她便跟着工作人员进了场馆。

“看你一直没来,我们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说这还好,一说到这里盛古兰就格外的心虚,她略显尴尬地说:“哈哈,出了点意外,但还是庆幸赶过来了。”

说着,她们走到了场内,工作人员上来和盛古兰核对流程。

“盛老师,之前谈过的配音节目您看……”

盛古兰连忙接过了话:“对对对,麻烦你们把配音剧本给我,我先熟悉一下。”

工作人员立刻把自己手中的剧本递给了盛古兰,盛古兰翻了翻剧本,觉得公主的形象和自己出入并不大:“好的,没问题。公主就包在我身上了!”

工作人员望着盛古兰欲言又止:“那个……盛老师……其实您配的角色是公主的后妈……”

盛古兰尴尬地笑了笑:“啊没事没事,这才有挑战性啊,哈哈哈……”

一天过的很快,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到了晚上。

漫展也到了尾声,结束以后,盛古兰站在漫展门口等着赫雅静来接她。

期间很多漫展的工作人员和她打招呼告别,她也一一回以笑容。

“嘿!兰丫头,这里!”赫静雅小跑着向盛古兰招了招手,气喘吁吁地站定。

“怎么这么晚才来。”盛古兰念叨了她两声,有些怨气。

赫静雅笑了一下,讨好盛古兰似的给她捶了捶肩,“这不是路上堵车了吗今天。”

说到堵车,盛古兰突然想到了上午的事,她也没再念赫静雅什么了,反倒情绪低落了下来,开始唉声叹气。

漫展本就是在市中心等一些人多的地方举办的,周边的饭店夜市多的不行,她们也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找了个小店坐下。

两三下点了餐,赫静雅就拉着盛古兰问,而盛古兰也没啰嗦和添油加醋,将上午事情的经过讲了个七七八八。

“唉……”赫静雅叹了口气,还没等盛古兰反应过来,头上便挨了一拳。

她委屈地抱着脑袋,十分不解地看着赫静雅。

赫静雅眼里毫无心虚,“这件事告诉了我们要注意行车安全,还有熬夜直播的危害,幸好你没事,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盛古兰:“……”委屈且心虚。

而另一边的韩文帆眼睁睁看着盛古兰走后,反问杜青:“就她那个敷衍的态度,明显就是不想承担责任,想要肇事逃逸。你没看出来吗?”

杜青倒是觉得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很好说话,不像是这样的人,也就没多在意:“她不是留下电话了吗?你放心吧,跑不了的。”

韩文帆冷哼一声,转身上了车,“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我看她慌里慌张的,指不定想什么呢。”

坐在车上,他看到了盛古兰留下的便条,他盯着看了半天,默默将“盛古兰”三个字记在了心里。

韩文帆的车损毁的并不是很严重,只能说盛古兰虽然急,但好歹只是斜着撞到的,所以只是坏了车身,内部的关键部件杜青下来前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大碍。

到了医院,韩文帆其实已经感觉好了很多,刚才的耳鸣已经没有再出现。做了一系列检查后,感觉好了很多,也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心情仍是很沉重。

杜青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看看医生怎么说吧。”

医生是个和蔼的中年男人,他把检查报告挨个看过一遍,然后摘下自己的眼镜,“我刚刚仔细看了下,其实问题并不是特别大。”

杜青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他赶紧站起身:“那大夫,他为什么会突然耳鸣失聪呢?文帆可是音乐家,耳朵对他来说就是命根子啊!他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韩文帆虽然没说话,但还是难掩面上的紧张,他死死地盯着医生,仿佛在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要知道这么多年了,小提琴早就成了他生命里不能缺少的一个东西了,要是他的耳朵真的出问题了……接下来的事想都不敢想。

“你们不要大惊小怪,”医生咳嗽了两声,“他就是压力太大,劳累过度,好好休息一下就行了。”

“这样啊,好的好的。谢谢医生!”本来已经做好准备的杜青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个答案,顿时松了口气。

可韩文帆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想象中高兴,他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在台上的失误。

回到家后,听到消息的韩家人打来了电话,话里话外满是对韩文帆的关心。

韩文帆不想家里人过于担心,于是安慰父母道:“没事,你们不要担心,医生说是因为劳累过度,让我好好休息就行了。”

“劳累过度怎么会耳鸣失聪呢?哎……”

“我也不知道,应该就是偶然现象吧。”

他抿了抿唇,哪怕明白家人话里的关心,但听见耳鸣失聪四个字他还是忍不住沮丧。

或许是因为音乐会上感受到过那一瞬间的异变之后的后遗症吧。

“文帆?”电话里妈妈的声音传出来,“好好照顾自己,听医生的话,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韩文帆没多说什么,轻轻嗯了一声,接着便挂断了电话。

从阳台回到房里,杜青正在剥桔子,见韩文帆进来了,往嘴里塞了一瓣:“那你准备怎么办,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给自己放个假。”

见韩文帆没说话,还以为是不愿意,他苦口婆心地劝着,“我觉得那医生说的没错,你最近的压力确实大,而且你也是该休息休息了……”

“嗯。”韩文帆轻声应了下来。

杜青话还没说完,本以为他会不答应,却没想到这次这么简单便说动了他。

可旋即又明白过来,若是韩文帆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他劝再多次,他也不会答应。

可能是这次他真的被吓到了,不过想想也对,哪个音乐家会不怕失聪呢?

想着他有些沉默。

第二天一早,杜青就给韩文帆打来了电话。

“文帆,我给你找了个地方特别适合休养!”杜青说着,还有些邀功的感觉。

“我找了个郊外的别墅,正好你要休息。”

韩文帆点了点头,杜青想的确实不错,城市里事情太多,认识的人也多,确实不怎么适合休息,去乡下也挺好。

杜青不仅是想法来的快,他办事的效率也是很快。

这边韩文帆刚刚答应,第二天一早就带他前往了别墅。


待在别墅里与世隔绝的日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无聊。

他每天起床先看一下国内外有关音乐的新闻,然后打理一下院子的花花草草。到了中午等着被杜青投喂,吃过午饭再睡一个偶然被噩梦惊醒不那么安稳的午觉。之后从下午到晚上,都泡在沁芳里,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乐谱。有的时候晚上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做,他就打开手机里的某个直播软件,消磨消磨时间。

这天,吃过晚饭后,韩文帆结束一天的工作,便在卧室阳台上的躺椅上坐了下来。他又一次打开了直播软件,开始浏览。

看了几个大同小异的直播后,韩文帆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他将手机放在桌上,端起了自己的酒杯,现在他只能靠酒精来保证自己充足的睡眠。他刚要放下酒杯拿起手机进卧室,却不料酒杯没有放稳,弥漫着清香气息的红酒洒到了手机上,韩文帆立刻拿起手机擦拭。结果不小心点进了一个直播间,正要退出,却猛地被主播的声音吸引住了。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只漏了半张脸的人觉得分外眼熟,特别是嘴角和下巴的弧度。

“欢迎Han进入直播间。”

听到声音他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疑惑,韩文帆盯着手机里的脸,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前两日的那场车祸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片刻后,他几乎可以肯定,手机里说着欢迎他进入直播间的就是前几天撞了他还想要肇事逃逸的女人。

他扫了一眼主播名字,“古纪十兰”,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女人好像就叫盛古兰吧。

“我叫什么名字?这个是个秘密。”盛古兰对着屏幕轻笑了一声,打了个马虎眼。

“主播的声音好甜啊!好好听!”

“是呀是呀!”

“主播可以点播一首《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吗?”

弹幕下一众的彩虹屁,还有粉丝在点歌的。盛古兰倒是见惯不惯了,笑嘻嘻地回应:“真的吗?那接下来就满足你们的愿望。”

“在九月,潮湿的车厢,你看着车窗……”

婉转而又悠扬的歌声传来,韩文帆仿佛身处雨后的树林,所有有关生命最美好的东西都向他扑面而来,温暖而缱绻。

盛古兰的歌声仿佛充满了魔力,能让人忘记烦恼,韩文帆听完也感到一阵轻松。

盛古兰唱完,又变成了那个吵闹活泼的女孩,继续和粉丝互动,手机屏幕上被粉丝刷的礼物一次又一次霸屏,韩文帆看着,不知怎的感觉心里有点痒。

在手机屏幕上再一次闪过梦幻的特效后,鬼使神差地,韩文帆也送了礼物。

“感谢Han送的梦幻烟花,谢谢哥哥哦。”

看着盛古兰古灵精怪的样子,韩文帆又是不可思议地咧了咧嘴,也轻轻绽开了一抹笑。

这可把推门而入的杜青吓了一跳,韩文帆竟然会盯着手机傻笑,天,这个世界还正常吗?

他踮起脚尖,缓缓地移动到韩文帆旁边,远远地就看见了他手机屏幕上的一张女人的脸。

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韩文帆的手机便熄了屏。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深渊似的双眸正死死盯着他。

杜青咽了口口水,直觉有杀气。

他干咳两声,嬉笑着开口:“那个,我可什么都没看到啊。”

听罢,韩文帆拿起手机走进了房间。

眼见危机过去,杜青不长记性地一屁股坐在了韩文帆的旁边,还不怕死地开口说道:“那女的是谁啊?”

接着他就被赶出了家门。

杜青:“……”

因为压力过大,韩文帆常常失眠睡不着觉,正巧这几天因为耳朵的事,哪怕在这栋远离闹市的别墅里,他也很难能静下心来。

但他突然发现,盛古兰的歌声居然让他如此放松。

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听着她的声音入睡,竟然真的没有再失眠。

而后的几天,每当夜幕降临,他就准时蹲在盛古兰的直播间里。

每次听着盛古兰的声音,他的心里就像有只小猫挠得他心痒痒,于是就这样,他鬼使神差地刷出去不少的礼物,成为了盛古兰贡献榜第一的人。

直播下面,不少的粉丝都在讨论着这个id是Han的人到底是谁。

被韩文帆赶出家门的第二天晚上,杜青躺在床上,只觉得肚子生疼,吃了止疼药后还是要死要活的,很难受。

于是,杜青被送进了医院,一检查,发现是急性肠胃炎,于是他就这么光荣地入了院。

盛古兰下了播后想起和杜青约定好第二天去保险公司办理赔偿手续,她赶紧跟杜青联系,可发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一般消失不见,她有些奇怪,可并没有多想。

毕竟责任在她,需要赔钱的也是她,跑路这事怎么也想不到对方身上去。

第二天一早杜青终于回了消息,可他并没有与盛古兰打字交流,只是确定了盛古兰也有时间后就拨通了电话。

“不好意思啊,盛小姐,昨晚我得了急性肠胃炎进了医院,没看见昨天的消息。”他说着,声音还透着隐藏不住的虚弱。

“没事没事,杜先生没事吧。”

盛古兰自然不会计较,还顺便关心了一下杜青。

“我没事,谢谢盛小姐关心。是这样的盛小姐,”杜青咳嗽了两声,“那个车需要返厂重修,但你也知道我现在实在是没办法分出身去搞这件事情。”

“所以……”

“这辆车本身就是韩文帆的,我是想说之后的事情就麻烦盛小姐你们两个去交涉一下,我现在是真的没办法……”

盛古兰皱了皱眉头,突然反应过来,杜青口中的韩文帆就是那天那个拉着自己,口口声声说她想要肇事逃逸的人。

顿时,她心里那是一万个不愿意,但听着杜青的声音,也是万般无奈地点头答应。

这确实是权宜之计,谁叫她是责任方呢。

杜青见她答应,也松了口气,接着挂了电话,将韩文帆的联系方式发了过去。

而没过多久,正在赶往医院路上的韩文帆就收到了盛古兰的好友申请。

看着盛古兰这三个大字,他只觉得心脏突突的,她怎么会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这时杜青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给他打来了电话告知了他具体情况,于是他通过了好友申请。

盛古兰主动给韩文帆发了消息,两人约定好去保险公司的时间后,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盛古兰早早的起床,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早的了,可没想到一到保险公司就碰见了韩文帆。

“呦,韩先生这么早就来了?”盛古兰是个非常记仇的人,所以对着面前这个说自己不负责任,想要肇事逃逸的男人可以说是十分没有好印象了。

韩文帆瞥了她一眼,“是啊,当然不像某人,龟兔赛跑有你在,兔子想必也不会是亚军吧。”

“韩先生,回想一下那天你说我肇事逃逸,不知道你现在应该是什么心情呢?”

盛古兰抬头望着保险公司高高耸立的大楼,有些阴阳怪气地问韩文帆。

韩文帆半分没有被她刺到的模样,反而回怼了盛古兰:“我没什么心情,感觉挺好的,反正赔钱的不是我。”

盛古兰皱了皱眉,被气的一口气差点没回过来,一脚向他踩了过去,“韩文帆!”

谁料他一个收脚便躲开了盛古兰的攻势,盛古兰一脚踩空,正好摔入韩文帆的怀里,险些摔倒。

“我的天!你快看那对情侣,打情骂俏的真甜蜜啊!”

“是呀是呀!你别说,他们还挺般配的。”

两人的行为遭至议论,离得本来就不远,这会正好一个字不落地传入两人的耳中。

盛古兰尴尬至极,慌忙从韩文帆的怀里爬起来,哼哼一声,小声嘀咕着:“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

然后就疾步进去了,只留韩文帆一个人愣在原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