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大明我成了朱元璋好大儿

大明我成了朱元璋好大儿

明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大明朝,朱涛入局就将朱元璋认成了亲爹。因此,让原本只想在这异世做买卖当富翁的朱涛,彻底摸着黑走进了朝堂风云之中。他每天和父亲闲聊,靠在现代看过的史料分析朝廷动荡的原因及结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很快,他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为,便宜爹摇身一变,竟是朱元璋!

主角:朱涛   更新:2022-07-16 01: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涛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明我成了朱元璋好大儿》,由网络作家“明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大明朝,朱涛入局就将朱元璋认成了亲爹。因此,让原本只想在这异世做买卖当富翁的朱涛,彻底摸着黑走进了朝堂风云之中。他每天和父亲闲聊,靠在现代看过的史料分析朝廷动荡的原因及结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很快,他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为,便宜爹摇身一变,竟是朱元璋!

《大明我成了朱元璋好大儿》精彩片段

“洪武十二年,八月十七,今天我那便宜老爹就要回来了啊。”

朱涛坐在院儿里望着天,皱着眉头说道:“穿越过来后,完全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希望不要出什么纰漏才好。”

朱涛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

现在他的身份,是大明一个富商家的独子,母亲早亡,父亲在外行商多年。

刚来到这个世界,朱涛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只能凭借前世当销售的口才,从下人们嘴里套话,总算是得知了一些基本信息。

然而不久就遭遇一伙流寇,那些下人逃的逃死的死,如今朱涛好不容易搬迁到京郊,重新整理了家业,却没有人能给自己讲关于父亲的事了。

今年开春的时候,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传回家书,说今年过完中秋就要回来。

算日子,差不多就是今天了。

“老唐,准备一下,今天吃烤串,把啤酒冰镇两件儿!”朱涛回头喊道。

“好嘞少爷,我这就去准备。”屋里一个中年人应道。

老唐是来京后朱涛新招的管家,跟他五年了,干活麻利。

烧烤炉很快被摆到院儿里,啤酒也放进井水里。

朱涛来到明朝后得到了签到系统,这些现代产物都是在系统里签到得来的。

自己的便宜父亲每年都会寄回来不少财物,朱涛就靠这些财物和系统,才把家业撑起来。所以如今父亲想要回来,不再跑商路,朱涛虽然怕暴露,但却也觉得自己有义务给父亲养老。

然而朱涛不知道,他那个便宜父亲,不久前已经葬身钱塘江的一场事故。

……

村庄外,一老一少正在散着步。

“父皇,还有不少政务要办呢,您这时候跑出来不好吧?”朱标说道。

“咱打拼了一辈子,如今当上皇帝了,现在心烦,出来散散心还要被唠叨?”朱元璋瞪着眼睛说道。

“是!”朱标只好服软:“是儿臣多嘴了。”

朱标知道,如今朝堂之上派系众多,都在争权夺利,朱元璋作为开国皇帝,对此不喜,但又不愿动辄惩处跟着自己打天下的老兄弟。

如今朝堂之上的局势越来越混乱,朱元璋并无治国的经验,心烦之下,只能逃出京城,来这京外村落里散心。

“标儿,你注意到没有,这村子倒是比咱们之前见过的其他村子更加繁华。”

朱标望去,只见不少人家外墙都晾着粮食,甚至还有不少鸡鸭在田间小路上游荡。

朱元璋农民出身,自然知道眼前的景象说明这个村子里人的生活富足,不然也没人敢散养鸡鸭。

因为散养鸡鸭,遇到活不下去的邻居的话就会被偷走。

“都是父皇您劝课农桑,才有今日这里的富足。”朱标拍了个马屁。

“好香的味道。”

远处大院里炊烟飘来,伴随的还有一阵奇异的肉香。

最近政务繁杂,朱元璋一直不怎么吃得下饭,谁成想闻见这股味道,竟然有些饿了。

“看那个院子,应该是这里的地主家,能让村户安居乐业,定然是个良善之家。标儿,咱们去拜访一下。”朱元璋说道。

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馋了,只好找了个借口。

“少爷,有人来了,是一老一少,您快看看是不是老爷回来了。”

老唐急匆匆地来院子里汇报,脸色有些激动。

“那应该是我爹回来了!”

朱涛从躺椅上跳起来。

毕竟来这五年了都没遇见过什么客人,再加上时辰也对得上,肯定是自己那个便宜父亲回来了!

朱元璋和朱标被迎进了前院儿,就见一个穿着白衫的少年走了过来。

朱元璋正准备客套一下,再给自己和朱标编一个身份。

结果发现那个白衣少年就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面色复杂,然后深深地做了个揖。

“爹,您终于回来了。”

八年了,只存在于书信上的父亲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朱涛心情还是有些复杂。

朱元璋此时心情更复杂,自己就来蹭个饭,怎么还多出个儿子?

朱标也懵了,你谁啊,怎么就管我父皇叫上爹了?

难道,是父皇的私生子?

今天带我过来,就是看一下我这个藏在外面的弟弟?

不对啊!

父皇九五之尊,哪还需要和寻常人一样藏私生子?

多个龙子出来,满朝文武甚至母后都只会高兴才对!

“爹,在外面漂泊行商八年,您辛苦了,今后就别去外面了。”朱涛认真地说道。

如今这个时代,在外行商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但是父亲硬是坚持了八年,而且每年都会寄回来财物给自己这个冒牌儿子。

想到这些,朱涛也不由得有些感动。

听了朱涛的话,朱元璋两人这才明白,感情是朱涛认错了人。

也是,这个少年看着不过十七八岁,八年前还是顽童,记错了父亲长相倒也情有可原。

朱标想着,正要解释误会,就见到朱元璋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好儿子,咱们先进去说吧,我可是闻见香味儿了,你这是准备了饭菜给为父接风洗尘?”

“是,父亲您舟车劳顿,好好吃一顿放松放松!”朱涛笑着说道。

朱标眼角抽搐了一下。

自己父皇就为了点吃的,在外面冒充人家父亲?

不过父皇是天下百姓的君父,给一个少年当一天爹也没什么问题。

“对了,这位大哥是?”朱涛注意到了一旁站着的朱标。

“我……”朱标一下子难住了,总不能说我是你爹的嫡长子吧?

“这是你远房堂哥朱太平,这些年一直跟着我走南闯北。”朱元璋急中生智,解释道。

“原来是堂哥。”朱涛见礼,然后招呼道:“父亲、堂哥,咱进后院儿开饭吧。”

进了后院儿,只见摆着几个样式奇怪的烤炉,下人们正抓着烤串扇风撒料。

“儿子,这是什么吃食?咱南征……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不曾见过。”朱元璋好奇问道。

朱涛笑着给朱元璋拿了一根串:“爹,您尝尝看。”

“不行,您怎么能在外面吃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朱标一把夺走肉串,扔在桌上。

朱涛脸色一寒:“堂哥,你的意思,是我给自己爹下毒?”


“但他……”朱标正想说他不是你爹,是大明皇帝,就发现朱元璋的眼睛里带着火,赶紧闭上嘴。

“住口!我儿子还会害我不成?”朱元璋怒斥道,然后又笑呵呵地看向朱涛:“你堂哥脑子不灵活,当年在外面咱被暗算过,所以他就一直不放心咱的饮食。”

朱标垂头丧气地坐好,他不理解,朱元璋平日里那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今天却这么大大咧咧的,难道真要认这个少年当儿子?

朱涛于是也给朱标拿了一串,倒是没想太多,只觉得自己这个堂哥情商低,但是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好。

朱元璋直接学着朱涛的样子,咬住一头,脑袋一用力,将竹签上的肉咬了个干干净净。

“嗯?”

朱元璋的眼睛瞪大,他竟从没吃过这般美味的东西。肥瘦相间的羊肉,辛辣却又醇香的调味料,还有那炭火特有的烟火气。

绝了!

“太平,你也快尝尝咱儿子的手艺!”

朱标苦笑一声,父亲这儿子叫的是越来越顺口了。

才吃了一口肉而已,这少年就要成了大明皇子了?

然而,朱标斯斯文文地咬下两块儿肉,马上也被这股味道征服了,一脸惊讶地看着朱涛。

“堂弟,你竟然有着这般厨艺?”

“是啊,咱闯南走北这么多年,竟从未吃过这样的美味!”朱元璋又来了几串,感慨道。

“这乃是西域的烹饪手法,我又在海外行商那里买了些材料做成调味。”朱涛说这,又将啤酒打开:“爹、堂哥,尝尝这个海外的啤酒!”

“这是酒?”朱标看着啤酒,有些犹豫。

如果说羊肉串已经确认安全,但是这冒着气泡的东西,怎么看都像是有毒。

然而朱元璋已经大口干了一杯,打了个饱嗝,眼前一亮:“好东西!虽然名为酒,却不烈,反而爽口解腻,跟这肉串实乃绝配!”

朱涛笑了,刚开始还担心自己这老爹不适应啤酒,却不想他还挺会吃。

啤酒加烤串,可是后世餐饮的最佳搭配!

大快朵颐了半个时辰,朱元璋微醺,放下了筷子。

“这几年,山珍海味吃了不少,但是咱吃的最顺心的就是这顿饭了。”

看见朱元璋舒心,朱标也高兴起来:“多亏了堂弟啊。”

朱涛笑着说道:“外面的饭菜再精致,也不如家里的饭舒心,所以爹,您这两年就踏踏实实在家里吧。”

朱元璋听了朱涛的话,脸色一红,正准备解释一下误会,毕竟饭也蹭了,不能一直冒充人家的爹吧?

然而他正要开口,就见到朱涛脸色严肃起来。

“正好,最近朝廷会出大事,您也正好休息休息,免得被波及到。”

朱元璋差点被逗笑了,朝廷出什么大事,自己这个皇帝还能不知道?

“说说看,你知道朝廷要出什么大事?”

朱涛对着京城西门的方向一指:“胡惟庸,估计正月就要被皇上除掉了!”

但凡是了解一点明史甚至历史的,都不会对胡惟庸案陌生。这可是标志着皇权高度集中的大事。

而且胡惟庸也确实作死,作为淮西勋贵的代表,凭着李善长的举荐上位,结果不但把李善长压了下去,还敢左右朝政,一方面打压异己,一方面竟敢尝试架空朱元璋。

朱元璋可不是明朝那些被文人压的死死的窝囊皇帝,胡惟庸敢欺负到他头上,朱元璋就敢天子一怒。

胡惟庸案连绵十年时间,朱元璋杀了近十万人!

以至于那段时间大臣们每次上朝,都做好了当场服毒自尽的准备。

如今父亲行商,看起来生意做的不小,那就难免要跟朝廷的人疏通关节,万一被波及到,下场肯定很惨。

甚至牵连到朱涛也不是没有可能。

“皇帝要杀胡惟庸?”朱标笑了:“不可能,胡惟庸与父……与皇上君臣相得,背后更是站着不少勋贵大臣,皇上怎么可能对他动手?”

“堂弟啊,你还是年纪小,不要学人家妄测朝政,说出去是要被笑话的。”

朱标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擅长的地方,论起朝政,论起对父皇心思的了解,谁比得上自己?

于是教训完朱涛,他看向朱元璋,等着朱元璋支持自己的观点。

然后,他发现朱元璋竟然神色复杂,一脸被人戳破了心思的表情。

难道……父皇你还真准备这么干?

朱标人傻了,他这个大明太子还在傻乎乎的以为父皇与胡惟庸君臣相得,却没想到朱元璋已经准备下杀手了。

更可怕的是,眼前这个少年又是怎么知道的?

朱元璋满面威严,朗声道:“你说的不对,胡惟庸乃是皇帝的得力助手,身后的势力盘根错节,皇上又怎么会动杀他的心思?”

“得力助手?”朱涛冷笑了一声:“怕不是皇上快成胡惟庸的助手了。”

“这个宰相大权在握,不少事都是亲自决断,顶多给那位陛下汇报一声,权当先斩后奏。”

“至于门生故吏众多?越是这样,才越是要由威严最重的开国皇帝来铲除!不然继位的皇帝,恐怕只能被胡惟庸架空。”

朱元璋想了想:“但是胡惟庸毕竟是跟皇上征战多年的老兄弟,皇上再怎么也不至于打杀了他吧?”

朱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自己这老爹行商多年,竟然还相信所谓的情谊,看来在外还是没怎么吃到苦头啊。

“小了。”

“什么小了?”

“格局小了!”朱涛笑了笑。

“这是当皇帝的跟自己的老兄弟的战争吗?不是,这是皇权和相权的战争啊!”

朱元璋眼前一亮。

这话说到他心坎儿里去了。从一开始,他并不准备对对胡惟庸下杀手,甚至压根儿就不想动对方,哪怕人家手握权柄,哪怕已经胡惟庸数次惹怒了自己。

“而且归根结底,咱们这位皇帝陛下,也不是什么念旧情的人,兔死狗烹倒也正常。”朱涛喝了口酒,继续说道:“毕竟皇上他可是要饭的出身。”

“大胆!”朱标怒喝一声。


整个大明朝唐,谁敢提朱元璋当过乞丐和尚?

要知道,朱元璋最忌讳地就是自己的这段黑历史!

朱标已经在心里替朱涛默哀了,这么聪明的一个少年,还有一手好厨艺,可惜,就要被斩了。

然而,朱涛继续作死:“当过乞丐又当皇上,见识了太多人情冷暖,皇上心里难免就会有些人情淡漠。”

“但这也不是坏事。要我说啊,穷苦出身的皇帝才好呢。”

朱元璋心里本也恼怒,听朱涛的话,却来了兴趣:“哦?你说说看,这乞丐出身的皇帝,有什么好处?”

朱涛白了他一眼:“爹,这你都想不明白吗?”

“穷苦出身的皇帝,他懂得民间疾苦啊!”

“知道为什么皇上发明了对贪官的剥皮充草之刑吗?因为这是百姓最想对那些狗官做的啊!换做世家子弟当了皇上,他们有这个气魄吗?”

“而且出身穷苦,只会让人民更觉得这皇帝亲近,所以百姓就是皇帝的基本盘。只要朱元璋能看到人民的力量,利用人民的力量,那谁也别想动摇他的皇位!”

听了朱涛的话,朱元璋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咱的儿子啊,真是说到了咱的心口里去了!”

“不光是民心,咱这皇帝覆灭北元蛮子,报了先人的血海深仇,给咱汉人翻了身!”

“这等功绩,想来算是几千年来第一功了!”

“说得好!”朱元璋又喝了一大口酒,喝采道。

他最自豪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开局一个碗,当上皇帝。

而是驱赶鞑子,恢复汉家河山,让被当作四等人的汉民重新站了起来。

“要不了多久,我大明定当挥师北上,彻底灭了那些鞑子余孽!”朱元璋意气风发的说道,挥斥间满是杀气。

“阿这……也不急着打吧,现在还是以休养生息之国策为重才是。”朱标无语了,怎么这俩人喝着喝着,朱元璋就定下了北伐的国策了?

朱标本身就不是用武之人,他更适合当一个守成之君,善用文人,安抚民生,施行仁政,这才是他擅长的。

而且现在勋贵太多了,若是再次发动战争,怕是朝堂上的武勋已经封无可封了。

“此话糊涂!”朱涛一挥手反驳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等特娘的咱大明休养生息完了,到时候文官必定当道为了限制勋贵,岂会容许他们轻易出征?”

“等朱元璋去世,朝廷休想再覆灭元朝余孽!到时候看这些鞑子骚扰抢掠我大明子民吗?”

“好诗!”朱元璋眼前一亮:“我儿的文采和武略都远超常人啊!”

朱元璋何尝不明白,想要覆灭北元余孽,就只有趁着自己还活着。

至于朱标,在朱元璋心里成不了擅长攻城略地的马上皇上。

若是现在北伐停住了脚步,那鞑子必定复起,边境之民的日子肯定会很难过。

经历了元末的惨状,朱元璋绝不允许自己的国民再经历鞑子的掳掠!

“但是……”朱标正要反驳,就被朱元璋打断。

“你少说两句,你的见地跟我儿子比差远了!”

朱标欲哭无泪。

我才是你真正的儿子啊!还是嫡长子!现在就被这么个假儿子比下去了,连说两句反对的话都不行?

我要回宫!

我不想玩儿了!

然而心里再委屈,朱标也只能老老实实闭嘴,陪着眼前的爷俩喝酒吹牛bī。

“北伐之事重要,但是说到底啊,国家还是要靠文臣治理,所以胡惟庸还是必死无疑!”

朱元璋嘴角一抽,怎么又说回胡惟庸去了?

“那儿子,你说说杀了这胡惟庸,到底是好事坏事?”朱元璋问道。

他越发觉得眼前这个便宜儿子不简单,或许从朱涛这里,真能听到有用的东西呢。

“好事坏事?”朱涛笑了笑:“杀胡惟庸,有什么坏处吗?”

“说到底,胡惟庸也不过是个宰相,政绩能力都是一般水平,他唯一厉害的不过是结党罢了!”

“所以,是皇上需要他结党的能力,还是百姓需要?”

“都不需要。”朱元璋摇了摇头。

“那不就得了,身居高位,满脑子政治投机,干不了实事儿,架空皇权倒在行,这种人杀了他有什么坏处?”

朱标有心反驳两句:“也不能这么说吧,胡惟庸毕竟也算是一代名臣了。”

朱涛笑了:“那他这名臣有何功绩?”

朱标张了张嘴,然而绞尽脑汁,也没能说出一件跟宰相这个身份配得上的功绩。甚至忽然察觉,因为胡惟庸,朝堂上反而多了不少乌烟瘴气。

朱标摊坐在椅子上,自己向来敬重的大臣,竟然是个毒瘤?

我特么心态崩了啊!

“皇上提拔他,不过是为了拉拢淮西勋贵,维护朝堂和皇权,但现在他拉拢得过了头,甚至将其他党派打压过甚,不但无法制衡,甚至压迫了皇权,那么就必须死!”

朱元璋长叹一声:“我儿大才啊。”

他本以为朱涛不过和寻常百姓一样,随口猜测胡惟庸的事,却没想到,这个少年将朝堂看得这么清楚,甚至让自己这个身为皇帝的局中人都看得更清晰了。

胡惟庸是他为了制衡而提拔的,自然也该为了制衡而除掉。

反正不过是个无用的官,杀了也不心疼。

朱标深深地看了朱元璋一眼,他知道,父皇听了这少年的话,恐怕已经下定决心要铲除胡惟庸了!

十七八的年纪,竟然一言决断堂堂宰辅的命运,朱标觉得朱涛有些可怕。

“那么儿子,你说杀了胡惟庸,会不会引起朝堂大乱?”

“毕竟这胡惟庸的势力可是盘根错杂!”

“肯定会乱,但是只要朱元璋还在,那就翻不了天!”朱涛肯定地说。

朱元璋,打了一辈子仗的开国皇帝,现在是皇权威严最盛的时候,有什么乱子是他平不了的?

“说的也是,只要杀了胡惟庸,清理他的势力,皇上就能给太子留下一个和谐的朝堂,倒也赚了。”朱元璋感慨道。

“太子?不用想了,朱标当不了皇帝,他肯定死得比皇帝早。”朱涛随口说道。

铛啷!

朱元璋的酒杯掉在地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