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三国平天下

穿越三国平天下

漫山红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曹熙在睡梦中穿越到了汉末,并且非常幸运的成为了一代奸雄的儿子。不过这场穿越的打开方式有些不对,曹太公带领一家老小去往昌邑,打算在那里安度晚年,不幸的是,老人家最终埋骨至此。曹熙恰好在随行的亲眷中,为了挽救危局,他要先一步把自家祖父救下才行……

主角:曹熙,吕琦玲   更新:2022-07-16 01: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曹熙,吕琦玲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三国平天下》,由网络作家“漫山红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曹熙在睡梦中穿越到了汉末,并且非常幸运的成为了一代奸雄的儿子。不过这场穿越的打开方式有些不对,曹太公带领一家老小去往昌邑,打算在那里安度晚年,不幸的是,老人家最终埋骨至此。曹熙恰好在随行的亲眷中,为了挽救危局,他要先一步把自家祖父救下才行……

《穿越三国平天下》精彩片段

“兄弟们。”

“某怀疑公子好像中邪了!”

“也不知怎的,公子咋一觉醒来,口里竟然胡言乱语。”

“什么我靠,彼其你娘,老子穿越了。”

“这方言……”

“我李三表示听不懂。”

“加1”

“加1”

此时,在一处山坡之上,几名头戴毡帽的家丁围成一团窃窃私语,时不时抬头望向不远处的那位少年。

曹熙很苦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来到了汉末,而且还成了曹操的儿子。

身份的确不错,富二代加官二代。

但就是总感觉出场的方式有点不太对……

如今正是兴平元年,身在谯县的曹老太公不甘寂寞,便带着一家老小去往兖州的治所昌邑,想要在此安度晚年。

很荣幸。

北上兖州的这一家老小里面的人,就有自己……

熟悉三国的人都知道,曹老爷子在这一次走亲戚的路上,那活脱脱的是走进了鬼门关!

根据历史记载,曹嵩一行人到达徐州时,受到了徐州牧陶谦的热烈欢迎。

也许是想巴结,所令部将张闿沿途护送曹嵩出徐,并送出金银财宝无数。

然而这张闿,本是黄巾出身,吃过苦,跳过舞。

就算后来跟陶谦混,也没能过上好的生活……

当见到曹嵩金银无数,稠重马车高达数百,随从过千时,穷怕了的张闿终究是忍不住了。

干完这一票!

老子就实现财务自由了

于是,曹家上下一百多口便惨死破庙,手段之残忍,令人窒息又恐怖。

“怎么办?”

“老子难不成坐着等死吗?”

此时,曹熙深吸了一口气,强烈的危机在他身边徘徊着,压得他顿时直感喘不过气。

“公子。”

“如今天色已晚,请公子随小的一起回营用膳吧。”

一名家丁走上前,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轻蔑。

没办法。

谁让曹熙是私生子……

古人讲门第,也讲嫡庶。

庶子不可入正门,死后亦不可居位祖坟,更别说登不上台面的私生子了。

闻言,曹熙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在意家丁的狗眼看人低。

现如今最应该想的,那就是如何在这场危机之下,保住自己的小命!

正所谓枪杆子出政权。

曹家在这次走亲戚的路上,虽然带的护卫也高达五百,但对于张闿的三千徐州精锐来说,不过就是一群渣渣……

现在曹熙唯一能做的,就是私下招兵,增加实力。

有兵腰杆就硬!

想法是好的,可就是实现起来有点难。

先不说能不能在张闿眼皮子底下招到兵马,就是招兵需要的钱财,那就足以把曹熙给压死……

“妈的!”

“如今之计,看来我也得打曹老爷子的主意了……”

曹嵩有钱。

曹熙知道……

根据历史的记载,曹嵩当年为了获得更高的三公之为,不惜捐官亿万。

亿万钱是什么概念?

三百钱为一金!

但按照自己的现在地位,别说让曹嵩给自己钱了,恐怕老爷子鸟都不会鸟自己……

“日!”

“干了!”

随即,曹熙稳了稳心神,应付了家丁几句之后,便悄无声息地接近自家的稠重马车。

嗯。

有点紧张……

“谁?”

看守马车的护卫非常警觉,连忙大喊一声。

“是我,曹熙。”

曹熙招了招手,满脸笑意。

“哦,原来是曹公子,如今天色以晚,曹公子不在营帐休息,来这作甚?”护卫见是曹熙,便放下了手中的长刀,语气算不上尊重,但也算不上很冷淡。

“是这样,本公子今晚灵思泉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不知觉走到此处,特想吟诗一首。”

护卫:“……”

大晚上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吟诗?

读书人的怪癖就是多。

“啊,这菊花!”

突然,曹熙大喊一声,好像发现了一个了不得之物,连忙跑去,将其摘下。

“此花!”

“此花!”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护卫:“……”

脑子有毛病?

看到此,护卫不由自主撇了撇嘴,不就是这么一朵破花吗,至于这么一惊一乍?

曹熙没有在乎护卫的表情,暗自一笑之后,便顺势而上。

“悟了。”

“本公子悟了!”

“你能否暂时离开此处否,我想将诗写于竹简之上,并高声吟之!”

曹熙表情真挚,爱诗如命。

“这……”闻言,护卫连忙摇了摇头,他倒是听说过这些文人骚客写诗时,四周需要僻静,不得有一人在旁。

可这看护稠重是他的差事,怎能随意离开?

“公子,这恐怕……”

护卫还没说完,曹熙直接掏出了一串铜钱:“请君暂离此处!”

“本公子要作诗!”

护卫:“……”

金钱的魔力是巨大的,连护卫这种深深爱岗敬业的人都不能幸免其中。

最终,护卫点了点头,给了曹熙半个时辰。

时间一到,必须离去!

看着护卫的背影,曹熙嘴角微微上扬,手中优美的菊花在此瞬间被折成两半,扔了出去。

揭开帐布,曹熙直接钻进了稠重马车之中。

把准备好的衣物徐徐展开,大手大脚地将各种各样金银珠宝往里放去,忙得不亦乐乎。

我日!

这是镶玉的杯子?

值钱啊!

很快,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曹熙随身携带的衣物里,塞满了各种金银玉石。

没有没有犹豫,曹熙直接拿起就跑……

“哎……公子,你诗吟完了吗?”

看到此,护卫一脸纳闷,这是什么怪癖,做完诗还要使劲奔跑一会?

随风而去,归于自然么?

护卫顿时哑然失笑,重新回到了稠重马车旁。

然而下一秒,他立马就傻眼了……

这马车的帐布怎么是卷起来的?

护卫心中一紧,连忙看去,顿时就吓出了屎尿……

这这这……

护卫明显的能感觉到马车里的财宝少了许多。

一时间,护卫顿时身子一抖。

慌了…

看护不力,自己脑袋怕是不保啊!

于是,他连忙朝着曹嵩的营帐跑去,并急促的大喊:“遭贼了!”

“遭贼了!”

“遭贼了……”

没过多久。

事有正主,曹熙很快就被请到了曹嵩的营帐之内。

此刻,护卫站于右侧。

脸上的伤痕累累告诉了一个消息,他被曹嵩让人狠狠地打了一顿……

曹嵩坐于上座,脸上阴晴不定。

他身着紫色锦袍,面容略显廋弱,但那双深邃的眼睛,却透出不怒自威。

娘的,古代做过高官的人都这么有气场?

“熙儿,今夜稠重马车一事,可与你有关?”

闻言,曹熙朝着曹嵩拱手一礼:“祖父大人,孙儿不曾知晓。”

曹嵩:“……”

这种事怎么可能承认。

弄死自己倒是不至于,一顿毒打怕是难免。

对此,曹熙做足了准备。

往自己屁股后面塞了一块木板……

“放肆!”

闻言,曹嵩猛然站了起来,重重的朝桌案拍下:“今夜不少人都看见你去了稠重马车旁,我曹家有着张闿将军率领的上千徐州精兵护卫,哪个贼人敢到此作乱?”

“说,为什么要拿这些钱!”

“拿去干什么了?”

曹嵩真的生气了,根据计算,丢失了差不多整整一千金!

一千金的价值。

起码能买上十多头战马!

你说急不急?

“嫖了。”曹熙脸不红,气不喘。

什么地方消费最高,能将一千金瞬间花完?

只有青楼!

千金薄一笑,万花丛中来。

“什么??”曹嵩顿时一愣,瞪大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看到此,曹熙无奈的拱手一礼,脸上瞬间就露出了懊悔之色,“孙儿不敢欺瞒祖父大人,最近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消息。”

“说是徐州彭城郡中央有一楼,名曰香处楼。

“里面有女子,唤红红……”

曹熙还没说完,曹嵩立马捂着胸口:“闭嘴!”

“竖子,你给我闭嘴!”

曹熙:“……”


果然,如同曹熙所想的那般,曹嵩很生气,抬起手就要打自己。

见到苗头不对,曹熙又不是傻子。

直接扯腿就跑……

“你…!”

“混账,给吾站住!”

曹嵩拿着三尺,愤怒之下狠狠的挥打着。

“你个混账东西!”

“平时你学的圣人之道去哪里了?”

“高粱子弟,不学无术,千金买笑,风花醉美!”

曹嵩边追边骂,毕竟上了年纪,骨头不太硬朗。

没追一会儿,便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

这一幕。

无数曹家子弟都尽收眼底。

“这……”

“这是祖父大人?”

“曹熙这小子干什么了,竟惹得祖父大人如此生气呼?”

闻言,站在身侧鼻青脸肿的护卫开口:“我知道我知道,公子啊,去嫖了……”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护卫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而且!公子的嫖资需要一千金。”

“那女子听说有沉鱼落雁之容。”

“名唤红红……”

“嘶——”

此话一出,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个什么女人,竟然能值一千金?

镶钻的?

“哎哟!”

此刻,在极至的速度下,曹熙没有注意,径直撞上了一个不名物体。

好像是铁,又好像是山。

微微抬头,一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映入眼前,身着白铠,身高八尺,略有胡须。

曹熙还没来得及开口,壮汉便立刻伸出右手,嘴角挂着笑意:“曹公子,您没事吧?”

“别挡着,别挡着!”

眼瞧着曹嵩离自己越来越近,曹熙急得大喊。

“见过曹公。”

中年壮汉看到跟来的曹嵩,连忙行了一礼,脸上表情显得真挚无比。

“张将军,你给老夫让开,我今天非得打死这个混账!”

曹嵩怒不可言,手中的三尺虎虎生威。

“曹公请息怒,公子之事,末将有所耳闻,还请曹公以身体为重,不要因此等小事伤了身心。”

张闿一脸关切,眉目之间露出些许担忧……

此刻,曹熙诧异地看向中年壮汉,这就是抢劫犯张闿么?

“张将军,可这混帐……”

“好了好了。”曹嵩还没说完,张闿走过去将曹嵩扶住,笑道,“曹公,算算年龄,公子今年也十五了吧?”

“如今年岁也正是情窦初开时,做出这些事情,倒还算正常。”

说罢,张闿挥了挥手。

几名妙龄女子从一旁的营帐走出,身段优美,体态轻盈窈窕,落落大方。

“曹公子,您往后就不要去那等污瑞之地了。”

“末将特地挑选了几名女子,赠予公子做婢。”

“还请公子一观!”

不得不说,张闿是真的会做人。

缺什么,他就给你什么……

曹嵩对张闿非常信任和喜爱,也不是没有道理。

又有谁能受得了被人跪舔的滋味?

闻言,曹熙撇了撇嘴,主动走到曹嵩身边:“多谢张将军的好意,不过这几名女子容颜憔悴,粗鄙不堪,实在难以引动本公子的心弦,”

张闿:“……”

丑了?

老子亲自上马验证过,这都是红牌!

“哦,公子尊贵,末将倒是让公子见笑了。”张闿尴尬地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几名女子退下。

“你个混账东西!”

“张将军好意,你怎能如此?”此刻,曹嵩皱了皱眉头,这些女子生得如此好看,怎会是粗鄙不堪?

伸手不打笑脸。

做人都不会做,还真是个混账玩意!

闻言,曹熙摇了摇头,张闿的东西,他不敢要。

自古以来,女人做刺客。

在历史上也是常有发生!

为了自己的安全,一切都得小心翼翼。

“祖父大人,孙儿心里只有红红……”曹熙眉目传情达意,心往神怡。

曹嵩:“……”

“你的意思是,以后还想把这青楼女子红红,娶进我曹家大门不成?”曹嵩阴晴不定,手中的三尺又开始展现出赫赫之威。

“这……可以吗?”

曹熙猛然面露欣喜,期盼开口。

“可以,可以!老子可以打死你!”

“混账东西!”

曹嵩抬手就打,愤怒交加。

看到此,曹熙连忙侧身闪过,一把转到了张闿身后。

“哎哟!”

张闿吃痛,退了两步。

“呃……打错了,不疼吧?”

曹嵩讪笑一声,眼看着曹熙就快跑得没影,急忙大喊。

“混账,你给我站住!”

“站住!”

说罢,曹嵩连忙跟了上去,边走边骂。

“草泥马,你这死老狗!”此时,张闿看着曹嵩的背影,揉了揉刚刚被曹嵩不小心打的右脑,满脸阴沉。

一番折腾之后。

曹熙趁着夜色,东转西走,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县城。

按照如今这个时代,汉室风雨飘零,而且各地还战乱不休,大大小小的军阀林立,北有袁绍公孙瓒。

南有袁术,严白虎。

西蜀有刘焉荆州有刘表,徐州有陶谦等等。

也正是这纷乱的年代,从而导致百姓苦不堪言,易子相食!

据统计,汉末人口差不多在四千万左右,而流民的人数则是接近总人数的一半,甚至还要更多。

这数据简直是触目惊心!

而此刻曹熙要做的,就是去招纳这些流民,从中择优取用。

“兄弟,想吃饭不?”此时,曹熙混进了流民堆,专门挑选着那些身体强壮之人。

“想……”

壮汉坐在地上,双眼空洞无神。

看着壮汉的模样,曹熙心生怜悯,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金子:“想吃饭?”

“那好,你跟我走!”

“兄弟,想吃饭不?”此刻,曹熙又走到另外一个壮汉身前。

“想……”

“兄弟,你饿不?”

“饿……”

“那好,跟我走!”

很快,不知不觉中,曹熙已经挑选了一百多名身体较为壮硕的汉子。

看了看天色,曹熙买了些粮食与猪肉,随后将这一百多人带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包上开始生火做饭。

别说曹熙抠门,买猪肉这种贱肉来吃。

现在这个年代,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岂能还管你是不是贵贱?

况且曹熙也没有多少钱财。

不过区区才一千金,这点钱能在军队里面烧多久?

光是买一副甲胃。

最差的就得要上百文!

此时,曹熙满脸笑意地看着所有人胡吃海塞,默不作声。

时间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

一名拿着半生不熟的猪腿使劲啃的壮汉,突然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曹熙。

走上前。

壮汉唯唯诺诺:“多谢这位公子可怜,不知公子为何要体恤我们这等贱民?”

闻言,曹熙顿时露出诧异之色。

听这壮汉说话的方式,好像读过几本书籍。

曹熙站了起来,和颜悦色:“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某……某姓廖名化,字元俭!”

曹熙:“……”


老天爷。

你在搞我心态?

听到这个名字,曹熙猛然站了起来。

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轻轻一撇。

只见廖化右臂上有一块巴掌大的刺身,格外的引人注目!

寻常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曹熙却是知道这是一个图腾。

黄巾军的图腾!

只有做了一方小渠帅才能有的东西。

自从张角死后,号称百万的黄巾军,那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除去在北方混得稍微好一点的张燕,而廖化这等小地方的渠帅,却是如同受精的兔子,没日没夜的东躲西藏。

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被官军给捉了去。

如今能出现在徐州,恐怕还真是如同历史所说的一般,廖化想沿着流域之上到达荆州,去找管乐蔡骏等人,落草为寇。

后面关二爷途径于此。

便直接带着人归降了刘备。

这……

老子的运气有点好啊!

可惜不是常山赵子龙……

想罢,曹熙轻笑一声,廖化在汉末三国这群武将当中,其武力只能算得三流。

但与张闿这种瞎几把乱练的人相比,也不见得会落到下风。

“这位壮士孔武有力,锅中还有大量肉食,壮士可随意取用。”

曹熙客气开口,没有去揭人家的短,直接去挑明人家是黄巾贼什么的。

说话是一门艺术。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闻言,廖化朝着曹熙抱拳一礼:“公子心善,某愧不敢当,公子有何吩咐,还请公子明言。”

这也是一句大实话。

天下岂有白吃的午餐?

如果有。

那就是鸿门宴……

廖化混迹多年,对此道颇为熟悉,只是碍于腹中饥渴,这才跟着曹熙出了城门。

曹熙挥了挥手,面容突然严肃了起来,重重开口:“这位壮士,我奉兖州刺史曹操的军令。”

“从百姓之中挑选精干强壮之人组成私营,护卫曹太公进入兖州治所昌邑!”

“这是我身份玉牌,兄弟尽可一观!”

说罢,曹熙掏出一块玉佩扔了出去,扯虎皮做大衣。

廖化这人可不像其它寻常百姓,他经历过战争,有见识,有远见。

要想收服,还是得拿出一点真正的实力。

果然,廖化顿时一愣,上下扫视了曹熙一眼之后,便连忙接过玉佩。

只见玉佩上写着几个煜煜如生的大字。

曹家三子。

曹熙!

廖化当场大惊失色,连忙拜服:“草民不识真颜,还望三公子恕罪!”

此话一出。

如同惊雷炸响中央!

所有人不约而同停下了手中狼吞虎咽的动作,纷纷扭头看向曹熙廖化俩人。

这汉子,咋跪下了呢……

曹熙笑了笑,亲手将廖化给扶了起来,算算时间,大家吃得也差不多了,也该去讲讲话了。

走上前,曹熙身影笔直。

“诸位兄弟,我乃兖州牧曹操之子曹熙!”

“此次我奉父亲将令,特来从百姓之中挑选精干强壮之人入军。”

“不知各位兄弟可有意参加我兖州军否?”

没等所有人开口,曹熙率先抛出重磅炸弹:“此军为我曹家私营,月响五十文,每天供应吃食三顿!”

“嘶——”

所有人瞪大着双眼。

当兵?

每天吃三顿?

还有军饷!

这……

“曹公子,此话可当真?”

此刻,站在前排的壮汉忍不住开口,连忙大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曹熙重重的点头,按照现在汉末各地诸侯的军队来说,一天能吃两顿就不算错了。

至于军饷。

想都别想!

乱世,当兵只为了活命,因为可以填饱肚子。

此话一出,壮汉大喜过望:“曹公子,我愿入兖州军籍!”

“我也愿意!”

“还有我!”

“我!”

有了第一个。

自然就会有第二个。

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曹熙将所有人的名字写在了竹简上。

按照他的话来说,登记了身份,如果以后战死了,还会有抚恤金寄往家中。

这让所有人更加兴奋不已!

没办法。

人都是现实的,不买五险一金,别人怎么可能真心跟你混?

或许在初期,他们可能就为了一口饭而从军。

这样的军队,忠不忠心就先不说了,别在战场上突然调转枪头就算是耿直了。

毕竟,有奶便是娘……

曹熙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感受到前途和光明!

“公子,我……”

忽然,廖化缓缓的走到了曹熙的身边,欲言又止。

瞧着廖化的模样,曹熙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廖化兄弟,这私营以后就交由你来统领,你看如何?”

闻言,廖化抬了抬嘴唇。

曹熙给的待遇,说实话,他也动心了。

可如今却是有个极大的难题,因为他曾是黄巾军一员!

能做官军,自然是极好。

谁愿意一时为贼,一辈子都做贼?

正是因为如此,历史上关二爷经过廖化的地盘,廖化二话不说,果断带人去投靠。

“公子,我曾是黄……”

廖化沉吟了几分,最终选择了坦诚。

不过他还没说完,曹熙便直接挥了挥手,笑道:“廖化兄弟,我不管你曾经是什么身份。”

“既然愿意入我兖州军籍,那还望日后能够兢兢业业,专心致志!”

别人不想提的事情,那还是就不要提了。

况且廖化能主动告知,这正能说明廖化的品性尚佳,曹熙自然不能让他感到尴尬。

还是那句话。

不光是说话是一门艺术,做人同样也是一门艺术!

闻言,廖化抬了抬嘴唇,心中百感交集。

看着曹熙的模样,廖化稳了稳心神,朝着曹熙重重一礼:“公子,廖某日后定当竭尽所能,不负公子知遇!”

曹熙笑着点了点头,亲手将他给扶了起来。

还真别说,这古代人他娘的就是耿直。

稍施恩惠,便要以性命报之!

哪像现代人,报恩?

抱个锤子报!

我凭本事借的,为什么要还?

“好了廖将军,这些人,本公子就交给你了,还望廖将军能够尽快将其编练成军。”

说着,曹熙突然想到了什么,“另外,这支军队不用跟在我的身边,你就带着他们沿着驰道行走,在暗处护我曹家周全。”

“待到本公子摔杯……呃说错了,待到我曹家遇到危难之时,你们便出其不意的杀出来救援,打贼人一个重重的番天印!”

“呃……”

“公子,什么是番天印?”廖化顿时一愣,不能理解这个新词语。

“就是从背后敲闷棍。”

廖化:“……”

明白了。

“公子放心,谁若敢伤害公子一分,我廖化便闷棍敲死他!”

“好!”

曹熙哈哈大笑,现在万事俱备,就等张闿那厮跳出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