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前妻马甲太多

前妻马甲太多

程薏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婚姻,程晚意全心全意做着妻子的义务,但还是没得到季寒川的心。身陷无爱婚姻就算了,他还三番四次和外面的女人传绯闻。这种虐心的日子她过够了,直接和对方提出离婚。离婚后,花瓶美人程晚意身价大涨,成为了季寒川梦寐以求想合作的女大佬。很快,季寒川傻眼了,他的前妻马甲怎么这么多!

主角:程晚意,季寒川   更新:2022-07-16 01: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晚意,季寒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妻马甲太多》,由网络作家“程薏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婚姻,程晚意全心全意做着妻子的义务,但还是没得到季寒川的心。身陷无爱婚姻就算了,他还三番四次和外面的女人传绯闻。这种虐心的日子她过够了,直接和对方提出离婚。离婚后,花瓶美人程晚意身价大涨,成为了季寒川梦寐以求想合作的女大佬。很快,季寒川傻眼了,他的前妻马甲怎么这么多!

《前妻马甲太多》精彩片段

“叮。”

程晚意睡的迷迷糊糊,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艰难地睁开眼,看了眼屏幕。

刺眼的亮光,刺的她的眼睛疼,惯性使然,她迅速将屏幕亮光调到最暗。

屏幕上是一条推送新闻。

“世星集团CEO季寒川,幽会白月光叶夏汐,疑似旧情复燃。与程家小姐屡传婚变,结婚四年未孕,无法生育成为压倒“草包千金”最后一根稻草。”

有图有真相。

啊这....这不就是她便宜老公吗?

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她瞬间清醒。

现在,此刻是离婚的最佳时机!

四年来,她苦于找不到理由说离婚!

她装了四年的乖巧,立足了贤妻良母人设,也没换来好脸色。

去他的乖巧懂事好妻子!

从今天开始,她不装了!

明天就杀到他公司!

程晚意勾起一抹冷笑,合上手机!

不管怎么样,先睡饱觉再说!

.......

翌日清晨,程晚意打车来到世星集团。

面前高耸入云的建筑,矗立在最繁华的都市中心,昂贵的地段令所有人望尘莫及。

世星,季家家族的荣耀。

四年前,由于季寒川父亲,对自家公司盲目自信,导致损失了几千亿的资产,而就在那时,她跟季寒川,误打误撞,发生了关系。

季家觊觎程家雄厚的财力,随即拍案叫板,让两人结婚。

从那以后,世星与程氏集团,成了财富榜上的常客。

季寒川也从那场商业战里彻底翻身,一战成名。

“季二爷”的名号由此在圈内传开,从此,也奠定了他在世星集团尊贵地位。

抽回思绪,她冷笑一声,这些家族之争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程家,从未给过她归属感。

程晚意踩着高跟,走进世星。

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阵阵嘲讽般的招呼声。

“总裁夫人好。”

集团里的每一位员工,表面看似对她恭恭敬敬,实际上却嗤之以鼻。

谁都知道,他们的总裁季寒川跟程家大小姐,是一场有名无实的豪门联姻罢了。

“你们好啊!”

程晚意依旧面带微笑,打着招呼,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她迅速走进总裁专用电梯,下意识地按下36楼,揉了揉眉心。

“滴。”。

她来到季寒川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便推门而入。

就在此时,一阵冰冷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响起。

“季太太,这里是公司,不是你随意能来的地方。”

男人的声音里掩饰不出的烦躁,他扯了扯领带,不明白她来这里做什么。

“季寒川,今天来,只有一件事,不耽误你的时间,十分钟。”

程晚意身穿一身清新绿的小西服,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显得俏皮而又不失飒气。

盯着季寒川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又随后反问道,“若非,季总连十分钟的时间都不肯抽给我?”

漂亮的美颜,带着一种淡淡地压迫感,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他盯着眼前的女人,她跟以前不一样了,整个人性情大变,就连打扮也极为惊艳!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你还有八分钟。”

季寒川扯了扯领带,目光冰凉。

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想干什么?

她清澈的双眸扫向这个男人,轮廓分明,五官深邃,额前几缕发梢,落在那金丝框上,像极了斯文败类,莫名间,又带着几分冷冽。

半响,她缓过神,坐在椅子上,从包里抽出早已准备好的文件,递到他的面前,身子微微往后倾斜,保持着一副防备的姿态,道:“我们离婚吧。”

离婚二字,传入季寒川耳边,脸色色变。

“你说什么?”

他冷漠地目光盯着她。

当年若不是程晚意的设计,他也不会娶这个草包夫人。

为了爬上他的床,不惜用卑劣手段强迫二人发生关系,逼得他不得不娶了这位心机女!

还真是可笑,原先算计着嫁入季家的程晚意,竟然舍得离婚?

“我说我们离婚。你看,离婚协议书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程晚意又清晰地重复了一遍。

“特意过来,就是为了离婚?”

季寒川黑眸微微眯起,说话略带寒意。

“是的,四年了,也差不多该结束了。”程晚意耸耸肩。

她这四年过的太憋屈了,不仅要装的乖巧,还要扮演贤妻良母,还遭季寒川的嫌弃!太遭罪了!

若不是当年中计,被迫发生关系,误打误撞被强上!

再加上,阴魂不散的程家,太烦人,家族里的人都是阴谋诡计,为了自由,为了逃避,她迫于无奈选择结婚!否则,她才不会跟这种男人结婚!

“离婚协议书给你放这里,记得签字。”

她盯着这男人,笑得美而撩。

季寒川冷着脸,抽出桌前的离婚协议书,再看着眼前假笑的女人,心中的烦躁多了几分。

他厌恶程家这个家族,更不喜欢这个女人,当年若不是她买通媒体,媒体跟季老头子双重施压,他才不会娶她!

一直以来,他对这段婚姻,有所抵触,一直想离婚,却又离不掉,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这些年,他全部的重心全部在事业上。

如今,她要离婚?

莫不是什么把戏?笑话!他才不会上当。

“这又是你的把戏?说吧,想要多少钱?”

“要什么钱啊,你看新闻,你,季寒川,婚内出轨了,还给我带绿帽子!这不离婚,等着小三带着孩子登堂入室呢?”

孟沐染划开手机,昨天的新闻标题,赫然呈现在季寒川的面前。

霍景深皱着眉,他不过在出差时,偶遇了叶夏汐,怎么被媒体歪曲成这样?

“还有啊,别以为我稀罕你的财产,我在离婚协议书上写的十分清楚,你的财产,我一分不要!离婚就完事了!”

程晚意笑着,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心中难掩喜悦之情。

快解脱了!真开心!

她相信,她这个富豪老公一定会签字,毕竟他一直想跟她离婚!

季寒川面色沉郁,今日的草包女人,为什么跟从前不一样了?


“程晚意,我没空跟你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拿回去。”

想及此,他扫了一眼离婚协议书,目光清冷,言语里透着说不出的冷漠。

程晚意勾唇一笑,“季寒川,结婚四年,你一直都想着离婚,如今,协议书放在你面前,你不愿意离了?”

不愿意离?呵!到底是谁不愿意离婚!

很好!

他冷笑着,神色微冷,面带嘲讽:“程晚意,别装作一副圣人的模样,如此冠冕堂皇,真是令人作呕!怎么?利用完季家,就想抽身而退?是嫌弃季太太这个头衔戴的太久了?想换个头衔?”

“好了,追究这些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友情提示哦,距离我们谈话时间还有三分钟。”

程晚意神色平淡,喝了一口茶,茶香浓郁,她的心却莫名欣喜。

“程晚意!我签了你可别后悔哭着求我!”

季寒川眸底的寒意愈发寒冷,握住笔的大掌用力地捏紧,深吸一口气,看都没看,在签名那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即扔到女人的头上,“你满意了?”

“季寒川,想离婚却没胆子离婚的人是你,我只不过做了你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罢了。”

眼前程晚意轻笑一声,哦也!如释重负!

好家伙,这男人真经不起刺激!

“好啦,距离季总所说的八分钟时间已过,我走了,记得下午三点,民政局门口,来领离婚证。”

说罢,她轻踩着高跟欲要离开。

倒是季寒川,神色微冷,寒潭般冰冷深邃的眸子死死盯着她离开的背影,为什么,今日这个女人,变得如此陌生。

结婚至今,这个女人,努力扮演着贤妻的角色,为的就是讨得他的欢心,讨季家所有长辈的欢心。

当年他却偏偏不吃这一套,他痛恨这个女人,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如今,却被逼着离婚,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

这段关系,哪里轮得到这个草包女人指手画脚,当时,她要的不过就是季太太的位置而已,现在,来闹着离婚,凭什么?

“程晚意,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威胁我离婚的后果!”

季寒川眸色冰凉,心头一阵烦躁,不由得扯了扯领带,被激怒之下,签订离婚协议书,确实不够理性。

“季寒川,签了离婚协议书,还反悔了?再说了,从某种程度而言,离婚对你不是一件好事吗?”

程晚意轻笑一声,转过头,那张绝色的小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嘲讽:“如今这般不情不愿,我甚至在怀疑,你喜欢上我了。”

喜欢?喜欢这个无趣而又一无是处,成天只知道花钱的败家女人?他季寒川看女人的品味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他冷笑出声,像是听见什么极大的笑话一般,“程晚意,我第一次觉得,你还挺自恋。”

“是吗?”程晚意笑了笑,眉眼之间多了几分解脱感,“那下午三点见。”

“我看,你是愈发迫不及待要离婚,不用等到三点,现在就可以。我去开车,楼下等我。”季寒川冷笑,扫了一眼离婚协议书,冷漠离开。

倒是身后的程晚意,长长的松口气,心情舒畅。

如此,再好不过了!

民政局内,两人很快走完了离婚流程。

自由了!自由了!崭新的高贵单身生活,终于要来了!

程晚意内心有股说不出的激动。

四年无爱婚姻,宣告结束!

“程晚意!去哪?”

眼前的男人忽然叫住她,黑眸沉沉,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上泛着些许的冷意。

“跟你没关系。”

程晚意笑意嫣然,蓦地一瞬间,刺痛了季寒川的双眸。

这个女人跟他离了婚就这么高兴?连笑容都如此真挚?

他扯了扯领带,冷下脸,别开神色,冷声道:“离婚的事情,暂时别告诉爸妈,他们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刺激。”

说完,他便迅速上车,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再是他的季太太。

一时间,总觉得不太对劲!

他就跟这个女人仓促离婚了?猝不及防?

甚至他都不明白,当时他为什么要签下离婚协议书!

刚上车,就听得司机在一旁道:“季总,您快看那边!”

季寒川的视线扫过不远处,就看见有一名相貌英俊,阳光帅气的男人朝着那个女人走去。

随即,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眸色冷漠。

什么情况?他这个前妻,在离婚前都找好下家了?

刚刚的困惑,瞬间被愤怒所取代。

他顺着那头看去,不远处的女人,朝着那个男人勾起一抹笑,显得极为扎眼!讽刺!

下一秒,男人抱了抱程晚意。

而这一幕,在季寒川眼中,竟格外刺眼!!

打情骂俏!这都抱上了!

程晚意,难怪你迫不及待要离婚!

该死的!

他将手里红色本子捏成碎片!

一旁的司机感觉周遭的冷气降了好几度,忍不住强行解释道:“说不定,那只是太....程小姐叫的司机。”

而季寒川认识那个男人,星星科技的总裁,顾铭轩。

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跟他有所联系!

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

这才刚离婚,就这么急不可耐?

真是好样的!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正好,过一会,他在星星科技正好有场会议!他倒是要看看顾铭轩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一天之内,查清楚这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开车!”

冷漠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命令式的口吻,让他浑身一颤。

很快,他油门一踩,便消失在视野内。

而此时,顾铭轩正笑着寒暄道:“老大!什么情况?今天是什么好日子,竟然破天荒的主动约了我!”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冷声道,“别闹。”

随即,也不再隐瞒什么,抽出包中的离婚证,朝着他扬了扬。

“卧槽!”那男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扫了一眼那红色本本,“不会吧?真的离了?这么大的事情,不会是开玩笑吧?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迟早的事情,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上车,去公司,我需要看一下,最近一个季度研发的产品报告。”

程晚意清冷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情绪,走进不远处的豪车里。

倒是在劳斯莱斯的车上,程晚意迅速启动电脑,很快进入民政局的监控系统,巴拉巴拉一顿敲击,将方才她跟季寒川的监控记录全部黑了。

不着痕迹地做完这一切,合上电脑,就对上了顾铭轩的眼光。

“老大,这说离婚就离婚的,不太好吧!毕竟季寒川可是香饽饽啊!人帅多金,多少女人前仆后继,你怎么说放手就放手了呢?”

顾铭轩是程晚意的狗腿子,也是她的好搭档,这么多年,配合默契度可谓是满分。

要不是程晚意,星星科技也可能这么快在行业内异军突起,成为新起之秀。

“不管如何,已经离了,”程晚意恢复了一贯的清冷与漠然的女王态度,这才是真实的她,真实的性格!

她从包包里抽出一份文件:“星星科技前景不错,后续发力有些弱,打着新能源的旗号,自然要有完美产业链形成,这是半年的企划书,看完了找我聊。”

顾铭轩满是星星眼,哪里还有一点大总裁的模样。

“老大,你真是太棒了!公司有老大坐镇,简直万岁!”

程晚意没吭声,躺在车椅上,抿了一口茶,双目微合。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缓缓地停在了星星科技门口。

这是她一手建立的公司,矗立在繁华的商业区。

程晚意从车上下来,思绪有些恍惚。

短短一年的时间,她通过自身的研发实验以及发明,获取了最高专利,并成立了星星科技,从此在科技公司中奠定了地位。

“老大,走吧,要开会了。”

顾铭轩在一旁催促道。

程晚意点点头,踩着高跟,哒哒哒走进公司,十分干练,莫名间,整个公司都多了几分压迫感。

“程总!”

每一个人看见程晚意,脸上都带着几分畏惧。

跟原先进入季氏大楼的情形,行成鲜明对比。

她点点头,走进总裁专用电梯,按下数字28。

没一会,她走出电梯,来到会议室里。

刚进去,就感受到周遭的低气压。

抬眸,她就看见不远处坐着的男人,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俊美的面容下有股说不出的霸气与冷酷。

这刚办了离婚证没一会,又相见了?

这叫什么?狭路相逢?

程晚意冷笑,看向季寒川的目光就如同陌生人一般。

电光石火间,两人目光对视交织。

季寒川盯着那张绝美的脸,俊脸紧绷,神情震惊。

他这个草包前妻,为什么会出现在星星科技的会议室里?还拿着一份文件,身后还跟了个狗腿子顾铭轩?

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眼中多了几分鄙夷,眸中带着打量,满是寒意地质问道。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身穿西装的模样,真是美极了,漂亮的令人勾魂。

没想到,下一秒,程晚意直接无视了他的对话,对着一旁的顾铭轩道:“时间宝贵,开始吧。”

一旁的季寒川倒吸一口冷气,谁能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到底在星星科技是什么身份?

她不是什么也不会,连算术题都算不会的垃圾吗?

不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只知道装柔弱,在父母面前讨好卖乖的绿茶婊吗?

还谎称自己是个废柴,胸无大志的咸鱼吗?

他傻了眼,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整个会议,都心不在焉,等到会议结束,程晚意高傲离开后,他急忙抓起星星科技的高层经理,冷漠询问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跟星星科技是什么关系?跟顾铭轩又是什么关系?”

他脸色狂风呼啸,乌云密布,办公室的温度陡然降了几度。

此时的高层经理浑身一颤,哪里还顾得上思考,脱口而出道:“她是我们星星科技的董事长啊!所有公司员工都奉她为业内的神话!星星科技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她,要不是她,我们公司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好的业绩!”

听闻,季寒川阴鸷而又冰冷的表情,瞬间化为错愕,整个脑袋嗡嗡直响。

他怎么都没想到,季氏一直想要巴结的大佬晚夜,竟然是他的前妻?

不,这怎么可能?

这四年来,程晚意给他的感觉,就是在卖萌装乖,讨好他,讨好他的家人。

怎么可能是晚夜?怎么可能是星星科技的董事长?

到底怎么回事?

季寒川漆黑的眸光里盛满了暴戾,他松开高层经理的衣领,气势汹汹地走出会议室。

不行,他要找程晚意问清楚!

二话不说,他直接冲进程晚意的办公室,也不顾身边到底有谁,冷漠着盯着她,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你是星星科技的董事长?星星科技何时有这号人?”

程晚意面色冷漠,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季总不清楚别家公司高层很正常。至于这次的会议,事关星星科技跟季氏旗下福田科技的合作,还望季总考虑清楚。”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毕竟这次合作,是季氏找的他们,若是季寒川再继续在这闹事,她有权取消这次两家合作。

一旁的顾铭轩没说话,心中感叹万分,原来季寒川自始自终都不知道他老婆是个大佬啊!

太惨了!结婚四年了,都不曾走进老大的心里。

这样的男人,长得帅,有钱有什么用?

到头来,还不是被老大抛弃了!

他忍不住有些心疼这位赫赫有名的季氏大总裁了。

“程晚意!你真是好样的!”

季寒川的脸,顿时黑了好几度。

真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以前夫的身份,与程晚意相见!

他甚至明白,从这一刻开始,他与程晚意,便是陌生人。

从此,他们之间,就如同隔着一条银河,再无关系。

眼前的女人,陌生的让他看不明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