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圣医门主

圣医门主

锦玥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汉精通医武玄学,知晓天地阴阳,是人羡慕的圣医门主,他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生死争斗之中,他被人算计陷害,不幸重生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原主跟他同名,有一个貌美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重活一世,秦汉不仅为自己而活,他也为妻女而活,更何况,娇妻还是他前世的救命恩人,他更加不能辜负!

主角:秦汉,宋雨薇   更新:2022-07-16 01: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汉,宋雨薇 的女频言情小说《圣医门主》,由网络作家“锦玥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汉精通医武玄学,知晓天地阴阳,是人羡慕的圣医门主,他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生死争斗之中,他被人算计陷害,不幸重生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原主跟他同名,有一个貌美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重活一世,秦汉不仅为自己而活,他也为妻女而活,更何况,娇妻还是他前世的救命恩人,他更加不能辜负!

《圣医门主》精彩片段

浑身剧痛,头脑发胀,干涩的喉咙泛着一丝苦味......

他努力的睁开眼,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简单的单居室,此刻自己正躺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周围的环境简单的有些破败,没有粉刷的墙壁,房间里除了一张桌椅,就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是哪儿?”

没有人回答,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秦汉硬撑着身体爬起身,拿起桌上的还有半杯水的杯子一饮而尽。

总算是舒坦了不少,秦汉看着饭桌前的镜子中的自己,有些发傻。

镜子里是一个满脸胡须。蓬头垢面的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上半身穿着一件棉质背心,下半身是一条破旧的迷彩裤。

面色惨白,还有头顶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

秦汉的手有些颤抖,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根本不是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股剧烈的刺痛感冲入他的大脑,让他孱弱的身体险些扛不住,半跪在镜子前,脑中出现了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秦汉,二十五岁,没有文化,结婚两年,老婆叫宋雨薇,有个女儿。无业游民,从小游手好闲,不是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喜欢赌博,以打老婆为乐趣。

“啊!不!”

这些记忆碎片让秦汉的脑子很混乱,他也叫秦汉,三十岁,圣医门门主!自幼无父无母,偶然传承家族血佩,创建圣医门,夏国第一大势力,门下核心弟子八千!涉及各个领域!

就在昨晚,秦汉根据血卫提供的线索终于找到了永生殿主的藏身之处,双方见面自然免不了一番血战,最终还是自己技高一筹,把永生殿主逼迫至华山之巅。

但就在两人的战斗陷入白热化,开始比拼内力的时候,身后一道阴寒的掌风突然袭来,自己避之不及,直接掉下万丈深渊。

今早醒来,竟然来到了这具身体里。

“嘶!”又是一阵刺痛袭来。

秦汉整理着记忆,猛地抬起头看向墙上的日历,整个人如遭雷击般的愣在那。

“我重生了?”

经过漫长的一个小时,秦汉终于把脑子里的记忆彻底消化!

这就是一个女人悲惨生活的故事。

宋雨薇,中州市宋氏集团家主宋远桥养女,宋远桥之子宋雨哲生来体弱多病,江湖术士王意之告知,需收养女转运借命。故宋雨薇从孤儿院里被带走,成了宋家的养女。

宋雨哲也因为转借宋雨薇身上的运势,而改变命运成为一个正常人。

见宋雨哲康复,宋家对宋雨薇的态度不是感恩,而是嫌弃,因为她已经被利用完了,要不是王意之一再告知,不能主动赶走宋雨薇,可能她当年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被送回孤儿院了。

为了让宋雨薇自己离开宋家,宋家上下自小对她百般刁难,宋母陆慧西更是想出毒计,将宋雨薇嫁给市井痞子秦汉。

但宋雨薇念及宋家养育之恩,心甘情愿的为宋家付出着。

虽然结婚,宋雨薇也认命,但是拒绝同房,想以此逼秦汉改好,但是没想到结了婚的秦汉依旧醉生梦死,整日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这样的秦汉,让宋雨薇更不敢把自己交给他。

邻居告诉她,可能有个孩子就好了,男人都是有了孩子以后才成人的!

宋雨薇不想让自己和这样的秦汉生孩子,于是领养了一个两岁的女儿,但是秦汉依旧没有改变,宋雨薇想过离婚,但是宋母以离婚败坏门楣为由,如果离婚就算宋雨薇自己脱离宋家。

昨天秦汉又出去和人打架,不过却是遇到了硬茬子,被打的遍体鳞伤,回到家拿宋雨薇出气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打断了秦汉的回忆,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房门打开,一个粉嘟嘟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冲天辫跑了进来,当看到秦汉半跪在桌子前,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恐惧,仿佛见了鬼一样。

“妈妈,他醒了......。”

小家伙紧紧地抱着一条纤细雪白的大腿,秦汉往上看去,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一米七二的身高,亭亭玉立,五官精致,楚楚动人。

“你醒了,头还疼么?”宋雨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疼了!”秦汉其实也知道宋雨薇为什么会是这个态度,毕竟之前的秦汉可是经常对她拳打脚踢的。

“饿了吧?我先去做饭,你先等一下!”说完,宋雨薇就进入厨房。

“你是丢丢吧?过来我抱抱!”秦汉见小女孩很可爱,忍不住想要抱抱她。

只是,丢丢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紧紧抓着衣角,并没有上前。

秦汉有些无奈,脑中的记忆让他知道,小女孩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什么。

午饭很简单,三碗白米饭和一碟咸菜。

“凑合着吃吧!晚上我在去买点菜!”宋雨薇淡淡的说道,随后把丢丢抱在怀里,开始吃饭,期间一次看都没看秦汉一眼。

“你去找个工作吧!哪怕能养活你自己也行!”宋雨薇虽然害怕他再次暴打自己,但还是忍不住说了。

“嗯,我会的!昨晚的事对不起!”秦汉点了点头,应了一句。

宋雨薇觉得今天的秦汉有些不对劲,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丝毫都没有,完全和之前判若两人。

随即她立刻想到了什么。

“家里的钱要撑到发工资,不要再去赌了!”宋雨薇的眼睛有些发酸,这个家只靠她一个人的工资养活,秦汉又经常出去赌博,她真的快要绝望了。

“好!再也不赌了!”秦汉有些心不在焉,此刻他的内心里根本不在乎以后的事情,因为他要回去,他不属于这里。

秦汉仔细回忆着重生前的每一个细节,想要找到他来此地的原因,除了和永生殿主以内力拼斗,他好像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微微运气,发现在这具身体里,竟然有一些微小的内力在流淌,结合着脑中关于圣医门的医术,秦汉有些头疼!这种重生不会是不可逆的吧?

如果是真的,那怎么办?

留在这个世界生活?带着这样一对母女?

他自信可以给她们幸福,可是他并不认识她们,对她们也没有丝毫的感情,吃完这段饭,秦汉就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圣医门的传承和夏国的守护,都离不开他!


飞快的就着咸菜吃完饭,秦汉有些满足,说实话他其实很喜欢这种氛围。

以前他的生活是治病救人、征战永不停歇,难得享受家的温馨。

宋雨薇站起身准备收拾碗筷,秦汉连忙说:“我来吧,你一会还要上班,去休息会吧!”

宋雨薇微微一愣,手里的碗筷已经被秦汉拿走端进了厨房,开始忙活洗碗。

丢丢目瞪口呆,小小的脑袋瓜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凑到宋雨薇耳边,小声说道:“妈妈,他是不是被打傻了?”

宋雨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说话做事都充满着奇怪,她唯一能想到的是,秦汉想要钱!而且还不是小数目!

她很想告诉丢丢,他变好了,又一想,很可能秦汉要不到钱,恐怕又会打自己。

如果是这样,给她这个希望干什么呢?

“可能良心发现了吧。”

“他是不是变好了?”稚嫩的声音里满是期盼。

宋雨薇没说话,摸了摸丢丢的小脑袋,溺爱的看着她,说道:“一会儿跟妈妈去公司好不好?”

丢丢皱了皱可爱的眉头:“那里不好,而且大舅总是骂我。”

“你乖一点嘛,他骂你就不理他,咱们不能得罪他。”宋雨薇有些无奈,在公司里顶着个宋家千金的名头,做的却是最苦最累的活,还要忍受大哥的嘲讽和欺凌。

公司的很多业务都是宋雨薇签回来的,但是署名永远是大哥宋一凡,并且提成从来没有给过自己,永远都是底薪。

秦汉在厨房里洗着碗,有了食物的补充,脑子开始活动起来,琢磨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秦汉的身体里的,该怎么回去,八千核心弟子的命运还有守护夏国的责任,里面包含了他太多的心血,现在的秦汉只想着应该怎么回去。

至于宋雨薇娘俩,之前的秦汉死了,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起来,每个人的命运不一样,秦汉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死在他手中的人太多了。

秦汉仔细回忆当时的战斗,仇峰当时内力已经接近枯竭,不出意外自己打败他,绝对没有问题。

而他明明清晰的记得,有人在背后给了自己一下,究竟是谁暗中害的自己呢?

出了厨房,秦汉看见两人在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开口道:“你脸上的伤没事吧?”

宋雨薇被这突如其来的关心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回了句:“还好。”

“嗯......对不起!”秦汉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毕竟他和宋雨薇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嗯?嗯!”宋雨薇以为自己听错了,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

“秦汉,家里真的没钱了,丢丢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家里的钱都被你赌光了!我没骗你!”

宋雨薇说完话闭上了眼睛,本来已经做好了迎接他疾风般的拳头的侵袭,但是并没有。

“我知道,我不想再重复了,我真的不是要钱!”秦汉对着丢丢露出一个笑容:“丢丢就跟我在家吧。”

宋雨薇再次惊愕,现在她真的不知道秦汉想要干什么?至于说他真的变好了,她不敢相信。

对于秦汉,宋雨薇不是失望,而是绝望,没有丝毫的幻想,否则下一刻她很能掉进万丈深渊。

再次看向丢丢,宋雨薇满脸惊恐的把丢丢拉入怀中,对着秦汉历喝道:“秦汉,你想干什么?你疯了么?”

“啊?”秦汉就是想帮她带带孩子,而且小家伙确实可爱,他不知道为什么宋雨薇这么大的反应。

“你还是人么?你要是敢把丢丢卖掉,我死也不会放过你!我会报警!”宋雨薇第一次敢和秦汉这么说话,目光中充满了坚定,仿佛在告诉秦汉,我一定说到做到。

准头对着丢丢温柔的说道?:“妈妈去换衣服,一会去公司。”

秦汉有些哭笑不得,之前的那位到底对宋雨薇做了什么?好心帮她带孩子,却被误会成要贩卖自己的亲生女儿。

宋雨薇在陈旧的衣柜拿出那套职业装,这是她唯一一件体面的衣服--工装,剩下的都是些旧衣服。

丢丢眨着大眼睛看着秦汉,小心翼翼的靠近他,说道:“你是不是变好了?”

秦汉也小声的点点头:“是呀!”

“你以后是不是不会再打妈妈了?”

“嗯,肯定不打了!绝不会!”

小家伙粉嘟嘟的脸上露出笑容,煞有介事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

秦汉弯下腰将脸贴过去,丢丢在他耳边轻声说:“只要你不再打妈妈,我以后就叫你爸爸。”

宋雨薇换好衣服,看到丢丢跟秦汉正窃窃私语,开口道:“丢丢,走吧,晚了要被骂的。”

说着话低身穿鞋,就要将丢丢抱起来,准备出门。

秦汉还保持下蹲的姿势,整个人愣住了!

在宋雨薇的领口突然跳出一枚玉佩,此时配合着挂在白嫩脖子上的细线正在晃动。

“等一下!”秦汉叫住了她,宋雨薇有些疑惑,不知道秦汉要干什么。

“这块玉佩你是从哪里得来的?”秦汉焦急的问道。

“这块玉佩我一直就有,是我妈妈病逝后留给我的,你不是知道么?秦汉!你不要想了,这块玉佩不值钱,之前你已经拿去看过了!”宋雨薇有些生气,转身出了门。

从小就有?

秦汉的思绪回到了从前,有一次自己被永生殿暗算,身受重伤,被一个女子所救,将他藏在胡同里的垃圾箱内,恍惚中他没有看清女人的样子,只看见她的胸口带着一枚玉佩,就是宋雨薇脖子上的这块。

他一直都在寻找这个女子,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没想到竟然是宋雨薇!

秦汉有些犹豫,一开始他是绝对想要回去的,可是现在他竟然找到了当年救自己命的女人。

此时,电视里的一则新闻却是引起了秦汉的注意。

“圣医门门主因意外,不幸身亡!门主之位暂由万青山担任!”

当秦汉看见电视机里的人时,浑身一震,紧紧皱着眉头,他怀疑昨晚是有人故意暗中谋害自己!

良久,秦汉轻吐了口气,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重生到这具身体里,让他遇到了救命恩人宋雨薇,她的恩情无以为报。

还有,暗中隐藏的势力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正好可以利用这具身体来查明真相!

那么,不回去了!

听着丢丢叫自己爸爸,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叫爸爸呢,奶声奶气的真好听。

贼老天!你赢了!

“我发誓一定让这母女俩过上好日子!”

至于那一掌,他就要靠这具身体去暗中调查,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害了自己!


宋雨薇每天上班很早,晚上也要很晚才回来,家里有些乱。

秦汉起身开始收拾房间,将屋里上上下下所有能洗的东西都仔细的擦洗了一遍,同时,脑子里一直在琢磨下一步该怎么做。

既然已经决定不回去了,秦汉就要为这对母女的将来做好打算,而眼下最缺的是什么?

自然是钱!

不仅仅是要帮助宋雨薇拿回本应该属于她的一切,还有要让小丢丢生活的像公主一样。

一切都收拾妥当,秦汉又想起宋雨薇脸上的淤青,略一思忖,便决定出去转转,顺便去医院买些药,毕竟自己可是圣医门的门主!治疗这点伤还是很容易的。

顺便再去买点菜,想起中午看着母女俩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让秦汉很是心疼。

凭着两世的记忆,秦汉很快就来到了医院,站在取药窗口,提笔写下两个药方交给取药的护士。

取药的护士看着手里的两张药方,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眼秦汉,青柠丸、三七散、化瘀水......,药方上的药都是些稀奇古怪而且十分便宜的药,不知道这个人买来做什么?这种搭配看上去驴唇不对马嘴。

但是,护士依旧保持良好的职业素养,迅速的为秦汉开了药。

秦汉看了眼护士诧异的表情,知道她心中的诧异。

在他手中即使是再便宜的药,他也能让它们发挥最强的疗效。

忽然,一阵慌乱的嘈杂声引起了秦汉的注意。

“麻烦大家让一让。”

一群护士推着一个病床,后面跟着一大堆保镖还有家属,此刻病床上正躺着一位老人,听着护士们向医生汇报的病情,秦汉知道老人是出了车祸。

“唉”

摇头一叹,以秦汉的经验,老人此时的情况非常危急,如果治疗不当,很容易就会危及性命。

对于这种事情,秦汉以前见过太多,原本不想多管闲事的他,看见病床上情况危急的老人,还是让他心生恻隐之心,忍不住跟了过去。

只是秦汉没有注意的是,取药的护士将他刚才写的两张药方却是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急诊室内,主治医生罗明看着病床上躺着的老人,紧紧皱着的眉头形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看着外面大群的保镖和家属,他知道这位老人的身份一定非同一般。

“罗医生!病人失血过多,并且无法止血!怎么办?”正在抢救的助手焦急的问道。

“罗医生,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家属中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梳着齐耳短发,年龄在40岁左右的女人,无力的靠在门边,强忍着内心的悲痛,颤抖着身子不停的恳求道。

“我尽力!”罗明面色沉重,点了点头,随即便加入到了抢救工作之中。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秦汉看着正在抢救的医生,眉头紧皱,在他看来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先止血,但是西医的很多治疗方案,并不适合这位老人,因为车祸给这位老人造成的出血位置实在有些特殊。

罗明试着用了很多种办法,但是依然无法为老人止血,只好急急的对着助手说道:“快去请刘老!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助手听见后,急匆匆的跑出去,仅仅几分钟就搀扶着一位头发花白的穿着白大褂的老者跑了回来。

“刘老!病人出血位置太过于特殊,根本无法缝合伤口,并且部分脏器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伤,处理起来很麻烦。”罗明满头大汗,看着赶来的老者,飞快的汇报着病床上老人的情况。

刘老点了点头,低身就去查看病床上老人的伤势,只是当他低头看到病人的容貌时,心中发出惊呼:“怎么会是他!”

刘老一眼就认出了病床上的老人--周炳辰!

周家现任家主!

这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周家,中州的显赫家族的之一,房地产大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中州市一半以上的房地产产业都是周家,而且周家更对销售、珠宝、古玩等各个行业都有所涉猎,而周老爷子在中州更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刘老顿时心生惶恐,再不敢耽搁,快速的检查了周老爷子,发现伤口和出血的位置的确有些特殊,传统的西医疗法的确无法止血。

众人都在焦急的看着刘老,虽然知道刘老是中州有名的医学巨子,但是眼下的情况实在危急,不知道刘老有没有办法!

看着满头大汗、小心翼翼的刘老,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一分钟之后。

却见刘老艰难的直起身,深吸一口气,飞快的在周老爷子的胸口点了几下,当最后一下收起,周老爷子本还在喷涌鲜血的伤口,虽然没有闭合,但是鲜血却已经不再流出。

“止住了!止住了!”罗明兴奋的大叫,同时心中暗松一口气。

“灵犀一指!”

正在观望的秦汉看见刘老的止血手法,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在这居然能看到圣医门的独门止血法!

难道这个被称作刘老的医生也是圣医门中人?

看来老人今天有救了!

但是刘老接下来要做的动作却让秦汉皱起了眉头。

只见刘老继续要在周老爷子胸口的几处大穴拍打,情况紧急,秦汉急忙出声阻拦。

“给我住手!”

正在聚精会神治疗的刘老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断喝吓了一跳,满脸怒气的循声望去。

“这位小友,我在抢救!请问有什么事?”

“哼!”

“你如果想要用击打他胸口璇玑、神封、期门三处穴道护住他的脏器的话,只怕他会死的更快!”秦汉冷冷的说道。

他是圣医门的门主,无法忍受圣医门下将人治死的事情发生,即使还不确定刘老是不是圣医门的人,但是他用的毕竟是圣医门的医术!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刘老可是中州最好的中医,别在这添乱!一边去!”罗明见对方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穿着也十分朴素,大声呵斥道。

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他见多了,以为读过几天医书就以为自己是医生了!

“就是!有刘老在,老爷子一定能转危为安!”

“你眼睛瞎了吗?没看见血已经止住了?”

周围传来医生和家属的呵斥声。

秦汉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对着刘老说道:“这位病人车祸受伤的位置十分特殊,你用常用的手法根本不会见效,反而适得其反!”

刘老还未说话,周围围观的人已经开始发出了一阵嘲笑。

“哈哈!真是有意思,这么个小青年,竟然在教刘老治病!”

“是啊!他以为自己是神医呢?你看他头顶上的纱布,不会是装逼让人揍的吧?哈哈!”

“真是,哗众取丑!哗众取丑啊!只是太不知天高地厚,在周老爷子这搅局!”

“年轻人,别瞎胡闹了,快离开吧,不要耽误刘老治病!”

刘老也有些无奈,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用师门的灵犀一指止住了周老爷子的血,正要继续治疗,却突然跑出来这么一个年轻人,硬说自己如果这样会治死周老爷子!

摇了摇头,没有理会秦汉,想要继续医治。

“住手!你这是在谋杀!”秦汉眸中闪过一丝怒气。

圣医门下怎么有这样愚蠢的弟子?

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刘老再好的涵养也让秦汉几次三番的打断自己的治疗搞的磨灭殆尽。

“年轻人!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心理,但是请不要再打扰我了,不然我只能叫人把你赶出去了。”

刘老冷冷的看了秦汉一眼,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

说完低头仔细的查看周老爷子的伤势,再次确定自己的诊断。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之前和刘老说话的女人对秦汉呵斥道。

“你不要在这里捣乱!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

秦汉见他们不听劝,冷冷一笑道:“哼!如果按照他这种治法,我保证老头子立刻嗝儿屁!”

听着秦汉的话,白衣女人顿时火冒三丈!

“你!”

“立刻给我滚出去!”

白衣女子毫不客气的指着秦汉,又转身命令一旁的保镖,冷声道:“把他给我丢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