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女总裁的小仙医

女总裁的小仙医

望川秋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打工仔,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跟临江市第一美女总裁产生纠葛!女总裁赠送给了他一块玉佩,穷小子在阴差阳下得到了玉佩中的绝世传承!林云自此鲤鱼化龙,一飞冲天,不光成为了无人能匹敌的医术大佬,同时成为了美女总裁的依靠……

主角:林云,楚傲君   更新:2022-07-16 01: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云,楚傲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总裁的小仙医》,由网络作家“望川秋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打工仔,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跟临江市第一美女总裁产生纠葛!女总裁赠送给了他一块玉佩,穷小子在阴差阳下得到了玉佩中的绝世传承!林云自此鲤鱼化龙,一飞冲天,不光成为了无人能匹敌的医术大佬,同时成为了美女总裁的依靠……

《女总裁的小仙医》精彩片段

五杯“保温杯泡枸杞”下肚,林云靠在窗边,望着粉色被褥里的别墅女业主,他根本没想明白,自己就是来通下水道,怎么通到这个绝代女人的床上!

如果是一般的女子也就罢了,可是……这女人是临江市第一美女总裁——楚傲君!

联想到昨晚女人的疯狂行为,林云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行,跑路!保住小命要紧!

可就在此时,楚傲君睁开了迷糊的眼眸!

看到自己房间里,竟有一个壮实的男人,她吓了一跳,但紧接着,伴随着记忆涌起,她越发心惊肉跳!

昨晚,她看到林云那结实的身材,还有完美侧颜之后,竟然心生悸动,莫名丧失理智。

“如果你不听话,那我就告你骚扰!”这是她昨晚把林云按在地上,亲口说的话!

然后,一夜荒唐!

楚傲君难以置信,这竟是自己!

而且,更要命的是,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整个楚家,恐怕要面临泼天大祸!

绝不能让此事传出!

“站住!”

楚傲君娇喝,叫住林云,青葱嫩手一指:“你,过来!”

林云小心脏宛如被捅了一刀,非常勉为其难地转过身:“楚总,你还想要?饶了我吧,不能竭泽而渔啊!”

楚傲君差点气晕过去!

昨天的行为,绝非她本意!莫说下水道工人,就算是一方诸侯太子,她也绝不会做出如此之事!

见林云不识好歹,楚傲君杀意更加决绝!

“过来!”这是命令!

林云虽然不情愿,但是看楚傲君生气威严的样子,都是这么好看,一抹青春涌起,他终于还是走了过去!

楚傲君扬起粉拳,准备乱拳打死捡漏人!

然而……

盖在身上的被子,却瞬间掉了,那绝美的身躯,堪称是王的盛宴!

楚傲君顿时羞怒冲天,背过身,小露完美的玉背,痛斥:“再看!再看就挖掉你的眼珠!”

林云如蒙大赦,反而是老实背过身去,转头不看!

楚傲君穿好了衣服,思绪也重新冷静下来。

她将自己一头如瀑的长发,拢到自己的脑后,转身威严地坐在沙发上,寒声问:“怎么办?”

林云明白楚傲君在说什么,目光十分满意地在楚傲君身上逡巡,然后很自然道:

“我娶你!”

“你娶我?”楚傲君恨不能一拳打死林云,俏脸薄怒:“你也配?你知道我要是和你结婚,我楚家要付出何等代价?”

知道很多事情说出来,林云也无法解决。

他不过是个通下水道的,说了顶个屁用!

“滚!”

“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任何时候,都不要提起今天这件事。否则,死!”楚傲君态度决绝!

林云说实话,有点被打击到。

另外,和他结婚,楚家要付出惨重代价?

想到这里,林云出乎意料的,一股男人的保护欲,一下子涌现出来!

“我知道,我说的话你可能不信,但是总有一天,我定要站在你的身前,为你遮风挡雨!”

这是林云真心话,因为楚傲君是他人生第一个女人,或许也是最后一个女人!为了她,他能做出改变,他要成为楚傲君的真命天子!

那一瞬间,他气质都变了!

说完,林云离开!

楚傲君微微愣住,可是眼前的男人怎么能信!一个通下水道的工人而已,拿什么给她遮风挡雨,用通厕所的搅屎棍?!

气得重重在椅子上一拍,这时,楚傲君忽然看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可想而知昨晚到底有多疯狂!

“恨!”楚傲君很不想,就这么放过玷污她的人!

不过,楚傲君还没丧失理智。理智告诉她,林云并不是罪魁祸首,真正让她突然疯狂的,另有原因!

一念及此,楚傲君忽然想起,上个星期,一直追求她的秦氏集团少公子秦琦,突然送来一块阴阳玉佩。

此玉佩材质极佳,而且拿在手里,浑身都能涌起一股暖意,对她寒性的身子来说,乃是绝佳的温育品!

她收下阴阳玉佩,每天佩戴在身,原本冰冷的心,竟是渐渐芳心涌动!而遇到林云的时候,这阴阳玉佩,的确是发出了灼热的能量。

莫非……

想到这里,她已经开始严重怀疑,这件事的发生,或许和阴阳玉佩有关!

……

“林云,你若是男人就回来!”楚傲君不等林云走出小区,就打电话把林云叫了回来。

“女人就是嘴硬心软!”脑海里涌现出楚傲君的绝世美貌,林云微微一笑,觉得楚傲君除了猛了点外,其他倒是都挺完美。

等林云返回,楚傲君却冷冰冰道:“跟我来!”

她已经有绝佳的主意,既能够惩罚林云,又能够调查阴阳玉佩的真相!

楚傲君开车,和林云一起来到养猪场。

她领着林云,走到一个关着五头老母猪的猪圈门口,然后把阴阳玉佩,亲自给林云戴上。

这么靠近楚傲君傲人的身材,林云心神荡漾,觉得楚傲君还是心疼自己的,从送阴阳玉佩这个行为中,就能看出一二!

林云戴着玉佩,忽然!

有一股奇妙的温凉感,在他体内涌动,热性体质的他,身体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舒爽!

但此时,楚傲君却十分冷漠道:“林云,进去吧!这猪圈里有五头母猪,你戴着玉佩,在猪圈里过上一夜!”

“什么?为什么!”林云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我怀疑我昨晚的一切所为,都和这玉佩有关!”楚傲君开口道。

“所以,你希望你能戴着玉佩,在此证明了此事!如此,我不但原谅你之前的所作所为,而且,我还可以给你一笔天价补偿!”

“不过,你要是不答应,就等着牢底坐穿吧!”

林云不忿!

但随后,他有些难以置信,死死盯着楚傲君,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证明你的行为和玉佩有关,那我这一晚上和母猪待在一起,岂不是……”

“楚傲君,你这是拿我当成种猪了吗?”

“我告诉你,我宁死不干!”

林云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气,说着,他摘下阴阳玉佩,当场摔在地上,把阴阳玉佩摔了个稀巴烂!

楚傲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冷漠中,反而又抱持着几分拭目以待。

她露出一排森白玉牙:“你知道这玉佩值多少钱吗?”

“三千万!”

嗡!林云脑袋一阵嗡颤!

三千万的阴阳玉佩,就被他头脑一热给摔碎了?

他紧张得连忙去捡起一块碎片,内心极度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

就在绝望的时刻!

哧!

阴阳玉佩碎片,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割开了林云的手指!

紧接着,一抹温润的流光,直窜入他眉心!


林云感觉到脑袋一痛,紧接着就看到,一道威严神圣,身上散发黑白两色的神秘身影,庄严开口道:“吾乃阴阳老祖,在此等你等了两千年!”

“你身负至阳血脉,乃我阴阳教命定的传承弟子!今日吾传你《阴阳医经》,可助你执掌天下,掌生握死,甚至操纵轮回!”

说完,他大袖一拂,恐怖浩瀚的传承,瞬间涌入林云的脑海!

林云身上,渐起阴阳之力。

用神眼看去,一股黑白之色,环绕在林云周围,正是阴阳医经入门的征兆!

阴阳老祖满意地点头。

“林云,吾之弟子,你身负至阳血脉,当谨记寻找一至阴血脉女子成婚,若否,阴阳医经,不但不能成为你的倚仗,反倒会成为你的催命符!”

话刚说完,阴阳老祖似乎注意到,林云面前站着的绝代女子楚傲君。

下一秒。

阴阳老祖喜不自禁,笑道:“吾徒,看来为师多虑了!”

接着又道:“今将坐化,望你珍重。”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阴阳老祖身形渐淡,然后彻底形销魄散!

林云等阴阳老祖散去,他才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斥在他的体内。如今,就算是国内的高手出现在这里,他都有信心与之一战!

至于阴阳医经,简直是不世出的绝代医经!

拥有了这个,鲤鱼化龙,又有何难?

楚傲君并不知道林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见林云一直在地上,捡起已经破碎的阴阳玉佩碎片,她顿时更加看不起。

“区区三千万,已经让你魂不附体。你这种人,我果然不能对你有任何期待!”

阴阳玉佩已碎,再继续纠结之前的荒唐事,已于事无补。楚傲君转过身,不想停留此地,转身离开。

就在楚傲君离开之刻,林云站起身道:“不错,区区三千万,对我来说,又有何难?”

“这三千万,我会还你。”

“不仅如此,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永远!”

楚傲君又觉得林云在说大话了,根本不理会他,径自往前,离开养猪场。

林云追在后面:“等等啊,傲君,你把我带过来,不把我带回去?”

“你不是要为我这等挡雨吗?这点事情都要我帮忙,那你可真是废物!”

轰轰!

发动机一阵轰鸣,楚傲君开车绝尘而去。

但是想象中,林云绝望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反而,通过后视镜,她能够看到,林云这个通下水道的农民工,竟然拥有追着车跑的恐怖体力!

难怪昨晚……

一想到这件事,楚傲君更加羞愤难当。

“我看你能追多久!”

这是乡下的道路,并不宽,弯弯绕绕。车在这里也开不快,顶多四五十码,就已经有一种飙车的感觉。

可即便如此,楚傲君开了一里路,而林云追了一里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让她开始怀疑,林云是不是一个不知疲倦的牛犊子!

“可恶!”

一想到这牛犊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楚傲君开车的速度也就更猛了!

哗哗哗!

开车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林云跟在后面奔跑的速度,也是越发快速。

胜负之心已起,楚傲君却忘记了这乡下的土路,随时都有可能有意外发生!

前面有个人挡在了路中央,楚傲君想要刹车,根本来不及!

索性,方向盘一转,楚傲君直接开车,把车开到了别人的田里,她自己也因此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路上的行人被吓得半死,一屁股坐在地上,却见有人冲了过来,朝着她道:“姑娘,你没事吧?我老婆开车赌气,吓到你了,这三百块钱,给你压压惊。”

“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和我老婆吵架挺凶的。”

路人就是个高中生的样子,也很好说话,接过钱,点点头:“没事,下次开车小心点。这次还好我没事,你快去看看你老婆吧。”

“嗯,谢谢。”

简单把路人的事情处理完,林云转身过,走去田里看看楚傲君的情况。

楚傲君心里气得紧,也委屈得紧,心说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老是碰到这种烦心事?

身体吃痛,车门也被堵住了,她根本没办法自己从车里逃生。

就在楚傲君委屈无助的时刻,林云的脑袋,却从窗口处探出。

竟然是他?!

楚傲君又是羞愧,又是懊恼,本来只是将林云甩开而已,结果反而让林云这家伙,来了一回英雄救美!

不对,是癞蛤蟆救美!

林云把楚傲君从车里拉了出来,关心道:“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

楚傲君碰都不让林云碰,可是刚把林云推开,她的身体就开始有些支撑不住。

“小心!”

林云连忙上去,揽住楚傲君的腰肢,把她给扶住,笑道:“不要逞强嘛,你可以跟我过不去,但是你不要跟自己过不去。”

“你这么抵触我,除了让我伤心,让你自己不开心之外,你能得到什么?”

楚傲君无言以对。

她的确有些过于斗气。

林云又道:“你可是我们临江市第一美女总裁,遇事临危不乱,这是基本的素质,怎么这会儿,一股脑把这些全忘了?”

楚傲君:“!!!”

“哼,你不过是个通下水道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育我来了?”

嘴上这么说,但她不得不承认,林云说的很有道理!

她的心,的确乱了!

平常她不这样的!

无视了楚傲君的嘴硬,林云继续教育道:“现在你应该打电话叫个拖车过来。”

“至于你,我看你受伤不轻,不如我送你回家。”

林云背过身,让楚傲君爬到自己的背上来:“上来吧,现在天气这么热,不能一直等在这个地方。我们要尽快去省道,拦一辆出租车。”

“你也不想一直等在这里吧?”

楚傲君确实身体很疼,昨晚就已经肆虐了,今天还撞了这么一次,整个身体都快要散架。

没办法,根本无法选择!

楚傲君只好勾住林云的脖子,趴在林云背上,给自己公司的秘书打电话,让秘书来处理这里的事。

林云则背着楚傲君一路小跑!

楚傲君的身子,伴随着他的奔跑,也一直在他背上颠簸!

那感觉……

食髓知味!

等楚傲君打完了电话,林云一边感受着楚傲君身子的轻柔,一边开口道:“傲君,你说如果我娶了你,楚家要付出巨大代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云提出这个问题,顿时让楚傲君,陷入一种思绪当中。

一年前,楚傲君代表楚氏集团,前往京城参加一次会议,而在这次会议上,她认识了京城万国集团少主陆宏晨。

陆宏晨在会议上,一眼就看中了她,并且对她表达出爱意。

她一开始,其实是不同意的,甚至严词拒绝了陆宏晨!

但是哪里想到,从那一天开始,楚氏集团遭到了毁灭般的打击!

最后,楚氏家族决定,答应陆宏晨对她的追求,但前提条件是,陆宏晨必须明媒正娶她楚傲君,否则,楚家也不接受这份羞辱!

陆宏晨答应了下来。

并且,陆宏晨约定九月份,会公开提亲,前来临江市求娶!

眼看距离九月份还有三个月,而她在这关键时刻失身于林云,可以想象,若是陆宏晨知道了这件事,楚家将会承受怎样的怒火。

甚至她能够想到,楚家可能会走进万劫不复的境地,甚至是家破人亡!

只是,心里的这些苦恼,楚傲君并不想和林云说。

因为,林云就算知道,也无能为力。

“别问了,你不配知道!就算你知道,你也根本帮不上任何忙!”楚傲君冷淡回应。

林云可算清楚,楚傲君确实把他当成是废物看待。

他现在说任何话,楚傲君都不可能听进去。

所以,林云选择不说,等以后她真的遇到了灾难,他再出手也不迟。

林云背着楚傲君,终于来到了省道上。

路上来回的出租车并不多,但也有一些。所以,很快,林云就带着楚傲君上了出租车。

“去哪里?医院还是你家?”林云问。

楚傲君无视林云,直接和出租车司机通话道:“去凤隐山居!”

三十多分钟后,凤隐山居,到了!

林云搀扶着楚傲君,前往楚家别墅。

而在此时,别墅门口,停着一辆迈巴赫S680轿车,车里,刚刚走出来一位衬衫领带的年轻男子,模样颇为帅气,走起路来,洋溢着浓郁的自信!

男子甩了甩手上的欧米伽名表,然后按响了门铃。

可惜,无人回应。

微微蹙眉,男子正要准备拿出手机打电话,可是就在随意转身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楚傲君被一个男人搀扶着,朝着这边走来!

登时,男子心宛如针扎!

“你谁啊,给我把脏手放开!”男子朝着林云怒斥!

楚傲君抬眸,看向眼前说话的男子,顿时,心中一股无边的怒火蔓延开来!

眼前的男子名叫秦琦,乃是临江市知名企业秦氏集团少主,此人身家过亿不说,他本人的能力还十分出众,和楚傲君同为临江市十大青年俊杰!

之前她身上的阴阳玉佩,就是秦琦所赠!

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可以归咎到秦琦头上!

楚傲君怒火还未发作,转眼,她就按下怒火。

眼下,并不是找秦琦算账的时候。

“秦少,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楚傲君问。

“傲君,我来看你啊。”秦琦朝着楚傲君走过来,一边推开林云,一边道:“傲君,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受伤了?”

紧接着,他指着林云鼻子骂道:“你这个保安是怎么当的,怎么能让楚总受伤?”

“滚!你被开除了!”

林云见秦琦推自己,他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前进一步,以自己结实的身体,挡在秦琦前面,笑道:“好狗不挡道!”

“没看到我正在扶着楚总吗?”

“还不让开?”

不等秦琦回话,林云就把秦琦撞开。

秦琦不过是一个体质虚弱的富二代,哪里有林云这种工人身体结实,被轻轻一撞,他就差点摔倒在地。

他不服气,冲上去还要把林云拉开,结果楚傲君开口道:“秦少,我身体不舒服,你今天就回去吧。”

“傲君,你不舒服,我就更要待在这里,免得你被小人趁机占便宜!”

“对了,傲君,我送你的阴阳玉佩呢?这个玉佩温养身体的效果非常好,是我花了大价钱,从高人那里买来的!你把阴阳玉佩戴在身上,绝对能让你身体快点好起来。”

“阴阳玉佩?”

林云还以为阴阳玉佩是楚傲君的东西,结果没想到,是秦琦送给楚傲君的。

他身为阴阳老祖的传人,对阴阳玉佩这玩意儿,已经了解十分透彻。

这东西可促进阴阳调和!

对于女人阴性体质来说,佩戴玉佩,会更加渴望阳刚之气的中和。佩戴多了,即便是清心寡欲的女子,也会变得芳心萌动起来!

所以,秦琦送楚傲君阴阳玉佩,绝对没安好心!

只是秦琦还不知道,他送阴阳玉佩给楚傲君,最后的便宜的,反而是他林云!

林云似笑非笑:“阴阳玉佩啊,刚才我不小心砸了。”

“什么?!”

“你什么东西,竟然把我的阴阳玉佩给砸了!”

“你知道这玉佩,是我花了多少钱,才买回来的吗?!”

秦琦揪住林云的衣领:“给我赔!”

“我要你倾家荡产地赔!”

林云仍然保持笑意,一边推开秦琦的手:“秦少,你这玉佩已经送给了楚总,那就是楚总的东西。我就算是赔,也不是赔给你,你激动什么?”

“让开,我要扶楚总进去了!”

说完,他还故意扶住楚傲君的腰肢,气得秦琦杀人的心都有!

楚傲君则忽然发现,林云的应变能力还不错,而且,胆气很足,面对秦琦这样的上位者,林云半点畏惧都没有!

“秦琦,回去吧,今天我实在不方便接待。”她第二次下逐客令!

秦琦怎么甘心就这么离开!

“楚总让你滚啊,你听到没有。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砰!

林云把门一关,把秦琦给关在门外,自己却扶着楚傲君在沙发上坐下。

门外的秦琦,怒不可遏。

但是很快,他内心忽然产生了一种恐怖的想法!

阴阳玉佩被砸,楚傲君对身边的青年态度暧昧,莫非,在阴阳玉佩的作用下,楚傲君已经被那男人捷足先登?

一想到这,秦琦已经杀意滔天!

他要林云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