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傻妻快快跑大佬他有读心术

替嫁傻妻快快跑大佬他有读心术

火霸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外界皆知顾黎是个傻子,她从小长在乡下,大字不识一个。一朝被接回家,还是因为让她替嫁,嫁给那个病娇邪魅的财阀少爷薄拯,成为他的第九任新娘。传言他是活阎王,娶一个,死一个。就在大家都等着看傻子笑话时,薄拯偏偏把小娇妻宠上了天。因为他有读心术,偏不让别人看笑话。岂料,他自己渐渐假戏真做了!

主角:顾黎,薄拯   更新:2022-07-16 01: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黎,薄拯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傻妻快快跑大佬他有读心术》,由网络作家“火霸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外界皆知顾黎是个傻子,她从小长在乡下,大字不识一个。一朝被接回家,还是因为让她替嫁,嫁给那个病娇邪魅的财阀少爷薄拯,成为他的第九任新娘。传言他是活阎王,娶一个,死一个。就在大家都等着看傻子笑话时,薄拯偏偏把小娇妻宠上了天。因为他有读心术,偏不让别人看笑话。岂料,他自己渐渐假戏真做了!

《替嫁傻妻快快跑大佬他有读心术》精彩片段

“傻山姑,傻山姑,天天采药没人要。”

“傻山姑,傻山姑,不分毒菇好菇,外婆吃完死翘翘!”

峻山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云雾之下,大山黑苍苍高高耸立着,像是一个个巨人。

山脚下,一群小孩围堵着一个扎着双麻花辫的女孩,嬉皮笑脸的唱着童谣曲。

被围堵的女孩戴着斗笠,抱着头蹲在角落,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般,害怕哆嗦,嘴里不停的嘟囔:“阿黎不傻,不傻,外婆说,阿黎是最聪明的孩子。”

“阿黎会听话,乖乖听外婆话,不要打阿黎,不要打阿黎…”

“喂,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回家,马上就下大雨了。”这时,有大人在庄稼田里喊了声,那群混世魔王才一窝蜂的离开。

走之前,有一个小孩还恶作剧的踹走顾黎手腕上的竹篮,杂七杂八的草药倒了一地。

顾黎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似一汪泉水清澈的小鹿眼闪过一丝愤怒,但很快消失不见。

见所有人都跑开,她才敢伸手,小心翼翼地将地上的草药统统捡回篮子里。

轰!

一声晴天霹雳,顾黎吓得忙缩手。

紧接着,一场大雨如注而下。

哗啦啦的雨,夹带着狂风闪电,很是吓人,顾黎提起篮子就狂奔在山林里,之后跑进一黑不见底的山洞。

山洞里闷热,大雨淋湿的衣服湿哒哒粘在身上,极不舒服,顾黎丝毫没有犹豫的脱掉外衫。

大雨随风飘进山洞,她往后退了一步,浑然不知身后藏着巨大的危险。

黑暗中,倏地伸出一双手,直接握住她的手臂,再把她人往里拉。

“唔——”顾黎惊慌失措,想要尖叫,却被一双冰冷的双手捂住了唇。

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依稀看出那是一个立体的轮廓,以及一双赤红,似魔鬼的红眸!

红眼睛,这还是人吗?

“帮我。”男人低沉的嗓音似大钢琴般深厚,隐隐间夹着一丝痛苦。

男人稍稍松开,顾黎找到机会就迫不及待的哽咽大哭:“呜呜,怕怕,阿黎好怕,阿黎要找外婆…”

甜糯的嗓音一出,男人明显一愣。

下一秒,男人晃神之际,顾黎用尽全力推开男人大山般的身躯:“坏人,阿黎不要跟坏人玩。”

痛,蔓延全身。

被推的位置恰好是伤口,鲜血一涌而出。

血腥味顿时覆盖山洞,也使得男人更为狂暴。

刹那间,男人像是沉睡已久的狮子苏醒了般,他死死将顾黎囚在怀里,最后低头咬在她的肩上。

“啊!”惨叫声响彻山洞,随即,顾黎眼中锋芒毕露,反手抽出藏在身上的银针狠狠扎向男人有力的肩膀。

片刻,只听男人发出猛兽般的呜咽声,之后便昏了过去。

她是装的!

——

解决完山洞里的男人,顾黎拍拍手出去,神态又恢复了痴傻的样子,走到山下就被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拦住。

她乌亮的鹿眼懵懂地看着男人,歪着头像只猫一样可爱。

“大小姐,先生来接你回家了。”中年男人沉声说完,做了个请的姿势。

顾黎顺势望过去就恰好看到一辆豪气的越野车。

耀眼辉煌,一看就不属于这个穷山沟!

之后,那伙人不遗余力的拿出各种各样的糖果、点心哄骗顾黎。

顾黎手捧着众多糖果,笑呵呵的上了那辆越野车,随着车子扬长离去。

另一边,山洞里。

男人如雄狮苏醒,他步履蹒跚的走到洞口,剑眉之下,一双赤红的血眸渐渐恢复成琥珀色。

原来,顾黎误打误撞,扎针时竟是扎到了穴位,控制他体内游走的奇怪力量。

看遍天下名医,到头来那些名医竟都不如一个野丫头。

薄拯心情沉闷的走出山洞,脚步却倏地顿住。

脚下的黄土,俨然躺着一条系了小铃铛的红绳,他眉头浅浅蹙起,-俯身捡了起来。


翌日。

顾黎来到了富丽堂皇的顾家,被安排着认祖归宗,按顺序见过家里人。

得知她是傻子后,顾翰池和他的夫人严墨丝毫不避讳的商量着如意算盘。

而他们的女儿,顾家的掌上明珠顾梦妍坐在一旁沙发,抱着双臂,趾高气扬的打量顾黎。

顾黎还在数着手里的糖果,不时的发出痴笑声。

顾梦妍是越看越嫌弃,要不是让傻子替她嫁去吃人不吐骨头的薄家,她一定不会同意爹地把人接回来!

有个傻子姐姐,传出去简直贻笑大方。

“小黎,爸爸给你找了一门婚事,那薄家家大业大,薄大少也是一表人才,待会爸爸就送你过去,好不好?”顾翰池柔声哄道。

“你做得好,回头爹地再给你买好多的糖果,奖励你。”

“好。”听到糖果两字,顾黎黑眸顿时一亮,她举起小拳头,傻乎乎保证道:“阿黎是好孩子,阿黎会好好听话。”

“嗯,这才是爸爸的好孩子。”顾翰池满意地笑了笑,余光扫了眼顾梦妍。

顾梦妍一点就通,起身主动亲近顾黎,上前拉住顾黎的手:“姐姐,去我房间,我给你打扮打扮,姐姐今天是最漂亮的新娘子呢。”

顾黎表面笑嘻嘻,实则内心早就将狼子野心的顾家父女骂了个遍。

上等的好事会等着自己吗?

当然不会,这摆明了是要把她往狼窝虎穴里送!

但她这个‘傻子’有办法吗?

没有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走一步是一步,记下这仇,早晚还给他们!

交代好事情,顾梦妍带着顾黎上楼,但一到房间后,立马就叫来佣人,让那些佣人给顾黎‘打扮’。

除了洗澡、穿衣服,顾黎不配合之外,其余的她都很顺从。

乖乖的抱着糖果,专心致志的吃糖。

很快,一个崭新又俏丽干净的顾黎出现在他们面前!

“小黎你要记住,过去后你就是薄太太,你要听话,照顾好大少,不然,这些好吃的都没有了,还把你送回去!”

临出门前后,顾翰池突然沉声威胁道。

顾黎瞪大眼睛,疯狂摇头道:“不要回去,阿黎听话,听话。”

听到傻子把话听进去,顾翰池这才满意的点头,随即塞给顾黎一个箱子:“这是你的嫁妆,你一同带过去。”

除了名利,顾翰池还要名声!

随后,顾黎坐着一辆豪车,抱着一个黑漆漆的箱子来到薄家。

司机把车开到薄家后,直接驱赶顾黎下车随即掉车走人,似乎怕晚了一步,小命不保!

无论是司机的奇怪,还是顾家人避之不及的态度,都让顾黎好奇不已,就像是猫挠痒一样。

踌躇半会儿,顾黎鼓起勇气,独自踏入那空城般的薄家!

薄家比顾家还要富丽堂皇,奢侈的简直像个城堡。

只不过,这个城堡像是被人设了界面。

四周静谧无人,三层半的城堡就矗立在半山腰,背靠森林,有种森森的诡异感。

穿过长长的走廊,一直往前走,顾黎来到一个巨大的房间。

在房间里,她看到一个男人…

男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她。

他的背影单薄,甚至在诡谲的灯光下,像是半透明般。

咔吱一声。

男人感知有人来了,转动轮椅,身子转了过来。

他脸色极病态的白,一双狐眼微微上挑,琥珀色的眼睛美得如一颗宝石,眉间朱砂痣栩栩如生。

顾黎心为之一震,这人无疑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人!

她微微抿唇,敌不动我不动…

薄拯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只觉得少女清澈的黑眸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就是顾家安排过来的人?”

半响,薄拯发出沙哑且冷冽的嗓音。

顾黎不回答,只盯着薄拯露出一脸娇羞的痴傻样:“嘻嘻。”

这一声嘻嘻,直接勾起薄拯的记忆。

某些画面忽然撞在一起。

是她!

薄拯眸色微暗,他嘴角微勾起,显然起了戏谑心:“从今起,你就是我的第九个妻子,叫什么名字?过来。”

顾黎一顿,第九个妻子!

前面八个哪去了?

跑了死了还是残了?

怪不得顾梦妍不愿意嫁,感情做薄家大少奶奶是个高危职业!

心里虽在吐糟,但明面上却唯唯诺诺,乖巧的不像话:“我叫阿黎。”

她明明没说话,但是心里想的事都被薄拯听了进去,他前几年出车祸后能听到别人内心里想什么。

薄拯的脸色有几分古怪,随后勾起唇,就说她不是个傻子,内心戏还挺足的。

“阿黎。”薄拯轻唤着她的名字,顾黎小鸡啄米地点头。

他伸手,冰冷的指尖直接握住她的手腕,猛然将她一拉。

顾黎没站稳,顺势坐在他的腿上,接着,她听到男人附耳说道:“我叫薄拯,以后,我就是你的丈夫。”

丈夫,他这样,还能当她丈夫?

顾黎呆呆的看着他,牢牢抱住手中的箱子。

薄拯察觉到她的举动,眸光瞬时落在箱子上:“你手上抱着什么东西?”

“爸爸说,是我的嫁妆。”顾黎傻傻笑起来,随即当面打开了箱子。

薄拯看清箱子里的东西后,更为确定怀里的野丫头属实演技了得!

她骗过了所有人…


箱子里装着满满当当的糖果和巧克力,顾黎瞧见后心里嗤之以鼻。

真把她当傻子糊弄!

眸光微嫌弃,之后又很快恢复原先的清澈,她拍手,满是天真的笑道:“哇,爸爸好好,阿黎喜欢。”

“吃糖糖。”

小手抓起一把糖果,小心翼翼的递给薄拯。

薄拯定定的打量她几秒,嘴角微勾,故意戏谑道:“你的嫁妆就只有一箱糖果,我记得顾家也算得上有名望的家族,看来你这个小傻子真不受家中待见。”

顾黎瞪圆眼睛,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似懂非懂,满是纯真懵懂的模样。

“不过没关系,日后你只要听我话,乖,我会好好宠你,给你喜欢的糖果。”薄拯喜欢她像小猫一样歪着头看自己,随即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像是在摸自家宠物。

顾黎眉心微蹙,她不喜欢这种摸头,可她却没有挥开薄拯的手。

反而一把捉住他的手,继续装傻,饶有兴趣的把玩起来:“好看,哥哥,手好好看,阿黎喜欢。”

薄拯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却像是蕴存着无形的力量。

“嗯,比你的小短手好看。”薄拯似乎并不抗拒顾黎的触碰,反而觉得这小傻猫还挺好玩。

顺手直接拍了拍顾黎的小脑袋:“我让管家在二楼收拾了客房,你想住哪就住哪,可随意挑。”

顾黎闻言微愣,但心里也松口气:幸好不是要同床共枕,不然日子久了,她可能就忍不住弑夫了!

还想弑夫?

薄拯挑了挑眉,风轻云淡的补话道:“你要是不敢一个人睡,我可以勉为其难陪你…”

顾黎闻言,眉心直跳。

开玩笑呢,她熊心豹子胆好吧!

别说一个空房间,坟头她都敢睡!

“嘻嘻。”顾黎抱着箱子矗立,她冲着薄拯傻笑好一会儿后,忽然蹦蹦跳跳的离开:“选房间,选房间,阿黎要睡觉觉。”

之后,小傻子兴奋的冲向二楼,挑了个最偏,距离主卧最远的房间。

薄拯眼风扫过主卧与次卧的距离,嘴角始终噙着笑:日后再也不会乏味了!

没过多久,管家脚步轻快走来,弯着腰恭敬道:“大少,我推您回屋。”

身后传来声音,薄拯微微回首,眼神锐利的吩咐道:“查查顾黎。”

“是。”管家毕恭毕敬的应道。

握住把手,推动轮椅,两人很快消失在大厅中。

另一边。

顾黎进了卧室先是勘察了一遍,最后确定无任何监控,心里稍微松口气。

幸亏那薄大少只是诡异而不是变态!

她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眸光却落在那黑压压的箱子上,随即再次打开箱子。

再鬼使神差的把手伸进去…

在她反复翻找之下,居然还真有收获。

糖果之中,掩藏着细小还闪烁着红点,类似耳机的东西。

这是什么?

窃听器!

看来顾翰池还是有些顾忌,甚至怀疑她!

顾黎脸色沉了沉,随即抿唇沉思好一会儿,才掏出手机,点进了网页视频。

点播了一段长达数五分钟的傻子傻笑!

“嘻嘻嘻……”随即,她就把手机放进箱子里,直接就合上。

做完一切,顾黎像是变魔术般,翻找出一个最新款的通讯仪,蓝牙大小,一开机就主动连接。

“狸狸,你终于肯现身了,我还以为你被绑架给卖了。”半响后,蓝牙闪了闪,话筒里传出好友的声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