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命崖

绝命崖

小小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逸,是武学天才,更是万人敬仰的形意拳宗师,此外他还有一重隐秘身份,顶尖杀手。他曾以一人之力一举歼灭了雇佣兵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团队,因此被封为无冕之王。然而一场针对他的阴谋追杀,让他身死魂穿,成为了异世炎龙大陆的世家子弟,他年幼丧母,父亲又离奇失踪,他虽有少家主之名,却备受欺辱,不受待见……

主角:萧逸,慕容娇儿   更新:2022-07-16 01: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逸,慕容娇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命崖》,由网络作家“小小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逸,是武学天才,更是万人敬仰的形意拳宗师,此外他还有一重隐秘身份,顶尖杀手。他曾以一人之力一举歼灭了雇佣兵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团队,因此被封为无冕之王。然而一场针对他的阴谋追杀,让他身死魂穿,成为了异世炎龙大陆的世家子弟,他年幼丧母,父亲又离奇失踪,他虽有少家主之名,却备受欺辱,不受待见……

《绝命崖》精彩片段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萧逸忽然醒了。

“咦,我没死?”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下一瞬间,他注意到自己正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往身下一拍,准备跃起。

这是一个优秀杀手的本能反应。

手刚落下,剧烈的疼痛袭来,让他手臂一软。

我怎么会这么虚弱?

萧逸,华夏人,武学天才。

一位修炼出内力的形意拳宗师。

当那些无知的外国佬嘲讽着华夏武术只是花拳绣腿,只能用于观赏用途,毫无实战意义时他怒而出手,横扫世界各大地下拳坛,并创下三百连胜的奇迹记录。

对手不乏金腰带拳王,却从无一人能在他的拳头下撑过十招。

‘形意拳’三字,成为整个世界地下拳坛的禁忌与恐惧。

他还是个杀手,杀手榜排名第一,杀手界公认的无冕之王。

出道至今,任务成功率达到骇人的百分百。

想请他出手的人趋之若鹜,甚至不惜一切酬劳。

但,他有着杀手的职业道德,却也有着身为华夏人的一份底线和责任。

只要是对华夏不利的任务,一概不接。

他爱着他的祖国,敌视一切试图对华夏不利的势力和人物。

虽身在国外,却始终心系祖国。

当一个SSS级佣兵团无视他的警告,高调接受一份敌视华夏的秘密任务时他怒而出手,对这个名列世界佣兵团第一的团队展开了血腥的屠杀,仅仅一晚,全团队员无一幸免。

自此,华夏成为了雇佣兵的禁地。再臭名昭彰、凶名赫赫的佣兵,都不敢去华夏撒野。

当M国那些自视甚高的特工和密谍,打算潜入华夏窃密时他毫不犹豫地对这些特工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暗杀。

在那几位已经成为M国特工界传奇人物的特工齐齐死于非命后那些自视甚高的M国特工终于见识到他的强大与残忍。

自此,华夏成为了国外特工噤若寒蝉的恐怖之地。再训练有素、再出色的国外特工,都不敢踏入华夏半步。

理所当然地,他因此结下了数之不尽的仇家。

想杀他的人,多如牛毛。

在世界黑道悬赏榜上,他的追杀悬赏高得吓人,高居榜单第一。

然而,当一个个顶尖杀手、一个个传奇人物,在接了这项追杀任务,接二连三地人间蒸发后,再无人敢提起这项任务。

杀萧逸,成了黑道悬赏榜的一项禁忌。

悬赏空挂,却无人敢接。

数天前,他通过特殊途径收到一个消息。

一支国外的雇佣兵团队,伪装成考古学家,潜入华夏,在某遗迹出土了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

并且,已经秘密运出了国外。

对此,萧逸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泱泱华夏重宝,岂能流落国外。

他当即追上了这支雇佣兵团队,并将他们击杀,将文物取回。

就在他准备潇洒离去时。

上百个手持枪械的人包围了他。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人,有的是M国精英特工,有的是凶名在外的雇佣兵,有的是顶尖杀手萧逸瞬间明白,这是一个阴谋。

一个针对自己的阴谋。

那支雇佣兵团队只是个幌子,为的就是引他出来。

多方势力联手,只是为了杀他。

任他再精明,在这多方联手布置的阴谋下,他还是中计了。

但,萧逸没有怕。

他有信心,拼着重伤的代价杀出重围,日后再慢慢找这群人算账不迟。

就在他杀出一条血路,准备逃离时。

伤口上的鲜血滴落到怀中华夏文物之内。

异变突发。

他如遭雷击,身体发麻,四肢无力。

他只能不甘地、眼睁睁地看着敌人狞笑着朝他走来。

没有人知道,萧逸身上一直有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

这颗炸弹,足以将方圆百米炸成灰烬。

哪怕是再简单的任务,萧逸都会带着这颗炸弹。

为的就是防止意外。

当他引爆炸弹的瞬间,敌人的狞笑变为了恐慌。

那剧烈的爆炸,将他以及所有敌人全部淹没。

萧逸语录,永远要有底牌,这样,哪怕自己死了,敌人也没有机会笑下去。

“哈哈哈哈...”

萧逸不禁放声大笑。

值了,就算老子死了,能让你们所有人陪葬,够本了。

“额,好疼。”萧逸的笑声戛然而止,体内传来一阵虚弱之感。

“不对,我没死。”萧逸愣了愣,疑惑至极。

能感受到身体虚弱,证明自己没死!

下一秒,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

“我草,老子竟然穿越了!”

哪怕萧逸早已看淡生死,经历过大风大浪。

此刻还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里已经不是地球了,而是一个名为炎龙大陆的异世界。

有些类似于地球的古代。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武者横行。

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你便能凌驾于一切之上。

而自己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穿越并附身到一个刚刚死去的家族子弟身上。

巧的是,这个家族子弟也叫萧逸。

这个萧逸,乃是紫云城三大家族之一,萧家,当代家主唯一的儿子。

只不过,他幼年丧母,父亲也在多年前神秘失踪。

年幼的他,由家族中一位长老抚养长大。

如今十六岁,却只有凡境一重的微末实力,远逊色于同龄人。顶着‘少家主’的头衔,却是整个家族的耻辱,终日受到欺凌。

在所有人眼中,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同样叫萧逸,你咋混得这么惨!”萧逸撇了撇嘴。

至于他为什么会死,萧逸从记忆中得知

数天前,他的未婚妻慕容娇儿约他到后山。

傻乎乎的他,还以为是美人相伴,约他幽会。

当他赴约时,才发现后山上等待他的,除了慕容娇儿外,还有他的表哥萧若寒。

而萧若寒,早就想除掉他。

在他不可置信且夹杂着恐惧和愤怒的目光中,慕容娇儿和萧若寒吻在了一起。

直到死前他才知道,原来表哥萧若寒早就与自己的未婚妻有私情。

萧若寒乃是萧家有名的天才,凡境七重武者,更是五长老之子。

结果可想而知,萧若寒一掌震碎了他的心脉,并将他推落山崖。

当他被人从山崖下救回时,已经奄奄一息,口不能言,眼不能睁。

在那严重的伤势下,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他仅仅撑了三天,便在床上一命呜呼。

也是在这个时候,萧逸穿越并附身到已经死去的他身上。

“好歹毒的女子,好恶毒的表哥。”萧逸皱了皱眉头,眼中尽是冰冷。

“同样是死在阴谋之下,老子好歹让那群王八蛋全部陪葬了,你却死得那么窝囊。”萧逸叹了口气。

“罢了,既然占了你的身体,老子才得以重生,这仇,我便帮你报了。”

萧逸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哪怕这个人情只是一个巧合,哪怕这个人已经死了。

心中想罢,萧逸再次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陌生记忆。

这个世界的武者,有一种特殊的天赋,觉醒武魂。

觉醒的年纪越早,天赋越强,武魂也越厉害。

武魂又分很多种。

器武魂:刀、枪、剑、戟、箭、斧、、、;兽武魂:狮、虎、猿、蛇、、、乃至强大的妖兽武魂;植物系武魂:花、草、树、木、、、乃至珍稀而拥有特效的天材地宝。

当然,还有其他各种超乎人想象的奇异武魂。

总之,只要是这个世界拥有的事物,都能成为武者的武魂。

而武魂,从低到高,又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阶。

级别越高,武魂自然就越强。

像赤阶武魂,大多是些寻常之物,比如普通的刀,猪狗牛羊等家畜,路边的野花杂草等等。

而高阶武魂,比如萧家有名的天才萧若寒,则是黄阶武魂火云蟒。一旦发动攻击,操纵火云蟒,火焰滔天,顷刻间便能将敌人吞噬并燃烧殆尽。

可以说,武魂是这个世界武者最最重要的东西。

它决定着武者的未来,修炼速度,攻击手段,战力强弱。

总之,觉醒出越厉害的武魂,代表着这个武者天赋越强,日后也越容易成为一方强者。

“武者,武魂。”萧逸嘴角咧出一道笑意,“有意思,虽然身死,但能来到这个世界,或许以后会很精彩。”

然而,下一秒,他嘴角的笑意瞬间定格,甚至是目瞪口呆。

因为,他稍稍感知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武魂。

武魂,存在于武者体内丹田之旁。

而如今自己丹田之旁,正有一只像球一样的,呆呆傻傻的东西,浑身散发着微弱的赤色光芒。

赤阶武魂,控火兽。

“尼玛,这是在逗老子?”萧逸差点破口大骂。

控火兽,看这名字似乎很牛。

但实则,这是一种在荒郊野外最最低等的妖兽。

更严格来说,它是妖兽中的耻辱和废物,因为,它很可能连普通野兽都打不过。

整天呆呆傻傻,以兔子等弱小的动物为食。

哪怕是来一只凶恶点的残狼虎豹都能一口把它吞了。

甚至于,哪怕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成年人,都能一脚把它给踢飞。

“我草,兄弟,你竟然觉醒出这玩意,难怪以前总是被人废物废物地骂着。”萧逸无语了。

控火兽,被誉为最垃圾的武魂。即使在最低等的赤阶武魂中,那也是垫底的存在,比猪狗牛羊等家畜武魂还要不如。

起码那些家畜武魂,还能给武者提供一定的力量增幅。

而控火兽,唯一赋予武者的,只有‘控火’的技能。

萧逸当场试验了一下,操纵体内武魂,掌心中猛然蹦出一小团火焰。

只是,这小团火焰,用萧逸前世的话来说,比打火机还不如,别说用来攻击了,用来烧火都嫌碍事。

别的武者,16岁起码有凡境三重的修为,他却只有最弱的凡境一重。

别的武者,像萧家中的子弟,普遍都是橙阶武魂,就是资质较差的,也是赤阶中比较有用的武魂。

他却觉醒出最没用的控火兽。

难怪他有着‘少家主’的头衔,却终日被家族子弟欺凌,被所有人所看不起。

武魂,几乎决定了武者一生的成就。

“算了,靠山山崩,靠人人倒。”萧逸抹去心中的不快,眼中尽是自傲之色,“凭我一身形意拳绝学,就算不靠武魂,也能在这世界闯下属于我自己的一片天。”

萧逸收回了掌心那团‘可怜’的火焰,懒得再看体内的武魂一眼。

恰在此时,他却猛地一窒。

“嗯?”萧逸皱了皱眉头,随即脸色大变。

因为,在体内丹田之旁,除了那弱小的控火兽武魂外;竟还有另外一团东西。

那东西,呈‘剑形’,浑身散发着耀眼的紫色光芒,而且还是深紫色。

“这...这...这是冰鸾剑,它..它怎么成为我的武魂了,而且还是紫色武魂。”萧逸惊喜交加。

冰鸾剑,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而是让萧逸在地球死亡的罪魁祸首。

不错,萧逸当初要抢回的华夏文物,就是这把冰鸾剑。

“怎么会这样?”哪怕萧逸见识过人,却想不明白。

数天前,当萧逸收到消息,并出手前,曾经查过这件文物。

然而,以他这个杀手界无冕之王的能耐,却连冰鸾剑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查不出。

只知道,这把剑的来历极为神秘,连历史记载都没有,反倒是留下了一些神话传说。

据说,这是一把上古时期,无数仙人大神都拼命争夺的宝物。

当时,萧逸还对这些神话传说嗤之以鼻;但现在,他却改变了想法。

“看来,你的来历果然不凡。而且,我能安然穿越到这个世界,重获新生,也肯定少不了你的功劳。”萧逸猜测着,但其实心中已经无比肯定。

“双生武魂,其中一个还是最强大的紫色武魂,啧啧。”萧逸原本郁闷的心情转变为一丝期待。


双生武魂,在炎龙大陆属于传说。只听说过存在,却不曾真正有人见过。

至于紫色武魂,那也是稀罕到极点的东西。

哪怕是萧家中的长老,也大多是黄阶武魂罢了。

能拥有蓝色武魂,已经是整个大陆都有名的天才武者了,更别说最高级的紫色武魂了。

“试试效果如何。”萧逸暗暗想了想。

忽然,房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嗯?”萧逸耳朵一动,作为一个杀手,对周围的环境变化极为敏感。

“有人来了。”萧逸立刻收住了想试一试武魂的想法,在床上躺好,并假寐起来。

如果来者是敌人,他便能让敌人放下警惕,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对付敌人。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

萧逸用余光瞥了一眼,进来的是一个女子。

女子一身布衣,背对着,并随手关好了门。

没看到女子的样貌,但看这背影,那柔弱的身子,轻盈的玉步,想必是个美人。

“哎,萧逸少爷什么时候能醒呢。”

女子的声音很好听,如银铃般清脆悦耳,声音中充满了担忧与关怀。

女子手中捧着一碗药,来到床边。

萧逸意识到女子并非敌人,微微睁开了眼睛。

几乎是他睁开眼睛的瞬间,眼睛瞪得老大。

“我草,哪来的丑八怪,胆敢吓本少爷。”萧逸看着女子丑陋的样貌,吓了一跳,差点没忍住一拳轰过去。

原来这女子并非是什么美人,相反很普通,甚至有些丑,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看着怪吓人的。

“阿。”女子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想躲开。

但她手里正捧着药,她马上反应了过来,没有再躲,仅仅是侧过了脸,怯生生地闭上了眼睛。

萧逸的反应也很快,立马收住了拳头。

他不是个喜欢以貌取人的人,也不会去歧视别人。

只不过刚才心里的想法和女子的样貌有了巨大的落差,这才让他差点儿打出一拳罢了。

“为什么不躲开?”萧逸收回了拳头,沉声问道。

女子见萧逸没有打她,这才睁开了眼睛,脸上仍旧带着害怕之色。

“这是萧逸少爷救命的药,不能弄洒了,萧逸少爷要快点好起来。”女子怯怯地说道。

“你就不怕被我打伤?”萧逸皱眉道。

女子摇了摇头,道,“依依的命是少爷的,少爷打就是。”

“你...”萧逸一愣,这时,他看清了女子的面容。

其实,她只是个少女,五官和脸部长得非常精致,细细去看的话,非常耐看。

如果不是她长得面黄肌瘦、脸上又青一块、红一块得,绝对是个绝色美女。

“阿。”少女忽然反应过来,道,“萧逸少爷你终于醒了,我得赶紧告诉三长老去。”

说罢,少女小心翼翼地将药碗放到桌面上,跑着离开。

萧逸通过脑海中的记忆得知。

这个少女名叫依依,今年15岁。

自幼父母双亡,萧逸的父亲看她可怜,便买回来给萧逸当贴身丫鬟。

小时候的依依长得非常可爱,性格乖巧懂事。

只不过萧逸是个典型的废物,每每在外头受了欺负,就会回来将气撒到依依的头上。

依依经常受到他的虐待,吃不饱,穿不暖下,自然变得面黄肌瘦的。

而且,就在萧逸被推下山崖的前一天,萧逸还毒打了她一顿,所以她脸上现在还青一块、红一块的。

“唉。”萧逸叹了口气,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

“老子一世英名,怎么就附身到这么个废物子弟身上了。”萧逸头一次对这副身体感到厌恶。

不多时,一个中年人便火急火燎地来到了房间。

萧家三长老萧重,曾经是萧逸父亲的心腹,如今担任代理家主之职。

年幼的萧逸,父亲神秘失踪后,便是由这位三长老抚养长大的。

“醒了,真的醒了,太好了。”萧重急得语无伦次,脸上止不住地喜意。

“要是逸儿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日后如何与家主交代阿。”萧重坐到了床边,认真地打量着萧逸。

当看到萧逸气息平稳,没有大碍时,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去。

萧逸的父亲已经失踪多年,但萧重始终照顾着萧逸。

这时,萧重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喜意忽然变为愁容。

“唉,逸儿,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在后山瞎逛,也能掉到山崖下去。唉,你昏迷的这些天,家族里...”

萧重一脸愁容,想说些什么,但看着萧逸的样子,却又忽然停下了话语。

“算了,你刚刚醒来,还是多休息休息吧,其他长老还等着我回去主持家族会议。”

说罢,萧重从怀中拿出一袋东西,放在桌面后,深深地看了萧逸一眼,才缓缓离去。

萧逸明显注意到,萧重的眼光很复杂,有关心、有慈爱,但更多地却是忧愁。

待萧重离去,萧逸才对一旁的依依问道,“依依,怎么回事?”

依依是随萧重一起回来的,此时正细心地吹着药,药太热了,吹暖了,好给萧逸服用。

听到萧逸的问话,依依抬起头来,表情有些踌躇,支支吾吾地。

“到底怎么了。”萧逸皱眉问道。

依依犹豫着,低声关怀道,“少爷你刚刚醒来,身子又虚弱,待会儿喝了药休息吧。家族里的事,三长老会处理好的。”

“说吧。”萧逸道。

“这...“依依低下头,为难地捏着自己的衣角。

“说!”萧逸呵斥了一句。

依依打了个激灵,拗不过萧逸,只能如实道,“少爷你昏迷的这几天,娇儿小姐前来拜访了,并退了你的婚事。”

依依怕萧逸承受不住打击,连忙补了一句,“少爷您昏迷的几天,所有人都觉得你没救了,娇儿小姐也是为自己的幸福着想罢了。现在你醒了,只要告诉娇儿小姐,她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呵。”萧逸笑了笑,淡淡道,“我以为是什么事,她才不会改变主意,而且,那种恶毒的女人,退了婚才好。”

“阿?”依依吃了一惊,暗想,少爷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娇儿小姐可是全城最漂亮的女子,慕容家的千金小姐阿,哪个男人不心动。

紫云城三大家族,萧家、慕容家、江家。

“还有其它事吗?”萧逸继续问道。

依依回答道,“还有家族里的长老们,说要废了您的少家主之位。”

萧逸恍然。

以前的萧逸,天赋低微、性格窝囊,根本不配当少家族,所有长老都看不起他,对他很是不满。

这一次,自己去后山瞎逛也能率下山崖,简直是废物中的极品,传出去,让整个萧家蒙羞。

长老们自然不会再让他在少家主的位置上坐下去。

“所谓无风不起浪,这事肯定有人在推动吧。”萧逸冷笑一声。

他知道就算自己说出事实,自己是被萧若寒推下山崖的,萧家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毕竟,一个是废物,家族耻辱。

一个是家族天才,未来前途大好。

“少爷,药可以喝了。”依依将药拿起,准备喂萧逸服用。

恰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喧哗声。

“萧逸那个废物有够命大的,从后山摔下去都死不了。”

“死不了正好,那个废物死了,我们以后可没那么多乐子了。”

“....”

一阵阵嘲讽且不屑的话语传来。

“嘭”的一声,房门被粗暴地踢开,两个少年走了进来。

“萧杰、萧石。”萧逸皱了皱眉头。

萧杰,七长老之子;萧石,八长老之子。

算起来,两人还是萧逸的表哥。

不过,他们可从没当萧逸是表弟,处处欺凌他,抢他的修炼资源。

以前,轻则辱骂不休,处处捉弄;重则殴打一顿,将萧逸打得浑身是伤。

“果然,三长老将修炼资源给这废物了。”萧杰一眼看到了桌面上那袋东西。

萧家子弟,每个月都能得到家族给予的银两和丹药,以助子弟们更好地修炼。

“立刻给我滚出去。”萧逸冷冷地盯着二人。

“哟呵,小废物,长脾气了。”

“哈哈,这窝囊废该不会是摔下山后,把脑子摔坏了吧。”

萧杰和萧石不屑地嘲讽着,盛气凌人地朝萧逸走去。

他们已经习惯了抢夺萧逸的修炼资源,习惯了欺凌萧逸。

“你们两个大坏蛋,别想伤害萧逸少爷。”依依一把挡在床边。

依依随手拿了根床边的棍子,胡乱挥舞着,试图吓退萧杰和萧石,并保护‘弱小’的萧逸。


萧杰,武魂为火烧藤,橙阶植物系武魂,凡境四重修为。

萧石,武魂为火狼,橙阶兽武魂。虽只有凡境三重修为,但火狼乃是实力不错的妖兽,故他的战力毫不逊色于凡境四重的萧杰。

两人都是武者,但依依只是个普通人,连凡境一重都比不上。

她那瘦弱的身躯,在萧杰萧石两人面前太过微不足道了。

她那胡乱挥舞的棍子更是显得有些可笑。

‘啪’的一声,萧杰轻松握住了棍子。

“丑八怪,识相地就给我滚开。”

“妈的,一个卑微的侍女罢了,每次都组三阻四,小心把你也一并揍了。”

依依还是紧紧地握着棍子,咬牙道,“依依的命是萧逸少爷的,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少爷。”

“哼,不知死活。”萧杰一把夺过棍子,并重重地朝依依的手臂砸去。

这要是砸中了,依依的手臂骨折都有可能。

以往,每次萧逸被欺负,依依都是这样挡在他面前。

而且,她每次的阻挡都徒劳无功,最终都是窝囊的萧逸被抢走修炼资源。而后,萧逸会将气撒到她身上,打骂一顿。

“依依,你记住了,你只是个卑微的侍女,本少爷的事不用你管。”

萧逸每次都是气急败坏地打骂依依。

依依已经惯了,但从来没有哪怕一次埋怨过萧逸。

这次也一样,看着即将砸来的棍子,恐惧地闭上了眼睛,身体却没有挪动半分。

‘啪’的一声。

依依以为棍子已经打在了自己肩膀上,可她却疑惑于自己没有感觉到疼痛。

当她奇怪地睁开眼睛时,清澈的双眸瞪得大大的。

因为,此刻萧逸竟然破天荒地站在了她面前,并用手掌接住了棍子。

“少...少爷....”依依感到不可思议。

以往的萧逸是个废物;但此刻的萧逸,乃是地球一代形意拳宗师,更是横行天下的杀手之王,岂会让依依受伤。

萧逸没有回答依依,冷冷地盯着萧杰和萧石两人,“我的侍女,何时轮到你们去打!”

萧杰萧石愣了愣,印象中,萧逸胆敢反抗还是第一次。

“哟呵,小废物果然长脾气了。”

“跟他说废话做什么,不听话就打到他听话。”

萧杰萧石阴笑一声。

“小废物,我看你是忘了被火烧藤教训的滋味了。”萧杰冷笑一声。

萧杰手中猛然出现一条红色的藤蔓,足有两米长,藤上蔓延着丝丝火焰,噼里啪啦。

“火烧藤,去。”

萧杰一甩手臂,火烧藤如有灵性般朝萧逸袭去。

萧逸丝毫不惧,论修为,他只是凡境一重,远远比不上萧杰,但论战斗经验,一百个萧杰都比不上他。

萧逸猛地踏前一步,身子诡异地一扭,躲过了火烧藤,而后双手成爪,直取萧杰脑袋而去。

“躲过了,这怎么可能?”萧杰吃了一惊。

“虎形。”萧逸冷喝一声。

萧杰刚想收回火烧藤防御,却忽然听到一道虎啸之声。

‘吼’,萧逸双爪上竟发出了一声如百兽之王震啸山林般地虎吼。

萧杰打了个冷颤,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正被一只凶猛地野兽盯上了一般,随时会殒命。

下一秒,萧杰猛地被萧逸扑倒。

看起来,萧杰像是被一只猛虎扑倒了一般。

“怎么回事,是我眼花了吗?”一旁的萧石皱了皱眉头,“萧杰乃是凡境四重武者,怎么可能会被小废物扑倒。”

虎形,如猛虎下山,势大力沉,是形意拳中最具攻击力的一式。

此时,萧逸双爪扣着萧杰的脖子,而且恰好是咽喉的部位。

只要他愿意,只需轻轻动动手指,就能毁了萧杰的脖子,要了萧杰的命。

别忘了,萧逸除了是一代形意拳宗师外,更是个强大的杀手,精通各种杀人技艺。

“萧石,愣着干嘛,快救我。”萧杰被吓倒了,没有想自己为什么不是萧逸的对手,立刻向萧石求救。

“来了。”萧石立马反应过来。

“火狼,现。”萧石大喝一声。

他的身上,猛地出现了一头火狼虚影。

火狼,橙阶武魂,能赋予武者极快的速度和火焰的破坏力。

“小废物,去死吧。”

观萧石的动作,竟是真地打算杀了萧逸。

同为萧家族人,竟下手狠辣,想取萧逸性命。

“哼。”萧逸脸色一冷,放开了扣住萧杰脖子的双手。

“豹形。”萧逸的动作很快,如一头觅食地捷豹般,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便是将猎物弑于爪下。

“好快。”萧石瞪大了眼睛,他才刚准备发动攻击。

萧逸的双爪已经来到他胸膛前,狠狠一爪,将他的胸膛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豹形,如捷豹突袭,速如疾风,快若闪电,乃是形意拳中最适合短距离近身爆发速度的一式。

形意拳,乃是一门内外兼修的武学。

分五行十二式,劈拳、钻拳、崩拳、炮拳、横拳、龙形、虎形、鹰形、蛇形彼此间可互相融合或者拆分,交横错纵,复杂无比,可衍生出千百种打法,堪称博大精深。

而萧逸,作为形意拳宗师,不仅完全悟透了所有打法,更将其精炼成五种拳法。

这从千百种打法中衍生出来的五种,被萧逸誉为形意五绝。

分别为虎形、豹形、蛇形、鹤形,以及最强的升龙。

凭此五绝,他才做到了纵横地球,罕逢敌手。

虽只有凡境一重的微末实力,但凭借形意五绝,还是轻松地将萧杰与萧石打败。

“你想死吗?”萧逸双爪一撕,将萧石胸膛上的伤口划得更大。

顿时,汩汩鲜血从萧石身上流落。

“阿...阿...”萧石惊呼着,看着胸膛上不断流出了鲜血,感到身体虚弱外,还有一种对死亡的恐惧。

“我...我会死掉吗?阿...阿....”

“闭嘴,别叫得跟jiao春似地。”萧逸瞪了萧石一眼。

另一边,萧杰看着凄惨地萧石,也浑身哆嗦。

说到底,这两人只不过是温室中的花朵,哪里见过这等血腥地场面。

一旁地依依也是脸色煞白,不过更多地却是在关心着萧逸。

“哼。”萧逸收回了双爪,一拳将萧石轰到地面的萧杰身旁。

“别...别杀我们。”萧杰早就吓得腿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小....小废物,不,萧逸,我们是同一个家族的人阿。”萧石捂着伤口,求饶道。

他们明显从萧逸眼中看到了浓郁的杀意。

这一刻,他们能感觉到,面前的萧逸完全不像一个废物,反倒像一个手中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让他们心里发怵。

“别杀你们?”萧逸冷笑一声,道,“这些年来,你们抢我的修炼资源,现在还想我饶过你们?”

“不..不是阿。”萧杰哆嗦着反驳道,“萧逸,算起来,我们可是你的表哥阿,怎么会抢你的东西呢。以前我们是急着修炼,向你借一些罢了。”

“对..对对,借的,不是抢。”萧石也立刻说道。

“好,借的。”萧逸点点头,道,“那么这些年借的,也该还回来了吧。”

“还,我们一定还,只要你放过我们。”萧杰和萧石如蒙大赦,立刻说道。

“每人一万两,立刻还钱。”萧逸冷笑一声。

“一万两?”两人瞪大了眼睛。

“怎..怎么这么多。”萧杰吓了一跳。

“对阿,每个月的银两只有20两,丹药大概也就值30两左右,一个月顶天了也就50两。”

“一年600两....”

萧逸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打断道,“既然你们是借的,那不得收利息?利滚利你们没听过?你们从我8岁开始抢我的东西,到现在足足8年了。”

“才每人一万两,我算是便宜你们了。”萧逸冷笑道。

“额..这...”萧石和萧杰暗暗大骂,明明在诓我们,怎么感觉像我们占了好处一样。

“可是,我们拿不出一万两阿。”萧杰和萧石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心想自己拿不出那么多钱,萧逸也拿他们没办法。

“拿不出钱,那就去死吧。”萧逸双掌呈爪,面露无比杀意,直接朝他们要害袭去。

“不...不要...”

萧杰萧石看着萧逸那嗜血的目光,知道萧逸没有开玩笑,立刻求饶。

“先欠着行吗?”

“可以。”萧逸收回了手掌,笑道,“依依,取纸和笔来,免得这两个家伙赖账。”

“是,萧逸少爷。”依依点了点头,立马准备了纸和笔。

萧杰和萧石不甘地写下欠账单。

萧逸拿起欠账单,看着两人打得手指摸,满意地点了点头。

“滚吧。”萧逸道,“我提醒你们,账单已经写下了,欠债还钱,天公地道,你就是找家族长老也没用。”

“记好了,尽快筹够钱。我不管你们偷也好,抢也罢,筹不够钱,就等着我要你们的命吧。”萧逸冷冷地交待了一句,让两人离开。

其实,从一开始萧逸就没打算杀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还钱,自己能得到更多地好处罢了。

从记忆中得知,武者的修炼,可是一项极其耗费资源的事。钱越多,能得多的资源越丰富,修炼起来才更轻松,也更快。

萧杰萧石离开后,在萧逸的院子外绕了个圈,最终在一名少年面前停了下来。

少年长得丰神俊朗,但眉宇间透漏着一股阴鸷地冰冷。

“若寒表哥,我们失败了,那小废物不知怎么回事变得这么厉害了....”

萧杰萧石大概说了些事,却没有将自己写下欠账单的事说出来。

没有人知道,在角落中,萧逸正冷冷地盯着这三人。

以他的藏匿本事,除非有人走到他面前,否则,绝对发现不了他。

他早就猜到,今天萧杰和萧石的到来有些不正常,所以在他们两人走后,他偷偷跟了上来。

“果然,又是这家伙搞地鬼。”萧逸心中冷笑。

“最好别来惹我,否则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下地狱。”萧逸呢喃一声,而后离开了角落。

自始至终,萧若寒三人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