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偏执大佬怀里总有小撩精哭唧唧

偏执大佬怀里总有小撩精哭唧唧

公子夜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凛墨是商场上的神话,也是没有人敢惹,没有人敢质疑的活阎王。他性情乖张,杀伐果断,疯批起来连女人都不放过!直到他救下一个叫顾凌烟的女孩后,江凛墨的高冷霸道人设崩了,从此,他成了宠妻狂魔。他一直以为顾凌烟乖巧柔弱,离开自己就得被人欺负,谁成想,她居然是拥有多重身份的满级大佬!

主角:顾凌烟,江凛墨   更新:2022-07-16 0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凌烟,江凛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大佬怀里总有小撩精哭唧唧》,由网络作家“公子夜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凛墨是商场上的神话,也是没有人敢惹,没有人敢质疑的活阎王。他性情乖张,杀伐果断,疯批起来连女人都不放过!直到他救下一个叫顾凌烟的女孩后,江凛墨的高冷霸道人设崩了,从此,他成了宠妻狂魔。他一直以为顾凌烟乖巧柔弱,离开自己就得被人欺负,谁成想,她居然是拥有多重身份的满级大佬!

《偏执大佬怀里总有小撩精哭唧唧》精彩片段

“那小女孩呢!”

“老大,没找到……”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破黑夜的寂静。

为首的男人危险的眯起眼睛:“连一个小女孩都找不到,你们还能干点什么!难不成她长翅膀飞了吗!”

头目咬牙切齿的吼道:“给我继续找!”

手下红肿着脸低着头恭敬的道:“是,老大。”

屋内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鲜红色的血液在整个屋内流淌,形成了一滩又一滩的河。

十多具尸体横在地板上死相狰狞又恐怖,手下到处搜寻小女孩,头目暴躁的在屋内来回踱步,脚底不知踩了多少下尸体。

但他就像踩到了死猫死狗一样毫无反应。

手下打开衣柜将衣服一并扔出来,里面空空如也。

头目眼神恐怖:“楼下都是我们的人,苍蝇都飞不出去,这死丫头片子究竟躲哪去了?!”

“那人交代了,必须全杀光!”

顾凌烟藏在衣柜的夹层中透过缝隙,颤抖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血……

好多血……

她的家人被砍的全都倒在地上不动了……

头目盯着空荡荡的衣柜眯着眼睛若有所思,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他一步步的逼近,顾凌烟浑身僵硬吓到不敢动弹。

如果那个男人发现了她的藏身之处,她是不是也会像爸爸一样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艰难的爬了过来,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腿。

鲜血从她嘴里冒出来,她痛苦的祈求着:“求……求求……”

“砰-!”

不等女人说完男人一斧子砍了下去,女人瞬间躺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死不瞑目。

顾凌烟捂住嘴巴死死的咬住舌头,才没让自己发出尖叫,她吓到浑身冰凉眼泪止不住的流。

她看到男人的胳膊上纹着麒麟纹身,右手有个断指。

是他,是他杀了妈妈!

男人往女人身上吐了口口水:“真他妈晦气!”

“走!回去交差!”

“老大,小女孩不找了吗?”

“不找了!她不出来就放把火烧死她!”

“老大,你说那人为什么雇我们来杀顾家啊?这小女孩真惨,从出生就被父母秘密保护连名字都不得而知,死了也没人知道!”

“估计明天的新闻就是顾氏财阀被灭门,哈哈哈真刺激!”

“管他妈的!走,回去拿钱逍遥快活!”

汽油淋遍了满屋,一个打火机掉落在地上橘黄色的火焰瞬间燃起。

屋内重新安静下来,如死寂一般散着一股诡谲的气息。

顾凌烟推开衣柜的夹层板赤着脚跑了出去,脚丫踩在血泊之中溅了满身。

“妈妈……爸爸……”

“叔叔…婶婶…大伯…你们醒醒啊!”

“你们……呜呜呜你们醒醒啊!”

顾凌烟跪在血泊之中不停的摇晃着已经开始僵硬的尸体,声嘶力竭的哭着。

火越来越大,如同凶猛野兽带着吞食天地的恐怖疯狂席卷着每一处,所有出口全都被火海包围。

浓烟滚滚,顾凌烟剧烈的咳嗽着。

她看着被火海包围着死去的亲人,拳头死死攥住,眼中迸发出不符年龄的恨意。

她一定要活下去!

活下去,为死去的家人报仇!

顾凌烟跑到后窗口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

漆黑的车道上,一辆黑色的车平缓的行驶着。

“少爷,您休息一会吧很快就到——”

不等司机说完,一个重物猛地砸在了汽车玻璃上,顺着前盖滚落了下去。

司机吓了一大跳,后座上的男人抬眼,冷声问:“怎么回事。”

司机惊魂未定:“我下去看看!”

不出几秒,司机惊慌失措的跑回来:“不好了少爷!出人命了!”

男人下车走了过去。

只见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司机看向不远处在冒浓烟的别墅,震惊的道:“那……那不是顾家的房子吗!”

男人凝视着像一团火球的别墅,沉默的转身。

只一瞬间他的裤脚就被人攥住了,男人动作一顿,低下头垂下眸。

顾凌烟吃力的揪着他的裤脚,抬眼看着神色淡漠的男人,滑下一行泪。

她气若游丝:“救……救我……”

说完,顾凌烟便晕了过去。

男人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女孩,沉默了很久。

就在司机认为他会一如既往冷眼旁观一走了之时,男人居然蹲下身将她抱了起来。

司机瞪大眼睛:“少爷!她可是顾家的人!您不能救啊!”

男人一记冷眼,司机顿时噤声不敢说话。

上了车,男人用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顾凌烟被烟熏黑的小脸,倒也没嫌弃她身上的脏。

司机坐立难安:“少爷!您救下她会惹来大麻烦的啊!她很有可能就是顾家的千金!她不死他们不会放过她的!”

“是么?”男人抬眼,瞳孔散着危险骇人的光:“你不说,谁知道?”

“今晚的事烂在肚子里,不然你的命就会由我终结。”

男人冷冷的道:“顾家千金已死,以后她将会以新的身份活着。”

“她,我来养。”


八年后。

帝国学院。

“给我站住!”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老师衣衫不整的追逐着逃跑的女孩。

学生早已经放学回家,学院的长廊很长很长,一片漆黑中依稀亮着绿色的安全灯,显得格外诡异。

“我叫你给我站住!妈的小贱人居然敢跑!你等我抓到你,狠狠打死你!”

男老师从走廊上一边骂着一边跑了过去。

拐角处,顾凌烟看着远去的背影,趁机快速步入黑暗中。

走出校园,她回头看了一眼教学楼的方向,一双冷漠的美眸露出些许烦躁。

她本来是回学校取忘记的东西,没想到竟然碰到郑心诺和男老师苟且的场面。

还害得她跑了半个校园。

真是晦气。

顾凌烟一刻也不想多待,赶紧拦下一辆车离开了。

——

江家老宅。

顾凌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别墅后院。

她现在只想赶紧上楼洗个澡,忘掉那些辣眼睛的画面。

老宅后院非常漆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吱——”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种声音,似乎是鞋子踩在树叶上发出的。

顾凌烟猛地转身,立刻全身警觉:“谁——唔!”

不等说完,顾凌烟忽然被一股力量钳制住,然后,一抹柔软落了下来堵住了她的唇。

凉的厉害!

顾凌烟瞪大眼睛,开始挣扎着。

可是,男人的力气非常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甚至直接将她带进了一旁的杂货间!

空间瞬间变得逼仄,男人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让顾凌烟一震。

是他……不会错。

她认识他整整八年,对他,她再熟悉不过了。

顾凌烟压低声音:“墨爷……你清醒一点!我是顾凌烟!”

男人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将她推倒在地,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像个猛兽。

顾凌烟用力抵着他的肩膀,“墨爷,你看清楚我是顾凌烟!我们不能这样!”

男人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敏感地带,顾凌烟控制不住的颤栗着。

墨爷前些天不是刚发病么,怎么又发病了?

甚至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严重!

漆黑的夜,凉如水。

纵使顾凌烟有再大的力气,也无法挣脱男人的牢笼。

她就在这样的夜晚里,被他给狠狠的占有了!

好痛啊……

男人非常猛,反反复复的折磨差点搭上顾凌烟的小命。

一切结束后,顾凌烟像个残碎的破布娃娃。

她艰难的穿好衣服起身,腿软的差点跪在地上。

顾凌烟一瘸一拐,从杂货间出来。

她知道墨爷发病后醒过来不会有任何记忆。

所以,只要她隐瞒下来,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至于……

顾凌烟看了眼别墅四周的夜拍摄像头,眼底划过一道冷光。

进了别墅内,顾凌烟换了鞋子打算上楼泡个澡。

她现在全身都不舒服。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江家的千金大小姐,江凛墨的堂妹江月。

江月抱着肩冷冷的质问道:“回来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顾凌烟不理她,径直上楼。

她现在难受的要死,什么心情都没有。

江月拦在她面前,不悦的道:“顾凌烟,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真以为在江家老宅住着就是大小姐了?”

“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哥在八年前把你从福利院火灾里救出来的可怜虫!要不是我哥你能进江家?你给江家提鞋都不配!”

江月犀利难听的话如数进了顾凌烟的耳朵,但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冷漠的,孤傲的凝视着江月,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

江月看着顾凌烟一如既往目中无人的样子,气得咬牙,狠狠推了她一把:“说!这么晚回来你去哪了!!”

“你不说,我就去告诉妈妈说你不学好到处鬼混!把你赶出江家!”

一个出身低贱的人,竟然也敢如此高傲!

究竟是谁给她的资本!

顾凌烟被推的向后踉跄一步,腿间的疼痛更加强烈。

“那你就去说,谁拦你了?”

顾凌烟眼底涌起一抹寒,扯唇冷笑:“既然你都说了,我给江家提鞋都不配,那你一个大小姐有必要跟我浪费时间?”

“我累了,没空和你玩过家家,麻烦滚一边去。”

顾凌烟用力撞开江月肩膀,大步上楼。

江月被撞的猝不及防,差点摔到地上。

她捂着发疼的肩膀,气的吼道:“顾凌烟!你竟然敢撞我!你给我站住!”

上了几个台阶,顾凌烟被江月的嗓门吼的转身,不耐烦的道:“能别吼了么?像个尖叫鸡一样!”

“你!”

江月脸色难看:“顾凌烟你给我站住!我要掐死你!”

顾凌烟扭身离开,把她的话直接当放屁。

江月强行咽下怒气,冷冷一笑:“顾凌烟,别高兴的太早,很快就有你受的了!”

很快,她就要让顾凌烟滚出这个家!


顾凌烟关上房门上锁后,脱了衣服去浴室。

浴室的全身镜中,女孩玉体上的痕迹触目惊心。

顾凌烟将自己浸泡在浴缸里,疼痛感依然没有减退。

她蜷缩在角落里闭上眼睛。

八年前顾氏财阀被灭门事件闻名天下,当时各大新闻报道的图片,满满的都是血淋淋的被打了马赛克的恐怖。

被江凛墨救下的那一刻开始,顾凌烟就是为复仇而活。

当时她被江凛墨带回江家之后,顾凌烟才知道他就是江家的大少爷,刚上任的江家家主,人人尊称墨爷。

在整个帝国就是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存在。

江凛墨为了掩盖她是顾家千金的真实身份让她继续活下去,对外界宣称她是他在福利院着火时救下来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江凛墨为什么救她养着她,但如果没有他,也没有现在的顾凌烟。

在江家住的前两年,江凛墨忙到几乎见不到他人影,而且他的身份会树立很多敌人,所以他不能对她表面有太多关心,这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

所以也给了江家人趁机欺负她的机会。

江家人非常排外,尤其是没爹没妈还要白吃白喝的孤儿。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管武,江凛墨的秘书。

顾凌烟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喂。”

“顾小姐,你见到墨爷了吗?”

顾凌烟下意识的夹紧双腿,腿间的疼痛提醒着她不久前发生的一切。

她强忍内心慌乱:“没见到,怎么了?”

管武说:“墨爷发病了,我找不到他了!”

顾凌烟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你多派些人手找找吧,找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

挂断电话,顾凌烟的脸颊滚烫通红。

她如果告诉管武江凛墨的位置,那她和江凛墨那个的事情也会暴露。

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和江凛墨发生了关系……

经过八年的时间,在她心里,江凛墨是个无人替代的存在。

她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能和救她到长大的江凛墨发生关系。

这太荒唐了!

以后还如何面对江凛墨?

但是只要她瞒着,就不会有人知道!

江凛墨有轻微的狂躁症,一旦发病就是个魔鬼,但只要他恢复理智,他发病后的事情就会忘的一干二净。

因为他的狂躁症发作会出现短暂的失忆。

江凛墨醒来后会忘记和她发生的一切,而她只要当做无事发生,那她和江凛墨的这段关系也会不为人知。

洗完澡出来,顾凌烟还是很不舒服。

她回想起那会的江凛墨,如魔鬼一样的把她给拆吞入腹狠狠的要着,根本不顾她死活。

江凛墨发病起来可真不是人!

就在顾凌烟心中不痛快时,管武又打来了电话。

“顾小姐,你回老宅了是吗?”

顾凌烟这会头有些晕:“嗯,怎么了?”

“我找到墨爷了,他就晕倒在老宅的后院,我请来了私人医生做了检查后,他已经清醒恢复了理智,现在墨爷要去见你呢。”

“见我?”顾凌烟眼皮一跳。

江凛墨住在碧水湾,并不住老宅,他恢复理智后难道不应该回家吗?

大半夜的来找她还是第一次。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的。

江凛墨应该是有别的事情找她。

顾凌烟站在镜中看着满身红痕的肌肤,将自己裹了又裹,觉得没有一丝破绽后才满意。

她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脸很红,怎么回事?

大概,是因为刚洗完澡的原因吧。

江月被顾凌烟撞到了肩膀正在委屈的跟周海慧告状,正在这时,别墅的门打开了。

男人穿着一身黑走了进来,气场压迫冷气遍野,一张妖孽众生的脸却冷骇的令人头皮发麻,让人敬畏远之。

不作言语却不怒自威,一经出现就有一种强势性的吸引力,引着所有人去注视他,然后眼睛彻底被他那张惊为天人的俊颜所占据。

他就是江家家主,在帝国呼风唤雨的男人,江凛墨。

二十岁便掌管江家,二十一岁便将位置坐的稳又牢,让所有人都敬佩又恐惧的男人。

传闻他手段残忍,杀人如麻。

又传闻他除了是江家家主,还有其他神秘身份。

江月噌的一下站起来,像看到救星:“堂哥!”

江月跑过去哭着说道:“堂哥你终于来了!你都不知道顾凌烟那丫头有多欺负人!她竟然打我!你看啊!我的肩膀都红了!”

周海慧无比气愤的道:“顾凌烟这孩子真是无法无天了!必须把她赶出江家!这么多年一直欺负小月,我真是忍无可……”

江凛墨不给周海慧说完的机会,推开碍眼的江月大步上楼。

根本不把娘俩放在眼里。

江月被推的差点没站稳,不敢相信的瞪着江凛墨的背影,纵然心中气愤再多,但这时也不敢发火了。

虽然江凛墨是她堂哥,但她却超级害怕他。

因为她见过江凛墨发病的样子,恐怖到六亲不认!

房门被敲响时,顾凌烟正在电脑键盘上迅速敲着令人眼晕的代码。

她黑了学校的系统查了一下,今天学校的监控在检修,所以全部停用了。

很好。

那么这一切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