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我成功截获了战神夫婿

穿书后我成功截获了战神夫婿

南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沈思颖是古武大师的一个小弟子,原本正在举行比武,一场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改变了她的命运。再度睁开眼帘,她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成为了当朝小公主。原主身份尊贵,有一大帮家人宠爱,夫君乃是那位权势滔天的战王。不过原主命运不济,因为遭人陷害而一命呜呼。沈思颖没有别的愿望,只想保住小命……

主角:沈思颖,闻人宇   更新:2022-07-16 0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思颖,闻人宇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我成功截获了战神夫婿》,由网络作家“南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沈思颖是古武大师的一个小弟子,原本正在举行比武,一场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改变了她的命运。再度睁开眼帘,她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成为了当朝小公主。原主身份尊贵,有一大帮家人宠爱,夫君乃是那位权势滔天的战王。不过原主命运不济,因为遭人陷害而一命呜呼。沈思颖没有别的愿望,只想保住小命……

《穿书后我成功截获了战神夫婿》精彩片段

上京,安东三十,夏夜,微凉。

沈思颖坐在二楼的窗户茶室,左手端着茶杯,目光紧紧的盯着街道生怕错过什么东西。

无数复杂陌生的记忆向她涌来,她原本只是一个古武大师的小弟子,本来他们一行人在准备参加比赛,不知道那个狗贼居然放了一把火,等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到,她穿到她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里,那个炮灰‘前’妻沈思颖身上。

沈思颖贵为当朝小公主,父母是当今的帝后,哥哥更是当朝太子殿下,外公更是当朝文官领袖的丞相爷,身份可谓是尊贵无比。

而她作为最受宠的小公主更是嫁给了当朝的战神闻人宇,身份权势无人能及,可正是这样的一国公主,最后却被人诬陷谋害将军,不堪百姓侮辱上吊自杀了。

也不知道该说她可怜还是该骂她愚蠢。

而今天正是书中男主出事的日子,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不能让他出事,

所以一早她就在这个地方等着了。

夜,渐渐的深了,店家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准备关门休息。

“公主。”丫鬟青丝担忧的看着自家公主,不知道她在等什么。

沈思颖朝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青丝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马蹄哒哒哒的声音,很快一匹红棕色的马儿,马背上还托着一个身穿黑色劲服,脸上带着一个白色蝴蝶面具的男子,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上。”

只听见咻的一声一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箭笔直的射在马蹄上,只看到闻人宇顺势滚了一圈,浑身上下丝毫不显狼狈。

就在这时不知道到从什么地方冒出几个黑衣人,他们手拿长剑朝他冲了过去,闻人宇避无可避,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剑于他们厮打在一起。

长途跋涉早已疲惫不堪怎么可能是那群黑衣人的对手,渐渐地闻人宇开始落了下风。

沈思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男主肯定会受伤,于是她抽出自己藏在自己腰间的,软凌,随后一跃而下加入了战局。

沈思颖挥舞着手中的软凌把一个悄悄靠近闻人宇打算搞偷袭的男人摔飞,而后她神情不悦的看着他,美眸中满是怒火。

“你要是想死就过一边去,别拉我下水。”

一想到他死在这里的话,明天一早这京城就会传她买凶杀人的事就感到头疼不已。

要是为了能好好的活着,她才懒得管他的死活。

闻人宇死死的盯着眼前几个

蒙面人,他们从自己入关就一直跟着自己,直到入京才动手目的究竟为是为了什么?

他小心翼翼的大量这对面,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是来帮自己的,至于为什么会帮他,得等他逃出去后才能问清楚

“臭丫头,这事与你无关,识相赶紧滚。”黑衣人看她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态度变得嚣张起来。

沈思颖看了闻人宇一眼,只见他脸色苍白,腹部好像还能看到暗红色的血迹,看样子是受伤了。

沈思颖暗暗感到不妙。

闻人宇迷迷糊糊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女人蒙着脸看不清他的面容,声音却格外的熟悉,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们举起剑来,一步一步的朝他们两人靠近。

沈思颖小心的打量着四周,寻找突围的机会。

就在这时闻人宇捂着胸口,一口黑血吐了出来,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该死。

沈思颖不在藏拙,袖子里甩出一早就藏好的粉末,带着闻人宇离开了这里。

沈思颖扶着他躲一个黑巷子里一户人家中,青丝打开门带着大夫走了进来。

今晚发生的一切让她打开眼界,她从未想过公主居然会武功,而且好像还不弱的样子。

青丝一脸崇拜的看这个她,竟让她有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她清了清嗓子。

“青丝等会想办法把他弄回府中,对外宣称累晕了,明天一早我在亲自进宫。”

沈思颖凝眉,原著里只说了原主因为这事被诬陷,而这事是怎么传出去的,以及闻人宇为什么会半夜入京却只字未提。

正所谓将在外,无召不得私自入京。这万一拿这说事,不止闻人宇就是她这个小公主怕也是做到头了。

沈思颖越想越害怕,于是她连夜入宫,把送闻人宇回府的工作交给了青丝。

第二天,天刚蒙亮闻人宇便醒了过来,他看着这陌生的地方,脑子里回荡着自己晕倒之前最后的一幕。

他这是被人救了?

“将军,你醒了?”青丝看到醒来的闻人宇,悬挂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你是?”

“奴婢是思颖公主的贴身丫鬟青丝,您现在在公主的房里,有什么事叫奴婢就好。”

“她....”怎么没看到沈思颖?

“昨晚公主把将军安置好后,就着急忙慌的连夜入宫面见圣上,提前告知将军遇刺的消息。”

闻人宇微微一愣,没想到她竟然还有如此心细的一面。

这次他进京主要还是为了边关线报不得不私自进京,没想到居然会在天子脚下遭遇埋伏,幸好得救了,不然一家老小只怕得受他连累了。

思及此他不免感到有些害怕,他想了想而后再次开口问道:“昨晚…”

“昨晚公主起夜偶然听到后门有动静,叫来奴婢查看,发现将军躺在门外于是叫来下人帮忙,把你搀扶回院中叫来大夫。”

青丝神色不变,一五一十的把沈思颖交代给她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闻人宇紧盯着她,却没能从她的表情当中看出任何东西。

就在这时慕容云微闯了进来,她扑倒到他的身上哭哭啼啼的说着:“宇哥哥你没事吧,要是你有什么事的话我该怎么办。”

呲,闻人宇被她这莽撞的行为撞得龇牙咧嘴的,他沉重的喘了一口气,虚弱的说道:“云微,你要是在压着我没事也得有事了。”

听到她的话慕容云微这才起身,看到他胸前被鲜血染红的裘衣,眼泪再次哗哗的掉落,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闻人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慕容云微13岁的时候父母双亡,被他的母亲慕容清接过来抚养,一起长大,可以算是青梅竹马。

慕容云微抹了一把眼泪,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沈思颖的身影,于是不解的问道:“嫂嫂怎么没有陪在宇哥哥身边伺候着?”

“公主有事,将军,表小姐有什么事跟奴婢说就好。”

她在怎样也是当朝最得宠的公主身边一等婢女,她伺候和公主伺候又有什么不同。

“嫂嫂好在歹是宇哥哥明媒正娶的妻子,相公生病,妻子不在相公身边伺疾,四处乱跑这算哪门子的妻子?”

“云微,慎言。”

沈思颖堂堂公主之尊,千金之躯,怎么可能屈尊来照顾他。

“既然嫁人了就该守身为妻子的本分,你都这样了她还四处跑,她算什么妻子。”

“谁说本宫没照顾将军的?”


一袭金黄色的长裙,裙摆上绣着多多娇艳的牡丹,腰间别着金丝白玉丝带,吹弹可破的肌肤,脸颊粉粉润润的红霞犹如天边的云霞一般。

她双眼无神,眼底一片乌青很是疲惫,明显一整晚没有休息了。

“本宫昨夜安置好将军之后便连夜入宫秉明情况,不知如此解释表妹可明白否?”

“我…”慕容云微一时语塞,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公主。”闻人宇挣扎着想要起来,沈思颖赶忙走过去扶他。

“将军安心,事情我已经替你向父皇秉明,等你伤势好些再入宫向父皇说明吧。”

闻人宇点了点头。

青丝见状端起一旁的药给沈思颖递了过去。

沈思颖接过药碗试了试温度,这才递过去给他。

闻人宇看了他一眼,只见她嘴角含着笑意,满脸期待的模样。

让他不自觉的接过药丸,一饮而尽。

看到这一幕慕容云微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眼,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沈思颖看着空荡荡的,药碗满意的笑了。

“将军做事没有什么事,我先回侧房休息了,青丝就在门外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叫她。”

“嗯。”闻人宇淡淡的,点了点头。

见他回答之后,沈思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朝偏房的方向走去。

没过一会屋里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他低着头半跪在床边。

“是末将保护不力,请将军恕罪。”

来人正是闻人宇手下得力干将苏衡,前些日子,两人兵分两路分别从墨城出发到京城汇合。

两人本来一早已在城外的客栈汇合了,于是沈靖天则让他守在暗处,由他吸引敌人的视线。

可没想到那天晚上苏衡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居然没有守在暗处,以至于他被那些蒙面人刺伤。

“不必如此。”

“有一事属下感到特别的奇怪,不知当讲不当讲。”

闻人宇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当天属下截获一只信鸽,而信鸽恰好是从将军府里飞出来的。属下认为…”

府中有内鬼,这内鬼极有可能是公主沈思颖,毕竟公主当初不愿嫁给将军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猜测,没事实质证据,故而苏衡没把话完全说出口。

“不是她。”闻人宇非常笃定的说道。

“为…”因为公主救了将军?

“不是因为她救了我。”是因为就在刚刚,他亲眼看到沈思颖身上披着的那根丝和昨天晚上救他的女人使的武器很像。

虽然她用的武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绸带,寻常人家都有。能把绸带当做武器绝对需要极强的内力。

然而他昨晚并没有感觉到那个女人的身上有内力,巧的是沈思颖身上也没有内力的波动。

既有同款绸带,又同样没有内力,他觉得这世上不存在那么巧合的事。

这个才说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苏衡看了闻人宇扶着他走了出来。

只见沈思颖一身里衣,身披一件杏色披风,他就静静地站在那儿,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梅花,遗世而独立。

“说是谁派你来的?”

“公主奴婢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非要把我抓起来。”那名丫鬟跪坐在地上,大声的喊着。

她把头低得很低,完全不敢抬头看人,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脸色异常的惨白,慌张。

“还需要我告诉你为什么?”

沈思颖冷哼一声,把桌上摆着的信封直接甩到他的脸上。

“告诉本宫,这信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沈思颖目光冷冽的扫过她的身上,嘴角微微上扬,眼眸满是讽刺之意。

幸好她在睡觉之前,就提前安排人在这四周藏着,不然只怕凭这一封所谓的雇凶杀人的信,这罪名定时狠狠的扣在自己身上百口难辨。

“奴婢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丫鬟低着头,额头不断的冒汗,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板上。

“人赃俱获,还要狡辩?”

“我…”

她嘴巴动了动,仿佛有什么掐住脖子致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谁让你把这个东西放在我房里的?”

“公主你就杀了我吧,我是死也不会告诉你的。”丫鬟抬起头满脸不屑的看着沈思颖,眼眸中看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犹如死士一般。

死士!

对于这个大胆的猜测沈思颖脸色更是变得难看起来,自己院中居然有死士的存在,那不相当于把命交在别人手里一样?

“你就不怕本宫请你把这老李的所有酷刑,全部都藏过一遍。”沈思颖威胁着他,希望能从她嘴里撬出一丁点有用的东西。

“呸,做梦。”

说着她死死的瞪着沈思颖嘴巴微动不知道在做什么,下一秒噗的一下,一口鲜血,从她的嘴巴里喷了出来,而后那名丫鬟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如此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四处散开。

沈思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便被一个人用手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遮挡住她的视线。

“苏衡把人带走。”闻人宇沉声冷漠的说道。

“是。”苏衡双手抱拳领命,然后叫了另外两名侍卫把丫鬟的尸体给抬了下去。

现场被清理干净之后闻人宇这才松开他的脑袋,是略含歉意的说道:“多有得罪。”

“无事。”

沈思颖看着周围丫鬟满脸惊慌的模样,瞬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丫鬟死去的模样,从她们的反应以及苍白的脸色当中能看出那个丫鬟死的挺惨的。

闻人宇嫌弃地上掉落的信件,随意的看了一眼之后,把它撕个粉碎。

对于他的举动,沈思颖我以为挑动眉头,略带好奇的口吻问道:“将军,不怀疑本宫?”

“你不会,不是吗?”闻人宇嘴角微微上扬,那笑容当中仿佛带着一抹信任的感觉。

他的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让沈思颖心情变好过了不少。

你不会,不是吗?这句话,仿佛像是有魔力一般不停的在她耳边回荡。

沈思颖傲娇的看着他,脸上满了是小女孩的娇羞。

“将军如此信任,不怕幕后凶手真是本宫?”

听到她的话闻人宇忍不住噗嗤一笑,他的回京事先并没有通知任何人,公主不可能得到消息。

其次,她腰间的那块丝绸泄露了她的身份。

如果说那块丝绸是一块普通的布匹,需要极其深厚的内力,那么天蚕丝做的丝绸只要有舞蹈功底再加一点花拳绣腿,绝对能和那个女人一般。

这天蚕丝极其珍贵能有那么大一块,除了眼前这位,这世上怕是找不出第二位。

“若公主是那幕后之人,本将军愿意死在你的手上。”

沈思颖看着他那认真的神态,不像是在说慌。

心砰砰直跳,仿佛下一秒能从胸腔跳出来一样。

这一幕,恰巧被路过的慕容云微看在眼里,她愤恨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宇哥哥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


自那天府中查出眼线之后,闻人宇这家伙就直接在她的院子里住下了,美其名曰身体虚弱,府中眼线还未清除,需要互相照顾。

除此之外还老说一些没羞没臊的话,惹得她面红耳赤。

害得她堂堂一国公主爬墙,观赏景色。

战神将军府位于东道大街正中央处,从墙上能看到不远处的商贩和来往的行人。

啊!好想出去玩啊。不管是穿书前,还是穿书后,他都没见过集市是什么样子的。

沈思颖撅着小嘴满脸的向往。

她转过头对一旁神色担忧,四处张望,满脸做贼心虚的青丝说道:“青丝下次你让工匠在这修个台子,我就不用爬着那么累了。”

“公主!”

青丝看着她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反而满脸兴奋的神态,心情瞬间掉到了谷底。

“公主这事要是让将军知道....”只怕他们还不容易暖和起来的关系会掉到谷底吧?

又是他!

沈思颖满脸不高兴的看着青丝,娇声娇气地说道:“你是谁的丫鬟,站在哪头的?”

她穿到这个鬼地方好几天了,天天闷在这将军府里,每天看到的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人。

是在是闷得啊!

“公主,你爬在上面干什么?”

闻人宇站在下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好不容易把那些眼线全部拔出干净,入宫圣上秉明情况,趁着有些空挡来看看她,她倒好爬到墙上看热闹去了,一点公主的模样都没有。

闻人宇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吓得沈思颖一机灵,差点从墙上掉了下来。

果然白天不能说人坏话。

沈思颖尴尬一笑,傻傻的回答到:“看风景啊。”

“当当一国公主爬在墙上,成何体统。”闻人宇眉头紧皱,神情有些不悦。

沈思颖不悦的撅起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天天呆在将军府里好无聊啊。”

又没人陪她,整天都是奴婢不敢,公主不行。在这样憋下去,人都要憋疯了。

闻人宇听到这喊着撒娇的语气内心不自觉的柔和了,他神情放松温柔的说道:“下来,我带你入宫。”

沈思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这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心了,居然要带她入宫?

“今晚是宫中家宴身为公主的你确定不去?”

家宴?

啊,她想起来了好像确实是有那么一回事,只不过原书中原主受辱自杀了,家宴便没有举行,现在她穿过来了,没有受辱没有自杀,家宴自然是正常举行了。

想到这,自己前世虽是个现代人,但时常跟父母住在离城市很远的地方,皇宫是什么样子的她还真没见过。

“你真的会带我去?”沈思颖笑嘻嘻的看着他,神色有些讨好的意味。

“当然,如果你还继续呆在上面的话我可就先走了。”说着他作势离开。

“等下。”

沈思颖看

了一眼地面吞了吞口水,两眼一闭从墙上跳了下来。

就在这时只听见耳边传来一阵风声,瞬间她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淡淡的柠檬香传到她的鼻尖,沈思颖睁开眼睛只见闻人宇的巨大的脸庞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双手紧紧的抱着沈思颖的腰平稳的落在地上。

沈思颖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闻人宇铁青脸色,一言不发。

“将军...”

嘤嘤嘤....好吓人啊。

闻人宇把她放了下来,天知道看到她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的时候自己的心跳,跳得多快嘛。

沈思颖往后退了一小步,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去换衣服了。”说着准备就这样离开,谁知闻人宇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我就那么让公主感到厌恶?”

哈?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

闻人宇看到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事,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罢了,你赶紧去换衣服,我在门口等你。”

说着他率先转过身离开,途留沈思颖呆愣在原地。

这人好奇怪。

“还不走?”闻人宇转过身半威胁着。

我,算了…

沈思颖小跑着跟了上去,没一会两人便出现皇宫里。

这是沈思颖第一次来到皇宫这种地方,哪怕是在原世界也都没有去旅游过,想想自己前半生还真过得有点‘惨’。

沈思颖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金碧辉煌,反而有一种安谧优雅之感,白砖玉瓦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晶莹。

走过一个小桥,桥的对岸中的苍劲有力的竹子,竹边他有几颗刚刚冒出土的嫩笋。如果这些嫩笋拿来做成菜那绝对好吃,想着沈思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心想着等会自己一定要把这几根嫩笋给带回去,拿去做个酸笋好像也挺不错的。

闻人宇看着在一旁东看看西看看的沈思颖,感觉貌似他的心情挺不错,于是没有打扰她就这样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闻人宇。”一个声音非常有磁性的男人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闻人宇转身双手抱拳,恭敬地向他行礼“臣,见过太子殿下。”

“都是一家人,别那么客气。”

来人正是原主的亲哥哥沈靖天,沈思颖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并没有打算前去攀谈。

心里总默默的盘算着,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几都嫩笋给挖走。

“沈思颖…”沈靖天故意拉长声音,可后者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径直的朝着那几颗竹笋的位置走去。

“沈思颖你个死丫头。”

沈靖天以为还在生自己的气,张牙舞爪的向前,想要把她抓起来吊打一顿。

都说兄妹之间没有隔夜仇,这都过去了多久了。

“将军,如果我把这里刨了不会被抓吧?”沈思颖转过身来兴奋的看着他。

就在她把这话说完之后,她在注意到闻人宇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而那个人还是自己的亲哥哥,当今太子沈靖天。

沈思颖嘿嘿的傻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磕磕巴巴的说道:“那啥,太子哥哥,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

转过头脸色瞬间变得遗憾起来。

小笋笋啊,勾得我心痒难耐,刨回去加工又是几碗饭。可惜了,可惜了…

“沈思颖身为公主居然想把父皇这翠竹给刨了,你该当何罪?”沈靖天不知道嫩笋能吃,只知晓东西长大之后就是竹子,以为沈思颖只是想挖回去种院子里。

“嘿,太子哥哥你这话说的可就没道理了。你看见我刨了吗,没有吧。”

就算我想刨,难道我还不能悄悄的刨吗?

“有这个想法也不行。”沈靖天想了想最后憋出了那么一句,没有气势的话来。

“所以我这不是问了吗,我刨自家的地方会怎样?”

这…

刨自己地方好像没什么大毛病…

“太子哥哥,你看我就想要这几颗嫩笋,要不你帮我挖了,我和将军给你望风怎样?”沈思颖笑容满面,一脸讨好的看着他。

“太子哥哥颖儿知道你最有本事,最帅气了。”沈思颖笑眯眯的看着他,边不停地给他说一些有的没的彩虹屁。

他真的有那么好?

“太子哥哥,你看颖儿不过就是想要几颗笋而已,有我们两个给你放风绝对不会有事的。”

沈靖天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在做剧烈的挣扎,一边是守护

父皇的竹子,一边是亲爱的妹妹央求。

闻人宇站在两人的身后,一言不发,默默的退了一步开给兄妹两人一点空间。

“太子哥哥…”沈思颖小脸一皱瞬间变成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要是真被父皇看到,你就告诉父皇是颖儿要挖的,太子哥哥只是给颖儿帮忙。”说着她耷拉着小脸一副舍生取义的模样。

沈靖天看着他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瞬间心软。

“好嘛,那你们帮我看着点。”

“嗯嗯。”沈思颖赶忙点了点头生怕他不答应。

沈靖天无奈的掀起衣摆蹲坐在那里,慢慢用双手挖起笋来。

闻人宇看到沈靖天最后真的蹲下来挖笋,默默的转过身不去看他。

“太子哥哥加油,加油。”她双眼紧盯着沈靖天的位置,脚却慢慢的朝闻人宇的方向退。

她悄悄的走到闻人宇身旁小声说道:“我们躲起来。”

躲起来?为什么?

闻人宇疑惑的看着她,只见她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能穿明黄色衣服的

除了当今圣上,就只有眼前这个蹲着挖笋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