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盛世枭雄

重生之盛世枭雄

户口未申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从盛世枭雄沦为摆地摊的小贩,杨圣飞一点都不后悔!前世,他身份尊贵,是名副其实的成功人士,可内心的遗憾却一直无法抹平。有幸重生后,他看着好端端出现在眼前的妻女,不由得喜极而泣。这辈子,杨圣飞决定痛改前非,发誓要为妻女撑起一片天,如果有人胆敢触碰他的底线,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主角:杨圣飞,白薇薇   更新:2022-07-16 0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圣飞,白薇薇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盛世枭雄》,由网络作家“户口未申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盛世枭雄沦为摆地摊的小贩,杨圣飞一点都不后悔!前世,他身份尊贵,是名副其实的成功人士,可内心的遗憾却一直无法抹平。有幸重生后,他看着好端端出现在眼前的妻女,不由得喜极而泣。这辈子,杨圣飞决定痛改前非,发誓要为妻女撑起一片天,如果有人胆敢触碰他的底线,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重生之盛世枭雄》精彩片段

杨圣飞头脑昏昏沉沉的,眼睛睁开以后看到的是一个水坑旁边。

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将自己这一生走完了。自己年迈的妻子日夜守在自己床头,子孙挤满了豪华的病房。

病床旁边都是一些知名医生,医生束手无策的摇着头。

紧接着死亡来临之时的一刻,他的元神出窍以后,自己的灵魂则像是被指引着,向着远处的一道光飞去。

杨圣飞的感觉是这么的真实,真实到这一点都不像是一场梦。因为记忆是如此清晰,点点滴滴就像是记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记忆。发生过的任何事情,和任何周遭的人物名字这么的清晰,他都能想的起来。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朝着记忆中的家走去。

这是繁华城市里的一处破旧老公房。

站在门口,杨圣飞用力睁了睁眼睛,他意识到自己不是死了,而是是重生了。

裤子口袋里掏了一下,拿出了半包劣质香烟,杨圣飞点燃了一支,猛地吸了几口。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努力的转动着有些生锈的门锁。

房门很用力才能打开,这个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昨天一样。

开门以后看到一个孩子正在吃着廉价的饼干。这个女孩正是自己的女儿杨思依。本该上学的女儿,这时一个人在家里。杨思依今年刚满四岁,她比同龄人要娇小的多,很瘦弱。有些发育迟缓,医生检查了一下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只是长期营养跟不上导致的。

自己能再次见到女儿。瞬间眼泪就充斥了眼眶。这是他最疼爱的女儿。

几十年前的一天,他正在外面打牌,警察局打来电话,他家里发生了大火。妻子和女儿在大火中葬身,这是他始终无法忘记的伤痛。

“爸爸!”杨思依看见杨圣飞回来,依依开心的从地上用手撑了起来。

杨圣飞一把抱了起来。小家伙身上穿的衣服已经十分破旧。嘴唇有些干裂,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喝水了。

“爸爸我口渴。”嘴角沾了饼干屑的杨思依奶声奶气的说道。

“爸爸给你去倒水。”说完杨圣飞寻找水壶,可是水壶里没有水,他找到家里唯一的热水瓶,同样水瓶也是空的。

“妈妈呢?怎么不在家里?”

杨圣飞一边提起热水瓶,打算烧水。一边问道。

“妈妈说让依依自己呆在家里别乱跑,依依可听话了。我没有乱跑。爸爸吃饼干。”女孩拿起一块饼干递到自己面前。

杨圣飞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眼泪瞬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将热水插上。转过身努力擦拭着泪水。

“爸爸不想吃,依依吃。”

“爸爸你怎么哭了?”小女孩看见杨圣飞擦眼泪的动作,不禁问道。

“爸爸没哭。”杨圣飞转过身对依依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随后一把抱起依依,嘴里轻声的说道“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爸爸你对依依最好了,依依最爱你了。”说完依依在杨圣飞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口水浸润了杨圣飞的脸。

“爸爸也最爱依依了。”

“爸爸,你别和妈妈再吵架了。依依不去上幼儿园了,你们不要吵架了,”

这句话让杨圣飞想起来自己当初的样子。

熏酒赌博,整天不干正经事情。输完了钱就找老婆要钱,没有钱就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拿出去卖掉。老婆只要阻拦就疯狂的发酒疯。

就在那场大火的前一天,妻子白薇薇就为了女儿上幼儿园的事情,和杨圣飞大吵了一架。

杨圣飞把白薇薇攒的上幼儿园的钱全部输掉了。

无助的白薇薇打了杨圣飞一巴掌,为此,杨圣飞那天便离家出走。出去和狐朋狗友赌博去了。

依依只有四岁,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明显已经比同龄的孩子懂事的多。

虽然她也喜欢上学,但是看到父母为了自己上学吵架,她认为都是自己的原因。

女儿的话深深的让杨圣飞痛心,同样是最美好的年纪,依依承受了其他小朋友没有承受苦难。

“相信爸爸,我明天就送你去上幼儿园。好不好?”

“真的吗,可是我怕妈妈又和你吵架,妈妈说你没有钱。爸爸,依依不上学了,我不想你们吵架。”

“放心吧依依,爸爸有办法赚钱。也不和妈妈吵架了。”杨圣飞一脸认真的说道。

“说话算话,不许骗人,我们拉钩。”说完,小姑娘俏皮的伸出小指。

杨圣飞一脸认真的也伸出小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这时候,破旧的大门传来声响,杨圣飞看到来人,身体不由得一紧。

门口站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妻子白薇薇。这时候的白薇薇一身职业装,长发披肩,很明显的白领打扮。脸上劣质的化妆品将本就样貌出众的她,衬托的更加妩媚。

只是长期的高强度工作,让她略显疲惫的身躯,看上去非常憔悴。

杨圣飞记得白薇薇平时不怎么化妆,今天这装扮,显然和平时不同。尤其今天脸上打了腮红,显得有些许清秀和可爱。

这时候的白薇薇脸色严肃,没有一丝笑意。让人有种不敢接近的感觉。

就是她,第二天用一把大火,把这个家给点燃,自己和依依在这场大火中葬身。

杨圣飞后来回忆起来,并没有责怪过白薇薇,因为她对自己的失望已经到了极致,对生活失去希望。

这是他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和最痛苦的回忆。

杨圣飞回忆起这起惨剧,每每都会留下悔恨的泪水,白薇薇当年到底是对自己多失望,才会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把依依一起带走。他想不明白,他不能理解。

依依看到白薇薇手上提着的打包盒,飘散着一阵香气。

这是孩子最爱吃的炸鸡的味道。虽然价格不算太贵,但是平时白薇薇都舍不得买给依依吃。

杨圣飞看着白薇薇,此时的白薇薇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瓶,瓶子里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用来点火的汽油。

泛黄的颜色和这个饮料瓶格格不入。见杨圣飞盯着水平,白薇薇下意识的将瓶子藏在了身后,随后到厨房将瓶子放在不起眼的地方。

等白薇薇出来以后,瓶子已经不见了。依依看到了白薇薇手上提着的打包盒,高兴的挣脱了杨圣飞,兴冲冲的跑到白薇薇身边。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妈妈,一边眼睛盯着塑料袋:“妈妈,这里面是什么好吃的?”

“这是你最喜欢的炸鸡。”白薇薇露出一丝笑容,但是看的出来她心里在想着一些什么事情。笑容并不自然。甚至有些难看。

“爸爸,妈妈给我买了炸鸡。”依依兴奋的转向杨圣飞说道。

杨圣飞缓缓走到白薇薇身前,再次看到了妻子,让他有种冲动,立刻抱住她,告诉她自己是多么的想她,但是白薇薇严重对他充满着厌恶和嫌弃,让杨圣飞收起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一件穿了好几年的T恤,下身裤子上还有破洞。满身的酒气以及好几天没有洗澡的身体。自己都能闻到身上难闻的味道。

早在很久以前,两人已经分房睡了。白薇薇陪着依依,杨圣飞则自己一个人睡。当然,很多时候等他回家已经是天亮了。

依依打开打包盒,刚炸好的炸鸡香味四溢,她拿起一块炸鸡大口的吃了起来。

“妈妈谢谢你,依依最爱妈妈了。”

女儿的懂事让她有些心疼,白薇薇明白这一切的选择都是她自己做的。她想想将要做的事情,感觉对不起依依,但是回想一下,这也可能是对她最好的结局。她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里万分悲痛。

吃了几口炸鸡以后,依依忽然想起来什么,她冲着白薇薇说道:“妈妈,爸爸答应我,明天去赚钱,然后送我去上幼儿园。我又可以和朋友们一起玩了。”

白薇薇看了一眼杨圣飞说道:“你觉得有意思吗?”

杨圣飞已经不是第一次开空头支票了,每次酒醒以后就是各种承诺各种道歉。而第二天喝醉以后,却又像是换了一个人。发起酒疯的时候更像个疯子。眼前的杨圣飞或许是酒醒后的状态,沉闷不语。

杨圣飞意识到妻子对自己太过失望了,也没有想解释的意思,赶忙想了一个话题。

“晚上我煮粥给你吃,你肠胃不好。我把粥熬久一点。可能要花点时间。”

说完杨圣飞转身走到了厨房里开始忙碌起来,相比做饭,煮粥还是相对简单的。

这时候杨圣飞看到那个用来装汽油的瓶子。

也没有多问,直接拿起来打开倒入了水池。

白薇薇有些心虚的看着杨圣飞。因为那个瓶子本来就显得和厨房格格不入。被杨圣飞发现也在所难免。


杨圣飞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白粥走了出来,同时准备了一些小菜。

白薇薇冷冷的看着杨圣飞,这个套路再熟悉不过了。

“你是要钱吧,说吧,你要多少?”

白薇薇并不认为眼前这个男人会有所改变,每次这样无事献殷勤无非就是想榨干最后一丝价值。家里现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杨圣飞看了看白薇薇。

“老婆,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哼,这样的话你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已经听厌倦了。是不是外面的人逼债逼的紧了?给你,这是我所有的钱。”

白薇薇对眼前这个男人十分失望,而在杨圣飞接过自己递过去的几张百元钞票的时候,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眼前的男人并没有改变,还是换着方法向自己要钱。

就在昨天,杨思依被医院确诊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手术费需要上百万,如此的巨款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如遭大难。因为没有钱交住院费,她只能带着依依回到家里。

而前几天自己刚刚因为上班的时候一份合同出错,被公司开除,万念俱灰。

她没有向杨圣飞说明这些,她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那就是带着自己的女儿一同去死。

这时,杨圣飞走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白薇薇。

白薇薇稍微一愣神,因为这样夫妻间再普通不过的动作,他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过了。

“相信我,依依的病有救的。我会努力赚钱给依依看病,你答应我,别想太多。”

白薇薇身体微微一颤,自己家里连给孩子上学的钱都没有,而这个男人又是怎么知道依依的病情?难道自己藏好的病例被他发现了?

“你以为你是谁,你明天就能中彩票吗?”看似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

却是说中了杨圣飞的心理。因为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来赚钱。

杨圣飞缓缓的放开了白薇薇,看着这个最爱的女人说道。

“相信我。别放弃,一定会有办法的。”

白薇薇突然有些释然,如果自己真的点燃了汽油,那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杨圣飞说的真的是值得相信吗?

“你已经让我失望太多次了。其实我一个人也能带着依依生活的。”

“你什么意思?”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大家都冷静冷静吧。我打算明天就带依依回我妈家”

正在吃着炸鸡的依依听到这话,以为是要带她出去玩。

“依依才不要去外婆家,依依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白薇薇生气的说道。

杨思依听到白薇薇的怒斥一下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老婆,你别生气。孩子还小。”

“你现在知道你有老婆还在,早干嘛去了。你知道这些年我跟你吃了多少苦吗。”白薇薇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妻子对自己的失望不是一天两天,婚后自己不思进取的态度,才是真正让白薇薇对自己不抱任何幻想的原因。

第二天早上,今天因为依依不用去上学,白薇薇因为工作丢了,也没有设置闹钟,难得的睡了一个舒服的懒觉。

这时依依已经起床,懂事的小姑娘自己在床上玩着玩具。

“睡过头了,依依,妈妈给你去做早饭。”

走出了房间,只见昨天杂乱的屋子已经收拾干净。这是昨天白薇薇他们睡觉以后杨圣飞整理的。原本从来不做家务的他,现在竟然会做家务?

不敢置信的还在后面,餐桌上竟然已经摆好了尚有余温的包子和粥。

桌上写了一张纸。

“老婆,早饭一定要吃。中午我不回来,你和依依一定要吃午饭。晚上我买菜。”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夫妻间的对话,在此刻却让白薇薇看的有些走神。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丈夫么,随后便又清醒了,杨圣飞一定又出去打牌了。

“哇,包子。”依依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着破旧睡衣的依依看见包子就大口的吃了起来。白薇薇则没有什么食欲,依依吃完以后她收拾完,就打了一个电话。

杨圣飞手里拿着昨晚白薇薇给他的钱,现在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凑齐100万手术费,最快的方法就是买彩票,可惜这不太现实。他没有买彩票的习惯。

点了一下昨晚白薇薇给自己的钱,一共三百五十元。这时候他想起了一个来钱最快的办法,在江城有一个游乐场,今天是周末。游乐场10点开门,杨圣飞看了一下表,还来得及。

他第一时间来到一个市场。

“老板,这些袜子怎么卖?”

“大人的5块一双,小孩子的2块一双。”正在看着一个平板屏幕的老板娘都没睁眼看一眼杨圣飞回答道。

“孩子的我全要了,给我什么价钱?”

这时那个老板才薇薇看了一眼身前穿着一身普通衣服,但却眼神坚定的年轻人。

“我仓库可有5000双库存,你确定你全部都要?”

“我全部都要了。价格你给我5毛一双。”杨圣飞在前世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卖过袜子,像这种全棉的袜子质地很好,颜色鲜艳,小孩子都喜欢穿。他当时工厂里出厂价在四毛左右。

“你开玩笑吧,5毛。不买别捣乱啊,最低1块。”那个老板显然也是商场老手,在讨价还价上还是有自己独有的手段的。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在他眼里就是个不会做生意的人。

“最多5毛,你不做,我马上去找其他人。”说着杨圣飞朝那个老板笑了笑,随即作势就要离开。

这时那个老板果然不出意料的喊住了他。

“哎,年轻人,算了算了。今天我就赔钱给你,以后多来光顾啊。”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这个老板满脸堆着笑,5000双袜子他三个月都卖不出去,虽然说少赚了一些,但是好歹还是有收入的。生意场上有时候不一定追求利润,量上去了,你赚的钱会更多,这个道理那个老板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我手里现在没那么多钱,我把手表压你这里。”说着杨圣飞把自己手上戴着的一块手表摘了下来。

这块表是以前白薇薇送给他的,当时买的时候是三千多元。

老板看了看手表,嫌弃的说道。

“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不要。”

“我这里只有三百,放你这里。这样你不会吃亏了。手表我明天就来赎回来。”

“那行吧,我相信你。”一边摆弄着这块普通的手表,一边老板起身就朝里面的房间去了。

很快5000双袜子拿到手,这些是五颜六色的袜子,看得出来都是厂里刚出来的新货。

杨圣飞也没多待,背着5000双袜子就走出了市场,市场外有很多三轮车专门拉货的。

但是杨圣飞现在没钱,市场离这里大概是三公里,他就这样背着袜子一路走了过去。

重生前他苦心练习太极拳,身体素质很好。相比普通人,他现在的体能对付这三公里绰绰有余。

来到游乐场里,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杨圣飞找了一个比较空的空地,将5000双袜子整齐的摆好。

随后他将一双袜子打开,只是三两下便做成了一个娃娃的样子。

随后他又这样反复做了十几个。

这时候有个小孩子看见用袜子做的娃娃,拉着她的妈妈就过来了。

“妈妈,妈妈,我要买这个。”

“老板,这个娃娃怎么卖啊?”

“不卖。”杨圣飞笑着回答。小姑娘和依依一般大,甚是可爱。

“不卖那你摆出来干嘛?”那个年轻母亲有些生气。

“妈妈,我要嘛,我要嘛”这时旁边的小姑娘快哭了。

“我就是来卖袜子的,这些娃娃我自己做的,我可以教你们。”说完杨圣飞拿起一双袜子递给了小姑娘。

“我要学,我要学。”一扫刚才不快的兴趣,小姑娘满脸堆笑。

“好的,你看好了,这样这样”

杨圣飞耐心的教着小朋友,而一旁的母亲也在跟着一起学习。不一会,袜子就变成了可爱的小兔子。

“太好玩了。”那个小姑娘高兴的说着。

这时候周围也有几个小朋友围了上来。

看到刚才的那一幕,很多小朋友和家长都有些跃跃欲试。

“老板,袜子怎么卖的啊?”

“市场卖2块一双,是纯棉袜子,小孩子都能穿。我今天因为是第一天,特价1块一双。”

“哇,我那天去市场,老板讨价还价半天是1块5一双买的。太划算了。给我拿20双。”

“我也要,给我拿20双。”

“别挤别挤,都有都有。”看着热情的围观群众,杨圣飞的经商头脑算是派上了用场。谁能想象得到,眼前这个男人日后可是一个商业巨头。

不一会,5000双袜子销售一空,点了点现金和手机收款,除去送掉的一些,一共是四千八百多块。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杨圣飞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先是来到市场,赎回了手表。

那个老板吃惊的看着杨圣飞。

“你这么快就卖完了?你怎么做到的,小伙子,教教我。”

“商业秘密。无可奉告。”说完杨圣飞急忙就走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老板。

今天一天赚了近三千块钱,但是离目标还很远。

在菜场买了一些依依爱吃的鸡翅和白薇薇爱吃的螃蟹,两个手满满的提着东西的杨圣飞走回了家里。

刚开门,听见房间里有人在说话。

杨圣飞开门进去,只见白薇薇坐在沙发上,同样在沙发上的还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白薇薇的弟弟白天宇。


结婚时白家看重杨圣飞在江城有自己的房子,那时候收入也不错,所以白天宇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

只是后来,杨圣飞的工作辞职以后,成天赌博熏酒,经常和白薇薇吵架。所以白天宇现在对杨圣飞十分痛恨。

杨圣飞和白家其他亲戚走的并不近。平时也没有什么来往,但是白天宇他再熟悉不过。

“天宇来了啊。”进门后杨圣飞主动打了招呼。

本来在沙发上坐着的看杨圣飞回来,立即站了起来。一旁的白薇薇则双手抱着头。刚才她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白天宇,白天宇也表示支持她的决定。那就是住回白家,其实意思很明显,白薇薇不想维系这段婚姻了。

“你还有脸回来。”白天宇上前对着杨圣飞就是一个巴掌。

倒不是杨圣飞躲不过,只是他不想躲。

“你干嘛打人。不许打我爸爸。”杨思依一把抱住了白天宇。

“你看你,现在把我姐害成什么样子了?你对得起她吗,我今天非打死你。”白天宇性格向来冲动,和她姐姐的关系从小就很好。

“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凑不齐手术费,随便你们怎么样。好不好。”

“说的轻巧,给你一个机会,你知道依依现在什么情况吗,如果她不做手术。。。。。。”

“别说了。”这时白薇薇已经默默的在流泪了。

“三天,你们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凑齐手术费的。”

“姓杨的,你不用假惺惺的了。我已经把我新房卖了,这是100万。这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

白天宇把父母给自己准备的婚房卖掉所拿到的钱加起来一百万。这是他瞒着白薇薇这么做的。

杨圣飞看着眼前这个小舅子,虽然刚才打了自己,但是心底对白天宇还是非常感激的。

“算我借你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说完杨圣飞接过了银行卡,深深的向白天宇鞠了一躬。

“天宇,你这么做爸妈知道吗?”白薇薇吃惊的看着弟弟。

“爸妈怎么可能知道,没事,我卖掉以后和买家说好了,算我返租。姐,放心,他们不知道的。等我有钱了,我再买回来。”

说完白天宇抱起了依依。

“依依,舅舅不会不管你。跟舅舅回家好不好?”

“我不要,你刚才打了我爸爸,你是坏人。”依依任然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依依,不要乱说话。天宇,你先回去吧。”虽然对杨圣飞已经心如死灰,但是依依现在态度明确不想离开家,白薇薇也没有强求。

她已经想好,明天立即安排依依住院,安排手术。现在搬家也不是时候。

“姐,你有事打我电话”说完白天宇狠狠地看了一眼杨圣飞。随后就走了。

望着白天宇离开的背影,杨圣飞心里心存感激,这个小舅子虽然对自己并没什么好感,但是对自己的姐姐和小侄女还是非常上心的。前世白薇薇去世后,后来杨圣飞也没过多和他有交集,现在看来这世要好好报答他。

白天宇走后,白薇薇独自走进了卧室里休息了。

“妈妈,吃饭啦。”依依兴冲冲的跑进了卧室,也吵醒了白薇薇。

“依依,等下妈妈带你外面去吃。让妈妈在休息一会。”白薇薇睡眼惺忪的说道。

“妈妈,爸爸做好了晚饭。有你最爱吃的螃蟹。”

“你个小孩子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谁教你的?”

“依依没骗人,真的是爸爸做的。”白薇薇刚才语气有些重,杨思依一下有些害怕的想要哭了。

“薇薇,别吓到孩子了。出来吃饭吧。”这时身上还系着围裙的杨圣飞走了进来,抱起依依安抚道。

“我不吃,你们吃吧。”

见白薇薇态度坚决,杨圣飞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他理解白薇薇为何如此对待自己,所有的事情起因都是因为自己。

第二天早上,白薇薇起床准备带依依去看病。

刚到客厅里,杨圣飞准备好的早饭就摆在了面前。还有几个昨晚没有吃掉的螃蟹,看得出来这是最新鲜最好的螃蟹,也是白薇薇最喜欢吃的东西。

不过她一口也没有吃,收拾好东西,就带着依依去医院了。

这次杨圣飞没有再卖袜子,因为昨晚他的生意实在太火爆了,今天必定有很多人卖袜子。其实思路这东西,只要你创新了就有人来模仿。

今天是周日,所以今天可以晚一些回家,过了今天,明天这个游乐场就将很冷清。

这时候他来到了一个冷饮摊,市场里冷饮摊很多,这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摊位。

“老板,你这个摊能租给我吗?”

“你开什么玩笑,别来捣乱。”显然老板有些不耐烦,这几天他生意并不好,所以难免有些情绪。

“我没有开玩笑。你告诉我你一晚上的租金还有你能赚多少钱?”

“这里一个晚上摆摊150块管理费,我一个晚上可以赚300.”那个老板得意的说道。其实他生意最好那天才勉强有300块利润。

“这样,我给你500,你这个摊位给我,就一天,不对,现在还剩半天,你不吃亏。”

“那可不行,最少600.”

“600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给我打下手。这样吧,干到9点,怎么样?”杨圣飞一个人自然忙不过来,需要帮手。

那个摊主想了想,就同意了,反正自己也没事,多赚100是一百,这样他今天没有风险的就收入了450,比他平时摆摊可强多了。

“这里哪里有水果批发?”

“这里拐弯就到了。”

“好的,你先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多准备点冰。”

随后杨圣飞朝着水果店走去。

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批发市场了,只能就近采购了。

不一会,杨圣飞带着各种各样的水果就回来了。

原来杨圣飞是要做水果冰沙,刚才他观察了一下周围,卖饮料,汽水的很多,但是那些东西都是不健康的。

自己这个水果冰沙正好符合现代人对健康的追求。

不一会,杨圣飞就调试好了比例配方,成品一杯一杯的出来了。因为是游乐场,和商场里那些一杯一杯点的饮料不一样。

成本大概是3块钱一杯,杨圣飞按市场价30元,以25一杯的价格进行销售。

第一天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认识杨圣飞,第二天当然还对他有印象了。很多人都冲着他来的。

没到9点,准备好的冰沙已经用完了。

那个摊主吃惊的看着杨圣飞,住一晚上起码做了一万多销售额。这可是他一个月都赚不到的钱。

“大哥,你能把配方给我吗?我出钱买。”

“这时商业机密。剩下的水果当我送你。”说完杨圣飞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杨圣飞有个习惯,无论任何商机,不轻易泄露。如果你随便给他了,就是害了他。人必须要自己亲自钻研,有研究和一股钻劲,否则一直指望别人教,做不好任何事情。

先前卖袜子如此,现在卖冰沙亦是如此。

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

病房里,白薇薇已经安排好了住院手续,依依已经顺利住到了医院。

“妈妈,爸爸会来吗?”

“不知道。”白薇薇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回答道。

今天一天没有吃过饭,只是给依依简单的吃了点医院的饭菜,自己一口饭菜都没心思吃。

切了一块给依依后,白薇薇胃有些难受,她咬了一口苹果,味同嚼蜡。

依依吃完苹果有些困就睡着了。

病房门打开了,杨圣飞提着一个新的保暖桶进来了。

“薇薇,吃点吧,这是给你煮的粥。”

“我不想吃,你拿走。”

“那我放在这里了。”看着对自己失望透顶的妻子,杨圣飞有些恍惚。不过他也不想多说什么。

杨圣飞走后,白薇薇被一股香气吸引,确实自己肚子饿了,而自己的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

她提起了保温桶。

刚才没注意,保温桶下面,还有一沓零零碎碎的钱,有一百的有五十的,还有一些十块五块。

这是今天的营业款,杨圣飞留出了零头,抽了一万放在床头,依依现在的医药费有着落了,但是自己作为父亲现在不能袖手旁观。

白薇薇的眼神有些湿润,喝了一口粥,这粥的味道也太好了。泪水滑落白薇薇的脸庞,落入到了粥里。

混着泪水的白粥显得那么的清甜。

杨圣飞虽然虽然对依依十分不舍,但是妻子现在的状态明显还没有接受自己。他在护士台询问过了基本情况后,就走出了医院。

依依将在三天后安排手术。手术难度不大,但是所需要的医药费却是天价。

第二天早早的,杨圣飞煮了早饭带到医院。这时候依依已经醒了,在自顾自的玩。

白薇薇躺在旁边还在熟睡。

依依看见杨圣飞以后非常开心。

“爸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