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世萌宝医妃日日想休夫

绝世萌宝医妃日日想休夫

水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现世医学界的大佬南晚烟转身成为了古代的草包丑女弃妃。穿越开局便被贬为下堂妃,当所有人都以为南晚烟撑不了多久之时,却不想她华丽转身,以神医之名携手两个天才小包子强势归来,当她丢给渣男王爷顾墨寒一纸和离书后,她还没来得及走出王府,某个傲娇王爷拦住她的路,还递上了一纸保证书……

主角:南晚烟,顾墨寒   更新:2022-07-16 0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晚烟,顾墨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萌宝医妃日日想休夫》,由网络作家“水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现世医学界的大佬南晚烟转身成为了古代的草包丑女弃妃。穿越开局便被贬为下堂妃,当所有人都以为南晚烟撑不了多久之时,却不想她华丽转身,以神医之名携手两个天才小包子强势归来,当她丢给渣男王爷顾墨寒一纸和离书后,她还没来得及走出王府,某个傲娇王爷拦住她的路,还递上了一纸保证书……

《绝世萌宝医妃日日想休夫》精彩片段

“今日,你必须与烟儿圆房!”

“这是何欢汤,你拿回去与烟儿一起喝,如果今日能怀上孩子就好了,过后你们能生个女儿更是天大的欢喜事。”

“至于你苦求哀家的那件事,今日若是你应了,哀家便赐你一个五年之约......”

温泉,热气氤氲。

南晚烟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就直接被人狠狠的撞在了浴池边沿。

“啊......”南晚烟下意识地呼痛,额头鲜血直流,身后的男人愤恨出声——

“南晚烟,你让太后赐汤逼着我们圆房,本王现在如你所愿,满意了,嗯?!”

什么太后,什么圆房?

南晚烟又疼又懵。

她明明是现代医学实验室顶尖的女博士,怎么一场验室里的突发爆炸,竟把她炸成了别人!

她震惊无比,借着温泉的水面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那男人长得极其俊美,双颊却有着极其不自然的潮红,他那双漆黑的眼眸蓄满了对她深刻入骨的恨意!

她心惊不已,却又浑身软绵无力。

就在这里,南晚烟脑海里忽然多了很多陌生的记忆——

这是西野王朝,而原主本是相府嫡女南晚烟,从小性子懦弱,不喜言谈,更是在六年前,她的右脸上突然长出大片黑斑,奇丑无比。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却对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当今翼王顾墨寒情有独钟,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可惜,顾墨寒自始至终很讨厌原主,他认为原主的父亲害他的母妃成了活死人,更毁了他跟别人的“好姻缘”!

南晚烟融合着记忆,痛疼感愈发强烈,意识已经快要消散前,她听到了男人冷笑说了最后一句——

“南晚烟,婚前失贞还敢嫁给本王,你也真敢!本王不会放过你跟整个南家的,更不会让你怀上皇家子嗣,因为、你不配!”

说完,顾墨寒一把将南晚狠狠地甩进了温泉中。

他冷眼看着在浴池里不再挣扎的女人,薄唇勾起冷蔑的弧度。

穿好衣裳,他毫不留情的转身就走了,“真是晦气!”

浴池里死一般的寂静。

伺候南晚烟的下人们战战兢兢地进了浴室,见到浴池里漂浮着的女人身影时,他们惊恐地尖叫出声——

“来人啊,王妃溺水了!”

这话一出,立即有几个婢女,合力将人救了上来。

空气重新灌入南晚烟的鼻腔,她难受得吐出大滩血水后,半趴在浴池边重重的喘着粗气。

好险,差点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这原主什么癖好,遇到这种家暴男还对他爱得死去活来!

真是自找罪受!

下人见她吐血更为紧张,“王妃,您怎么样了,快请大夫!”

南晚烟刚刚是被那家暴男打出了血,没什么大碍,“没事。”

她无意一瞥,看见浴池水面倒映出来的,自己的那张脸。

原主的五官极为精致明艳,但右脸上那无端出现的整片黑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极为阴郁恐怖。

想过会丑,但没想到会这么丑。

不过这黑斑好像是被人下毒所致吧?

以她的医术,分分钟能治好自己的脸。

南晚烟伸手想触碰自己的脸,顾墨寒的贴身侍卫却走了过来,冷声道:“王爷有令!王妃恶贯满盈,特赐避子汤一碗,即日起打入冷院,生死不论!”

话落,南晚烟被人强灌了一碗避子汤后,直接丢进了冷院。

看着破烂不堪,完全无法住人的冷院,南晚烟暗自攥紧了拳头。

狗男人,别让她再看到他!

不然......

夏去秋来,五年之后。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站在翼王府的高墙外,仰着头朝墙头上趴着的另一个小女孩低声说:“还差一点!小包子加油!”

两个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墙头上的小姑娘扎着丸子头,死死地抱着墙头,朝墙下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姑娘带着哭腔回,“阿姐,我、我不敢......”

“哎呀,就是眼睛一闭就跳下来了嘛。”

“可可可......可是娘亲让我们等在家里呀。”

“咱们既然打算逃,就得抓紧点时间,书上说了计划赶不上什么来着......反正你就快下来吧,等娘亲一会买来了马车,我们就能出去玩了。”

不远处,一辆无比华贵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顾墨寒撩开马车帘,目光与赶着马车的沈予一同被府墙处的两个小姑娘吸引。

沈予忍不住道:“王爷,好像咱家招贼了,是......两个漂亮的小姑娘?”

顾墨寒的眼神陡然一眯。

是啊,他的王府守卫何时这么松懈了,连两个小孩都可以来爬他的墙?

而且那两个小姑娘,竟让他有一种莫名而生的亲切感......

顾墨寒忍不住迈下马车,大步走向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娃,沈予停了马车,快步跟了上去。

“你们是谁家的孩子?本王的王府从不招待小孩,还不快下来!”

扎辫子的小姑娘看到顾墨寒,忍不住眼睛一亮,奶声奶气的道:“嘘,这位公子小声点,我们是偷偷逃出来的,你可不可以把我妹妹抱下来?哎呀,你还有马车呢,如果我们娘亲买不到马车,你的可以不可以卖给我们?”

偷偷逃出来?

还要买他的马车?

顾墨寒内心充满惊疑。

难道这两个孩子,是从他的王府出来的?

侍卫沈予更是震惊不已,我滴个娘咧,王府惊现两个小奶娃,她们还扬言要买他家王爷纯楠木做的、价值千金的超豪华马车!

南小包趴在墙上急得两眼通红,赶忙朝着下方的女童求救,“阿姐,娘亲就快回来了吧,万一我们暴露行踪,怎么办啊!”

顾墨寒眼见南小包的小脸涨得通红,腮帮子鼓着,可爱到让人心都化了!

这究竟是谁家的娃,太让人喜欢了!

西野皇室一族,从来都是男丁兴旺,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女娃儿,却始终盼不到。

这要是被太后皇上看见,怕是当场就带回宫了!

这时,扎辫子的小蒸饺突然伸手抓住顾墨寒的衣袖,言语焦急,“公子,就拜托你赶快抱我妹妹下来吧,我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顾墨寒的剑眉一挑,眼底掠过几丝诧异。

两个小丫头明显是从王府内墙出来的,却说“等这一天,等很久了”,难道说,这两个小丫头,是他王府里的人?!

顾墨寒眯起眼眸看着小蒸饺,莫名的喜欢,却故作严肃的问:“本王为何要帮你们?你们的娘亲是谁?”

竟然要打听娘亲是谁,小蒸饺一下戒备起来。

在远走高飞的节骨眼上,可不能出任何岔子。

她那副可怜巴巴讨好的模样一变,故意道:“不帮就不帮,还以为坐豪华马车的人会是什么好人君子呢,没想到连举手之劳都不肯帮,哼。”

说罢,她开始伸手想要往墙上爬,“小包子你等着,阿姐这就来救你。”

顾墨寒微微一怔,倒没料到小丫头会是这个反应。

跟他小时候差不多的脾性,天不怕地不怕的。

沈予在一旁都要吓哆嗦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两个小祖宗,竟然敢骂他们尊贵的,战功赫赫从无败绩的王爷?!

小包子也不敢求顾墨寒了,她眼泪汪汪的咬着唇,朝小蒸饺伸出手,“阿姐,你抓着我。”

谁曾想,她脚下一滑,一个翻身就往下栽去,“啊——”

顾墨寒的墨瞳骤然一缩,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小包子,搂在了怀里,他也将灵活爬墙的小蒸饺拎了起来,不许她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本王倒要看看,你们的娘亲到底是什么人!”

说罢,他就带着她们阔步朝王府里走去。

小蒸饺和小包子反应过来,登时挣扎起来,异口同声:“不要,放开我们,我们不要回去!”

娘亲很快就回来了,她们不能惹是生非,不然就走不了了!

然而顾墨寒直接无视了两个小丫头的话,进了王府。

与此同时,南晚烟身着婢女装束,跟着人群从后门混进了王府,回了自己的冷院。

“小包子,小蒸饺,快跟娘亲走,马车找到了......”

她绕到湘林院找了一大圈,都没看见两个小丫头的踪迹。

怎么喊都没见人。

南晚烟瞬间心慌了,“小蒸饺?小包子?快出来,别吓娘亲!”

今日她们母女三人计划着逃出这个鬼地方,她先溜出去找马车,让这两个小丫头在府里等,却不想两小只竟然会不见!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谁带走了她的孩子!

这时,不远处传来小蒸饺的声音,“你不要抓着我们,快放开,放开放开......”

南晚烟猛然转身,就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俊美男人,抱着她的两个闺女,气势汹汹的模样。

南晚烟当即暴怒。

这个死渣男,五年前强暴了她不说,还差点把她溺死在浴池里!

之后更是不顾她的死活就将她关进冷院,如今,竟还抓了她两个孩子!

简直该死!

她朝他冲过去,“顾墨寒,你放开她们——”


顾墨寒拎着小丫头走来,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这不是关着南家罪女的冷院吗!

冷院门口还种了一排排绿油油的菜,谁准的?!

他正不悦时,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南晚烟那个贱人的声音!

男人抬眸,以为会看见一个奇丑无比的南晚烟,谁料看见的却是一个穿着婢女服饰,面容绝艳的女人。

她肤白貌美,青丝如瀑,只随意挽了个发髻,都显得那么动人

“南晚烟?”顾墨寒一时恍惚,而见她上来就要抢孩子,一个侧身躲过去,将两个小丫头抱的更紧。

南晚烟更愤怒,“顾墨寒,你给我放下孩子!”

小蒸饺和小包子也不断挣扎,“放开我们,我们要娘亲!

娘亲?!

顾墨寒顿时又惊又怒,难以置信,“南晚烟就是你们的娘亲?!”

南晚烟阴狠歹毒,五年前机关算尽,让他错失柔儿,而她的父亲,更是害得母妃成了活死人!

这些年来,他每每想起这些,都觉得心头横插了尖利的刺,扎的他无法呼吸!

可反观南晚烟,不仅挖地种菜,生活过的有滋有味,连脸上的黑斑都消失了,成了一个绝世大美女!

甚至——

“南晚烟,你这个不知廉耻,水性杨花的女人,婚前不贞不说,还不知悔改!你说,这五年来跟多少野男人厮混,竟然还生下两个孩子!”

五年前,他给她赐了避子汤,南晚烟绝对不可能生下他的孩子!

“放屁!”南晚烟气炸了,“死渣男,你骂谁呢!”

她还以为他是来追究她带孩子逃跑的事情,没想到张口就骂她偷生?!

刚反应过来的沈予狠狠的吸了口冷气。

这美若天仙的女子竟然是当年人人唾弃,丑陋不堪的王妃,而且,她竟然不再痴迷王爷,不仅敢骂王爷“渣男”,还偷生了两个孩子?!

顾墨寒也万万没想到,曾经那个唯唯诺诺总是看他脸色的南晚烟,现在竟然敢骂他!

他当即怒不可遏,冷笑,“本王骂的就是你,南晚烟,你怕是连孩子的爹都不知道是谁吧,如此人尽可夫,你为什么还不死!”

这时,他拎着的小蒸饺挣脱出来,落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就是一顿咬。

而他怀里抱着南小包,更是挥着她胖嘟嘟的小手,啪啪就往顾墨寒的脸上打去!

两姐妹异口同声:“坏人!不许欺负娘亲!”

南晚烟更是气疯了,什么狗东西瞎成这样,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认不出来!而且还当着孩子的面,让她去死?!

“王八蛋!”她反手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个平底锅,直接就往顾墨寒头上砸去。

只听得“当啷”一声,顾墨寒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打得眼冒金星,整个人稳不住脚跟。

南晚烟趁机抱过小包子,原本还在咬顾墨寒的小蒸饺也默契地松开口,跑回到她身边。

接着,南晚烟又从身后掏出两把水枪,递给姐妹两一人一把。

南知南晓当即点头,两姐妹一左一右站好,拿着水枪就往顾墨寒眼睛呲。

沈予早在一旁看傻了眼,浑然不觉自家王爷现在的狼狈模样,也将救驾一事抛之脑后。

他只见那个曾经胆怯的王妃,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稀奇古怪的东西,一个又平又圆的像铁一样的物件,还给了那两个丫头一人一个长得难以形容的玩意儿。

但不得不说,这两个小丫头打起架来的阵势,一点也不输自家王爷小时候跟别家小孩儿抢糖时的感觉。

够泼辣!

再加之王妃手里的利器,三个女流之辈,竟把有着战神名号的王爷打得抬不起头?

沈予一阵胆寒,有些后怕的退了半步,“王爷,不是我不帮您,只是这阵法这兵器,我实在是没有见过,想插手,我也插不上啊。”

小包子拿着水枪,和小蒸饺一起绕着顾墨寒呲呲就是一顿喷,两人配合极好,一人瞄准一只眼,扣动扳机的小手也是一刻不停。

两姐妹一脸同仇敌忾,“欺负娘亲的都是坏人!你这个坏人!我们打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娘亲!”

说完,小蒸饺还冲顾墨寒做了个鬼脸。

那小脸换做平常,谁看了都会觉得这丫头古灵精怪可可爱爱,但此刻的顾墨寒,是真的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

南晚烟则是抄起她的平底锅,扬手又是一下,砸在顾墨寒脑袋上,“五年前你那样凌辱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狗男人!”

接着,南晚烟一下又一下不停敲击顾墨寒的头肩,还不忘嘱咐两个小家伙,“小包子,小蒸饺,给我往死里揍他!喷他眼睛!对!就是这样!”

顾墨寒忍无可忍,他已经适应南晚烟的攻势,于是找准时机,一把拽住南晚烟举起的平底锅,闷声低吼,“南晚烟!你放肆!本王还没有追究你放荡,偷生野种的罪责,你竟敢连同小孩一起打本王,简直罪该万死!”

他不是不能反抗,只是没来由的,不想伤了这俩丫头。

瞧着这对双生姐妹对自己横眉憎目,顾墨寒心里此刻竟然堵得慌。

闻言,南晚烟怒火中烧,“顾墨寒,你去死吧!”

说罢,她手一抬,挣脱了顾墨寒,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带着十成的力道,直接给了顾墨寒重重一击。

一声巨响,南晚烟这一下子给顾墨寒震得脑瓜子嗡嗡的,整个人晃晃悠悠,眼瞧着就要往下倒。

沈予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一个箭步上前,擒住南晚烟的双手。

南晚烟却不以为意,她对丫头们使了个眼色,“南知,关门,南晓,放辣不辣!”

两姐妹当下了然于胸,只见南知麻利的跑去关上了小院的门,还顺手将门锁给紧上了,这边南晓则是快步跑到里屋,打开了一道小门。

两只大狗一前一后飞快窜出了屋,对着沈予就是一顿咆哮,其中一只腿短的,还呲牙咧嘴,眼看就要扑上来咬他。

沈予被吓得面色铁青,当即松开抓住南晚烟的双手,往一旁闪躲。

顾墨寒此时还在半晕半醒,迷迷糊糊瞧见一条又圆又胖的猪咧着大嘴朝自己狂奔而来,他甩甩头,这才看清来者是一条凶神恶煞的狗。

顾墨寒来不及细想,被迫起身逃离冷院,沈予也紧随其后,主仆二人就这样跌跌撞撞出了湘林院,还听着后头接连不断的狗叫,以及小蒸饺扯着嗓子不断说,“坏人!看你还欺负娘亲!你要再敢来,来一次我喷你一次!哼!”

小包子也紧随其后大声吼道,“坏人!你再来,我就再放辣不辣咬你屁股!哼!”

经过刚刚的事情,她们两个可讨厌顾墨寒了,欺负娘亲的男人,都是坏人!

南晚烟终于顺气了,伸手一把揽过自己的两个闺女,一个劲儿在她们额头上亲。

这亲闺女们真是太懂自己了!

小包子看向南晚烟,“娘亲,我们还能走吗?”

动静闹得那么大,估计是走不了了。

但南晚烟当机立断的吹了声口哨,把狗喊回来。

她牵着两个孩子,捡起不知何时掉落在地的包袱,立即翻墙跑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