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龙令叶浩然

神龙令叶浩然

爱莫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浩然一出生就被人算计,狸猫换太子,被丢弃在冰天雪地里,幸好,他被养父母收养。四年前,养父母被杀,他被人追杀,命悬一线时,被路过的女同学救下。叶浩然养伤期间,跟美女产生情愫,两个人留下爱情的结晶。四年后,他逆袭成为强者,却听闻妻子的死讯,妻子娘家以未婚先孕,辱没门风为由,禁止她葬入祖坟。男人手持神龙令,携万千强者,强势归来……

主角:叶浩然,萧玉漱   更新:2022-07-16 0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浩然,萧玉漱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龙令叶浩然》,由网络作家“爱莫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浩然一出生就被人算计,狸猫换太子,被丢弃在冰天雪地里,幸好,他被养父母收养。四年前,养父母被杀,他被人追杀,命悬一线时,被路过的女同学救下。叶浩然养伤期间,跟美女产生情愫,两个人留下爱情的结晶。四年后,他逆袭成为强者,却听闻妻子的死讯,妻子娘家以未婚先孕,辱没门风为由,禁止她葬入祖坟。男人手持神龙令,携万千强者,强势归来……

《神龙令叶浩然》精彩片段

“我深爱的男人,我等不到你了,下辈子再见。

我的妹妹萧玉漱,答应会照顾我们的女儿灵灵。

都托付给你了,好好爱她们。

——玉若绝笔。”

叶浩然一遍遍的读着这封绝笔信,每一次都会心如刀割。

这个给了他第三次生命的女人被人害死了。

萧家以未婚先孕,有辱门风为由,禁止她葬入祖坟,草草的埋在乱葬岗。

叶浩然一出生,就被人算计,狸猫换太子,被家族当做一只死猫,丢弃在了冰天雪地中。

四年前,叶浩然的养父母被人所杀,他自己也被人追杀,浑身是伤,幸好被女同学萧玉若所救。

他从未想过,在养伤期间,他们俩留下了果实。

那一夜之后,他来不及告别,突然被神秘人带走,失踪四年。

那一夜柔情,是他四年来活下来的强大信念。

四年来,他曾经以一人之力击退境外18国敌军,被称为死神冥王,更被尊为战神之神。

一个月前,冥王突然归隐,苦苦寻找那个心爱的姑娘。

然而,得到的却是一封绝笔信。

已经三岁的女儿灵灵被小姨萧玉漱抚养长大,对外一直声称是灵灵的妈妈。

一个月前,为了给灵灵一个完整的家,不被人嘲笑,萧玉漱瞒着家里人,要招一个上门女婿。

形势所迫,叶浩然只能上门当赘婿。

但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其实是萧玉漱的姐夫,是灵灵的生父。

叶浩然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第一件要做的就是为灵灵生母迁坟。

而且,要让间接害死亡妻的四大家族的家主亲自抬棺,亲自扶灵,亲自忏悔。

那个曾经救了他性命,为他背负所有,为他生下女儿的女人,绝不能做孤魂野鬼。

一想到这儿,叶浩然的心都在滴血。

也就在这时,丈母娘的电话疯狂打来。

“姓叶的,你死哪去了?给你一个小时,赶紧滚回来离婚!不然找人弄死你!”

“你个没出息的废物!饭桶!”

谁知那个饭桶怒声说道:“听着,从今往后不许欺负我老婆和女儿,如果你们安分,我早晚有一天会给你们一场泼天富贵的。”

丈母娘毫不留情的骂道:“呵呵,吹牛逼不上税是吧?你怎么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呢?”

岳父捂着肚子大笑,“你他妈就会给我们画大饼!甭他妈废话啦,一个小时后见,否则,后果自负!”

岳父母懒得多说废话,随即便挂断了。

几分钟后,丈母娘再次打来。

“姓叶的,你不用回来了,我家玉漱已经许配给王家少爷王子林了,灵灵那个野孩子也被卖掉了,你也立即滚蛋吧。”

“记住,如果你今后敢对外人吹嘘你做过萧家的上门女婿,我打断你的腿!”

轰!

霎时间,叶浩然双目中杀机尽现。

野孩子?

那是我死神冥王的女儿!

做萧家的赘婿,还值得我吹嘘?还要打断我的腿?

你可知我是战神之神,手中资产遍布全球,座下十二战神,个个富甲一方,权掌天下。

与此同时,属下报告,王子林派人要炸灵灵生母的坟,逼迫萧玉漱改嫁。

嘭!

什么?

卖我女儿!

抢我老婆!

炸我亡妻的坟!

王家家族,必灭!

神龙令出,天下胆寒。

潜伏全城的上千强者属下立即集合。

整个江州城被怒火笼罩,将整个上空的云层都吹散了。

......

王子林还在逼迫萧玉漱。

“玉漱,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就让人放了灵灵。”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把灵灵卖到非洲,还要炸了你姐姐的坟。”

“我知道,灵灵是你姐姐和一个野男人生的,你在替你姐姐养孩子。”

旁边的母亲也急忙劝说道:“玉漱,你还犹豫什么呢?咱们大房被整个萧家看不起,能不能翻身就靠你了。”

此时的萧玉漱颓然的跌坐在地。

四年前,姐姐爱上的那个无名男人,以及一个月前,她招上门的赘婿,都是一样的窝囊废,谁都靠不住。

她泪如雨下,只能答应。

“王子林,希望你说话算话,放了灵灵,不要动我姐姐的坟,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王子林点点头,“你放心,一定放。”

“来人呢,把我美丽的新娘带到我的私人别墅,我要宴请宾客。”

然而,车子一开走,王子林就命令属下,“把坟炸了,把野种卖了。”

“另外,挖出骨头和灵灵验基因。”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的新娘萧玉漱是清白的,没生过孩子。”

......

江州东郊,乱葬岗。

数十人带着炸药,准备炸坟。

一个混蛋正在喂灵灵吃馊了的馒头。

“饿瘦了就卖不出高价了,来,再给馒头沾点狗屎,馒头配狗屎,最有营养了。”

灵灵含着眼泪,用力挣扎着。

“啊啊啊,你们这帮坏蛋!”

“啊啊啊,都走开,我不吃!”

“啊啊啊,我爸爸会来打你们的!”

“哼哼,你那个废物野爹估计现在早就吓的尿裤子开溜了,他就是个大狗熊。”

“你瞎说,我爸爸是大英雄!哼,我咬你!”

“啊!妈的,臭丫头,敢咬我!”

为首的家伙一脚把灵灵踩到了地上。

“呜呜呜,爸爸,爸爸,快来救我......”

灵灵太疼了,呜呜叫着,缓缓闭上眼睛。


突然间,寒风呼啸,砖石瓦块乱飞,一阵逼人的寒意袭来。

这种感觉,如死神降临,如泰山压顶,让人无法呼吸。

顷刻间,几声巨响传来,所有挡路者被一脚踹飞,骨头碎裂。

灵灵隐约中好像看到了爸爸,她呢喃的叫着,“爸爸……爸爸……”

“灵灵,对不起,爸爸来晚了。”

叶浩然心疼的将女儿抱在怀中。

再看喂灵灵狗屎的那个家伙,早已经吓的面如土色,浑身打颤,只觉身下一凉,一股腥臭传来,整个人瘫软在地,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浩然似乎对着空气命令道:“不要让这些肮脏的东西玷污了亡灵安息之地,换个地方吧。”

倒在地上的这些人似乎听到了死神的宣判一样,他们竟显得那么渺小,可怜。

话音刚落,数百名属下从四下里现身而出,他们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神龙令:伤我家人者,杀无赦!

救女儿要紧,叶浩然抱着灵灵火速离开,特意从她生母坟前走过。

“放心吧,不管是灵灵,还是玉漱,我定会护她们一世安宁。”

……

王子林郊外别墅内,华光流彩,贵宾云集。

萧玉漱的爷爷,萧家老家主率领三房子女全部到齐。

爸妈心里乐开了花,女儿嫁入四大家族,比一个月前招的废物赘婿强十万倍。

“各位,我还有个重大新闻要宣布,我的新娘仍然是个清白之身,她没生过孩子,她是假结婚。”

听到王子林的话,神情悲愤的萧玉漱怒吼一声,“王子林,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她和叶浩然的确是假结婚。

她和姐姐的择偶标准一样,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跨马定乾坤。

她很疑惑,姐姐当年为什么会失身于一个家里人谁都没见过的男人。

那个男人却如此不负责任,失踪了四年。

一个月前,为了给灵灵找个临时的假爸爸,她签署合同,月薪两万,干的好的话,还有奖金,等灵灵长大懂事了,婚约自动解除。

但这是绝密,连家里人都不知道,王子林这个畜生是怎么知道的呢?

一个月来,赘婿叶浩然对灵灵是真的好,也从未对她有非分之举。

但现在估计那家伙早就吓跑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嘭的一声,别墅大门被硬生生撞开,一辆卡车疾驰而来,直接开进了房间。

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数十个保镖有的被撞飞,有的根本不能动弹,倒下了或者跪下了。

天呢,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骇然大惊,下意识的捂鼻子,臭气熏天。

很快的,从车上跳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萧玉漱和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身子一颤,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快看快看,那不是大房的废物赘婿吗?”

“不会吧,这家伙竟然敢上这来?”

“还开了一辆卡车?天呢,这是一卡车……屎?”

所有人都懵了。

丈母娘赵雅丽第一个冲上前大骂。

“姓叶的,你他妈怎么还没滚?找死啊你!”

王子林手中酒杯被他捏了个稀巴烂。

只见叶浩然大步向前,气息如龙,没人拦得住他,都被他打倒在地。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只见叶浩然夺过话筒。

“有人抢我老婆,我专门送礼来了。”

“诺,一卡车狗屎,至少一吨,为了准备这份礼物,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

“王少带头吃,一个小时内,吃完100斤。”

“在座宾客也得吃,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离开。”

轰!

轰轰!

这人他妈的疯了吧?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丈母娘怒声骂道:“我去你姥姥个腿儿,我们萧家从来没承认过你个废物赘婿,赶紧滚!”

王子林都快怒炸了,他缓步走向叶浩然。

“听着,我数三下,你立马跪下道歉认错,并且亲手把萧玉漱交到我的手中,否则,我让你今晚终生铭记!”

霎时间,整个别墅静的出奇,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王少冲天的怒火。

一个废婿,敢招惹王少,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我也数三下,你带头吃狗屎,否则,我也会让你终生铭记。”

轰!

王子林的怒火一瞬间燃炸了,他抬手就打。

却不料叶浩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拳头,立马发出卡吧卡吧碎裂的声音,两个膝盖被踢了一脚,身子不可自控的跪倒在地。

“王子林,我今日不杀你,我会让你在绝望中生不如死!”

随即一脚飞出,王子林的身子落到一卡车狗屎里,让他彻底吃个够。

王家人惊呆了。

萧家人惊呆了。

各路贵宾全都看懵了。

萧玉漱痴痴呆呆的盯着叶浩然,领证一个月来,似乎第一次认识这家伙。

“听着,给四大家族家主传个话。”

“十天后,我要给萧家的一位故人迁坟,我要江州四大家族的家主亲自抬棺,亲自扶灵,亲自忏悔,胆敢不去,后果自负。”

这话一出,全场起初静了一阵子,继而爆发出轰天大笑。

“四大家族的家主亲自抬棺?亲自扶灵?亲自忏悔?”

“你他妈以为你谁啊?!”

只见叶浩然身子一震,冷喝一声,“吃!”

短短一字,却如一把利刃,插到了每个人身上,让人不敢质疑,不容辩驳。

他们只觉得脚底发凉,整个别墅的温度似乎骤降。

他的两只眼睛似是燃烧着来自地狱的冥火,又像是死神在俯视众生。

深邃的眼眸,像是两个无底的黑洞,让人只瞥一眼,便魂不附体。

除了吃屎,他们别无选择。


不多时,从外面冲进来数十上百个面具人。

为首戴牛头面具的人怒声说道:“王少,二十年前的血债该还了,某个大人物派我们先来教训你们一下。”

“既然各位正在吃屎,那就接着吃吧!”

这是冥王叶浩然安排的属下,一定会让在场每个人吃屎吃个够,终生难忘的。此时,叶浩然早已牵起萧玉漱的手悄然离开。

当回到家一开门。

“爸爸!妈妈!”

一声声清甜的呼喊传来。

“灵灵!”

萧玉漱惊喜莫名,涕泪交加,紧紧的把灵灵抱在怀中,在她脸蛋上亲了又亲。

不多时,丈母娘和老丈人惊慌着跑进家门。

当看到叶浩然和灵灵又出现在了家里,特别是灵灵这个野种,不是卖到山村了吗?

老两口刚要冲着叶浩然破口大骂,萧家祖宅来电话了。

老爷子在电话里大发雷霆,叫他们一家三口赶紧去祖宅。

萧玉漱在回来的路上就料到了,暴风雨即将来临,天塌了。

丈母娘恶狠狠的瞪着叶浩然,“今天要不是王少招惹了仇人,恰好遭到别人报复,替你解了围,你以为你今天能活着走出来吗?”

岳父萧大林也气的不轻,但没时间骂他了,赶紧去祖宅。

……

萧家祖宅内,萧振海震怒,逼大房交出所有股份。

赵雅丽颓然的跌坐在地。

“我滴那个老天爷呀,我赵雅丽造了什么孽啊,嫁个男人不中用,生了两个闺女更不中用,大闺女被一个野男人给毁了,现在小女儿又被一个废物赘婿给毁了。”

“大伯母,你错了,毁的可不是一个人,是咱们整个萧家啊,四大家族是好惹的吗?”

“玉漱啊,你还是退出所有股份吧,你以为不交出大权,你名下企业还活得了吗?你再不跟我们脱离关系的话,咱们萧家的天就真的塌了。”

面对所有人的逼迫,萧玉漱欲哭无泪。

天真的塌了……

“谁说天塌了?”

只见叶浩然大步走了进来。

“哎呦我去,这个贱人还敢来祖宅?”

“赘婿与狗不得入内,你他妈怎么不长记性呢?”

“啪!”

“啪啪啪!”

二房的堂兄萧玉良口出恶言,却根本没料到这个废物竟然敢朝他打了好几个耳光,他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所有人都懵了。

“你,你他妈敢打我!”

萧玉良愤怒的冲上前,但见到这个家伙面色一冷,不怒自威,他下意识的缩了回去。

只见叶浩然伸手擦着萧玉漱满脸的泪痕:“放心,有我在,别怕,我会让你们母女享受一世荣华。”

“我刚才已经吩咐下去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整个萧家上下响起如雷大笑。

“吩咐?你他妈配用这个词吗?自己什么玩意不清楚吗?要不然我现在撒泡尿让你照照?”

“你是想把所有人笑死,继承萧家的遗产吗?”

可就在这时,只听门外传来滴滴声,灯光照亮整个萧家夜空,轿车马达和脚步声齐刷刷传来。

“遭了,四大家族的人来清算了。”

“完了完了,萧家的天真的被这个赘婿给捅漏了,天真的塌了。”

很快的,轰隆隆涌进来一大片人。

其中一个老成持重的人走上前来。

“请问哪位是萧玉漱萧小姐?”

众人还以为这些人是四大家族派来找萧玉漱麻烦的,纷纷推着萧玉漱的身子来到前面。

“她就是萧玉漱,要抓抓她,跟我们萧家没关系。”

丈母娘赵雅丽快吓死了。

“各位,跟我女儿也没关系啊,全都是叶浩然那个饭桶,你们把他带走吧,打死都没关系。”

萧玉漱没好气的说道:“妈,你们说什么呢?”

她鼓足勇气上前说道:“我就是。”

“萧小姐您好,我是龙兴商会旗下福城集团负责人柳福城,鄙人带来了八个亿的合约订单,您看咱们能合作吗?”

“啊?这……”

听到这话,萧玉漱不由得一愣,其他所有人都是大惊。

龙兴商会可是整个江南经济航母,旗下数十个商业集团。

其中主导地产开发的福城集团的当家人柳福城,开发了江南各大城市一半以上的地产,人送外号“柳半城”。

天呢,柳半城竟然亲自登门跟二流家族的萧玉漱合作?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可谁知接下来一个人的话,又是令人大跌眼镜。

“鄙人龙兴商会旗下大牛传媒集团的负责人,此次带来的合约不大,才十个亿,奉命前来请萧小姐笑纳。”

其他人也争先恐后的上前介绍。

有的是金融界大佬,有的是科技圈大拿,随随便便一个名字,都够吓人的。

天呢,这是什么情况啊?

萧玉漱震惊了。

丈母娘和老丈人震惊了。

老家主和二房三房的人全都震惊了。

以至于萧玉漱大半天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各位,鄙人萧振海,萧玉漱的爷爷,欢迎各位光临寒舍,鄙人代表玉漱竭诚欢迎跟各位大佬集团合作。”

二叔三叔也急忙上前恭恭敬敬的献媚。

堂兄堂弟们屁颠颠的围拢住了萧玉漱,挤破头脸往前凑。

“玉漱侄女啊,二叔也求你了,你快答应了吧,先接下合约再说啊。”

“玉漱妹妹,咱们是一家人,今后你可得多照应。”

萧家众人簇拥着萧玉漱。

萧玉漱的头晕晕的,竟然傻傻的说道:“请问你们是奉了谁的命令?”

“这……抱歉,那位大人物的身份太尊贵,我们无权透露。”

这时候,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纷纷看向叶浩然。

刚才他说他吩咐的?

莫非这个废物,真的是个大人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