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大秦陛下因何谋反

大秦陛下因何谋反

顺风顺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韩肖意外穿越到大秦,成了秦始皇没被历史记载的儿子。在现代熟读历史的他知道大秦的历史走向,为了避免身陷乱世,他事先在朝廷之外组建自己的军队,经营自己的势力。三年之后,属于他韩肖的力量已经稳固。岂料,这时出现两个天纵奇才,一个精通政治,一个战无不胜。他迅速招揽二人,作为他自保的中坚力量!

主角:韩肖   更新:2022-07-16 01: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肖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秦陛下因何谋反》,由网络作家“顺风顺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韩肖意外穿越到大秦,成了秦始皇没被历史记载的儿子。在现代熟读历史的他知道大秦的历史走向,为了避免身陷乱世,他事先在朝廷之外组建自己的军队,经营自己的势力。三年之后,属于他韩肖的力量已经稳固。岂料,这时出现两个天纵奇才,一个精通政治,一个战无不胜。他迅速招揽二人,作为他自保的中坚力量!

《大秦陛下因何谋反》精彩片段

公元前213年。

秋季整个东滨道路上,空中皆是枯叶。似乎在诉说着,秋的万物凋零。

此时位于广宗郡沙丘县东滨,一少年落座于楼阁屋顶之上等待着。

楼阁约有十五层,高约数十丈。竟不是木制榫卯结构,而是采用水泥红砖为材料搭制而成。

这样的建筑,绝不可能出现在公元前的年代。

“老蒙和老赵到了吗?。”

韩肖敲了敲屋顶的琉璃瓦朝下问道,下面的守卫摇了摇头。

老蒙和老赵是韩肖前几个月认识的。

老赵看上去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中年男人挺着大肚腩。

老蒙则比赵老要更年轻一点,比起韩肖却年长一些。身形挺立,十分有军人的气魄。

韩肖去沙丘县采购粮食时,遇见了他们。

这二人皆是奇才,在家国大事和兵事上皆有造诣。

其中老赵甚通治国齐天下之道,只不过短暂的言谈。韩肖便对老赵政治水平,赞不绝口。这样的造诣,岂是平凡人?

而这老蒙对用兵打仗行兵布阵更是了不得,堪比史书上记载的那位神将韩信。就算韩肖是个现代人,以现代思维去跟老蒙探讨军事也是自愧不如,时常被老蒙问得哑口无言。

跟这两人多番接触探讨之后,韩肖终于决定邀请老蒙和老赵共同商议大事。

作为一个穿越到秦朝的人,韩肖正处于乱世纷争之中总觉得自己不搞点大事对不起这次穿越。

穿越之后,遇到了这个时代的母亲,韩肖自幼便没见过父亲,只知道父亲是个抛妻弃子的薄幸之人。母亲十分辛苦,一人将他拉扯大。

拥有对历史的记忆,早在十几年前韩肖就开始着手准备了,秦王朝即将在秦二世灭亡这是历史必然。

本来韩肖还想过要辅佐一下秦始皇,把赵高给挤下去。让秦王朝一直繁荣昌盛,毕竟上一世韩肖可是妥妥的始皇粉。

可真到穿越到大秦,并且在这里生长设身处地的感受过之后。

韩肖发现,秦王朝灭亡的根本在哪里了。根本不是因为秦始皇的各种暴政,毕竟史书全靠胜利者书写不作数。

追其根本,问题出在秦始皇的两个儿子身上。

大儿子扶苏坚持分封制,这等同于将秦王朝祖先奠定的根基拱手让人。二儿子胡亥虽然没有在政权上有所作为,但就是不作为,才导致秦朝分崩离析。

这本就是个死局,无论二者谁继位都逃脱不掉秦二世而亡的命运。

秦始皇再雄韬武略,他也是个人。战乱之中,人命不堪一击。

所以要独活,必须追求自保。

既来之则安之,韩肖自十几年前便开始为一切做筹划。筹集资金,拉拢人心。

暗中以集结底层农民抵抗劫匪,山林猛兽为由训练军队。

韩肖没想过青史留名,只是来到这乱世知晓这许多怎么可能甘心做一只小虾米。

这乱世反正水都混了,也不差他趁机搅一搅了。顺应时代,到时候跟着刘邦混上个吃喝不愁的侯爷当当领一处封地后生无忧韩肖就知足了。

不过这只是韩肖手底下没有能人志士的想法,当遇到王老和赵老这两位人才后韩肖的想法却已经发生转变了。

起初,也不是韩肖胸无大志,主要是手头没人能用。

就算他知晓历史,但以他一人之力何以跟汉初三杰争斗。

韩肖原本就不是什么承天命之人,也没有以一敌三的想法。

他可不想做那个有这种想法,而惨遭凉凉的项羽。既没有江东父老,又不能力拔山兮气盖世所以还是收敛点好。

除了那两样,其实韩肖也差不了项羽多少。

然而!遇到了老蒙和老赵。

一个精通治国平天下之道。

一个是军事奇才,不落于刘邦手中的韩信。

除此以外,这两人还不曾为谁所用。

都还是未经发掘的璞玉,仅此便足以让韩肖动心了。

他们不同于已经跟刘邦绑定在一起的萧何樊哙,这两人是未经任何人染指可完全为韩肖所用的。

之所以这么肯定两人会跟着自己。

原因在于,韩肖多番与两人攀谈发现。

其中老蒙对秦王朝王公大臣不乏嘲讽轻蔑之意,那老赵更是直接不把大秦放在眼里。

由此可见,这二人对大秦没什么好感甚至还带着厌恶憎恨。

这也让韩肖觉得,这两个人就是上天派来助他成就大业的。

如果能够顺利拉拢这两人入门下,加上韩肖这数十年来的筹备。往狂了说,韩肖不介意跟刘邦和项羽过过招。

所以在数月的对两人的试探之下,韩肖终于准备主动出击。

身为穿越者,要是没点儿梦想那岂不是太没出息了。

这皇帝他们能争,韩肖凭什么不能靠实力也争一争?大不了三分天下,皇帝轮流做。

只要能够拉拢蒙赵二人,韩肖觉得这做皇帝的梦要成真并不难。

只要蒙赵二人赴约,成败在此一举。

所以韩肖今日主动邀约两人到东滨,共商大事。

东滨,积累了韩肖这数十年来的家底。

即使韩肖还没开始造反,但私自训练军队,贩卖私盐无论哪一个都是杀头的重罪。所以这些在跟老蒙和老赵交涉时,韩肖并没有抖露出来。

东滨是韩肖的发源地,汇聚了各种韩肖掏空脑筋复制出来的现代制造工业。

其中水泥厂,制盐厂,炼钢厂无论哪一个放在现在都无人匹敌。

更何况韩肖还拥有着几千年后世的现代管理理念,和先进技术构思这些产业更是发展了得。

将蒙赵二人约来东滨见面。

一来是想证明自己的诚意,二来也是想让两人见识见识自己的实力。

虽然现如今韩肖底下人手不多,钱财也不多。

但韩肖有最先进的练兵技术,以及最先进的三座产业,未来发展可想而知。

蒙赵二人,韩肖势在必得!脑海中突然浮现一名女子的温柔的笑脸,韩肖眼眶一热伸手摸了摸腰间的玉佩。

“娘,您不是说想入宫当这大秦朝的皇后么?”

“等孩儿大业完成,便先将您追封为皇太后配享太庙,迁入皇陵享受无尽荣耀。”

“主人,两位先生在门外候着呢。”

一名守卫跪在韩肖面前道。


“那我去准备一下,你快快请他们进来记得从前厅穿过回廊逛过来。”韩肖开始摩拳擦掌,终于把这两位老大哥给等来了。

让他们从前厅穿过回廊逛过来,主要是韩肖想让两人见识见识这里的建筑。毕竟在东滨,韩肖所住的建筑算是秦朝少有的且能跟秦王宫媲美的地方了。

侍卫赶紧按照韩肖的吩咐去做。

两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被迎了进来。其中中年发福的老赵挺着肚腩大步朝里面迈进着。

“这地方不错。”

老赵挺了挺腰身环顾四周,亭台楼阁廊腰缦回。就他面前的这栋楼阁,足有十五层高约数十丈。差不多五十来米,放眼整个华夏这个时代的楼阁除了秦王宫。

基本上没有跟眼前这座媲美的,不光如此这楼阁的制造工艺也明显内有乾坤。传统楼阁,以土砖石瓦木榫结构为主。

而这个楼阁用得明显是一种新材料,他叫不上名字的。比土砖石瓦要结实许多的,回想起来时的道路似乎也颇为不同。

与大多数领域的泥巴路,或者好一点的青石板路截然不同。这里的道路又宽阔又平坦,是一种接近灰白色类似于打磨平淡的石板一块块拼接起来的坚硬石路。

可究竟是怎样的工艺,能够将石块拼接在一起平坦而又整体呢?不光如此,老赵还发现那宽阔的道路被从中间一分为二。各朝不同的方向,且同一个方向的不可逆行。也就保证了路上行人,马车井然有序。

这样的心思,这样的设计不可谓不巧妙。

“有趣有趣。”老赵脸上的顿展笑颜。

这东滨地理位置十分隐蔽,是固若金汤的天然宝地。精通军事大家的蒙恬早就看出来这地方的玄妙所在。初入城门时,那高铸的水泥城墙,以及严防死守在城墙之上的守卫。

虽没有秦人铁骑的肃杀之气,但看那站姿以及巡逻时的一致步伐便能看出是静心训练过的。

各种蒙恬叫不出名字的武器,足以说明这个地方的玄妙。而这一切可能都跟他们认识的那位小友有关。

“看来,这小友颇有些意思。说不定能给我们带来许多惊奇。”蒙恬双朗笑着,压低声音道。

带路的守卫没有搭话,将两人带到主公的阁楼前便对两人行礼后退下。

政爷和老蒙相视一眼便仔细看着脚下的台阶,往阁楼上行。

“哎哟!这里这里,你们俩上来这露天露台。”韩肖趴在三楼栏杆上冲门口两人大喊。

好歹也相识甚久了,老蒙和老赵这两个人又是妥妥的爽朗硬汉好说话的很,韩肖觉得不必拘着。

倒是楼下的两人皆是一愣,蒙恬看向韩肖所在的地方眸子微眯了眯这小子太过于没大没小了。罢了罢了,他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两人快速上楼,韩肖就在三楼门口迎接。

“改天等我那木制滑轮梯弄好了,你们就不用爬楼爬得那么辛苦了。”

木制滑轮梯是何物?政爷看向蒙恬,两人都摇了摇头。

韩肖热情的抓着老赵和老蒙的手,将两人给拖拽上来。老蒙到还好,脸不红气不喘的。

老赵可能是因为负重大肚腩,爬个三楼都得气喘吁吁。

“咣~咣~”

韩肖伸手就轻拍了拍政爷的肚子。

“老赵你得减减肥了啊,这才三楼你就气喘了要是八楼十楼的你不得瘫在那儿。”韩肖说完便哈哈大笑,忽然意识到。

妈呀,这两人是请来的贵客啊。他这态度未免太放肆了吧。

赶紧收敛,一脸严肃却仍然抵挡不住喜悦之情,赶紧迎两人坐下。

蒙恬性格稍微冲动些,有意要教训这个对政爷大不敬的小子。政爷却摇摇头,不宜过早暴露身份。

政爷每年都要巡游天下,要说能遇到韩肖也算是巧合。有幸对当今政治局势军事,大谈一场也让政爷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

他的思想过于超前,不光如此许多理念政爷连听都没听过。这也勾起了政爷对他的好奇心,有意将韩肖招揽在麾下。

却不料被这小子捷足先登,先提出约见了。政爷想着正好探探他的底,便跟着蒙恬一起过来了。

“来来来,还没吃饭吧。咱先吃饭,这个你们肯定没吃过!”韩肖一脸得意看着桌子上的铁制烤盘,下面放置的则是韩肖制作的固体酒精。

对于理科生韩肖来说,酒精块这种小制作完全不在话下,一挥手,佣人便端着盘子碗碟子上来了。

有菜有肉,还有奶茶。不错,奶茶。

韩肖闲暇时,利用现有的东西熬制出来的。先炒茶,然后从一些水果里面提炼出果糖,再加上那奶牛产的鲜牛奶一煮茶香跟奶香味相融合十分好喝。

跟现代的奶茶有得一拼了,而且还是完全无糖精添加的。

政爷和蒙恬惊讶的看着眼前新玩意儿,两人对视一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接过奶茶尝了一口,只觉得口中香味四溢瞬感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只见韩肖当着两人的面,打开了火折子直接将固体酒精点燃了。

当着两人面,把肉一片片放上去又夹了一些野山菌放在烤盘上。最后撒上了韩肖自制的秘制酱料,各种香料加盐,又刷了一层油。

香味四溢,韩肖又给两人调制了一份蘸料。

也就是盐加上其他的一些粗糙调料。大秦时期的物资还是很匮乏的,烹饪条件受限。

日常饮食也就是蒸煮烤,反正熟了撒点盐巴能吃就行。这种形式花样的美味佳肴,政爷和蒙恬都还是第一次见。

“这玩意儿叫铁板烧,美味的很。你们要是觉得淡了,就把熟的肉再蘸点调料。奶茶配烤肉,绝了。”

韩肖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此刻又获取了政爷和蒙恬的怪异眼神。

心中感慨,这个年轻人真是奇怪。连带着这个地方也是新奇百出。

政爷和蒙恬两人愉快的埋头享受美味,饭过三巡,政爷终于想起正事了。

“不知道小友如此盛情款待,是否有所求?”政爷也不啰嗦开门见山。

韩肖喜上眉梢,他就喜欢这老赵直爽的脾气。简单粗暴,甚好甚好。

又给老赵和老蒙夹了几筷子烤肉。

“那我也不装了,老赵你精通家国政治大事,雄韬武略没得说仅当个游士极为可惜。老蒙你军事才能,那是不在王翦之下何不一展身手。我就不用说了,杀手锏多的很。既然这样咱们仨,为何不联盟搞点大事?”


蒙恬总算是察觉些不对劲了,跟政爷对视一眼又看向韩肖。

蒙恬瞬间觉得头皮发麻,这个年轻人他还是挺欣赏喜欢的。有勇有谋,新鲜玩意儿一大堆,语出惊人拿出来的东西更是新奇。

但就是这么个惊为天人的小子,竟然当着皇帝面妄图拉拢有志之士共谋大事。

什么共谋大事,这分明是造反。而且还是当着皇帝面儿,拉着皇帝一起造反。

蒙恬此时,脸上已经是黑线密布了。对于韩肖的军事才能他是十分欣赏的,自从王翦卸任军事大权,李信在伐楚之战中一蹶不振。

大秦能够称得上虎将的,便只有蒙家军了。但是秦朝想要巩固霸业,压制六国意图复国的余孽是远远不够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大秦在军事人才方面十分短缺。

韩肖在蒙恬看来就是好苗子,可惜这小子偏偏不走正道认清不了局势。

“小友这是何意?”蒙恬继续试探道,只希望这小子当着皇帝面说点儿好的。别整造反那一套,就在蒙恬急等着韩肖下文。

政哥倒是十分坦然,伸手在桌子底按住蒙恬示意他冷静些。

“如今大秦一统六国,车同轨书同文。不知小友所说的大事指的是什么?我看小友胸怀大志,投奔大秦定能成大事者。”

始皇帝都坐的住,蒙恬没理由坐不住。既然皇帝没当面治罪韩肖,说明这小子还有活的机会。

蒙恬也没放弃把韩肖往正道儿上引。只要韩肖说出愿意投秦之类的话,始皇帝自然会重用他。

不然就韩肖刚才说出的那些话,足以定个妄图造反的谋逆之罪,直接拖去车裂了。

但是韩肖却没有意识到老蒙的不对劲,满心以为老蒙这是要试探自己。是不是个贪图权势,不坚定的乱世墙头草。

“额,既然你都这么明着问了,我也不遮遮掩掩了直接敞开了说,我之前确实想过投靠始皇帝。”

听韩肖此言,政爷和蒙恬皆是眼睛一亮。这小子,其实还是有投奔大秦为大秦效劳的心思的。

只要他有这层心思,就罪不至死。

“但是!现在不想了。就算我再怎么喜欢大秦,在面临它分崩离析之际。与其在乱世投靠他人,将性命付诸在他人身上。不如掌握在自己手中,让自己变强大。”

政爷虎躯一震,这年轻人口口声声说乱世说大秦面临分崩离析之际出自何处?

“分崩离析?”

韩肖见老赵说话了,便把屁股下的木凳朝老赵拉近了一些。蒙恬瞪大眼睛想阻止,却被政爷一个眼神喝退。

蒙恬只能在心里想着,这个小子怕是没有好结果了,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韩肖见一直十分含蓄的老赵终于开口了,急忙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现在可不是吊儿郎当的时候,他必须严肃庄重一些。

“始皇帝率领大秦铁骑一统六国,车同轨书同文。设立郡县制,达成中央集权一统天下的大任。其功劳可谓是震撼天地,造福后世。”

韩肖可是秦始皇妥妥的小迷弟啊,对于秦始皇的功绩他是十分认可的。在韩肖心中,始皇帝无疑是个伟人。

不仅如此,对于整个大秦韩肖都是十分有好感的。

但是即便如此…

“大秦由始皇帝掌权自然固若金汤,但这皇位始终要传给下一代的。可惜大秦祖先奠定的基业,最终要败在儿孙手上啊!”

韩肖忍不住摇了摇头,始皇帝厉害有什么用。再厉害他也是个人,是人就会死。始皇帝一死,这庞大帝国交到那个坑货手上没多久就给坑没了。

一个主张分封制,直接弱化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把大秦先祖奠定的基业,始皇帝率领铁骑打下来的天下拱手让人这不是分崩离析的节奏?另外一个胡亥,自小跟着李斯学习法家理论。重法轻儒,性格难免暴虐了些也不懂得变通一味尊法死板。

这扶苏和胡亥稍微给点儿力,韩肖也不至于造反啊。

这能躺平享受贵族俸禄的局,他干嘛老早辛苦筹划着还要拼死拼活去造反啊。

那不是盐巴吃多了嘛。

没办法,就像韩肖之前说的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与其濒死挣扎去投靠大秦。

不如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趁着乱世混水摸鱼拼死一搏,搏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来。

政爷听得有些入神了,没想到这东滨之地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奇才。每一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

一统六国之后,世间敬重始皇帝的人多如牛毛。憎恨他,想杀掉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但是像韩肖这种,一边喊着始皇帝功不可没留名千古,又一边理性分析大秦后继无人,大喊着要造反的。

政爷还是第一次见,原本自韩肖提出共谋大事意图谋反时,政爷就已经动了杀心了。

但还是好奇韩肖会有怎样惊人的言语,便继续听下去。没想到果真没让他失望。

“大秦霸业最终败在儿孙手上,又何解?”政爷很好奇,韩肖处于东滨这种地方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的。

更想听听,他更多的见解。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就明说了。咱也不绕弯子,反正以后都是自己人。”

韩肖认为,想要拉拢老赵和老蒙二人必须拿出自己足够的诚意推心置腹。所以,分析时弊这种事,他当然要讲清楚。

政爷和蒙恬对视一眼,皆是一震忍不住低头笑笑。

这小子倒是十分爽快,好在碰到的是他们。万一遇到的真是如他们一般的能人志士,说不定就被这小子给招揽了。

“始皇帝为何至今都未确定继承人?是在十八子之间左右为难吗?并不是,众所周知始皇十八子能够入得了始皇眼的也就扶苏和胡亥。然而这两位也仅仅是如得了眼,对于始皇帝来说还算不上合格的继位人。”

政爷眼眸微亮,紧盯着韩肖等待他接着说。

“始皇帝的决断,我是相信的。试问谁换作是始皇帝,都不会愿意将自己辛苦打下来的霸业交给个不合格的继承人手里。所以,这大秦之所以迟早会分崩离析问题不出在始皇帝身上,在那两个兔崽子身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