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七零娇妻要奋斗

七零娇妻要奋斗

漫千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舒小秋为了心中美好的向往,她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如愿以偿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可谁知一场意外让她重生回到了七六年大地震的那天,被一棒子打回原形的她百般不愿,可奈何她回不去了,只好接受眼前的一切。不过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容忍他人的欺辱,属于她的财富和她的幸福,她势要全部拿回来……

主角:舒小秋,凌轩   更新:2022-07-16 01: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小秋,凌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零娇妻要奋斗》,由网络作家“漫千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舒小秋为了心中美好的向往,她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如愿以偿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可谁知一场意外让她重生回到了七六年大地震的那天,被一棒子打回原形的她百般不愿,可奈何她回不去了,只好接受眼前的一切。不过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容忍他人的欺辱,属于她的财富和她的幸福,她势要全部拿回来……

《七零娇妻要奋斗》精彩片段

舒小秋是被狗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听到狗子“呜呜”叫,咬住她的袖子又拖又拽。

“怎么了,少帅?”舒小秋问。

少帅是她养的一只边牧犬,平时总喜欢睡梦中喊她。

还没等睁眼,舒小秋的半边身体已经被拖下地来。

她急忙翻个身下床,开门看到外边的情景,一下子呆住。

外面不是她熟悉的客厅,而是一片黑夜。

夜空下,没有灯光,隐约可以看到远远近近的群山和影影绰绰的树林。

这样的景色,遥远、陌生,而又......熟悉!

这分明是她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还未等她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见本该宁静的山村已经是一片鸡飞狗跳。

远处的,近处的,不知道有多少条狗,都在狂吠,中间伴着鸡群惊恐的叫声,连母鸡都在打鸣。

这个时候,脚下大地忽然一阵颤动,几乎让她没有办法站稳。

“呜呜......”狗子急燥的咬住她的裤腿使劲拖。

舒小秋刚挪两步,就见近处山坡上大片的山体滑了下来,轰鸣着砸进旁边的山谷。

怎么回事?

舒小秋仓皇回头,随着一声闷响,旁边的山体出现一条大大的裂缝。

这是......

舒小秋激灵一下,一个疯狂的念头砸入脑海。

这一天,是1976年7月28日,大灾难发生的那天!

她重生了!

顾不上多想,舒小秋立刻向裂缝下的窑洞冲去,同时大声喊:“地震了,快!快跑啊!”

一脚踹开窑洞的门直冲进去,抓住炕上的人使劲往下拖,大声喊:“奶奶,地震了,快!快跑!”

奶奶被她惊醒,疑惑的问:“你说什么?”

“地震了,快!快跑!”

舒小秋大喊,听到头顶又是一声断裂,大片的土掉下来,拼命把人向门外一推,跟着自己也扑了出去。

又是一声闷响,整片山体垮塌,很快分解成大片的黄土,辅天盖地的罩下来。

窑洞被瞬间吞没,舒小秋大半边身体被埋进土里。

“小秋......”

直摔出去的奶奶回头看见,厉声大喊,挣扎着爬起来。

狗子比她更快,吠叫两声,已经箭一样的冲了进去,咬住舒小秋的袖子拼命向外拖,而坡上的黄土仍然在不断的下滑。

方氏随后赶到,抓住她另一只手拼命向外拖。

黄土仍然在不断的落下,舒小秋的身体更多的被埋了进去,方氏和狗的力气根本没有办法救她出去。

难道刚重生就这么挂了?

舒小秋心里一凉,却看到一条人影冲破黄土跑了过来,奋力刨开她身边的土,抱住她的身体,和一人一狗合力,在又一片山体滑下来之前,把她拖了出去。

他是......

夜色中黄土弥漫,看不清来人的脸,连轮廓也是模模糊糊,可是舒小秋的心却莫名的一定。

身后,又是一阵巨大的崩塌声。

舒小秋回神,大声喊:“这里不安全,快跑!”

拉着方氏冲出院子。

村里的打谷场上,已经全是人,大家震惊的看着大片的山体滑下来,吞没窑洞,吞没农田,却束手无策。

舒小秋回头,刚才的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却对上一双恶狠狠的眼睛。


她最小的弟弟,舒冲!

“你看什么?”舒小秋扬眉,淡漠的看着八岁的男孩。

“你为什么不救我?”舒冲大声质问,指着她喊,“你早就出去了,知道是地震,可是你不先救我,却去救一个没用的老太婆!”

“那是我们奶奶!”舒小秋沉下脸。

“那又怎样?你不该先救我吗?我是男孩!”舒冲理直气壮的嚷。

忘了!

舒小秋被气笑。

现在,是1976年,她刚刚满18岁。

姐姐舒大春已经出嫁,家里还有大哥大嫂,二哥和三个弟弟。

这个家里,男孩最金贵,女孩像草一样,而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就成了被嫌弃的累赘。

记忆里,这次地震发生的时候,她爹舒满仓刚好去了镇上,地震发生,她家别的人都逃了出来,只有奶奶方氏被埋在窑洞里,丢了命。

所以,在她刚明白重生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去把奶奶救了出来。

奶奶活着,是不是,这一世已经有了变化?

“你说话!”舒冲见她不说话,更觉得有理,上去推她一把,大声喊。

“你不是活着吗?”舒小秋翻个白眼。

“你说什么?”舒冲大喊,指着脑袋给她看,“你看看,如果你先救我出来,我就不会被砸到!”

“怎么就没砸死你?”舒小秋咬牙骂了回去。

这可真是遗憾!

方氏看她一眼,抿一抿唇,没有说话。

杨金凤几步赶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把掌,大声骂:“你说什么?这是你弟弟!你咒他死?你自己怎么不去死?”

看到母亲,舒冲立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声喊:“妈,她就是故意的,她想让我死,故意的!”

舒小秋被打了一个趔趄,眼前一阵阵发黑,抿去唇间的一点血腥味,抬头瞪着杨金凤。

这个人是她妈!

亲妈!

可是她的眼里,只有她的几个儿子,从来没有女儿。

“你瞪我干什么?”见她居然敢瞪眼,杨金凤冲上来又要掐她。

舒小秋刚退一步,就听狗子一声吠,刷的冲过来挡在她身前,“呜呜”的眦牙瞪着杨金凤。

杨金凤一愣,大声骂:“干什么,畜牲也想造反?”

舒小秋看着面前的狗子,也一阵愣怔。

这不是她威风漂亮的边牧少帅,而是瘦骨如柴的黑色土狗,小黑!

可是这个时候的小黑,为什么会对她有这么强的保护欲?

人狗对恃,战争一触即发,而这个时候,大地又在摇晃,渐渐平静的大山再一次咆哮,更大的崩塌声传来。

舒冲吓的立刻闭嘴,抱住杨金凤的腿,惊恐的看着暗夜下的大山。

痛哭的人群惊恐的看着更多的山体滑落,眼泪凝在眼里,却已经惊吓到不能落下。

杨金凤也早忘记舒小秋的存在,只是抱住舒冲,颤抖的安慰:“没事,没事,别怕......”

舒小秋站在人群里,紧握着拳头,也仰头看着眼前灾难的发生,心里一阵一阵的发冷。

这里的村民,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家园被毁,而她想到的却是这次灾难的后果。

二十四万人!

冰冷的数字下,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这一场地震,足足吞啮掉二十四万人的生命,而她重生在这一刻,她知道灾难发生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却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


黎明在一片喧嚣中来临,第一道曙光照进山村的时候,所有的人终于透过口气来。

光明,可以带走黑暗,也带走了他们部分的恐惧。

所有的人,都开始茫然的向周围打量,看着面目全非的上阳沟,一时都手足无措。

“书记,现在怎么办?”最先开口的是五十多岁的杜进。

他的一句话,大家立刻找到方向,紧接着都问:“是啊,书记,这是怎么了?”

“书记,现在怎么办?”

“书记,我们家没了......”后边说话的人声音带着呜咽。

“大家听我说!”孙建军找了块石头站上去,双手下压,让人声静了下去,才说,“这是地震,具体情况,我还要去公社里问,现在,最要紧的是清点人口,看看谁家没有人跑出来,马上想办法救援!”

“孩子爹......”随着他的话,一个女人哭起来,撕心裂肺的喊,“他把我们送出来,又去背我婆婆,可再没看到他......”

“卫刚家,谁看到了?”孙建军大声问。

人群一下子静下来,大家都向自己身边去看,看有没有卫刚。

隔一会儿,一个声音迟疑的说:“我跑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往回跑,紧接着,那边窑洞就塌了......”

“不得了了,这可怎么活啊......”他的话音刚落,女人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哭了起来。

“等什么,去挖啊!”卫刚的弟弟卫白急了,挥下手,向着卫刚家的方向冲去,路过打谷场旁边,看到有散落的农具,顺手抓了起来。

“对对,去挖!”被他提醒,大家立刻反应过来,几个大小伙子跟着他跑了出去。

这一带头,人群立刻乱起来,呼爷叫娘的,找到的大松一口气,没找到的立刻叫上几个人跑回去救人,人群一下子散去大半。

希望,还有人能救出来吧!

舒小秋心想。

全村一共四十几户人家,很快清点完,包括卫刚母子在内,共有六个人失踪,十几个人受伤。

孙建军指挥大家简单处理好伤口,又站上大石头,大声说:“这地震之后怕有余震,窑洞已经塌了,大家不要再回去,趁着天亮,就在这打谷场上搭些窝棚,除了救援,千万别再靠近山根!”

窑洞虽破,可里边是大家所有的财产。

打谷场上,又传来女人忍不住的哭声,可也没有办法,只能去找硬柴搭窝棚。

舒小秋被杨金凤赶出来找硬柴,她绕开山根,向村边河滩的林子里来。

小黑紧紧的跟在她身边,耳朵竖起,东张西望,警觉的注意着四周。

舒小秋低头捡着硬柴,刚刚靠近林子,就听到有人吹了声口哨,抬起头,就看到了凌轩。

凌轩对上她的视线,默默把头转开。

离他不远,卫兴和几个年轻人走来,见舒小秋看过来,又吹声口哨,挤眉弄眼的看看旁边的几个人,扬着调子说:“小秋啊,来找你轩哥哥?”

几个年轻人轰一声笑起来,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扫射,仿佛要看穿她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