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踹了渣男后霸总对我纠缠不休

踹了渣男后霸总对我纠缠不休

小海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相恋,洛白薇没想到自己的一颗真心为了狗。当她意外撞见渣男和白莲堂姐的双重背叛之时,她为了报复转身与霸道总裁顾彦修闪婚。一场大婚过后,她打着顾太太的旗号虐渣打脸之时,她本以为她和顾彦修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却不想某个傲娇又腹黑的大佬一次又一次的将她护在怀中,给她温暖,许她此生相依!

主角:洛白薇,顾彦修   更新:2022-07-16 0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白薇,顾彦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踹了渣男后霸总对我纠缠不休》,由网络作家“小海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相恋,洛白薇没想到自己的一颗真心为了狗。当她意外撞见渣男和白莲堂姐的双重背叛之时,她为了报复转身与霸道总裁顾彦修闪婚。一场大婚过后,她打着顾太太的旗号虐渣打脸之时,她本以为她和顾彦修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却不想某个傲娇又腹黑的大佬一次又一次的将她护在怀中,给她温暖,许她此生相依!

《踹了渣男后霸总对我纠缠不休》精彩片段

轻微的女声隐约从卧室传来。

洛白薇看着地上散落的衣裙,心渐渐沉入谷底。

“爱不爱我?”

熟悉的男人声音,此时低沉沙哑,竟有些陌生。

卧室门缝虚掩,洛白薇想要推开门,却双手颤抖,不敢推开。

“季霖,你打算什么时候甩掉洛白薇啊,我都跟了你两年了,哪次不是你有需要我就来了,你可不能抛弃我。”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跟你在一起我才是最舒服的,她算什么东西,等她回来我就跟她分手。”

“嗯......那你说话算话,可不能骗我哦。”

“噗通——”

洛白薇推开房门,手上的礼品袋直接往两人身上扔去。

“狗男女!”

“啊!”女人尖叫起来。

“薇、薇薇?”

季霖迅速从女人身上下来,扯过被子遮掩。

“你不是说下周回来吗?怎么,怎么回来这么早?”

洛白薇红着眼眶,指甲深深掐进掌心,才能抵住那恶心的感觉。

“怎么,我回来的太早,打扰到你们了吗?”

“薇薇......薇薇你听我说,你也知道我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你出国一年了,我也是有需要的,但是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今天只是没控制住,你相信我?”

相信?

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若不是刚刚在门外听到了那些对话,她怕是都要信了。

再看看床上,那个没有丝毫愧疚还满脸愤怒的女人,正是她的堂姐洛青茗。

“季霖,我跟你在一起三年,你没控制住跟她搞了两年?”

酸楚在心口蔓延,洛白薇咬紧牙关,强忍眼泪。

季霖想去牵她的手,“薇薇,你听我解释!事出有因啊!”

洛白薇躲开,反手一巴掌甩过去,怒意和悲凉在眸中交织。

啪!

“无耻!”

“女表子,你敢打我!”季霖愣了一秒,一巴掌扇回去。

洛白薇被甩到地上,耳边瞬间一阵嗡鸣,她错愕的望着季霖。

“既然如此,我也不解释了,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说你这个女人,也太保守了,真把自己当成千金小姐,连睡一下都不给。”季霖言语嘲讽着她。

洛青茗心疼的望着季霖被打红的侧脸,不满的说道:“就是啊,表妹,这事你也不能怪季霖一个人,你平常就是太不解风情了,霸占了季霖三年,你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不过季霖对你也没什么兴趣,他最爱的还是我。”

“洛青茗,你就这么喜欢当小三吗?不要脸是家族遗传吗?”洛白薇眼含嘲讽。

“你!”洛青茗气得咬牙。

“别跟贱,人生气,不值得。”季霖宠溺的将洛青茗搂进怀里,当着洛白薇的面,毫不顾忌的吻了上去。

“唔......”洛青茗嘴角勾起炫耀的弧度。

洛白薇眼睁睁的看了两人重新回到床上,甚至毫不顾忌的扯下了浴袍。

“唔......”

洛白薇只觉得胃中翻涌,恶心得难以形容,可却也痛彻心扉。

这就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

洛白薇止不住的颤抖,愤怒与绝望迅速蔓延四肢百骸,滚烫的泪溢出眼眶,她倔强擦掉。然后,端起卧室门口的一盆大绿萝,连盆带土的砸到床上!

早晚都得绿。

“啊!!!你这个疯子!”

“洛白薇,你这个贱,人!”

两道骂声骤然响彻整个房间,洛白薇双目赤红,讽笑离开。

外面正下着雨,她像是不知冷一般,麻木的往前走,滚烫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看着雨幕里的霓虹与黑夜,她深深吸了口气,颤抖着手给闺蜜苏安安拨了个电话。

“安安......”

“薇薇,季霖该不会向你求婚了吧?”苏安安激动道。

“他出轨了。”心头的酸楚在此刻达到顶峰。

不轻不重的四个字落下,对面静默了几瞬。

“跟谁?”苏安安拧眉,声音冰冷锋利。

洛白薇压了压情绪,艰涩回答:“洛青茗。”

“......你到小区外边的公交站台避避雨,我马上过来。”

电话被匆匆挂断。

洛白薇坐在公交站台下的长椅上,透过雨幕,眼中再次涌起泪水。

以前下雨的时候,季霖都会来接她,生怕她被淋诗,温暖和心疼都恨不得从心底掏出来,却原来都是假的吗?

酸楚堵在喉咙里,她吸了吸鼻子,擦掉眼泪扯了扯嘴角。

从头至尾都是她瞎了眼。

“哗啦”

突然,一辆车疾驰而过,路边积水飞溅,直接溅了她一身。

啊!!!

原本还处在悲伤情绪里的洛白薇顿时气的不轻,她都已经这么惨了,为什么全世界都要跟她作对?

她抄起手里的包,猛地朝那辆车甩过去。

然而汽车只剩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车里,驾驶座上吊儿郎当的秦铮吹了个口哨,十分骚包。

“阿修,我的技术帅不帅?”

坐在副驾驶的顾彦修懒懒抬眸,只见后视镜里映出个落汤鸡似的的女孩,砸了包还不够,又扯下高跟鞋冲着他们的车飞过来。

慵懒的收回目光,他淡淡开口:“无聊。”

“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情趣都没有?”秦筝调侃着笑道:“刚刚那个女孩子身材样貌可都是绝色,我要不是你的发小,都要怀疑你的姓取向了。”

“你要是这么闲,分公司还有个项目......”

话还没说完,秦筝连忙闭嘴,一脸讨饶的模样,“别别别,你是我大哥,都是我多嘴,你千万别让我去管理公司。”

顾彦修闭目养神,“那就开你的车。”

车外的雨幕里,洛白薇最终还是咬牙跑出去把包包和高跟鞋捡回来,满身狼狈。

远处,一束远光灯打来,她下意识回头,就见那辆车稳稳停在身前,车窗摇下,苏安安心疼的要命,“快上车!”

上了车,苏安安贴心的给她擦拭过后,义愤填膺,“季霖这个臭渣男,敢背着你跟洛青茗搞在一起,我绝不会放过!”

洛白薇脸色苍白,声音低哑:“我要去酒吧。”

虽然刚刚那辆车溅了她一身水,可也让她冷静了,不就是浪吗?谁不会。


“酒吧?你这副样子去酒吧干什么?”

“那不然回家埋头痛哭吗?为什么我要这么痛苦?他能勾,搭女人,我就不能勾,搭男人了吗?”

觉察出话中的涩意,苏安安默了一瞬。

“好吧,就算是去酒吧,也得回去换身衣服,收拾好了,想去酒吧,我陪你!”

“好。”

铺天盖地的疲惫席卷而来,洛白薇没再说话。

苏安安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加快了车速。

到了酒吧之后,洛白薇除了喝酒,还是喝酒,转眼两大杯酒已经下肚了。

整个人眼神迷离,两颊泛红。

“薇薇,别喝了!”

眼见着又是一杯高浓度的威士忌被她端过去,苏安安赶紧把酒抢过来。

“安安,你说我哪里不好,为什么他要背叛我!”

“呜......”

洛白薇又是哭,又是控诉季霖,喝得酩酊大醉。

苏安安赶紧把人搂怀里,一阵安慰,“乖,你很好,全是那个狗男人的错,咱不在一棵树上吊死,以后找个更好的。”

“呜呜......安安,我的心好痛......”

安慰了好一会,洛白薇终于消停下来了,眼神迷离的说道:“我想去厕所。”

苏安安赶紧说道:“走,我陪你去!”

洛白薇冲进厕所,对着马桶就是一通狂吐,刚才喝的酒,一下子全都吐出来了,意识也跟着清醒了很多。

然而,一抬头,洛白薇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几乎完美的男人,从厕所走进来,洛白薇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顾言修皱眉,看着这个在男厕所里面的女人,那个女人花痴的盯着自己,目光一动不动,身上还散发这一股浓重的酒味,他赶紧捂住鼻子,心里一阵厌恶,瞬间脸上厕所的玉望都没有了,直接转身离开。

苏安安在外面看见有个男人从厕所里面出来,愣了两秒,这不是......抬头看了一眼标志。

卧槽!男厕!

洛白薇进男侧了!

意识到这一点,苏安安赶紧冲进去,看见脑袋插在马桶里狂吐的洛白薇,拉起来就往女厕冲。

“呕~安安,你干什么?”

“你跑进男厕了!”

洛白薇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空白,腹中又是一阵翻涌,容不得她思考其他的,冲进女厕,趴到马桶上就是一通狂吐。

吐到都要掉出眼泪,洛白薇才终于好受点。

苏安安拿着纸巾给她仔细的擦拭,“酒也喝了,也该回家了。”

“我不回家,我还要继续喝......”

“小姑乃乃,你都这样了,还喝什么喝?”苏安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把人搭在肩上,强行拖走。

“你别拦我安安......”

把人拖出酒吧,苏安安没好气的把人丢进车后座,“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吐在我车上,我就给你半路丢下去。”

说完,她踩下油门,疾驰离开。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洛白薇才缓缓转醒,脑壳突突的疼。

一起身就看见坐在沙发上,正用审视目光看着自己的苏安安。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清醒了?”苏安安好整以暇的靠着沙发。

洛白薇压了压唇角没说话。

“昨天失恋我允许你喝酒撒疯,不管怎么闹都行,但那都是昨天的事情了,你要是有点出息就别让我看不起你,渣男贱女你可以收拾他们,但如果因此颓丧,我可真就不管你了。”

“你说的对,我没必要为了这么个男人把自己搞的不人不鬼的,从今以后,我就当他死了,但是背叛之仇必定得报,我也不是好惹的。”

苏安安松了口气,揶揄道:“还算有救。”

气氛松快了一瞬,洛白薇的手机忽然响起,看到屏幕上熟悉的名字,她迟缓的接起。

“婶婶,您有什么事?”

“听季霖说你从国外回来了?你怎么都不告诉婶婶一声呢,婶婶也好让人去接你啊。”徐丽华热情似火的嗔怪,“婶婶好几年都没看见你了,难得你回来,今晚一起吃个饭吧,地方我一会发给你,可千万不能拒绝婶婶哦。”

洛白薇微怔,“我......”

“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啊,婶婶等你。”

电话被匆匆挂断,洛白薇面色复杂的放下手机。

“怎么了?”苏安安出声问。

她压了压唇面,“我婶婶让我去吃饭。”

“要是真不好拒绝就去吧,没事的,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洛白薇点点头,干脆向公司请了个年假,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番。

开着苏安安的车到了指定的酒店,她推门进去就看见叔叔婶婶已经在里面坐着了。

“薇薇来了啊,几年不见,都出落的这么漂亮了,婶婶都快认不出了!”徐丽华满脸笑容,话说的滴水不漏。

洛白薇浅笑,把伴手礼给二人递过去,“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徐丽华一看见是奢侈品的牌子,眼里闪着精光。

“人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多见外啊。”

说着,把伴手礼收到身边。

洛白薇瞧着,也不说破,端着温和的笑,“你们是长辈,这些都是应该的。”

徐丽华握着她的手,熨帖的出声:“一会儿啊你堂姐也来,你们俩姐妹也好叙叙旧。”说着又问:“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没个结婚对象吧?”

洛白薇长睫微垂,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不进不退。

包厢门突然被推开,她下意识看过去,目光一滞。

来人正是季霖和洛青茗,一身情侣装十分刺目。

瞥了眼两人相交的十指,她目光微颤,心口有一瞬间的刺痛。

“说曹操曹操到,来来来,快坐。”徐丽华看到二人,眉开眼笑的张罗人坐下。

洛青茗像是才看到她似的,面色一惊,“薇薇,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都没带什么礼物呢,是吧季霖。”

身旁的季霖目光微顿,笑着揽住她腰肢,满眼宠溺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讨厌。”她娇嗔着在他胸口轻轻拍了一下。

“别打疼了,我会心疼的。”季霖握住她的手,拉倒面前亲吻。

“爸妈都看着呢,你这像什么样子嘛。”洛青茗看似责怪,眼里脸上全是炫耀得意的笑容。

洛白薇暗中掐了掐掌心,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昨晚那一幕。

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畜生?

不,连畜生都不如。

“你们小两口感情好,我们看着也高兴的。”徐丽华笑眯眯的开口,仿若洛白薇是个空气一般。

洛青茗面露娇羞,黏腻的靠在季霖怀里。

“对了薇薇妹妹,你什么时候带个男朋友回来给我们看看呀,虽然你爸病重在医院,但是我作为你的堂姐,多少还是要关心一下你的婚姻大事的。”洛青茗挑眉看向她,脸上每一寸笑意都是在宣告主权。


“不牢你费心。”洛白薇的目光扫过季霖,风轻云淡的看着她,“你守好自己的人就好,抢来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留住的。”

洛青茗脸色一僵,眼神顿时染上怒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等她出声,季霖将人搂得更紧,在洛青茗额头上落下一吻,“别因为不相关的人不高兴,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话落,季霖看着两个长辈,“伯父伯母,我和青茗互相喜欢,已经决定订婚了,礼单我都拟好了,还请伯父伯母能给我们挑个好日子。”

说完,拿出一份礼单递过去,他十分礼貌道:“伯父伯母看看有没有哪里需要补充。”

洛白薇心里铺满了讽刺。

昨晚才被她逮到出轨,今天竟然就要和出轨对象商量订婚的事宜。

暗自吸气,心底深处最后一丝微光彻底寂灭。

三年,就当感情喂了狗。

徐丽华看着礼单,笑的合不拢嘴,“我们一定给你们挑选个黄道吉日,订婚这事儿可不能马虎!”

“你伯母说的对,婚姻大事一定要慎重,我和你伯母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良辰吉日。”

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洛白薇眼底闪过戚色。

“薇薇妹妹,到时候我和你姐夫订婚的时候可一定要来哦,你可是我唯一的堂妹,我想让你见证我的幸福。”她故意将‘姐夫’咬的很重,眼里闪着得意的光。

洛白薇讽刺的目光扫过季霖。

“我很忙。”

洛青茗“哎呀”了一声,撒娇道:“薇薇妹妹,工作可以随时做,但是你姐姐我的订婚典礼可是只有一次的,你就这么忍心不来吗?”

徐丽华也在一旁帮腔:“是啊薇薇,你姐姐都这么开口了,别拂了好意啊。”

好意?

洛白薇心中冷嗤,都是千年的狐妖装什么蛇精?

她跟季霖在一起三年,他们不是不知道。

“婶婶是非要我把话讲的清清楚楚吗?”她声音不轻不重,却莫名震慑。

洛青茗心底怒意倏地窜上来,眼眶却迅速蹿红,“妹妹,我只是好意,你为什么要这么曲解?如果我有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只求妹妹不要对我有这么大意见,好吗?”

她将姿态摆的极其卑微。

徐丽华凝着眉,“薇薇,你们是姐妹,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姐姐说话?”

洛白薇唇角微扯,她分明什么都没做,就已经被安上各种帽子。

“是我不知好歹。”她声音里夹着一丝涩意,“祝姐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不然菜都要凉了。”徐丽华张罗着端了洛白薇的碗,盛了碗汤,“婶婶知道你喜欢喝乌鱼汤,特意点的,多喝点。”

洛白薇也就顺着台阶下,笑意薄凉,“谢谢婶婶。”

“都是自家人,别客气。”徐丽华笑了笑,“对了,薇薇,婶婶看你都这么大年纪还没结婚对象,就特意给你留意了一下。”

洛白薇筷子稍稍一顿,等待下文。

“我们公司的一个合作商正好丧了偶,虽说已经快五十岁了,但男人是越老越值钱,况且他家里也有钱,你要是嫁过去肯定不会吃苦的,明天我就带你去见见他,也顺便把婚事敲定。”

“什么?”洛白薇脑子一翁。

“婶婶知道你们年轻姑娘都喜欢帅气小伙子,但小伙子哪有老男人会疼人,你嫁过去啊就是享福的命。”徐丽华说的一本正经。

洛白薇心凉了半截,指尖收紧,“多谢婶婶的好意,我目前还不打算结婚。”

“不打算结婚?”徐丽华脸色一变,声音都拔高了三分,“你可别忘了你爸爸还在重症监护室,要不是我们一直负担着,早就没了,你要不是我侄女,我都不稀得管。”

洛白薇放下筷子,顶着她不悦的眼神不疾不徐道:“我爸的病情是当年你们自己承诺的,我没有逼迫;其次,洛青茗刚说要订婚,婶婶就要我嫁个老男人,这么急促,婶婶当我是傻子吗?”

被戳穿心思的徐丽华立刻绷不住了,“你怎么说话呢!婶婶要不是为了你好,何必这么劳心劳神?”

洛青茗此时也出口帮腔,阴阳怪气:“妹妹,你别看不起老男人,现在可就只有老男人能救你于水火之中了,你嫁过去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也不用担心你爸的医药费,岂不两全其美?”

洛白薇眼底讽刺的意味一点点加深,“既然这么好,你怎么不嫁?”

她说完便起身,垂眸睨着这些虚伪的人,终是忍无可忍:“我的事情,谁也别想插手。”

出了酒店,洛白薇顶着耀眼的阳光,眼眶泛酸。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在这样?

电话在此时忽然响起,她下意识接通,对面传来徐丽华阴狠恶气的声音:“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三天内不答应,我就让医院把你爸扔出去!”

话落,对面传来忙音。

洛白薇紧握着手机,愣在原地。

想到卡里只剩下区区几万块,漫天的无助感侵袭而来。

分明她才是受害者,为什么却要承受如此多不属于她的苦难?

洛白薇目光呆滞,心口酸楚迅速蔓延。

仰头逼回眼泪,她自嘲一笑漫无目的往前走。

“嘀——”

刺耳的鸣笛声骤然传来,她回神就看见一辆黑色宾利朝自己冲来,速度不减!

洛白薇想躲,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一步都挪不动。

“呲——”

急刹声落下的同时,洛白薇两腿一软,骤然倒地。

宾利驾驶座上的助理猛地停车,吓得脸色苍白,“先生,好像遇到碰瓷的了。”

后座的顾彦修闻言缓缓睁眼,目光清冷,“打发了。”

助理心领神会,下车朝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女人走过去,心里叹了口气,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非得赶碰瓷这勾当。

“小姐,”助理拿出钱包,抽出几张红票子递过去,“我们赶时间,这些你收下吧。”

看到五张票子,洛白薇眼里闪过悲凉。

“你以为......我是来碰瓷的?”

小助理拧眉,难道不是?

洛白薇苦涩一笑,从地上起来,声音缥缈的厉害,“如果是五百万我还能考虑接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