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

神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

冷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几日,南宫翎收到南宫家要接她回去的消息,可一上路,她就被人暗中追杀。顾不上考虑太多,她拼死一战后,在悬崖上被一个俊美男人所救,逃过一劫。回到南宫家,嫡姐嫉妒她的美貌,暗地下毒。嫡母厌恶,恨不得将她除之而后快。她一一用实力打脸虐渣,却发现,每日围在她身边的神秘男子就是当初救他之人!

主角:南宫翎,秦奉之   更新:2022-07-16 01: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宫翎,秦奉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冷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几日,南宫翎收到南宫家要接她回去的消息,可一上路,她就被人暗中追杀。顾不上考虑太多,她拼死一战后,在悬崖上被一个俊美男人所救,逃过一劫。回到南宫家,嫡姐嫉妒她的美貌,暗地下毒。嫡母厌恶,恨不得将她除之而后快。她一一用实力打脸虐渣,却发现,每日围在她身边的神秘男子就是当初救他之人!

《神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噗嗤!”

利物没入皮肉的声音响在耳畔,随行的丫鬟在南宫翎眼中倒下。

前几日,她收到了南宫家要接她回来的消息,可一上路,她就被人暗中追杀。

容不得她多想,十几个银甲侍卫将她团团围住,杀机毕现,仿佛她是个待宰的羔羊。

“受死吧!”

南宫翎啐了口含着血的唾沫,眼神凛冽,手中的刀闪着凛凛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对面银甲侍卫,一刀砍在他的脖子上。

霎时间,鲜血飞溅,一颗头颅滚落在地上。南宫翎苍白的小脸沾上血迹,犹如地狱索命的修罗,周身散发着阴寒。

其他人被这一招震慑住,只是一个愣神的时间,南宫翎再次解决两人。

银甲卫不敢再轻敌,对南宫翎群起而攻,招招致命。

南宫翎一个翻滚,躲过那明晃晃落下来的刀,转身拔腿就跑。

“追!”

南宫翎仓皇逃窜,林中葱郁树木成为她最好的遮挡,一路伏击又解决不少人。

天边已经暗下来,不知不觉,南宫翎已经逃窜三个多时辰,可身后的银甲卫就像是杀不完一样,此时正层层围困她。

南宫翎单膝跪地,身体已经达到极限。

“让我死个明白,谁派你们来的。”

身穿银甲,显然是朝廷中人。

“去问阎王爷吧。”

为首的银甲卫举起刀,话音随着风传进南宫翎耳中,眼看着刀就要落下……

“咻”的一声,利物划破风声,击歪了落下来的刀,刀尖插进南宫翎身侧的石头上,激起阵阵尘埃。

就在此时,南宫翎猛地跳起,手中那早已被染红的刀狠狠刺进银甲卫的胸膛。

又是几声破空声,银甲卫应声倒地,其他人有些慌乱起来。

然而还没等看清楚是谁出手,只见一阵白影闪过,崖上的南宫翎不见了踪影。

夜风呼啸凛冽,南宫翎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飞速逃离,因男人的触碰,体内燥热的火苗又一次升腾。

南宫翎不由暗骂了几声,再次试图压下这燥热,可发现已经没用。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黑下,南宫翎心情也愈发变得凝重。

终于,男人停下。

这是一处四合院,院中散发着药草清香。

再次脚踏实地,南宫翎身子颤了颤,一时间竟有些舍不得离开男人的怀抱。

她抬头,只看到男人泛着些许胡茬的下巴,那双凉薄的眼低垂着看她,仿佛盛满了冬雪,只一眼就让人觉得刻骨冰寒。

“松开。”

而男人的声音,更是冷到了骨子里,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捏碎扔掉一般。

可是,南宫翎却是不舍松开。

秦奉之扯了扯南宫翎的手,却发现她抓的愈紧,眉头不禁皱起。

触及女子纤细的手腕,肌肤竟烫得吓人,食指落在她的脉上,眉宇微皱。

内伤很深,经脉紊乱,而且,还中了合欢散。

下一秒,原本浑身力气流失殆尽的南宫翎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强迫他低下头,踮起脚尖就要凑上去吻他,动作急切。

就在南宫翎要触及秦奉之唇瓣的那一刹那,他反手擒住她,将她双手反剪于身后,随手扯下她头上的发带绑住,眼里透着丝丝讥讽。

“唔……”

没尝到芳泽,南宫翎不满的哼哼出声,实则心底是唾弃自己的。

怪药物太强大,她不受控制。

秦奉之退开三步远,上下打量了一番南宫翎,女子身上衣衫已经被血染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身上大大小小无数伤口,可一张小脸却是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崖上看你铮铮傲骨,没想到此刻却如此放荡。”语气讥讽,可眼中却透着一丝钦佩。

身中合欢散,被数人围攻,却依旧不落下风,若是亲眼看见,他还真不信竟是一名女子。

此时,南宫翎才看清男人的模样,狭长的眼,轻抿的唇,无一不显凉薄。他一袭纯白长袍,染了些许血迹,发丝束在头顶,用一根白玉簪固定。

一阵清风拂来,吹动他的发丝,月色银辉落在他身上,更衬得他宛如谪仙。

南宫翎怒瞪他,眼中交织着欲望和挣扎,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倒有几分小娘子家的娇嗔模样。

秦奉之轻嗤,从随身携带的小瓷瓶里倒出一粒药,塞进她嘴中。随着药物滑进胃里,翻腾的热浪一点一点平息,南宫翎也终于承受不住疲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秦奉之伸手接住倒下的她,淡淡道:“去查查她什么身份。”

京中何时出了这样一个女英雄,他竟不知。

两个时辰后,南宫翎悠悠醒来,她猛地坐起来,眼神戒备。

身上的伤口都已经被处理包扎好,连衣服都换了。而床边不远处坐着一个黑衣男人,正悠悠喝着茶,动作慵懒矜贵,周身散发着一股威压,让人忍不住想臣服。

看到他,南宫翎才想起崖上的那一幕,不禁问:“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秦奉之眸子微抬,墨色瞳孔流转着她看不懂的光泽,随后缓缓道,“我是谁不重要。”

紧接着,他看向南宫翎,似是打量,似是惊讶,“看不出来,南宫大将军的小女儿,还有此等身手。”

南宫翎微惊,面上却不显分毫,自顾自起身下床,一边穿着,一边漫不经心的道谢:“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解药之恩,南宫小姐可欠了我两个人情。”

南宫翎穿鞋的动作一顿,解药!

她猛地抬头,眼神惊愕,莫不是他……

秦奉之只是挑眉看她,一言不发,眼神意味深长。

南宫翎动了动身子,发现除了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之外,并没有任何不适之处,脸色随即恢复正常。

心里说不感激是假的,若不是他出手,她现在只怕早已是一具尸体。

“阁下救命之恩我记下了,日后所有需要,大可来找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眼下天色已经变亮,她还要赶紧回南宫家,不然等到天色大亮,还不知道会从里面传出怎样的谣言。

秦奉之也站起来,语气含着几分笑意:“好,那南宫小姐可得记住自己说的话。”

回应他的,是南宫翎的关门声,他不由勾唇,他倒是挺期待她孤身回到南宫家时的情景呢。


早些年的时候,南宫将军宠妾诞下一女,却被告知此女和南宫家相冲,是以,南宫将军不得不把还未满月的小女儿送去乡下。

而近日,小皇帝欲纳妃开枝散叶,若他猜的没错,南宫将军便是借此为由将南宫翎接回来,从此安顿在南宫家。

而这,恰恰挡了某些人的路。

想起崖上的那些银甲卫,秦奉之嘴角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南宫将军,终究是老了啊。”

随着天色渐渐变亮,街道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吆喝贩卖声充斥着,没人会注意人群之中那个瘦削孱弱,却挺直背脊的少女。

走了许久,南宫翎停在一座府邸前,偌大的“南宫府”三个字悬在她的头顶。

守门的家丁看到她驻足,便走过来驱赶,“去去去,哪儿来的叫花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南宫翎后退一步,避开家丁挥过来的手,从腰间扯下一块墨色玉佩,递到家丁面前,冷声道:“我是南宫翎,进去告诉你们将军,我回来了。”

家丁本欲驱赶,可听到“南宫翎”三个字,再看她手中的墨玉,到了喉咙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你……你等等啊,我进去通报夫人。”

南宫翎面无表情的把墨玉收起来,这是南宫家的信物,那些追杀她的人,曾不止一次想抢夺这块墨玉。

很快,家丁回来,身后跟着一个面相刻薄的嬷嬷。

乔嬷嬷看着台阶下身影单薄的少女,三角眼一横,一叉腰,张嘴就骂道:“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南宫家三小姐!”

“来人,把她抓起来!”

随着乔嬷嬷一声令下,家丁们一拥而上。

南宫翎眸子一凛,威慑性十足,家丁犹豫着停了下来。

随后,她伸手举着墨玉,不慌不忙的开口:“看清楚了,这是南宫家独有的信物,我是南宫家正儿八经的三小姐,你算哪门子葱,敢对我指手画脚!”

乔嬷嬷冷哼,叉腰神气道:“我可是夫人跟前伺候的嬷嬷,府里两个小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自然知道南宫家墨玉是何种模样。”

“就你手里这块,我一眼就看出这是假的,南宫家的墨玉乃是请大师所雕刻,工艺独一无二,每位小姐手持一枚,整个京城谁人不知。”

说着,乔嬷嬷脸上露出鄙夷:“啧啧啧,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净做些令人不耻的行径,我南宫家三小姐从小养在乡下,还未被接回来,你怕是从哪儿得知的小道消息,特来冒充!”

两人这一动静惹得不少百姓围观,小声议论着。

乔嬷嬷再度开口,“把她抓了,听候夫人处置!”

扫了一眼冲过来的家丁,南宫翎嘴角勾出一抹讥讽。

矮身躲过家丁伸过来的手,抬起一脚踢在那人裆下,随即转身一掌劈在另外一人脖子上。

三两下之后,家丁都倒在地上,哀嚎一片。

南宫翎抬眸,眸子露出一抹杀机:“我最后说一遍,把你们将军叫出来,否则别怪我杀进去。”

乔嬷嬷被南宫翎的伸手和眼神震慑住,咽了口口水,伸手指着她,指尖颤抖着,“你……你给我等着!”

不多时,一群人呼啦啦来到门口,为首的便是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在丫鬟的搀扶之下出来,脚步略显急促,头上首饰叮当作响。

她身侧,是一个面色有些苍白,却我见犹怜的女人,她捏着手帕,眼中满是焦急。

只一眼,南宫翎就大致猜到了两人的身份。

雍容华贵的将军府人刘氏,和楚楚动人的妾室王氏,也是她的生母。

刘氏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宫翎,只一眼就看出那是个不好惹的主。

“就是你冒充我南宫家三小姐?”语气温温柔柔,没有一点怪罪的意思。

南宫翎舌尖顶了顶上颚,葱白素指抚着墨玉上的花纹,冷声说:“我听身边嬷嬷说过,南宫家独有的墨玉是镂空的,而内部,则是用婴儿刚出生时的足尖血所浸泡的一颗极品玉珠,通体红润如血。”

语毕,她果然在刘氏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慌。

南宫翎眼中露出讥诮,刘氏怕是没想到,墨玉的秘密,南宫将军早就告诉了她的母亲王氏。

“刚刚那个奴才说了,南宫家的墨玉是请大师雕刻,工艺独一无二,那我手中这枚……”

话音未落,南宫翎手一松,刘氏的呼吸也随着墨玉掉落而停顿。

墨玉掉在地上,顷刻间四分五裂,里面圆润的血珠弹跳着出来,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弯腰捡起血珠,脸上恰到好处露出两分伤心,“我知道我从小养在乡下,没见过世面,南宫夫人不想认我,我能理解。”

瘦弱的少女站在人群之中,遗世独立,周身笼罩着一层惨淡,围观的人无一不心疼。

“哎呀,就算人家从小养在乡下,怎么说也是正儿八经的小姐啊,这……太过分了。”

“就是,哪有这么为难人的。”

刘氏的目光落在她掌心的血珠上,眸中恼恨一闪而过,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身侧之人,几乎是咬碎了一口银牙。

再开口,却已经变成了满满担忧。

“翎儿啊,真的是你,怪为娘糊涂,一时间竟信了下人的话。”刘氏激动的走下来,抓住南宫翎的手,眼中的担忧要溢出来一般。

“那些下人回来禀报说,你们路遇土匪,走散了,为娘以为你……”

“都是为娘不好,你平安无事就是最好的,那些事,就不提了。”

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围观的百姓听到,一下子把所有错处推在了下人身上,并且完全不提刚刚乔嬷嬷所作所为。

路遇土匪,侍卫丫鬟皆无,她一介弱女子,是怎么回来的?是个人都会加以猜测。

到时,她的名声也会随之变臭。

南宫翎不动声色的抽回手,将血珠收好,清冷的眸子里闪了些泪光,哽咽道:“我没事,只是苦了夫人派去接我的侍卫和丫鬟,侍卫拖住了土匪,丫鬟护着我逃跑,若不是有他们护着,我怕是回不来了。”


说着,她也抬手擦了擦泪,“那个忠心耿耿的丫鬟为了帮我引开追来的土匪,穿上我的衣服,最后死在了土匪刀下。”

她说的情真意切,不禁令人动容,周围百姓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

刘氏闻言,像模像样的抹了眼泪,重新拉起南宫翎的手,道:“不说这些了,回来了就好,你爹盼了好几天了,走,为娘带你回家。”

南宫翎跟在刘氏身侧,不动声色打量着,面色平静。

踏进南宫府,身后的门重重关上。

“早知道你要回来,为娘特意让下人把院子收拾出来。巧翠,你带三小姐回院子,仔细照顾着,缺什么尽管来和我说。”

看着南宫翎挺直的背影,刘氏的手帕都捏的变形,随即又露出一个渗人的笑。

人还活着也没关系,回到南宫家的后院,还不是任由她捏扁搓圆!

巧翠领着南宫翎来到清和院,院子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偏僻,冷清,杂草丛生。

巧翠下巴努了努,“喏,这就是你的院子,自己进去吧。”

说完,巧翠转身想走,却被南宫家抓住手臂,她回头,脸上隐隐露出怒意,却按耐着问:“三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南宫翎扫了一眼院子,嗓音平静,“去收拾出来。”

巧翠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让我去干那些粗活,我可是夫人身边的丫鬟!”

“原来你还知道你是丫鬟。”南宫翎嗤笑出声,随即一把将巧翠推了进去,关上门。

“什么时候清理干净什么时候回去。”

巧翠踉跄了两下,彻底怒了,瞪着眼就向南宫翎冲了过来,“你还真当自己是小姐了!”

南宫翎勾起唇角,在巧翠冲过来的那一刹那,侧身躲开,惯性使她直接撞在了门上。南宫翎转身,一脚踩在她腰上,就这样将她固定在门板上面,动弹不得。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说着,脚下使了两分力。

巧翠只觉得自己的腰要断了,急忙求饶:“是是是,奴婢这就清理。”

南宫翎松开巧翠,指使着她干活。

所幸院子设备还算齐全,只是脏了点,打扫之后倒也还能看。

打发掉巧翠,南宫翎径直走进屋内,准备先睡一觉。

近几日她几乎都没怎么睡,眼下只想好好睡一觉,其他的等她睡醒了再说。

和衣躺在床上,她很快便睡着了,可没多久,门外就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催魂一般。

坐起来揉了揉胀痛的额角,起身去开门。

“三小姐,将军回来了,让你去前厅。”

南宫翎眼神恢复清明,扬了扬眸子:“带路。”

一路弯弯绕绕,终于来到前厅。

此时前厅围坐着一大堆人,将军府的女眷男丁都在此处,坐在首位的中年男人身上还穿着官服,显然是刚下朝回来。

南宫翎踏进正厅,就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在她身上,打量,讥诮,不屑。

南宫桓看着正厅中央站定的少女,一身粗布麻衣,和一众锦衣华服格格不入,眉眼间却不显半点局促畏惧,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满意的点点头,他开口:“翎儿回来可还顺利?”

南宫翎在众目睽睽之下,眼里露出一抹讥诮,反问南宫桓:“顺不顺利,将军还不知道吗?”

“嘭”的一声,有人一掌拍在桌上,怒道:“南宫翎,你怎么敢这么对爹说话!还真是乡下的粗鄙村妇,上不得台面的玩意!”

南宫翎眼神凉飕飕的瞥了一眼那个拍桌的少女:“既知我是乡下来的,粗鄙无知,那麻烦你管管自己的嘴巴,若是惹得我不高兴了,怕是会冲上去打上两巴掌出出气。”

少女一愣,随即红了眼眶,可怜巴巴的看向南宫桓:“爹,你看她!”

南宫桓摆手,正了脸色:“好了,不许胡闹。”

“翎儿,你回来遇到的事我都已经知道,那些山匪我会派人去剿灭,你就安心待在家中,好好学习学习礼仪,过两日一同进宫,参加皇上的选秀。”

南宫翎挑眉,缓缓从袖中摸出那颗血珠,下一秒,果然在刘氏脸上看出些许慌张。

不等她开口,刘氏突然起身,跪在南宫桓面前,诚恳道:“妾身有错,管教不力,让翎儿受罪了,还请老爷责罚。”

显然,南宫桓还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甚至不知道是有人蓄意要杀她。

“夫人这是做何,先起来。”

刘氏顺势站起来,解释道:“今儿早上,老爷去上朝之后,就有人来禀报,说是外面有人拿着南宫家的信物,声称自己是三小姐。那时我刚得到翎儿遇到土匪的事,就认为那人是冒充,便让乔嬷嬷去打发了。”

“谁知……”刘氏无比愧疚的看向南宫翎,“谁知,竟真的是翎儿,是我管教不力,让翎儿在门口受了委屈。”

南宫翎冷眼看着她表演,不禁想为她鼓掌。

“我再三请乔嬷嬷叫夫人或将军出来,可乔嬷嬷一口咬定墨玉是假的,最后逼得我不得不摔碎墨玉,自证身份。所以,将军想如何处置乔嬷嬷?”

当时她不提乔嬷嬷一事,是因为乔嬷嬷是刘氏身边的人,若是让刘氏处置,只怕乔嬷嬷一点皮都不会破。

南宫桓沉了眉眼,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刘氏心里不免打鼓。

“乔嬷嬷以下犯上,打五十大板,立刻执行!”

言语铿锵有力,不容得半点反驳。

刘氏一下子白了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桓,乔嬷嬷是她的乳娘,他竟如此狠心……

“翎儿,你受委屈了,为父会好好补偿你的。”

南宫翎点点头,却没当回事。

“我累了,就先回去了。”

说罢,转身,抬脚,动作不带一点停顿的。

回到清和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墨香。

南宫翎进屋,她面前突然出现一抹黑影,鬼魅一般。伴随着黑影的出现,门窗被风吹关上。

南宫翎抬眸看了一眼面前之人,神情没有多少意外,只淡淡问:“阁下过来,可是想好了想让我做什么?不过有言在先,超出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不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