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保护妹妹,夏怡洋不得不答应继母的要求,给继母的女儿替嫁。新郎欧阳容虽是豪门世家公子,但因为一场火灾,他容貌尽毁,性情残暴无常,已经失去了传宗接代的能力。夏怡洋丝毫没有嫌弃他,嫁过去之后不卑不亢的完成自己本职工作,悉心真诚的照顾他。可毕竟是豪门家族,里面有太多阴谋算计,让她举步维艰。好在,每次都有欧阳容护她周全!

主角:夏怡洋,欧阳容   更新:2022-07-16 01: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怡洋,欧阳容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由网络作家“尘北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保护妹妹,夏怡洋不得不答应继母的要求,给继母的女儿替嫁。新郎欧阳容虽是豪门世家公子,但因为一场火灾,他容貌尽毁,性情残暴无常,已经失去了传宗接代的能力。夏怡洋丝毫没有嫌弃他,嫁过去之后不卑不亢的完成自己本职工作,悉心真诚的照顾他。可毕竟是豪门家族,里面有太多阴谋算计,让她举步维艰。好在,每次都有欧阳容护她周全!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精彩片段

初夏的夜闷热异常,丝丝惨白的月光从云层中浸透而出,晕染开一方沉郁。

位于半山腰的古堡灯火通明,却静得吓人,偶有虫鸣响起,惊心动魄。

一身黑色婚纱的夏怡洋从加长型的劳斯莱斯车上下来,精致的妆容掩盖不住脸色苍白,琉璃般的眸子布满恐惧。

这里的一切都透着诡异,如同她身上这件价值连城,却像是被诅咒了一般的婚纱。

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非但没有婚礼,没有宾客,没有亲人的祝福,甚至不见新郎露面。她就像一件物品一般,被迫套上了主人喜欢的外壳,来到这诡异的古堡献祭。

“少夫人,里面请。”管家的声音拉回了夏怡洋的思绪,脚哆嗦得厉害,怎么都迈不开。

管家见夏怡洋迟迟不动,又催促了遍。

做了几个深呼吸,勉强压下满心恐惧,夏怡洋才在管家的带领下进入古堡大厅。

整个大厅只有黑与白两种颜色,给人的感觉压抑又沉闷,呆得久了,透不过气来。

夏怡洋内心的恐惧升到最高点,双手埋入层层叠叠的黑纱里,用力抓着,才能抑制住转身而逃的冲动。

只一层楼梯,夏怡洋走出了一身冷汗。

管家停在一扇门前,恭敬地说:“这一间就是您和少爷的新房,少夫人自己进去吧。祝您和少爷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在管家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夏怡洋手握住了门把锁,心一横,扭开了门。

里面一团漆黑,一股难闻的药味扑面而来,若不是管家就在身后,夏怡洋肯定尖叫出声。

“请!”管家如幽灵般的声音响起,夏怡洋不得不硬着头皮进去。

“砰”地一声,身后的门被重重门上,并上了锁。

夏怡洋忙在墙壁上四下摸索,当灯光亮起,惊恐的心才稍稍放下。

“把灯关了。”一道富有磁性又冷得像冰的声音响起,夏怡洋本能寻着声源望去,只见贵妃椅上躺着一个穿着纯黑丝绸睡衣,身材欣长的男人。

一边脸戴着面具,露出一双寒光森森的眼睛盯得夏怡洋浑身发抖。

“别让我说第二遍!”

“是。”夏怡洋不敢迟疑,忙将灯关了。

厚重的窗帘挡住了惨白的月光,室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夏怡洋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黑暗中,感觉男人的气息靠近,夏怡洋紧绷了一天的心弦断裂,尖叫出声:“啊……”

“闭嘴!”男人森寒的声音迫使她双手紧捂住嘴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贪慕虚荣的女人,装出一副被迫的样子给谁看?”男人的眼睛近在咫尺,如鬼魅般森冷。

夏怡洋被气得忘了恐惧和危险,仰起头,倔强地说:“是你欧阳家仗势欺人,非要夏家履行婚约,你真当我是自愿的吗?”

“这么说来,你也不愿意?”一个“也”字拉近了和夏怡洋的距离,欧阳容身上的寒气褪去了些。

“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没有一个女人会随随便便把自己嫁给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她不知道有多少人贪慕欧阳家的权势,财富和位置,但她一点都不稀罕。

如果不是父亲和继母用妹妹要挟她,她怎么可能千里迢迢嫁给一个因为受伤毁容而性情大变,恐怖残暴的男人?

哪怕他是欧阳家的继承人,身价亿万,她一点都不想高攀。

“你倒是诚实。”欧阳容又靠近一步,声音辨不出喜怒。

“我知道骗不过二少,又何必说谎?而且,我们既成夫妻,就要以诚相待。”夏怡洋发现欧阳容的眼睛很漂亮,如果少一点森寒,多一些温柔,肯定会醉倒一大批女孩子。

她见过欧阳容未毁容前的照片,五官精致,俊美无俦,唇角总是挂着浅笑,气质儒雅,温和,是E国世家豪门千金的第一理想佳婿。

他生下来就是上帝的宠儿,在众多的堂兄弟姐妹中被老爷子选中,亲自教导。一年前老爷子身体欠佳,遂任命他为集团总裁。

短短半年,他用实力征服了人心,堵住了所有对他置疑的声音。

自此站上人生巅峰,成为E国最耀眼的男人。

哪知一场车祸差点儿要了他的命,还毁了他的倾世容颜。更有传闻他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无法人道。因此性情大变,孤僻乖张,“好一个以诚相待。夏怡洋,你也说了,我们素昧平生,根本不可能有感情。别告诉我,你嫁给我是因为遵守承诺?”欧阳容不屑的气息融入空气,丝丝剐着夏怡洋的心。


“当然不是。”夏怡洋深吸一口气,如实回答。

欧阳容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走到沙发上坐下,黑暗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障碍。

“说说看。”

垂在身侧的手,抓皱了昂贵的婚纱,犹豫了几秒,夏怡洋坦白:“欧阳爷爷和我奶奶当年为两家孙辈定下婚约,原本我的继姐一心想嫁入欧阳家,可听说你的事后又反悔。后妈疼爱女儿,不愿她受委屈,就抓走我患有精神病的妹妹,威胁我嫁入欧阳家。”

夏怡洋坦白得令欧阳容震惊,她果然句句属实,以诚相待。

有点意思。

“你这样屡次三番表达你不屑这段婚姻,就不怕惹怒我?”黑暗中夏怡洋看不到欧阳容的表情,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

“怕。”夏怡洋的回答,让欧阳容嘴角勾起几不可察的弧度。

“可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夏怡洋这句话,彻底勾起欧阳容的兴趣。

黑暗中,欧阳容的唇微勾,破天荒的,他对这个女人并不厌恶,反而产生一种连他都理不清的好奇。

“我想二少不会甘心娶一个被安排的女人,你一定有你的打算。我愿意全力配合你,只希望事成之后,二少可以帮我接出妹妹。”夏怡洋目光坚定望向黑暗中的某人,掌心却沁出了汗。

男人久久不说话,沉默如同一条冰冷的蛇缠上夏怡洋的脖子,勒得她几乎窒息。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没有退路。

夏家今时不同往日,自从奶奶去世后,不擅经营的爸爸任由继母将自家亲戚带入公司,霸占重要职位,不思改革和进取,成天摆出皇亲国戚的架子,作威作福逼走了奶奶一手培养的人才,把公司搞得乌烟瘴气,摇摇欲坠。

欧阳容不说话,夏怡洋舔了舔干涩的唇,问:“二少,你的意思是?”

黑暗中传来男人不屑的冷嗤,夏怡洋一颗心不禁往下沉。

她还是太天真了,这一搏失败了。

“成交!”冰冷的两个字此时听在夏怡洋耳里宛如天籁。

夏怡洋目光绽出喜色,亮晶晶宛如黑暗中的夜明珠,令欧阳容有几分失神:“谢谢二少,我一定会尽力配合你,不会让你失望的。”

“过来。”又是冷冷的两个字,透着不容人置疑的命令。

夏怡洋笑容僵在脸上:“二少,把灯开了,好吗?”

这么黑,实在是太没安全感了。

“怎么刚刚达成口头协议,你就想反悔?”冷冽的声音带着不屑,夏怡洋心头一震。

“不,不是的,我只是有点怕黑。”夏怡洋垂下头,绞着手指。

“既然你敢嫁入容瑞堡,就不会只有一点鼠胆。女人,协议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不肯遵守,现在就滚!”欧阳容像是动了怒,夏怡洋不敢迟疑,大步往前。

房间实在是太黑了,加上她第一次穿高跟鞋,不知踩到了什么,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前扑。

夏怡洋紧咬住下唇,闭上眼,空中一片空白。

“砰”地一声,她撞到一个坚硬的物体,痛得眼泪直流。

“夏怡洋,给我起来。”男人的暴喝,惊得夏怡洋反射性要站起来。可是,脚葳伤了,无法着力,她还没站起来就又跌下去。

如此反复数次,耳边男人压抑的喘息越来越重。

夏怡洋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忍痛爬了起来。

她还没站定,只觉身边一阵热风刮过,很快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脚伤处实在是太痛了,夏怡洋没有多余的精力想其他。

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踝。

十分钟后,浴室门开了,逆着光,刚刚洗过澡的男人头发上滴着水,半边面具显得神秘而魅惑,身上清冷狂霸的气息更是有种致命的吸引力,紧紧黏住夏怡洋的目光。

欧阳容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皮肤光洁如绸,并没有传说中丑陋的烧伤。

夏怡洋还没反应过来,灯又被关掉,房间重新陷入一团漆黑。

欧阳容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躺上床,拉起被子,睡觉。

夏怡洋脚踝处痛得很,几次欲开口,又怕吵醒欧阳容。

从早上折腾到现在,她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此时困倦袭来,夏怡洋靠着沙发睡着了。

……

“二少夫人,你快醒醒。”夏怡洋睁开眼,一张近在咫尺放大的中午妇女的脸吓了她一大跳,猛然惊醒,头撞上木制的沙发扶手,痛得眼泪汪汪。

“二少夫人,你没事吧?”管家伸手要去扶她,夏怡洋忙摆了摆手,自己撑着茶几要站起来,脚踝处传来的剧痛使她又跌坐下去。


可怜兮兮地看着管家:“管家,你有没有跌打药,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姚彩玲一怔,站起来:“我马上叫医生给二少夫人看看。”

“不用了,就是不小心扭伤了,自己推拿一下就好了。”这种小伤她已经处理得驾轻就熟了,就是这里没有跌打药。

“大夫人和二夫人已经在客厅等着了,少夫人必须马上去见她。”姚彩玲蹲下去将夏怡洋扶起来。

蜷缩在地上睡着浑身酸痛,加上脚伤,夏怡洋脑子有些懵,迟了三秒才反应过来。

糟了,新婚第二天媳妇要早起给公公婆婆敬茶,她居然忘记了。

……

半个小时后,夏怡洋才来到客厅,复古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两名衣着时尚,珠光宝气,保养得宜的贵妇。

较年长的贵妇站起来,绕着夏怡洋走了一圈,目光挑衅,带着不屑:“欧阳家的规矩,新媳妇进门第二天必须早起,给长辈敬茶,你倒好,睡到日上三竿,还让长辈等,成何体统?”

姚彩玲欲上前帮夏怡洋说话,被沐艳艳狠狠一瞪,垂首敛眉,不敢多言。

夏怡洋抬起头,直视沐艳艳愤怒的眼睛,不卑不亢:“对不起,大伯母,不知道您今天会来。”

“我看你是飞上枝头,太飘了吧?连自己的出身都忘了。”沐艳艳狠狠剐了她一眼,充满怨恨。

她都已经安排好自己的侄女要嫁给欧阳容了,哪知道半路杀出个夏家,还是老爷子亲定的婚事,害她白忙一场。

欧阳家是E国E城的百年世家,欧阳集团更是E国第一大财团,旗下涉及的产业众多,掌握着E国一半的经济命脉。

欧阳老爷子育有二子一女,两个儿子都资质平庸,老爷子便从孙字辈里挑选适合的继承人。

身为长房长媳的沐艳艳理所当然认为老爷子应该选中自己的儿子,可偏偏老爷子看中了二房的欧阳容。

这叫沐艳艳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半年前欧阳容发生严重车祸,一度传来伤情危重。

沐艳艳暗暗高兴着,欧阳家孙字辈除了欧阳容就剩下她的儿子欧阳哲了。她就不信老爷子不扶她儿子上位。

岂知三个月后,欧阳容伤愈出院,他只是烧伤毁了容,除了性情大变外,并不影响他的领导能力,老爷子甚至开始帮他物色合适的妻子人选。

沐艳艳想,既然暂时无法将他拉下马,就让自己的侄女嫁给他,到时候她就不怕老爷子百年之后,欧阳容会对付大房。

于是,她故意在上流圈散播谣言,将欧阳容形容得恐怖异常,堪比魔鬼。

原本计划很成功,众千金避之唯恐不及。

沐艳艳就等一个时机,好把自己的侄女带到老爷子面前。沐家与欧阳家门当户对,亲上加亲,她相信老爷子不会反对的。

岂知……

面对沐艳艳的刻意叼难,夏怡洋微微垂下头,做出一副新媳妇对长辈的恭敬样:“我入门的方式本就与一般的婚事流程不同,而且,没有人告诉过我欧阳家的规矩。当然,这些不能成为我今天失礼的理由。还请大伯母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小地方来的人一般见识。”

“你……”夏怡洋的话听似在认错,却字字都指向欧阳家的不是。沐艳艳被双目圆睁,伸手就要打夏怡洋。

夏怡洋并没有躲,琉璃般的眸子里一片坦然,毫无惧色:“谢谢大伯母的教诲,我一定向爷爷好好请教欧阳家的规矩,铭记于心,做好欧阳家的媳妇。”

“拿老爷子压我?”沐艳艳高高扬起的手,始终没有落下,气得浑身发抖,却不得不衡量再三。

夏怡洋是老爷子亲选的孙媳妇,不看僧面看佛面,要是夏怡洋真去告状,她也讨不到好。

她特意起了个大早,想给她来个下马威,谁知这乡下来的贱丫头竟然如此牙尖嘴利,没有教训到她,还白白受了一肚子气,这叫她的面子往哪搁?

“不敢。我从小地方来的,没有见过大世面,自然比不得一些世家大族的千金做事妥贴,应对得宜。为免日后丢欧阳家的脸,我是该好好学学规矩。”夏怡洋垂首敛眉,如同受气小媳妇般,可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气得沐艳艳要爆血管。

“大嫂,怡洋千里迢迢从S城来,人生地不熟的,难免有不适应的地方,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而且,这桩婚事没有大肆操办确实委曲了她。”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微,站起来挽着沐艳艳的手,替夏怡洋解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