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不要爹地了

妈咪不要爹地了

丸子头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本是豪门联姻,但舒叶薇只是和裴枭在新婚当晚有过缠绵,此后再没见过面。外界传闻她不择手段,活该被高高在上的他抛弃。但她首次主动找他,是因为自己家族企业崩盘,濒临破产。岂料,她看到的却是他跟其他女人纠缠,等来的是自己被利用的事实。多年后,她假死归来,往日对她不屑一顾的裴枭卑微掠夺!

主角:舒叶薇,裴枭   更新:2022-07-16 01: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叶薇,裴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不要爹地了》,由网络作家“丸子头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是豪门联姻,但舒叶薇只是和裴枭在新婚当晚有过缠绵,此后再没见过面。外界传闻她不择手段,活该被高高在上的他抛弃。但她首次主动找他,是因为自己家族企业崩盘,濒临破产。岂料,她看到的却是他跟其他女人纠缠,等来的是自己被利用的事实。多年后,她假死归来,往日对她不屑一顾的裴枭卑微掠夺!

《妈咪不要爹地了》精彩片段

“你看她,就是跟我们总裁联姻的千金小姐。”

“哈哈......听说总裁也就是新婚的时候呆了一晚,后来连看她一眼都不看。”

“活该!谁叫她不要脸的硬要跟总裁联姻!还千金名媛呢!一样的下贱!”

舒叶薇的手指尖尖的扣在手心里,又痒又痛。

她的手心一定红了,可能还破了皮。

她平时最怕疼,可现她再也不是娇滴滴的舒家千金。

捏着手机的手指渐渐收拢,骨节泛白的关节下,是一条关于“舒氏集团崩盘,股价跌落”的新闻。

舒叶薇红红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坚定。

即使从前台到五楼,她听了一路侮辱的话。

她也要硬着头皮找裴枭!

电梯到达五楼。

舒叶薇莫名紧张,手心都捏出汗,不过还是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有一丝光从里面透出来。

舒叶薇在门外踟蹰不前,突然从里面传来女声:“裴总,喝茶,您的胃不舒服,我特地沏的淡些,你趁热喝。”

“嗯。”男人低沉的含糊了一句,似乎是在忙碌。

舒叶薇冷笑一声,疼痛划过心尖。

她作为裴枭的妻子,还不如一个秘书。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甚至连给他沏一杯茶的资格都没有。

秘书叫夏然,婚礼上的时候她见过一次。

心灵手巧,明艳潋滟。

真不愧是裴枭看中的秘书。

她的视线隔着门缝落到,夏然的身体突然靠近男人,仿佛在跟他接吻......

裴枭有重度洁癖症,从来不准任何人碰他!

即使他们之间有了那一夜......也是裴枭喝醉的情况下。

“宝宝,你为什么要选择妈咪呢?妈咪不受你爹地的疼爱......”

舒叶薇抚摸着隆起的肚子低声说出事实。

可是心还是没来由的疼,即使她在心里打过好几次预防针。

“裴总,舒家的股份已经跌到5%,还要继续吗?还有舒家这份产业合同您再仔细看看,有些条款我不太清楚,怕不能给您标识清楚。”

什么?

舒叶薇一讶,心也跟着胡乱的跳,耳朵紧紧贴在门板上听。

“股市那边先停一停。至于这份合同......我看过,呵,舒家总是会在细节上钻空子,简直是以卵击石。”

冷冷的声线透过厚厚的门板传来,舒叶薇的心一沉。

股份,跌,舒家,产业合同。

难道舒家的惨状跟裴枭有关系。

“舒家嘛,出了名的商界小人。不过他们也是自不量力,妄想瞒过我们总裁的眼睛。”

夏然的身体悄悄靠近裴枭。

裴枭眸光一紧,眼里的光如刀子般盯着夏然。

夏然露出尴尬的笑,直被盯得头皮发麻。

“什么人在外面?”夏然突然一喊。

裴枭一怔,冷冷的视线落在门口,在看清楚来人,握着钢笔的手一紧。

“总裁夫人?您怎么来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夏然的语气佯装惊讶,可是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好像早就预料到舒叶薇会来。

舒叶薇咬紧下嘴唇,脸色苍白,红红的眼尾像是染了一层桃红。

她哭了?

裴枭的心莫名一紧,视线在她面容上逗留数秒。

舒叶薇懒得跟夏然废话,直接迈开虚浮的步伐朝着裴枭走来。

裴枭起身,瘦削的下颌线条多了丝柔和。

“你来这里干什么?”

语气冷漠,疏离,根本没有一丝夫妻的情分存在。

“阿枭,舒家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对不对?一定是我听错了,一定是......”

她全听到了!

裴枭的薄唇抿成一条绷紧的直线,压制着情绪。

可是在舒叶薇看来,却是默认的薄凉。

“总裁夫人,您,您既然早早来了就该进来。怎么能站在外面偷听呢?要是被不认识您的保安当作商业间谍的话,您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夏然虽是担心,却把她跟商业间谍联系到一起。

呵......总裁夫人。

舒叶薇的脑海里又浮现,夏然帮裴枭倒茶的情景。

“看夏秘书忠心护主的份上,不如总裁夫人让你来做?”舒叶薇秀眉上挑。

夏然一听像是受到天大的委屈,转头捂脸低泣。

“你再说一遍?”头顶上方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下一瞬间,男人修长的手指,用力扼住女人的手腕。

疼......

舒叶薇一张小脸皱起来,眼泪也大颗滚落。

裴枭呼吸一滞,松了松手心的力道。

“阿枭,求求你,看在我怀了你孩子的份上,求你放过舒家,好不好?”舒叶薇再次抛下所有的自尊苦苦哀求。

男人毫无温度的视线,再次落到舒叶薇的肚子上。

“舒叶薇,你竟然怀了我的孩子......”裴枭语气一顿,再次冰冷道:“经过我的允许吗?”

竟然敢拿他们的孩子,作谈判的筹码!

裴枭莫名烦躁。

舒叶薇彻底绝望,裴枭根本不会放过舒家。

即使她跟他有过一夜荒唐,即使她跟他有了孩子......

舒叶薇桀然一笑,心跟着痛。

她为他放弃学业,她爱慕他多年......

到头来竟是笑话一场。

“既然裴总不愿意帮忙,我再去找找其他人。”舒叶薇转身就要走。

“总裁夫人,您误会了,总裁不是这个意思,您先不要走。”

夏然倏然拦住舒叶薇,抓着她手腕的力道暗暗用力,快速一推。

“啊!”

舒叶薇重重摔倒在地,面色苍白。

“对不起,总裁,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想拦住总裁夫人。”夏然委屈的掉泪。

舒叶薇的肚子突然剧烈疼痛,一层冷汗覆在额头上。

“起来,这里有监控。你再这样,舒家一家都保不住。”从她头顶上传来的仍旧是冰冷的声音。

舒叶薇笑了,裴枭什么意思?

是她故意摔倒?为了舒家?

在他眼里她就是使用卑劣手段的女人?

呵......

舒叶薇用力攥紧手指,指甲断裂她都没有丝毫感觉。

因为什么也赶不上心痛......

“救我......孩子。”

忽然,一股液体顺着舒叶薇的腿间缓缓淌出来。

裴枭古井无波的眸子,猛然一缩,有不安的情绪在深处翻滚。

“你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裴枭拦腰抱起舒叶薇。

恍惚间,舒叶薇竟然听到男人语气里的焦急。

一定是幻觉......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

男人停止踱步,快速上前。

医生一脸歉意,并往裴枭手里塞了一份文件。

“对不起,裴先生,大人没有保住,不过好在孩子保住了。”

轰的一声,裴枭只觉浑身麻木,肌肉也绷得紧紧的。

“我去看她。”裴枭不肯接受,把手里的纸捏的皱巴巴。

“总裁,夫人已经去了,您让夫人好好走吧,呜呜呜......”夏然哭的梨花带雨拦在前面。

裴枭的脸阴沉的可怕,冷硬的五官线条上覆盖阴影:“走开。”

夏然吓得浑身一抖,不敢再拦。

哇哦,哇哦--

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护士抱着蜷缩成一团在包裹里的婴儿出来,粉嘟嘟脸上还有梨涡。

跟舒叶薇一样......

啪嗒!

裴枭的身体猛然一震,手中的文件掉落--

舒叶薇,死亡证明书。


六年后

M国。

LlAl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顶尖科研室,在这里聚集的也全是顶尖的科研人员。

舒叶薇穿着一身白大褂,手里拿着实验数据逐个分析,嘴里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周围的人认真记录,时不时对舒叶薇露出敬佩的目光。

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成绩。

“瑞安娜女士研究的VR七代技术有了飞越的跨进,在各个国家都得到一大步的迈进,VR七代不仅改善了以往VR的不足,还完善了虚拟现实的五个阶段......”

电视上的新闻播报员侃侃而谈,语气里是起伏的激动。

咔嚓。

舒叶薇按下遥控切断画面。

“瑞安娜,你怎么关了?播报的是你的新闻啊。”

舒叶薇把头发轻轻的撇到耳后,漏出小巧圆润的耳垂。一双美目里流光溢彩,垂下的眼睫长长的,在白白如玉的皮肤上投下一片剪影。

这是她害羞时下意识动作。

“VR七代能有如此成就,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可不想拿头等功劳。”

毕竟站在这里有好多都是前辈,甚至长辈。

众人都被舒叶薇谦虚的态度折服,忍不住对她竖起大拇指。

一组实验数据完成,舒叶薇脱掉白大褂,往外走。

咔嚓咔嚓咔嚓--

一堆记者聚集在门口对着舒叶薇就是一通拍。

舒叶薇抬手遮住刺眼的闪光灯,秀眉见有难色。

“你们不要拍了,这里是研究室,不能乱拍照。而且瑞安娜刚下了研究台,需要休息。”

她毕竟还小,应付记者不比前辈们得心应手。

“瑞安娜,请问你对VR七代取得重大成功,有什么想说的?”

“瑞安娜,你年纪轻轻就有了好成绩,对此你怎么看待你的前辈们?”

这个问题!好辛辣!

她绯红的薄唇抿的紧紧,洁白的额头上沁着冷汗。

“谁让你们堵到研究室门口!出了纰漏你们担当的起?”

一身西装笔挺,即便上了些年纪,眉宇间也透出商界大佬的气势。

他是VR七代的负责人跟投资人。

也就是金主爸爸。

记者们明显发怵,见势头不对赶紧撤退。

瞬间,研究室门口恢复安静。舒叶薇吐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一眼乔瑟夫。

“瑞安娜,你做的非常好,没有让我失望。不过VR七代如果没有推广简直是扼杀它存在的价值。”

乔瑟夫话里有话。

“你的意思是?”舒叶薇问。

乔瑟夫露出微笑,连笑都带着商业人士的精明与深沉:“VR七代需要大力推广,我需要你去......”

舒叶薇轻松一笑,原来是负责推广,应该的。

“H国。”

舒叶薇心头一沉,再也笑不出来,一抹勾起的笑僵硬在嘴边。

“怎么了?”乔瑟夫看出不对劲。

“没事。”舒叶薇尽量压制情绪,脑海里满是裴枭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瑞安娜,你不是一个临阵打退堂鼓的人。VR七代研发过程的辛苦我看在眼里,而且你最了解它,由你推广最合适。我相信它一定会取得大的成就。”

舒叶薇认同的点点,她知道乔瑟夫要说什么。

她也不会让所有科研人员的心血白费。

该来的还是要来!躲也躲不掉。

舒叶薇咬咬牙:“我去。”

......

“暖暖小宝贝,你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妈咪?”舒叶薇从科研室回到家里,鞋子胡乱的踢到一旁,汲着拖鞋就马上来到客厅。

潋滟的瞳仁里倒映出小小的身影。

她的小宝贝!

暖暖嘴一瘪,板着一张小脸,酷酷的表情跟那人有点像!

只不过他冰冷的小脸上柔和了小孩子年龄该有的稚嫩,倒是给人一种反差萌。

“不,不想。”暖暖头一偏,傲娇的像是个小王子,然后又想到什么,迈着小短腿跑到门口帮舒叶薇的拖鞋摆正。

舒叶薇的脸上一阵红。

“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小家伙有些闹情绪

“晚吗?”舒叶薇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不晚啊,也是六点......十分?

好吧,晚了十分钟。

舒叶薇冲着暖暖讪讪笑,跟在科研室里简直判若两人。暖暖无奈的盯着自家的笨蛋妈咪,冰冷的面容上竟然多了丝委屈:“整整晚了十分钟。”

舒叶薇很快抓住了重点,含笑道:“还说不想妈咪,明明就很想,要不然你干嘛报这么准的时间?暖暖,是不是一直偷偷看时间想着妈咪什么时候回来?”

暖暖眼看被识破,也不否认只是把头傲娇的扭向一旁,小巧精致的鼻腔里发出一声“哼”。

奶声奶气的好可爱!

“好啦,暖暖小宝贝,妈咪错了好不好?妈咪明知道保姆请假还不早早陪你,妈咪给你做好吃的,给你道歉好不好?”

她也实在对宝贝愧疚,这段时间太忙,暖暖一直都是保姆陪着。

暖暖认真听舒叶薇道歉,时不时还点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听到最后一句话,两道眉毛竖起来:“妈咪,你......真的能做吗?”

舒叶薇怔了一瞬间,不服气的走进厨房,暖暖赶紧迈着小短腿跟着。

“妈咪,锅子还没烧干,还有水滴,你不能放油。”暖暖及时提醒,拦住了舒叶薇添油的动作。

“知道知道......嘿嘿。”舒叶薇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额头上一滴冷汗滴下来。

暖暖:......

笨蛋妈咪。

“妈咪,肉丝要先腌制一下再炒,用葱姜蒜爆炒。肉丝炒好后才能放蒜台,要不然蒜台就炒的不嫩嫩的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瓮声瓮气,可是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跟他小小的身份不符。

在暖暖的指挥下,舒叶薇还是手忙脚乱,不是盐巴洒了,就是酱油倒了。

一旁的暖暖无奈的摇头,他的笨蛋妈咪离了他怎么生活?

实在令他担心。

终于!舒叶薇把一盘蒜台炒肉放到桌上。

“怎么样?妈咪做的好吃吗?”舒叶薇一脸期待的问。

暖暖拿着筷子往嘴里递菜,动作优雅。他听了后微微抬起眼眸,然后又迅速垂眸,到嘴边的有点冷:“当然了,毕竟是我指挥妈咪的。”

啊......

舒叶薇一脸失望,眼里的华光异彩都有些黯淡。

“咳!不过......妈咪第一次做饭......还行,值得鼓励。”暖暖糯糯的声线突然传到舒叶薇的耳朵里。

虽然没有什么温度,但是舒叶薇的心里瞬间炸开了花,笑眼弯弯如月牙,还一直盯着小豆丁瞧。

她家宝贝实在太可爱!

“妈咪,你......快吃饭。”暖暖被盯的不自在,故意板着一张脸提醒,可是红红的脸蛋却出卖了他。

他才不会害羞呢!哼!


吃完饭后,舒叶薇收拾碗筷,暖暖一言不发的在一旁帮忙。

明明才有六岁。

却像是个小大人似的。

母子俩忙完后坐在一起看电视,舒叶薇笑语吟吟道:“宝贝,我们看动画片好吗?”

暖暖一脸汗颜,酷酷的脸上染上一层冰霜,他可不喜欢看动画片。

不过看舒叶薇情绪高涨,他也只好陪着她看。

可是暖暖发现,自己的妈妈有些心不在焉。

暖暖眼皮一掀,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般飞舞,眼里的光却是酷酷的:“妈咪,你没有事情吧?”

舒叶薇讪笑:“没,没有。”

她还没组织好语言......

可是听暖暖的语气,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怎么可能?

他只是个孩子啊!

一想起要回H国,舒叶薇的神色又凝重了几分。

“啊呜!”一旁的暖暖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转身对舒叶薇有礼貌又绅士道:“妈咪,我困了,可以睡觉吗?”

舒叶薇欲言又止,最后从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好,好啊。”

等暖暖明天睡醒了再说?会不会太突兀?毕竟乔瑟夫都帮她订好了机票。

“妈咪,我睡着可就听不到您说话的声音,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快说啊。”

舒叶薇仲怔一瞬,盯着暖暖一脸讶然。

暖暖猜出舒叶薇想要问什么,抱着小小的手臂,一脸酷酷的怂了怂小鼻子:“妈咪,你太笨了,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一眼就被人看出来了。”

舒叶薇:!!!

她竟然被儿子指责了!

刚才还一脸凝重的舒叶薇在儿子把事情挑明后,瞬间感到轻松。

暖暖一张冰块般的小脸上则是多了些无奈,直接向妈咪扫了一眼,示意她快说。

“暖暖小宝贝,妈咪明天要到很远的地方出差,你在钟阿姨家里待几天好不好?”

钟云是她在这里最好的闺蜜,把儿子交给她没什么不放心的。

“很远是多远?Z国?H国?还是S国?”

根据地理研究,这三个国家是离M国最远的距离,其中H国最远,距离M国20000公里。

“你要去H国?”暖暖一下子就猜中了!小小的嘴巴也跟着不开心的撅起来,但是为了保持高冷形象,他尽量不嘟嘴,只板着一张脸。

舒叶薇:......

好吧,什么也瞒不住暖暖。

暖暖看妈咪默认了,一颗心都吊起来,嘴上十分不满的道:“去那么远的地方最起码要一个月吧?妈咪,你又要丢下我?你带上我,妈咪那么笨,我得跟着过去照顾妈咪。”

其实,他心里......舍不得妈咪。

“不行!”

一听暖暖要去,舒叶薇瞬间拔高音量,一脸紧张的表情,还带着些恐惧。

暖暖一怔,随后小小的冰块脸一沉,更加冷了。

舒叶薇以为吓到暖暖连忙哄,可是却不知道暖暖心里想着另一件事。

“暖暖宝贝,你就听话好不好?待在钟阿姨那里,妈咪保证很快回来!”

她绝对不允许暖暖回H国!

暖暖最终妥协,实在不想惹笨蛋妈咪不开心。

就这样,舒叶薇打包好行李后,连夜把暖暖送到钟云那里。

“不好意思了小云,得让暖暖打扰你几天。”

钟云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话也是直言快语,立刻摆手道:“舒叶薇,你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咱俩还是不是好姐妹?而且......暖暖宝贝长得帅又讨喜,我这个干妈爱他怎么也不比你这个亲妈少!”

舒叶薇莞尔一笑,心头暖暖的像是烤了火般。

“那,暖暖,你要乖乖听钟阿姨的话,妈咪走了。”

小小的身影一怔,过后又板着一张冰块脸,“走吧,路上小心,拜拜。”说完,他就转身跑进屋子里。

舒叶薇也不生气,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儿子是舍不得自己才这样的。

送走舒叶薇后,钟云看暖暖一脸不开心,想着买些好吃的零食哄哄他。

却直接被对方拒绝:“阿姨,您家的电脑在哪里?我可以用一下吗?”

钟云指了指方向,小豆丁迈着小短腿一溜烟跑进房间里。

熟练的操作开机,装软件。

电脑屏幕的光映照着他一张稚嫩的脸蛋,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却专注的盯着屏幕,小小的手指熟练的在电脑上“噼里啪啦”敲打键盘。

“VR七代合作意向推广......”

不一会儿,他就黑进了乔瑟夫的电脑。

M国机场。

一袭红色长裙包裹住女人姣好的身材,把女人的线条修饰的恰到地方。

大大的黑框墨镜遮住了女人的眼睛,一头褐栗色的卷发随意披在脑后。

高大上精致的鼻梁下,是一张娇艳欲滴的红唇,性感的唇珠,给她又添了几分艳丽。

舒叶薇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潋滟流波的双眸。

一张又纯又欲的脸,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再次踏到H国的土地上,她心里的忐忑只增不减。

舒叶薇错了,她以为自己可以拿出勇气面对。

可是一想到那人阴鸷的眼眸,死死盯着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的狠戾,没来由的,她心跳加速,手心也冰冷。

总之,不管是她,还是暖暖,都不想再见到那人一眼!

“M国那边的具体行程已经发过来了,我们这次合作的意向已经十分明确,让M国那边的人,早早把合同书拟定好。”

突然!一道熟悉声音响起,像是一道惊雷直接穿过舒叶薇的耳朵。

她的耳膜在疼,她的头在炸裂,就连身体也在摇摇欲坠。

舒叶薇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整个神经都紧绷起来,一滴冷汗从脊背中间悄然无声的滑过。

是他!没有错一定是他!

那声音!像是大提琴般发出低沉,但是又比乐器的声音有磁性,还带着凉凉的黯哑。

舒叶薇足足僵直在原地一分钟。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慢慢回头,去看......

没有他的身影。

漂亮的瞳仁里倒映的是过往的行人。

难道她听错了?

虽然心里十分疑惑,不过舒叶薇还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浑身紧绷的肌肉也瞬间松弛。

舒叶薇排了好长时间的队,终于领到登机牌。

可是,她突然感觉到一股低冷的气压袭来,而且还离她越来越近......

她往队伍后面看,男人的身影倒映在她整个瞳仁里,熨烫的笔挺的衬衣领,扣子直扣到最上面一颗,露出性感的喉结。

高昂价格定制的西装包裹住他完美比例的身材,修长的双腿随意迈开就是一大步。

冷峻的下颚线条带着疏离,淡漠。

裴枭。

真的是他!

舒叶薇倒吸一口凉气,一颗心脏差点跳出来,大脑里只蹦出一个字--

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