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祖宗她真狂

祖宗她真狂

燕小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是芳龄二十八的小明星,一个是行将就木的老太婆,一场离奇的穿越,让宋慈从前者变成了后者!原主是宋家童养媳,精明能干,将儿子培养成了高官,同时挣下了偌大的家业,而夫君却只知道与小妾四处闲逛,游山玩水!面对这般遭遇,宋慈只当自己接了个新剧本,演戏,她是专业的!

主角:宋慈,宋坤年,宋致远   更新:2022-07-16 01: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慈,宋坤年,宋致远 的女频言情小说《祖宗她真狂》,由网络作家“燕小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是芳龄二十八的小明星,一个是行将就木的老太婆,一场离奇的穿越,让宋慈从前者变成了后者!原主是宋家童养媳,精明能干,将儿子培养成了高官,同时挣下了偌大的家业,而夫君却只知道与小妾四处闲逛,游山玩水!面对这般遭遇,宋慈只当自己接了个新剧本,演戏,她是专业的!

《祖宗她真狂》精彩片段

“太夫人这福气也太薄了点,咋就在这当口压不住呢?新晋首相的母亲,超一品的诰命,多尊贵的身份啊,享福的日子到了,偏偏就这么秃噜倒下了。”

“别胡说,太夫人福如东海,她会好起来的。”

“可是红柚姐姐,这都一天一夜了,太夫人还没醒来,会不会就挺不过去……”

“住嘴!”被称为红柚的女子低声叱喝:“你这小蹄子是想死啊,你这话让大夫人他们听着了,谁都救不了你。”

“我,我不是诅咒太夫人,就是怕我们这些丫头没个着落,红柚姐姐,我害怕。”

“……”

红柚长叹一声,谁不怕呢,她们这个年岁,正当嫁,偏偏还没配人,要是太夫人走了,别说嫁人,她们这近身服侍的大丫鬟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命。

隔着一道紫檀仙鹤贺寿屏风,宋慈睁着一双浑浊的眼,木愣愣的看着头顶上的素面青帐,听着外头的对话,消化着原主的一些零散的记忆。

半晌,她才动了动有点干裂的唇瓣,呢喃低骂。

“贼,贼老天。”

宋慈费力抬起自己的手,看到那上面的皱纹,不是假的,也不是粘上去的胶皮,而是真真实实的老妇皱皮。

她,一个活跃在娱乐圈三四线的小透明宋慈,芳龄二十八,穿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

砰。

外面忽然传来一记暴力的踹门声,紧接着是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这老太婆死没死,老太婆!”

“老太爷。”

“老太爷您不能进去。”

“老太爷……”

宋慈还没看得清楚,只觉眼前一花,有人冲到床前来,双手用力拽起她的衣襟,把她拉起半个身子来,用力的摇着:“老太婆,你给我起来。我警告你,你要死可以,但不能在这时候死,更不能死在老子前面,听到没?不然老子做鬼都不放过你。”

“天啊!老太爷您快放下太夫人,老太爷。”两个丫头看到这一幕,惊得魂飞魄散。

“老太爷您轻点,太夫人可经不住您这样摇晃啊。红桃你快去喊人,去叫大夫人。”

宋老太爷甩开两个丫头:“你们给我起开。老太婆你给我起来,别给老子装死。”

宋慈被摇得头昏眼花,脑子一片空白,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天杀的,哪来的混人,她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气又要没了。

“你再摇,我就真死了!”宋慈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

屋内骤然一静。

宋老太爷的手一松,愣愣的看着不知何时睁开眼盯着他的宋慈,傻傻的说了一句:“你没死?”

宋慈呵的一声冷笑:“死了,正诈尸呢!”

确实是死了,此宋慈非彼宋慈,而是换了芯子了。

宋老太爷:“……”

老太婆的嘴,还是那么的毒,看来是真没事了。

刚要说话,身后骤然爆出一声尖叫。

“太夫人醒了!”

这喜极的尖叫声,吓得宋慈和宋老太爷齐齐一哆嗦,扭头看着红柚,嚎这么大声是欺负他们年老耳聋吗?


宋慈瞅着眼前这白白胖胖跟个佛陀似的老头儿,心中憋闷不已。

这是她的丈夫,比她年轻,比她白胖,比她健康,所以他脸色红润,还能和小妾风流快活。

狗老天。

忒不公平。

宋家并不是什么大户出身,而是穷苦的耕读人家,而原主宋慈,更是宋家的童养媳,她比宋老太爷宋坤年长三岁,自小就当姐当娘又当妻。

在宋家做牛做马的同时,她还要照顾宋坤和两老,不可谓不辛苦。

宋慈十四岁的时候,宋家父母因为身子不好就主张两人成婚,直到宋慈十六宋坤十三两人正式圆房,十七岁,宋慈就生下了长子宋致远。

想到这里,宋慈的脸就爆热,这特么的,还是孩子啊,就那啥了。

宋慈摇了摇头,把那股子不好受甩了出去,默念这是古代,不能和现代比。

宋致远一出生,宋家两老就含笑九泉,宋慈这下子,正式当了奶妈子,照顾儿子,还得照顾有点混不吝的小丈夫,还要干家务干农活,正因为万事靠自己,所以性格刚强也很泼辣,也才护住了宋家的那么一丁点财物。

宋慈有远见,知道培养长子,砸锅卖铁也要送他去学堂,哪怕那个时候正是战乱的时候,她也没拉下。

也是宋慈母子命好,当时战乱已有几年,高祖只是举旗起义的枭雄之一,尚顾不得妻儿,以至于太后母子俩流落民间,被宋慈一家收留,一直到五年后,高祖平定天下开国成功,才把太后母子迎回朝,而宋慈他们的命运也因此改变。

宋致远才华人品皆斐然,十八岁时就三元及第,高中状元,又被高祖太后看重,哪怕当时没什么家底,也定亲忠勇候府的嫡长女顾湘仪,二十一才成亲,现生了一女一子。

这么些年,宋慈和小丈夫宋坤共生了三个儿子,但宋坤另外纳妾又生了一对龙凤胎,所以宋家下一代有四子一女,除了幺子,其余都成亲生子了。

可以说,宋家的发迹,离不开宋慈这个定海神针,也正是因为她,才有了如今的当红炸子鸡宋家。

只有宋慈自己,早早就熬坏了身体,所以她远比同龄人老和孱弱,而什么都不用管的宋老太爷,就跟个白胖佛陀似的,整天逗鸟玩乐,三天两头带着小妾出游,红袖添香,快活又年轻。

宋慈叹了一口气,也不知该说这具肉身刚强好,还是叹她为宋家作嫁衣,带着宋家发迹了,福还没享够,就死了。

一切皆命,还是悲催的命。

宋慈自问是个适应能力还行的人,想着穿都穿了,就当自己接了个新剧本,演吧。

就是,这剧本的开局,实在让她有点糟心。

偏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封君啊。

嘤。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反了天了你,这样看我。”宋老太爷被宋慈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

不就摇了她几下吗,又没断腰啥的。

宋慈闭上眼:“你出去!”

“你个老太婆你敢赶老子……”

“出去,不然我马上就去死一死。”宋慈心烦得很。


宋家大夫人扶着丫鬟的手急哄哄的走进婆婆房里的时候,就看到家里的两位老祖宗正大眼对小眼僵持着。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婆婆真的醒了。

看着宋慈喘着粗气靠在床上,神志清醒,宋大夫人喜得真想跪在地上给菩萨们磕上几个响头。

“母亲,您可算是醒了。”

宋慈早就注意到这三十几岁的中年美妇,雍容大气,眼底发红眼皮发黑,这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大儿媳妇顾氏吧?

在美妇身后,又跟着一个稍微年轻长相英气的美妇人,是二儿媳江氏?

屋里乌泱泱的挤满了人,很快使空气变得污浊沉闷起来,宋慈越发的烦躁。

“把窗子开一开,我胸口闷得很。”

太夫人一声指令,自有人执行,窗子很快打开,有淡淡的花香从外面传进来。

而宋慈一醒,甭管是儿媳妇们还是嬷嬷丫鬟,都围着她嘘寒问暖,喂水擦脸,把宋老太爷都挤在了一边。

宋老太爷众人完全忽略自己,心里微酸。

他才是宋家的第一大家长啊。

“母亲。”一声急呼连带着脚步声从外传来。

众人连忙让开身子,纷纷行礼。

“相爷。”

“老爷你回来了。”宋大夫人上前迎了两步,顺手接住对方递过来的官帽,有些激动地道:“母亲醒来了。”

宋慈还没看清来人呢,手就被一个温暖的大手给握住了,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气。

蓄着胡子的中年美大叔,外表温文尔雅,成熟富有魅力,浑身上下散发着上位者的威严,而这样的成功人士,正用最温柔和关切的眼神看着她。

宋慈有些醉了。

这完全就是万千女生中的理想模范对象啊。

“娘,您这可把我们急坏了。”

娘!

一声娘,把宋慈的迷醉给打破了,眼神都呆滞起来。

是了,她这身体是美大叔的母亲,他亲娘。

嘤嘤,想哭。

宋致远看着老母亲欲哭无泪的样子,有些着急,问:“娘怎么了,您可是身上可有哪里不舒坦?来人,快去拿我的牌子请鲁院正。”

有人匆匆出去。

宋慈看着宋致远,在心里默念无数次,这是我儿砸,得按着剧本来演。

她嘴角往下压了一下,道:“我没事,就是老了,不中用了,这次让你们担心是我的不对。”

这话……

宋致远和大夫人他们听了都吓得寒毛倒竖,想也不想的就跪了下来:“娘,您这是什么话,这是要剜我们的心不成?是儿子们不孝,没照顾好您,哪就成了您的不对了?”

“没错,母亲,儿媳们哪里做得不好,您只管说就成,可别憋心里。”大夫人比丈夫宋致远还要惊惧,嫁到宋家十多年,她何曾见过老太太认错?

就是有错,也是无错的,谁叫她是婆婆,是祖宗!

宋慈都呆了,不是好好说话来着,咋说跪就跪了,还诚惶诚恐的。

“不是,你们跪什么,都起来说话。”

“娘……”

“起吧,起……咳咳。”宋慈急得咳了起来。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