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分手后我闪婚了帝国首富

分手后我闪婚了帝国首富

夏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温安然失恋醉酒,误打误撞,跟一个男公关扯上了关系。后来,她被霍翊霆碰瓷缠上,被迫对人家的清白负责,两个人闪婚领证。结婚后,她做好养家准备,却发现霍翊霆居然是帝国首富,权势滔天,无所不能。得知某些让人不能接受的真相之后,温安然直接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五年后,她带着两个缩小版的霍总,霸气回归……

主角:温安然,霍翊霆   更新:2022-07-16 01: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安然,霍翊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分手后我闪婚了帝国首富》,由网络作家“夏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温安然失恋醉酒,误打误撞,跟一个男公关扯上了关系。后来,她被霍翊霆碰瓷缠上,被迫对人家的清白负责,两个人闪婚领证。结婚后,她做好养家准备,却发现霍翊霆居然是帝国首富,权势滔天,无所不能。得知某些让人不能接受的真相之后,温安然直接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五年后,她带着两个缩小版的霍总,霸气回归……

《分手后我闪婚了帝国首富》精彩片段

“安然,你衣服都穿得起球了,赶紧丢了吧!”

一起做兼职的同学实在看不下去。温安然对自己实在是抠得过分了,九块九一件的地摊货穿了好几年都舍不得换,都洗发白了。

温安然笑:“这不还没破嘛,丢了怪可惜的。我先走啦,明天见!”

“明天见!”

她离开后,其他人忍不住讨论了起来。

“年年拿最高奖学金,还拼命打几份工,赚得不少,怎么这么省?”

“都花在了小男友身上呗,所以才这么苦。”一个知情人透露。

“什么?”大家顿时精神了。

“是个混夜场的小白脸,仗着脸好看经常和富婆们鬼混,说是驻唱歌手其实和鸭差不多,好多人都知道,就她被蒙在鼓里。”

“不是吧?!”

......

工资到账后,温安然迫不及待地下单了一双很贵的球鞋。

司与宸想要这双鞋很久了,她好不容易攒够了钱,打算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

就在温安然美滋滋幻想司与宸惊喜的表情时,忽然手机振动了。

是室友发来的。

【刚刚看到你男朋友和一个女的搂搂抱抱的,还一起进了601包厢......】

定位是司与宸工作的酒吧。

温安然心里一咯噔,慌忙调转车头。

进酒吧后,她脚步虚浮地来到了601门口,却没有勇气闯进去。

包厢的门是虚掩着的,里亮外暗,司与宸和妖娆女子并没有察觉到温安然的来到,依旧放肆调笑。

“听他们说,你有个女朋友在附近大学读书?”女子娇笑。

“什么女朋友,都没碰过她。又蠢又土,就是个洗衣做饭老妈子,一厢情愿倒贴罢了。”司与宸懒懒道。

老妈子?!

温安然如遭雷击,动弹不得。然而,接下来的话更加冲击她的心脏。

“哈哈真无情呀,人家要是听到你这么说她,不知道得多伤心呢。”

“想多了,不管我怎么对她,最后她都会像狗一样舔着脸来找我,踹都踹不走......”

温安然血冲脑门,猛地一把推开了包厢的门:“司与宸,你太过分了!!!”

她浑身颤抖,连怒骂的声音都在哆嗦。

包厢内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在看清是她后,司与宸微微一愣,皱眉:“你来这里做什么?”

温安然愤怒得舌头打结,眼泪啪嗒啪嗒落下:“你,你还有脸问我,你,你刚刚说的那是人话?!我掏心掏肺对你,你居然......”

司与宸耸耸肩:“这位大姐你可以出去闹吗?不要打扰我和漂亮小姐姐的相处谢谢。”

说罢旁若无人地继续和妖娆女子嬉笑打闹,完全不把温安然放在眼里,甚至还吻在了女人的红唇上......

司与宸这充满羞辱的举动让温安然的心里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她脑海中一片空白,手脚冰凉,眼睁睁地看着这混乱不堪的场景。

向来温柔宽厚的她,眼神渐渐变了。

她顺手拿起一瓶酒,慢慢地走到了司与宸身旁。

司与宸余光扫到她走过来,心中诧异,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忽然眼前一黑......


温安然走后,妖娆女子看着满面鲜血的司与宸,后知后觉地尖叫了起来。

“快来人啊,与宸被开瓢了!!!”

酒吧里顿时乱成一团,有给司与宸包扎的,也有出主意报警的。

“算了,不用报警。”司与宸捂着伤口,神情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学校的公交上,温安然捂住脸,哭得喘不过气来。

当初和司与宸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说他年纪小又爱玩,不是良人。

可温安然就像是被猪油蒙了心,一头栽在这棵烂树上。

司与宸夜场工资不低,可花钱没数月月透支。约会的钱是她出,零花钱她给,还时不时去他住处给他打扫洗衣做吃的,节日各种昂贵礼物没断过,而几年来司与宸只送过她一个破石头坠子,看着很粗糙,价值不明。

想到这,温安然用力拽断脖子上的坠子,本想从车窗丢出去,又怕砸到人,只能恨恨塞进包里,准备下车后丢垃圾桶。

一片真心喂了狗,终究是错付了!

温安然正在心里咒司与宸不孕不育子孙满堂,忽然一个急刹车脑门儿磕椅背上,撞了个眼冒金星。

“怎么回事儿??”其他乘客也都好不到哪里去,还有摔倒的,骂声一片。

“车出问题抛锚了,大家换辆车搭吧。”司机歉意道。

顿时炸了锅。

下车后,温安然忽然看到一间灰扑扑不起眼小酒吧,莫名心中一动。

以前的她从来不在酒吧喝酒,一是酒量差,二是嫌贵。

今天情况特殊,干脆奢侈一把来个借酒消愁,等酒醒后,一切重新开始。

温安然昂头走了进去,在吧台旁坐了下来:“给我来一打啤酒!”

酒吧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酒保看到她进来先是一愣,笑:“不好意思小姐,我们今天包场了,请改天吧。”

温安然崩溃了:为什么人倒霉起来样样都不顺?先是被男友劈腿,坐个车还抛瞄,现在想喝个酒都被包场?!

“包场为什么不在门口标清楚,我都进来了才告诉我,是在耍人玩吗?是不是看我样子喝不起,放心,我有的是钱!我今天就要喝酒!喝不到不走!”温安然越说越委屈,眼泪唰地喷涌而出,哭得哗啦啦的。

酒保为了难,看向角落里的一个男人。

男人淡淡地扫了温安然一眼,并未说话。

酒保懂了他的意思,笑:“小姐别哭了,我这就给你拿啤酒。”说着把酒放在了她的面前。

温安然抽抽噎噎地喝起了酒。她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别说一打,才刚喝了三瓶就开始上头了。

“司与宸你个王八蛋,居然说我又蠢又土!!......我可是没补课就考上A大的优等生,说我土就算了,你个学渣凭什么说我蠢!......”温安然一边哭骂一边捶桌子,骂累了得空还咕嘟嘟往自己嘴里灌酒,灌完接着骂。

司与宸?

角落里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后,微微扬眉,对吧台旁那个毫无形象的醉酒女人产生了几分兴趣。

温安然正骂得痛快,忽然一杯柠檬水被推到了她的面前。

她醉眼朦胧地看过去,只见是一个一身黑的高大修长男人坐在了她的身旁,语调淡然:“酒量不好就不要逞强。”

由于醉的实在太厉害,她看不清男人的轮廓,只模糊感觉是个身材很好的家伙,她误解了对方的身份,以为是这个店里的卖酒男公关。司与宸酒吧里有不少这样的男人,专门哄富婆喝酒拿提成,她看到过好几次。

“我,我有的是钱!才,才不要喝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出于对司与宸的报复,她一把搂住男人的肩,大声道:“来,你,你陪我喝!喝好了我给你小,小费!”

酒保的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居然敢对东家动手动脚??!!

霍翊霆,也就是温安然搂住的男人面上并未露出不快之色,而是颇有兴趣地对酒保道:“拿酒过来。”

“是,是......”

“你是司与宸的什么人?”酒到后,霍翊霆一边浅浅饮着酒,一边套温安然的话。

“什,什么人?我,我是他爹!!”温安然愤然道:“还说等我毕业后娶,娶我,这,这个兔崽子......”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一头磕在了吧台上,彻底醉倒了。

“东家,接下来该怎么处理?”酒保小声地问霍翊霆。

“把她带到公寓去。”霍翊霆从温安然的包里找到了她的身份证,交给了酒保:“查一查她和司与宸的关系。”

“是!”

温安然头一次醉得这么厉害,睡得这么沉。

直到第二天下午她才头痛欲裂地醒来,睁眼后整个人都有点懵:她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床软如云,装潢奢侈大气,怎么看都不像是她该睡觉的地方。等等,她还换了睡衣?发生了什么??

温安然心慌意乱地匆匆换上自己的衣服,拿起包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想到一出房间就和正在餐桌前喝咖啡的霍翊霆撞了个正着。

霍翊霆抬起眼,淡淡道:“醒了?”

这是温安然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看清霍翊霆,整个人都呆住了。

好......好俊魅的男人!!!

司与宸已算是颜值链顶层,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隐隐比他更胜一筹,无论是眉眼轮廓,还是气质身材,都完美无缺,说是倾城倾国也不为过。如果一定要挑刺,也只能说他眸中的冷漠与傲然实在太过灼目,让人心生惭愧,不敢接近。

温安然半天说不出话,回过神后她本想找点什么话题缓解尴尬,忽然目光一滞,脸色发白!

霍翊霆穿着一件睡袍,随意松散,露出了他线条优美的身躯,这情景令人遐想连篇,顿时被带歪!

“我,我们......”温安然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昨天,晚上......”

她话没说完,霍翊霆就猜到了她的意思。本想澄清两人什么都没发生,在看到温安然惊慌失措的脸时,忽然莫名产生了捉弄的心思。

霍翊霆唇角微微勾起弧度:“昨天晚上,我们什么都做过了。”


温安然五雷轰顶!

昨天的经过,她大概想起来了。

因为想报复司与宸,所以让这个男公关陪自己喝酒,给自己花点大钱,仅此而已。她可没想报复到床上去啊!!

她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没了!!!

老天爷,她昨天到底喝了多少酒?!更重要的是,这个男公关的颜值一看就是top级别的,睡一晚得多少钱呐??把她卖了能付这一晚的嫖资不?

看着温安然如世界崩塌般的表情,霍翊霆觉得更有意思了,慢悠悠火上加油了一把。

“我平时都卖艺不卖身,昨天你强迫我和你睡,力气实在太大我拗不过你。这是我的第一次,你要对我负责,以后就从良跟着你了。”

温安然差点滑跪。她这么畜生的吗?!

温安然唯一亲密接触过的男人只有司与宸,而且两人也停留在拉拉小手抱一抱的地步,并没有更进一步。因此没有经验的她对霍翊霆的话深信不疑,完全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夭寿了!!!这要她怎么负责?她只是个穷学生,不是那种可以包养男公关的富婆,一个司与宸她都够勉强了,这个一看就花得更多,招惹不起啊!!

温安然彻底慌了。她很想直接逃跑,可良心让她双脚动弹不得。毕竟是自己做错在先,毁了人家高等男公关的清白,要是再不负责任一跑了之的话,和司与宸这种人渣有什么区别?

“你打算怎么跟着我?丑话说在前面,我没钱的,可能负担不起你的消费,昨天在酒吧是我失恋了装......”

霍翊霆差一点破功嗤笑出声。

他头一次遇到这么傻的女人,太有意思。

于是,霍翊霆冷冷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愿意吃苦跟你,你别始乱终弃就行了。”

“我......”

温安然才刚说了一个字,霍翊霆的手机便响起了,是他的心腹打来的。

“东家,酒吧那位小姐的身份已经彻底调查清楚了,她......”

霍翊霆听完后就挂了电话,看向温安然的眼神里多了些复杂的东西,深如海,令人无法捉摸。

原本他只是想逗一逗这个女人就收手,现在情况有变了。

霍翊霆走向温安然,温安然下意识后退,最后被抵在墙上退无可退。

修长的手指撩起温安然的下巴,幽魅的香气铺天盖地将她笼罩。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俊美无俦,令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温安然满面通红,头一次体会到了心脏停跳的感觉!

该死,她头一次体会到了富婆的快乐。

如果她也是富婆的话,的确很愿意为这样的绝色男公关一掷千金!

“你快要毕业了吧?”霍翊霆问。

“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醉酒的时候说的。A大的高材生找好工作不难,好好努力包养我。”

霍翊霆拿过温安然的手机存下自己的号码,又拿出一张卡给她,莞尔一笑:“这是这里的门卡,有空记得过来找我。”

说完霍翊霆就离开了。

温安然瘫软着滑坐在了地上。

她忽然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老祖宗的话——酗酒果真害人不浅啊!!!

如果时光能倒流,温安然一定会死死拉住想要迈进酒吧的自己,再把喝酒误事几个大字纹在背上,日夜背诵!

可惜没有如果,她只能欲哭无泪地看着眼前这个华丽的公寓,想象起了自己未来的悲惨生活——

每天都要朝五晚九节假日无休辛苦赚来工资双手奉上,结果这位男公关先生一脸高傲不屑:没用东西,这点还不够我一个月房租的,以后别想睡觉了通宵接外快去吧!

啊啊啊啊不要啊!!!!她会被榨干的!!!

温安然她唯一的恋爱的经历司与宸是个只会花她钱的小狼狗,男公关更是理直气壮花女人钱的职业,更何况她又强迫了人家,作为赎罪养着他也是应该的,所以她才会有这么恐怖的念头。

就在温安然心如死灰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奶奶打来的,她不由得心里一咯噔。

“怎么了奶奶?”温安然小心翼翼地问。

“我快不行了,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奶奶,就赶紧回家看我!”奶奶说完就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老人家声音中气十足完全听不出像是要不行的样子,可温安然不敢怠慢,慌忙出了公寓拦车往奶奶家去。

温安然襁褓的时候便父母离异,她一直跟着爸爸生活。初中的时候爸爸因病去世,叔叔一家搬进了她家的房子里,拿了托孤金,极为不情愿地收养了她。

原本被爸爸宠成小公主的她一夜之间从天堂掉入地狱。

叔叔婶婶把她呼来喝去当女佣使,一家大小的脏活累活都在小小的她身上。她很努力地去做家务,努力地学习,可越这样越没人喜欢她。

无论她把家里收拾得如何干净饭菜做的如何好吃,都不会有人夸奖一句,他们都觉得理所应当。而每次她考满分的时候,不及格的堂妹温莹莹会大哭大闹撕她的卷子,婶婶便会找理由罚她饿上几顿。

尤其是奶奶,对她从来没有好脸色,心情不好抬手就是一巴掌。自从考入大学后搬进寝室后,她便再也没有和这家人见过面了,怎么会突然想到要见她呢?

回到久违的“家”里后,温安然看着床上红光满面的奶奶和一旁眼冒急切的叔婶堂妹,有些手足无措。

“奶奶,我回来了。”

奶奶高声咳嗽了几声:“医生说我得了很重的病,要花一大笔钱做手术,你叔叔这两年做生意手头紧,你把这房子赠与我,我拿去卖了换钱治病。”

温安然的心里一沉,她咬住嘴唇,没有吭声。

奶奶见她不说话,顿时大怒:“不孝的东西!!这房子本来就是我儿子的,那就是我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凭什么占着不给?赶紧过来签字!!!”

温安然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道:“我不签。”

“你说什么?!”奶奶睁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无论怎么打骂都从来不敢忤逆她的窝囊孙女,居然对她说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