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护国天龙

护国天龙

断肠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护国一战后,萧天龙毅然决然的放弃将星之位,回家过安稳平凡的生活。岂料,这些年在外打仗,家里情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母被对家逼迫双双跳楼,惨不忍睹。一时间,曾经叱咤全城的萧家如雨中浮萍,任人欺凌。萧天龙满心恨意,势必要为父母报仇。他迅速集结自己这些年的势力,直捣黄龙,他要让欺负萧家的人血债血偿!

主角:萧天龙   更新:2022-07-16 0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天龙 的女频言情小说《护国天龙》,由网络作家“断肠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护国一战后,萧天龙毅然决然的放弃将星之位,回家过安稳平凡的生活。岂料,这些年在外打仗,家里情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母被对家逼迫双双跳楼,惨不忍睹。一时间,曾经叱咤全城的萧家如雨中浮萍,任人欺凌。萧天龙满心恨意,势必要为父母报仇。他迅速集结自己这些年的势力,直捣黄龙,他要让欺负萧家的人血债血偿!

《护国天龙》精彩片段

十月。

第一场大雪刚停,天地一片苍茫。

北风如刀,碾压着这方天地。

燕京烈士陵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上千名荷枪实弹,身着戎装的将士,齐立于风雪之中。

任凭朔风打面,神色不改,坚如磐石。

他们就像一把直刺九霄的利剑,欲与天公试比高。

他们巍然不动,如巍巍泰山。

他们——

便是让全世界闻风丧胆的神龙军。

这里,正在进行一场祭奠仪式。

天地肃穆,风嚎不断,好似老天同悲。

雪地中,矗立着一道肩抗将星的青年。

他剑眉星目,面如磐石。

手中托着覆着龙旗的檀木盒,缓步踏上雪阶。每走一步,身后风雪尽起,身上散发的气场,令四方顶礼膜拜。

“启!”

啪!

数千将士相向而立,目光如炬。

望着踏上雪阶的青年。

“敬!”

数千将士,齐刷刷的托起钢枪,刺向云霄。

“今我萧天龙,代国主,恭送神龙八王!”

“上表皇天,下启九幽!”

“外域一战,歼敌二十万,俘五万!”

“天地山河无恙!”

“送八王!”

顷刻,恍如惊涛猛兽般的声音响起。

“恭送八大战王!”

“恭送八大战王!”

“恭送八大战王!”

“神龙八王归天,诸神阎罗避退!”

咔嚓!

上千钢枪,同时拉动枪栓,扣动扳机。

火蛇吞吐而出。

这一刻,天地震颤,恍如裂开一个口子。

萧天龙神情肃穆,庄重的把檀木盒放在了冰凉的石碑上。

“八王归位!”

同时,他将肩章扯下,麦穗将星摘掉。

身侧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瞳孔中仿佛发生地震一般,“天龙,你这是……”

萧天龙面如磐石,“此间,将星萧天龙不复存在!”

“天…天龙,万万不可!”中年人声音颤抖,身子哆嗦,“你…你是神龙军主帅,万万不能退啊!华夏万万子民,需要你!六万公里的边境线,需要你!”

萧天龙仰天长啸,“冰大板一战,神龙军死伤一万零四百人,折损两位战王!”

“欧亚黑海一战,神龙军死亡五千人,折损战王一位!”

“西北边境一战,神龙军死亡二万余人,折损三位战王!”

“东海海战,神龙军死亡一万,折损两位战王!”

“他们怕了,疼了,就选择了投降?”

“可我失去的,是手足,是同袍,是同生共死的兄弟!”

“此仇,必报!”

“神龙剑将切碎他们的一切阴谋诡计!”

寂!

此刻,烈士陵园,落针可闻。

但将士们澎湃的热血,不止。

萧天龙此举,是放下军方的身份。

入世,报仇!

一纸文书就想化解血海深仇?

休想!

“杨涛,神龙军交给你了!”

“希望下次再见你的时候,神龙军可举世无敌!”

“下次……”萧天龙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漠然转身,走向突然卷起的风雪。

杨涛是神龙军最后一位战王。

他太清楚萧天龙要做什么了,身子一软,跪地,泣不成声,“恭送主帅!”

风雪又起,很快把那道伟岸的身影吞没。

两天后。

长安机场,人高马大的萧天龙,即便穿着休闲装,气质依旧出众。

戴着墨镜的他,仿佛明星出行。

惹得不少路人,停下脚步观望。

自然,萧天龙无视这些人的目光。

走出通道。

萧天龙不见父母,不禁皱眉。两天前祭奠结束,就给家里发了一条短信。

称他要回家。

可,两天过去了,父母没有回信。

按理说,不应该!

就在这时,吵杂的议论声,涌入萧天龙耳中。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平白无故的跳楼啊!”

“不清楚,应该是欠了别人很多钱吧!”

“开玩笑,长军集团,可是长安数一数二的集团,怎么可能没钱?”

长军两个字,就像尖锥,刺入萧天龙的耳中。

他顿了一下,目光如电,忘向正在直播的电视画面。

高楼上,一对中年夫妇,蜷缩在天台之上。

衣着单薄,冷风中瑟瑟发抖。

萧天龙看到这一幕,心中涌起惊涛骇浪。

他知道为什么这两天父母杳无音讯了。

因为,长军集团出事了。

萧天龙来不及犹豫,奔出,冲到路边。

打车。

命司机,直接前往长军集团。

司机是个年轻人,打趣道:“这么火急火燎的前往长军集团,怎么也去要债?”

萧天龙离家,参军之前,长军集团正如日中天,这才五年,怎么可能会欠下债务?

他没有理会司机。

“加快!”

司机有些不爽,“咱这车又不是跑车,在城市道路,能跑六七十就不错了,要不你来?”

萧天龙二话不说,直接把司机提到后面。

他就像滑鱼一般,动作行如流水的操控着方向盘。

速度,在这一瞬间提起。

至于司机,黑着脸,一脸懵逼。

刚要开口,车子顺着惯性漂移,直接把司机摔在玻璃上。

“我……”

“等我!等我!”

此刻,萧天龙心中在呐喊在咆哮。

与此同时,长军集团。

天台之上。

满是白发的萧长军颤颤巍巍的起身,仰天长啸,“天龙,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欠下的债,就由爸爸来偿还吧!”

“原谅爸爸不能向你道别!”

“咱们,来生再见!”

“夫人……”

萧长军神情凄惨的看着身边的妇人,伸出手。

这夫人虽愁云惨淡,但眸子中闪着前所未有的坚定,牵起萧长军。

双手叠在一起,两颗心这一刻也融和。

同时,走上天台,两人凄然一笑,是知足也是幸福。

“怕吗?”

“有你在身边,我不怕!”

他们选择用跳楼的方式结束债务,是因为别无选择。

有人,必须要他们死。

与其屈辱的活着,不如直接选择结束这狼狈的一切。

“蓉蓉,不要害怕,闭眼很快的!”萧长军极力的克制着悲伤的情绪,温声道。

“嗯嗯!”

决心赴死的人,外界一切的声音都已经与他们无关了。

两人缓缓闭上眼,心中仅有的一丝留恋,在这一刻,也化为了乌有。

“再见……”


萧长军夫妇神色凄惨,踏上台阶。

也就是这一刻,天台的风,更冷了…

堪比寒冬腊月的朔风。

是那般浸骨!

“蓉蓉,不要害怕的,很快的!”萧长军搂着妻子,努力做出温和的笑容。

“嗯嗯,你在我身边,就是粉身碎骨,我也不怕!”沈蓉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能和挚爱死在一起,她心满意足。

“我做好准备了……”

沈蓉满足的闭上双眸,长长的睫毛,还挂着眼泪冻成的冰渣。

可就是这样,依旧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好!”萧长军把最后一丝温暖,送给沈蓉。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紧紧的搂抱。

多么多么希望,能够一直抱着啊!

可那些人,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他好恨!

恨这里的一切事和人!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

萧长军仰头,没有让那不争气的眼泪掉落。

他不想把最后仅剩的一丝骄傲,也弄丢。

他更不会让那些人,看自己的笑话。

缓缓的望向北方,那是儿子参军的方向,复杂的眸中充满了不甘和愧疚…

天龙,爸爸对不起你!

如有来生,爸爸一定弥补你!

可惜机会渺茫!

你在军中,一定要多多杀敌,建功立业!

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期待你,凯旋而归!

儿子,再见!

萧长军在心中和萧天龙做最后的告别。

结束后,他搂着沈蓉直接倒下去。

耳边的风声,突然大了几分。

吹乱了他们的心。

也吹乱了一切。

难道这就是奔赴黄泉的感觉吗?

好冷啊!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形,在空中划拉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

没错,冲到天台的是萧天龙。

电光火石间,伸出双手,抓住萧长军和沈蓉的脚腕。

也就是这一刻,下坠突然停止。

萧长军和沈蓉迷懵的睁开双眼,对视…

这是已经死了吗?

这就是阎罗殿吗?

眼见相爱的人,还在身边,两人都露出了知足的笑容。

有你,就好!

你在,心安!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他们的思绪。

“爸妈,对不起,儿子回来的迟了……”

熟悉的声音,就像锥子一样,刺入他们的耳中。

儿子?!

萧天龙!

萧长军和沈蓉同时睁眼,努力的向上望去。

熟悉的面孔,无限的在他们眼中放大。

没错,上面的人,就是他们的儿子!

萧天龙!

真的是他们的儿子!

时隔五年!

整整五年!

“儿子,真的是你……”沈蓉泣不成声,她万万没想到,和儿子见面,竟然是这种方式。

“对不起!”

突然,萧长军暴吼一声,“快松开我们!”

这声,让沈蓉回过神来,她激声道:“天龙,快松开我们,不然我们都会死!”

“你不能死,你是我们的希望!”

“只要你活着,我们就是下地狱,也无怨无悔!”

“儿子,快放开我们!”

萧长军继续怒吼,“快松开我们啊!”

此时此刻,萧长军的心中在滴血。

儿子,千万不能有事。

他死,没关系!

萧天龙又怎能看不出父母的担忧?

他们,不过是不想拖累自己而已!

可你们知道吗?

萧天龙,已不是当年那个病秧子了!

只见,他脚尖用力,双腿就像倒钩一样,嵌入水泥!

而后身体用力,逆势而起,空中划弧,把父母重新托回天台。

这一幕,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待萧长军和沈蓉重新坐在天台上时,还在发懵…

不敢想象刚才那一幕,稍有不慎,他们一家,都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肉泥,可能已是最幸运的下场。

“爸妈……”萧天龙轻唤。

萧长军回过神来,没有废话,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很响!

不过,带着的不是愤怒,而是满满的疼爱!

“混账东西,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

“你……”

萧长军欲言又止,老泪纵横。

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两行热泪。

一把搂住了萧天龙。

重重的拍着他的后背。

沈蓉也是。

一家三口,就这样抱着。

也就是这一刻,天台上的冷风,也没有那么冰冷了,反而柔和不少。

“天龙……”

千言万语,最后化成了两个字。

“爸妈,我在,我回来了!”萧天龙轻轻的应道。

“嗯嗯…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

同时,一处比较隐私的会议室中。

正在直播天台上的一幕。

在场四人,脸色都有些难看,神色凝重。

如果让外面的人看到他们四人,必然心中会猛震。

因为,长安四大家族的家主,都聚在了这里。

四家分别是:陈、王、宋、徐!

这四大家族,貌合神离,竟然还能坐在一起?

必然事出反常,有猫腻!

“这场好戏,竟就这样结束了吗?”宋家主宋旋面无表情,扶了扶金框眼镜。

徐家主徐涛摸索着上扬的胡子,神情戏谑道:“病秧子回来了,不正让这场游戏,更有趣了吗?”

“反正,长安的第五大家族,已经消失了!”

“也是!”

突然,秘密会议室,又传出了戏谑的笑声。

天台这边。

萧天龙一家,情绪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天台不是说话的地方。

便将父母带下。

刚下天台,就有一拨人气势汹汹的向他们围来。

带头的是个油头粉面的中年人。

萧天龙,对这个人一点儿也不陌生。

他,是父亲的助理,赵天德!

“赵……”萧天龙叔字还没有说出口。

赵天德身边的人,就已甩出甩棍。

哗啦一声。

他们目标明确,就是冲他们一家来的!

赵天德怒喝,“萧长军,你以死抵债,跳个楼都这么磨叽,怎么,需要老子帮你不成?”

萧长军本来已心灰意冷,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萧天龙突然回来,点亮了他的世界。

萧长军冷冷道:“这楼,我不会跳了!”

赵天德一听萧长军不跳楼,瞬间怒目圆睁,“萧长军,签了协议,这个楼,你今天不跳也得跳!”

“来人,帮帮萧总!”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西装大汉上前,直接动手…


萧长军和沈蓉心中一凛,首先想到的是萧天龙的安危。

“天龙,快走,赵天德已经背叛了我们萧家!”

“还有,从这里逃出去,一定要把你妹妹救出来!”

萧氏夫妇,第一时间,挡在萧天龙面前。

且重重的推后萧天龙。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也就是这一刻,萧天龙的心上,就好像被冷刀狠刻。

他从军五年,抛头颅洒热血,保境安民。

换来的,却是这种遭遇!

父母,被逼跳楼!

妹妹生死不明!

这,就是神龙战将一家的处境!

讽刺,真的好讽刺啊!

匹夫一怒,伏尸百万,更何况是神龙战将?

一股滔天怒火,涌上胸腔!

他,好恨啊!

赵天德这时才注意到萧氏夫妇身后的萧天龙,瞬间,仰头大笑起来,“我以为是谁呢!”

“原来,是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儿子!”

“可真是回来的巧啊!既然如此那就送你们一家,上路吧!”

当年,萧天龙入伍,是因为身体孱弱。

萧长军把他送入军中历练。

他不想自己诺大的家业,让一个无能的人继承。

只可惜,萧天龙从军中回来,让萧长军引以为豪的家业,换了主人。

一切,是那么的可笑啊!

萧长军和沈蓉见状,死死的护在萧天龙面前。

他们,准备用自己的命,来保护儿子!

也算是弥补五年来的愧疚!

这五年,没有给儿子半点儿锦衣玉食,想想,心痛如刀割…

回来却要面临这个糟心的烂摊子!

“赵天德,天龙小的时候,还叫你一声叔叔,你忍心?”萧长军红着眼怒吼。

赵天德冷笑,“老子跟你的这些年,你只是把老子当条狗而已,你以为我不知道?”

“萧长军,不瞒你说,我不光忍心,我还要赶尽杀绝!”

“哈哈!”

“你……”沈蓉气急攻心,身子发软。

若不是萧长军搀着,恐怕就已瘫倒。

赵天德又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子赵天德,送你们去阎王那里团聚!”

“不要太感谢我!”

“给我拿下!”

赵天德红了眼,对于萧家,他只有恨。

“儿子,快走,走了就永远不要回长安!”萧氏夫妇,嘶声力竭的吼着。

“一个大头兵,走?走去哪里?”赵天德目光阴沉,“过了今天,长安萧家,彻底成为过去式!”

“我赵天德,赵家,才是长安第五大家族!”

直接下狠手。

怒火交加的萧天龙,实在忍不住了。

冲到父母面前。

挡下所有攻击。

同时,反击,狠狠的反击…

赵天德见状,揉着下巴,啐道:“一个大头兵,也敢在老子面前装逼,给老子先弄死他!”

弄死神龙战将?

好大的口气!

“我萧天龙,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

萧天龙斜引出左拳,砸跪两人。

同时间,爆发出气吞山河的气场。也就是这一刻,日月失色。

周围的黑衣人,注意到萧天龙的眼神后。

僵在原地!

他们从萧天龙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

看到了一尊伟岸的身影。

正手持金龙攀绕的长剑,踩着尸山,睥睨四方。

他是令西方乃至黑暗世界颤抖的神龙战将!

他是凭一双铁拳砸穿非洲十大雇佣兵团的神龙战将!

他是华夏最年轻的神龙战将…

突然,所有人不敢动了,双腿发软,最后无力支撑,直接跪了。

虽不甘心,可身体不受控制。

王者霸气,绝世伟力,天下又有几人能匹敌?

赵天德在感受到萧天龙释放的恐怖气息后,脑海中出现片刻短路,不过,还是怒吼,“废物…都特码的是一群废物,给老子马上站起来,站起来啊!”

“卧槽!”

他们也想站起来,可放眼世界,在这神龙战将泰山般的压力下,又有几人抗下?

“你……”

赵天德话还没有说出口,萧天龙已冲到他面前。

磅礴的力量,让赵天德瞬间跪了。

不,他没有跪神龙战将的资格。

因为他是叛徒。

萧天龙抬手,便将其打飞十多米,撞在大理石墙壁。

一瞬间,赵天德散架,成了一滩烂泥,摔在地上。

“萧…萧天龙,你……”

这一刻,赵天德感受到了死亡威胁。

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萧天龙面无表情,走到赵天德身侧,抬腿,并狠狠的踏下…

顷刻间,赵天德的四肢,被踏成了粉末。

萧长军夫妇见状,震的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他们的儿子吗?

萧天龙拖着赵天德,缓步拉上天台。

他每走一步,赵天德的心,就裂一寸…因为这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啊!

萧长军回过神来,冲上天台,“天龙,你这是要做什么?”

萧天龙面无表情,“让长安的人,看一看,欺负我萧家的代价!”

沈蓉红着眼,泣不成声,“儿子,千万不要做傻事!”

“有些人,我们得罪不起!”

得罪不起?

好一个得罪不起!

如果不是他回来的及时,恐怕现在已经在收尸了。

跳楼这么大的事情,媒体在报道,可长安官方,却没有一起的动静。

他好恨这些自认为,可只手遮天的人!

萧天龙闭眼,“长安的人,都在装死,我今天就要他们知道,装死的下场!”

话音刚落,赵天德脑袋向下,被挂在了天台上。

“不…不要……”萧长军慌了,“儿子,我知道你热血方刚,可有些事,很复杂,死人并不能解决问题!”

“那就让该死的人,都死吧!”萧天龙开口,语气平静,却如九天之雷。

也就在这时,晴空响起了雷。

随之,密密麻麻的黑云,布满整个长安上空…

萧天龙喃喃,“老天,也看不下去了吗?”

天台上的一幕,被关注长军集团有人跳楼的记者拍下,发在网上。

片刻功夫,发酵…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

此刻,赵天德命悬一线,心中的恐惧无限放大,声音颤抖,“大侄子,不要杀我…我也是受陈王宋徐四大家族怂恿才背叛的萧总,对不起,我真的错了,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好吗?我把我知道的,都交代!”

“长安四大家族,不愿萧家立足五大,所以才利用我,盗取萧家的商业机密,我只是被利用的,他们才是罪魁祸首!”

“还有,他们为了逼死你的父母,还抓走了萧雨!”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四家!”

“我……”

萧天龙陡然间睁开怒目,一脚把赵天德踢下天台,隔空喊话,“长安四大家族,今天有一个算一个,赵天德就是你们的下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