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妖孽魔妃太倾城

妖孽魔妃太倾城

造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九歌是二十一世纪一名顶尖杀手,一场爆炸让她穿越到了陌生的修仙大陆。原本正在为捡回一条小命而沾沾自喜,可是在了解完原主的遭遇之后,她不由得无语问苍天,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悲催的人设?原主是叶家嫡女,虽然身份高贵,却是个无法修炼的废材,一直被庶姐欺凌。叶九歌不是好惹的,一手虐渣男,一脚踩白莲,立志要成为强者!

主角:叶九歌,轩辕峙   更新:2022-07-16 01: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九歌,轩辕峙 的女频言情小说《妖孽魔妃太倾城》,由网络作家“造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九歌是二十一世纪一名顶尖杀手,一场爆炸让她穿越到了陌生的修仙大陆。原本正在为捡回一条小命而沾沾自喜,可是在了解完原主的遭遇之后,她不由得无语问苍天,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悲催的人设?原主是叶家嫡女,虽然身份高贵,却是个无法修炼的废材,一直被庶姐欺凌。叶九歌不是好惹的,一手虐渣男,一脚踩白莲,立志要成为强者!

《妖孽魔妃太倾城》精彩片段

“啪!”

“刺啦——”

一条鞭子在叶九歌身上划过,单薄的亵衣瞬间划开一条口子,白嫩的肌肤上浮现出点点血珠。

“废物,凭什么跟我抢凌霄哥哥,你怎么不去死!”女声尖细嘶哑,宛如地狱崛起的魔鬼。

叶思语握着鞭子,鞭子上的倒刺滴着鲜血,双眸赤红,像是要吃了眼前的少女一般。

被锁在十字架上的叶九歌低垂着头,俨然没有了气息,而面前的几人完全没有注意。

叶思语身后的侍女岚依走上前去,低声劝说:“大小姐,若是再打下去,这废物就断气了,届时,老家主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用得着你提醒!滚!”叶思语气急攻心,逮着谁就骂谁,怒斥身旁侍女。

可到底是还留存一丝理智,叶思语将手中的鞭子往岚依身上一扔,嫌弃地看着十字架上的少女,“把她收拾干净,丢回云霄阁。”

说罢,转身离开暗室。

“是。”岚依垂下头领命,朝身后的两个侍女使了个眼色。

身后的侍女熟练地将叶九歌从十字架上解下来,随后二人一左一右架着她走到另一旁的浴桶旁。

岚依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两个侍女收拾好叶九歌身上的伤痕。

被放在浴桶中的“叶九歌”徒然睁开眼,发现有人正摸着自己的身子,出于杀手的警惕,她一把抓住左边侍女的手,手臂一用力,将侍女带进浴桶中,一手直接对准脖子,硬生生地将侍女扭断脖子。

“啊!”

另一侍女被吓坏了,惊呼一声,连连后退,瞳孔地震。

岚依发觉叶九歌的不对劲,掌中运起灵力,朝叶九歌击去,灵力像是丝绸一般缠绕住叶九歌的手臂,随后宛如藤蔓一般束缚住整个身子。

叶九歌霎时动弹不得,不敢轻举妄动,心中更是疑惑,这都是神马玩意?

徒然,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像是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出现在她脑中,顿时觉得头疼欲裂。

最后,耐不住头昏脑涨,叶九歌倒在了浴桶中,溅起了水花。

那个死去的侍女和叶九歌一同在水中,另一个侍女吓得蹲在墙角。

岚依目光凌冽,扫了一眼墙角的侍女,暗骂:“废物。”

她转身抬脚离开,暗室门口又出现几个侍女。

岚依拿起侍女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手掌,瞥了一眼墙角被吓傻的侍女,随后道:“赶紧把人收拾好,还有那个被吓傻的废物,一并杀了扔乱葬岗,动作麻利些。”

“是,岚依姑娘放心。”带头的侍女看着岚依,微微一笑,笑得渗人。

……

精致的帘帐,柔软的床榻,塌上少女蓦地睁开眼,眼中的冷冽让人不寒而栗。

叶九歌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周围,帘帐笼罩着,看得很模糊,不过大致能看清。

两个侍女分别站在她的床头和床尾,四周都是古代风格的设计,木质的桌椅,木质的房子,虽看不出什么材质,但很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

那股陌生的记忆已经融合,但叶九歌,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叶九歌。

她是现代顶尖杀手,一次爆炸让她穿越到这个神奇的修仙大陆。

原主与她同名同姓,是洛安城名门贵族叶家嫡系幼女,自幼被人挖去灵根,是个实打实的废物。父母双亡,老家主是她的爷爷,对她宠爱有加,但是却时常出门,一去就是几个月。

而家中二伯代掌叶家,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安逸。

叶九歌坐起身来,窗边的两个侍女识趣的掀开帘帐,用鎏金帐钩勾住,把她的鞋子摆放在床前。

她没有说话,安静地配合着她们,心中暗自打量。

这些侍女虽然做的符合规矩,但面上却无半点表情,像是机器人一般,动作配合地天衣无缝,像是已经做了千百遍。

叶九歌知道,原主是个废物,而这些人,都是她的大姐姐叶思语派来监视她的。

叶思语是二伯的长女,洛安城有名的大家闺秀,不仅灵力是这一辈中最厉害的,而且为人温婉贤淑,多少王公贵族都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不过是外人看来罢了。

在府中,叶九歌时常被她抓去暗室一顿毒打,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她与叶思语的心上人凌霄有婚约。

叶九歌被侍女收拾打扮好,坐在镜子前,她仔细打量了这一张陌生的脸,暗叹原主果真是个美人胚子。

柳叶弯眉,盈盈桃花眼,小挺的鼻梁,唇红齿白,白嫩细腻的肌肤,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纤细修长的大白腿,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美好。

侍女端上早膳,放在桌子上,随后站在一旁,看着叶九歌吃完。

可叶九歌并不想吃,因为她闻到了粥里的不对劲。

“我不想吃,端下去。”叶九歌道。

听见叶九歌的话,两个侍女明显有些震惊。之前的叶九歌向来是对她们言听计从,从不敢忤逆半句。

“三小姐,赶紧吃吧,免得遭受皮肉之苦。”侍女翠竹很快恢复平静,她们身后可是大小姐在撑腰。

叶九歌一手打翻了桌上的粥,缓缓抬眸看着侍女,平静如水的眸子不见波澜,“如何?”

“你……”翠竹见叶九歌动手打翻粥,怒目而视,却发现眼前的叶九歌不同于先前的叶九歌,顿时有种心虚之感。

身旁的另一个侍女青叶走上前一步,目中闪过一丝狠厉,抬起手来准备呼在叶九歌脸上,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叶九歌居然这么大胆。

叶九歌只手擒住她的手腕,慢慢缩紧,攥着她的手腕,“怎么?想对主子动手?”

“你,你不是叶九歌!”青叶瞳孔皱缩,手上的疼痛袭来,看着叶九歌的脸突然觉得陌生。

“想当狗可以,那也得看准了再咬,小心肉没咬着,把牙弄掉了。”说罢,叶九歌手腕一转,只听“咔嚓”一声,面前的青叶发出了惨痛的叫声。

“啊——”

“青叶!”翠竹惊呼一声,一把拉住青叶,低头一瞧,她的手耷拉着,显然已经断掉了。

“叶九歌,你疯了!你不得好死!”青叶疼得咒骂叶九歌,整个面部狰狞,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冒出来。

“嗯……看来还是不长记性。”叶九歌慵懒的声音传出来。

她站起身来,把玩着手边的筷子,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此时徒然狭起,手中的筷子顿时犹如利刃,对着青叶的口中刺去。

整根筷子没入她的口中,青叶两眼瞪着,嘴张开,直直倒在地上。

“啊——”

翠竹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一下子坐倒在地上,脚边的青叶死不瞑目地瞪着她,翠竹连连往后缩。

“都说了要看准,就是不听呢。”叶九歌对地上的青叶仿佛视若无睹。


她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晴空万里一碧如洗的天空,轻声道:“嗯……今日天气不错。”

说罢,叶九歌不再理会屋内翠竹恐惧的叫喊声,离开了云霄阁。

她对付这两个小喽啰还好,若是昨晚的岚依就有些麻烦了。

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她没有灵力,就是最大的缺陷,纵使武艺超群,也抵不过人家那一道灵力。

记忆中对叶家的情况很是通透,老家主如今不在府中,二伯当家做主,叶思语更是肆无忌惮,府中唯一能保她的,就是老家主身边的老管家。

而叶九歌现在就是要去寻他。

她跟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藏书阁,书阁四周有暗卫把守,叶九歌远远瞧上一眼,便有所发现。

记忆中她不止来过这里一次,可每一次都被拒之门外。

而每一次问的问题从不更改。

叶九歌一袭青衣与四周的树木相映,步伐稳健,目光警惕。

刚踏上台阶,只觉身后的树木一动,树叶摩擦的沙沙声悄然而逝。

再次抬头看向藏书阁,叶九歌秀眉微蹙。

此时藏书阁前不知何时站着一排黑衣人,人人手执长剑。

只是稍愣片刻,叶九歌便不再停顿,抬脚走上阶梯,来到了这群黑衣人前。

她不是第一次见了,只是却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站在他们面前。

中间两名黑衣人让开了一条路,叶九歌抬眸看着中间正对着大门,大门依然紧闭。

“你是谁?”

大门内传来沧桑沙哑的声音,不出意外,这就是爷爷身边的老管家。

“叶九歌。”叶九歌薄唇轻言,一双明媚的桃花眼微微狭起,进入警惕状态。

这句“你是谁”,已经问了很多遍,原主的回答也是叶九歌,可每一次都被这群黑衣人赶走。

唯独这一次……

叶九歌等待片刻,只听见门内传来一声叹息。

书阁的大门,打开了。

从外面往书阁里看,漆黑一片,就连门口照进去的阳光都像是被黑暗吞没了一般。

叶九歌没有犹豫,抬脚走了进去。

身后的门发出“吱呀”道声音,她回头望去,只见大门自动关上。

“哒哒哒!”

前方黑暗处传来声响,叶九歌两侧应声燃起了灯火,随后像是有节奏的一般,一路朝前方亮起,直到书阁的尽头。

有了灯光的照耀,叶九歌这才看清书阁内的结构。

两侧是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书架两侧是放置灯火的烛台,中间一条大道,直通书阁尽头。尽头一块曲形的屏风,中间绣着浴火重生的凤凰,在昏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栩栩如生,仿佛一不留神,凤凰就要从中飞出来。

屏风后隐约能看见一个身着白衣之人坐在那里,翻动着手中的书卷,丝毫没有因叶九歌的到来而有其他动作。

打量好书阁内情况后,叶九歌抬脚走了过去。

可脚刚落下,就踩到了什么机关,脚下的石砖往下一陷,叶九歌心道不好。

耳尖一动,只听见两侧飞来几只箭羽,叶九歌一个侧空翻躲过了箭羽的攻击。

可好巧不巧,又碰到了一根笔直的细线。

两个重物从两个书架之间相对袭来,叶九歌不及细想,飞速向前逃离。

这条空旷的路上机关无穷,纵使叶九歌久经沙场,也不免失手碰到。

这条道,走得有些艰辛。

但最终,叶九歌一个翻身跃到屏风前,冷漠的看着这一路触碰到的机关,不明白这管家到底是何意思。

她绕过屏风,看清了坐在地上的老人。

老人一袭白袍,花白的头发用一根木簪随意的束起,髯如银霜,沧桑的脸上布满皱纹,炯炯有神的双眼让他看起来有几分道骨仙风的仙人模样。

他一条腿屈着,一条腿伸展,身子向后靠,手肘撑着身后的木桌上,慵懒闲散的翻阅着书。

她虽然没见过老管家,但对他却很是了解。

老管家自幼便跟在爷爷身边,传闻是八品修灵高手,还差一品即可渡劫飞升,可却不再过问世事,放弃了飞升成仙的机会,在府中书阁闭门不出。

叶九歌能感觉到一股雄浑的气势,这并非是常人能拥有的,于是拱手作揖,弯腰垂头,“拜见管家。”

老管家耷拉的眼皮抬起,上下打量了叶九歌一番,随后把手中的书放在桌上,开口道:“坐吧。”

叶九歌四下扫了一眼,并未发现有凳子或坐垫,于是裙摆一甩,就地坐下。

见了她的举动,老管家不明深意的笑了,样子有些和蔼可亲,又问了一句:“你是谁?”

“在下叶九歌,叶家嫡系幼女,父母早亡,由爷爷带大。”叶九歌一瞬不瞬的盯着管家的眼睛,吐词清晰,语气平淡。

“好。”老管家点头应声,对叶九歌的反应表示满意。

他抬起左手,右手伸进左袖子里掏了掏,随后拿出一本书,丢在了叶九歌面前,“今日之内,看完整本。”

叶九歌拿起书,看着封面上的四个大字《玄幽功法》,不禁皱起了眉头。

自己没有灵根无法修炼是众人皆知,修炼功法,又有何用?

她抬头正欲说明,可却看见老管家已经撑着脑袋打起了瞌睡。

睡得也太快了吧?

叶九歌估摸着这管家是不想多说,罢了罢了,看就看吧。

她翻看书,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这是一本提升速度的书,纵使没有灵力,也可以练习。

叶九歌作为一个顶尖杀手,悄无声息的暗杀对于速度这方面是极其重要的,现代学习的速度训练固然有用,可当她看了这个《玄幽功法》,直感叹古人的智慧。

她越看越入迷,甚至站起身来亲身体验学习。

在她没注意的时候,老管家已经睁开眼,静静地注视着她。

时间悄然流逝,叶九歌渐渐汗流浃背,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顿时觉得身心舒畅。

“如何?看完了?”

身旁响起老者的声音,叶九歌侧头望去,心怀感激,“看完了。”

现在她的身手已然上了好几个层次。

见此,老管家哼哼唧唧的坐直身子,侧头瞥了一眼屏风,问道:“你可知那上面绣的是什么?”

“涅槃重生的凤凰。”

叶九歌不明所以,开口道。

“没错!”老管家看着屏风,目光隐隐带着期盼的意味,“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消去曾经的懦弱,换来今后的刚毅。人生在世,一切皆是缘分,一切皆有因果。”

这番话说得云里雾里,令人琢磨不定。

在叶九歌听来,意味不明,话里有话。

不等她细问,只见老管家又一次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往后靠着,耷拉着眼皮,“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动作轻点儿。”


见此,叶九歌也不好再问,朝他微微鞠躬示意,随后退了出去。

她踏出门槛,转身关上大门,阁楼内的漆黑被大门封锁。

此次受益匪浅,叶九歌对老管家也莫名产生敬畏之感。

转身之时,四周树梢发出轻微的摩擦声,叶九歌眉眼低垂,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圈,发现了月洞门旁露出的粉色裙摆。

月洞门后的彩云哆嗦着身子,等了片刻,又悄悄探出头去,圆溜溜的眼睛四处张望,“人呢?”

“你是在找我吗?”

一道冷冽的女声在彩云身后响起。

“啊——”

彩云被吓得惊呼一声,“噗通”一下自己把自己绊倒在地上,回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叶九歌。

看着陌生的面孔,叶九歌在脑海中搜索一番,一无所获,“谁派你来的?”

彩云蠕动了两下嘴唇,却迟迟不肯出声,看着叶九歌的眼神中带着恐惧。

今早她去云霄阁洒扫,地上躺着青叶的尸体,而翠竹早已经被吓疯了,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叶九歌,顿时一股恐惧感涌上心头。

见她许久不说话,叶九歌也没有多言,转身就准备离开,不用她说,叶九歌也知道她是叶思语派来的人。

只不过这次这个侍女的胆子也太小了。

彩云见叶九歌转身离开,并没有理会自己,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可转而又担心起来。

她站起身子,腿还是有些发抖,可一想起大小姐的鞭子,还是朝前跑去,张开手臂拦住了叶九歌的去路。

叶九歌一挑眉,绕有兴致的看着身前这个害怕得不得了,却还故作镇定的小侍女。

“你……你不能走,你得跟我去找大小姐,不然,不然就……”彩云被她看得心底发虚,声音也越说越小。

“呵。”叶九歌忍俊不禁,懒散的抬眸看着她,“不然就怎么样?打死我?”

她朝彩云走近几步,淡色薄唇勾起,像是个玩世不恭的少爷,“小姑娘,回去告诉叶思语,若是想抓我,就别派个弱鸡来。”

说罢,绕过都成筛子的彩云,自顾自的走去。

身后的彩云如释重负跪坐在地上,眼眶含泪。

叶九歌七拐八拐的来到叶府灵器库。

今日杀了叶思语放在她身边的两个眼线,叶思语定然是不会放过她。

赤手空拳跟她打显然占不到好处,能有个趁手的武器,就好办多了。

如今叶家是叶九歌的二伯叶肇,而灵器库这种地方,自然也是叶肇的心腹在看管。

来到灵器库的门口,叶九歌朝内扫了一眼,抬脚走了进去。

房内寂静无声,隐隐能听见一串断断续续的呼噜声。

她朝内走去,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大白胖子仰面躺在摇椅上,两只大象腿打在前面的桌上,手里的扇子松松垮垮的,要掉不掉的模样。

叶九歌没有理会,转身朝后走去,在架子上挑选自己心仪的武器。

不得不说叶家真是家大业大,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样样都有。

在现代来说,叶九歌肯定是用手枪来得顺手,可现在这里连火铳都没有,全是冷兵器。

四下一扫,倒是没有合她心意的。

不过好的武器又怎会放在架子上供人随意挑选呢?

叶九歌直奔里屋,宽敞的里屋放置着几张桌子,桌上摆着武器,倒是让她眼前一亮。

一把通体银白的剑在窗棱透出的阳光下闪着光芒,剑柄是冰润的玉质,虽然没有碰到,但叶九歌看着都能想象出手感。

叶九歌最是注重眼缘,一眼就中意了这把剑,抬手将它拿起,“铮”的一声,剑刃出鞘,寒光闪闪照在叶九歌的眼上。

像是起了剑瘾,叶九歌手腕转动,在屋内耍了两招。

这不碰还好,越碰是越喜欢。

“这是把好剑!”叶九歌收势,放在手中掂量掂量,对它很满意。

把剑收入剑鞘后,叶九歌准备离开,可一样血红色的东西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在另一张桌子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条血红色的长鞭。

她走近,鞭身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制作的,一条条细小的流苏遍布鞭身,仔细看,阳光的照射下,流苏间还闪着红光。

叶九歌抬手拨开流苏,不料指尖却被划伤,鲜红的鲜血冒出,滴在鞭子上,这才刺痛感才让她看清了流苏下暗藏的杀机。

无数细小的倒刺按在流苏底下,这要是一鞭子下去,不得被刮起一片肉她都不信。

“呵,可以啊。”叶九歌低语,她现在对这条鞭子也感兴趣了。

她把指尖轻含在嘴里,口腔中弥漫着血腥味,不过片刻,便消散了。

在看桌上的鞭子,像是被驯服的猛兽,温顺的趴着,等候主人的抚摸,连上面的倒刺都自己动收了起来。

这让叶九歌有些好奇,试探性的摸了摸鞭身,可上面却是光滑一片,仿佛方才刺伤她的不是鞭子似的。

见此,叶九歌也不在畏畏缩缩,一把抓起鞭子,放置在腰间,左手拿着剑,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而此刻的看门的白胖男人还在呼呼大睡,全然不知库中的宝贝已经被他人收入囊中。

踏出库房的门,此时已经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碧空如洗,清风徐来,吹动她两颊的发丝。

刚准备离开灵器库回云霄阁,不速之客就找上来了。

“叶九歌你好大的胆子!”

一道苍劲雄浑的声音传来,叶九歌侧头看去。

只见一位中年男人带着叶思语朝她走来,男人穿着暗蓝锦袍,如墨的发间夹杂着几丝白发,面上带着些许岁月留下沧桑,在原本就严肃的脸上看起来更加成熟庄严。

而他身后的叶思语则是抱着手款款走来,姣好的面容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方才看见的那个畏畏缩缩的小侍女则跟在众多侍女身后,不注意还真看不着她。

啧!

这是要来……兴师问罪?

叶九歌淡淡的看着走来的中年男人,这可不就是她的亲二伯吗?

见叶九歌没有先前那般畏怯的模样,让叶肇心底冒起疑惑。

“叶九歌,你还在看什么?见到二伯都不知道行礼拜见了吗?教你的规矩都喂狗了?”叶肇怒斥着,浓密的眉毛蹙着,眉心拧成一个“川”字。

可叶九歌仍是淡淡的看着,直愣愣的站在他面前,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叶肇怒气横生,可叶九歌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他目光一转,瞧见了她手上拿着的剑,一顿,“谁让你拿这把剑的!”

“三妹啊,私自进入灵器库盗取银霜剑,可是要遭家法的。”叶思语带着得逞的笑意。

虽然她不知这银霜剑的来历,可爷爷从不让她碰这把剑,并立下家规,碰此剑者,家法处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