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魂穿成大武皇帝

魂穿成大武皇帝

小飞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醒来,李墨魂穿古代,成为了大武皇帝,身边还有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相伴,自此李墨本以为他可以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享受人间极致奢华,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此时朝堂动荡,佞臣当朝,还有外敌虎视眈眈,面对种种危险局面,李墨决定扛起大刀,亲自上阵杀敌……

主角:李墨,柳凤儿   更新:2022-07-16 01: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墨,柳凤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魂穿成大武皇帝》,由网络作家“小飞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醒来,李墨魂穿古代,成为了大武皇帝,身边还有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相伴,自此李墨本以为他可以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享受人间极致奢华,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此时朝堂动荡,佞臣当朝,还有外敌虎视眈眈,面对种种危险局面,李墨决定扛起大刀,亲自上阵杀敌……

《魂穿成大武皇帝》精彩片段

一片昏暗中,似乎有微光隐现。

李墨揉了揉发痛的头,睁开眼,眼前的风景便是让他眉头一跳。

只见床前跪着个宫装女子,一双凤目已经哭成了桃子,精致的脸蛋略施粉黛,就已经艳比天仙。

这么美的女人

她是谁?!

李墨瞪大了双眼,甚至连自己的处境都浑然不觉。

“陛下......”

女子见李墨醒来,带着哭腔喊道。

而随着她这声呼喊,李墨身体猛地一震,环顾四周。

古色古香的床和桌椅,跪了一片的的丫鬟,太医。

同时,脑海中大量的信息汇聚而来。

李墨缓缓撑起自己的身体,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我穿越成为了大武的皇帝,李墨。

面前的女子,是自己新纳的妃子。

柳凤儿!

眼看李墨目光呆滞,柳凤儿一把将李墨的手给抓住。

“陛下,你怎么了,你不要吓臣妾啊,太医!你不是说没事吗,你再给陛下看看啊......”

李墨这才反应了过来,顺势环住了柳凤儿的香肩。

“朕没事,只是有些没缓过来。”

闻言,柳凤儿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李墨。

鼻翼间,随着柳凤儿的靠近,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便是传了过来。

李墨看着柳凤儿近在咫尺的那张俏脸,不由得有些心旷神怡。

她现在是自己的妃子,自己的女人。

那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正待李墨想要将周围的一群电灯泡劝退。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惊叫。

“陛下!”

紧接着。

外面又是闯进来一个宫装女子。

李墨搭眼一看,认出了这是自己的贵妃,当朝宰相之女。

曲宁宁。

也是个大美人!

五官堪称绝配,身材略微娇小,比例却是极佳。

即使跟柳凤儿比起来,也是各有千秋。

她来干什么?

李墨还没反应过来。

曲宁宁便是冲了进来,直接将柳凤儿的衣服一把扯住,露出些许雪白的风情。

“你把陛下怎么样了?!”

柳凤儿被抓住,但是也不敢反抗,只是不停往后退去,弱弱道:“是陛下自己摔了,跟我没有关系。”

“还敢顶嘴?!”曲宁宁银牙紧咬,“陛下无端端自己会摔?肯定是你这贱人陷害陛下!”

李墨见状,连忙阻止。

根据记忆来看,还真是自己自己摔了。

这一点,柳凤儿并没有撒谎。

“是朕自己摔的,凤儿她并没有撒谎。”

李墨咳嗽一声道。

曲宁宁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愤怒之色,又添几分。

“你这贱人,还敢蛊惑陛下?”

说完,她高高举起一巴掌,不管不顾,眼看就要挥在柳凤儿的脸上。

柳凤儿怕的浑身都在抖,却根本不敢反抗。

啪!

清脆的声音在殿中回荡。

曲宁宁的脸上,却全是不敢置信。

李墨眉头紧皱,收回打在曲宁宁脸上的手。

她白皙的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迅速浮现,高高举起的手,也被李墨的另一只手紧紧握住。

“放肆!”

李墨怒喝一声。

眼见皇帝发怒,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跪伏了下去,不敢吱声。

曲宁宁略微有些懵,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李墨。

“你打我?”

曲宁宁声音哽咽,两行清泪便是流了下来,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看着曲宁宁这可怜的模样,李墨顿觉一阵头疼,没想到,古代还有这种病娇属性的美人。

但是他脸上威严表情不减分毫。

夫纲还是要振的,朕的后宫,不容起火!

李墨很自觉地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退下,你们都给朕退下!徐太医,去取些冰块,给曲妃脸上的伤敷敷,顺便给她开些平心静气的药!”

“不用!”

曲宁宁梗着脖子叫道。

“这是圣旨!”

李墨喝道,直勾勾地盯着曲宁宁。

看着李墨的这副样子,曲宁宁脸上,头一次露出畏惧的神色。

不知怎的,今天李墨给她的感觉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

变得更有侵略性,更霸道了!

曲宁宁不觉退后两步,紧咬着牙,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离开。

其他的太医婢女之类的,也是谨遵李墨的话语,低垂着头,从这间房间里面鱼贯而出。

柳凤儿起身,也想离开,却被李墨一把抓住。

她怯怯地看向了李墨:“陛下......”

刚才还是威严万丈的李墨见所有人都离开了这处殿内,脸上,却是带着些意味深长的笑容。

“今天谁走了,你都不能走!”

说完,他一把横抱起柳凤儿,朝着那张大床上走去。

太医院。

刚刚回来的徐太医,立即走到了一处僻静的药房之内。

四下无人。

“有成效了。”徐太医一边抓药,一边对着空气讲道,“今日那人已经无故昏倒,再有三月,这事就算成了......”

说完,他便面不改色地离开此处。

灯影朦胧。

李墨的呼吸粗重了。

面前,柳凤儿的衣服已经被褪去大半。

碧玉一样的皮肤,像是最上等的宣纸。

尤其是她含羞带怯的样子,更是让李墨不停吞着口水。

面前的柳凤儿虽然身体已经成熟,不过今日是进宫来,李墨第一次召她侍寝,换句话说,柳凤儿还是处子!

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柳凤儿眨着眼睛看着李墨。

“陛下......”

“怎么了?”

“您刚刚才受伤醒过来,此时,不宜那个。”

“谁说的,朕好的很!!”

说完,李墨低吼一声,扑了上去。

在外守着的婢女们,都是不约羞的低下了头去。

但她们眼神中,满是喜悦。

作为柳凤儿的附庸,柳凤儿若是能浅在帝心,她们自然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檀木小窗,有微光射入。

天亮了。

“陛下,您该去上朝了......”

蚊吶般的声音轻轻将李墨唤醒。

李墨看了眼旁边的柳凤儿,嘴角一扬,一伸手便将她纳入了怀中。

昨晚。

他甚是满意。

要不是顾忌柳凤儿初破身,怕伤了她。

说不得两人要怎样!

不过现在即使被抱在怀中,柳凤儿也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李墨,催促道:“陛下,真的快要到早朝的时间了,不能再耽误了......”

李墨大手不老实地动着,笑道:“你就这么想朕走?”

柳凤儿此时哪里还有别的念头,整个人又羞又急。

“陛下,昨天臣妾第一次侍寝,若是您今日就误了早朝,传出去。臣妾要活不下去了!”

“况且早朝乃国家大事,臣妾虽为女子,却也听说如今天下动乱,并非一片祥和,这还等着陛下您去处理呢......”

听到这些话,李墨不禁动容。

大武建国以来已经三百年,正到了王朝的没落期。

尤其是这几年。

国内水患天灾,贪腐匪患不断,国外,鞑靼,匈奴,倭人虎视眈眈。

偌大一个大武,早已经是风雨飘摇!

而即使是这样,之前的那个昏庸皇帝却完全不加理会,整天只知道沉溺酒色财气,炼丹问卜,政事全都甩给了那些大臣。

连个后宫的妃子都不如!

活该被老子取而代之。

想到这,李墨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

他不想做史书上那些亡国之后不如狗的皇帝。

要做,就要做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最霸道的皇帝!

醉卧美人膝,醒掌生死权!

“啊......”

一丝痛哼声传来。

李墨这才从沉思中惊醒,才发现怀中的柳凤儿面露难色,而自己抚在她身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用上了大力。

“爱妃所言极是,朕这就上朝!”

李墨连忙松开手,脸上有些尴尬。

柳凤儿的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那臣妾伺候陛下更衣。”

虽然说已经准备上朝,不过看着面前柳凤儿那娇媚的脸庞,李墨还是和她又温存了好大一会,才更衣梳洗一番,从养心殿中离开。

一炷香后。

宣政殿。

啪!

啪!

啪!

三声净鞭响后,朝会开。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李墨端坐龙座,神色威严。

这种万人之上的感觉,让他微微有些飘然,不过他心中却也是有些警觉起来。

站的越高,摔的越痛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下方。

文武百官立在殿中,神色皆是微微有异。

整个殿中,似乎有种古怪的气氛蔓延。

昨日,皇帝竟然为了一个其他的侧妃,扇了曲妃一巴掌,此事传出,几乎每个听到的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要知道,曲妃可是当朝宰相曲阳之女,身份地位,十分超然,平日里在后宫里,那都是横着走的角色!

“陛下,臣有本奏!”

刚刚行礼完毕,台阶下。

一个胡须斑白的老者便是手持笏板,挺身而出。

“讲。”

李墨认出这是宰相曲阳,淡淡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恐怕是要找自己算账了。

“陛下,东南一带水患严重,千顷良田被淹,急需大量钱财救急啊......”曲阳沉声道。

见这老头说的是国事,李墨也是脸色缓和几分。

“该拨款拨款,该救灾救灾,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李墨平静道。

天灾人祸,这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赈灾所需,起码百万两银子,而国库已经拨不出了!”

曲阳继续道。

没钱了?

李墨看向了旁边的户部尚书韩天文,问道:“韩爱卿,此事是否属实啊?”

韩天文脸上显现出一丝窘迫之色。

“回禀陛下,国库如今仅剩三十万两银子,日常周转,已经十分困难!”

什么?

仅剩三十万两!

李墨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大武好歹也是泱泱大国,竟然只剩下了三十万两?

玛德,绝对是有人贪污了!

李墨立即怒道:“韩爱卿,这国库如此空虚,你这户部尚书,该当何罪?”

闻言,韩文天脸上的表情如同吃了一只死苍蝇一般,立即跪了下去,还从袖子里面捧出来了一本账本!

“启禀陛下,这几年西北蝗灾,西南叛乱,关中水灾,几番折腾,都是大笔的银子往里面砸啊,账目上,一笔笔款项一清二楚,老臣,实在是无能为力!”

“呈上来!”

看他这副样子,李墨语气中也是带上了一些疑惑。

难道真的是自己猜错了?

账本很快由侍卫递了上来。

李墨翻看了一会,脸色便是难看了几分。

钱,是真的花的不少。

并且其中还有大笔银子,是由原主人自己花的。

各种珍奇古玩,亭台阁楼,都是海量的银子往里面砸。

还有请天师炼丹,光出场费就花了足足有一百万两银子之多,这还不算各种靡费的天材地宝。

最可气的是,这具身体还练得跟特么小鸡仔一样!

嗑药还是不行啊

想到这,李墨一把合上账本。

但是他也明白,大武三百年底蕴,也不是几场兵灾,天灾,还有前主人的奢靡就能消耗成这个样子的。

群众里面有坏人啊

但是偏偏自己现在空有一个皇帝的名字,手中权力,却是少的可怜。

李墨眼睛微眯。

“陛下!”曲阳又是出声,“臣有一计,可解当前之忧。”

“说!”

李墨眼前一亮。

“陛下新纳妃嫔柳妃,家中乃蜀中巨富,臣以为,可差柳家将家产倾数献出,以解燃眉之急啊!”

曲阳沉声说道,却是让李墨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曲阳声音落下。

大殿内,群臣相视一眼,面色古怪。

这是一记损招。

虽然说柳凤儿家中乃是蜀中巨富,但是好歹也是一大家子,吃喝拉撒,平时用度,都是一大笔开销,若是真的按照曲阳所说,将家产全部献出,这一大家子,说不得就全要去喝西北风去。

就算是留一个皇亲国戚的名头,不至于饿死,那柳家在蜀中的生意,几代人的基业,恐怕也是全完蛋了。

“陛下,有舍才有得啊!”曲阳又是劝道,“灾情刻不容缓,一个小小的柳家,此时已经无关紧要......”

“放屁!”

李墨重重喝道,打断了曲阳的话语。

此话一出,下面顿时雅雀无声。

旁边站着的礼官两股战战,没想到皇帝竟然会说出如此粗俗的话来。

李墨倒是不觉有他,虽然和柳凤儿相处短暂,但是她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女人。

从自己的女人手里面抢钱,这不是李墨的作风!

并且,关于这笔款项从何而来,刚才李墨看账本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打算。

“立即给朕的那些亭台楼阁的修建,都停了,那群炼药的老天师,也让他们别炼了,全部用在朕自己头上的花费,全部停掉!”

“并且变卖掉所有皇宫内值钱的东西!全部用来赈灾!”

李墨沉思了一会,严肃道。

他心里大概算了一下,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停掉,再加上前主人的那些小玩意,最少也有个百万两银子入账,足够赈灾!

闻言,朝中大臣嘴巴都是张成了鸭蛋。

他们是听错了吗?

这还是那个甩手掌柜,就算天塌了,也只知道享受的皇帝吗?

就连曲阳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

他的喉头蠕动了几下,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

“陛下圣明啊!”

一个老者率先跪下,涕泗横流。

接着,群臣都是纷纷跪成了一片。

李墨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又很快微微挑起眉头。

场间。

有一人未跪。

是个年轻官员,并且从他所站的位置来看,他的职位并不低。

“陛下,臣有本奏!”

年轻官员拱手道。

“讲!”

李墨淡淡道。

“臣收到消息,柳家选秀之时,暗自贿赂选官,将其由乙等评为了甲等,否则,柳凤儿并无资格,选为妃子!”

“臣以为,柳家这是犯了欺君之罪!现在,让其献上全部家产,算是便宜他们了!”

闻言,李墨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又是柳家?

又针对柳凤儿?

这些人是没事做闲的?

想到这,李墨看向了年轻人。

“你叫什么?什么职位?”

“啊?”年轻人没想到李墨突然问道这个问题,愣住了。

“朕问你叫什么!”李墨继续问道。

“臣名为曲天凡,乃奏事言官!”

“哦?”李墨皱了皱眉头,“那你和曲阳是什么关系?”

“臣......臣......”曲天凡支吾了几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站在最前列的曲阳,猛地抬头,眼神里闪出一丝老辣。

“陛下,曲天凡乃是臣不成器的侄子。”

果然如此。

李墨点了点头。

奏事言官在大武乃是三品官,虽无实权,但是有奏评天下风闻的权利,在消息闭塞的古代,几乎能影响皇帝的决策!

这么重要的职位,现在,却是由这样一个年轻人担当。

要说中间没有一点猫腻,李墨肯定是不信的。

曲家,你们好大的胆子!

曲阳话音刚落,李墨便是皮笑肉不笑道:“曲天凡,不知道你爬上这个位置,曲相有没有出力啊?有没有贿赂啊?”

此话一出,朝堂上,皆都是一片哗然。

有没有出力,朝堂上的人,心中自然有数,但是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绝对是直接打曲阳的脸!

陛下向来和曲相关系颇好,今天这是怎么了?

曲天凡此时,已经是双腿发软。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曲阳。

曲阳却已经跪下叩首:“臣,万万不敢!”

曲天凡连忙也是跪下附和:“陛下明鉴,贿赂之事,绝对不曾发生!臣能有今天的成绩,皆都是靠自己苦读诗书,努力而来!”

龙椅上。

李墨看着跪着的两人,眼神冰冷。

病老虎,也比猫强。

这两人就算再朝廷上只手遮天,如今面对自己,也只能下跪。

但是李墨也知道,敲打也是要有分寸。

“朕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爱卿不必在意。”

李墨的语气松了几分。

“朕以为,奏事言官,须多关心百姓民生,国家大事,至于朕的女人,就不必爱卿多操心了吧。”

“柳凤儿此人,朕很满意,柳家将柳凤儿送入宫内,有功!至于贿赂一事,功过相抵,就这么算了吧!”

“散朝吧。”

李墨冰冷的声音在殿中回荡着。

大殿内,落针可闻!

李墨今日表现,太过邪乎,根本不像是那个浮华浪荡的皇帝。

并且当朝落了曲相的面子,这也不是件小事。

曲家乃是当年太祖建国事,就鞍前马后服侍的名门望族,在朝中,势力盘根错节,稍有差错,容易动摇国之根基啊

随着李墨离开,大殿中,炸开了锅。

曲阳缓缓从地上起身,眼神阴鸷,拍打着手上的灰尘。

他的身后,曲天凡脸色难看至极。

“大伯......”

“回去再说。”曲阳冷哼一声,“慌什么?这朝堂,变不了天!”

另一边。

李墨走在了回宫的路上。

今日上朝,算是和曲家撕破了一半脸皮,自己又该如何稳住朝堂局势,将这朝堂牢牢攥在手中?

“陛下!陛下!”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李墨回头看去,却发现一个小太监匆忙跑了过来。

“怎么了?”

“陛下,那群天师大人听说陛下要遣散他们,一个个都要给华清宫的房顶都拆了,还要求面见陛下呢!”

“还有这种事?!”李墨刚好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重重哼了一声,“现在就带朕过去会会他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