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寡言又会撩

寡言又会撩

道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亦舒虽然生逢乱世,却不知人间疾苦,她是世家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敢爱敢恨,为了得到自己钟意的男人,不惜抛却身份,主动勾引。谁成想,她勾引自己的未婚夫不成,却被盛颐设计占为己有。他对她深情告白,说愿意为她赔上一切,沈亦舒信以为真。直到最后家破人亡,万劫不复,她才知道,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安生不得!

主角:沈亦舒,盛颐,陆启威   更新:2022-07-16 01: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亦舒,盛颐,陆启威 的女频言情小说《寡言又会撩》,由网络作家“道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亦舒虽然生逢乱世,却不知人间疾苦,她是世家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敢爱敢恨,为了得到自己钟意的男人,不惜抛却身份,主动勾引。谁成想,她勾引自己的未婚夫不成,却被盛颐设计占为己有。他对她深情告白,说愿意为她赔上一切,沈亦舒信以为真。直到最后家破人亡,万劫不复,她才知道,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安生不得!

《寡言又会撩》精彩片段

沈亦舒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世家小姐,家中产业无数,又有哥哥继承掌管。

不过,沈亦舒并不是不知丁董的败家千金,个人见解上,她总有她的出色。

西式风格别墅且带着中式布置的书房里,她右手大拇指及食指夹住支细笔杆的上方,无名指拖着毛笔中段,一笔一划的在一张被裁成巴掌大的宣纸上写字。

写好后,沈亦舒将毛笔搭在砚台上,而后拿起小纸轻轻吹了两下,又将其对折两次,最后叠成两根手指般的大小,才从书房里出去。

高顶吊灯底下的客厅里,沈太太黄娟丽正在同怀德宇聊天。

见沈亦舒来,指责了一句,“解手解到书房里去了?”

怀德宇听到黄娟丽的话,也有一瞬间的疑惑,这个小女人,又要作什么幺蛾子?

沈亦舒标准式的笑容挂起,然后径直的走到双人沙发上,按着礼仪收了收屁股,坐在了怀德宇的旁边。

“想给德宇找件好玩的宝贝,可惜找不着了。”沈亦舒说道,脸上随之浮现出失望的神情。

她的眼睛在怀德宇身上打转,思索着如何将纸片给他。

她要勾引怀德宇。

怡春园的那些个女子们都是直接塞进男人的衣领……

可她母亲在的话,她自然是不行的,只能另想办法。

赵妈突然走过来,弯腰在黄娟丽身旁小声汇报。

沈亦舒趁着这会子的功夫,将手中的纸片小心的放进怀德宇的侧边口袋。

怀德宇今天穿的是西服,纸片顺着西裤滑进了怀德宇的裤兜里。

沈亦舒抬头朝怀德宇笑笑。

怀德宇没有明确的在看什么东西,脸上表情也没有变化,沈亦舒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瞄到自己做的手脚。

“老爷托人来报信,他下火车后跟陆大将.军在浦江大饭店吃,让我们不用等了,先开饭,待他晚上回来再找你聊。”黄娟丽将赵妈带来的消息跟怀德宇说了一遍,又说,“你今晚在家里住下吧,房间给你准备好了。”

怀德宇应了句后,三人起身前往饭厅。

从吃饭开始,沈亦舒一直心不在焉的,刚才去饭厅的路上,怀德宇明明将手插进了口袋,而且还摸了好几下。

可直到现在吃完饭了,大挂钟都敲了十下,怀德宇也没个什么暗示或者明示。

沈亦舒觉得实在是太无趣了,道了声晚安,就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她明天早上还得去学院上课,再有一学期她就从女子师范学院毕业了。

回到房间后,沈亦舒习惯性的把窗户打开,又将窗帘透白的里层给拉上。

然后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晚风将窗帘吹的飘在空中。

就在沈亦舒要睡着的时候,她的房间门把手被人拧动了。

沈亦舒立刻睁开了眼,她光着脚下床要去开门看是谁,不料刚走到门口,上了锁的房门已经被推开了。

怀德宇从门外走进来,开门的那只手反了过去,很快的又将门重新关好,并且扭动了反锁的小扣。

他脸上带着一丝的玩味,以及分不清是不是认真的神态,总之另一只手已经拖起沈亦舒的下巴,将人一把拽了过来。


“你怎么进来的?”沈亦舒好奇他为什么大晚上来她房间之前,更好奇的是他难道有她房间的钥匙?

怀德宇没回答沈亦舒的这个问题,只用手指不断的在她脸颊两侧摩擦着,仔细的端详着她。

而后他反问道,“给我纸条不就是想让我今晚过来?”

沈亦舒一愣,她确实本来是想写“今晚来我房间”的,不过觉得这样太过俗事。

所以才找了件具体的事情,问他是不是确定要娶她。可实际上,他们早在去年就定了亲,说好等她从女子师范学院毕业后就订婚,订婚再过一年就结婚。

“我只是想问问你,就像别的女孩子会问自己夫婿外面有没有女人似的,问问你还确定要娶我吗?”沈亦舒脸上又挂起标准的笑,礼仪老师说,她这样笑最迷人。

怀德宇松开了捏着她脸颊的手,手换了个地方,搭在她的腰间,一使力将她搂住了往床上走。

到床边,怀德宇也一点没停顿,直接将人推倒在床,厚着脸皮问,“真想现在就夺了你的初夜。”

“你什么时候对我有这个想法的?”沈亦舒觉得他变化还挺大的,到樱花之地留学前,说话可没这么直白。

再怎么也是拐着弯说。

“此刻有的,此刻就想实现。”怀德宇边说着,呼吸也逐渐的变得急促起来。

他自觉的伸出两指,挑开了沈亦舒睡衣上的线扣,又将她的长发都挥到身后,再接着整个人靠了过来,膝盖顶在沈亦舒的臀部,不给她一点反悔的机会。

沈亦舒低声说了句,“流氓。”

她的腰正好被捏了一下,声音没控制好,本来是紧音的指责,一下变成了松音,像极了调情。

“肥水不流外人田,手别闲着,知道该怎么样吧,嗯?”怀德宇早就盯上了沈亦舒,今天不过是找到了时机罢了。

沈亦舒长相就算放在整个申城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加上沈家对她的栽培,可算是重金中的重金。

要不是沈亦舒不愿意出国,怀德宇认为,沈亦舒如果能去留学回来,那绝对就能称为极品,估计是个男的都受不了。

无法言说的气氛融进了空气里,床上的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没有合上的窗,传进来一声简短且机械的喇叭声。

沈亦舒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推开怀德宇起身,“我爹回来了。”

怀德宇有些不悦,但他也听见了窗外的声音,这个点估摸着确实只能是沈元禛。

沈元禛回来肯定是要找怀德宇的,眼下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继续了。

怀德宇将衣服穿好,离开沈亦舒的房间后,直接回了他临时住的房间。

沈亦舒则缓了会,扣好衣服上的线扣后赤脚下床,将没有合上的房门重新合上,并且上锁。

上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两声响亮的敲门声也响起。

沈亦舒担心怀德宇漏了东西回来,于是又打开了。

只是门外的人并不是怀德宇,而是她的二哥。

沈亦甫抬手撑开门,在沈亦舒走神时,已经跻身进了她的房间。

“啧啧啧,闻闻这屋里面的味道,比我出去请十个八个小姐围着的味道还要浓一些。”沈亦甫在沈亦舒的房间里走了一圈,最后拖掉鞋躺在了她的床上。


沈亦舒不需要问,也已经知道她二哥这是看见怀德宇从她房间里出去了,加上她床上未来得及收拾的褶皱,刚刚的事情不需要言语,也实在是明显不过。

“要没什么事回去睡吧。”沈亦舒走到床边,伸手拉住床单的两边,轻轻一扯,床单就平了不少。

沈亦甫早就习惯了自己妹妹这副微冷的姿态,他进来也只是好奇罢了。

他忽略了沈亦舒的话跟动作,手掌摊开,将真丝的床单上下扫了扫,他的判断早就熟练了,忍不住感慨道,“看来初夜还在,父亲回来的也太及时了,这要是再晚一些……”

沈亦舒虽然早就将这些个事情看明白,但终归还是不太愿意听见自己亲哥哥这般说话,于是直接丢了个不耐烦的眼神过去。

沈亦甫倒是闭了嘴,可很快的,他就从床上坐起,伸手牵住沈亦舒细白的右手,脸上带着公子哥身上的痞性,“明天,让我接送你上下课。”

“上下课有广伯,怎么用得你专门送我,你还是收起你那些个心思,明天爹肯定要拉着你出去见些个人的。”沈亦舒稍有嫌弃的从他手中扯回自己的手,刚一下竟然没扯掉,沈亦甫用力的拽着她手指头的尾端,不肯放手。

收回手后,沈亦舒坐到了床边,看着透白的窗帘还在被风吹的飘来飘去。

沈亦甫重新躺下,双手环保在脑后做枕头,双脚随意的搭在床上,他这样也正好看的到飘在空中的透白窗帘。

禁不住的便将心中的一丝无奈说出,“爹明天要跟陆大将.军陆丰,还有他的那个儿子陆启威一起去大军元。”

沈亦舒搓了搓手觉得有些干,于是拿过床头柜上的护手霜,给自己的手背重新抹了些。

陆启威跟沈亦舒的大哥沈亦秀关系很好,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才,沈亦秀为家族牺牲后,陆启威大概是对沈亦秀的铺垫感到可惜,又见沈亦甫对沈家不上心,于是就有说过,不与沈亦甫为一道。

“怪不得爹回来了,你还有心要到我学校里去勾搭女孩。”沈亦舒嘴角震了震,感叹道,“陆启威也是有够帅够优秀的,有他没你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他那寡言又会撩的样子,可是迷倒了整个申城的女人呢。”

“我说你气场天生带着怡春园的味道,说到个陆启威就给你扭得。”沈亦甫把目光挪向自己的妹妹,看着那身段,就连他都着迷。

沈亦舒懒得跟他掰扯人性与人欲这等相对高尚的事,起身将护手霜放回床头柜,她拉动了一下台灯,站的笔直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把人请走,重新锁上门后,沈亦舒又一次躺回床上。

透白的窗帘已经不怎么飘了,风也平静了不少,沈亦舒估摸着怀德宇该跟父亲聊好久,于是也就没等的打算。

没多久的,她就睡着了。

睡着到半夜,房门又被推开,怀德宇进来后又是习惯性的将门再锁上。

他坐到床边把沈亦舒背着他的身体扳平了,然后又晃着沈亦舒的肩膀,要将她叫醒,刚才的事他还一直留恋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