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诱他深入

诱他深入

炸嘟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姜宁最近总是梦到跳楼去世的姐姐,她为了放松心绪,每日纵情于酒吧。岂料,她看到姐姐的前男友程易在酒吧被人环绕搭讪。姐姐为他失去一条命,他却在这像个没事人一样泡吧。瞬间,她就起了报复他的心思,于是她开始步步为营的接近他。随着接触,她发现,他并没和姐姐谈过恋爱。可她的心却再也收不回来!

主角:许姜宁,程易   更新:2022-12-04 21: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姜宁,程易 的女频言情小说《诱他深入》,由网络作家“炸嘟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姜宁最近总是梦到跳楼去世的姐姐,她为了放松心绪,每日纵情于酒吧。岂料,她看到姐姐的前男友程易在酒吧被人环绕搭讪。姐姐为他失去一条命,他却在这像个没事人一样泡吧。瞬间,她就起了报复他的心思,于是她开始步步为营的接近他。随着接触,她发现,他并没和姐姐谈过恋爱。可她的心却再也收不回来!

《诱他深入》精彩片段

亲姐跳楼那天,许姜宁一夜没睡。

一闭眼就是许昕然从楼上跳下来摔了个稀烂。

许姜宁抽完一根烟,就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吊带裙套上,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下了楼。

夜晚,酒吧,年轻人在消费最大的快乐。

许姜宁一眼就看到男女之间簇拥着的最显眼的人。

他个子高,气质好,笑起来凤眼上挑,几分不羁,几分放荡。

程易,她姐的前男友。

恋爱的时候无人知晓,分手后人尽皆知。

许姜宁想,她姐为了这男人跳了楼,这男人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泡酒吧,值吗?

见程易从人群里抽身,她眼底一暗,一口喝完了手中的酒,跟了上去。

酒吧的走道昏暗,程易和那几个人站在那里抽烟,指尖的香烟如同他的指骨,纤细修长,他白的太明显。

许姜宁咬着唇,扶着墙,装作喝多了的样子专往程易身上撞。

原本那几人还在说话,被许姜宁一打断,都各自收声。

许姜宁装作晕晕乎乎,忙说对不起。

程易却眉头一皱,总感觉这女人刚刚碰到了什么她不该碰的地方。

他眼皮子一抬,见她脸颊醺红,满脸混沌的样子,应该不是故意的。

许姜宁没有停留太久,扶着墙继续往前走。

程易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短到大腿的裙子包着浑圆的蜜桃臀,裙子下面一双长腿又细又直。

程易看了一眼,又想到她那张脸。

他忽地掐灭烟,拉住她:“洗手间?”

许姜宁点了点头。

程易单手扶住她,一边带着她往洗手间走,一边问:“朋友呢?”

许姜宁撒谎不眨眼:“把我丢下了。”

程易的眉毛几不可闻一蹙。

把许姜宁送到洗手间,程易说:“好了叫我。”

他抽身很快,许姜宁都没反应过来,指尖的衣袖就溜走了。

等到她反应过来,程易已经到走廊上了。

许姜宁见他黑衬衣,袖子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目不斜视地靠着墙边抽烟。耷拉的凤眼散漫,喉结突出,压根就没往这边看一眼。

许姜宁嗤笑一声,关上了厕所门。

只是一根烟都抽完了,许姜宁还没出来。

程易没耐心,走到隔间敲了敲门:“还没好吗?”

许姜宁软软绵绵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拉链……拉不上了。”

程易眉头一皱,总觉得自己偶尔的大发善意,结果惹上了个麻烦。

揉了揉眉心,程易说:“你把门打开。”

门适时露出一条缝,程易推门进去,就见她雪白的背后,性感的蝴蝶骨映入眼帘。

优雅的天鹅颈勾勒着修长的下颚线,许姜宁猫一样的眼睛扭头看他,暧昧又漂亮,活像个妖精。

程易眼睛变沉了。

隔壁隔间的喘息声忽然变得十分激烈。

许姜宁记得,这个酒吧男女共厕,两个通道,隔壁蹲了个喝醉酒的姐姐。

估计是捡尸的。

许姜宁心里有数,感觉到程易的呼吸变了,心里有丝忐忑一闪而过,随后又平静下来。

她来,本身就是想发生点什么。


许姜宁往程易身下看了一眼。

斑驳的灯影看不清楚他的变化,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想去碰他。

却没想到程易主动拉上她的拉链,对她说:“我送你出去。”

许姜宁抓住他的手,漂亮的像猫一样的眼里映着他的样子。

她说:“你长得真好看,有女朋友吗?”

程易的神色未变,推开她:“看来你酒醒了。”

许姜宁罔若未闻,伸手抱住他。

他的腰很细,身上还有一股皂角味,干净又好闻。

许姜宁说:“你把我带回家吧,我头晕得不行。”

说着,许姜宁往他身上靠。

程易下意识扶着她,好看的眉毛皱了皱:“我让人送你回去。”

许姜宁说不要。

程易将她扶正,目光很淡:“我有女朋友,不可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许姜宁一愣,眼底一下子变得很凉。

他才和她姐分手几天就找到下任了?还是说……和她姐在一起的时候就劈腿?

许姜宁笑了一下,站直了身子,像是讽刺:“倒挺有原则。”

……

程易没和他那帮朋友打招呼,直接带着许姜宁出了酒吧。

外头下起了雨,程易让门童把车开出来,又叫了代驾。

程易的背看上去宽厚,肩线平整,很笔挺。

许姜宁的头直接靠在了他的背后,声音都比平时软了几分:“要不你留个电话给我,要是和你女朋友腻了,就找我怎么样?”

程易没说话。

许姜宁却主动找门童要了只笔。

空气里飘来的若有若无的桂花香牵扯着神经,许姜宁在他手心写字时的一笔一画也十分挠人。

刚写完,车也开了出来,正巧代驾也在车上。

许姜宁从小到大都很好看,白瓷的肌肤,温柔的远山眉,一双猫一样的眼睛慵懒暧昧,像是在勾人。

许姜宁用这双眼睛看着他,踮脚凑到他面前:“等你的电话。”

轻轻的一下,蜻蜓点水。

许姜宁跑上车。

雨越来越大,程易站在门廊下看着手心那字迹,歪七扭八的。

想到许姜宁那张脸,程易伸出手,让雨水淋了个干净。

等到送人的迈巴赫再次开回来时,代驾犹犹豫豫,将落在车上的身份证递给了程易。

代驾说:“那小姐下车跑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叫住她……”

程易接过那张身份证,问他:“在哪里下的车?”

代驾说:“A大。”

程易皱了一下眉:“大学生?”

“应该是。”

程易低头看了一眼身份证,许姜宁三个字映入眼帘,公式化的证件照表情有些羞涩,照片上的她很青涩。

程易将身份证收进裤兜里,重新回到酒吧。

先前抽烟的朋友围了过来。

“干嘛去了?”

程易说:“刚把人送走。”

朋友听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包间的沙发:“方静初来了,看见了你和那个女的在门口勾勾搭搭,正生气呢。”

程易面色淡淡:“知道了。”

朋友觉得他的反应太过冷淡:“你别不当一回事啊,那女的为你跳楼的事她估计还没过去,人是你追到手的,方家宝贝她得紧,你可别玩两天就不要人家了。”

程易听了,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像那种人吗?”


许姜宁没等到程易的电话,倒是被那场雨淋得不轻。

隔天上班的时候,整个人病怏怏的,连眼神都倦怠了几分。

同科室的老师见了,惊了一下:“许老师,怎么感冒了呀?”

许姜宁疲倦地笑了笑,回道:“没太注意,着凉了。”

出去倒水的时候,科室几个老师凑一块嘀嘀咕咕:“哎,肯定是前几天她姐跳楼影响到她了,她家前几年刚出事,现在她姐又没了,是个人都受不了啊……”

“好像还是因为一个男人跳的,据说那男的嫌她姐不够漂亮……”

“哎,同一个爹妈生的,怎么区别这么大,作孽哦。”

见许姜宁倒好水进来,几人立马噤声。

许姜宁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人会在背后议论她,只不过手机一直没响,许姜宁有些烦。

她有点后悔当初把身份证落在他的车子上,现在人没勾到,身份证又得去补办。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媛来找她,见她一把鼻涕一把纸的。

许姜宁吸了吸鼻子,拿出口罩戴上,看了一眼周媛手里的袋子:“这些都是我姐的东西?”

周媛是周家的千金,她姐的朋友,当初许家没没落的时候,两家有往来,许姜宁也和她很熟。

许昕然跳楼那天是从周媛家里出来,她在周媛家里住了好几天。

周媛递过纸袋,许姜宁翻了翻,里面有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个笔记本,一支笔。

许昕然是个文艺女青年,平时爱写日记。

周媛说:“当初我劝她看开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她当时也跟我说看开了,结果没想到还是……要是我能看住她就好了,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周媛的眼睛红红的,许姜宁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关你的事,媛媛姐,你不要自责。”

许昕然比许姜宁大四岁,一直没有谈恋爱,或许是因为相貌自卑,又或许是要照顾许姜宁,她一次都没有提过自己的事。

但许姜宁知道,许昕然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爱情的,不然又怎么会在谈恋爱的时候谁都不告诉,偷偷的谈?

连周媛都是在她分手了之后才知道她被甩了。

许姜宁有些沉默,对周媛道:“媛媛姐,你能不能打听到程易的去向,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了,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查查?”

周媛眉毛一皱:“姜宁,你想干什么?你可别犯傻啊,程易那个圈子里的人我们一个也惹不起,他们跟我们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以程家为首的那几个世家在城里几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连周家在他们眼里就像蚂蚁,一踩就死。

许姜宁说:“没什么,昨晚回来的时候,我身份证落在他车上了,我想找他要回来。”

周媛神色古怪地盯着许姜宁:“你们难道……”

许姜宁说:“没有。”

周媛松了一口气,连忙抱住许姜宁:“姜宁,你可要好好的,千万不要做傻事,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和你姐交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