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腹黑萌宝神偷娘亲不好惹

腹黑萌宝神偷娘亲不好惹

鹿呦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别人的穿越是什么样,司柠无从知晓,可她的穿越为何如此悲催?醒来之后,她发生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失去了第一次!为了泄愤,她偷了对方的东西后逃之夭夭。时隔六年,司柠带着自家宝贝儿子闯荡江湖,没想到竟然会在意外中与当年那个男人再度相遇……

主角:司柠,萧宴璟   更新:2022-07-16 01: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柠,萧宴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腹黑萌宝神偷娘亲不好惹》,由网络作家“鹿呦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别人的穿越是什么样,司柠无从知晓,可她的穿越为何如此悲催?醒来之后,她发生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失去了第一次!为了泄愤,她偷了对方的东西后逃之夭夭。时隔六年,司柠带着自家宝贝儿子闯荡江湖,没想到竟然会在意外中与当年那个男人再度相遇……

《腹黑萌宝神偷娘亲不好惹》精彩片段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司柠只觉得后背一片疼痛,火热热的,不用想就知道她后背一定被擦伤了。

擦伤?这就让人很纳闷了,她不是跳进大海了吗?

就在她还在怀疑自己身处何处时,脸上顿时一片灼热气息袭来。

司柠立刻警惕,抬手就要去阻止,但事实是她没有一点力气,感觉自己这手推出去软绵绵的。

“我丢,什么情况?你他么谁……”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股陌生气息覆盖。

她手脚并用,但是无济于事,作为接受过岛.国电影教育的她来说,她知道现在躺着在经历什么,但可恨的是她没有反抗的力气。

临了,实在忍不住痛的她直接一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似乎用了毕生的力气。

几乎一触而发,男人低沉咆哮的声音传来,听不清说了什么,反正像一只发怒的兽,在生吞活剥她的边缘一直试探。

人生的第一次,就这样在这毫不知道的鬼地方交代了出去,关键还不知道对方长什么鬼样子。

男人偃旗息鼓之际,她脑海闪过一段自己不熟悉的画面。

她叫司宁,是山下村子的一个孤儿,无依无靠,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世间还有没有亲人,简直和她的身世一毛一样啊!

这股强烈的记忆强势的浮现出来,司柠直接被吓住。

她可是新世纪的神偷,从小就是被吓大的,但是还是被这一认知给吓到了。

她特么的,竟然穿越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

司柠来不及感叹原主的短命和自己的奇葩遭遇。

黑夜里什么都不知道,这地方是哪里?这鬼地方想来应该是个山洞吧,因为很凉,她应该就躺在石头上,所以后背都被磨的生疼。

这时,男人又开始下一次的攻击,来势汹汹,她根本无法承受。

最后,她逐渐接受,她是真的活过来了!

随即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司柠只觉得头脑发胀,太阳穴突突突的直跳,她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缕灰蒙蒙的微光照进来,忍住身体的疼痛,她翻身而起。

艰难的打量着此时的环境,确实是一个山洞,她躺在一个大石头上,地上的衣服碎片在宣誓着这里发生了什么。

身形修长的男人背对她而睡,长发散在石头上,又黑又长。

借着微弱的光,她只能看到他的背部健硕的肌肉线条,看着还......

不错!

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顿时回神的司柠心里警告自己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她来到的这鬼地方情况很不对劲,她一贯的行事作风告诉她,现在她要赶紧跑路了。

看着自己不着一缕,她小心翼翼的扯过男人身边的衣服,胡乱的穿上,也来不及管这衣服为何穿上这么不得劲。

都准备跑路了,一回头,就看到地上的东西。

作为神偷的她表示,地上的东西,价值绝对不低,做工精细,材质不凡。

她一不做二不休,蹲着走了两步,直接捡起地上的玉佩和长剑。

看了石头上睡着的男人一眼,司柠一咬牙,富贵险中求,这睡都睡了,拿一把剑怎么了。

她还没有追究精神损失费和那啥费呢。

......

六年后,六月某天深夜,大金国丞相府。

一个身穿黑衣,蒙着面的人灵活的翻过墙头,回头看了一眼,没看到跟来的人。

声音嫌弃了几分,“司小宸,你行不行啊。”

不过两秒时间,墙角弹出一个小脑袋,脸上的面巾因为要钻洞被刮落,一张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尘土,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娘亲,我来了。”

司柠看着他笨重的从狗洞里钻进了,嘲笑道,“司小宸,我就说不带你出来吧。你看你,这技术不到家,沦落到钻狗洞了吧。”

司小宸从狗洞里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一副教训模样,“娘亲,这话你就说得不对了,薛叔叔说了,我现在就应该出来多走动走动,多学习学习。”

司柠翻个白眼,顺着墙角的黑暗处走去,“偷东西有什么好学的?去学你薛叔叔吧。”

司小宸瘪嘴,小声嘀咕,“偷东西不能学,那薛叔叔杀人越货,不正当买卖就能学了?”

本来是小声逼逼,奈何这抱怨还是被司柠听到,司柠翻着白眼回头道,“所以给你找了个医圣的师父,谁叫你不好好学的?”

司小宸不回答,因为他从小学了太多东西,在外人看来,只要学会其一,那他在江湖行走就算是有了傍身的技艺,但是奈何这几个师父对他都是放养状态,个个都不严加管教。

还不如他自己严加管教自己了,只要有任务他就‘咬死’娘亲不放,谁叫娘亲是江湖有名的神偷‘北狐’呢。

这次两人一起从大夏边境一路向北,来到金国,不为其他,只是听说这金国丞相府上有不少的奇珍异宝。

作为神偷北狐和他的关门弟子,怎么能不来看一看呢,这说不过去,也不是北狐的风格啊。

这点事情对于神偷北狐来说,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司柠手脚麻利的打开那些精致的锁,司小宸提着一个和自己超不多高的布袋在后面疯狂拾取。

秉承着司柠的教育,宁可自己了累死,也不留下一点。

很快的,袋子就被司小宸装满了。

也就是这时候,司柠突然眉头一蹙,一瞬警觉,“小宸,有情况,闪人。”

司小宸一把收紧布袋子,迅速的递给司柠,两人就准备全身而退。

只是在临走的时候,眼睛一瞟,发现一块他还没有来得及拿放进袋子的东西。

他学识少,不知道是什么,看着黑黑的一块,但是味道却是清新得很。

看着装着的盒子比其他的都要精致,想来是昂贵之物。

司小宸顺手拿起放进胸口的衣服里,小短腿撺掇起来,迅速的跟上司柠的步伐。

两人收获满满,随即逃之夭夭,留下一片狼藉的丞相府。


一炷香之后,丞相府外,一个身穿修身湛蓝长袍,手握长剑的男子立于大树下,听着暗卫的禀报。

“主子,丞相府已经被洗劫一空,我等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丞相府的暗房中狼藉一片,没见到传闻中的黑香。”

男子回眸,眼神一片清冷,“丞相府惯来戒备森严,这暗房也是隐秘,到底是何人能这么大的能耐?”

暗卫低下头,他知道黑香对于主子的重要性,而他们也是找了许久才发现丞相府上有这么一块。

“查!”一个字,足以表明男子的态度。

身边再次现身一个黑衣人,“世子,丞相府大乱,现在已经封城了。”

萧宴璟看了一眼远处天空的月亮,“只怕是现在封城已经于事无补,回大夏。”

几人消失在夜色中。

......

大金国的都城陵都被封,全城一片惶恐,丞相府一夜被人洗劫一空,丢失不少的奇珍异宝,丞相震怒,大金国的国君派出不少人全城搜索,皆毫无收获。

而此时的司柠一身雪青长袍,手握折扇,长发被她用白发带系上,坐在茶馆二楼的窗户处,一脸看戏的看着底下攒动的人群和跑前跑后的金国士兵。

司小宸一身书童装扮,站在司柠身侧,一双圆鼓鼓的眼睛也是盯着底下的告示。

告示上应该就是两人的通缉令,不过搞笑的是,这通缉令上既无准确人数,也无人物画像。

可能就是想通缉个寂寞吧。

“公子,有消息。”司小宸在外面这演技可是杠杠的,扮演起司柠的书童来是一点都不违和,双手递过手里的纸条。

司柠接过司小宸手里的纸条,撒上茶水,纸条上的字体慢慢显示出来。

待到全部看清后,司柠收起折扇起身,“走吧,来活了,这次带你去见见世面。”

两人大摇大摆的出了茶楼,一派淡然的离开。

他们行走江湖,自然有他们自己的法子,这次司柠接到一个大买卖,要去大夏国。

司小宸暂时也没有时间送回老巢了。

呸!老家。

只有先带着,让他长长世面也好。

大夏国,就是司柠穿越而来时候的那个国家,当时司柠因为卷走了那个采花贼的所有东西,也不敢在大夏国典当,就来到了金国和大夏的交界处,安陵镇。

六年来,她也没有踏入过大夏京城,而这次的买卖就是在大夏京城。

娘俩紧赶慢赶的在第九日来到京城,司小宸在路上拘了九天,早就迫不及待了。

司柠在客栈住下,司小宸就已经满城的乱跑了,司柠也不害怕司小宸出事,只有司小宸报备了自己的行踪,司柠就不担心,而且该害怕的应该是别人。

睡了一小会儿,司柠就收到消息,让她午夜前去城西竹林。

看着手里的纸条,司柠心里冷笑,还真是个谨慎的人。

现在距离午夜还有段时间,正好去把司小宸那个不着家的小混蛋给拎回来。

找回了司小宸,司柠叮嘱了几句,说自己晚上有行动,不准他到处跑,否则被她发现就直接没收零花钱。

司小宸直接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放心上,娘亲给的零花钱还没有他自己弄的多,用娘亲的话来说,他根本不care。

司小宸吃着糖葫芦,“娘亲,你就去吧,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唠叨的,我还能把自己弄丢了不成?”

司柠用手指点着司小宸的额头,“嘿,现在嫌弃你娘亲唠叨了?司小宸,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你小小年纪就开始嫌弃你娘亲了?”

司小宸赶紧摆手,狗腿的抱住司柠的手臂,“没有的事儿,我娘亲貌美如花,身材火辣,是这大夏最漂亮的女人,我怎么会嫌弃娘亲呢,我喜欢还来不及。”

司小宸最是喜欢嘴炮,这一点司柠是早有领教,并且已经形成免疫。

午夜,司柠一身利落的深蓝色衣装,头发高束,腰间别上匕首,妆容上也做了装扮。

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司小宸后,转身朝着城西的竹林而去了。

然而,等司柠走了没有五分钟,床上的司小宸睁开眼睛,笑出两颗小虎牙,踢开被子,一个轱辘翻身起来。

“娘亲准备这么充分,肯定有大单,我要是不去,岂不是白来大夏一趟?”

他慢悠悠的起床,给自己穿上束脚的衣裤,还学着司柠的模样把头发束起来,就是这技术没怎么到家,有点乱,但是不影响,他又不是去相亲。

他一点都不急,他有的是办法找到娘亲,刚刚他已经在娘亲的衣服上偷放了几滴香露,这可是他研发出来的,只要是染上这个味道。

他再用其他的解药在鼻翼边提味,那你就算是在十里开外他也能闻到你的踪迹。

司小宸知道娘亲惯来警惕,还有这听觉很灵敏,不敢跟得太近。

要是被娘亲知道了,说不定就是一顿揍了。

司柠一路脚步轻盈迅速的朝着城西而去,城西只有一片小竹林,之前她已经打探清楚了。

今夜阴沉,可能会有雨,此时小竹林在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

司柠眼神戒备的看着四周,她已经到了竹林,但是却没有看到人,抬头看了看天色,确实是到了约定的时候了。

就在司柠打量四周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整个人迅速的侧身,躲开了身后人的攻击。

司柠退了好几步,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两个蒙面黑衣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长剑。

司柠冷笑,从腰间取出匕首,毫不退缩的直接发起攻击,这么多年她一直擅长的都是近身肉搏,所以她的武器一直是匕首。

两人武艺不在她之下,但就算联手伤她也是不容易的。

司柠身体灵活,而且早就做了男装打扮,出手上也狠厉很多。

司柠不退反进,本来只有一把匕首的,在她避开两人的长剑时弯腰时,从自己的长靴里抽出一把更小的匕首,匕首只有手指大小。

其实都不算匕首,顶多是刀片,那可是他们神偷的入门武器之一。

两个黑衣人一起攻击还是被司柠逃脱掉,更加觉得脸热,一个看着瘦弱的豆芽菜竟然逃过了两个暗卫的攻击?

两个人齐齐回头,看到的是抱着手在几步开外的司柠,正一脸阴恻恻的看着两人。

随后举出三个手指,“三,二,一。”


话音才落,两人准备出击的手突然愣住,因为他们的裤子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掉了?!

就这样从腰间滑落,两个人脸上一惊,不是害怕司柠,而是害怕暗处里观察的那位。

两人顾不得司柠,低头去提裤子,司柠也不乘机攻击这两人,而是朝着暗处喊话。

“兄台,我北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要是有诚心请我,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这样试探,实属小人做派,这一单不做也罢。”

说完收起匕首就准备离开。

竹林里一阵树叶窸窸窣窣响起来,司柠回头一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

竟然......竟然踩着竹叶飞了下来?

司柠这辈子最羡慕的就是这里这些人,动不动就内功护体,而不管是她还是原主,都不会内功这玩意儿,她后天学也没学会。

男人黑色衣袂纷飞,手里握着镶嵌玉石的长剑,嗯......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或许是她这神偷的本性,看见什么都像是熟悉的一样吧。

司柠并未多想。

男人剑眉‘星目’,一张脸冷峻十足,眼神像是淬了冰一样的让人心里发颤。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人的样貌确实好看,司柠自认是没文化的人,心里只感叹一句卧槽。

男人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闪亮登场,两个黑衣人一手攥着裤子,一手拿着长剑,俯身恭敬的道,“主子。”

男人没回答,就像一堵墙一样的杵在那里,还是一堵冰墙。

“兄台,你就是他们的老大?那就是你发出的单子了,怎么不信任我北狐?”

男人微微侧头,眼神凌厉冰冷,“我出两百万两找你,不试一试,天知道你有多少实力?”

说完眼里似乎还有嘲讽,这是嘲笑她不值这两百万两?

司柠惯来吃软不吃硬,被这人一说,司柠那叔可忍婶都不可忍的性格就上来了。

“我北狐有多少实力,我亲自会会你。”司柠话毕,已经执起匕首朝男人刺去。

司柠秉承着的是说得清楚就说,说不清楚我就打得你不得不清楚。

男人根本没把司柠放在眼里,眼看着司柠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胸口而去,男人嘴角闪过一丝蔑笑,紧接着抬手躲避。

司柠并不急着攻击他的命脉,毕竟她的本意也不是杀了这人。

所以没有刺中男人,男人右手伸出长剑,司柠一个旋转,身体贴近了男人。

两人就在一两秒时间里擦身而过,男人脸色微微一滞,随后有些戒备的躲开,因为他嗅到一股好闻的味道,一个男人竟然带着这种宜人的香,多半有诈。

两人再次分开。

“有点功夫。”男人看着司柠冷冷的道。

司柠也不甘落后,语气倒是带着轻快,“你这小兄弟也不赖。”

被人称为小兄弟,萧宴璟是人生第一次,不管是作为哪一个身份,这对他来说,都是极大地侮辱。

当他准备抬剑再次攻击司柠的时候,耳尖的听到旁边有暗器袭击过来,他侧身躲开,随即看着暗器的方向。

紧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大喊,“坏蛋,不许欺负我师父。”

然后,竹林下的四人就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身影,手里提着灯笼,另一只手里拿着小匕首。

蹬蹬蹬的就朝着萧宴璟杀过来,司柠看清来人后,大喊,“司小宸,停手。”

萧宴璟也看到来人是个小萝卜头,还长得胖嘟嘟的,不知为何,愣愣的就是没有出手。

而是伸出手直接抵住司小宸的头顶,萧宴璟太过长手长脚的,这司小宸就算是手脚并用也像是一个被人拿起来的乌龟。

毫无用处。

司小宸声音故作凶狠的道,“小子,我劝你放开我,不然等下有你好果子吃。”

萧宴璟兀的一下就笑出了声,“小屁孩,你能把我怎样?”

他蹲下身子,直视了司小宸,司小宸丝毫不惧的回视,“不信就试一试,我相信接下来的几天你可能会下不了床。”

萧宴璟哈哈大笑,声音爽朗,“人不大,这志向倒是不小,我欣赏你。”

司柠看到自己儿子还在这死男人手里,要是一个不慎就会被劫成人质用来威胁她。

那是她拼死拼活生下的儿子,那是她在这破朝代最大的牵挂。

司柠举起手,“兄台的玉佩看看可还在?”

萧宴璟起身就朝腰间摸去,空无一物,再看司柠手上,拿着的正是他的玉佩。

萧宴璟脸色骤然一冷,司柠赶紧开口,“现在,不用再试探我北狐的实力了吧。”

现在确实不用了,这能毫无知觉的在他眼皮下偷了他的东西,这人还是有一定的能力的。

当然,六年前那个女子不算在内,因为当时他蛊毒发作后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小宸过来。”司柠见这人在沉思什么,赶紧把司小宸叫过来。

司小宸也是听话,小跑着就朝司柠跑去,等到司柠牵住司小宸的手后,一抬手,朝着萧宴璟扔出手里的玉佩。

萧宴璟伸手接过玉佩后,就见司柠带着孩子就要离开,他声音冷漠,带着不可拒绝的气势,“站住,北狐这么急,要去哪?”

司柠深吸一口气,语气已经有些不善了,“去哪儿似乎和你也无关吧,你们这么没有诚意,那这单活我北狐不接了。”

萧宴璟磨搓着手里的玉佩,“再加一百万两。”

司柠和司小宸已经抬出去的一只脚迅速的收了回来,司小宸率先开口,“那就是三百万两了?”

萧宴璟点头,司小宸直接笑出声,“行,一言为定。”

司柠:你置你老娘于何处?

“你能做你师父的主?”萧宴璟眼神看着背对自己的司柠,声音竟然有几分打趣。

旁边的两个黑衣人已经不解加呆愣了,这主子怎么对这小孩这么有耐心?

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司小宸扯着司柠的衣摆,“师父,三百万两,你出一趟就行,生气归生气,别和钱过不去啊。”

司小宸知道这娘亲最舍不得的就是金钱了,那是有一生致力于扎根金钱里不出来的雄图壮志的。

司柠怎么会和钱过不去呢,她又没有病,那是钱啊,没有命都得有的东西。

司柠回头,“行,三百万两,但是先付五成。”

萧宴璟根本不在乎这点钱,“行,成交。”

“北狐公子,这是明日要去的地方的部分地图,你最好熟记。”一个黑衣人上前递给司柠一个布袋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