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偏执前夫跪求复合

偏执前夫跪求复合

猫的借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安若的一片真心,白白浪费在霍萧寒的身上。结婚三年,她付出十分的真心,倾注全部的感情,换来的却是他和他的家人,对她的冷嘲热讽,羞辱谩骂。既然霍萧寒从未喜欢过自己,那安若也没有必要对他不离不弃,非他不可。想明白之后,她果断离婚,从某人的世界里消失的干干净净。再见面时,他跪求复合,穿上一身小马甲的她,却不愿意再回到他的身边。

主角:霍萧寒,安若   更新:2022-07-16 01: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萧寒,安若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前夫跪求复合》,由网络作家“猫的借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安若的一片真心,白白浪费在霍萧寒的身上。结婚三年,她付出十分的真心,倾注全部的感情,换来的却是他和他的家人,对她的冷嘲热讽,羞辱谩骂。既然霍萧寒从未喜欢过自己,那安若也没有必要对他不离不弃,非他不可。想明白之后,她果断离婚,从某人的世界里消失的干干净净。再见面时,他跪求复合,穿上一身小马甲的她,却不愿意再回到他的身边。

《偏执前夫跪求复合》精彩片段

“离婚吧,签了它。”

安若愣了一下,捏住汤勺的手紧了紧,强迫自己的目光从离婚协议上挪开。

盛了一碗汤,放在霍萧寒面前。

“老公,先吃饭吧,一会凉了,你胃不好。”

“安若,别闹。”

霍萧寒端坐着,俊美逼人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睨了她一眼。

“三年之约,已到。”

强大的气场压下来,不容置疑。

安若端起碗喝了一口,淡而无味。

淡然的脸上慢慢浮现一丝苦涩。

“瞧我,这汤忘记放盐了。”

她扯唇,轻轻笑着。

“没下盐的汤,就像无爱的婚姻一样,淡而无味。”

可她却为了这样的无望婚姻,挣扎了整整三年。

“霍萧寒。”

她抬眸,看着那个盘踞在自己心底,死死扎了根的男人。

“这三年来,你可曾爱过我?”

霍萧寒微皱了下眉头,面色不改。

“不曾。”

落字,冷如寒冰。

安若只觉得心口那块狠狠揪疼着,像被人活生生挖出了心脏,在脚下反复碾踩。

好一个,不曾!

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精心打扮,下厨做了一桌美食。

换来的,只是一张离婚协议!

她是安家掌上明珠,当年安家遭人算计,她被仇人追杀沦落A城,被流氓欺辱时,是霍萧寒救了她。

一眼倾心,从大学至今,她一门心思地追求霍萧寒。

三年前她从车祸中救出霍家太爷,太爷为了报恩居然逼迫霍萧寒娶她才能继承遗产,当上霍家家主。

霍萧寒对她提出三年的契约婚约。

三年一到,霍萧寒就迫不及待地跟她离婚。

安若愣愣地看着那个自己深爱了多年的男人,从满怀爱意到心痛,苦涩,最后变成不甘。

“离婚可以......”

“老公,你说过会答应我一个要求,对吗?”

协议三年婚姻时,他许诺会答应她任何一个要求。

霍萧寒面色不改。

“郊外那栋别墅,还有公司10%的股份归你,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我要睡你一次!”

苦苦爱了他这么些年,陪他演了三年的人前夫妻,就这么散场,她不甘心。

霍萧寒闻言,眼底多了一丝诧异。

看着穿着丝绸睡衣,披着黑色长发一脸温顺可欺的女人,有点不太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我要睡你一次!”

安若再次重复,这回霍萧寒终于确定她在说什么,眉头紧锁,脸上多了几丝愠怒。

“安若,你疯了?”

霍萧寒冷着脸站起身,转身要走。

“你冷静冷静!”

迈开腿的那一瞬间,全身热流腾起,眼底翻腾着深深的欲望。

他扭过头,不可置信地盯着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人。

“你居然对我下药!”

“霍萧寒,你是要说话不算数?”

安若走上前,抱住霍萧寒。

女人柔弱的身躯激起男人压抑已久的欲望。

霍萧寒双目赤红,脸上带着被人算计的恼怒。

“这是你自找的!”

霍萧寒红着眼抱起女人,将她狠狠压在床上。


一夜折腾。

隔天睡醒,霍萧寒身旁空无一人。

他起身,完美的身躯裸露着,面色沉静如水,带着一丝爆发前的愠怒。

安若那个女人居然敢算计他!

她会知道,算计他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少爷!不好了,少奶奶一大早将自己所有东西都搬走了!”

管家郑嫂敲了门就冲进来禀报。

收拾东西,走了?

那女人该不会想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昨天明明还一副舍不得他,想要得到他的样子,怎么可能走得这么干脆!

霍萧寒眼底闪过一丝讥诮,目光落在旁边的床头柜上。

离婚协议上已经签好了安若的名字,还叠着一千块钱现金,捎带着还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不过如此。

“滴滴”

手机传进两条信息,霍萧寒拿起一看,冷漠的脸上多了一丝裂痕。

安若: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好,一千块就当过夜费,昨晚的体验感一般。

安若:再也不见!

安若!

霍萧寒捏着手机的手青筋暴突,赤红着双眸,浑身散发着滔天的怒气,恨不得把一切焚烧殆尽。

这个女人把他睡了,居然还说体验感一般?

谁给她的胆子!

“把安若那个女人给我抓过来!”

他会让她知道,提起裙子就不认人,是什么下场!

另一头,机场。

安若发完信息后,看着上面霍萧寒抱着其他女人的照片,自嘲地笑了下,删除。

三年的婚姻,三年的笑话。

若不是昨天收到大哥发的照片。

她连自己老公外面有了其他女人都不知道!

照片的下面,是一条留言。

大哥:三年已到,该回来了。

被人追杀后,她一直躲在A城,直到三年前才跟大哥重聚。

这三年,不仅是她和霍萧寒的约定期限。

也是她跟大哥的。

三年过去,霍萧寒还是没爱上她,她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

安若收起手机,从包包里拿出一份曲谱,这是她特意为霍萧寒创作的新歌—《迷恋》。

本来是作为三周年的礼物的,花了好几个通宵才完成。

现在看来,一片深情真的喂了狗!

“撕拉”

她伸手将曲谱撕烂,泄愤一般地扔进垃圾桶。

拉着行李箱走进候机室。

而在她身后,一双手从垃圾箱拿起被撕毁的曲谱,上面署名为安。

一小时后,霍萧寒收到了两条信息。

“霍总,天才作曲家—安无故毁约,并主动赔偿违约金两千万!”

“霍总,派出去的人说安小姐乘坐的班机发生意外,已经坠毁,机损人亡!”

四年后,A城最顶级的宴会厅内。

今天是新晋四大家之一安家家主安启的三十寿宴,安家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三年后爬到了四大家的位置,实力不容小觑。

各路达官贵人都受邀前来,宴会,不仅是男人的应酬场,更是打扮娇美的女人们争奇斗艳的场合。

其中最耀眼的要属一曲《忧思》成名,刚获得国际顶尖莱斯歌曲大赛冠军,风头正盛的天才作曲家—郁雨薇。

她穿着香槟色晚礼服,身段婀娜。微笑着享受众人的奉承和赞美。

“郁小姐年纪轻轻,真是才华横溢啊”

“郁小姐,请问你对获得这次莱斯歌曲大奖有什么感慨吗?”

“郁小姐,不光人长得漂亮,对于作曲还这么有天赋,真是天才啊!”

“啪啪”

“什么时候,一个小偷,也能称作天才了?”

鼓掌的声音配上小偷二字,极其刺耳。

郁雨薇笑容瞬间僵住,跟着众人看向声源处。


靠墙的角落里,女人穿着红色长裙,一头栗色卷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抬眸轻笑间刹那芳华。

美得一瞬间把全场所有女人都比下去。

“你说谁是小偷!”

郁雨薇笑容僵住,看向她,眼前这张脸,怎么看着有些熟悉?

“安若!你是安若对吧,霍哥哥的前妻!”

“你居然没死!”

郁雨薇的话像在人群中投下一颗炸弹,顿时炸开了锅。

“安若?不是霍家总裁霍萧寒的前妻吗?她不是死在飞机失事了?”

“天啊,已经死了四年的人忽然出现了,这样太吓人了吧!”

“不过安若一直这么美吗?”

众人惊诧,看着女人眼底都是惊艳。

安若不发一言,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霍哥哥?还真是亲密啊。

四年前介入她和霍萧寒的婚姻,而后又偷了她的曲子。

郁雨薇,这个女人跟她爸一样没有底线!

她用了一年时间才查到当年背叛安家,让安家遭遇破产危机,被仇人追杀的叛徒张忠已经改头换面。

摇身一变成了A城四大家的郁家家主,而郁雨薇就是他的女儿。

三年,她让安家崛起,让大哥当明面上的主事人,挤进四大家,就是为了布局。

引出操纵张忠的幕后黑手,为安家讨回公道的局。

而郁雨薇,就是最重要的棋子。

安若撩了下头发,美艳动人。

“没错,我是安若,我回来了!”

郁雨薇确认她的身份后,脸上多了一丝防备。

“霍哥哥已经跟你离婚了,就算你缠着他也是没用的!”

“放心,我对霍萧寒已经完全死心了,你要,就让给你好了”

“不过那种冷漠的男人,一点浪漫情调都不懂,姐姐劝你,还是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不过如此”

安若话音刚落,感觉周遭气温急速下降。

“不过如此?嗯?”

这声音!

安若扭头,霍萧寒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衬着他阴沉的脸色,特别像暗黑阎王。

众人惊诧,顿时炸开了锅。

“霍萧寒!”

“他怎么来了?”

“霍家可是A城首富啊!实力甩四大家几条街,霍萧寒更是跺跺脚就能动摇全国经济的大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家这种新晋企业是怎么邀请到这位冷面阎王的?”

他迈开长腿,一路走来,众人纷纷让路,仿佛君王降临一般。

他站定在安若面前,看着这个装死遁逃三年,现在又当众讽刺他冷漠的女人。

一双黑眸深似寒潭,一言不发。

冷沉夹杂着余怒的气息似乎能将一切焚烧殆尽。

安若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往昔爱恋历历在目,时隔三年,心绪已经历练得平静如水。

正当围观群众以为安若下一秒会像三年前一样扑上去求原谅,抱着霍萧寒的手臂表达爱意时。

她只是漠然转身,离去。

仿佛刚才见到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没有任何的纠缠。

这女人,是看不见他?

霍萧寒眯起眼睛,身上寒气散发得更加厉害。

“霍哥哥?”

郁雨薇有点不安地想拉住霍萧寒的手,被他一个冷眸逼退。

“打消你的心思”

“不要去招惹安若!”

三年前她耍花招故意跌入他怀里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抱着什么心思。

不过是看在她是好友妹妹的面子上,才不追究。

他的前妻,可不是谁都能任意欺辱的。

“霍哥哥!”

郁雨薇不甘心地跺了下脚,瞪着安若离去的方向满是怨恨。

安若,你就该死在四年前那场飞机事故里!

霍哥哥,只会是我一个人的!

她跟在安若身后,看见她进了洗手间,心生一计,拿着手包跟了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