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七零彪悍小娇妻

七零彪悍小娇妻

菩提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染染从小到大自诩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可是经历了一场穿越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作天作地,好吃懒做的毒妇!丈夫在外,原主便苛待小叔子,甚至学人家红杏出墙!她与原主不同,她不做恶心人的事,自然也不会背黑锅。面对奇葩的婆家人与那些挑事的邻居,夏染染撸起袖子,开干!

主角:夏染染,沈聿   更新:2022-07-16 01: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染染,沈聿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零彪悍小娇妻》,由网络作家“菩提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染染从小到大自诩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可是经历了一场穿越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作天作地,好吃懒做的毒妇!丈夫在外,原主便苛待小叔子,甚至学人家红杏出墙!她与原主不同,她不做恶心人的事,自然也不会背黑锅。面对奇葩的婆家人与那些挑事的邻居,夏染染撸起袖子,开干!

《七零彪悍小娇妻》精彩片段

“啊——!救命......救命......救......”

“小子,别怪我,要怪只能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

夏染勉力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陌生的高粱地里。

她记得,自己是在深山的一个悬崖上采摘野生灵芝,当时好像是不小心,一脚踏空了......

那么高的悬崖,她竟然没摔死?

正惊疑着,夏染听到不远处传来怪异的声音。

她连忙上前两步,拨开高粱杆望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一个赤着上身的高大男子,正死死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面容胀紫,舌头伸出,眼看就快要不行了。

她这是遇到杀人现场了?

夏染顿时汗毛倒竖,脚下一个趔趄,踩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那是一根手腕粗细的木棍。

这边的动静显然也惊动了男人,昏暗中,一双绿油油闪烁着凶光的眼睛望了过来。

夏染的动作却比思维更快。

她脚下一勾,操起地上的木棍,朝着男人的脑袋狠狠砸下。

快、准、狠!

一击必杀!

男人猛地瞪大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她,似乎想要说什么,身体却晃了晃,最终不甘地直挺挺倒地。

夏染上前一步,伸手按在男人的颈部脉搏。

确定他只是昏死过去后,才松了口气。

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但她可不想成为杀人凶手。

夏染此时也顾不得他了,连忙转身查看小男孩的情况。

一将人抱起来,夏染才发现,这个小男孩瘦的吓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头发上满是油污草屑,简直跟个小乞丐一般。

小男孩满脸青紫,心跳微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夏染动作娴熟地托起小孩的下颚,一手捏住他的鼻翼,朝着男孩嘴里大力吹气,然后再放松他的鼻翼,两个动作循环往复。

几分钟后。

“咳咳咳......”

小男孩胸腔剧烈震动,慢慢清醒过来。

一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夏染,吓得他瞳孔猛地一缩。

夏染长舒了一口气:“小孩,你怎么样?能不能说话?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现在立刻送你去医院......”

夏染的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发现小男孩正用看魔鬼的惊恐目光看着她。

活像她才是刚刚杀他的人一般。

夏染觉得这孩子可能是受了太大的惊吓,此时有些草木皆兵了。

不由放柔了声音道:“别怕,那个坏人已经被我打晕了,他不会再伤害你。”

说着,还指了指一旁昏迷着的男人。

小男孩睁大圆溜溜地眼睛看看躺在地上的男人,又看看夏染,眼神从恐惧变成疑惑:“你,你不杀我?”

小男孩的话让她哭笑不得:“我杀你做什么?就你这小身板,称斤卖肉也卖不了几块钱啊!”

小男孩一听,身体立刻瑟缩着往后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好像她真的是要杀人卖肉的老巫婆一般。

夏染意识到自己吓到了小孩子,连忙又放柔了声音:“我跟你开玩笑的,杀人是犯法的。这样吧,我们先报警好不好?让警察叔叔送你去医院,这样你总不怕了吧?”

说着,习惯性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摸手机。

然而这一模,却让夏染彻底傻眼了。

她的口袋里没有手机。

不!不对!

她身上穿的根本就不是原来的衣服。

虽然高粱地里光线昏暗,可她还是能看清楚,那分明是一件灰扑扑的格子衬衫。

扣子被扯掉了好几个,衣襟敞开来,露出雪白的肌肤和细细的肚兜绑带。

而她的胸前,还垂着两条半散不散的大辫子。

小孩见夏染一脸呆滞,浑身僵硬地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嫂......嫂子?”

夏染如遭雷击:“你,你叫我什么?”


小孩被她的表情吓到了,转身就想要跑,夏染想叫他,张了张嘴,却突然抬手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身体也因为站立不住蹲了下去。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中正涌入无数的信息。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向她讲述冗长的故事。

又似乎有一只手在劈开她的脑袋,撕裂她的灵魂,将什么东西一股脑儿地灌进去。

夏染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头痛的快要炸开。”

她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的折磨,可事实上却只是短短的一瞬。

等她恢复过来的时候,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穿越了,而且穿到了七十年代一个叫岙口村的地方。

原身名叫夏染染,已经嫁为人妇。

丈夫名叫沈聿,是一个军人。

两人名为夫妻,却没有夫妻之实。

因为结婚当天,沈聿就被召回了部队,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洞房。

临走前,沈聿嘱咐夏染染好好照顾幼弟沈轩,还将身上所有的钱和票子都留给了她。

谁知夏染染却是个贪慕虚荣、好吃懒做的奇葩。

沈聿留下的钱全都被她用来吃吃喝喝,还成日打扮的花枝招展在村里招摇。

对于小小的沈轩更是非打即骂,从没有让他吃过一顿饱饭。

沈聿接任务路过村里,发现自己的亲弟弟被如此虐待,气的眼睛都红了。

他强忍住杀人的冲动,让夏染染立刻收拾东西从沈家滚出去。

如果不是因为有任务在身不能逗留,沈聿早已跟她离婚了。

沈聿走后,夏染染吓得六神无主。

她太清楚被休回家后会有什么下场。

于是,这女人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勾搭了个奸夫到这高粱地里私会。

谁知却被自己的小叔子沈轩撞破。

而夏染穿越过来看到的那一幕,就是原身的奸夫,在对自己的小叔子杀人灭口。

接收完脑海中的信息,夏染简直要无语问苍天了。

她看向眼前惊恐望着自己的小男孩。

所以这就是被原身天天虐待,还撞破了她奸情的小叔子?

难怪人小孩子望向自己的目光跟看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婆一般。

穿越大神,不带你这样的啊!

一秃噜把她丢到物资匮乏的七十年代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给她一个地狱难度的开局?

夏染,或者说,现在应该叫夏染染,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稳定下情绪,决定坚强地面对现实。

至少,她活下来了。

对面的小男孩沈轩见她一动不动,就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想要逃走。

谁知刚一动作,眼前就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倒下去。

沈轩吓得脸都白了,细瘦的小胳膊乱舞,企图稳定住自己的身体。

很快,一只手扶住了他。

悦耳的声音响在耳畔:“小孩......咳,小轩,你没事吧?能自己走吗?”

沈轩呆呆地抬头看向夏染染。

曾经刻薄的面容,此时在月光下显得那样温柔美丽。

这人,这人真的是他的恶毒嫂子吗?

她该不会是刚刚被自己撞破奸情摔倒,以至于摔坏脑子了吧?


夏染染见小孩不说话,索性直接转过身半蹲下身:“上来,我背你走。”

沈轩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

夏染染吓唬他:“你不来我可就走了哦,三更半夜的,说不定会有孤魂野鬼在这里游荡,你确定要一个人留在这里?”

就像是为了呼应她的话,一阵大风吹过,所有的高粱晃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渗人。

沈轩怕的小身板不停颤抖,终于犹犹豫豫趴到了夏染染背上。

“他,他怎么办?”

听到小孩颤巍巍的声音,夏染染看了昏迷的男人一眼,嘴角勾了勾:“放心吧,死不了!”

死不了是死不了,但在这尤带凉意的初夏,赤膊在高粱地里躺一晚上会不会感冒发烧满身蚊子包之类的,她就不敢保证了。

原身的这个奸夫名叫王学军。

长得倒也是人模狗样的,但在原身的记忆中,比起沈聿的俊朗还是差远了。

原身之所以会跟他勾搭上,是因为王学军是隔壁王家村生产队大队长的儿子,家里条件非常好,本人还是个高中生。

而原身的样貌身段,在十里八乡也是数得上数的。

之前原身在村里招摇时,王学军就对她的美貌垂涎三尺。

后来原身虐待沈轩被沈聿撞破,心慌意乱之下想要找个救命稻草,一来二去就找上了王学军。

依夏染看来,王学军这样的身份背景,肯定是不可能娶原身的。

但送上门来的美人,不要白不要。

所以才约了原身半夜在这高粱地里相会,那点龌龊的心思简直一目了然。

也就只有原身那个蠢货才会相信,王学军要了她的身子,就一定会娶她。

夏染染想到这糟心的开局,就忍不住想要叹息。

沈家她是待不下去了。

等沈聿从部队回来,肯定会把她扫地出门。

娘家,更是早已没有了原身的容身之地。

若是放在21世纪,离婚就离婚,她一个人独自出去闯荡,一样能过的很好。

可这是七十年代啊!

一个买粮要粮票,买肉要肉票,出去住个旅馆还要开介绍信的特殊年代。

恐怕她还没有离开岙口村,就被当做可疑分子抓起来了。

夏染染哀叹一声,看来只能想办法留下了。

紧赶慢赶的,终于在天亮之前回到了沈家。

沈家住的是一栋青砖瓦房,自东向西一共四个房间,另外还有一个堂屋和一个灶房。

夏染染和沈聿的房间在最西面。

一进屋,浓重的霉味和臭味就扑面而来。

夏染染强忍着不适摸索到炕边,将背上的小孩放下来。

“先睡吧,有什么事情等天亮再说。”

刚刚在路上,她就感觉沈轩的小脑袋一下下点在自己肩膀上,显然是已经困到极点了。

而她此刻也头疼的很,只想好好睡一觉。

或许这一切只是梦呢?

等一觉醒来,她就又穿回去了。

夜越发深。

夏染染在满是霉味和臭气的房子里睡得头晕脑胀,全身又仿佛被火烧一般。

喉咙传来一阵阵干渴。

水,她想喝水!

再不喝水,她就要渴死了。

夏染染迷迷糊糊地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脑袋。

她好像发烧了。

就在这时,一滴冰凉的液体顺着她的指尖落在她鼻尖上,然后轻轻一滚,滑入了她唇齿间。

好甘甜!好清凉啊!

就好像是最酷热的炎夏,吃下一大块冰镇西瓜,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要舒张开来。

原本身上火烧般的热烫,喉咙干渴的疼痛,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染染的眉目舒展开来,嘴角忍不住勾起惬意的笑,整个人都仿佛陷入进软绵绵的香甜梦中。

直到——

喔喔喔!

一声鸡叫把夏染染从睡梦中惊醒。

她猛地从炕上一跃而起,茫然地望着周遭的一切,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直到昨夜的记忆统统回笼。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啊!

她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夏染染露出一个苦笑,轻轻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低低的呻吟声。

沈轩小脸通红,嘴巴微微张着,喉咙无意识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小轩?小轩你发烧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